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防外交

[视频]张文木:变动中的世界格局与中国国家安全

张文木 · 2015-01-27 · 来源:宣讲家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波诡云谲的国际局势下,如何确保我国国家的绝对安全?

  核心提示:张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著有《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中国地缘政治论》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本世纪前十年,中欧独联体国家剧烈震荡;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带来的不是润物春雨,却是料峭寒风;如今的乌克兰,夹杂在大国博弈中更是雪上加霜。波诡云谲的国际局势下,如何借自身政治外交特点,合理利用地缘环境,确保国家的绝对安全?

  今天讲这个题的时候,是一点学习体会,体会在哪儿呢?跟人一样,地缘政治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更多的是跟人,用人比较来说,人的身材,人的身体个子大的是干个子大的事,个子小的是干个子小的事,多大的个子干多大的事,所以说一个人的行为他跟自己的身材来设计,除了自己的意识形态不一样以外,还有自己的一个身材。

  想想国家也是这样,不同的身材来办不同的事,国家是千差万别,但是最重要有一点再小的国家,哪怕是同一意识形态,大小不一样,它在社会上,在历史上起的作用就不一样。看到这样一个现象以后,就从这个角度来切入谈世界各国,特别是美洲、亚洲和欧洲三个板块做一下历史比较,在历史比较中,才能凸现中国地缘政治的优势和不足的地方。只有知道自己的优势和不足的地方,我们才能知道中国在未来的国家安全以及中国在未来的世界中,可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就跟一个班的同学一样,个子大的他总扮演个子大的角色,个子小的扮演个子小的角色,国家也是这样。

  现在看一下世界三大板块,亚洲板块、欧洲板块和北美板块,这三大板块一个特点是什么?特点是欧洲、亚洲这两个对比比较鲜明,欧洲的特点是中间破碎,它破碎从意大利北部开始,德国和意大利这两个地方的交界处,然后出现小国,越是向周边扩散,越是国家大,像欧洲意大利中间这是北部,这是中间小国,像奥地利、瑞士这些小国,然后再往周边扩散就是法国、西班牙,就是大国。北边是德国,东北波兰,再往东边就是俄罗斯,它越往边上越大,像这样的板块就决定了欧洲的活动方式,它这种活动方式一个特点是什么呢?就是欧洲的大陆板块越小,越破碎,合力就小,相应来说它周边的国家作用就大,尤其海洋国家。从这个角度来解释,就能看出英国在历史上为什么能够成为世界性的大国

  很多同志在研究欧洲的过程中,总是喜欢用加法的形式来算,就是说法国、西班牙、德国等等,它加起来,它的综合国力多少,其实这个加法在欧洲这个板块中是很难应用的,因为它这个加法里头还包含着,里头两个矢量,几何力学上有一个讲法,两个矢量的夹角越大,它的合力越小,像欧洲板块这样的一个板块是多矢量,并且这个破碎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对称性破碎,如果对称性破碎就构成一个矢量对冲,实际上两个相反的矢量对冲就会消解它们的合力,所以说欧洲的板块像这样一个破碎的特点合力最小,如果合力最小这样加起来的一个结果,看不出他应该是这样加某个数以后括号还有一个负号这样一个加法,这个加法,比如1+(-1)这个显然就不是2,欧洲显然也不是这样一个加法,因为它里头的对冲性的矢量太多,所样这样一个板块,这样一个结构,欧洲由于它的内耗比较大,所以这样造成它的一个特定的结果就说他的大陆没有力量。正是由于大陆的没有力量,它大陆,它越往大陆以外的国家,就容易操纵,这就解释了英国这几百年来,不仅操纵了欧洲,并且英国用制造分裂的方法也操纵了世界。

  英国到印度去,把印度合成一个大板块,但是把内部都给它粉碎。内部包括土地之间的安排都是制造矛盾,制造种族和种族的矛盾,所以它在印度就宣扬的是,一个是私有化碎化,一个是宗教碎化,一个是意识形态碎化,全民碎化,它用破碎的方式它好操纵,这是英国的经验,如果明白这一点以后,就知道一部近代史从某种意义上说欧洲这样一种破碎给周边的国家,制造了一个大国形成的机会。

  先看看美国是怎么形成的,美国的形成恰恰就是欧洲这种破碎造成的。美国最早独立的时候,也是利用了英国跟法国的矛盾,所以说在这个上头,美国独立战争,它在这上头获得了胜利。但是美国在当时获得胜利的时候,还仅仅是一个不大的一个,在东边大西洋西岸的一个很小的一片地区,可能比以色列大一点也就十三个州,像这样一片地方,它的整个再往西走,像路易斯安那再往西走它整个都属于欧洲殖民地。在这种情况下,它应该来说发展不起来,它何况在当时政治结构中还是一个极端民主,也就是说联邦政府没有力量来管理这十三个州,组织军队没有力量,税收没有力量,在这种情况下,突然间1803年英国和法国拿坡仑和英国发生矛盾发生战争,正是拿坡仑为了制衡英国,拿坡仑把路易斯安那在1803年卖给美国了,并以极便宜的价格卖给它,为什么要卖给它,这绝不是一个商业行为,恰恰这是一个政治行为。因为拿坡仑知道英国就是利用陆制衡,欧洲大陆相互制衡来获得它的地位,那拿坡仑也反过来从世界范围内制造另外一个大国来牵制英国,如果说英国的后面没有一个大国的话,英国的力量就可以全力以赴对付欧洲,主要对付法国。

  它用的方法是什么?法国起来我扶德国,德国起来我扶法国,如果德法联合,我联合俄罗斯,总是这样使他们联合不起来。那拿破仑也用这个方法,使英国腹背受敌,前面你跟我法国有矛盾,后边我要造成一个大的利益来拉你,这个大的利益是什么呢?也就是说是美国,于是在这一天内部,他把路易斯安那卖给美国以后,美国一天以后就变成一个大国,也就说突然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这使美国幸运极了,没有一个国家这么幸运就是突然一大片国土就到眼前,并且是兵不血刃获得的。

  如果举一个例子,正如一个新盖的楼上面新婚夫妇很多,底下恰恰住的是老太太,老太太往往在底下发财,原因在哪儿呢?新婚夫妇在楼上老吵架,一吵架就相互扔东西,这个把耳环扔了,那个把镯子扔了,底下老太太就捡了,底下老太太捡了以后等两口子好了后悔了,你也就捡不回来。美国就是这个情况就是这样,英国法国吵架,法国就把路易斯安那州就扔了,扔了给美国,美国就相当于底下那个老太太就捡了,捡了以后紧接着它马上一夜之间变成一个大国。这个大国对美国的政治体制来说影响甚大,也就是说中央没有力量,但是突然变成一个大国以后,它要管理必须集权,于是中央的政府的力量一瞬间就大了,并且为了管理这一大片土地,这十三个州也就联合起来,它有点像当年的古罗马,古罗马在它很小的时候自己也有矛盾,但是后来就向外扩张,扩张了以后自己就团结起来,现在美国不需要扩展,它恰恰来说天上突然就掉下来,需要他管理一大片土地,十三个州的内部矛盾马上就缓解了,大家一致拥护中央加强权利,不加强权利,所以这对美国的政治结构和它的这个国家影响很大,如果他有了路易斯安那州,后来再往西,西部开发什么,它就比较容易了。并且当时修东西大铁路,在美国修,当时咱们华人在那儿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果想想没有中间这条路,那条铁路修不可能。

  顺便也说一下咱们今天的西部大开发,西部大开发和中东部的发展和政治稳定有极大的关系,也就中国统一。如果没有中东部的这样一种稳定,西部就麻烦,同样的来说,西部地区的稳定和中东部地区的稳定它是密切相连,美国当年也是这样,所以美国很快就扩展到西部。美国后来紧接着1853年到1856年,英法和俄罗斯发生矛盾了,他在克里米亚那个地方打仗,克里米亚战争打起来了以后,紧接着俄国打败了。在打败的情况下,俄国也生气了,也为了制衡英国,还有包括法国主要是英国,所以它一夜之间,当时就支持林肯,林肯当时很快就到60年代要进入统一,林肯统一南方是跟英国挂钩,英国不希望美国统一,但美国北方是工业资产阶级,南边是奴隶主、庄园经济,他卖棉花,棉花是从某种意义上有点殖民经济,他是跟英国挂钩,当时南方国家认为英国只要支持,北方就肯定是赢不了,是这样一个设想,他完全依靠着英国,但是在这个时候,恰恰俄国的立场起了关键的作用,俄国认为为了报复英国,他进一步跟拿坡仑想法一样,就说再培养美国强大,他不能叫美国分裂,如果美国分裂英国照样强大,英国强大以后俄罗斯还得要面临这样一个敌人,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就支持北方林肯。

  支持北方林肯这是美国再次从欧洲破碎中获益,现在叫红利,他那阵就天下掉来的红利都是由于内部破碎造成,欧洲内部破碎造成了,然后林肯就获得了俄罗斯的支持迅速就把美国统一,美国统一这样一旦统一的话,他在世界格局中他是一个非常大的事,也就说整个以英国为中心的世界格局,这个变化开始发生了,因为另一个利出现了,国际政治,一个国家它板块一旦形成,它就是一个力学源,它从这个地方一旦发生力,它构成一个几何型的结构就发生变形,而美国在这儿出现一个力量源泉,从这儿出来以后它改变当时以英国为中心,以欧洲为重点的世界格局,它从两边来把欧洲的中心,也就是英国从两边开始拉,所以这个世界的几何型的变局就出现了,就出现变形。这一出现变形,这个变形是对英国是不利的,后来一直到太平洋战争,美国上升为世界性的大国,就跟这个变形,起点就从这儿开始的。一旦一个国家成势,也就美国它统一,美国如果不统一,它任何想法都没有用,战略要在一定的舞台上,就大战略要在一定的舞台上来扮演,如果你是学大战略,但是你舞台不够,你就不行,所以说我当时在印度读书的时候就碰到这样的事,我有这个体会。在印度读书的时候,当时有尼泊尔的、斯里兰卡、孟加拉的学生,跟我在一块,我当时读一些大战略的事,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读,他们说我们读了没有用,我们国家太小,太小在这儿没有选择的余地不大,这个话提醒我,我就说战略它只和特定的国家,特定的国家和特定的版图联系,一旦版图发生变化的话,也就说地缘政治的结构发生变化的话,你国家势能就会大幅度提高,如果你国家发生分裂的话,你势力就大幅度降低。

  印度这个国家,它势能降低的原因是内部破碎。内部从所有制、意识形态,包括文化都是碎化,这英国有意识造成的。大家不信看看,尼赫鲁的那个《印度的发现》在那本书里头,谈这个问题谈的比较多,尼赫鲁也看到这个问题,他没有办法。所以说在这个上头美国恰恰走了另一条路,美国北方工业资本主义胜利以后,他走了一条独立自主的资本主义发展道路,他一旦成了势别的国家就对他另行相看,最明显的俄罗斯,当时到了林肯一统一不久大概到60年代末,就很快把阿拉斯加给他了,也是极便宜价格给他,为什么给他,也就说他这个大版图一旦出现,俄罗斯的政治家就意识到,美国早晚要把阿拉斯加拿过去,因为离他太近,相反俄罗斯政治家也意识到,如果从莫斯科管理阿拉斯加是不可能的事,何况这样一个大的强国,它即是英国的对手,未来迟早也是俄罗斯的对手出现了,那与其这样,不如快点撒手。俄罗斯没有力量再从莫斯科再去派兵管理阿拉斯加,这样来说,阿拉斯加放手放给谁,与其我帮助美国去统一了,我不如再帮着美国再给他一个,把阿拉斯加给他,如果给他以后,这样我较长时间的就能嫩跟美国结盟,如果跟美国结盟的话,较长时间的来说,就可以全力以赴来联合美国来对付英国,这样来说俄罗斯的力量在欧洲的力量就会强大,这是当时他们制定的战略,这个战略跟美国的这个版图是有密切关系的。

  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理解我们一个国家,它这个版图是周围国家对你看法可否的一个重要的参照物,有时候你国家不是很强大,但是你块大,你块大,你就是能够操纵,在世界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这几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经济结构整个发挥量来说应该达到了相当的标准,但是世界对中国这个标准的认可不光是今天的GDP是这个块,大块头在这儿,并且有集中的领导,并且还有,不仅有集中领导,还有整个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你走上这个道路以后,西方就对你刮目相看。

  正是由于,我们不要忘掉欧洲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曾经统治过这个世界,也就近代史,但是我们看看中国这个历史恰恰我们在中国这个历史过程中,中国跟欧洲恰恰相反走了另一条版图形成道路,大家看看世界五千年,在五千年中中国始终保持着在亚洲主体板块的这样一种地位,中国在亚洲的板块,刚好跟欧洲相反,欧洲是中间小四围大,亚洲是中间大四周小,欧洲是对称性破碎。亚洲是不对称破碎。亚洲的这个不对称破碎是以中国为中心的,这样来说,给中国来说造成了有利的地方比较多,它最明显的表现在,它面对外来的一些干涉的话,它中间有护着,比如说东北亚有朝鲜半岛,南边有中南半岛,再往南一点有缅甸、泰国,一直到印度,整个有边缘国家来护着,如果是这样的话,使我们这个国家在相当一部分版图上不直接和世界大国交手,这样来说省掉了很大的力气,可以想想1950年的朝鲜战争和后来的越南战争,从某种意义是我们和美国的间接较量,如果没有这样的版图护着那就是一个直接较量,有时候我们要求我们版图更多,有时候少一点周边国家,但你要知道你少一点周边国家,你的和世界大国的接触面大,同时你的矛盾面也大了,而中国恰恰回避了这个,中国也就是东部沿海这个地方直接和海面接触,这样来说有间接的部分,有缓冲地方,所以这样来说省掉了相当的国力,就不必要的一些军事冲突。

  咱也是在长期的五千年的国家治理过程中形成了这份经验,这份经验来说,和美国相比咱就看出我们的优势。美国这个国家,它这个板块除了北部加拿大以外几乎没人护着,也就是说我把这三个分来说,美国是绝对主体性板块,欧洲是对称性破碎板块,中国是不对称破碎板块,就亚洲。不对称就是以中国为中心,美国为什么形成它这样一个板块结构,也就是说它是吸取英国的教训,当时华盛顿上来之后,他们从欧洲赶过来清教徒,他们看到欧洲破碎给他们带来的灾难。华盛顿后来建国以后说,我们一定要统一,如果英国要是那么破碎,英国就没有今天世界强大地位。说美国如果再陷入欧洲那种破碎,美国也不会有强大的未来,于是美国人走了另一条道路,它不仅是不允许国内出现分裂,美国这一点这个政策一直到现在都坚持,并且很强烈,他甚至连周边出现破碎都不可能,于是这样来说美国的版图一直向东伸到太平洋东岸,西边也是到大西洋西西岸,这两边没有缓冲地带,它造成这样一个结果,在当时情况下看不出来它的的弊端,当时情况下,为什么世界大国没有征服大洋的情况下,大洋就护着它,于是他得力于,他相当于暖洋中的一个天鹅,四围没有危害,他得益于大洋,这样来说美国给他,这样一个地缘形势带来一个好处在哪儿,两次世界战争它都比霍勒,它不直接参战,他想参战就参战,时间在它手里它有一个缓冲带就是大洋,这两次避祸对美国崛起,成为一个世界性大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问题在哪儿,问题就说人类一旦征服了大洋,大洋不再成为障碍的时候,美国就跟别的国家矛盾就直接了,你看九一一,如果旁边有个国家护着,有个类似于像中国这样的版图护着,它九一一就不可能那么直接发生,一个飞机直接撞大楼,开进美国了,只要越过洋就到美国,这样一种情况下,使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它,对它的外交政策发生一个重要的强力的一种干涉作用或者纠正作用在哪儿,使他过去的外交不可能实行保守外交,也就是我只要北美大陆就行,过去它有门罗主义,门罗主义的前提是在哪儿,是由两洋护着,我可以实行门罗主义,但是大洋一旦被征服以后,门罗主义就实行不了,实行不了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恰恰这个时候欧洲也倒了,外交条件,外交环境跟各方面都导致它希望向世界扩张,而最重要的大洋没有保护作用,是强迫它实行世界扩张,于是进攻性的外交政策在美国从二战以后一直到现在,中间保守的外交政策比较少,其原因就在于这种地缘形势决定了它这种外交,这种外交给美国带来后来是灾难性的影响,也就是美国必须扩张。

  表现在它的国家安排上来说海军优先,海军优先给我们看到的问题是什么,给我们看到的就是说是美国有点像八面威风的巨人,但是如果看到美国的短处的话,实际上美国是八面威风的泥足巨人。泥足巨人,它必须八面威风,海军是最费钱的,而且必须走的很远,因为在历史上走的远是一种感到很威风,但是走的远是最耗财力的,因为走的远,这个跟拉皮筋一样,皮筋拉到一定的限度以后回来就非常难了,往前走的时候,开始来说需要资源,资源撑到一定程度,你再回来的时候就需要更大的资源,所以说到后来就回不来,回不来长久的这种耗着使一个国家财力不堪忍受,如果忍受不了,相反作为你的扩张的对象国来说,它的反抗力就会越来越难,因为时间在它手里,如果它轻轻的一弹,你如果回来,如果没有一种节奏的话。你会导致以一个什么?自己把自己打倒,当年日本就是这样。

  美国从苏联以后,也陷入这样一种悖论之中,也就迅速扩张,版图迅速扩大,它本来周边没有护着这样一个地缘政治结构他需要扩大,但是后来就成了一种习惯了,后来就走向世界,走向世界到处看到美国的军舰,但是实际上来说,这一支军舰在全国布局这一支军舰,实际上是高涨了美国的人气,其实消耗着美国的财力,所以美国就很快导致,它如果没有外来的财富。比如说当时苏联倒了,苏联的财富相当来说补偿了美国当时的亏空,但是很快就用完了,国内的生产不足以你扩张的费用,这样他还需要,如果再倒上一个类似苏联这样的国家的话,他就没有办法补偿他这个亏空,如果没有办法补偿他这个亏空国内就会出现贫困化现象,今天美国就出现了占领华尔街等等这一系列现象,包括黑人种族问题都是国内的财力出现了亏空而又无法补偿的现象,美国这个国家它内部的结构,它又是一种刚性它消费,好的时候上去的话,不好的时候下不来,下不来矛盾就大。

  所以今天美国你看黑人游行,包括欧洲情况也是这样,欧洲对世界扩张也跟着到了,欧洲更需要大规模的扩张,因为内部消耗太大,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先说美国,美国这种情况下,美国时间来说,大概从小布什开始,也就说2000年之前,美国跟苏联分割的世界,他消耗的资源稍微少一点,2000年之后苏联倒台以后,世界就得靠他一个国家扛着,所有的矛盾就在他身上扛着,如果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实际上就迅速衰落,从小布什算起,2000年算起到现在也就是到2014年2015年,现在美国就有点扛不住,其原因就在这里,支出的要比收入的大得多,这也是由它的地缘政治板块决定的,看到这一点后,我们应该来说,看到就说敌人的优点就是它的缺点。

  中国有个词说得好叫过错,过错这个词,中国人看错不错,不是按照空间来看,按质量来看,他说你过了就错,人的缺点表现在哪儿,表现在它的优点之中,优点的使劲运用就是缺点,所以说美国今天包括欧洲,一会儿说欧洲,它的优点使劲的应用,没有节制,这导致它衰落的一个原因,从这个角度来说,毛泽东同志说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这个话说得是很有辩证法的。为什么?帝国主义要扩张,要扩张就得透支,扩张到一定程度,它收入的少,支出的多,他必然消耗,消耗完就肾衰竭,肾衰竭完了就并发症,并发症完了就倒台,大概这是美国它跟它这个地缘政治形势有关,再加上本国又是资本化的一个国家,它必须扩张,所以美国的扩张动力除了地缘政治特点意外它还有一个国家性质,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个就不在这儿说了。

  如果明白这一点来说,我们就明白中国五千年形成中国这样一个地缘政治形势,是有丰富的经验。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中国希望的是什么呢?就这样一个地缘形势长期保持下去,因为中国在自己版图中,自己在国家版图中保持这样一个主导性的优势,对自己有好处,对亚洲也有好处,一般地来说,跟电子结构一样的,一般来说,中间电子核部分是最稳定,最稳定的部分,对整个电子的稳定它是起了至关重要作用,亚洲也是这样,亚洲周边这些国家,可以说电子的边缘国家,中间电子核或者原子核中间部分是中国部分,比如板块大它也稳定,于是亚洲的稳定性取决于中国的稳定性,中国也像欧洲那样破碎,那整个亚洲会经历欧洲那样千年的灾难,欧洲的中世纪你看看打得不亦乐乎,宗教仇杀、国家战争,甚至之后一下摔出几十个碎片国家,这些碎片国家,你可以叫它民主,也可以叫它战争,于是由于摔出这样的碎片国家,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都在欧洲发生,这两次世界大战在欧洲发生,这不是偶然现象,这跟它这个板块结构相关,相反地中国这样一个地缘政治形势,相比来说要比欧洲要稳定得多。

  这样来说你稳定你就有时间,你就有可能强大,从这个角度来说,世界如果要击败对方的第一选择,并不是改造你的思想,是肢解你的身体结构,你的身体结构决定了你的意识形态的走向。因为你就是这样一个板材,你只能做这样的事。比如说日本,日本的板材是个小板材,他想的再多没有用。正如叫一个哈巴狗要干一个狼狗的事它是干不过,因为哈巴狗身材太小,日本恰恰选择了近代史中选择了叫大东亚主义,他整个这样一个胃口,身材小,他胃口大,最后生生给噎死了,因为他消化不了这么多东西,日本恰恰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是太平洋战争前后,他基本上是扩张性,它扩张性看着一路高歌,其实危险就埋藏在其中,因为它消化能力太弱,消化能力弱吃得又多,最后生生消化不了,给噎死了。对日本最有利的来说,或者说对于一个国家最有利来说,它的目标和身材要匹配,也就说目标和你的消化能力要匹配,你消化能力强,你目标可以大一点,消化能力弱目标可不敢大。一般的来说,消化能力和身体的大小是有关系的。

  日本的身材使它再大的消化能力,都没办法去匹配,所以日本恰恰他目标又更大,整个亚洲,于是吃不下去,吃不下去日本他那个性格又硬又不会退,也不会重新调整自己,于是只有他挨原子弹,从某种意义上,这个原子弹,日本挨原子弹也跟他当时强硬不可妥协的一个不能调整的一个政策有关,我记得有一句话说,日本人没有政治家,玉碎性质,非此即彼,不懂政治,这是它日本的一个缺点。对日本这样一个身材的国家,最好的选择就叫小日本比较好,日本有一个人叫石桥湛山,这个人他就提出一种理论,叫小日本理论,他说这是对日本最好的。上世纪20年代他就提出这个理论,提出这个理论在日本不行,不占为主流,因为日本是日本资本家操纵的一个外交,所以他必须扩张,石桥湛山这个人根据民族特征,地缘政治板块的特征来设计日本的外交,这个外交是比较合理,但日本到现在来说,石桥这个人也没有宣传,他这种思想也没宣传,尽宣传安培这种思想,所以对日本来说灾难还在前面。所以我们看到它这个灾难就是想取代亚洲,但是取代中国在亚洲的地位,他做不过,因为你没有那样的身材,没有那样一个地缘政治形势,也没有那个消化力,贡献力消化力都不足,他还要走这个条路,这条路就断定走不了。

  看看欧洲的版图,日本人会问到这样一句话,就说英国为什么做到,我为什么做不到,都是岛国国家,地形都很像。但是欧洲的版图跟亚洲的版图不一样,亚洲版图是什么?亚洲版图中国是一个大板块,板块国家跟岛国国家的关系是,大陆如果是完整的一块,统一性比较强的话,岛国就边缘,如果大陆国家破碎的话,岛国就为中心,英国恰恰就是在占这样一个优势成了世界大国,而日本做不到,日本做不到,天然就做不到,为什么?板块决定的,日本近代差一点做到,近代史或者叫现代史差一点,当时把中国已经肢解了五六快,好在中国人自觉奋斗,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把中国统一了,中国统一这个板块,这个势能又形成了,是日本在里头再重新改造这样的板块,这个难度比天还大,所以在这一点来说,中国1949年那个统一或者说接近统一来说,是在亚洲地缘政治,对亚洲的和平贡献是千年贡献,为什么说千年,欧洲就是由它破碎以后是千年的动乱。

  那我们看到如果说通过日本人的看法,还有近代史的看法来说,近代史就是八国联军进中国来说,对于西方来说,要想打倒中国,唯有一条,也就是说把中国,亚洲变成欧洲化,欧洲化的核心是使中国分裂,把中国分掉,这是他们孜孜以求的,如果中国板块在,犯点小错都不要紧,还能恢复,如果中国这个板块肢解了,什么样政策,正确的政策都无济于事,所以这个是问题的核心。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也就说中国这个统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欧洲的这种破碎,是制造了他周边的所有的世界性都是大板块,越远越大板块,中国也受惠于这个进程,刚才我说美国得益于此,相反的来说,中国也得益于此。中国当时在清朝的时候,基本上当时俄罗斯跟英国基本上以长江划线就要把中国分了,恰恰就在这个时候,不久欧洲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发生大战,他们就得调头回去,这一次给中国一次机会,这次机会在哪儿?也就说他们一回去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上升,当时就是北伐战争的发生,北伐战争最后接近于统一,但是日本人一看到这种现象,日本人不行,也就说北伐战争快接近统一的时候,1926年1927年的时候日本那个时候从东北动手,1927年他先从东北动手,到30年代,1932年1934年就逐渐的就往华北这边走,到了河北这边,河北这边搞华北自治,但是它为什么当时没有快速的南下呢?其原因它还在等着中国分裂,当时国共内战,国共内战在这个情况下,他就等着中国再走崇祯和李自成那条道路,如果当时是李自成把崇祯消灭,然后紧接着努尔哈赤皇太极南下又把李自成消灭,这样来说他们得了天下。

  当时日本这样,恰恰中国共产党,它不是一支像李自成那样的队伍,恰恰在这个时候实行的统一战线,国共两党合作,国共两党这一合作,日本人一看没有办法,所以说在1936年双十二的时候,国共两党合作,1937年卢沟桥实践的发生,这两个时间点来说不是偶然的,是中国人团结的结果,是逼着日本人提前来做这件事,也是中国人团结是导致全民抗战就开始了。日本人到这个时候就一路南下,到了40年代中国基本上就走向了一个四分五裂的状态,名义上有中华民国,但是实际上西北、东北、华北、华中包括陕北都是各自为政,如果这种情况下,如果说巩固下来这样一个形势,那中国未来也是没有了,恰恰是什么呢?恰恰在这个时候,到了1945年的时候,国共两党再一次谈了一次,尽管没有谈成,但是当时统一是民心所向,于是到1949年中国共产党过江,过江实现了中国统一,这一次才真正杜绝了中国被入侵的,像日本那种入侵的可能,但这里头也要看到刚好我们前门躯虎,后门就进狼,刚把日本打走,然后北边的俄罗斯斯大林和美国就弄个雅尔塔秘密条约,想以长城划线把中国再一分为二,名义上还是中国,但是各自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好在中国共产党毛泽东认识到这一点,迅速过江使中国一统一,他们这个梦想没有了。

  所以看到来说,我们走到今天也是一种,利用了欧洲的这种,或者说西方内部的那种矛盾,西方内部矛盾,利用这种矛盾,他们矛盾越大,相反给周边提供的机会就越多,中国也是利用这次机会,在古代的时候倒还没有,古代时候是我们自己治理的方法比较有效,这个是另说。我们形成这样一个版图,到了近代那个灾难就长一点,如果说近代,如果我们没有后来共产党,中国共产党那种努力的话,中国四分五裂的局面是可能出现的,如果是出现的话,今天的中国或者说今天的亚洲就远不是这样子了,也就不是以中国为生产力的主动力带动整个亚洲发展的这个局面,所以说这一点要感谢1949年那一代共产党人那个坚定的意志就过来,毛泽东当时看得很明确,说我们共产党人要站的远一点,要看的清楚一点,要为长远想,如果当时要满足于当时和平,看着和平,未来就会损失很大。

  所以明白这一点,我们就看到,今天我们这样一个版图和三个世界版图来说,中国还比较占优势,优势在哪儿?他这个版图的特点来说,有古代的智慧和现代的我们的意志两个结合起来,古代的智慧是我们和周边的国家处在这样一种关系之中,中国在古代的时候对周边的国家不是像西方那种直接占领的方式,西方有点殖民那个方式,这个来说不成功,中国相反的和周边的国家,当时叫做藩属,藩属这样一种性质,但这种性质有点依附性也不太好,有点相互在这种你保护我,你给我提供保护,同时也给你提供忠诚这样一种合作下,还有人把它叫做供奉制,供奉体系,这个也不好,因为似乎它只给我们供奉,我们给他没回报,其实当时回报的来说更大,因为中国古代对周边国家治理是回的多,来的少,这个是当时的特点,所以说跟周边处理的还都是不错的,这种体制一直到今天留下来还是我们以邻为伴,与邻为善的这样一种方式,这种方针来说弹性比较大,并且时间比较久,也是中国这个大版图,五千年能够保持大版图有天时地利人和这几方面原因,我们这样一个特点,使我们在从1949年开始,逐渐经过30年代改革发展,我们今天在这个位势下,如果中国再不会走到近代史那种破碎状态,中国在亚洲领先21世纪,确定无疑,谁都不可抗争。

  日本在这个时候,他不明白这一点,看看英国就明白,英国,如果欧洲的破碎,哪有英国后来,只要欧洲是个整体性,英国就是边缘的,欧洲在早期的时候,欧洲整体性比较大的时候,英国边缘性就比较大,那今天亚洲整体性要远比欧洲高,他这个边缘性是相当长的时间处于地缘地位,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这是地缘政治决定了,我们看到这一点中日的关系和走向也就看明白了。

  在中国这样一个有了这样一个版图,我们还应该看到这个版图有几个关键环节,关键环节这个和我们现在的一路一带是要联系起来看的,为什么今天说一路一带,而一路一带从某种意义上它和几个关键点有关系,首先我们先看看就是说是东北亚问题,东北亚问题尽管它不是一路一带的过程,但是他对一路一带有过外力的影响,也就说有个挤压的影响,我们如果看看中国和东北亚这个地图,我在这儿制作了这样一个地图,你就能看出,中国它整个沿边走一圈来说,有一个软腹地带,软腹地带也就是说在中原这个地方是软腹地带,软腹地带如果中原南部是台湾可以说是一个互为,前面屏障的话,我们在西北部的这个屏障大概就是朝鲜半岛。朝鲜半岛最高山这边是在朝鲜这一侧,边界也就是过了朝鲜那边就是下坡,如果下坡下去,只要把朝鲜这个半岛拿下,北朝鲜,朝鲜办到,北部地区拿下以后,紧接着就下坡,一下去进入东北大平原了,如果进入东北大平原这个是更脆弱的地带,因为这个来说是一马平川,过了山海关就到了中原地带,也就到了北京河北这一带,如果到这一带的话中国在历史上不是出现南迁,国都南迁,就出现南北分裂或者政权更迭,就全国就乱,所以在这个地带来说,我们是一个关键地带,所以理解这一点。

  再看看李自成,李自成在这个问题上,忽视了山海关的问题,当时叫关外问题,忽视了,当时只带了五万人,五万人去到山海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快就叫皇太极就过来,过来了以后很快政权就颠覆了,所以说毛泽东说我们绝不学李自成,所以懂地缘政治的毛泽东在这个时候,当时用三十多万,初步上去是三十多万的兵力,就直接把这个战争抵挡在鸭绿江外,最后还是把这个安全边界和我们的安全线来说控制在八三线,我们的安全线某种意义上是和朝鲜有相当的吻合之处,正这一点来说,我们和苏联金日成共同来维护朝鲜的统一这是当时做的,正因为我们的安全线是跟它有相合的地方。所以这点来说我们在今天来说,我们也看到关外问题仍然很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一旦突破就不可小视,所以说在这一点我们要理解毛泽东当时,我们绝不学李自成这句话的地缘政治含义,这个口如果把住了,整个全国就好了一半,这个口要把不住,我们大西南就吃住了。当时隋炀帝就看到这一点,他没解决这一问题,唐太宗也看到这一点他没解决这个问题,明朝也看到这一点,那更解决不了这问题,明朝的颠覆和民国的颠覆都和关外的问题有关。

  毛泽东在1949年的时候注意到这个问题,从1950年就开始阻挡,到1953年就彻底消除这个问题,消除这个问题,有了东北的工业基地,后来才有我们后来一系列发展,那我们为什么对中国这一带一定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还有一个关键地带是在哪儿?在中亚那一带,中亚那一带,我们在中亚那个地方,在历史上,能走到中亚也就过了帕米尔的时候,大概就是汉朝和唐朝,我们现在很多年轻人对于汉唐这样一个形势是很憧憬的,如果我们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看看这样一幅地图,这是我制作的,也就说当时汉唐和明朝和当时俄罗斯向东扩张这样一种形势,如果比较来看,就会发现中国汉唐,俄罗斯没有过来的时候,我们大部分力量是在北边,北边也就是匈奴和突厥,后来俄罗斯过来我们西北方向的压力,就匈奴和突厥的压力就少多了,更多的来说我们对于马上民族的压力更多的来自于东北,俄罗斯在西北的力量扩张那个地方比较晚,也就是说整个东西伯利亚这个地方比较晚,于是那个地方还有点压力,所以长期以来西北地方的压力就小了,东北的压力就持续了,明白这一点,我们现在就对汉唐这个形势来说,就应该来说有一个理解。

  如果叫汉武帝和唐太宗今天来做这个讲座,他会给年轻人说我是没办法,如果当时俄罗斯人早在北边的话,我今天压力不至于这么大。当时到唐朝的是高仙芝还占了帕米尔高原,我们今天年轻人很憧憬,但是如果看一下中国的地图比较稳定的地图,相当长的时间在帕米尔以东,也就说中国的这个身材他和力量的扩张来说,到帕米尔是非常吃力的,那当时为什么要走到哪儿因为没有别人帮助,俄罗斯也没有过来,只有中国独立担当,北边有突厥,南边有黑衣大食也就是伊斯兰,两面它必须在那个地方要占制高点。那这有多长时间呢,大概就80年代,后来就对到明朝的版图,很快就退了,如果明白这一点来说我们是没有力量在北边走的太远,也没有力量在西边走太远,那这样来说我们需要帮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时对于西部来说,中国的西部来说,当时是伊斯兰,俄罗斯实际上是欢迎我们过去的英国也欢迎我们过去,当时在阿富汗那个地方留了一个什么,留了一个像叶子长的瓦罕走廊,为什么留给我们,就希望我们也介入,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其实反过来说,我们也需要他,如果没有他们当时在的话,我们还得走高仙芝那条路,独立的干,我们没有那么大力量。

  今天我们再返回来看,我们今天如果来说,看看历史上在中亚这个地方什么时候中亚地区力量更多是伊斯兰力量兴起,他一兴起对我们压力就大,在什么时候,也就俄罗斯没有过来,没有起来的时候,俄罗斯衰退的时候和这两个时候,还有欧洲缩减的时候,罗马帝国他这个地方没起来,罗马帝国衰落了以后欧洲就破碎了,它对中亚的影响力就小了,也就说它的扩张力就收缩了,收缩了空间让出来,于是在这个地方中亚地方就出现了伊斯兰帝国紧接着奥斯曼帝国,还有蒙古帝国和俄罗斯帝国,因为他空间让出来,后来欧洲又起来了,就逐渐中亚地方这些帝国逐渐就消失了,或者就变萎缩了,那这样来说我们就看到中亚这个地方,这个真空我们是填不了,欧洲也填不了,它总是存在,俄罗斯从北方填补了。然后到后来的20世纪末为什么中亚伊斯兰问题又起来,是俄罗斯衰落。

  那今天俄罗斯又强大了,又起来了,从意义上来说,我们在这个地方,这条线上我们还得需要俄罗斯的帮助,同样他也需要我们的帮助,这条线我们就理解了,我们在这条线上,一些大国合作是离不开的,有人嫌碍手碍事,嫌某些国家碍手碍事,但如果人家真抽了,你也hold不住,唐朝就是个例子,所以在这些情况下,我们的世界格局,我们周边的格局,尤其中亚这个格局,丝绸之路这个格局从某种意义上不是独占,不是发财的地方,恰恰是什么呢?是交往的地方,政治优先,大国合作在这个地方优先,路是要在合作中通的,如果我们把这点想明白的话,我们西部地区的稳定就好多了。

  东北亚的稳定和我们和朝鲜半岛的关系,我们西部地区的稳定从某种意义上是和欧洲的关系更重要是俄罗斯的关系,如果把这个关系处理好了,我们新疆的问题就走到那儿去,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好的话,新疆问题和中亚问题是联动,所以看到这一点来说,我们在西部是一个关键口,在西部地区有两条线一条线就是顺着阿拉山口出去,这是一马平川,这是一条线,历史上中国的匈奴和蒙古人走这条线,因为好走,还有另一条线就走瓦罕走廊,瓦罕走廊出去以后沿着往南走,就一直沿着伊朗走,就走到哪儿?走到叙利亚,这是走的伊朗高原线,历史上从东往西走,是走北线走的比较多,因为它是居高临下,从西往东走,那边又是居高临下,我们这边低,它过了帕米尔就进入中国了,于是欧洲人更多的是走南线,那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南大门在哪儿,从西边南大门就在叙利亚,叙利亚既是俄罗斯的南大门,也是我们的西大门最前沿点,叙利亚的这个战局,在历史上历来都是欧洲和亚洲这个关键点这个力量变换的一个旋转门,如果蒙古人是在这儿停下来的,罗马人在这儿停下来,十字军东征也是在这儿停下来,如果明白这些道理就知道这个地方实际上是东西方较量的一个关键口,我们不能忽视。

  看到这些以后我们就知道今天在这个过程中,欧洲的问题在哪儿,欧洲问题是他统一尚未完成,统一尚未完成欧洲在苏联解体对欧洲的影响最大是空间让出来,欧洲就在苏联解体这个空间中迅速的接近统一,但是最近乌克兰的事件是对欧洲的统一是重重的一击,因为乌克兰这个地方地形是什么,就在欧洲东部,东欧地方斩腰地段,如果斩腰地段在这个地方,如果乌克兰在俄罗斯的势力范围,或者说克里米亚在俄罗斯势力范围,整个东欧国家,他不能得罪俄罗斯,如果乌克兰在欧洲的势力范围,整个东欧国家,就得向欧洲倾斜,他没有出路,所以这次乌克兰从某种意义上,俄罗斯在里头影响力越来越大,特别是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以后欧洲的统一受到了重大措施,当年希特勒入侵苏联并不完全是为了要占领苏联,恰恰是为了占乌克兰,因为有了乌克兰,欧洲统一就有指望,没有乌克兰欧洲统一且不能完成,所以这一次来说,欧洲统一行百里而绊九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什么?欧洲这个统一进程不可小视,因为他是一千多年,近两千来说他痛苦的经验,他从破碎以后就没好过,整个周边国家都希望他破碎,都是利用他破碎,他只要破碎,周边国家都有机会,于是他统一非常难,如果看一下欧洲的统一地图来说,快统一了完了,快统一了又破碎了。所以明白这一点,欧洲他将以顽强的意志来进行统一,这是苏联解体后,欧洲一个重大的变化,默克尔之所以能够在这个选举中连胜,就是它跟欧洲统一这个贡献有关系。但是现在来说,欧洲统一,它一方面顽强的在走,一方面受到重大挫折。

  美国对乌克兰态度来说,应该来说是比较矛盾的,矛盾在哪儿呢?矛盾就在于美国奥巴马政府来说,他说了一句话,说如果普京溺水的话,我会救他,也就说如果没有俄罗斯,如果欧洲的俄罗斯,欧洲就是强大的欧洲,欧洲统一就完成了,如果欧洲统一完成了,板块形成的力量就会对美国进行挤压,美国人尤其罗斯福这样的人,不相信意识形态的合作就能合作,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是欧洲西方人常用的方法。罗斯福就在丘吉尔后打了一枪,丘吉尔说他妈是美国人,斯大林说这个我知道,在这一个小时之前罗斯福就跟斯大林把丘吉尔卖掉了,所以这个见了老乡也不起作用,在西方这个文化中,利就是合作前提,如果利益相同就可以合作,不管你信什么,你是魔鬼还是天使,他不管这个东西,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人对欧洲那种共同的意识形态还有我们今天有些人认为共同的意识形态是合作前提,美国人是不认这个,所以奥巴马在这次在乌克兰这件事,还包括最近欧洲的查理事件中就是介入很浅,就是这个道理。

  最近查理事件这样一个大的规模的事件发生,很有可能欧洲在顽强的往东走,因为这个从某种意义上感觉到,欧洲这种联合姿态更多的是一种政治上的一种宣誓,第二次九一一,上一次布什动员了全世界是忘了中亚,这一次你看法国整个目标,他是往叙利亚走,因为叙利亚还是那句话,是东西方较量的旋转门,所以如果叙利亚那个地方,乌克兰尽管失手,如果叙利亚得手的话,仍然是欧洲重大胜利,当年罗马往东扩的时候也是在这个地方停下来,亚历山大走过去,那是早,后来到罗马之后基本上就走不过去,后来英国人走向世界那是另说,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也是欧洲顽强的扩张。

  那对于美国来说,今天来说美国的问题出在哪儿?美国是曾经帮过欧洲统一,但是他跟欧洲合作一个前提是什么,我在想,他可能想恢复的是什么呢?想恢复曾经的凡尔赛华盛顿体制,凡尔赛华盛顿体制是被雅尔塔体制否定的,雅尔塔体制特点是什么呢?是美国人和苏联人合作,后来由于美国和苏联的矛盾不可开交以后,从里根开始抛弃苏联,抛弃苏联以后觉得不与苏联合作,直接与欧洲合作,直接与欧洲合作。在这上里根就把苏联干倒,干倒了以后这样来说,从里根之后,欧洲的合作统一进程就加快,现在欧洲统一接近完成,美国现在力量开始经营远东,那就说这个世界重新在划分,也就是我题目中变动中的世界格局。

  亚洲还是雅尔塔体系,也就远东地区雅尔塔体系,美国过来干嘛,改变这个东西,他想独享这样的利益。美国现在的问题在哪儿呢?他还着急,他着急是这几年他为了欧洲统一,把自己的资源耗的很尽,我记得当时是谁说过,小布什那个时期好像谁说过,奥巴马说的我们的任务在利比亚战争的时候,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就说我读出来,我们帮你的,该帮的都帮忙了,所以利比亚那个时候他就不出兵,留点给自己。所以这样来说,帮着欧洲把利比亚解决以后,他就基本上就抽手了,抽手了到这边来。美国他这几年透支以后,国内生产也恢复不起来,奥巴马想搞一个再工业化搞不起来,搞什么都搞不起来,而美元又和石油接近脱钩,如果在这种下,美国的财力支撑是非常有限的,他又来到远东地区,要战略东移,战略东移目标是谁,对着中国了,那明显的,资本这个玩意,它饿了,跟动物世界一样就要捡个吃的,它生产不出来,它就知道在外部捡,所以动物世界是一个大象倒下,就养活了一群狼,那今天它要找个大象倒下,昨天找了苏联倒下,养活这一群狼,养活了二十多年,到了小布什时期,就发现普京上台以后,逐渐他就没有再往外放,就到中亚,到中亚抓石油,现在石油抓不住了,自己又造不出那些财富,国内日益凋敝,或者说人民,他从他自己的这种产品消费来说,跟不上,跟不上怎么办?还得找,在哪儿?就找我们,所以在这儿,我们就要头脑清醒,从某种意义上,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为什么说这是最后的斗争,也就说美国,时间不在美国手里,我写过一篇文章《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也就是说,美国支撑力是比较有限的,如果是在这种情况下,支撑力比较有限的话,从某种意义上他也就是更接近与用一种短平快的方式,没有时间的政治是脆弱的政治,美国现在的政治没有时间,只有凶狠,于是他不惜要毁掉雅尔塔体系,雅尔塔体系中俄美三国合作,他不惜要伤害这个,把日本放出来,所以说我们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大

  面临这样的挑战,我们就要看看能不能赢得这样挑战,我认为是能够赢得,原因在哪儿,原因就是他如果来到远东地区,中国是远东最大的板块国家,有人说中国没有海权或者海权比较弱,不能这么看,因为海权和陆权的关系,是没有绝对的制海权,也没有绝对的制陆权,脱离制陆权的海权是不存在,脱离海权的制陆权也是不存在的,中国近代有大陆板块,但是没有制海权,连近海都没有,于是就被入侵了,抗争战争就这样一个问题,那同样的情况下,如果说西方像美国在印度洋,他没有像英国那样大板块,他对印度洋的控制就非常有限,英国之所以能够对印度洋成为内湖,就是控制了英国的陆地,所以陆地和海洋在近海可以弥补的,那中国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的中国在近海也就是说在第一链条西侧的话,台湾以西,包括台湾,我们绰绰有余,板块释放的能量以及抗拒力是极大的,我们走远了是我们的弱势,我们在近处是我们强势,这感谢谁呢?感谢毛泽东给我们留下这个板块,如果中国当时是四分五裂的话,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如果和台湾就成了亚洲中心了。

  日本在李登辉书里头他就这样写的,但如果中国这个版图后来在1949年统一了,那台湾回归祖国是志在必得的事,是跑不了,从引力,地球引力也把他吸引过来,所以这个是一种物理学的道理,都不是讲什么,给你讲祖国统一道路,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又在近海处志在必得,所以我们这个优势是在我们有时间。三一一大地震前后的西方在这儿上面演习就说明这一点,他演习了一年,一年对我们大陆上的政治来说算不上什么,但对他来说海上风里吹着雨里淋着,我看把老太太那几天弄得脸也不好看,为什么?她在海上那个劲头,她挡不住,那阵脸已经很好看,因为时间不在她手里,你在海上,我在陆地,所以在这上头,他等不起,等不起,然后紧接着他们走了以后,又把安培放出来,安培放出来,时间还在我们手里,所以从这角度来说,我们从时间上地缘政治上占了绝对的优势,谁有时间,再加上地缘政治板块,谁就必胜,此其一。

  其二我们也要知道我们在目前来说,是安全形势最好的时期,怎么讲?有人说现在是热点四起,其实不是,我们中国的沿边周边大部分是我们定的,尤其西北,和俄罗斯接壤这部分,西北一直到东北俄罗斯接壤,这一点稳定是至关重要的。俄罗斯这次在克里米亚得手,如果没有东部地区的稳定是不可思议的,那同样的道理,我们如果要在东海地区取得优势,没有西部地区的稳定也是不可思议的,而恰恰相反我们在西部地区目前来说,在十年二十年内来说,这个稳定是不需要多操心的,如果是这样来说,我们的力量就能够集中孕育出来。毛泽东说了一句话,就说不要四面出击,同样我们现在也是这样,有的地方小热点,犯不上四面出击。但我们现在海上问题,既是海上问题又是经济问题,因为我们近代的经济成就是由于日本占领了近海,有了近海制海权,也就是占领中国近海制海权是我们整个近代史经济成就都毁了。

  到现在来说我们近海的制海权来说有,但是实际控制还不足,如果要保证我们东部沿海的黄金地带作为价值生长地带长期的存在,必须要有近海的绝对制海权,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现在能做到,但是能做到这里头哪儿是重点,那威胁里更大,如果中间是台湾,有了台湾这个跳板,东海黄海南海这几个就连到一块,恰恰在这个中间受伤了。那从这个角度,而如果台湾问题的解决,我们再看矛盾来自哪儿?更多来自,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日本,日本在钓鱼岛的所求不是钓鱼岛本身恰恰是台湾,他对台湾是,使台湾脱离中国,他还报有幻想,那如果我们明白了这一点,钓鱼岛问题对我们来说就是台湾问题。如果说我们在钓鱼岛回归祖国这样一个大前提下,台湾问题就好解决一半,如果台湾问题好解决了,南海和东海就连为一体了,三海一体形成合力,那中国东部地区就稳定的多了,这是我们出发点,所以我们的就说口子很小,我们后劲很大,所以这是我们占有绝对的优势。

  目前来说,我看日本安培这个政府,就是有点慌乱,慌乱的原因在哪儿,慌乱的原因就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美国靠不住,四面又靠不住,他还要四处跑,所以他越走越极端,凡是走极端的都是出路小的,所以这是它的问题。

  还有最近来说,我们对这个政策,对我们的外交政策是什么?外交政策更多来说,毛泽东说了一句话说得好,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过去我们搞的是,毛泽东搞的支援第三世界。从政治上各方面,最近我们搞一路一带,我的理解一路一带更多来说是交朋友的,它是政治上的要求,政治要求走到哪儿就说我们朋友做,哪怕出点钱,帮人家修点东西,毛泽东当时搞坦赞铁路的时候,也不是要在里头赚多少钱,相反的来说搞完了以后留下了这么长时间的一种中国和非洲国家人民的这样一种软实力。

  这种软实力我们今天通过一路一带应该进一步在扩大,所以重点来说我们是三个世界,就第三世界,这一次下工夫最多的,习主席下工夫最多的第三世界,我们一路一带也是向第三世界倾斜,这个是广交朋友。中国今天如果还需要恢复当年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这样一种形势,如果到那种形势,西方的这样一种包围,尤其美国这种包围来到远东就化解于无形了。老子说了一下上善若水,水利于万物而无形,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实际上也是用这种方法来破解世界的难题,如果是这种情况下,中国在赢得21世纪都不需要太大的冲突,并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比较好的平稳的走向21世纪,还能破解出目前的这些难题。所有这一切前提,必须要有一个基本点我说的这些战略如果没有政治前提,战略就说不清,我们政治前提是保证党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绝对领导权。第二个保证党对中国社会主义的领导权。第三保证社会主义制度不变,如果没有这三个前提的话,后几个前提,前面说的优势很快就消失了,所以我所说的这些前提都在这样的前提下,所以这个我觉得中国最后三点立于不败之地的最稳定的因素,要想赢得21世纪这是关键的,有了这几点才能守住毛泽东给我们留的遗产,然后再赢得一个新的世纪。

  所以未来的世纪,用毛泽东那首诗比,“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中国未来走向世界,但是不要为了获得世界,我们是交朋友,而不要称霸,称霸的路是不能走的。所以这样来说,谁也吃不下这个世界,谁吃下世界要噎死的,世上饿死的人不多,噎死的人多,所以我们要防的是什么?昨天防着被饿着,未来防着被撑着,所以你为了不撑着,就得谦虚一点,多交朋友。有福之人善退财,也就说欧洲还是欧洲人民的,美洲是美洲人民,亚洲是亚洲人民,所以我们是一截还东国,在亚洲里头我们能够做较大的贡献,这就是我们的,我理解也就是邓小平说的小康社会大同目标,安全目标和经济目标还有我们的道德目标,道德目标我说的应该是高尚的道德,也就是交朋友的道德,还有一个政治目标,政治目标是社会主义,要赢得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胜利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10.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