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多面老纳:贱卖祖国的私有化操盘手or玩转地缘政治的平衡大师

午阳 · 2019-03-22 · 来源:乌有文章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在对哈国诸多的媒体报道和评论中,我们鲜能听到哈国民众的声音,无论是私有化还是强权政治,都不是哈国民众的福音,但相较于沦落为帝国主义玩物的乌克兰、利比亚、伊拉克,却又不是最坏的结局。这不能不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3月19日,被称为“政坛常青树”的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电视讲话中突然宣布辞去总统职务。

  说起纳扎尔巴耶夫,很多人都有耳闻,他是唯一一个从苏联解体至今,仍在任、且任职时间最长的独联体国家元首。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很多网民亲切地称他为“老纳”。而很多人对他颇有好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作为当时主要四大加盟共和国之一,只有哈萨克斯坦没有参与签署导致苏联解体的文件。

  不管纳扎尔巴耶夫“没有去脏自己的手”是不是因为苏联一解体,他的政治生涯也就到头了,但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对苏联是有感情的,毕竟在“苏联时代”,他还是一个充满理想的“共产党员”。作为“社会帝国主义”官僚集团一员的纳扎尔巴耶夫毕,在苏联末法时代从政二十余年,等级特权、官僚主义早已在他的头脑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这个苏共党员算不上什么的“共产党人”。

  

  苏联解体后,纳扎尔巴耶夫开始了他的后半生——主政哈萨克斯坦。老纳一手操办了哈萨克斯坦的私有化,他的个人家族也在这个过程发家致富,完成了哈萨克斯坦迈向资本主义的进程;但老纳也拒绝了俄罗斯叶利钦起初的一边倒倒向美国的做法、抵御了美帝国轮番的颜色革命,在私有化的同时利用世纪之交的石油红利,做了一些惠及民生、缓和本国阶级矛盾的举措。

  在不讲阶级的时代,简单地给纳扎尔巴耶夫贴上“好人”或者“坏人”的标签都是不准确的。然而这样一个多面人物以及他主政的国度的未来走向却是一面极好的镜子。

  老纳的“苏联时代”

  据新华社介绍,努尔苏丹·阿比舍维奇·纳扎尔巴耶夫1940年7月出生于阿拉木图州卡斯克连区切莫尔甘村的一个哈萨克族农牧民家庭。这样的出身令他天然地对底层生活深有体会。

  纳扎尔巴耶夫1960年参加工作后,在卡拉干达冶金联合企业当过铸铁工、高炉炉工、调度员和工长等。1962年,纳扎尔巴耶夫加入了苏共。随后一路升迁,到70年代末,已经成为卡拉干达州主管工业的党委书记。曾经当过整整7年冶金工人的纳扎尔巴耶夫当时常常深入工矿、农村第一线实地考察,在之后的采访中纳扎尔巴耶夫表示,如果做不到体会老百姓的疾苦并努力使他们生活得更好,那么一个政治家的光阴就是虚度的。这样的政治理想和他年轻时候的一线经历是分不开的。

  凭借着出色的能力和踏实的作风,他从最基层的工人岗位一步步走上了国家最高领导岗位。1989年纳扎尔巴耶夫当选哈共中央第一书记,随后又当选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1990年,他担任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为全联盟仅次于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第三号实权人物。如果不是苏联解体,他险些要成为戈尔巴乔夫的接任者。

  但是,随着苏联的解体,哈萨克斯坦成了独立的主权国家。1991年12月25日,纳扎尔巴耶夫成为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首任总统,他的人生从此转到了另一个轨道。

  随后,在1991年、1999年、2005年、2011年的哈萨克斯坦总统选举中,纳扎尔巴耶夫分别获得了高达98.8%、81.00%、91.15%、95.55%的得票率。2015年,纳扎尔巴耶夫再次连任总统。为何他能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屡次获得如此高的得票率?这和他在任上大刀阔斧的改革是分不开的。

  疯狂的第一轮私有化

  苏联解体之后,哈萨克斯坦面临着很大一个烂摊子,国内一百多个民族;国库的物资储备仅能维持四个月;历史上缺乏国家体系的传承,没有统一的理念和思路;因为哈萨克斯坦的工业是从属于整个苏联工业体系的,计划运行体系的瓦解、关键材料及设备的断供,使得各个工厂被迫停工,失业率高达40%。当时很多人都预测哈萨克斯坦很快就会内战然后进一步分裂。

  纳扎尔巴耶夫自己和他周围的人证实,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的最初几年对于总统来说是精神和情绪高度紧张,有时甚至是狂热的一段时期。

  

  1994年,哈萨克斯坦启动大规模经济改革,开始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之路,扶植私营企业,吸引外来投资,希图以国家的经济主权换取发达国家的设备、技术供应,弥补原苏联工业体系瓦解、工业链条断裂给哈国带来的缺失。

  这一改革是受国际货币基金会和欧洲重建和开发银行支配的,其着重点落在开发世界市场型的原材料经济部门。纳扎尔巴耶夫大胆决定,将包括矿山开采、化学和冶金企业在内的大型经济实体的管理权,交给有经验的外国公司,然后将这些企业私有。

  对这种看似“饮鸩止渴”般的疯狂行为,“贱卖祖国”的指责不绝于耳。要知道,纳扎尔巴耶夫贱卖的国企都是关系到一个国家经济命脉的重要企业。

  除了石油矿产等原材料部门,私有化使加工经济部门也遭到了毁坏。诸如机器制造业、五金业以及其它重工业部门。共和国200多个最大企业已落在外国公司手中,包括石油、天然气以及其它冶炼业等等。以一个工业联合企业为例,这个联合企业原是苏联最大企业之一,由30个企业组成,工人多达6万。现以一百万美元卖给了一家英国公司伊斯帕特·卡梅特。另一设备系统是为前首都阿拉木图供应电力的,价值几十亿美元,却以五百万美元被比利时一家公司收购去了。

  现时,跨国公司实际上已占有所有经济领域——从电力部门到交通业到矿产开采。与此同时,整个地区非工业化了。哈萨克斯坦原有60多个小城市,建在特有工业项目及矿区周围,现在所有这些小城市正在衰退下去。许多地区的人民,在这个矿源富有的国家里,却没有了电灯、天然气和热源:他们只得在户外利用篝火煮饭:跨国公司只要从它们利润中抽出百分之几付给国家预算局,而它们则可逃避交纳出卖给海外公司原材料的税款。就这样,国家预算便被夺去数以几十亿美元计的收入了。

  多国公司与国际贷款机构控制了哈萨克斯坦经济。民族资产阶级若同多国公司实力相比,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带有家族性质主要是由纳扎巴耶夫、他的家族以及他们的社会核心集团霸占着。

  政府政策已使共和国的人口急剧下降,从1990年的1700万,下降到1995年的1450万。根据两种不同统计,一说是60%人口,另一说是90%人口已经拿不到谋生的最低收入了。

  至于失业人数,还没有可靠数字,但可能高达500万人。据统计,1990年有760万人在各个行业部门工作。到1997年,受雇工人仅有360万。工业部门失掉400万就业机会。

  

  如此大的改革代价使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实现了腾飞,在石油价格较低的世纪之交,石油的大量出口强力推动了经济的发展和民生的改善。本世纪初,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增长依靠其世界第十一大石油储备在2001年至2016年间平均GDP增长率为6.8%。

  说到石油,不能不提的是这背后的权贵阶层。

  2009年底,一项调查评估了哈萨克斯坦50位石油精英领导人的履历并对他们进行了访谈。调查结果显示,石油精英中存在两种群体:一类是“哈萨克石油商人”,他们也被称为“石油大亨”,由企业董事和国家或前苏联国有企业中的高层管理人员组成。另一类是“新生代”,他们是一批更年轻的“技术官僚”,来自建立于20世纪90年代转型期的大型私有金融机构和综合性大型工业企业。

  总统也开始将自己的家庭成员安排到领导岗位。他的女婿铁木尔·库利巴耶夫当上了哈萨克石油天然气公司的财务总监和副总裁。库利巴耶夫在分公司为自己的一批亲信和朋友安排了重要位置,由此增强自己在哈萨克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影响力。总统的女儿达丽嘉和她从哈萨克斯坦MMG油田公司中获益的怀有政治野心的丈夫拉哈特·阿利耶夫,也都进入了石油业。

  尽管纳扎尔巴耶夫实行的寡头经济一直为外界诟病,他确实没有让危机重重的哈萨克斯坦走上灭亡之路。

  平衡大师背后的危机

  在哈萨克斯坦,这里有最强大的洲际导弹,哈萨克民众相信,核试验场的基本成果全部被苏联获取,而留给当地的是无尽的污染。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做出了放弃核武器的决定,他明确表达的是独立后的哈萨克斯坦人民在这个问题上的愿望。而哈萨克斯坦的领土安全和完整,也得到了美俄英法中的保障。

  当然,中立的角色也不是放弃核地位就可以一劳永逸。不同于俄罗斯的休克疗法,也没有走独联体国家“颜色革命”的道路,哈萨克斯坦采取了“平衡”的方法来应对复杂的国际关系,尤其是与“颜色革命”的始作俑者——美国的关系。

  

  伊拉克战争爆发后,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地区唯一一个向伊拉克派兵的国家。纳扎尔巴耶夫还同意将哈萨克斯坦优质的石油输送到美国主导的石油管道中去。作为回报,美国很早就给予纳扎尔巴耶夫“正常贸易关系地位”,美国政治家们也在各种场合称赞哈萨克斯坦是“美国人的朋友”。

  作为苏联原加盟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关系都十分紧密,甚至从民族意义上来说都是如此:俄罗斯族在哈萨克斯坦人口比例中虽然在下降,但依然占约20%,而在北部地区更是能达到40%以上,纳扎尔巴耶夫甚至通过迁都的办法来稳定北部的俄罗斯族。可以说一旦民族问题处理不好,哈萨克斯坦就有发展成乌克兰当前局势的可能。

  至于对华关系,中国对于哈萨克斯坦的重要性在不断上升,尤其是经济层面上。“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也不是白叫的,加入上合组织,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发挥重要作用,这无疑都是在向中国和中国的企业家们示好。纳扎尔巴耶夫本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谁说我们没有海洋,我们有两片海洋,一片叫中国,一片叫俄罗斯,只要打通陆路运输,他们就是我们最好的海洋。

  

  不过就算纳扎尔巴耶夫的多边平衡外交的算盘打得再响,也响不过2014年的石油价格暴跌。2014年前8个月,哈对外贸易额下降9.1%,进入2015年,哈国出口额更是从80亿美元降到了30亿美元以下。

  受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遭重挫、全球油价也预期将长期低迷、重要邻国俄罗斯经济不振等因素影响,2015年哈经济开始出现危机,货币坚戈汇率在半年内的跌幅超过了50%,而国家黄金及外汇储备也有较大程度的减少。可以说,哈萨克斯坦的经济进入了一个“新常态”。

  进入了“新常态”之后,纳扎尔巴耶夫一直酝酿的第二轮私有化改革迅速发酵升温,老纳的如意算盘是通过第二轮大规模私有化、进一步出售国有企业换取政府运行的经费。

  哈萨克斯坦在2015年底,宣布计划实施自独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私有化,旨在通过对油气、金属矿产、铁路等主要经济领域的一些大型国有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实现经济转型发展。纳扎尔巴耶夫也不只一次地清清楚楚地阐明了对私有制的立场。他在国家投资者理事会会议上指出,“最终,哈萨克斯坦会像市场经济中那样明确地宣称,私有制是不可动摇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终止私有制。”

  此外,哈政府制定了六个产业的优先发展规划,包括食品、建材、农副业、机械产业、化工业和冶金产业,通过它们带动服务业等其他产业的发展。同时,政府还对投资者送出不少“红包”,包括减税(地税、财产税等),投资者用于哈萨克斯坦生产设施的投入,还可免除增值税。看来,混改、土地私有化和减税等办法是全世界在私有化改革上通用的好办法。

  但是,哈萨克斯坦的改革之路并不顺畅,在经济转型过程中遇到了不小的挑战。

  任何改革都难免产生负面效果。人们指责私有化最多的是,它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和社会分化,形成新的社会不公,产生诸多新的社会问题。通过反劳工法后,哈萨克斯坦把危险性高的工业部门工人退休年龄提高到63岁,而他们的平均寿命仅72岁。教育改革却取消了中、高级技术教育享受免费入学待遇。城市中社区服务的私有化,使社区的生活费用高过了大多数工人所达到的水平。2011年12月在哈萨克斯坦国庆日爆发的“扎瑙津事件”正是在明白无误地告诫哈国:政权应当对社会的不满做出认真的回应。

  老纳离去之后

  纳扎尔巴耶夫2月21日在总统府官网发表声明说,两年前他倡导一系列改革措施,目的在于加速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并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但政府的私有化改革措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决定解散政府。

  也许是认为对政府的调整布局已经完成,也许是为了让新人展开更为锐利的改革,也许是认为自己的健康状况堪忧……短短一个月后的3月19日,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职。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担任过渡总统的议长托卡耶夫,不仅从政经验丰富,还曾在北京语言学院进修并常驻苏联驻华大使馆,纳扎尔巴耶夫更是在电视讲话中点明托卡耶夫“掌握流利的中文”。不过,若明年举行大选,总统一职还有很多可能的竞争者,其中一位被媒体看好的是纳扎尔巴耶夫的女儿达丽加·纳扎尔巴耶娃,根据报道,她20日刚刚接任上议院议长一职。

  不管是谁接任老纳,中亚强人纳扎尔巴耶夫的统治危机已经渐露端倪,如何实现哈经济的高水平发展,对于未来的领导人将是一个重要课题。毕竟,哈萨克斯坦一国的危机恐怕会波及到整个中亚、欧亚大陆、周边大国。

  伴随着纳扎尔巴耶夫退位的另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评价他。要知道,站在不同立场、不同角度,恐怕我们得出的结论都不一样。他是背叛革命成为主流、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低潮的时代产儿,又是媒体口中主政小国28年、玩转地缘政治、叱诧风云的一代枭雄。

  透过他的人生经历,更方便我们具体地认知这个时代;他主政的哈萨克斯坦这二十多年间的变化也让我们见证了又一个私有化标本;他游走于资本大国之间,让我们见识了强权时代的弱小国家和民族的艰难处境。

  

  在对哈国诸多的媒体报道和评论中,我们鲜能听到哈国民众的声音,无论是私有化还是强权政治,都不是哈国民众的福音,但相较于沦落为帝国主义玩物的乌克兰、利比亚、伊拉克,却又不是最坏的结局。这不能不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座山雕重回威虎山?
  2. 不重视中国革命的经验和遗产就要犯错误,历史将会继续不断证明
  3. 毛泽东真狠!15000字的“为人民服务”讲话被缩到不到800
  4. 孙锡良:老孙微评(用心思考)
  5. 五问吴敬琏同志:凭票供应原因张冠李戴计划经济死罪冤不冤?
  6. 毛泽东领导红军第五次反“围剿”能否取胜?
  7. 有人问,什么财产最能对抗通货膨胀?
  8. 韩丁:学生造反派的兴起和分裂
  9. 毛主席的这篇“高考作文”是如何诞生的
  10. “一个交警7年靠消分敛财 4246万”深思
  1. “淡化”毛泽东的“错误”已大势所趋
  2. 兰斌强:这位委员的呼声让洋奴们跳脚!
  3. 鹤龄: 对华为总裁任正非“忆毛时代苦”的评说
  4. 韩丁:毛泽东的反攻
  5. 望长城内外:波音事件对我国大飞机研发是利好消息吗?
  6. 毛时代为什么不会出“小学食堂喂猪食事件”
  7. 毛主席和江青都是“月光族”——开国领袖工资揭秘
  8. 座山雕重回威虎山?
  9. 老田 | 老共产党人的政治规矩是如何破坏的:兼谈周总理是如何模范地遵守政治规矩的
  10. 郭松民 | 1962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解放军为什么能“快刀切黄油”?
  1.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联,有关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2. 许光伟 |《保卫资本论》: 生产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3. 对于《邓力群赢了,李某输了》一文的修正
  4. 老田:彻底失败的“千里跃进大别山”行动
  5.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时健为例
  6. 老田 | 人类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剩余吸收难题:2019年统计公报读后
  7. 毛泽东阻止给周恩来治疗癌症真相
  8. “生不逢时、死得其时”的褚时健
  9. 毛主席说“干部子弟是一大灾难”,事实令人乍舌
  10. 说说对越自卫反击战
  1. 三月麦青菜花黄——毛主席视察四川省郫县红光农业合作社
  2. 一些美国名校的“底裤掉了”,原来你是这样的美国?
  3. “淡化”毛泽东的“错误”已大势所趋
  4. 不重视中国革命的经验和遗产就要犯错误,历史将会继续不断证明
  5. 果然身体被掏空——90后荣获“最缺觉一代”悲壮称号!
  6. 座山雕重回威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