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共产党人

岳德常:共产党人与闻道者

岳德常 · 2006-09-13 · 来源:本站原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共产党人与闻道者
 
一、共产党人就应当是闻道者
《共产党宣言》开篇就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其实还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更大的范围,自从私有制产生以后,这个“幽灵”就开始在世界上飘荡了。
各种宗教,各种大的哲学学派,我所指的是儒家、道家、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包括马克思主义,其核心都是对私有制的否定,都是对丛林法则的超越,坚守着人类社会所应当遵守的法则,以往的人们称之为“道”,由于它与丛林法则相对立,所以我们也将其称为和谐法则。对这个法则的坚守的过程源远流长,从私有制一产生就开始了,公元前5世纪前后,人类各个文明的第一流大师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如老子、孔子、佛祖、基督以及后来的穆罕默德,这个时代被称为“轴心时代”或“元典时代”。其学说的精髓都是让人从丛林法则的控制下解放出来,获得真正的自由,脱离动物界而成为真正的人,并进而构建一个和谐社会。
这个法则,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它是天地间的一脉正气,它是专属于人的法则,产生于人性的深处,代表着人性进化的需要,对真善美的需要,对友谊崇高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对和谐的需要。只有那些天性健全的人能感受到这种需要,并把它们培育起来,发展起来。“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他们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从事着不同的行当,但不论从事的什么职业,生活在哪个时代,他们都是真正的精英;他们关注人类的命运,努力推动社会进化,以提高道德风尚为己任,不需要有人命令,也不需要任何酬金。为了把这些人与那些囿于丛林法则、没有闻道的人相区别,我们将他们统称为闻道者。
人类的所有苦难都是来自我们人类自身。未闻道的人们,不知道自己的利益,也不知道集体的利益,他们把人的智力用于动物的目标,用于丛林法则,于是便制造了各种灾难,把自己推向毁灭。为了结束这种苦难,所以就需要有闻道者出来总结教训,教育人民,在社会生活中培育和谐法则,启发人们闻道。在他们所处的时代都是最高尚最完美的人,是盗来天火为人类照明的普罗米修斯。这样的人虽然很少,但对人类文明的影响却最大,他们代表着人民的根本利益,代表着人类文明进化的方向。
即使是在最革命的阶级——工人阶级中,闻道者也是“最坚决的、始终鼓舞大家前进的一部分”,他们就是共产党人。其实这样的人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国度都存在着,他们超越了阶级的束缚,比如苏格拉底、托尔斯泰、马克思、甘地、格瓦拉、路德·金、谭嗣同、秋瑾、毛泽东、彭湃、雷锋、孔繁森,这个名单可以列得很长很长,他们都认识到个人利益与人类整体利益的有机联系,都知道人类进化的当前需要,不管形势多么糟糕,他们都不放弃对于人类进化的希望,不遗余力地为人类进化奉献自己的一切。在闻道者的队伍中,共产党人是后来者,但同时也是集大成者和他们的共同奋斗目标的完成者。
 
二、闻道者与未闻道者的改造与反改造的冲突
闻道者代表着人类进化方向,要引导人性向上。但是这种想要摆脱动物界的努力,总是受到传统习惯的顽强阻扰、抵制。作用力总是要引起反作用力。这种抵制来自于社会的底层深处,来自于人类的动物式本能,因而同样有着源源不断的强大的动力,由于它与现实的经济基础结合在一起,所以便更加强大,自发的、经常的、每日每时的、无处不在地表现着自己。各种社会矛盾都产生于未闻道者的所坚持的丛林法则,但他们并不自知,一厢情愿地要用这种价值体系改造世界。
未闻道的庸人们对闻道者的思想和行为不理解,他们一方面依赖着闻道者,因为闻道者在任何情况下都是社会的脊梁,中流砥柱;另一方面却又极力用丛林法则来改造闻道者,他们对闻道者怀有着一种本能的嫉恨、心理上的反感,力图把他们拉回到庸人的水平上。所采取的方式有哄劝、叫骂,它用生存的自然必然性的压力来强制每一个开悟闻道的人回归私有制的生活方式,也就是丛林法则式的生活方式。闻道者如果不能回归这种生活方式,便被抛出社会生活过程,就像一片飘零的叶片。
其极端的做法是对闻道者从肉体上加以消灭,从被送上十字架的耶稣,到无数死在反动派屠刀下的共产党人,那些最邪恶的势力对闻道者是必欲除之而后快。不管各种反动派彼此之间多么的勾心斗角,但在围剿闻道者的时候就立即毫不犹豫地团结起来。在马克思的时代,“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在旧中国也是这样,1927年国民党政变时对共产党实行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政策,抗日战争的时候,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反动派也是勾结起来共同对付共产党。在当今时代也是同样,各国资产阶级在对付共产主义政权时空前地一致,不讲民主,不讲法制,也不讲人权,比如说美国人就为卡斯特罗发明了638种暗杀方式。
但是,不管反动派多么残暴,那种对道的追求永远也不会被扼杀干净,它的根深扎在人性的深处,只要一有适当的气候就蓬蓬勃勃地成长起来。
闻道者的人生总是历尽磨难,误解、诽谤和陷害总是与闻道者如影随形。闻道因而是痛苦的,但不闻道的生活则会更痛苦,所以人们一旦闻道便难于返回到未闻道的状态,闻道者宁可蒙受屈辱也不会亵渎自己的信念,宁可一无所有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原则,宁可抛弃生命也不会放弃对道的追求。他们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三、整个历史便是闻道者与未闻道者的矛盾斗争史
与把历史看作是阶级斗争史相比较起来,把历史看作是闻道者与未闻道者的矛盾斗争史,更符合我们中国人的常识,在我们的传统文学作品中,充满了忠与奸的冲突,这便是闻道者与未闻道者的冲突。阶级斗争通常是未闻道者之间的斗争,闻道者虽然也参与了阶级斗争,但他们总是站在受压迫受剥削的阶级一边,代表历史进步方向,把阶级斗争引向积极的建设性的方向。阶级斗争是一方极力压倒另一方的斗争,而闻道者则是极力引导教育未闻道者,把社会从阶级对立状态中解放出来,其最终目标是消灭阶级。与之相反的是,未闻道者则极力改造闻道者,把社会维持在阶级对立状态。
为了建立一个由闻道者占主导的社会组织,结束以往闻道者被压制的局面,闻道者就应当组织起来。共产党应当是闻道者的组织,一个引导教育人民群众闻道的组织。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其最本质的特征是他以闻道履道为人生目标。
但在其早先的发展阶段,由于闻道者人少势单,所以就必须借助于被压迫阶级的力量,借助于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来推动历史进步。在资本主义国家,闻道者就必须借助于无产阶级的力量,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发达的国家,闻道者必须借助于受压迫剥削最深重的农民的力量,并且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这样才能完成推翻旧制度的伟大历史任务。
《共产党宣言》指出:“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胜过其余的无产阶级群众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强调,闻道者在共产党人中也发挥着共产党人在无产阶级中的作用。共产党并不单纯由闻道者组成,人们带着各种不同的个人愿望投身到共产党推翻旧制度的斗争中来。但是作为共产党的领导核心,却必须是闻道者。
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届领导人中,只有一个出身工人阶级,但他后来却当了叛徒。一个人是否闻道,并不因为其阶级出身。但只有闻道了,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由于闻道者超越了私有制文化传统的束缚,所以便能站得更高,看得更远,知道历史的方向,知道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于是便能担负起领导革命的重大使命。朱德元帅曾经这样评价毛主席:“在很多重大事情上,毛主席的决定总是让很多人不能理解,甚至有很多人反对,但事情过后,实践证明他总是对的。”
 
四、闻道者的组织经常地遭到未闻道者的破坏
闻道者一旦组织起来之后,立即面临着来自内部的庸人的破坏。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各种闻道者的组织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坚持着丛林法则的庸人们有一个不言而喻、不约而同的目标,那就是要使辉煌的变得暗淡,把崇高的拉回到平凡。孔夫子的时候就有所谓的“乡原”,他们是“德之贼也”,假冒着道德的名义,以谋其个人的狭隘利益;耶稣则是被自己的门徒出卖的。
庸人们还用丛林法则来改造先知和圣贤的教喻,把那些走向精神解脱的途径、制度、仪轨,变成僵化可笑的教条,束缚人性的发展。与之同时,他还从内部对宗教典章制度进行改造,使之腐败堕落,变成自己谋私的工具。
他们还借着宗教的名义发动战争,把一些个人间的冲突放大升级为教派间的冲突,使一些小矛盾演变为血流成河的人类大灾难,在宗教的幌子下,让丛林法则在更大范围更大规模地表演节目。
他们还把人们为了保护公共利益而建立起来的国家政权变成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像蛀虫一样使之腐败坍塌。社会集体生存发展的需要迫使人们一遍遍地把国家政权建立起来,然后又被蛀虫们一遍遍地破坏,于是便形成了一种周而复始的治乱循环。
共产党也仍然要面临同样的危险,庸人们把共产党也作为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使其重复走上“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轨迹,苏联东欧的剧变便是最近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一幕。中国共产党人也面临着各种消极腐败现象的无休无止的纠缠。这一部分庸人从内部进行的破坏,又为另一部分站在党外的庸人从外部否定共产党提供了口实。
以往的各种闻道者的组织为什么都会必然地趋向于堕落?这是因为,以往的圣贤们在设计他们的救世良方时,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环节,那就是未能创造出一种可以普及的与闻道相适应的生活方式。针对这个缺陷,马克思主义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这就是要彻底地消灭私有制,用和谐法则来重组社会生活。
《共产党宣言》指出:“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现在看来,这两者是一个有机地统一在一起的任务,要完成这种观念上的决裂,就必须建立一个可以普及的与开悟相适应的生活方式。共产党之所以要把无产者联合为阶级,并通过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就是为了掌握执政权力,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从而消灭阶级对立和阶级本身的存在条件。
 
五、把共产党建设成为培养闻道者的苗圃
从私有制一产生,与之相应的便出现了它的对立面,和谐法则,但它要想渗透到政治经济过程之中,则需要几千年,经过一系列历史发展阶段才能达到,所以我们不能苛求先人完成他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今完成这一任务的使命最终落在了共产党人的肩上,共产党如果不能完成这一使命,反过来自身就要被侵蚀被瓦解,无法生存下去。只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没有别的选择。
为了保证共产党胜任彻底消灭私有制这一历史使命,就必须把党组织建设成为培养闻道者的苗圃。从理论上说,共产党员就应当是闻道者,应当“由特殊材料制成”,绝非见钱眼开的庸夫俗子;但现实情况是,由于种种众所周知的原因,有相当一部分共产党人没有闻道,于是就需要有一套组织制度来促进党员的闻道开悟。只有闻道了,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才能保持革命性先进性,才能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代表历史的进步方向,才能抵制旧制度的侵袭。对于党组织来说,要想摆脱丛林法则的纠缠,就必须建立一套培养闻道者的系统的生活方式,让闻道者自发地大批地经常地每日每时地产生出来,这样才能保证“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
苏联共产党没有这样一个目标,也缺少保证这个目标实现的制度,所以它就重蹈了《共产党宣言》所说的那条老路:“过去一切阶级在争得统治之后,总是使整个社会服从于它们发财致富的条件,企图以此来巩固它们已经获得的生活地位”,它的瓦解就是必然的。
总结苏联共产党的教训,我们要想避免丛林法则对党组织的侵袭,就必须把共产党建设成为培养闻道者的组织,要把闻道履道作为党建工作的核心目标,而且不仅如此,还应当它确立为全社会的共同目标,用和谐法则来重组社会生活,把全社会从丛林法则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共产党人不能独善其身,只有让所有的人都从丛林法则的控制下解放出来,才能最终解放共产党人自己。共产党的最终目标是要建成一个由闻道者组成的社会,在全体社会成员共同追求闻道的过程中,共产主义也就自然而然地建立起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恩格斯所激情满怀地论述的那种状态才有可能实现:“只有一个在其中能够有计划地生产和有计划地分配的有意识的社会生产组织,才能在社会关系方面把人从其余动物中提升出来,正像一般生产曾经在物质关系方面把人从其余动物中提升出来一样。历史的发展使这种社会生产组织日益成为必要,并且日益成为可能。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将从这种社会生产组织开始,在这个新的历史时期中,人们自身以及他们的活动的一切方面,包括自然科学在内,将获得极大的进步,有如旭日东升,照遍天下,使以往的一切都消失在阴暗之中。”(《自然辩证法•导言》第16——17页)
 
六、闻道而行,其乐无穷
毛主席是闻道者的杰出代表,他有一句名言:“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这是他为了人民利益而奋斗一生的精彩表达。但也正是这句话,被一些庸人大加诟病,他们据此认为他老人家好斗,似乎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如果不是他无休无止地发动群众运动,中国早就是太平盛世了。
然而,在和谐法则与丛林法则的冲突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政权已经崩溃,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的和平演变战略一刻也没有停止,各种腐败丑恶现象对党的队伍和社会主义事业的破坏一刻也没有停止。所以这些指责毛主席好斗的人就非常荒诞,难道要他老人家看见了共产主义事业面临的危险也箴口不言、自缚手脚、听凭敌对势力的宰割?在闻道者为了摆脱私有制而与未闻道者进行的漫长的拉锯战中,在人类进化与退化的两种倾向的斗争中,你们究竟站在哪一边?
在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的咄咄逼人的攻势面前,毛主席代表着人民的利益,是为天下人遮荫的“大根器”。所谓“大根器”,并非是一般的开悟,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是在弘扬和谐法则上有所创新、进而推动人类进化的人。他发现了世界观在经济过程、社会生活和人的成长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找到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正确道路,创立了在社会主义历史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进一步发展了马列主义;他的实践是闻道者的实践,同时也是执掌权力建设一个新社会的实践,其理论与实践都达到了一个极高的高度。就是在他的战友中,毛主席的智慧也是其他人所无法企及的,他们不是左就是右,总是跟不上毛主席的思路。所以毛主席不光要与国内外反动派斗,还要与党内各种错误思想和路线斗,搞了多少次路线斗争,经历多少次艰难险阻,才斗出了一个新中国。他的智慧惠及天下百姓,为天下人遮了荫。他是一座巍峨的丰碑,展示了人性所能达到的极致。
虽然毛主席珍视和谐的价值,但“树欲静而风不止”,那些坚持着丛林法则的人自发地本能地侵蚀着挑战着社会主义制度,像他这样对人民的事业高度负责且又保持着清醒头脑的人,面对着丛林法则的无处不在的进攻,自然要表现出好斗的个性。当他要继续革命、按他的革命理想建立一个由闻道者组成的政党、向着党内的官僚主义腐败现象宣战时,遇到了未闻道的庸人的坚决反抗。即使是以他的巨大威望与至高无上的权力,在与这一习惯势力交锋中也只得徒叹奈何。
但要想把中国的事情办好,还是要靠那种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做的人,也就是那种闻道者;所以也就还要继续做好毛主席所未完成的事情。老子说:“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必须要找到这样的人,才可以把权力托付给他。而对于共产党人来说,要求就更高一些,必须建立起一套培养引导全体党员闻道的机制,使共产党保持纯洁性先进性,及时清除腐败。人民的利益和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归根到底要靠这一套机制来保证,修之于身,其德乃真,我们所提出的各项社会发展目标,我们的理想宗旨方针政策,归根到底,都必须在建立了这套机制的基础上,才能找到实现的可能。如何做好这件事情,这是一个关系到中国乃至人类命运的巨大难题。
闻道而行,其乐无穷。只有闻道而行,我们才能过上与人类这个称号相称的生活,才能与大自然保持和谐,才能使人类社会保持和谐,也才能使自己获得自由全面的发展,充分地享受仅有一次的生命。
各种宗教、各种学说,只要是以闻道为目标的,只要是以消灭私有制和人类解放为目标的,都应当在共产党的旗帜下团结起来,继续奋斗。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乌有之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2.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3. 比克格勃更神秘!普京为何此时派“它”出场?
  4.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末日工程
  5. 灵性的上海话筒,听不得人民群众抱怨
  6. 没有毛主席,你什么也不是!振聋发聩!
  7. 疫情反复,新毒来袭!德国波克特:中国人该觉醒了
  8. 我差点冤枉了这家成立6天就负责保供的企业
  9. 北京这一次,杀无赦!
  10. 子午:真的只有胡锡进“关心经济”?别“吃肉不吐骨头”还卖惨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3.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4.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5.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6.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7.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8.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9.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0.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9.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3.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