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专家警告埃博拉肆虐或源于生化武器

综合 · 2014-08-25 · 来源:乌有之乡
埃博拉病毒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核心提示:美国军队有专门的细菌武器实验室,利用遗传工程制造生物和细菌武器,使其成为将来替代常规武器的战略武器。

  参考消息网8月22日报道英国《阿拉伯人报》8月20日发表题为《科学家就新的生化恐怖威胁发出警告》的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埃博拉病毒40年前被发现,目前在西非出现了新一轮爆发。埃博拉的传播让人们重新提起生物武器制造的问题。

  有报告说,世界正在出现秘密研制致命性生物武器的活动。

  科学家们警告,如今,世界面临的最大挑战已不仅是战争和自然灾害,还有其他一些威胁人类的潜在危险,其中首要的是一些遗传研制病毒,如艾滋病毒、SARS病毒、禽流感病毒、猪流感病毒以及最近出现的中东呼吸系统冠状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等。

  俄罗斯《真理报》曾公开指责美国制造埃博拉病毒是为了制造新式生物武器,且华盛顿垄断着抗埃博拉病毒疫苗。据悉,五角大楼科学家30年前就开始致力于研发埃博拉疫苗,疫苗所有权为美国垄断,否则为何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两名美国医生注射五角大楼研制的针剂后很快痊愈?

  美国军队有专门的细菌武器实验室,利用遗传工程制造生物和细菌武器,使其成为将来替代常规武器的战略武器。

  还有一些报告指出,病毒暴发的背后有商业利益的存在,因为每次一种新的病毒出现,制药公司都会有数十亿美元的获利。

  2003年在中国暴发非典期间就有SARS病毒阴谋论之说。阴谋论支持者们说,SARS暴发最严重的是中国本土、香港和华人居多的新加坡。SARS死亡率最高的是加拿大,有43人死亡。

  附1:埃博拉病毒和美国渊源

  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最近在西非肆虐的埃博拉病毒已导致826人死亡,比上次报告时的729人足足多了近百人。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最新数据似乎表明疫情正在失控,从7月28日至7月30日3天内就有超过50人因感染这种病毒而死亡,病毒的蔓延速度超过了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遏制疫情的速度。

  不知道其中间宿主,没有疫苗,没有可治愈的药物,极其恐怖的传播方式和速度,埃博拉病毒像幽灵一样飘在非洲,从1976年至2012年爆发了23次。

  对于最致命的病毒,世界一片恐慌,恐慌的同时,也生物疫苗概念再度拉升。而对于疫苗,世界似乎只能寄望于美国,有报道称疫苗已初步研制成功,将于9月展开疫苗人体试验。

  而今年1月,受美国国防部1.4亿美元资金支持的一种埃博拉药物进入临床人体试验。但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上周叫停了这一项目,要求生产该药的公司提供更多有关保障志愿者安全的信息。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这一做法受到一些非议,反对者认为此次埃博拉疫情是该病毒被发现以来最严重的,管理部门应尽量绿灯放行。

  埃博拉对科学家并不陌生,作为最致命的病毒,其自出现伊始就受到美国政府和军方青睐,且一直致力于研究其作为潜在的生物战武器。美国不少实验室已从事研究针对埃博拉病毒的药物和疫苗数十年,但发展受市场因素所碍。但对欧美一些大药厂而言,“市场潜力”仍不足以令他们提起劲研发疫苗。此次西非埃博拉疫情大爆发,美国表示疫苗即将推出,并得到管理部门的“绿灯放行”,或许并非偶然。

  美国很早研究埃博拉作为生物武器

  如果看过达斯汀霍夫曼主演的电影《危机总动员》,就知道何为恐怖。一九八九年,埃博拉病毒曾因输入实验用的猴子而意外入侵美国维吉尼亚州,当时美国的疾病管制局和陆军传染病研究所,使出浑身解数才化解将这场危机。这场意外则是分别由当事人和一名记者写成了《第四级病毒》以及《埃博拉浩劫》两本书,《危机总动员》就是改编自这次事件。

  如果感兴趣,翻一翻美国人迈克尔•卡罗尔所著的《257实验室》,就会知道,在纽约市区,一直存在着一家由美国政府和军方控制的绝密生化实验室,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本世纪在美国先后莫名其妙出现的莱姆关节炎、变异口蹄疫、西尼罗河病毒等怪异的疾病均是源于该实验室。这本书的作者调阅了大量军方绝密档案和已解密的政府文件,调查研究费时7年。该书在美国曾引发轰动。

  书中数处提及“伊波拉病毒”,也就是现在肆虐非洲的“埃博拉”病毒。以下摘选其部分:

  “1954年,纽约附近的普拉姆岛迎来了一批批神秘的客人,有美国著名的动物病毒学家,有最早把炭疽病毒开发成武器的科学家,有二战后被美国招募的纳粹细菌战负责人……大批实验动物被运到岛上,原来的旧建筑物翻修一新,有了一个新的名字———257实验室———美国农业部与军方共同组建的生化武器实验室。”

  “威廉姆欣肖博士(WilliamHinshaw)是德特里克堡的动物疾病主管,负责研究破坏敌人食物供给的生化武器。虽然他已于1966年退休,但在20世纪70年代依然是普拉姆岛的常客,并担任岛上的顾问。查理透露,威廉姆博士当年正在研究一种“非常热门”的猴子病毒,很可能就是后来的伊波拉病毒(又译“埃博拉病毒”)的雏形。”

  “2002年8月,普拉姆岛上的员工进行了罢工,到了第二年的6月,布什总统(GeorgeW.Bush)把普拉姆岛移交给了国土安全部。这个故事就一天比一天有趣了。

  1995年,罗杰主管正式从普拉姆岛离任,但他一直在背后操纵一切。2000年6月,罗杰最终选择了65岁的戴维希克斯索尔(DavidL.Huxsoll),让他担任普拉姆岛的新主管。一位了解这一任命内情的科学家说:‘选择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有生物战方面的背景,罗杰一直对生物战很感兴趣。他特别喜欢神秘的东西。’戴维出生于印第安纳州的一个农业小镇,自小就对牲畜感兴趣。和卡利斯一样,他也毕业于普渡大学(PurdueUniversity)。戴维在军队呆了30年,一直在全球范围内搜寻病毒的踪迹。1983年,他被任命为德特里克堡研究所的指挥官。希克斯索尔博士说:‘那里最有价值的就是人才。我们不惜一切防止疾病的发生,并在出现状况时控制局势。’

  作为那里的指挥官,希克斯索尔曾经历了伊波拉病毒在弗吉尼亚州的爆发。当时,他采取了一项有争议的举措——派兵干涉本属于疾控中心的事务。这是由于疾控中心缺乏有效手段。‘当时,我要考虑各个方面的因素,可能产生的危险、安全问题等等,你必须立刻采取行动,而当时唯一理智的做法就是,尽量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尽管这个决定做得很艰难。’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他派出了受过专业训练的士兵,由10年前带着裂谷热病毒去埃及的彼得斯率领,成功击退了伊波拉病毒的袭击。”

  从上述描写可知,在埃博拉病毒刚出现,美国政府和军方就对其展开了研究,目的是用于生物战。此外,埃博拉病毒曾在美国本土有过爆发,最终得以控制和平息。

  美曾想用埃博拉制基因武器对付苏联

  据对美国研发生化武器的德特里克堡的研究发现,美国曾在冷战期间考虑将埃博拉病毒作为针对苏联的生物武器。埃博拉因其致命性强而考虑作为生物武器,但由于病毒孵化期短,很可能在先杀死一部分人之后无法大规模传播。因此有些病毒研究者希望通过结合天花病毒,制造出一种传播范围大、杀伤力强的病毒,作为恐怖袭击武器。

  有媒体报道,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美军医学研究所是一个基因武器研究中心,这里的科学家已用基因工程技术将天花病毒与一种最新发现、致死性极高的“埃博拉”病毒结合在一起,生成了一种名为“天花-埃博拉病毒复合体”的基因武器。据称,它既有天花的高度传染性,又有“埃博拉”的严重内出血致命性,即使接种了疫苗也无济于事,威力相当惊人。【基因武器:未来生物战的恐怖杀手(上)】

  埃博拉因其致命性被视为生化袭击武器之一,美国等注重反恐国家早已留意并有相关研究。美国不少实验室已从事研究针对埃博拉病毒的药物和疫苗数十年,但发展受市场因素所碍。但对欧美一些大药厂而言,市场潜力仍不足以令他们提起劲研发疫苗。美国军方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医生希娜表示:“除了美国政府,我看不出任何人有参与研发疫苗的原因。这其中并没有市场。目前至少有四种疫苗正在研发中,有疫苗已在猴子身上证实可以预防埃博拉病毒,但这些疫苗由于没有市场,难以作进一步发展。大型药厂不会投放资源开发相关疫苗。”

  美国知道如何控制疫情中国也有埃博拉

  据美媒报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CDC)主任弗里登(Tom Frieden)8月3日表示,埃博拉病毒的确在某些西非国家“失控”,但通过采取某些“经过验证”的公共卫生措施,是可以控制的。他说,事实是可以制止埃博拉病毒的蔓延,美国知道如何控制该疫情。

  弗里登说,CDC将加强应对措施,部署50名工作人员,控制疫情的爆发。只有人与受感染患者的体液接触,或者处理埃博拉病毒死者的尸体,才会感染埃博拉病毒。且只有显示出症状的人才能将病毒传染给别人,那些虽然感染了病毒但没有患病的人,不会将病毒传染给他人。埃博拉的可怕在于高致命率。但人类可以制止其传播。

  报道称,美国宣布派出最少50名卫生专家前往西非,协助对抗史上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和华中农大曾经联手在中国的蝙蝠血清内检测出了雷斯顿埃博拉病毒抗体,这说明这种病毒可能传播到中国有一段时间了,所幸目前这一型目前对人类并无太大危害。

  人作为埃博拉的终末宿主是疾病大规模传播的主要途径,我国的各口岸也都已经提高了戒备等级,不只是针对来自西非的埃博拉病毒,还包括前段时间西亚和中东出现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及脊髓灰质炎。

  小资料:生物战历史

  在历史上,利用细菌消灭敌人的战略自古已有。早在十四世纪时,鞑靼人就曾利用弹射机将感染病菌的尸体射进敌城中,或是敌方水源,造成污染及疾病。因此黑死病 (鼠疫) 就这样子从中亚传染到西方,进而导致了整个欧洲黑死病的大流行,整个欧洲文明也受到了重创。一七六三年,英军在美洲大陆大战印第安人和法军时,英军便将带有天花病毒的手巾和毛毯给予印第安人,使印第安人患上天花,引起小规模疫症,这是其中一种英军要印第安人投降的方式。

  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在中国各地发动细菌战,根据中国中央档案资料统计,日军在中国的细菌战,至少造成七万人死亡。日军细菌战部队人数、规模、细菌战持续时间,以及造成的伤亡人数,均为人类历史之最。其中的日本七三一部队在中国东北三省研究生化武器,用细菌污染饮用水、制造毒气喷雾、用鼠疫弹作为攻击手段,再用活人试验生化武器,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丧尽天良的罪行。这种种违反人道的行为,也再次说明了人类不曾放弃过生化武器的研究。

  一名曾经参与过生化武器的美国陆军将领指出:"化学作用剂只涵盖数十平方公里,但是生物作用剂可以席卷数十万公里。"这样的说法也说明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之后,为何各国都趋向生物武器的研究。第二次大战后,日本七三一部队在中国惨无人道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受到联合国的谴责。一般认为,美国这种做法是欲向日本换取研制生物武器的技术。

  至于美国方面,生物武器研究则起于一九四二年,在二战后发展更为迅速。【摘自《生物武器简论》http://www.doc88.com/p-087655140284.html】

      原文链接:http://www.hxw.org.cn/html/article/info1393.html

  附2:美政府实验室再曝安全漏洞 发现更多遗漏病毒

  中新网7月18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于当地时间16日表示,本月初发现存有天花病毒的实验室内,不仅有遗忘60年的天花病毒,还有同样被遗忘了几十年的骨痛热症病毒等多种生物制剂。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当天发表声明说,从联邦调查机构最新获得的信息表明,该机构位于首都华盛顿附近的一个实验室7月1日准备搬家时,在其冷藏室里共发现12个箱子,里面装有327瓶被仔细包装好的药瓶,上面贴着多种生物制剂的名字,比如骨痛热症、流感、Q热(Q fever)和立克次体(rickettsia)等。

  声明称,尽管调查尚未完成,但这些样本最有可能于1946年至1964年之间被存储在这里,那时相关工作标准和存储标准与今天有很大不同。

  声明强调:“在这些样本中,所有标为传染病原的都存放在热封玻璃瓶中,它们被妥善包装,完好无损,无任何泄漏。没有证据显示有人被这些制剂感染。”

  在这327瓶样本中,有6瓶天花病毒和10瓶“未有清楚标签”的生物制剂已被安全转移到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位于亚特兰大总部的一个高防护实验室。还有32瓶样本已被销毁,剩余279瓶样本已转移到国土安全部的一个机构存放。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弗里登当天在国会听证会上承认,联邦政府实验室存在系统性安全问题,包括违规处理炭疽热和流感病毒,以及将活跃及具有潜在危险性的病毒样品运送到其他实验室。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说,“漏掉”这些生物制剂样本“显然不可接受”,该机构已经开始彻查所有的冷藏室,并正评估相关政策与规定,以确保将来不会有类似事件发生。

  附3:美国实验室培育病毒 危险禽流感病毒外流

  人民网旧金山7月11日电 美国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7月11日披露,在该机构调查科研人员是否感染活性炭疽病细菌时,发现美国一个培育危险禽流感病毒的高防护实验室存在更大的安全隐患。

  美国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称,在6月份的一次内部检查中,发现该中心在亚特兰大的一个实验室没有遵守既有的安全措施,再加上个别科学家操作不当,潜在地致使实验室80多人感染活性炭疽病。据报道,一家高防护实验室研究人员将一些细菌样本送至另外一个安全性较低的实验室时,由于科研人员认为样本为灭活细菌,因此并没有采取适当的保护措施。

  然而,在对该事故调查的过程中,疾控中心却发现了另一安全事故。该中心一家高防护实验室3月份将含有危险禽流感病毒的样本送至了美国农业部的相关部门。虽然目前中心没有收到感染两类病毒的报告,但是,处置不当的禽流感病毒所造成的危害要远超于炭疽病细菌。

  根据路透社报道,最近的两起事故引起了美国国会的注意,同时也进一步引起了对该机构监管危险研究项目能力的质疑。美国疾控中心称,最新的发现为现有安全措施和带有致命病原体的实验项目敲响了警钟。

  美国国家生物安全科学顾问委员会成员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Osterholm)说,目前生物安全主要关注如何让坏人远离实验室,而目前需要关注的是如何防止好人忘记妥善处理实验室病毒。

  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Thomas Frieden)认为禽流感事件“最令人焦虑”,原因之一是该事件发生在6周之前,而且没有及时发现并上报。

  美国疾控中心称目前已经停止从高防护实验室转移任何生物材料,包括传染性病原体和标本。该中心的流感实验室也已经关闭,直到适当的程序落实到位才重新开放。

  美国一些科学家对美国疾控中心披露的事件表示担忧,因为同一实验室此前已经发生过类似事故。该实验室的研究员曾在2006年将一份他们认为是灭活的炭疽病细菌转交给其它机构。

  此外,7月初,工作人员清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位于华盛顿附近贝塞斯达市的一个实验室时,他们在实验室储藏室的一个未使用区域内发现了存有天花病毒的玻璃瓶,经过调查,有可能是1954年遗忘在那里的天花病毒样本。

  参考: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国人的细菌战:日本战犯做专家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4/07/324068.html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五月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