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活动 > 乌有公告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红色纪年 · 2020-09-01 · 来源:红色纪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毛主席:大家都说您是我的亲生爸爸,我是您的亲生女儿,但是,我在苏联没有见过您,也不清楚这回事。到底您是不是我的亲爸爸,我是不是您的亲女儿?请赶快来信告诉我,这样,我才好回到您的身边。”

  这是13岁的娇娇给陌生的爸爸第一次写信。

  贺子珍前后生了六个孩子,活下来的只有这多灾多难的娇娇。

  娇娇在苏联和妈妈生活的几年,母女俩相依为命。冬天,在零下30度的严寒日子里,没有暖气,没有烧炉子的劈柴,甚至连火柴都很紧张,每天发几块黑面包,人们在生死线上挣扎。母女俩顽强地活下来了,还省吃俭用,把节省下来的食物尽量照顾在苏联读书的毛岸英、岸青。

  在苏联生活的那几年,娇娇心中只有妈妈,没有爸爸。离开延安赴苏联时还很小,对爸爸的印象很淡很淡。

  在国际儿童院的礼堂里,挂着各国共产党领袖的巨幅照片,其中有列宁、斯大林、加里宁,还有毛泽东、朱德。儿童院的老师经常对孩子们进行国际主义教育,讲述各国共产党的领袖领导本国人民进行斗争的事情。老师们也讲起了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娇娇是怀着崇敬的心情聆听这一切的。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中国的伟人竟是她的爸爸。贺子珍很少同她讲起爸爸。

  有一次,毛岸青特意从莫斯科到国际儿童院看望娇娇。他给妹妹买了一小捆长长的手杖糖。兄妹俩坐在无人的礼堂聊天。突然,岸青指着高高挂在主席台上的毛泽东的照片,问娇娇:

  “你知道他是谁吗?”

  “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

  “他是我们的爸爸”

  “你瞎说,我没有爸爸”

  “我没瞎说,他是我们的爸爸,是他把我们送到苏联学习的。”

  看着岸青说得那么坚定,娇娇有点相信了。但是,爸爸还是太遥远了,娇娇仍然想象不出她同爸爸有些什么关系。

  她对爸爸的情感,是在妈妈的叙说中逐步加深的。贺子珍要娇娇给爸爸写信,不能不让娇娇了解爸爸。

  不过贺子珍的叙述很简略,她把娇娇还当作小孩子,不愿和她深谈些什么。

  比如,为什么她不同爸爸生活在一起等等。娇娇真正明白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不能同其他的爸爸妈妈一样生活在一起的原因,是以后从舅妈那里才知道的。

  1949年春夏之际,娇娇回到了毛主席的身边。

  贺怡牵着娇娇的手对毛主席说:“您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娇娇接回来了。”然后转身对娇娇说:“快叫爸爸。这就是你的爸爸,就是给你打电报的爸爸,赶快叫爸爸。”

  娇娇看见站在面前的身材魁梧而又慈祥的爸爸,和画报上的毛主席一模一样,知道这就是她日夜想念的亲生父亲,激动得扑上前去,叫了声爸爸,就依偎在他怀抱里。毛泽东也激动得一下把娇娇抱起来,亲了又亲,享受着骨肉相逢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