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共产党人

数学:共产党员应当学习机器人

数学 · 2005-03-05 · 来源:人民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共产党员应当学习机器人

本贴子提出一种看法,就是共产党员应当学习机器人,这里说的机器人,是具有相当人工智能功能的,装定有努力为人民服务的软件的,具有强的抗病毒攻击功能的机器人。

当然,这类机器人现在还存在的不多,因此,是属于未来人类社会设计出来的机器人,是在科学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产物。

说共产党员应当学习这样的机器人做事情,就是心中总是想着,“我现在是一架为人民服务的机器,一直工作到死”,然后按照这个目标,一直工作下去,一直到死。

那么,当我提出了学习这样的机器人的理论或者主张之后,有可能会受到怎样的批评呢?我可以预先在这里辩护一下。

一种批评就是,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是有爱有恨的,是有高兴生气等各种情绪的,是有着它的人性的。而要求共产党员象机器人一样做事情,就是违反人性的行为,就是在培养没有感情的动物,这是很可怕的。

则我的反驳就是,上述的批评,都是沿用了人类的一些老的道德传统规范的,都是一些被社会上所有人目前接受的,却未见得合理的陈词烂调。无非还是从道德的角度去进行批评,而不是从原理的角度进行批评。

当然,目前的人的硬件结构,确实是可以有爱有恨,有各种情绪,有各种感情。但是这些感情,是有可能被掩饰,被压制,被理性的头脑经过处理后不显现出来的。

我打个比方吧。假设要演出一台话剧。则从理工科思维的角度看,这台话剧就是一个程序运行过程,所有的演出人员都按照导演的意图,导演规定的程序,将表演进行下去。在演出的过程中,每一个演员都可以做到想象自己是剧中人,按剧情的需要去做出爱或者恨的表现,去笑去哭,在大家的努力下,所有的人能够团结合作,使这出戏的演出圆满结束。

那么,在演出的过程中,每一个演员在舞台上表现出来的情绪,当然不是他在演出结束后真实的生活的情绪,有可能在真实生活中,这个演员活得不错,一切顺利,却要在剧中扮演一个痛哭流涕的悲剧角色,而那个演员可能家里出了一些事故或者灾难,心情很坏,却要在剧中扮演一个很顺利很愉快的人。

那么,既然人类社会的确存在着演出这样的事情,就已经给出了一个定律,就是人是能够按照某种即定的程序,违反自己原来的情绪,按演出的要求扮演好他的角色的。

实际上不仅演话剧如此,现在的其它许多行业也是如此。比如许多饭店的服务员,就要求他们上班以后对顾客满面笑容,这些笑容其实和话剧导演对话剧演员的要求一样,是他们的老板要求这些员工这样做的,这些服务员完全可以按照培训教程来与各种顾客打交道,处理饭店的各种事务。

我把这称为人类的“可表演性”。而且,越来越多的行业,其中的员工在对待客人对待其它行业的人的过程中,都是在按培训的要求表演的。

现在右派会说,人都是自私的,或者说人的本性就是自私的。我不打算反驳这一点,反而指出,即使如此(虽然未见得如此),人可以在一场设计好的表演中,表演成一个大公无私的人,按照某种大公无私的办法去行事。至少,在某一段时间可以做到这一点。至少,在话剧演出的两个小时中,可以做到一个演员扮演一个大公无私的角色吧?

因此,无非是讨论这个扮演时间,有多长?或者有多短?的问题。

比如说,如果有人能够扮演大公无私的人,努力为人民服务的人,扮演上三十年。有可能这个时候他坚持不住了,不能够继续扮演了。但是,如果他在三十年头上死了呢?那么,从功能上讲,我们就认为一个大公无私的人的存在性是不可否认的了。

那么,一个人长时间在社会角色上,扮演一个努力为人民服务的人,从可行性上讲怎么样?他的身体的硬件条件能不能做到?我认为是可以的,至少我们从历史上的确能够看到一生努力为人民服务的人,从外部表现上看就是这样。而且也不必非要身体忍受极大痛苦,或者成天吃不饱穿不暧,等等。身体的硬件条件是不成问题的,这要比百米赛跑跑个八秒种要容易得多的。

好吧,如果一个人在大脑中下定决心,我要在我的余生中认真地扮演一个为人民服务的社会角色,他下这个决心,有可能完全是他觉得这样做有趣,就象有的登山队员喜欢登山一样,也会有的人喜欢为人民服务的。那么,他就这样一直为人民服务到死,从社会的角度上看,就是看到了一个大公无私的形象。

这从技术上看,是完全可行的。

有的人说,那和机器人有什么关系?那么,如果存在着一个机器人,装定了为人民服务的软件,努力为人民服务,请问这件事情对社会是好事呢?还是坏事?我认为肯定是好事。既然如此,学习这样的机器人来做事情,又对社会有什么坏处呢?

那么,可能的反驳是说,对社会是没有什么坏处,但是对这个人可能有坏处。但是,就假设如此。在这个人喜欢这么做的时候,是自愿的,不是别人强迫的这么做的时候,完全是出于兴趣来做这个试验,希望了解这个坏处能够坏到什么程度的时候,又有何不可呢?也许对他自己就没有什么坏处呢?而且,其它的许多玩法,包括纵欲到处嫖娼,包括没日没夜地打游戏,包括登山,试问我举的这些玩法,哪种对个人没有坏处呢?都有。因此,比较这些玩法,都对自己有坏处,但是努力为人民服务这种玩法却对社会有很大的好处,社会为什么就不能够鼓励呢?

在这里我并不是不承认机器人和一般人的差别,只是指出了一种社会游戏的玩法,就是让一个一般的人去模仿一个努力为人民服务的机器人去行事。我认为这种模仿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一种可能的批评有可能又想到了,也许我说的机器人就是一个什么封建奴才,没有民主的概念。那又错了,这又等于强加给机器人许多不正确的概念。

实际上一个机器人也是可以装入民主这种软件的,也是可以有意见就提,能够和不正确的领导抗争。在投票的时候能够根据对投票的选项进行精确的计算并按人民利益最大化原则投下自己的一票的。也正因为机器人运行起软件来并不怕死,因此在捍卫自己的民主权利的时候是一直按照某种程序做下去的,不会有什么胆小啊害怕啊恐惧啊这样的事情。

在这里我的共产党员向机器人学习的观点,已经在理论上有了许多突破。这种突破是在人类计算机和互联网发展的基础上,是有了一定的机器人出现的基础上,对人本身的更深刻的认识。

原来在文革中,包括毛泽东在内的许多共产党人,对于计算机,对于程序,对于互联网,对于机器人,是没有多少概念的,因此他们取得不了我这里提出的突破。

而现在的社会理论,总是以感情作为出发点的,以热爱为出发点的。因此要求共产党员要爱祖国爱人民啊,要充满着感情啊,动不动要热泪盈眶啊。

但是我的理论是按理工科的方式进行的,更强调一个人的外部功能表现。就是说,我不要求你热爱这热爱那,不要求你有什么对人民的感情对祖国的感情。我认为所有的这些感情都属于瞎耽误功夫。我只强调你的功能。比如说,如果社会上需要你这个人的功能是要热爱祖国,我却只要求你在外部表现上看上去象是热爱祖国的样子就足够了,并不关心你内心怎样想。正如一个导演要求演员在某个时候要出现某种感情,却并不管这个演员真实的生活感情是什么一样。

因此,理工科思维不从感情出发,不从虚无飘渺的所谓人性出发,而是从功能出发,从程序出发,设定程序目标,向着目标前进。

也就是说,全体共产党员团结起来,为玩一个大游戏,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老百姓都过好日子的大游戏,让这个游戏通关,这不是很好玩的事情吗?

机器人强调的是设定的程序,而现在鼓吹的法治,不也是强调设定的程序吗?

请注意,我这里是号召共产党员们向机器人学习,却并没有认为全国人民都要这样做。而且,入党是自愿的。正如组建一个登山队也是自愿的一样。登山有危险,玩为人民服务的游戏也会有危险的。只要这个人是自愿参加到这个游戏中,这个人是自由的。

因此,在我提出号召共产党员向机器人学习的口号之后,我就不关心什么“人都是自私的,大公无私的人是不存在”这样的命题,我只关心一个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的外部表现,行为上是大公无私的,就足够了,对于社会的要求,就是这样。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乌有之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2.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3. 比克格勃更神秘!普京为何此时派“它”出场?
  4.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末日工程
  5. 没有毛主席,你什么也不是!振聋发聩!
  6. 疫情反复,新毒来袭!德国波克特:中国人该觉醒了
  7. 灵性的上海话筒,听不得人民群众抱怨
  8. 我差点冤枉了这家成立6天就负责保供的企业
  9. 北京这一次,杀无赦!
  10. 子午:真的只有胡锡进“关心经济”?别“吃肉不吐骨头”还卖惨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3.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4.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5.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6.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7.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8.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9.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0.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9.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3.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