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特朗普时代美国与拉丁美洲国家关系的五个特点

魏文编译 · 2019-04-28 · 来源:环球视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作者:里卡多·索伯隆 魏文编译

  美国第六任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1825--1829)铸就了“美国没有敌人,只有利益”的阶段,以便面对国际社会使美国的外交具有特点。本文的目的是注意到五个问题,表明这种说法的有效性,特别是在拉丁美洲的环境中的有效性,在酝酿一个多边结构的时候更是这样。此外,如果把这个格言归于不同的美国政府(民主党的功共和党的),这种扭曲面对唐纳德·特朗普的政府如此特殊的性质就更加明显。

  一,与波索纳罗的巴西的新关系:在奥德布雷希特腐败案的丑闻之后,我们知道了这个变成巴西总统的军人“民主”的名声。作为他最近访问华盛顿的结果,隐约可见一种新的战略关系,包括巴西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可能性。这让我们记起在哥伦比亚乌里维政府时期(2001--2010)在同一个多边防务的论坛美国与哥伦比亚的特殊关系。巴西作为战略的盟国加入北约代表着一种明显的破裂,将有助于加固世界和西半球的地缘政治地图。这个新的舞台尽管面对与委内瑞拉假定的冲突拒绝提供巴西的军队,仍然是地区稳定最大的风险。

  二,华盛顿过分的保护主义:从根源上说,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和人道主义危机的发展和可能的后果:这包括强加的制裁,利马集团作为政治变革推动者的巩固,美洲国家组织反对马杜罗政府和非法承认瓜伊多的立场的建设。最后从一个地区的问题变成全球性质的问题之一,现在将俄罗斯和中国卷入,严重地威胁地区的稳定。所有这一切都归结到特朗普的外交。非常清楚的是华盛顿不仅想抹掉一个不允许它从21世纪以来在西半球以绝对的方式行使霸权的政权,而且想占有这个国家(委内瑞拉)现存的自然资源。

  三,美国最近宣布取消对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和危地马拉的援助:很长时间以来,为了处理非法移民、非法贩毒和占主导地位的公民不安全的问题,美国在这些国家推动和资助遏制这些计划。最近美国宣布切断对它们的援助将在这些国家产生数不清的后果。但是将特别增加不正规的移民的流动,使美国的边界更为紧张。

  四,保持与墨西哥边界墙的问题:融资和在与这个国家和本地区其他国家的关系中产生的冲击。美国长期威胁关闭边界,在边界的州比在首都产生更多的后果,特别是在贸易的意义上。如果这种粗暴的行为打破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贸易条约,迫使它们进行改革,可能成为洛佩斯·奥布拉多尔和特朗普之间边界紧张另外的根源。

  五,最近的关于贩毒的报告(20193月):是美国为了确定、定性、谴责和通过在西半球衖国家的反毒管理具有的矛盾和双重作用最明显的例子。在谈到世界上消费更大数量的非法毒品的国家的时候,情况更是这样。在允许哥伦比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古柯(生产可卡因的主要原料)和可卡因生产国的时候,没有比批评伊万·杜克的管理有更好的想法。此外,华盛顿变成一个哥伦比亚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的和平协议逐渐受到削弱若无其事的见证者,好像它感兴趣的是哥伦比亚继续成为一个紧张的空间。但是美国无法承认委内瑞拉的努力,没有美国禁毒局的援助它取得了更大的禁毒成果。在秘鲁保持一项没有改变的固执的和混乱的反对贩毒的斗争的政策,已经有助于毒品渗透到政治、经济和社会。

  依靠这些矛盾的证据和每个分析的问题的空白,问题比水更清楚了,考虑到国际社会的每个成员国的议程和优先事项,特朗普先生真正的意图是什么?(作者里卡多·索贝隆是秘鲁的律师,DEVIDA的前执行主席,毒品和人权研究中心的主席)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4月3日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

  链接一:蓬佩奥的拉美四国之行的动机令人怀疑

  曼努埃尔·加比塞斯·多诺索  魏文编译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对智利、秘鲁、巴拉圭和哥伦比亚进行一次72小时快速访问。他有黑手党的名字,是黑手党人,比过去的黑手党人更加危险。

  今天黑手党的实力无限地高于意大利热那亚甘比诺或卢西亚诺家族的时代的黑手党。黑手党编造了他们的方法,扩大了他们的利益。不仅控制毒品、娼妓、赌博、贩卖武器和拐卖人口,还将他们的牙齿插入政治,将民间的和军事机构构、教会、媒体、美国的工业和金融变成自己的机构。它的总部离开了芝加哥,在华盛顿的白宫驻扎下来。

  迈克·蓬佩奥是特朗普家族的枪手之一,与其他的强盗比如迈克·彭斯、约翰·博尔顿、埃利奥特·艾布拉姆斯和马尔科·鲁比奥一起,他们的暴行明显地标志着帝国的衰落。

  迈克·蓬佩奥的拉美之行的动机是什么?请别说和这些分量不重的政府讨论美国国务院在国际范围的政策。与此同时在世界上内战在利比亚燃烧,朝鲜增加它的核装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担心一场与俄罗斯的冲突,中国在贸易战中没有放松,非洲绝望者的移民浪潮冲向欧洲,数千不幸的中美洲人在敲击美国边界的大门。

  也请别说迈克·蓬佩奥需要让对美国的政策不顺从的政府站队。智利、巴拉圭、秘鲁和哥伦比亚的政府已经提供足够的顺从主子的声音的证据。它们是利马集团的创始国,从2017年以来就企图破坏委内瑞拉政府的稳定。

  那么,对迈克·蓬佩奥从圣地亚哥开始的访问应当怀疑什么呢?这个黑手党的侧影比简单看起来出现的东西更阴险。

  他作为众议员时行为的标志是为他的竞选运动融资的丑闻。2016年特朗普家族任命他为中央情报局局长。在这个职务上他维护中央情报局在世界范围内实施的间谍活动,要求采取一项“不可调和的”行动反对所有对美国安全的“威胁”。

  这种论据—所谓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是黑手党用来掩盖它针对委内瑞拉的攻击,是覆盖特朗普家族真正的目标的“黑披巾”:占有委内瑞拉地下蕴藏的石油、天然气、黄金、铁、镍、钻石、钶钽铁矿等。

  迈克·蓬佩奥访问的南美洲国家的政府知道这一点。它们不是天真的鸽子,而是美国企图在委内瑞拉实施屠杀以便推翻合法政府有意识的合谋。

  迈克·蓬佩奥也不需要对4月15日在智利聚会的利马集团发指示。这个集团—走在变成小团伙的道路上—知道在它可怜的卡因角色上应当做的事情。

  那么,迈克·蓬佩奥这次快速旅行真正的目标是什么?在这件事情上气味有点不好。无疑存在着掩盖的事情与委内瑞拉有关系,这是黑手党着迷的事情。

  他在加拉加斯的牵线木偶胡安·瓜伊多自称“临时总统”将满90天,仍然没有控制任何一个国家的机构。或者说正在泄气。他的号召力越来越苍白无力,相反革命的人民的动员和组织保持上升和有力量。

  在国际范围内对瓜伊多的承认已经停滞。黑手党为他争取到54个政府的支持,但是联合国的成员国有193个。

  踏车落空了,没有前进一厘米,受到人民的勇气的挑战,这对世界第一强国应当是难以忍受的。美国违反了所有的国际法,为了打败马杜罗总统打出了所有可能的牌,但是没有能够做到。

  于是,正在策划黑手党什么新的反对玻利瓦尔革命的行动迫使迈克·蓬佩奥放下电话,坐上飞机呢?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4月12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二:美国力度将拉美地区巴尔干化破坏民族-国家和一体化

  阿拉姆·阿罗尼安  魏文编译

  美国历届政府坚持的战略是彻底打碎拉丁美洲--加勒比的领土,包括它努力—到今天是相当成功的—消灭本地区有主权的一体化进程,比如南方共同市场、南美洲国家联盟(阿根廷刚宣布退出这个集团)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

  将拉丁美洲巴尔干化是现在争夺中的地缘政治一个有特点的特征。这在几乎所有的一体化空间看得越来越明显。华盛顿正加强改变它插手的逻辑,在拉丁美洲挑起一种地缘政治的重新安排。在一些年里这个转向将是决定性的,那时可以更好地看到本地区不仅在内部而且在它的对关系中的改变。

  美国使用一场混合的多侧面的战争(所谓第五代战争)所有的武器,从武装干涉的威胁,经过由跨国的大众媒体和所谓社交网络进行的长期的心理战,到严格遵照华盛顿的政治愿望制约多边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或泛美开发银行提供的信贷。

  事情就是这样。厄瓜多尔前外长里卡多·帕蒂尼奥揭露了莱宁·莫雷诺总统对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的的一项承诺,彭斯对他提出的条件:第一是站在攻击委内瑞拉的队伍中;第二消灭南美洲的一体化;第三交出维基解密的创始朱利安·阿桑奇,“交换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笔可怜的贷款”。与此同时,人们担心下一步是重新启动美国在厄瓜多尔曼塔原来的军事基地。

  在委内瑞拉的情况下心理战的运动旨在创造不仅是对立的政治身份,并使其具有一种不可挽回的性质,甚至从社会和政治的观点来看中这样。同样的实践在本地区不同的国家实施。

  过去的巴尔干计划

  在上个世纪期间曾谈论过一种阴谋论,“安第尼亚计划”是为了肢解阿根廷和智利的巴塔哥尼亚地区,在那里建立另外一个“犹太国”。包括长期迫害边界两侧的印第安马普切人。把巴西分裂为几个国家,消灭本地区的超级大国。为此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将会丧失,将它们现在的领土碎化成几个国家。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对委内瑞拉的石油有兴趣,那只是一个实现它真正的目标的手段,将世界分化分为两个大型集团:一个由“完整的国家”组成的有秩序的地区;另一个是无政府状态的领土,充满“不完整的国家”。在那里每天发生冲突和混乱。为此需要破坏国家—民族。

  战略是巴尔干化,将一个国家—民族系统地碎化为一些相互敌视的小国,这个观念起源于90年代巴尔干半岛的战争,特别是由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美国对南斯拉夫的破坏—进行相关的屠杀。中心的思想是“在存在分歧的地方挑起分歧,在没有分歧的地方制造分歧”。

  显然,分裂主义的刺激依靠外国力量的干涉和这些地区的寡头和事实上的权力的合谋得以实现。

  历史证实早在1860年代当英国大使被马里亚诺·梅尔加雷霍赶走的时候,维多利亚女王颁布法令称“玻利维亚不存在”,她让发表的南美洲地图上玻利维亚的领土在它的邻国中间被瓜分。应当记住玻利维亚曾有三次机会因为征服的战争被肢解,丧失它50%的领土,划归巴西、巴拉圭和智利。

  另一次说到取消玻利维亚是在埃尔南·西莱斯·苏亚索第一届政府的时期,当时美国的《时代》周刊建议将玻利维亚在它的邻国之间“波兰化”,借口是一个国家生活在一种长期混乱之中,在那里由于土地改革和矿业的私有化经济已经垮台,被迫靠国际的施舍生活,不应当保持独立,因为由此只会损害它自己的居民。

  智利的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持有类似的看法,当时他认为玻利维缺乏作为国家的可行性,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它的领土在智利、秘鲁、巴西和阿根廷之间瓜分。或者说是一种“波兰化”,这是指1940年希特勒--斯大林的在苏联和德国之间瓜分波兰。

  这些计划在不同的时期由新自由主义的政治家们重复,比如种族灭绝者贡萨诺·桑切斯·德拉索达曾认为,玻利维亚是一个不可能生存的国家。在新自由主义的年代里,由于这个国家遭到的掠夺,许多政治学家持有同样的看法。这是一种重复很多次的谎言,以至许多人认为这是“真理”,认为玻利维亚是一个不可能生存的国家。

  2008年巴尔干化的计划导致埃沃·莫拉莱斯的印第安人民政府与与所谓“半月”地区(圣克鲁斯、塔里哈、贝尼和潘多等省)的寡头们、新自由主义的省长们之间的对立,使有巨大矿产财富的西部安第斯地区(波托西、拉巴斯、奥鲁罗)与东部平原地区和它的地主、企业家和寡头的精英们对立,东部地区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和农牧业生产。分裂主义的计划失败了。

  在哥伦比亚的情况下,曾企图建立一个“安蒂奥吉亚联邦”,这样国家最重要的一个省可能丧失,建立一个独立于波哥大的自主的“国家”。但是巴尔干化早在19世纪已经开始,将哥伦比亚从委内瑞拉分离出来。之后在1903年美国将巴拿马从哥伦比亚分离出来,目的是占有两洋间的运河和它在地缘政治上的重要性:巴拿马的港口连接加勒比海和太平洋。

  厄瓜多尔可能丧失它的大部分出海口,瓜亚基尔可能成为一个“主权国家”。

  对国家—民族的破坏

  伊戈尔·科拉索斯指出,存在做到破坏一个国家--民族不同的形式:飞地、分裂、地区主义、远端转移、呑并、专业化和冲突。

  飞地是占领和巩固相对小的战略要点,但是对于控制地理位置很好,特别是对通信和运输网络的控制;干涉是反对国家—民族的武装行动;分裂是将其领土的一部分分开;地区主义意味着打造人为的身份,强调单位的不同,以便为有预谋的文化的动机让分裂的思想定位。

  远端转移意味着在一个国家—民族的内部增加不受控制的飞地;呑并是由一个外国的强国占有领土的一部分;专业化是推动一个地区特别的经济活动过分发展,以便削弱它的谈判能力,这在依附和世界制度与冲突的理论中有全面的阐述,支持兄弟的人民之间的战争以便巩固分裂。

  从委内瑞拉开始,在哥伦比亚和巴西继续?

  华盛顿为了委内瑞拉的巴尔干化工作。首先企图在南部边界的塔奇拉州建立一个“解放区”,那里与哥伦比亚的北桑坦德省交界。2月23日美国的“人道主义援助”物资曾企图从那里进入委内瑞拉(委内瑞拉没有要求)。这是一场可能的入侵的“特洛伊木马”,在这那哥伦比亚人发挥了一种重要的作用。

  今天正在创造媒体的客观条件,以便使苏里亚州成为一个失败的州,一块没有法律的土地,“无人之地”,以这种方式支持一场具有“人道主义性质”的国际军事干涉,以便一旦在军事上控制了苏里亚,就建立一个“委内瑞拉自由的共和国”,从那里组成一个政府。

  从华盛顿领导反对委内瑞拉的这场混合的和多侧面的战争的人们认为,只有在军事上占领苏里亚州和带去美国的“人道主义援助”,然后在这个国家的整个领土这样做是更加可行的。苏里亚州主要是一个石油产区,也是农牧业区,与哥伦比亚交界,这样它将变成一个重要的地缘战略地区。

  今天美国企图肢解委内瑞拉边界塔奇拉州或苏里亚州,以便组成一个新的“共和国”。不要忘记巴拿马原来是哥伦比亚的领土,1903年被美国肢解出来成立一个新的共和国。在帝国的头脑中巴尔干化的理论继续存在。

  特朗普所谓反对哥伦比亚总统伊万·杜克的讲话是担保让哥伦比亚回到内战和国内冲突的时代。由于经济和社会危机的增加,在国会企图驳斥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的和平协议的重要部分--特别是有关过渡司法的事情--严重失败,此时极端保守的政府将走向垮台。

  特朗普批评他的哥伦比亚同事没有阻止毒品从他的国家流出,此外他还指控哥伦比亚与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一起,是将犯罪分子和黑帮分子送到美国的国家之一。从杜克就任哥伦比亚总统起,“不幸的是毒品的交易增加了50%”。

  杜克胆怯地回应说,“拥有毒品消费高水平的国家应当面对这种现象,与此同时我们在哥伦比亚做自己的事情,应对贩毒集团和非法作物。在我们执行这项任务的同时,其他国家也应当应对(加工毒品用的)化学材料”。

  这远不是意味着对杜克的一次攻击,特朗普的讲话为他提供了向公众舆论和政治单位与机构施加压力的工具,以便回到用进攻性的技术反对农民,不承认和平协议,而没有这些美国资助的“哥伦比亚计划”就失去它存在的理由。

  这是一个双重的图谋:一方面为了不放弃古柯作物、采矿主义和非洲棕榈单一作物;另一方面为了继续靠战争牟利,总之是保持巴尔干化或国家不能治理的企图。华盛顿不想允许哥伦比亚不再成为可卡因和中高级快克(合成毒品)和其他毒品廉价的供应者,为了对美国人进行社会控制这是有用的。

  在哥伦比亚事实上的权力之中存在两种模式的争夺,一个是由前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切斯领导的寡头,它有一项经济稳定和生产多样化的计划;另一个将赌注下在回到内战上,在60年的时间里内战给它带来巨大的利润。

  杜克是乌里维(哥伦比亚前总统)主义的继承人,追求复活社会的冲突和战争:克服冲突意味着国家社会政治的非极化,这就是乌里维主义的目标和它的贩毒分子、腐败的军人和准军事人员的“腹地”。

  杜克想再次使用草甘膦反对古柯作物,退回到强制取缔的措施,不承认与农民和印第安人运动达成协议的措施。

  桑托斯指出,哥伦比亚用40年的时间企图这样做,但是没有做到取缔古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向农民提供可行的选择。今天有了和平,我们能够做了,因此我希望这个焦点不要改变”。他还说,必须为古柯农提供可行的合法的选择,不要毒害他们,不把他们关进监狱。

  巴西总统波索纳罗的讲话也是很不幸的。他重新提出一次入侵(委内瑞拉)的论点。他宣布与美国一起工作,以便分裂委内瑞拉的军队和制造“裂缝”,在委内瑞拉打败尼科拉斯·马杜罗政府。他强调,不存在其他的道路。因为决定这个国家是生活在一种民主之中或是生活在一种独裁之中的是武装力量。

  巴尔干化的计划和战略放在美国混合的和多方面的战争选择的菜单上。因此,在乌拉圭、阿根廷和玻利维亚将进行的选举对于制约美国帝国的政策是很重要的。(作者阿拉姆·阿罗尼安是乌拉圭记者和通信学家。南方电视台的创始人。主持拉丁美洲一体化基金会,领导拉丁美洲战略分析中心)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4月14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