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活动 > 乌有公告

幽默的要命、恶搞的祖宗、实则是人间清醒!

重读老旧书 · 2022-09-08 · 来源:重读老旧书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夏衍说他“幽默的要命”,孔庆东说他是“恶搞的祖宗”陈丹青说他是“中国第一好玩的人”。而他说自己,“譬如勇士,也战斗,也休息,也饮食,自然也性交。

  点击上方图片进入微店购买

  而我则说他,深刻地穿越时空。比如最近读到他的这篇文章,叫做《宣传与做戏》。

  就是那刚刚说过的日本人,他们做文章论及中国的国民性的时候,内中往往有一条叫作“善于宣传”。看他的说明,这“宣传”两字却又不像是平常的“Propaganda”,而是“对外说谎”的意思。

  这宗话,影子是有一点的。譬如罢,教育经费用光了,却还要开几个学堂,装装门面;全国的人们十之九不识字,然而总得请几位博士,使他对西洋人去讲中国的精神文明;至今还是随便拷问,随便杀头,一面却总支撑维持着几个洋式的“模范监狱”,给外国人看看。还有,离前敌很远的将军,他偏要大打电报,说要“为国前驱”。连体操班也不愿意上的学生少爷,他偏要穿上军装,说是“灭此朝食”。

  不过,这些究竟还有一点影子;究竟还有几个学堂,几个博士,几个模范监狱,几个通电,几套军装。所以说是“说谎”,是不对的。这就是我之所谓“做戏”。

  但这普遍的做戏,却比真的做戏还要坏。真的做戏,是只有一时;戏子做完戏,也就恢复为平常状态的。杨小楼做《单刀赴会》,梅兰芳做《黛玉葬花》,只有在戏台上的时候是关云长,是林黛玉,下台就成了普通人,所以并没有大弊。倘使他们扮演一回之后,就永远提着青龙偃月刀或锄头,以关老爷,林妹妹自命,怪声怪气,唱来唱去,那就实在只好算是发热昏了。

  不幸因为是“天地大戏场”,可以普遍的做戏者,就很难有下台的时候,例如杨缦华女士用自己的天足,踢破小国比利时女人的“中国女人缠足说”,为面子起见,用权术来解围,这还可以说是很该原谅的。但我以为应该这样就拉倒。

  现在回到寓里,做成文章,这就是进了后台还不肯放下青龙偃月刀;而且又将那文章送到中国的《申报》上来发表,则简直是提着青龙偃月刀一路唱回自己的家里来了。难道作者真已忘记了中国女人曾经缠脚,至今也还有正在缠脚的么?还是以为中国人都已经自己催眠,觉得全国女人都已穿了高跟皮鞋了呢?

  我们的社会,不缺少恶搞,不缺少幽默,也不少好玩,这些东西,都可以在如今的互联网上畅行无阻,我们也沉迷其中,甘之如饴。

  但是生活却不仅是以上这些,还有工作、生活,打工熬夜,柴米油盐酱醋茶,衣食住行,吃喝拉撒更多的硬邦邦的现实,还有这现实掩盖下的深刻。

  越长大,越懂他。想象的世界再丰满,也不及现实的骨干更坚硬。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不是凭借想象和勤劳可以弥合。然而,即使清醒而痛苦的挣扎,也比浑浑噩噩奶头乐,更有希望!

  他说,“据我自己想:只要是地位,尤其是利害一不相同,则两国之间不消说,就是同国的人们之间,也不容易互相了解的”

  他说,“某一种人,一定只有这某一种人的思想和眼光,不能超出他本阶级之外。说起来,好像又在提倡什么犯忌讳的阶级了,然而事实是如此的”

  他说,“被压迫者对于压迫者,不是奴隶,就是敌人,绝不能成为朋友,所以彼此的道德,并不相同。”

  他说“什么是路?就是从没路的地方践踏出来的,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

  鲁迅的著作颇丰,先生的杂文更是无所不能,写世道、写人心、写文学,出了非常多的金句。他谈愤怒,勇者愤怒,抽刃像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谈育儿: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长大后也做不了人。

  对讨厌自己的人的态度:我的怨敌可谓多矣,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鲁迅先生有非常多令人振聋发聩的思想和言论,你质疑的,他百年前就质疑过,你愤怒的,他百年前就愤怒过,仿佛人们一生的困惑都能在他的言论里找到答案。

  这套四册版的《鲁迅言论选辑》,1976年编成出版,好比是鲁迅语录选集。相比于《鲁迅全集》,它好比朴实的老农民从自家菜园子里收到篮子里的果实,鲜艳夺目,而且原汁原味,不放任何添加剂,也不过度摘除它自然的老叶,原生态的五颜六色,令人眼馋。

  能治好当代人“精神内耗”的,不是“二舅”的苦难与承受,而是鲁迅的深刻与决绝。

  阅读鲁迅,做人间清醒。

  你有药吗?我有鲁迅。

「 支持红色网站!」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晓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香港纪念毛主席逝世46周年:马克思是对的,毛主席是对的!
  2. 无知且无耻的坏人
  3. 贾浅浅终于搞死了中国文学
  4. 一学期,一所985高校,九名孩子自杀
  5. 陈永贵:我没有给毛主席丢脸
  6. 陈先义:“九评”——学习党史绕不过去的重大历史事件
  7. 张文木:评特拉斯就任英国首相
  8. 一句“倒没倒”?暴露出自己毫无人性……
  9. 事物不断地走向反面
  10. 从臭老九到砖家、叫兽,知识分子需不需要再教育?
  1. 叛徒戈尔巴乔夫与毛主席的精确“预言”
  2. 司马南行,莫言不行! ——两个阶级在文化上的对决
  3. 快三十年过去了,谁还记得九三年的耻辱?
  4. 迎春:荒诞不经的“接轨”——再批国内生产总值
  5. 中 国 改 革 的 总 设 计 师!
  6. 香港纪念毛主席逝世46周年:马克思是对的,毛主席是对的!
  7. 香港知名演员来韶高调纪念毛主席,反毛公知急了!
  8. 风能进雨能进,易中天不能进
  9.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10. 赵磊:变态解读共同富裕,我忍无可忍!
  1. 司马南被封!是射向联想杀伤力最大的一颗子弹!
  2. 秦明|“著名作家”为什么如此恨毛主席?
  3. 吴铭:团结一致——再说老司马摊子被砸事件
  4. 这是最霸气的抓捕!
  5. 张文木|精准刺痛今日中国高知群体的一篇精悍实话
  6. 谁制造了这个大淫魔?
  7. 司马南:还是毛主席的办法灵验
  8. 【翻案】明清与毛主席的“闭关锁国”——自卫第一
  9. 司马南先生回来了!好一个“引蛇出洞”
  10. 如此领导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1. 徐州市民纪念毛主席逝世四十六周年
  2. “7万人”!
  3. 那些恶意抹黑毛主席时代的人该站出来了!这才是真实的历史!
  4. 《求是》(2022年17期):习近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必然要求构建新发展格局
  5. 庭院深深钓鱼台,口述史
  6. 快三十年过去了,谁还记得九三年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