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 和平与发展时代或终结

华生 · 2014-07-07 · 来源:华夏网
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行径已经宣告,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已经岌岌可危,继续坐视,恐怕世界将要进入热战前夕的不稳定期,而首当其冲的便是中国。

原文地址:http://www.hxw.org.cn/html/topic/info689.html

  2014年7月1日,日本政府通过内阁决议案,决定解禁集体自卫权。这一天,对日本来说是一个重要转折点,拒不承认二战罪行的安倍政府,突破了和平宪法对其“集体自卫权”的限制,在军国主义化的道路上迈出了更加实质性的一步。就连一向“温和”的中国外交部也要质疑,日本是否要改变和平发展道路。

解禁集体自卫权意味着什么

  根据1945年制定的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主权国家拥有“单独或集体自卫的固有权利”。这一条款成为美国和前苏联分别组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华沙条约组织的法律基础。所谓集体自卫权,即与本国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其他国家武力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

  日本宪法第九条条规定:“日本国民真诚地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家权力发动的战争,武力相胁或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向目的,不会保持陆海空军和其他力量,不承认国家交战权。”日本多届政府不断根据自己的战略意图,屡次对宪法做出扩大解释,逐步此宪法对其的限制,使得该法条有成为一纸空文的危险。就当前情况来看,该法条在国内具有很强的约束力,一旦政府有“越轨”行为,日本国内的机构甚至是个人都有权利启动国内司法程序,对政府的行为予以限制。但是,政府可以通过改变名义来规避该法条的内容,所以这种限制从本质上讲,作用有限而且无力。

  根据日本政府过去对宪法第九条的一贯解释,日本行使自卫权仅限于本国直接遭攻击后作为反击的“个别自卫权”,且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即日本遭到紧急不当的武力侵犯、没有其他合适手段可以排除侵犯、武力行使控制在“必要最小限度”。基于这种解释,战后的日本宪法才是真正的“和平宪法”。

  而日本内阁刚刚通过的这份决议案,规定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到武力攻击、从根本上对日本国民的生命和权利形成明确危险的情况下,允许日本行使“必要最小限度”的武力。换言之,以前日本只能在遭受侵略时予以反击,且不能滥用武力;解禁之后,日本可以在自身并没有遭受侵略时“先发制人”,动用武力了。

  “先发制人”的条件有两个:一是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攻击,二是给日本带来危险。关键在于如何解释这两个前提条件。

  所谓“关系密切”,通常指日本的盟友,除了众所周知的美国,日本政府可以任意解释,菲律宾、越南、印度都可以被解释为“关系密切”,甚至会在台海局势紧张时,将台湾列入。所谓对日本国民的生命和权利形成“明确危险”,也是一个模糊的标准,政府可以根据自身需要予以解释,从而操纵民意。特别是,日本企业目前在全世界已经有了大量投资,随着日本资本的扩张,日本国民的“权利”已经遍布全球,这就为日本侵略他国寻找借口埋下了伏笔。历史上,日本的历次对中国及其他国家的侵略战争都是以日本国民的“权利”受到威胁为借口。

  安倍宣称,解禁集体自卫权是“积极和平主义”,是日本迈向“正常国家”的奠基一步。事实上,所谓的集体自卫权本身就是美苏争霸的冷战背景产生的。在享有个别自卫权,同时又在签订《美日安保条约》后有头号军事大国美国的核保护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威胁到日本自身的安全。具备自卫能力和权力的日本已经是一个“正常国家”,日本所缺的只是侵略他国的权力,安倍以及中国亲日学者宣称的“正常国家”所指的不过是能够“正常”侵略他国的国家。用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去年7月29日晚在东京发表演讲时称,日本应效仿二战前德国纳粹做法,在安静的环境中推动实现修宪。(报道见:http://www.chinadaily.com.cn/hqzx/2013-07/30/content_16853693.htm)在日本军国主义高调复活的背景下,解禁集体自卫权只是为日本新军国主义发动对外侵略战争寻找国际法支撑,安倍所谓的迈向“正常国家”纯属无稽之谈。

  美利坚大学历史系教授彼得·库兹尼克曾撰文称:宪法第九条制定以来,一直为日本民众所接受和拥护。朝鲜战争时期,美国曾想争取日本的帮助,日本人民依据宪法第九条而提出拒绝。对日本民众来说,宪法第九条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多年来都拒绝将其废除。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和前首相佐藤荣作都曾试图弱化它,但显然安倍“做到了”他祖辈想都不敢想的事。(全文见:http://www.cssn.cn/sjs/sjs_xsdt/201407/t20140703_1238832.shtml)

  正像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所说的,如果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将意味着打开了通向战争的大门。

扩张图谋昭然若揭,目标直指中国

  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一个是为了帮助美国,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对付中国。

  出于企图称霸亚太的野心,日本近二十年来一直扩军备战。日本2013年的《防卫计划大纲》,明确在现有27万军力数量规模的基础上,继续增加编制员额;2013年制定的《中期防卫力量发展计划》,确定引进和研制用于夺岛、海上和空中作战的先进武器装备;发展海空投送手段,提升侦察预警、联合作战指挥、战略投送、反潜反舰、防空反导及岛屿夺控能力。

  在“整装备战”的同时,日本军国主义已经在周边地区蠢蠢欲动。在南海问题上,已经出现日菲媾和的局面,在日本购买钓鱼岛事件发生后,菲律宾第一时间跳出来支持日本;日本媒体在安倍宣布解禁集体自卫权后也宣称,一旦中国与菲律宾发生冲突,菲律宾或许会要求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并提供援助。而此前,越南已表示要在南海问题上携手日本对抗中国。阿富汗战争以来,在美国全球反恐任务中,日本也多次要求出兵。

  安倍近年来极力推动打造亚太版北约,这个组织以中国、俄罗斯、朝鲜为假想敌,为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菲律宾、新加坡与美国结成军事同盟威胁中俄提供借口。安倍推动所谓的亚太版北约,除了协助美国,一个重要的动机就是为自己的侵略扩张找借口。

  就连远在中国西南侧的印度,也被安倍纳入盟友范畴。2001年安倍第一次担任日本首相访问印度,就提出联手印度遏制中国;2007年,安倍再次访问印度极力推销其“自由之弧计划”;今年年初,安倍造访印度进一步对其进行拉拢;去年年底,两国还进行了联合海军演习。所谓的“自由之弧”,指向并威胁中国的意图已经相当明显。

  作为前法西斯国家,日本对外扩张的图谋和野心昭然若揭。

日本“军国主义”气氛甚嚣尘上

  6月29日下午,日本一名五六十岁的男子在东京闹市区一座过街天桥上抗议安倍晋三政府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随后自焚。这一事件在日本社交网络引发强烈反响,主要媒体却反应冷淡:日本广播协会(NHK)没有报道,朝日电视台短暂播报40秒,次日出版的报纸也难觅事件详情,明显不符日本媒体事无巨细的一贯作风。事实上,日本媒体普遍屈从于财阀和日本右翼政府的控制,已经沦为误导民众、操纵民意的工具。这一点下文将会具体论述。

  更严重的是,美国颠倒是非,在《对日和约》中不承认日本1941年12月8日以前发动的战争是侵略战争,使日本多数青少年只知道本国遭受过原子弹的轰炸,而对日本当年对中国和亚洲人民所带来的灾难,却全然不知或知之甚少。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日本右翼势力就不断要求并实施修改历史教科书,美化日本侵略战争。思想教育的误导使日本残余的军国主义思潮得以继续扩大。在战争责任问题上,日本社会被搞得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毫无正义可言,没有起码的负罪感。

  今年2月4日,日本鹿儿岛县南九州市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竟敢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递交申请书,希望将该会馆收藏的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信件等333件物品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1944年,日军为挽回在太平洋战场上连遭惨败的局面,组建所谓的“神风特攻队”,对美国舰队等目标实施自杀式袭击。其成员大部分是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拿肮脏的侵略史当作光荣,日本右翼势力已经丧失了起码的人性和良知,公然挑战全世界人民的底线。

  2013年,12月26日,安倍无视国际社会、亚洲邻国和日本民众的反对,悍然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安倍公开否定东京审判,称其“并不是日本人自己作出的,应该说是联合国的战胜者一方作出的裁决”;安倍扬言“对本国历史抱有自豪感”,声称关于日本殖民侵略的定义尚无定论;安倍叫嚣对抗中国是日本为世界“作贡献”,日本将带领亚洲国家阻止“中国威胁”,重新“在亚太安全领域担任领袖”。而近年来,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成为一股潮流,从上层对整个日本社会施加影响。安倍在今年元旦发表感言强调,夺回强大日本的战斗才刚开始,这是应该朝着日本建设新国家,迈出一大步的时刻。

  日本新华侨报网曾报道,近年来,有关“右翼”的消息频繁地出现于日本各大媒体,在青少年中兴起了一股“右翼流行”。一些无知的青少年以加入这类组织为荣,进而做出危害社会的事,一副“我是右翼我怕谁”的架势。日本媒体对“右翼”团体的过度宣传,以及网络上流传的各种解读,都直接影响到青少年的意识形态变化。

  今年4月20日是德国纳粹分子阿道夫·希特勒的生日。当天,日本右翼分子在东京市中心举行“实现大东亚共荣圈的国民大游行”,不仅打出旭日军旗,还高举象征纳粹的万字旗。右翼分子当天在集会上喊出“为了纪念过去的大东亚共荣圈并惩罚对此不知感谢的韩国和中国,应重新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口号。

  据媒体报道,截至2000年,日本右翼团体总数约为900个,总人数约10万人,已接近二战前右翼势力发展的顶峰时期。另外,截止2012年日本右翼势力还包括很多由暴力团体转化而来的“行动右翼”,其中由日本国家公安委员会认定的暴力团体就有24个。日本“右翼理论家”荒原补水还宣称,若包括不公开的“西装右翼分子”(指具有右翼思想但没有参加右翼组织的人),日本右翼分子共有约350万人。

  日本右翼目前的猖獗行径也酷似二战前。就在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的2006年8月15日,日本右翼团体“大日本同胞社”成员堀米正广闯入自民党前干事长加藤纮一位于山形县的老家,纵火焚烧,加藤因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而被日本右翼视为“异己”。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右翼分子的暴力倾向开始逐步升级。例如,1990年1月,右翼暴力团成员开枪打伤曾指责“天皇负有战争责任”的长崎市本岛市长;1994年5月,时任首相细川护熙因承认日本曾经发动侵略战争而遭到右翼的枪击恫吓。2003年,当时的日本外务省审议官田中均曾在家里发现一枚定时炸弹,因为他在朝鲜问题上的态度温和,致力于恢复日朝邦交正常化。即便是右翼领导人安倍在参拜靖国神社前也在2012年10月被恐吓刺杀,要求去参拜靖国神社。

  在此次媒体有关日本民众抗议安倍宣布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道图片中,我们所看到的更多的是日本老年人和妇女的身影,这从一个侧面也能反映日本青壮年群体在军国主义复辟思潮影响下的令世界极度不安的政治倾向。

日本新军国主义的前世今生

  日本媒体违背民意,屈从于财阀和右翼政府意志,为新军国主义张目的行径并不奇怪。日本政治评论家本泽二郎认为,安倍政权代表掌握日本绝大多数财富的少数财阀的利益。NHK会长籾井就来自财阀代表之一的三井财团,曾任商贸巨头三井物产副社长、美洲地区总监,他以何种方式左右NHK报道,不言自明。

  以家族财阀为中心的三井、三菱、住友、安田四大财团是日本最早形成的垄断财团。如今,三菱、三井、住友、富士(芙蓉)、第一劝业银行、三和等六大垄断财团掌握着日本的经济命脉。而日本各大财阀在二战前就已经是日本军国主义的主要支持力量。以三井为例,由日本名古屋大学经济学部教授坂本雅子所著的《财阀与帝国主义:三井物产与中国》一书,翔实史料证据,证明了三井物产通过日本侵略直接获得利益、对日本对外侵略政策施加的巨大影响、甚至直接参与了侵略战争。

  三井集团掌控着丰田、东芝、索尼、NEC、松下、三洋等多家世界知名品牌企业,这些大型企业在中国等第三世界国家开办工厂,获取廉价劳动力、廉价资源,占领当地市场,攫取超额利润,反过来又将利润流回日本本土,用于军事工业的研发与制造。例如战机制造商有三菱、富士、川崎、东芝等;军舰制造商有三菱、住友、日立、三井等;导弹制造商有三菱、川崎、东芝等;战车制造商有三菱、丰田、日野、五十铃等。这些企业呈现给中国人民的面目是电子制造、汽车、装备工业、重型机械等“和平发展”的跨国企业形象,事实上,日本却早已形成类似美国的军事-工业复合体系,而且这些巨型财富借助于全球资本主义的扩张和全球化新自由主义浪潮,逐渐控制了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命脉,相对实力已经远超二战之前的日本财阀。

  三井物产在二战后没有得到严格而彻底的清算处理,在美国占领当局的默许下,战后日本舆论对三井物产等企业作出的口径相近的评价是,这些企业跟战时日本的外交官、经济官僚及其他企业界人士一样,只是被动“拖入”了由右翼政治家和军人发起并推进的对外侵略战争。二战后,美国作为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成员国,出于遏制社会主义阵营的战略利益需要,却采取纵容甚至是扶植日本极右主义发展的谋略。对此,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所刘庭华揭示了如下事实:

  【日本的战败投降是有条件投降,而不是无条件投降,即在保留天皇制国体条件下的投降。保留天皇制,对日本而言,实即起到保留日本军国主义主要精神支柱的作用。天皇不但是日本军队实际的最高统帅,而且被赋予超越一切的权威并被神化。“天皇神威”、“为天皇而死”,则是日本国民和军队中长期普遍存在的浓厚的封建性和非理性的具体表现。

  投降后的日本由美国实行单独占领,对日本败降的处置,主要是由美国政府控制下完成的,实际上是在麦克阿瑟一手垄断下进行的。二战结束、“冷战”开始后,美国在对日本的占领和管制过程中,采取两面政策,在打击限制的同时,又部分保护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为有朝一日变日本为美国的附庸工具埋下了“伏笔”。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判决,可以说是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战争罪行的最轻微的部分清算,既不完全,又不彻底。1948年12月24日,即对日本7名甲级战犯执行绞刑的第二天,麦克阿瑟总部宣布,释放仍在巢鸭监狱中的岸信介等19名甲级战犯嫌疑犯。出于反苏、反共和反华的需要,1949年1月26日,麦克阿瑟指令蒋介石国民党政府释放了以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冈村宁次为首的260多名在押战犯,并将他们送回日本。10月19日,又宣布对乙、丙级战犯结束审判,不再逮捕、搜查战犯嫌疑犯。1950年3月7日,悍然颁布“第五号指令”,规定所有根据判决书仍在日本服刑的战犯都可以刑满前按所谓“宣誓释放制度”予以释放,这实际上完全破坏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不予起诉。从1950年10月到1952年8月,在美国的支持下,日本吉田茂政府先后为18万左右的军国主义分子解除“整肃”,重返政坛。岸信介等一大批日本战犯的赦免并重新走上政坛,为重演过去的军国主义历史埋下了祸根。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急需利用日本的军事、经济和技术,为朝鲜战争服务,与日本吉田茂政府于1951年9月8日在旧金山签订了《对日和约》与《日美安全条约》,结果没有使日本结束和苏联、中国的战争状态;允许美国以托管的名义半永久性地对冲绳实行军事占领;没有解决战争赔偿、领土等通常签字和约必须解决的问题。由于“冷战”,1951年9月8日,美日背着战胜国中国,非法签订《旧金山和约》,不仅使日本再次逃脱了反省谢罪和损害赔偿的战争责任,而且成为战后日本右翼势力复苏、军国主义思潮泛滥的契机。日本因此正式加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成为美国在亚洲反苏反共反华的前沿堡垒。

  后来,美国抛弃了在日本实行的非军事化、民主化政策,转而采取扶植日本右倾保守党政权,变日本为反共的东方前哨阵地和美国“远东兵工厂”的政策。可以说,“冷战”为日本不认真清算过去的侵略战争罪行,为日本右翼势力的生存、发展提供了条件。在政治上,美国将投降后的日本政府原封不动地搬过来,变为美国占领军的政策执行机构,并且保留了几乎全部局级以下领导人,军国主义的政治体制机构完好无损地得以保留。】

  (全文见: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4-01/07/c_125968268.htm)

日本军力发展惊人

  据日本共同社2004年5月11日报道:上世纪60年代,美国政府的军备管理裁军局曾做出一份机密报告,称日本将在70年代初具备每年制造最多30枚核弹、70年代中期之前制造100枚搭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的能力。虽然已经知道当时的美国政府认为“日本具备核开发能力”,但存在这样具体分析开发能力的文件一事却几乎无人知晓。

  日本共同社去年10月底援引最新解密的外交文件表示,美国在1977年评估认为,日本为其核能计划生产的钚能够用于制造核武器,并表示信任日本政府。

  去年,“3·11”东日本大地震的又一个纪念日过去了,但福岛核泄漏灾难对灾区及全日本造成的深重、长期祸患,这次没成为日本媒体的报道重点。去年3月15日安倍政府开始讨论重新制定民主党前政权没能完成的《能源基本计划》,从各种迹象来看,安倍重启核电之意已决。日本的远期核电政策、核电站安全性,特别是核废料处理前景等多方面主要因素的不确定性,及其可能引发的核扩散问题,令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深感忧虑。长久以来,通过对核废料的循环处理提取钚加以再利用,被当成日本的国策。安倍一方面表示将尽可能降低日本对核电的依赖程度,另一方面却表达了政府将继续进行核废料循环处理的想法。日本钚的存量不断增加,加上委托海外处理的份额,日本已积累了45吨钚,其中10吨存放在日本国内,而这足以制造1000枚核弹。去年1月,安倍造访越南,表示愿意助其发展核电。正是在和平发展核电的幌子下,日本政府悄然成为一个威胁地区和世界安全的核大国。

  在常规武器方面,日本相对周边国家也毫不逊色。日本富士电视台的一档防务节目中,有日本军事专家称,中国海军没有多少实战经验,若对战日本自卫队,有可能在两小时内就被海上自卫队歼灭。这种论调有夸大的成分,“账面内”的军事实力日本还没那么强大,但日本“账面外”的军事实力不容小觑。真正的日本军力,雪藏于强大的工业体系之中。这一点在前文已经有所论述。

  以战舰为例,国内媒体有如下报道:【始于明治维新的技术传统,使得日本自卫队的装备技术含量很高。日本现有装备几乎都不过30岁,军舰服役年限不超过20年。2005年以来,日本更是以每年一两艘的速度建造新型驱逐舰,海上自卫队的平均舰龄不足15年。日本还在按照“一退一进”的手法,退役一艘旧潜艇,服役一艘新潜艇,潜艇部队的数量始终保持在16艘。这种快速的更新换代能保证潜艇水平始终先进,而退役的潜艇则被封存起来,以备战时使用。濑户内海沿岸的船坞,三菱重工、住友重工、日立造船等11家造船厂分布于此,这里是日本造船工业的圣地。中国船舶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日本的年造船能力为1800万吨,军舰占2%多一点。如果按照战时动员,这些工厂将开足马力,至少可以达到二战时期21%的比例。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同时保持多只母鸡生蛋的能力,这是日本的聪明之举。日本的驱逐舰一般会交给三菱重工旗下的长崎造船厂、石川岛搏磨造船厂,潜艇则会交给神户造船厂或者川崎重工。日本的每一款军舰都交给两三家工厂同时制造,这样,战时将有多家工厂同时具备军工能力。】(全文见:http://roll.sohu.com/20130130/n365067702.shtml)

不要寄希望于美国

  某些一厢情愿维护中国“和平与发展”方针的专家学者宣称,日本军国主义崛起会威胁美国,美国不会坐视不管。然而,事实情况恰恰相反,正是美国在背后大力支持今天的日本新国主义势力崛起。

  对于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美国政府的态度非常明确。美国总统副助理罗斯在7月1日的记者会上就安倍政府在内阁会议上解禁集体自卫权一事称,“奥巴马总统表示强烈支持”。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也在声明中表示欢迎称:“对愿为地区及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做出更大贡献的日本而言,这是重要的一步。“自卫队能在更大范围内执行任务,将使日美同盟更为有效”。此前,美国政府多次表示支持支持日本政府修改和平宪法。

  前面已经分析了,美国政府二战以来对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宽大处理”和纵容,对日本秘密发展核武器的漠视,美国政府从出于冷战时期威胁社会主义阵营到冷战后威胁中俄等国的需要出发,一直在包庇、纵容,甚至是扶植日本极右势力。而此前美国将“日美安保条约”范围扩大到钓鱼岛,更是对安倍政府践踏和平宪法的公然支持。

  遍观美国扶植乌克兰新纳粹势力,允许德国纳粹组织在美国本土活动影响德国,支持印度宗教民族主义总理莫迪上台的行径,不难发现,美国维护全球霸权的既定选择就是在全世界扶植新军国主义势力充当自己的打手,日本就是美国安插在东亚的钉子。不仅仅是在侵占钓鱼岛问题上,日本已经开始勾结菲律宾、越南,妄图军事插手中国南海事务。不仅仅是东亚和亚太,下一步美国如果攻打伊朗和叙利亚,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日本都可以派兵参加,甚至是美国认定中俄为敌对国家,作为美国同盟国的日本完全可以对中俄先发制人,实施军事打击。

  对日本新军国主义势力来讲,与美国联手瓜分、“共治”世界是它的最佳选择,它不会蠢到立即要同美国开战。即便是日本新军国主义势力未来有挑战美国霸权的野心,也很难具备相应的实力。尽管日本实质上仍具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实力(在科技研发能力和独立自主的经济体系方面,今天的中国与日本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日本的经济命脉很大程度上仍然受制于美国超级金融寡头。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纸“广场协议”迅速造就了日本经济空心化,给日本经济带来了20多年的萎靡不振。在军事实力方面,日本更远非美国的对手,不管是军费开支、军事理论和科技的先进性、自主研发的能力,还是国家的经济基础和资源供给能力。所以,假使日美真的会再度开战,也只是会重演二战的结局。

  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前局长孙崎享5月28日在日本法律学者成立的“国民安保法制恳谈会”上对记者表示,“解禁集体自卫权实际是把日本自卫队变成美国的雇佣军”。安倍政府的行径无异于把日本国民绑架在美国战车上,充当美帝国主义的打手和炮灰,而日本右翼复辟“军国主义”称霸世界的道路不过是“黄粱一梦”。日本新军国主义不会真正威胁到美国,而是会成为危害亚太地区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的祸水。在美国眼里,日本始终是它的一条狗,军事强大了的日本也还是獠牙更加锋利的狗,这是美国乐见并支持日本新军国主义做大的根本原因。

世界将进入热战前夕的不稳定期?

  2008年以来的金融海啸席卷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陷入前所未有的结构性危机当中。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帝国主义只能通过发动战争对外转嫁危机来延缓崩溃。美国为转嫁危机迫切需要日本这样一个打手,日本本国同样面临着低增长、高失业的经济困境,亟需转嫁危机的问题。“安倍经济学”短期内发挥出激励功能,但在实施一年后刺激效应逐渐减弱,经济增速递减趋势明显,相反却带来物价虚高、职工收入下降等诸多问题。“债台高筑”、“老龄化”、“产业空心化”等结构性矛盾顽疾仍然困扰着日本,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也是饱受质疑。对外发动战争、挑唆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显然是各个资产阶级政府屡试不爽的手段。安倍政府军国主义化和对外扩张欲望也就更加强烈。

  短时间内,日本或许并不敢倾全国之力对中国大打出手,但可以预见,一旦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谋划全部落实,在东海、南海地区,局部的军事摩擦和冲突将会越来越频繁。继续纵容日本军国主义发展壮大,中国人民和东亚地区人民必将重临战火蹂躏。

  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行径已经宣告,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已经岌岌可危,继续坐视,恐怕世界将要进入热战前夕的不稳定期,而首当其冲的便是中国。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5.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10.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