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 | 纪念共产国际100周年的报告

I R N · 2019-11-07 · 来源:国际红色通讯2nd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背景资料】2019年6月,30个共产党在莫斯科召开了纪念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的国际会议,并通过了宣言《共产国际100周年和当前共产主义运动的任务》。宣言内容(含参会名单)见“阅读原文”。下面文章为会议主办方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的报告。

  共产国际的经验及当前的目标——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在纪念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国际会议上的报告

  亲爱的同志们!

  请允许我在这片发生了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土地上,代表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向你们的到来表示欢迎。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列宁倡议成立并发展了共产国际。

  今天,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共产主义政党的代表们,在我们这个会议上齐聚一堂。这里的每一个政党,都对伟大的马列主义革命学说保持着忠诚,他们仍然将马克思主义看作是科学,把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无产阶级性牢记于心。我们为纪念光荣的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相聚于此。而我们的任务并不局限于庆祝这个100周年纪念日,我们现在不仅要在反动的条件下庆祝这个日子。在大多数国家,我们一直都在抵御着帝国主义势力的进攻。正因为如此,我们的任务就是从前人的实践中汲取经验,并且要在当代的斗争环境下运用他们的经验。

  任意一门真正的科学都会具有国际主义这个基本特征,马克思主义也一样。可国际主义对于马克思主义来说不止于此,它还是实现共产主义目标的主要也不可或缺的条件和手段。这一点,早在我们的基础理论读本中就得到了明白确切的表达,即《共产党宣言》里的那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了第一国际——国际工人协会(1864-1876)。该组织号召工人们超越国别、团结一致,并在各个国家都建立了支部。第一国际的《成立宣言》和《共产党宣言》的精神保持了一致,它在组织工人阶级斗争和确定斗争目标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了对第一国际内存在的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斗争,因为这些思想试图将工人运动圈定在经济主义的范畴下,例如,将工人斗争局限于低层次的暂时的经济需求。这些思想还企图阻止工人的独立政治活动,把无政府主义的观念强加给工人,并让工人阶级远离本阶级独立的历史任务。

  第一国际在各国和国际层面都激发了工会行动,并赋予工会行动以政治性,这是第一国际不可磨灭的功绩。在分析巴黎公社经验的基础上,创建工人政党的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关于这种必要性的观念在第一国际时期得到了加强。

  随着工人运动进入全面发展的时期,在恩格斯的积极参与下,第二国际于1889年成立。随着工联主义、改良主义以及其他机会主义势力的节节败退,马克思主义逐渐成为工人运动中的主流思想。为了详尽阐述关于斗争目的和斗争方法的共识,所有的工人政党共同努力着。然而,第二国际代表大会上的决议对每个国家的政党并不具有强制性。由于没有成立任何统一的管理机构,也没有共同的纲领、章程或者共同的出版物,第二国际没有起到国际革命中心的作用。众所周知,第二国际的结局是悲惨的。

  为了反抗第二国际领导人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于1919年成立了第三国际,即共产国际。第二国际里所有的社会民主党,都在口头上表明他们是忠于国际主义的,他们甚至承认并签署了一些相关文书。然而,所有这一切都被证明不过是一些言词罢了。帝国主义战争甫一爆发,人们就发现,几乎所有这些党的领导人都加入了保卫他们“自己的祖国”、“自己的”资产阶级的行列。这场战争证明了,对于他们来讲,资产阶级国家主义高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他们国家的资产阶级的利益比国际工人运动的利益更为重要。从前的同志变成了令人愤恨的敌人。第二国际大多数领导人都投到帝国主义的敌对阵营里去了,其中某些人在那里还出任军事部长。(译者注:法国[自称的]社会主义者米勒兰于1912年至1913年、1914年至1915年两度任军事部长,为法帝国主义者瓜分世界效尽犬马之劳。)社会民主党领导人的叛变并不令人惊讶,正好相反,这正是他们的改良主义政治观点的结果,即在和平时期与资产阶级合作,在战争时期“保卫资产阶级的祖国”。改良主义产生了社会沙文主义。而由列宁领导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却是一个显著的例外。俄国杜马里的六位布尔什维克议员,全部遭到了关押并被流放到了西伯利亚。德国的斯巴达克同盟(成员有卡尔·李卜克内西、罗莎·卢森堡等)和保加利亚工人社会主义者的紧密派(Tesnyaki)中也有国际主义者。其余所有的老牌政党都被机会主义的强大浪潮冲垮了。

  第二国际诚然已经失败了,但我们应当从中汲取的第一个教训就是:在特定的形势下,民族主义的偏见可能比正确的理论观点更为强大。“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如果不同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紧密地联系起来,那只是一句空话或欺人之谈。”(列宁:《无产阶级革命的军事纲领》[一九一六年九月])时至今日,列宁的这一论断依然颠扑不破。

  当时只有一小部分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没有背叛工人阶级。他们中的少数一些人形成了齐美尔瓦尔德左派(left group of Zimmerwald)。尽管人数很少,但他们的论点是如此的令人信服,又是如此理所当然地为工人事业而无私斗争,以至于他们可以实现其主要目的,即为自己这边赢得无产阶级中最有觉悟的部分。觉悟的无产阶级可以在许多国家建立他们自己的共产主义的马列主义政党。此处又有一条论断:符合基本原理的政治是最恰当且最有效的,尽管可能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毫无疑问,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和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功,对全世界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当然,我们也很清楚国际工人群众的团结一致对革命胜利的巨大作用。这又是一项重要的经验: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在革命斗争时期是至关重要的。对于接下来的斗争来说,这一口号的重要性无疑会更大。

  随着共产国际的建立,共产主义者在工人运动中有了自己的阵营,他们在组织和意识形态领域都规定了明确的界限。同时,社会民主党人摇身一变,成了帝国主义实际上的帮凶。他们为帝国主义的稳固、改良、缓和、人道化而鞍前马后,为帝国主义疗伤,并在危机和阶级斗争加强的时期挽救帝国主义。

  共产国际的发展和巩固来之不易。在此期间,其内部发生过关于策略问题的激烈讨论;它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尽管如此,任何政治事件的主要评判标准就是成功与否。我们认为,共产国际的主要成就,便是在二战中为社会主义赢得了与法西斯主义的终极一战的胜利。正是为了攻击社会主义,世界帝国主义才孕育出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及其同盟的邪恶势力,它们很快被驱使着进攻苏联。希特勒所谓的法西斯同盟,脱胎于1936年签订的《反共产国际协定》。然而,正是东方战线上苏联人民的抵抗让法西斯大吃苦头。苏联人民及其工农红军为击败法西斯、赢得胜利做出了主要的贡献。同时,我们也充分认识到了法西斯占领区的抵抗组织和游击队对胜利起到的巨大作用。这些抵抗力量正是在共产国际的指导下活动的。共产国际的这些光辉史实是不容争辩的。

  这也是为什么,各国共产主义者的互相协作、行动上的团结一致,在当下是如此的至关重要。属于马列主义政党的共产主义者,很早以前便认识到了这种必要性。1997年,来自36个党的共产主义者签署了《十月革命80周年》宣言,宣言中阐述了:苏联社会主义失败后,为什么还要斗争,以及斗争的基本原理。自1998年起,我们每年都在团结网(Solidnet。译者注: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网站)框架下举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这一会议的最初倡导者是希腊共产党。不过,我们应当记住,从历史来看,这一会议中有着形形色色的政党,马克思主义者经常在会议上碰到那些歪曲马克思主义的人,与他们同处一室。这一会议的固定规则,时常会有助于机会主义者阻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组织加入团结网体系。当各种民粹主义、爱国主义和进步主义的组织加入团结网体系时,我们能看到一种趋势——这一体系没能正确地形成自己的共产主义核心,而且决定不了工作方向。我们迫切地感觉到,非常有必要加强共产主义的力量。之后,在十年前,许多共产主义政党签署了《伊斯坦布尔宣言》,宣告了有必要在我们的运动中创建共产主义的阵营,以此同机会主义的发展相对抗。从那时起,我们一直都在朝着立场上的进一步趋同稳步前进。

  基于《伊斯坦布尔宣言》创办的《国际共产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Communist Review)杂志(年刊),在我们立场日趋一致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十年来,《国际共产主义评论》的每年一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这些文章的内容是我们一致认可的那些主题。文章由编辑委员会的每个成员党还有他们的同盟党共同筹备。这些文章都要经过详尽周密的共同讨论,以便推动解决我们各国出现的某些理论和斗争的尖锐问题。由于一些党已经抛弃了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编辑委员会的构成并不固定。不过,有更多的党加入了我们,加入到我们创造性的理论工作中来了。毫无疑问,这一杂志站在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公认代言人的立场上,即为运动中正统的、革命的那一部分发声。

  2013年“欧洲共产党倡议”(European Communist Initiative)的建立,表明我们已经向建立共产主义阵营迈出了一大步,该倡议主要目的是研究欧洲的重要议题并加强他们协同行动的能力。这意味着,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行家里手的斗争,首先是反对欧洲左翼党(party of European Left)的斗争。“欧洲共产党倡议”目前有超过30个成员党,而且其中的氛围要左得多,也就是说,比团结网体系内的会议要更共产主义一些。“欧洲共产党倡议”通过的正式文献,已经成为了国际政治中一个公认的重要因素。毫无疑问,“欧洲共产党倡议”的影响力正在逐步增长。

  2017年,为纪念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100周年,40个共产主义政党参加了由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在列宁格勒主办的国际会议,并正式通过了《十月革命100周年共同宣言》。这标志着我们的运动在联合的方向上又迈出了新的一步。

  此外,我们党完成了关于共产国际创立及其活动的历史研究。我们的理论家、思想家、历史学家和政治评论家的队伍,细致入微地研究了这项工作的所有细节,并发表了一系列的理论分析文章。这些文章以科学的数据和档案材料为基础,彻底地分析了共产国际的全部历史。这些研究的主要目的,不仅是揭示新的历史事实和细节,而且还有对具体历史环境下的特定决定进行分析,阐明到底为何在那时做出了这些决定,以及这些决定在当前形势下有多大意义。我党的网站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发布这些文章。就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这一主题,我们已经发表了15篇文章,还有更多文章正在撰写中。

  我们应当提到的是,共产国际从来没有教条地行动。各国各党的杰出思想家能位列共产国际领导层,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共产国际代表大会和执行委员会详细制定的战略是十分灵活的,因为它们严格遵守了逻辑和历史的规律。这些战略只会根据形势的改变而改变。我们的前辈们也始终遵循着马列主义科学的基本原理。这并不是说共产国际从始至终都采用了最佳的合理选择并毫无过错。它可能犯过错误。但是如果说有什么错误,那也是斗争方式中的错误。这些错误是党和人民在极其困难的环境下,沿着从未有人走过的路前行时犯下的,既没有抛弃马克思主义科学,也没有披着马克思主义现代化的外衣行变节之实——这是所有机会主义分子的惯用招数。

  我们各党在评价共产国际的许多决定时存在分歧。我们认为,最尖锐的问题集中于下列问题:二战前和二战中建立反法西斯民族阵线(Antifascist National Fronts)的战略;共产国际的自行解散的问题——诚然,这在当时得到了共产国际所有成员党的一致同意;法西斯覆灭后的和平共处的战略和策略。我党全面地研究了这些问题,并已准备好分享我们关于这些决策原因的观点(相应的独立报告将交到各位同志的手上)。我们可以争论,而且争论会更有益一些。然而,这些分歧不应给主要的问题投上阴影——共产国际的工作,其目的是在实践中实现“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战略口号。

  我党认为,在研究共产国际的历史经验的时候,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毫无争议的共同成就,应该被我们付诸实践。

  诚然,将当前形势与历史上的形势相对比,是唯一合乎逻辑的做法。相比之下,我们所处的形势在许多方面都与第二国际破产的那个时期类似——机会主义最为猛烈的浪潮席卷吞没了共产主义左翼运动。不仅如此,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曾是随着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而自然产生的一种内生的、可理解的谬论;然而,当代的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已经成为资产阶级控制的、组织完备的武器。机会主义、修正主义政治的集中表现就是欧洲左翼党。这个修正主义者的意识形态和组织中心建立在欧盟的金钱资助之上,遵从欧盟的规则并帮助加强欧盟的帝国主义。

  基于对这些形势的比较,我们理所当然地只能着眼于列宁创建共产国际的经验,并一起思考如何对这些机会主义和背叛行为做出我们的回应。

  我们认为,有必要回忆起并重视《加入共产国际的条件》(《二十一条》)等纲领性文件中的详细阐述。在共产国际创立之初,列宁便着手起草这些加入条件。随后,这些条件得到了全面的讨论和完善,1920年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形成并采用了这一最终版本。《二十一条》是与机会主义实行毅然决裂的工具。某种程度上说,它起到了宪章的作用,其目的不仅仅是限制参与者的数量,更主要的是为一些党树立一个标杆,这些党正在力争提高自己的水平,努力成为最革命的党,想为革命斗争做好最充分的准备。对整个共产主义运动来说,《二十一条》仍然是灯塔,是北极星。当代的共产主义者应当学习《二十一条》,并努力使自己的行动与其相一致。对当代共产主义者来说,这是又一个经验。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告诉同志们,在我们看来,我们还没有达到共产国际所设定的列宁主义政党的那种高度。这就是为何我们还没准备好要提出,许多优秀却耐不住性子的同志们所渴望提出的那个提议——立刻统一在一个新的共产国际下。1919年,共产国际作为联合的世界范围的共产党被建立起来,旨在准备并进行世界革命。如今,或许有人会略带讥讽地看待这些计划,然而我们的先辈们确实有理由以这种方式来思考这个问题。

  这不是做白日梦,而是由最顽强、最无私的斗争支撑起来的梦想。这些斗争包括:欧洲革命运动的兴起,1918年芬兰工人起义的尝试,1918年至1923年德国的事件,1919年的匈牙利革命以及全世界范围内的工人行动,他们在14国帝国主义干涉俄国内战时期的罢工、示威以及对军火运输的抵制。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大多数党的主要任务是:与群众建立联系,与我们的阶级相结合,发展工人运动,从而在意识形态和政治方面加强我们自己队伍的力量。

  我们认为,我们还没有达成《伊斯坦布尔宣言》中所明确规定的那些目标。我们的合作活动还不够充分。我们在国际会议上,尤其是在团结网系统年度会议上的报告,还没有恰当地互相联系起来。我们通常只能在很少一些会议(译者注:指一年一度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之外的其他会议)上,来讨论最重要的国际问题以及共产主义政治的问题。机会主义正在加强自己并步步紧逼,然而我们却一直处于被动防御的状态。

  这便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讲,早该来讨论:在这个阶段,下一步应当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我们行动的团结一致,并保证运动朝着组织起来的、联合的方向发展,直到能够创建新的共产国际,无论这个未来可能有多么遥远。我们很清楚这条道路上等待着我们的千辛万苦。然而,共产主义者什么时候惧怕过困难?

  同样,这也是为什么,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发起了此次国际会议——参会的各党彼此十分接近,而且实际上代表了正在兴起的共产主义阵营。这次会议的确是为了纪念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我们应当分析前人的经验,阐明他们活动中存在的具体的困难问题,并从共产国际的所有原理、决议、策略和战略中汲取相应的教训。

  我们希望,在会议上少一些仪式性的发言,少一些对共产国际的赞词。我们想要把关注点不仅放在历史层面上,而且更多地要放在实现主要目标上——基于共产国际的经验,我们应当对我们当下到未来的运动,对旨在加强和巩固共产主义阵营这样的重要事项展开讨论。我们应当如何一起转变到实践行动上去?

  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认为,在进一步发展合作形式时,应当专注于下列最重要方向上的实践:

  -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是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的不可或缺、责无旁贷的一部分。我们应当在理论领域坚持进行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在一切可能的国际研讨会上进行这种分析。

  -工人运动和工会斗争的组织,不仅应当成为联合我们的工具,而且应当成为加强我们各党力量、并在每个国家工人群众中扩展我们影响力的手段。

  -对于一些复杂且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事物,例如××的社会主义建设以及21世纪社会主义的玻利瓦尔模式,我们迫切需要对它们进行共同分析和详细阐述,并形成正确的共同评估。

  (译者注:此次会议由30个党签署的宣言称,上述事物的“共同特点是——都违背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理论的基本原则”。)

  -我们各党在加强自己在本国的地位的过程中,必须持续保持联系和互相帮助。这是我们为加强共产主义阵营所必需的义务。

  布尔什维克及其创建的共产国际的活动中,体现着马列主义的不朽原理。让我们学习、牢记和践行这些原理吧。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万岁!

  打倒资产阶级专政!

  反对一切机会主义的战斗万岁!

  革命不应受到任何限制!

  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万岁!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来源: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网站

  https://inter.rkrp.ru/articles/lessons-of-comintern-and-contemporary-goals-report-of-rcwp-at-international-conference-comintern-100/#more-696

  翻译:湘江水

  校对:Mud Cake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