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土耳其为何对库尔德人态度逆转

罗爱玲 · 2014-07-14 · 来源:文汇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近一个多月来,伊拉克境内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教派分裂愈见明显,而在这两派之间长期发挥平衡器作用的库尔德人,却一直在为建立独立国家——库尔德斯坦而悄悄做着准备。继“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对马利基政府发难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领导人马苏德·巴尔扎尼也立刻表示,现在库尔德人决定自己未来的时机到了。

 

  除了伊拉克当前事实上的分裂现状有利于库尔德人外,其最大的外部阻力土耳其政府的态度也发生了历史性转变,为库尔德人寻求建国解除了外部障碍。土耳其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发言人侯赛因·切利克表示愿意接受在目前的伊拉克北部地区成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国家。众所周知,土耳其一直坚决反对在伊拉克建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因为防止国内的库尔德人分裂也始终是历届土耳其政府的重要核心利益之一。在经历了对国内的库尔德人分裂活动长期打压之后,土耳其为何最终安于接受在邻国伊拉克境内建立一个库尔德独立国家?这是土耳其政府经过多重安全战略与经济利益权衡下的现实选择。

 

  寻求战略缓冲

 

  2007年,埃尔多安当选土耳其总理后,大胆承认库尔德人少数民族权利,与库尔德工人党实现历史性和谈,并将其视为自己的一项政绩。为顺利完成今年8月即将开始的总统竞选,争取国内1500多万库尔德选民的支持,在伊拉克面临崩溃的情况下,接纳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可谓埃尔多安政府稳定国内库尔德人情绪的权宜之计,更何况这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还能充当应对伊斯兰极端分子威胁的一道屏障,对土耳其来说,与其让伊拉克北部地区落入逊尼派手中,还不如允许库尔德人建国。

 

  此外,将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作为土耳其与伊朗之间的一个缓冲地带也不失为土耳其政府的一项次优选择。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基本保持半自治状态的库尔德人地区一直是奥斯曼帝国和伊朗两国之间的缓冲地带。崛起于奥斯曼帝国极盛时期的伊朗萨法维王朝为抗衡奥斯曼苏丹的宗教领导权,国王伊斯梅尔决定将什叶派定为国教并强迫伊朗人接受,终使伊朗在半个世纪后成为一个什叶派国家,避免了被奥斯曼帝国吞并的命运,但也极大恶化了伊朗与鼎盛中的奥斯曼帝国的关系。此后,伊朗与奥斯曼帝国的继承人土耳其一直为争夺地区主导权明争暗斗。在伊拉克分裂几乎成为定局的情况下,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可被土耳其看作与什叶派伊朗之间的缓冲地带。

 

  获取石油利益

 

  从经济利益的考量看,近年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实际上已成为土耳其的经济腹地。2008年后,土耳其与库尔德自治区的关系就逐渐缓和,石油资源匮乏的土耳其政府认为,在当前的伊拉克乱局下,只有库尔德人才有能力保卫伊拉克北部的石油资源不会落入逊尼派武装分子手中。伊拉克的库尔德自治区石油产量占伊拉克全国的一半以上。

 

  今年2月,当马利基政府停止向库尔德自治区发放预算、并就相关石油资源的分配预算发生分歧后,库尔德自治区政府转而与土耳其政府签署了50年的石油运输协议,今后库尔德自治区的石油经由土耳其的石油运输管道来向外出口。事实上,库尔德自治区5月已经开始通过土耳其向外出口石油。在当前土耳其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每年的贸易额达到80亿美元、已有1200家土耳其公司进驻库尔德自治区的情况下,库尔德自治区对土耳其经济的依赖度已经非常高,库尔德自治区即使实现了独立建国,其在经济上对土耳其的依存度也会只升不降。

 

  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土耳其通过接受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而获得暂时的战略与经济利好的同时,会否引火烧身,使自己面临更加动荡的周边环境?中东地区的3000万库尔德人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四国,其中以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口为最。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出现在自己的东南部,无疑将激发土耳其国内库尔德人的独立愿望,进而导致国内激烈的民族与族群冲突,且一旦伊朗和叙利亚国内的库尔德人也相继发起独立运动,则会在中东地区引发更进一步的动荡与混乱。若从这一不堪设想的前景考虑,土耳其政府的态度逆转有可能会成为中东地区进一步走向动荡深渊的开始,整个中东的政治版图重新绘制将不可避免,因此土耳其这一明哲保身的权宜之计不免会有引火烧身之嫌。

 

  罗爱玲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研究员)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五月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5.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