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对7月7日希腊议会大选结果的声明

素侠云雪  译 · 2019-07-28 · 来源:惊雷Thunder
收藏( 评论() 字体: / /

  7月大选证实了政治钟摆向左波动已耗尽有一段时间了,我们现在正处在向右波动的时期。当前的向右波动会持续多久还不能确定。

  正如先前预期的那样,一个进攻性的新自由主义政府当选了。【1】这不是因为先前的左翼人民急剧转变成了右翼人民,而是因为右翼联合起来并获得了信心,同时吸收了一些短命党派或它们中的一部分(独立希腊人党、大河党及一些小型的社会民主党)。右翼能够巩固自己,主要归功于齐普拉斯的恶劣的管理,他全面贯彻了资本家与欧盟的议程,并暴力驳回了工人阶级与贫困阶层的期望。

  工人阶级与被压迫者中的很大一部分人选择弃权,其他重要部分仍旧陷在激进左翼联盟(SYRIZA)里,他们这样做不是出于任何热情和信念,只是畏惧即将到来的右翼政权的阶级本能。然而,这对激进左翼联盟来说还远远不够。尽管付出了高昂的费用,但激进左翼联盟政府还是由于极其悲惨的备望录政策及之前的其他政策而被推翻了,

  资产阶级力图稳定在2008—2012年受到严重影响的政治体制,并恢复资本主义的赢利能力。形成一个新的两极体制是非常便利的方案,这似乎可以基于选举而形成。全国当前的气氛就是,各部门和议会均在新民主党和激进左翼联盟间易手。然而,由于经济不稳定,未完成的政治生意和可能的劳工与社会斗争,危机期间积累的宝贵的斗争经验等,从长远来看,并没有什么手段能实现稳定。左翼依旧存在,且还很重要,不过无法吸引工人阶级群众,至少在选举层面是这样。不用否认,希腊共产党(KKE)的耐力正处在历史最低点。伐卢法基斯(Varoufakis)【2】表达了一些非常混乱、人格化和疲惫的东西。人民团结党(Popular Unity)则消失了。

  反资本主义与革命左翼的总得票率低于1%。【3】尽管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ANTARSYA)的成员很稳定,也出现在了众多地区和市政的选票中,但其表现不佳,仅仅用选举的紧迫困境远不能解释这点。“宗派主义”是一个简单的答案,但以团结的名义发表了很多讲话的组织,如人民团结党的表现更糟。反资本主义左翼在斗争中留下的影响无法靠选举来表达,这是个历史问题,但这还解释不了此次特殊的下滑。可以解释的是,其内部情况不佳,存在公开的严重的政治分歧,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内的特定部分坚持采用各种手段推行自己的政治计划(有多次未能争取到阵线内多数的“更宽泛的团结”计划)或推出自己的候选人。如果我们隐瞒重要情况,就会一无所获。但反资本主义左翼存在着,并将继续存在,且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及其继承者不会放弃任何人。前所未有的成就——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是唯一有着明确的反资本主义内容,在全国层面有影响和活动的反资本主义左翼力量,是不会被相对化和被遗忘的,它是未来的重要财富。

  然而,认为一切都很糟糕也不对。运动也获得了巨大收益,如金色黎明党没能再进入议会,而并不怎么重要的菲洛普洛斯(Velopoulos)【4】进入了议会。菲洛普洛斯是一个疯狂的右翼分子,但他没有一个纳粹党,没有冲锋队,也没有他们的组织与动员能力。金色黎明党的失败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自满,我们要勇于利用这一时机不断驱逐纳粹和极右翼。我们还能看到,在大选结束几天后,金色黎明之船正在下沉,鉴于对他们“审判”的结束,一只只老鼠纷纷出逃(扬尼斯·拉哥斯(Yannis Lagos)、潘纳伊俄蒂斯·伊利俄普洛斯(Panagiotis Iliopoulos)、伊俄尔戈斯·埃尔门尼斯(Giorgos Germenis)等)。

  对右翼的仇恨和恐惧是合理的。今天,要米佐塔基斯(Mitsotakis)政府持警惕和不容忍态度,该政府将成为下一阶段希腊资本家的主要战车。但激进左翼联盟不是任何一种替代选项,它只不过采用了与右翼相同的政策,并使新民主党工作起来更容易。

  处于反对党地位的激进左翼联盟会利用群众运动来获得选举胜利,同时它将成为米佐塔基斯政府的一个资产阶级反对派。应欢迎整个工人阶级和受压迫群体参与运动,无论对方是支持反资本主义左翼、希腊共产党还是激进左翼联盟,或是支持其他党派。然而,激进左翼联盟作为一个有着资产阶级领导人和政策的政党,不是我们共同斗争的一部分,它是敌对政治体系的一部分,因它试图将自己建成为替代当前政府的另一极。

  2008—2012年间社会斗争的燃料似乎已经燃尽,已无力再推动钟摆倒向左边。但这不是要我们被动接受现实。这只是告诉我们,是时候重新回到街头了。我们需要在具体的、我们自己的口号与优先事项下重新构建运动与反资本主义左翼,从对新形势的冷静分析开始,好好利用我们最近伟大斗争的经验(不能遗忘这些经验)。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第四国际希腊支部

  注释:

  【1】此次希腊议会大选中,持新自由主义立场的新民主党获得39.85%的选票和158个议席,超过了议会总席位数的一半。激进左翼联盟获得31.53%的选票的86个议席。——译注

  【2】法卢法基斯原为激进左翼联盟的议会议员,后脱离激进左翼联盟组建了“欧洲现实不服从运动”(MeRa25)。该党在此次希腊议会大选中获得3.44%的选票和9个议席。——译注

  【3】此次反资本主义与革命左翼的得票情况如下: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得票率为0.41%,共得23191票,较上次议会大选得票率下降一半;工人革命党得票率为0.04%,共1993票;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工人斗争的得票率为0.03%,共1675票,三个组织得票率共计0.48%。此外,还有比这些反资本主义左翼组织右的两个毛主义组织参加大选,其中希腊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得票率为0.14%,共7778票;希腊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党得票率为0.05%,共2791票;两党合计得票率共为0.19%。——译注

  【4】金色黎明党是希腊的法西斯政党,在此次大选中获得2.93%的选票,共计165709票,正好未达到3%的议会门槛。菲洛普洛斯为首的希腊希腊方案党为一个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在此次大选中得票率为3.7%,共计208805票,首次进入议会。——译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4.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8.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