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俄刊文章:俄打击ISIS目标的真正动机和原因

伊利亚·克拉姆尼克 · 2015-12-26 ·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jpg

(蓝山编译自俄罗斯《国防》杂志2015年第11期)

  [知远导读]

  本文原载于俄罗斯《国防》杂志2015年第11期,作者伊利亚·克拉姆尼克。原文标题:Операция в Сирии。文章分析了俄罗斯当前对“伊斯兰国”目标实施军事打击的动机和原因,以及可能出现的结果。

  俄罗斯开始采取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府的空中行动令许多人提出关于莫斯科行动目标和意义的问题,而且众说纷纭。同时,这些目标是完全实用和可行的。

  首先,该事件的关键因素是美国及其盟友不愿意真正“战胜”“伊斯兰国”,因为这种胜利很可能会助巴沙尔·阿萨德一臂之力,使后者摆脱其最厉害的敌人。

  是的,一方面,美国从去年8月份就开始对“伊斯兰国”进行空中打击。但另一方面,美国及其盟友(包括土耳其)还支持叙利亚的反对派,后者表面上与“伊斯兰国”“没有关系”,甚至还与其作战。同时,有一事实被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忽视了:与得到境外支持的反对派的斗争正在转移叙利亚武装力量的资源,结果后者在主要敌人的猛攻之下不得不退却。而提供给温和反对派的大部分军事装备,以及为其训练的干部,不断地落到“伊斯兰国”手中。

  其次,士气低落的伊拉克军队表现出极低的战斗力,他们将大量军事装备丢给了“伊斯兰国”。例如,伊拉克军队仅在摩苏尔就损失2000多辆HMMWV汽车。在拉马迪的战斗中,恐怖分子缴获了大量技术兵器,包括火炮和M1A1M“艾布拉姆斯”坦克等。在叙利亚,“伊斯兰国”武装也经常夺取正规军的装备。

  美国寄予新组建的伊拉克军队和叙利亚温和反对派的希望落空了。“伊斯兰国”从士气低落的伊拉克军队手中夺取了大量西方装备,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则自愿将装备拱手相让。

  两者的主要问题是严重缺乏士气和训练有素的人员,这在“伊斯兰国”从伊斯兰世界各地区(从西非到马来西亚,从阿拉伯到中亚和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源源不断补充战斗队员的背景下尤为明显。

  不断得到新鲜“血液”的补充加上采取特别的骨干训练和思想改造方法,使“伊斯兰国”可以不必在乎损失,并积极利用自杀恐怖分子,定期组织他们进行采取大规模行动。同时,他们既利用人体炸弹,也利用装有炸药的卡车甚至装甲车辆。后一种手段主要在与正规军的战斗中使用,用于摧毁工事和哨卡。

  实际上目前可以确定,西方目前在叙利亚同时采取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和反阿萨德的行动的方案正在失败,而激进势力在本地区很有可能最终取得胜利。不仅如此,许多专家认为,美国实际上是“伊斯兰国”出现和壮大的主要组织者和直接肇事者。无论如何,不能不承认,几年来美国支持叙利亚温和反对派的行动不断成为这些进程的催化剂,尽管包括美国国内也经常谈到其严重危险。

  唯一的盟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本地区唯一足够强大和稳定并与“伊斯兰国”作战的国家是既支持伊拉克现政府又支持阿萨德政权的伊朗。伊朗部队直接在伊拉克境内打击恐怖分子,德黑兰在叙利亚通过受到控制的“真主党”集团行动,后者支持叙利亚政府军和亲阿萨德志愿军。

  2015年6月初,媒体报道了德黑兰向叙利亚派遣15000人的共和国卫队部队的计划。对于德黑兰来说,这一步骤看起来完全符合逻辑——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打击“伊斯兰国”,而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采取行动比御敌于边境要好。本地区所有其他伊斯兰国家或者没有相应的能力且自己也是伊斯兰激进势力的潜在靶子,或者以这样那样的方式支持它们,如沙特阿拉伯和其他一些国家。

  尽管如此, 伊朗的军事实力还是十分有限,由于长期受到西方制裁,伊朗未能及时为其军队换装新技术装备。尤其缺乏飞机——伊朗实际上没有能够有效对地打击的现代化作战飞机,因此德黑兰无法向其在叙利亚的部队提供相应的支援。

  俄罗斯的选择

  莫斯科的动机与德黑兰一样。 “伊斯兰国”本身是对俄罗斯的直接和明显的威胁,在与西方关系恶化的背景下也是如此:莫斯科不会允许在实际上与北约重新回到冷战状态的情况下在中亚出现大规模战争。况且,这种战争将严重束缚手脚,并且需要巨额开支,还是伊斯兰分子直接或间接从西方获得军事援助的绝好机会。

  如果俄罗斯不能阻止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将很快染指中亚。

  显然,俄罗斯支持伊拉克政府和巴沙尔•阿萨德绝不是出于利他主义动机。支持大马士革和巴格达与“伊斯兰国”作战的目的很清楚:前两者消灭的“伊斯兰国”战斗队员和指挥官越多,需要在中亚和前苏联其他伊斯兰地区及俄罗斯境内消灭的就越少。这样在俄罗斯边境附近发生大规模战争和可能性就越小,战争的规模就越小。

  主要任务

  因此,莫斯科在叙利亚冲突中的立场是由具体的国家利益决定的,后者在很多方面与叙利亚现政府的利益是一致的。莫斯科支持阿萨德是因为,正是叙利亚现政府阻止“伊斯兰国”建立对从伊朗边境到地中海沿岸广大地区的控制。

  温和反对派即使战胜阿萨德,也无法阻止“伊斯兰国”——在这种情况下,1990年代的阿富汗局势一定会在叙利亚重演。当时世俗的纳吉布拉政府被推翻后联合起来的反政府游击队——所谓的北方联盟,很快被组织严密的“塔利班”击败。叙利亚温和反对派目前是当年阿富汗北方联盟的恶劣翻版,是各路匪帮的混合体,他们不仅与巴沙尔·阿萨德作战,还相互攻伐。

  “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胜利会马上释放出大量骨干向其他地区发动恐怖攻势,包括前苏联地区。此外,“伊斯兰国”会获得经济上的自给自足能力,控制石油产区和将石油运至沿海地区的通路。因此俄罗斯及其前苏联的盟友面临的恐怖威胁会成倍增加。对于莫斯科来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俄罗斯在叙利亚采取的空中行动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叙利亚军队的地面行动。

  美国、土耳其以及一些阿拉伯国家支持的温和反对派的武装在叙利亚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的省份行动,象阿勒颇省、霍姆斯省、大马士革周边。这使“伊斯兰国”可以更加从容地选择目标,并积累其打击力量,不占领新的地区。而“伊斯兰国”和温和反对派的方法没有区别:人体炸弹,装有炸药的汽车、对居民点进行恐怖射击。

  但是“伊斯兰国”的处境也非常脆弱。恐怖分子控制人烟稀少的广大沙漠地区,他们的交通线极为有限,而当地资源无能力为其武装集团提供保障。切断这些交通线意味着封锁战场,从而使“伊斯兰国”出现能导致其武装集团灭亡的严重问题。这种战术显而易见,但是实施起来并不简单。叙利亚没有能执行此类任务的足够的飞机和飞行员,而现代化侦察装备更是几乎没有。俄罗斯正在向大马士革提供现代化装备——俄海军大部分现役登陆舰正在“叙利亚快车”航线上穿梭,包括北方舰队和太平洋舰队的战舰。但是这些装备不足以扭转局势。

  武器

  已经不止一次地指出,“伊斯兰国”的主要问题是交通。沙漠中道路和交叉路口稀少,这使得伊斯兰分子的补给十分脆弱。现代化飞行器和高水平飞行员不足使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不能独立切断其交通线,而俄空军集团正好可被用来完成这一任务。

  俄罗斯已经动用的飞机已经众所周知,包括苏-24M和苏-34前线轰炸机,苏-25SM强击机,苏-30SM歼击机。它们的角色分配如下:苏-30SM担负掩护任务,苏-24M和苏-34主要被用于封锁交通和破坏补给,苏-25SM负责直接消灭战场上的目标。

  俄军飞机摧毁地面目标既使用了高精度弹药,也使用了自由落体炸弹,包括装有杀伤-爆破子弹药的一次性炸弹箱。不应该将常规炸弹视作老掉牙的武器:在飞行员训练正常的情况下,新型飞机和改进型飞机能确保命中精度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飞机高得多。至于高精度武器,根据国防部的叙利亚行动报告和官方照片判断,使用了KAB-500航空制导炸弹、Kh-29L和Kh-25ML空面导弹。

  10月8日俄海军也加入到对“伊斯兰国”的打击。当日里海区舰队用“口径-NK”海基巡航导弹对叙利亚境内的目标进行了密集打击。

  几种结果

  俄罗斯在叙利亚进行的空中行动结果会怎样?理论上有可能完全消灭作为一个军事政治因素的“伊斯兰国”,但是不应抱有太大期望。更现实的结果是重创该组织的潜力,并且不排除使其分裂,特别是如果在行动过程中能成功地清除恐怖分子的首领。这样可以将冲突长期限制在本地区,从军事技术和军事援助方面来看,在随后几年里利用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人自己的力量来解决问题。而消灭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作战的来自北高加索和中亚的“伊斯兰国”大部分骨干将沉重打击其在俄罗斯和集体条约组织成员国境内的追随者的士气。

  同时,大部分专家认为,有着阿富汗战争和两次车臣战争经验并对美国及其盟国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结果进行了评估的俄罗斯领导人不会在战斗中使用陆军常备兵团和部队。最有可能向叙利亚调遣特种部队,以补充和加强俄罗斯空天力量,进而支援叙利亚军队和亲政府力量。

  俄罗斯行动的最理想结果是使叙利亚保持战前边界,彻底消灭或至少严重削弱“伊斯兰国”,使后者丧失进一步发展的潜力。

  如果已经开始的行动未取取得最佳结果,作为后备方案,可以研究保持一个缩小版的叙利亚——保持包括沿海地区在内的西部省份。这样,一个以什叶-阿拉维派居民为主的国家对于 “纯伊斯兰”极端势力来说并不那么好对付,特别是在得到外国援助的情况下,可能遏制“伊斯兰国”向西扩展,不让后者占领沿海地区和港口城市。

  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空中行动将以什么结果告终,目前还很难预测。在很大程度上,其结果将取决于地面部队的行动结果。截至10月中旬,叙利亚军队和民兵武装已经开始的进攻战果有限。

  很难说哪一种结果更为现实,但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找到有利的战略。根据现有信息看,俄罗斯武力干涉的可能性已经研究了好几年,相信在此期间已经研究并考虑了所有风险。但很显然,俄罗斯已意识到威胁的程度和一个事实:不与大马士革、巴格达和德黑兰密切协同不可能击败这些威胁。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