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监狱帝国:作为美国司法体制的私人生意

杜佳 · 2019-07-09 · 来源:独家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跌落到美国陷阱里的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被摔得体无完肤。他惊惶地发现,在这个司法部门为商业竞争驱驰奔走的新自由主义国家,他被投入了私人监狱。

  在被捕后,皮耶鲁齐先是被拘押在罗德岛的怀亚特看守所,宣判后则被安排在宾夕法尼亚的莫斯汉农山谷改造中心服刑。

  在里边,“一切都需要付钱”,连喝水都需要先花钱买塑料杯子。电视只有画面,想听声音得自己花钱买耳机。饭菜是2片面包和“每天更换、颜色不同的糊糊”,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不仅没有味道,而且没有气味”,成本“不得超过1美元”。

  饭菜的成本是看守所的惯例,私人企业以盈利为目的,自然要尽量缩减成本。

  皮耶鲁齐的《美国陷阱》为我们生动地描绘了美国私人监狱里“暴力及非法买卖”横行的“平行世界”。

  在美国,私人监狱是普遍现象,但美国私人监狱的发迹史和生意经还是让笔者杜佳叹为观止。

 

  01

  监狱多多益善

  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司法系统尤其发达。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统计,在上个世纪80年代,每年大约有2.5万人被送进监狱。到了2012年,这个数字上涨到了21.9万。2016年,全美有216.2万人在联邦和州立监狱服刑(incarcerated)。

  

3.webp.jpg

  (美国司法部统计局:1978年到2017年联邦和州立机构宣判犯人入狱人数占人口比。)

  

4.webp.jpg

  (美国司法部统计局:美国1980年到2016年联邦和各州监狱入狱人数,详细数据见文末附录1。)

  犯人的增长率,大大超过了人口的增长率,也远远超过了美国经济和政府预算的增长率。后果是显而易见的:监狱不够用了。

  解决之道简单粗暴:服务外包,引入私人企业。

  私人监狱在美国不算新事物,最早的尝试可以追溯到1852年加州马丁县(Martin)的圣·昆汀监狱(San Quentin)。但是大规模应用则始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的里根政府认为,社会力量能承担的政府功能,要尽可能交给社会去办。

  于是关押犯人成了一门生意。

  如今在美国,私人监狱生意被3家公司垄断,分别是美国矫正公司(CCA,现改名为CoreCivic)、地缘集团公司(the Geo Group, Inc.)和管理培训公司(Management and Training Corporation)

  

5.webp.jpg

  (两家监狱公司的税前利润)

  笔者杜佳根据公开财报整理出了其中两家公司的盈利情况:在有据可查的2001年到2018年间,美国矫正公司和地缘集团两家上市公司从未亏损。美国矫正公司的税前利润发生了指数级增长,从百万、千万美元的水平,增长到了2010年代的约2亿美元的水平。而地缘集团的税前利润从1.1亿美元增长到了1.5亿美元。

  从两家上市公司财报看,监狱生意一定很赚钱。即使在2008年后的大衰退时期,私人监狱也是业务持续扩张,盈利膨胀不断,赚得盆满钵满。

  司法部司法统计局(Bureau of Justice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128063名犯人在2016年被联邦和各州交给私人监狱关押,占犯人总数的8.4%。如果只算联邦监狱,这个比例高达18.1%(详情见文末附录2)。

  对于地缘集团来说,2018年是“极其成功”的一年。公司营业额23.31亿美元,同比增长3%。主营业务是开办监狱。公司在全美有69所拘禁设施,产生营业额14.92亿美元。

  皮耶鲁齐所在的莫斯汉农山谷改造中心正是地缘公司开办的。

  

6.webp.jpg

  (《中心时报》:莫斯汉农山谷改造中心。)

  这家公司善于避税,2017年有效税率仅11.8%,受川普税改影响,2018年有效税率进一步下降到9.5%,远低于35%的联邦企业所得税率。

 

  02

  私人监狱的财源

  根据公开资料,私人监狱至少有3种办法从犯人身上赚到钱。

  美国司法部联邦监狱局(The Federal Bureau of Prisons)是联邦监狱的监管机关,每年按照犯人的数量给各监狱拨款。比如2014财年,人均年拨款约2.2万美元。

  人头多,拨款才多,才能多挣钱,只要监狱能缩减开支,让实际花费少于这个数额,省下多少钱就能赚到多少钱。

  这就解释了皮耶鲁齐的说法:监狱会想尽一切办法省钱,“不能让犯人花掉机构一分钱”。于是监狱不仅过度拥挤,“任何能加床的地方都挤得满满当当”,而且想方设法阻止犯人减刑,以维持犯人数量。

  这就是监狱赚钱的第1个办法。

  为了节省开支,“集团毫不犹豫地将一切服务(伙食、暖气、设施维护、医疗服务)削减到最低程度”。

  所谓“最低程度”,就是吃不饱穿不暖,生活物资紧缺。在监狱里,一切生活用品都需要购买,而且被卖出“天价”。

  这就是监狱赚钱的第2个办法。

  除此之外,监狱还剥削犯人的廉价劳动力。美利坚自有制度,宪法第13条修正案规定“废除奴隶制和非自愿劳工”,但是“作为惩罚犯罪的方式”除外。

  一方面,监狱的日常维护工作,如刷墙、清洁管道,都会交给犯人,监狱因此节约了大量成本,因为犯人的时薪不会超过40美分,最低仅12美分,远低于联邦法定最低工资水平7.25美元(的零头)。皮耶鲁齐在厨房洗碗,1个月工资仅11.26美元。

  另一方面,监狱里的犯人为企业生产产品,很多标着“美国制造”的产品,其实是监狱制造的。皮耶鲁齐所在的莫斯汉农山谷关押了许多被捕的非法移民,他们无法在监狱之外的地方合法工作,“现如今被迫在美国的高墙内工作”,充当几乎免费的劳动力,“工资低得可怜”。

  这种“奴隶劳动”,在美国是合法的。

  这就是监狱赚钱的第3个办法。

 

  03

  暴力和非法买卖横行

  美国政府外包监狱的初衷是省钱,因此私人监狱的经费少于公立监狱。司法部总督察办公室(DOJ IG’s Office)2016年8月发布报告《对联邦监狱管理局的私立监狱监督的审查》(Review of the Federal Bureau of Prisons’ Monitoring of Contract Prisons),称从2011年到2014年,公立监狱犯人人均经费呈增长的趋势,达25251美元,而私立监狱的人均经费在减少,仅22159美元。

  这是全国水平,每个州还不一样。据《纽约时报》2018年4月3日报道,密西西比州政府给管理培训公司的价格是每名犯人1年9500美元。

  拿着这么少的经费,还得产生利润,监狱只好极限压榨成本和剥削犯人挣钱。因此监狱的管理方面产生各种问题。报告结论是跟公立监狱比起来,私立监狱在大部分方面都乏善可陈。

  “我们发现,在大部分的关键领域,平均而言,私人监狱有更多的安全和安保问题。

  首先,由于节约成本的需要,私人监狱的管教人员人数更少,而且训练周期更短,素质更低,薪水更少。管教队伍的缺失,让改善管理几乎无法实施。

  各种事件因而层出不穷。私人监狱有更多的走私夹带事件,特别是手机走私。监狱里严禁犯人私自使用通讯设备,因此犯人想方设法从外面走私手机。从2011年到2014年,私人监狱共抄没走私手机4849台,平均每年每万名犯人317.1台,而公立监狱仅抄没400台,平均每年每万人38.3台。

  其他的热门走私货物还有武器、香烟和毒品。从2011年到2014年,三者相加,私人监狱每月每万人抄没7.6次,公立监狱6.6次。

  私人监狱发生更多的各种事件,如犯人斗殴、袭击管教,起火,犯人自残、自杀等。从2011年到2014年,私人监狱发生犯人之间袭击事件每月每万人3.3次,公立监狱2.5次。

  在私人监狱,从2011年到2014年,平均每月有77.9起被发现的违法乱纪事件,包括私藏武器、毒品、纵火、斗殴等。公立监狱是64.7起。

  面对这种情况,私立监狱的管教们不得不更加频繁地使用紧急措施,比如将监狱封锁。

  在怀亚特看守所,囚犯经常拿着刀具斗殴,有人被强奸,有人自杀,有人吸毒吸坏了脑子。1个犯人喉部长出7厘米大的囊肿,申请了3个月才被允许就医。还有1个犯人因为延误治疗而丧命。

  在莫斯汉农山谷改造中心,由于管教不力,形成一种黑市经济。犯人们赌博、贩卖毒品,甚至有人卖淫。快出狱的人会被其他犯人雇人殴打。管理人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收受贿赂,而典狱长只关心利润。

  在这种环境中,犯人们的神经高度紧张,监狱内大规模暴动时有发生。

  2012年5月,亚当斯县管教中心,犯人们不满低劣的食物和医疗条件发动暴动,有250人参与,导致1名管教人员死亡,20多人受伤。

  2015年2月,维拉西县管教中心,犯人纵火导致大规模毁伤。

  这一系列事件,让有关部门决心改革。总督察在报告中下令各地私人监狱依法整改,而美国司法部则认为这还不够。

  2016年8月16日,时任司法部长萨利·耶茨(Sally Yates)发布备忘录,称司法部已经决定了,把国家专政机关交到私人手里是不合适的。政府打算逐步减少并最终停止使用私人监狱。

  

7.webp.jpg

  (美国司法部:《逐渐停止使用私人监狱》)

  大选期间,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呼吁停止使用私人监狱。

  但是川普上台了。

 

  04

  继续扩张

  2018年,地缘集团的业务在扩张。

  公司财报自豪地表示,与联邦监狱管理局签了新合同,有1517个床位的德州乔·科尔雷非法移民拘留中心(Joe Corley Processing Center)由公司掌握。加州、佛罗里达州、奥克拉荷马州、弗吉尼亚州等州的旧合同得到续签。

  一点都没有“逐步停止”的迹象。

  这是因为,川普政府上台后,立刻改弦更张。新政府就职仅1个月后,2017年2月23日,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宣布废除前任的指示。

  “(耶茨的)备忘录改变了长期以来的政策和做法,损害了监狱管理局满足未来联邦管教体系需求的能力。”

  马照跑、舞照跳,业务照旧。

  当天,《今日美国》发文称,政府态度大转变,私人监狱公司的公关游说活动功不可没。

  次日,《国家》(the Nation)杂志进一步揭露称,塞申斯的2位前任助理,大卫·斯图亚特(David Stewart)和莱恩·罗宾齐奥克斯(Ryan Robinchaux)离开政界后加入地缘集团,专门负责游说。

  2016年大选,地缘公司向支持川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立刻重组美国”(Rebuilding America Now)捐款22.5万美元。地缘公司和美国矫正集团分别捐了25万美元,用于川普的就职典礼。

  而给民主党的只有约20万美元。看来监狱公司明显更喜欢共和党。

  顺便一提,美国矫正公司的创始人、老板托马斯·比斯利(Thomas W. Beasley)本是共和党,曾担任共和党田纳西州主席。

  《国家》杂志叹到:“这种裙带资本主义,和决定谁输谁赢的方式,保守派数十年来一直号称想要阻止,不过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在川普治下的美国,说客选得好,成功来得早。”

  游说不是一时之功,贯穿了历届政府。不过2016年大选是一个节点,监狱公司在游说和政治活动上的花费显著提升。

  从结果上来看,效果确实很好。

  根据非政府组织公开秘密(OpenSecrets.org)统计,2018年中期选举期间,各私人监狱公司贡献给共和党近170万美元。这个水平是2014年中期选举的约4倍。

  在川普治下的美国,私人监狱的公司的利益还不止于此。川普上台后,由于大力度打击非法移民,和民主党闹得很不愉快,笔者杜佳有过分析。

  对非法移民的打击,给私人监狱公司打开新的财路。

  关押非法移民需要监狱,在公共基础设施预算不足、年久失修、一天一天烂下去的时代,私人监狱公司自然大干快上,帮领导纾困解难。

  2017年以前,地缘公司拥有2座非法移民拘留设施,跟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签署了合同。

  2017年4月,公司宣布在德州蒙哥马利县康罗市新建移民拘留设施。1年半后,2018年10月3日,蒙哥马利拘留中心(Montgomery Processing Center)宣告落成。根据公司2018年财报,这是拥有1000个床位的大型设施。在基建拖沓的美国,修建拘留设施只需要1年半,如有神助。

  2018年,公司决定继续扩张,佐治亚州福克斯顿和科罗拉多州奥罗拉的拘留中心扩大了规模。

  根据公司2018年财报,在美国的各执法部门里,移民执法局是最大的客户,给公司带来了20%的营业收入。

  而被拘留的非法移民的73%被关押在私人设施。

  有些人反对非法移民是因为主义,而有些人把这做成了生意。某些人美国梦碎了,某些人的美国梦成为现实。

  他们重组了美国。

 

  05

  “本来就是腐败”

  2019年6月21日,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媒介网(Medium.com)上发表署名博客,宣布新的竞选政策:禁止私人监狱。

  民主党终于想起来了他们3年前的承诺。

  沃伦指出,私人监狱企业游说集团用糖衣炮弹攻陷了华府。从2000年到2016年,私人监狱中入狱人数增速是总体入狱人数增速的5倍。而且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上下有多达4000家企业。

  “华府将数十亿美元交给私人企业,从不人道的拘禁和监禁政策中获利。有些家庭被毁掉了,华府却视而不见。”

  沃伦议员高呼:“我们要喊出这件事情本来的名字:腐败!”

  沃伦议员的建议掷地有声:“禁止私人监狱和拘留设施。”

  “美国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存在。”

  不得不说,沃伦女士的说法很有道理,但是问题的根源不在这里。联邦政府当初把监狱委托给私人,是因为犯罪人数增长太快,公立监狱无法承载。如今华府债台高筑,怕是更没有意愿,也没有预算来修建更多的监狱。

  私人监狱的存在,自有其内在逻辑。在“竞争中立”原则的指导下,美国政府越来越多地把公共服务私有化。

  笔者杜佳曾经分析川普政府2020财年预算案草案,发现川普想要“继续革命”,割掉电力部门仅剩的一点“国有经济”尾巴。私有化是既定国策,监狱系统岂能独善其身?

  何况皮耶鲁齐在《美国陷阱》中早已说穿,美国的司法体制本来就是一个“大公司”,司法部等政府部门带头冲锋陷阵,猎杀外国企业,为本国企业巨头服务。垄断资本主义的市场逻辑已经渗透入美国的方方面面,私人监狱不过是其中一个方面的表现罢了。

  而至于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会以身试法,就是社会治理层面的问题了,这个问题从福特和里根的时代,延续到川普的时代,没有丝毫的改观。

  私人监狱公司不过顺应历史,加上一点个人奋斗,赚取自己的一份利润而已。

  这就叫“体制问题”,沃伦女士又能改变得了什么?

 

  附录1

  

8.webp.jpg

  美国1980年到2016年联邦和州立监狱入狱人数。

  注:数据来自美国司法部统计局。笔者发现,同一年份的数据,在不同年份的材料中有细微差别,不过数量级不变,亦不影响趋势。

 

  附录2

  

9.webp.jpg

  根据司法统计局数据整理的2000年到2016年联邦和各州私立监狱变动情况。

  注:

  1. 某些州,如纽约州,自始至终没有使用过私立监狱,就没有出现在表格里。

  2. 华府2016年数据合并在联邦数据中。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一个被撕裂的社会
  2. 张志坤:《中国不是敌人》的公开信说明了什么
  3.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中共三位伟人个人总遗产大揭秘
  4. 吴铭:从陶鲁笳同志的书说起
  5. “伞”上有“伞”,内蒙古最大的黑社会组织被摧毁,官场再现塌方式腐败
  6. 孙锡良:戏里戏外
  7. 双石:共产党人的初心及其他
  8. 为了生活切子宫,资本主义对人类文明的“辉煌贡献”!
  9. 党员就该和人民一样自信坦然的高唱毛主席!
  10. 战争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1.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2.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3. 孙经先:围绕毛主席反对浮夸风一个批示的争论
  4. 把这个禽兽扔到红色垃圾桶里去!
  5. 血的教训:14年前那场外资对优质国企的嗜血大侵占,遗患至今!
  6. 美帝国主义取得了它立国以来的最大一次胜利
  7. 中国——一个被撕裂的社会
  8. 王振华,令人费解的“劳动模范”
  9. 张志坤:《中国不是敌人》的公开信说明了什么
  10. 胡新民:北大姚院长,您把这个核心问题搞错了!
  1. 大裤衩里有投降派——说说央视6临时改播电影《黄河绝恋》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员之子可以休矣
  3. 王大宾揪斗彭德怀始末
  4. 周恩来、博古、张闻天等为什么隐瞒“交权”的事实
  5. 如何反思发生在香港的这场暴乱?
  6. 报应不爽,原新京报社社长落马
  7. 木兰从军惨遭强奸:这就是“黄金时代”?
  8. 奇耻大辱源于重大失误:香港回归后竟从未进行“去殖民地化”处理!
  9. 王震将军秘书说:毛主席属于20世纪、21世纪、22世纪
  10. 望长城内外:邓小平有没有说过“跟着美国的国家都富了”?
  1.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中共三位伟人个人总遗产大揭秘
  2. 首款基于龙芯的国产域名服务器发布
  3.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4.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5. 穷人在日本都不配扔垃圾,很多人被逼得只能把垃圾屯家里
  6. 美帝国主义取得了它立国以来的最大一次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