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共产党人

张应宝:不忘初心,勇往直前 ——王文广革命老前辈所著的书《八十年风雨录》读后感                

张应宝 · 2019-07-12 · 来源:作者来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被书中每一篇章节所吸引,向读者展示了王老一生曲折的的经历,他经历了日伪时期,国民党时代和社会主义时期,他深深懂得什么时代好,什么时代坏,不畏强权,爱憎分明。他对毛泽东思想坚定的信念,始终坚定地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一边,我被王老对毛泽东思想执着追求所打动,他老人家是我学习的榜样。

  不忘初心,勇往直前

  ——王文广革命老前辈所著的书《八十年风雨录》读后感

  张应宝

  我是一个退休老工人,在青年时期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到农村当过六年农民的知青。退休后参加各种公益活动,认识了云南省委党校离休革命老干部王文广老前辈,和他成了忘年交,成了好朋友。经常和他交往。

  最近他写了本书《八十年风雨录》,书中收入了令狐安老书记任云南省委书记期间的一些好作风。回忆录写成书后,他拿给我一本给我阅读,我被书中每一篇章节所吸引,向读者展示了王老一生曲折的的经历,他经历了日伪时期,国民党时代和社会主义时期,他深深懂得什么时代好,什么时代坏,不畏强权,爱憎分明。他对毛泽东思想坚定的信念,始终坚定地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一边,我被王老对毛泽东思想执着追求所打动,他老人家是我学习的榜样。

  他委托我把书寄给相关单位和同志,我欣然接受。其中寄给令狐老书记一本。不久前收到令狐老书记委托他的秘书小武发给我的一条短信:“回忆录收悉,并认真阅读,感谢文中对我的肯定和鼓励。”我看了短信很激动,一位高级干部收到一个普通老同志写的回忆录,是平常事,能如此认真阅读和重视并回复难得可贵。

  我将短信给王老看,他非常高兴。他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令狐老书记在云南省任省委书记兼省委党校校长,他在省委党校搞教学科研工作,期间听过令狐老书记的几次报告,给令狐老书记写过十来封信,反映农村脱贫致富发展集体经济和反腐败方面的问题,令狐老书记很重视。后来,王老在云南省延安精神研究会办公室干具体事情,在省级机关和县乡,听到有关令狐老书记的一些佳话,2000年去会泽县调查扶贫工作,县领导汇报工作时谈到令狐老书记深夜直奔大海乡的一段故事。故事是这样的,1998年8月间的一天,令狐老书记只带秘书坐车直奔会泽县的特困乡——大海乡政府了解脱贫情况,早晨六点多就到大海乡。此地海拨3000多公尺,天很冷,当即找来乡党委书记汇报工作,研究脱贫思路,用了三个多小时,上午吃的饭是在路上买的玉米棒和大海乡的洋芋,住了一晚,只吃了两顿简单的饭,次日白天才找来县委书记,一起到乡下走访,看望离退休老同志和乡上干部,离开大海乡时交了15元伙食费。

  王老说,令狐老书记在昆明,常常在周末骑上自行车带着秘书,沿着滇池周边转,时而到农村,时而到工厂看看问问,了解民情。

  令狐老书记平时在省级机关上下班也是来回走路,很少坐车,住在一套普通老

  式房子里,经常工作到深夜。

  对这些优良作风,王老在《八十年风雨录》中有所反映,希望对干部党员起点

  示范教育作用。希望各级领导干部能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发扬党的优良作风。

  毋庸赘言,这些年一些干部丢弃了艰苦奋斗,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 ,滋生了贪图安逸享乐的作风。令狐老书记调离云南省后,先后上任的高原、李嘉庭、仇和、白恩培、秦光荣等调到到云南省担任省级主要领导,犯了严重的贪污贿赂等罪行,是建国以来云南未有的。这些贪官污吏和资产阶级勾结,互相输送利益,是私有化、西化最卖力的推行者。造成了大批国有企业贱卖,大批工人下岗失业。一些高干子女发财致富。建国后云南人民艰苦奋斗、流血流汗建立起的大批全民所有制企业和集体所有制企业一夜之间变为私人企业,使国家丧失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如此下去,中国社会将走向何方?!

  这些年昆明盲目发展,生态平衡被破坏,高原明珠滇池一步步萎缩,大拆大建高楼大厦和水泥地面,使得昆明坝子近三十万亩水稻田、二十多条河流沟渠、上百个堰塘、无数沟渠消失。导致昆明在历史上未有天气温度高达30度,酷暑难熬。

  鼓吹让一部人先富起来,打倒了旧的资产阶级,却又培植起一个新的资产阶级,尤其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让资本家说了算。这些,在实践上,理论上是完全荒谬非常可笑的。新的资产阶级巧取豪夺,坑蒙拐骗,把全国人民在毛主席英明的领导下,经过三十年的艰苦奋斗,建立起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农村人民公社集体所有制,化公为私,推行私有化,新中国重新出现了剥削压迫,黄赌毒黑,坑蒙拐骗泛滥,两极分化,雇佣劳动重新出现,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成为打工仔。

  这些社会现象,难道是真正共产党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奋斗目标?!如果再这样延续下去,中国社会将走向何方?!真正的共产党人痛心疾首。

  王老说,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在铁道兵部队工作,参加修建1000多公里的成昆

  铁路,经过崇山峻岭的乌蒙山区,穿越无数大江长河,地形极其恶劣复杂。外国专家断言,此路修不通,就是修通,大自然也会将它变成一堆废铁。

  然而,当年十八万筑路大军开进,修便道,搭帐篷,每月发6至8元的津贴费,每月10多元的伙食费,不叫苦和累,拿起铁锹、扛起洋镐就干了起来。

  1964年,王老随同师领导到成昆铁路昆明碧鸡关隧道竴点,一天进到坑道,只见战士们只穿着短裤背心,在从事搅拌混凝土和打拱作业,道坑内温度很高,加上搅拌混散发的热气,在40度以上,不要说干活,就是在旁边站一会,就一身汗气味难闻。

  就是这样艰苦的工作环境中,十多个战士汗流夹背,像水鸭子似的用力地一锹一锹地搅拌混凝土,还有打炮眼、放炮、出碴、处理塌方、冒水事故等。经过昼夜奋战,隧道一天一天往里延伸。一次遇到一群昆明小学教师来参观,她们见到我们就脱口而说:“你们太辛苦了,真是太辛苦了,真是毛主席的好战士,真伟大”。

  就是这样,成昆线用了四年时间,仅用30多亿人民币,牺牲了1000多人,修建成了,至今已使用55年,成为世界铁路建设史上的奇迹。

  王老说,《八十年风雨录》写作过程中,常有好心人相劝,“好好的活,好好的乐,退休工资拿得着”一类活命哲学。有的甚至散布“国家大事,匹夫无责”这样荒谬的信条。

  仔细想想,当今在党内外,还存在许多的贪图享乐,消极怠工、以权谋私、贪污受贿、个人主义拜金主义等等消极现象,严重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动如果让这样的消极心态存在和发展下去,我们的民族和国家还有光辉的前程吗?共产主义理想还能实现吗?还有一些人热衷于唱歌跳舞、打麻将、游山玩水,逍遥自在。如此下去,我们的民族还有希望吗?如此下去,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开创的社会主义江山将被断送。

  希望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能进一步重视存在的问题,尤其是党的建设, 不要放弃毛泽东思想为主体的指导思想,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依靠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地位,采取有力措施,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搞得更好,逐步向共产主义迈进。

  令狐老书记委托秘书回复我的短信和我同王老的交谈,激起我思想上的涟漪,就拉拉杂杂写了这样一篇文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2. 谁若再敢说毛泽东时代穷,请把此文摔他脸上!
  3. 吴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4. 孙锡良:你看到了什么?
  5. 从一本旧书看今天无法想象的事
  6. 养老金都告罄了,我还敢信商业保险?
  7. “港独”闹事背后黑手终曝光,用心险恶有3大目的!
  8. “民心所向”不怕风和雨
  9. 李彦宏为什么成了“全民公敌”?
  10. 老工人来稿:在民营企业打工的日子里
  1.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2.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3. 中国——一个被撕裂的社会
  4. 美帝国主义取得了它立国以来的最大一次胜利
  5. 张志坤:《中国不是敌人》的公开信说明了什么
  6. 邋遢道人:谁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7. 谁若再敢说毛泽东时代穷,请把此文摔他脸上!
  8. 胡新民:北大姚院长,您把这个核心问题搞错了!
  9.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朝鲜:我对平壤有3个“没想到”
  10. 吴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1. 大裤衩里有投降派——说说央视6临时改播电影《黄河绝恋》
  2. 王大宾揪斗彭德怀始末
  3. 周恩来、博古、张闻天等为什么隐瞒“交权”的事实
  4. 如何反思发生在香港的这场暴乱?
  5. 木兰从军惨遭强奸:这就是“黄金时代”?
  6. 奇耻大辱源于重大失误:香港回归后竟从未进行“去殖民地化”处理!
  7. 王震将军秘书说:毛主席属于20世纪、21世纪、22世纪
  8. 岳青山:丢掉幻想,敢于斗争,打赢抗美贸易战 ——纪念毛主席《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发表70周年
  9.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10.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1.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中共三位伟人个人总遗产大揭秘
  2.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朝鲜:我对平壤有3个“没想到”
  3. 中国——一个被撕裂的社会
  4. 解读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5. 穷人在日本都不配扔垃圾,很多人被逼得只能把垃圾屯家里
  6. 美帝国主义取得了它立国以来的最大一次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