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银川公车纵火案的背后,更应无条件谴责恶意欠薪

小青椒 · 2016-01-07 · 来源:尖椒部落
采取极端方式固然不可取,但在这些“人祸”的悲剧背后,是否能看到一个个伸出双手,只想拿回自己劳动报酬的工人?正如马永平的“绝笔书”里所写,他们不是神经病患者,更不是嗜血的恐怖分子,他们只是竭尽各种方法讨薪却又失望绝望的劳动者。

  【摘要】采取极端方式固然不可取,但在这些“人祸”的悲剧背后,是否能看到一个个伸出双手,只想拿回自己劳动报酬的工人?正如马永平的“绝笔书”里所写,他们不是神经病患者,更不是嗜血的恐怖分子,他们只是竭尽各种方法讨薪却又失望绝望的劳动者。

  1月5日清晨,宁夏银川一辆301路公交车在开往途中突发大火,截至目前已造成14人死亡,32人受伤。有坐在前排的乘客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火势从地面上就像泼水一样哗的一下就过来了”,几秒后大家慌忙挤下车,回头看见公交车瞬间被烧得只剩一个空架子。

  当日下午14时左右,犯罪嫌疑人马永平来到某在建高楼,情绪激动称要跳楼,随后在谈判专家的劝说下被警方抓获,对实施纵火事实供认不讳。

  马永平,男,33岁,宁夏石嘴山市人。根据网上流传出来的两封“绝笔书”,显示他纵火与讨薪失败有关。

  当拿起这支似有千斤的笔,迟迟不能落纸,我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到这一步。我想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也不是一个神经病患者,更不是一个嗜血的恐怖分子,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局。

  这都是你们逼的,逼的我活不成了。丁成定、洪广镇政府,贺兰县政府。丁成定你可以有黄老五一帮黑社会打手,可以行贿政府各部分不管我的事。大小政府,你们可

  以用谎言和暴力来掩盖这一切的不平等和你们收了黑钱而不做为行径。但掩盖不了一个求最基本生存权力的人的决心。你们三年欠我2十多万工资,你们看着我死。

  我也不叫你们好活,欺骗和压迫的农民工兄弟们,我呼吁你们站起来,采取任何手段,为我们的生存下去的权力而斗争。

  马永平

  2016.1.1

  三年来经过各种努力讨薪失败了,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绝望和愤怒。三年来由于拿不到工钱,在贫穷中我的老婆离婚而去,父子兄弟因为借的钱还不上而反目,现在还被放高利贷的崔耀庭追杀。拖欠工资的丁成定及打手黄老五,贺兰县的多数政府及职能部门的冷漠与推诿。让这一切都过去吧。我用五百年地狱的煎熬和五百年当牛

  做马的轮回来做为我行为的代价。但这能否引起政府和社会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反思呢?

  马永平 2016.1.4夜(绝笔)

  这两份手写信件分别为1月1日和1月4日夜落款,后者还注有“绝笔”字样。其中内容显示,他已讨薪三年,但各种努力失败,“无法用勇气来表达我的绝望和愤怒”,信中还透露,他曾为讨薪多次与贺兰县洪广镇政府和职能部门联系。(此段引自微信公众号弧度文章)

  说到讨薪,很多人脑海里可能会浮现一些新闻画面,往往是十多个农民工聚集在工地或者开发商办公室,拉着横幅声嘶力竭;抑或万般无奈下走上楼顶,希望能获得更多关注,讨回血汗钱。根据警方公布的信息,马永平原是个工程承建商,名下有三辆车。从经济条件上来看,他并不符合人们一般对“农民工”的定义。

  在建筑行业,层层分包是常见现象,一个大工程下往往有多个大大小小的承建商,即平常所说的“包工头”。夹在中间的“包工头”,一旦遇到资金链短缺的情况,不管上下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在纵火案发生前的12月7日,马永平就曾身泼汽油爬上塔顶,进行讨薪。但最终不仅没有拿到足额的工钱,还因扰乱秩序被行政拘留10天。身为承建商的马永平,也是千千万万个讨薪工人中的一员。

  媒体对马永平爬上信号塔讨薪的报道

  年关将至,各地媒体的版面都充斥着工人讨薪的消息,也不断有“公安机关打击恶意欠薪”的新闻发布,“讨薪热线”更是成了广大被欠薪工人的一线希望。

  其实早在2011年,《刑法》修订时就增设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对,恶意欠薪行为纳入刑事制裁范畴;2015年也下发了通知,将劳动保障领域的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起来,进一步打击恶意欠薪。但这些真的都发挥作用了吗?对几次停工要求发工资,也找过镇政府、县政府,但最后选择了跳楼和纵火的马永成来说,没有。

  因欠薪导致的社会事件,也远不止银川公车纵火案。

  2004年1月8日,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一所民宅突然起火,致使5人殒命、2人受伤,疑因欠薪工人向老板“讨说法”所致;

  2010年2月16日,陕西省白河县发生一起爆炸案,3人受伤,因被欠薪后到法院等有关部门反应无果,犯罪嫌疑人携炸药包至白河县政府前引爆;

  2012年12月4日,广东省汕头市一制衣厂发生大火,共造成14人死亡,1人受伤,纵火者原为该制衣厂员工,被拖欠工资讨要无果后萌生了“报复”老板的念头;

  2013年9月23日,福建省厦门市发生一纵火案件,危及10多个住户的生命安全,纵火者李某多次向包工头王某讨薪未果后,有了“想死在他家里,也让他遭点损失”的想法;

  2015年2月5日,陕西省西安市一创业园里发生爆炸,2人受伤,起因为嫌疑人贺某讨要工程款未果,带着火药在办公室引爆;

  ……

  被欠薪的工人,还是暴力的受害者。

  2014年3月6日,广东农民工赵智明为讨回被拖欠半年的8000元工钱,遭人砍杀丧命,带头打人者正是欠薪单位中铁十五局项目办的员工。

  2014年12月13日,河南籍女民工周秀云因讨薪被山西警方活活打死,成为震惊全国的“12·13讨薪亡人事件”。

  讨薪女工周秀云的头发被警察踩在脚下,尊严、生命也一并被踩在脚下

  工人拿到自己的合法报酬这件本该是理所当然的事,却经常变得困难重重,甚至染上暴力色彩。采取极端方式固然不可取,但在这些“人祸”的悲剧背后,是否能看到一个个伸出双手,只想拿回自己劳动报酬的工人?正如马永平的“绝笔书”里所写,他们不是神经病患者,更不是嗜血的恐怖分子,他们只是竭尽各种方法讨薪却又失望绝望的劳动者。

  点击查看年末讨薪全攻略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整理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收藏

相关文章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2015年人民节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王石王健林等大佬背景大起底
  2. 滠水农夫:惨死的女孩和愤怒的民众
  3. 朝鲜就首次氢弹试验发表声明(全文)
  4. 李波事件终将大白 各界斥反对派抹黑一国两制
  5. 李北方:国家与社会关系再反思
  6. 朝中社:朝鲜第一枚氢弹成功试验
  7. 谁是人民日报上的权威人士?
  8. 何新委员: 关于取消全民食盐强制加碘制度的提案
  9. 王忠新:谁规划 谁审批 谁负责 谁收拾——一项重大国家战略如何变成“鬼城”战略
  10. 央媒:有艺人支持“台独”还来大陆赚钱,是最没品的“台独”
  1. 丑牛:泡沫?烟幕?幽灵?
  2. 人民日报整版报道:三十年前看小岗,三十年后看郝堂?
  3. 何新:美国正在疯狂给中国放血
  4. 郭松民 | 再评《老炮儿》:难道真的只能认贼作父?
  5. 谭伟东:大历史、长时段之人类与世界宏大叙事下的文化大革命(一)
  6. 王石王健林等大佬背景大起底
  7. 特稿:父亲和毛主席难忘的会面(组图)
  8. 钱昌明:撞了南墙不回头,那才真是二百五!——评梁晓声的“二百五”怪论
  9. 中青网:雷克亵渎开国领袖必须依法驱逐
  10. 北部湾的风:“沈局长”原来是这样“尊重历史”的
  1. 黎阳:希望寄托在毛泽东身上——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2周年
  2. 黎阳:拆穿一个谎言,破除一个迷信
  3. 朝鲜牡丹峰乐团来华演出取消 人员离京舞台拆除
  4. 岳青山:反右派扩大化究竟谁应当负直接的和主要的责任?——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5. 司马南:可以说,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6. 图穷匕见:张千帆暴露了“社会主义宪政”的真面目
  7.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共产党和老百姓怎样看待毛泽东
  8. 李北方 | 24k的邪恶——谈谈方舟子
  9. 乐团走了,麻烦来了!
  10. 人民节献礼 |郭松民因捍卫烈士被起诉案已宣判:郭松民胜诉!
  1. 特稿:父亲和毛主席难忘的会面(组图)
  2. 特稿:父亲和毛主席难忘的会面(组图)
  3. 丑牛:泡沫?烟幕?幽灵?
  4. 习近平痛斥周薄徐令苏等“到了胆大包天的地步”
  5. 车轮之上的“苦与痛”——3000多万货车司机生存状况调查
  6. 王石王健林等大佬背景大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