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共产党人

扩大党内民主,破解权力需求刚性

闲言 · 2006-10-09 · 来源:本站原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02年4月,广东省委常委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对清远、茂名两市市委书记和湛江市市长的任职人选进行了无记名投票表决;2002年7月,中央下发《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此后,以无记名投票方式取代原来的举手表决这一官员任免程序的改革在全国逐渐推开。2003年,广东将地厅级官员任命票决制扩大到省委全委会范围;与此同时,这种省委全委会票决地厅级干部任命的制度也在河南、湖南、福建等多个省份推行。2004年11月,江苏省委对拟任无锡市委书记的人选进行了全委会票决,并把票决过程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开。截至2006年7月福建省委全会投票表决21名正厅职官员人选止,此届福建省委已是第六次票决重要干部,经省委全委会票决的正厅领导职务任用、推荐人选已有92人;此次票决更进一步完善了程序办法,使省委委员、候补委员更为全面地了解了候选人从民主推荐、考察、酝酿到票决的全过程。

无庸置疑,从提高执政能力、防治官场腐败出发,执政党一直在探求官员任免程序改革的合理方案,也作了许多有益尝试。由于“党管干部”原则关系政权稳定,不容动摇,扩大党内民主、以公开与透明的程序提高腐败成本就成了可行选择。但是,尽管中央与一些省市作了不少努力,官场腐败似乎并没有因此得到有效遏制。7月19日,中纪委和中组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七起买官卖官典型案件,表明官场腐败、吏治腐败仍然形势严峻。

并不是中央的反腐意图不够真诚,也不是主观能力有限导致程序设计不完善、被腐败分子钻了空子,而是扩大党内民主这一强化自下而上权利的方向与自上而下建构的权力体制之间客观上存在张力。几乎所有有利于权力监督的加强民主权利措施,都可能削弱自上而下的权力控制。因此,决策者只能在适当加强党内民主监督与保持自上而下控制力之间寻找平衡点。《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既规定了“选拔干部必须得到多数群众的认可”,但同时又规定了“不能简单地以票取人”。这种决策意图上的摇摆,导致程序设计上的模糊,也给具体操作者留下了过大自由裁量空间,使干部选拔迄今未能真正摆脱“少数人选人”与“在少数人中选人”的困局。

已经推行的改革,尤其是在全委会范围内无记名投票表决重要干部人选,当然会增加买官卖官成本,对腐败产生一定抑制作用。但实践证明,仅此程度的程序限制远远不足。权力职位是一种极其稀缺的有限资源,对它的需求不但竞争激烈,而且具有刚性:官员升迁只此一途,必然会惜代价;当成本上升未达到不能承受的临界点时,腐败分子仍然会趋之若鹜。

正如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所说:公开与透明是腐败的天敌,民主与监督是防腐的利器。官场腐败、吏治腐败所表现出的韧性并不表明扩大党内民主以完善干部选拔制度的方向有误,只说明在这个方向上现有力度还不够,加强党内民主监督与保持自上而下控制力之间的天平还有必要向着前者倾斜。否则,政权的稳定性与有效性不能建立在良好的均衡点上,长期失衡的结果不但是执政能力的每况愈下,而且可能危及政权本身。

在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监督权这4项民主权利中,选择权是关键;如果选择权不落实,其它权利也难真正落实。从有关省市的党内民主试验看,要通过进一步扩大党内民主解决干部选拔任用中由个人或少数人说了算的问题,可从3个方面着手:一是坚持不记名投票方式,并扩大其适应犯围;二是扩大参与投票的基数,重大任命或决策可召开代表大会,并对投票程序进行明确规定,如须提前告知表决内容并提供相关信息,表决时要有2/3以上人员参加;三是扩大差额选举,一般情况下要有几个候选人参选。其中第三点是关键,多名候选人参与的差额选举不但可使腐败成本因相互竞争而急剧抬升,而且可形成相互监督的局面,这是以党内民主破解权力需求刚性的不二法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乌有之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2.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3. 比克格勃更神秘!普京为何此时派“它”出场?
  4.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末日工程
  5. 灵性的上海话筒,听不得人民群众抱怨
  6. 没有毛主席,你什么也不是!振聋发聩!
  7. 疫情反复,新毒来袭!德国波克特:中国人该觉醒了
  8. 我差点冤枉了这家成立6天就负责保供的企业
  9. 北京这一次,杀无赦!
  10. 子午:真的只有胡锡进“关心经济”?别“吃肉不吐骨头”还卖惨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3.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4.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5.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6.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7.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8.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9.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0.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9.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3.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