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拉美普埃布拉集团:民主、一体化与新的战略问题

魏文编译 · 2019-11-29 · 来源:环球视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作者:鲁本·阿门达里斯 魏 文编译

  进步的普埃布拉(墨西哥重要城市名)集团成员国这个周末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第二次会议,要求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不同的一体化机构汇合在一起,如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南方共同市场、南美洲国家联盟、太平洋联盟、加勒比共同体等,以便巩固地区的团结。

  虽然一些前总统(哥伦比亚的埃内斯托·桑佩尔、巴拉圭的费尔南多·卢戈、巴西的迪尔玛·罗夫、巴拿马的马丁·托里霍斯)参加了会议,但突出是未来的阿根廷总统阿尔伯托·费尔南斯和他的一些合作者以及他的内阁可能的成员出席了会议。

  费尔南德斯在他简短的演说中确定普埃布拉集团存在于思想的一致性和个人的和政治的关系的结合。在一个突出的地方强调与墨西哥的关系,他谈到“法律战”。他说,“在巴西的司法中发生的事情与在阿根廷或在厄瓜多尔发生的事情没有很大的差别,将副总统豪尔赫·格拉斯送进监狱”。

  费尔南德斯再次强调民主的价值作为出发点。“我们在这里的人们是民主的子孙;我们尊重别人的思想;这样我们将建设平等的社会”。他指出智利是自己的问题,强调与巴西的关系的重要性。“由于卢拉的自由,在巴西吹另外的风。巴西与阿根廷之间的团结是不可拆散的,是南美洲团结的轴心,两国占南美洲产品的70%。”

  民主,“法律战”,性别和移民

  普埃布拉集团在它的最后声明中指出,它的目标是建设一个堡垒,以便继续 交流公共政策成功的经验,巩固民主,保卫主权和安全,推动地区内的贸易,保护环境和权利的平等,将妇女包容在权力的空间。

  这个进步的集团紧急号召国际社会拒绝司法权力与媒体的联接,在本地区的许多国家继续专专横地迫害进步的领导人以便阻止他们的政治计划。

  同时这个集团祝贺选举墨西哥从2020年起成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的轮值主席,表示相信这对重新推动地区的一体化具有的意义。集团讨论了本地区新的战略问题,号召世界的进步力量准备对现在全球公民的要求做出回答。指出“我们应当考虑移民作为一项人权的观念。进步主义应当建议从移民作为一个安全的问题走向将移民作为一项团结的原则”。

  集团同时承认和祝贺在本大陆女权主义运动“不可阴止的进展”,急迫需要建设男女之间平等的空间,以便发展他们的潜力,推动接近权利、机会和权力空间的平等。

  普埃布拉集团祝贺巴西前总统卢拉·达席尔瓦,他是一种粗暴的与某些霸权主义的通信媒体同谋进行的司法安排的受害者。文件指出,“我们相信正义将占上风,将表明他是无辜的”,文件强调卢拉在这个进程中面对的尊严。文件补充说,“我们高兴地看到一个他这样有才能的领导人回归政治行动”。

  玻利维亚

  星期日上午普埃布拉集团已经支持由玻利维亚总统采取的召集新的选举的机构的回答,组成一个新的选举机构,谴责物质暴力所有的事实、侵犯和恐吓作为政治压力的方式。

  普埃布拉集团要求“直到由玻利维亚人民在以完全尊重宪法的基础上在新的选举进程中选出新的执政者上任之前,公众承诺尊重合法地建设的所有当局正在实施的任职”。号召尊重宪法的秩序和玻利维亚民主所有的表现;表示声援埃沃·莫拉莱斯总统、他的副总统阿尔瓦罗·加西亚·里内拉,依靠他们的民主的与和平的人民,号召不同的国际机构支持玻利维亚的民主与和平。

  同时号召所有的政治角色履行他们的责任,以便保障和平和尊重宪法秩序,以便这样面对制造不稳定和用暴力影响宪法生活和共处的号召,保障民主的继续。“和平是一种应当保持的价值,超越任何时机的政治利益”。

  哥伦比亚,古巴,智利,厄瓜多尔,海地和委内瑞拉

  进步的运动重申它没有限制地支持哥伦比亚的和平协议,强调需要完整的实施所有的旨在解除武装和让起义者重新加入公民的政治生活的所有规定,比如清除在土地、替代作物和深化民主等领域造成冲突的原因,在这些方面没有取得重要的进展。

  普埃布拉集团还表示它关注哥伦比亚从2016年11月签署和平协议以来被 杀害的600多名社会领导人和600名重新加入公民社会的前游击队员,认为这严重违反人权,威胁和平的进程。

  普埃布拉集团再次谴责美国针对古巴长期的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这已经59年了,感到遗憾的是巴西是唯一没有谴责美国封锁的三个政府中的一个,以及哥伦比亚政府的弃权,改变了它的立场,这样打破了拉丁美洲长期谴责对一个兄弟国家的封锁的传统。

  另一方面,普埃布拉集团批准它对智利人民合法要求的支持,抗议面对的不平等和不公正,谴责警察部队对社会动员的暴力镇压和违反人权。同时要求当局听取智利人民主要的要求,他们渴望一种新的发展模式,促进一部以民主地参与的方式建设的宪法。

  普埃布拉集团指出它准备派一个代表团到厄瓜多尔,以便开始一场与政府的对话,同时表示它担心对反对派的领导人的政治和司法迫害。同时要求对已经发生的严重违反人权进行调查,要求释放那些被监禁或被收容的人。

  这个进步集团要求关注海地的严重形势。自从两个多月以前那里已经发生大规模抗议,它是一个在经济、社会和政治上受到破坏的国家。文件揭露国际的媒体和政策没有关注这场冲突可能的出路已经停滞,要求海地当局推动必要的谈判以便解决这场已经具有人道主义危机规模的严重冲突。

  普埃布拉集团指出,推动拉丁美洲与委内瑞拉一场有效的对话,寻求和平和民主地解决这个国家经历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拒绝引用泛美互助条约,再次要求各国人民自决的合法权利,我们谴责单方面强加制裁。

  这个集团的成员同意组建奥雷利奥·加西亚框架中心,作为一个思考和制定普埃布拉集团公共政策进步的建议的空间。声明指出,“从这个空间我们将推动我们的伟大祖国和主权的梦想,表现为对一个新的发展模式前进的挑战提供具体的建议”。

  出席普埃布拉集团第二次会议的人承诺作为辩论的空间、制定和政治协调的空间,将“接近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这不取决于意识形态的立场和他们轮值的政府的政治色调。我们对我们的民主和我们的机构有一个历史的债务”。

  该集团的最后文件指出,对于普埃布拉集团这是一种战略上的优先事项。集团寻求成为一个对话的工具,以便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建设一条自己的共处、可持续发展、合作和一体化的道路。宣布集团的第三次会议将于今后六个月内在哥伦比亚召开。(作者鲁本·阿门达里斯是记者和政治学家,与拉丁美洲战略分析中心合作)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11月15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在拉丁美洲进步主义在上升吗?

  亚德里安·索特罗V. 魏文编译

  在墨西哥、阿根廷、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地区选举)、乌拉圭--尽管在那里广泛阵线不能避免走向选举的第二轮投票,11月24日这个国家的右派很有可能获胜,抢走广泛阵线的政府--已经记录设想的左派或中-左派的力量和联合在选举中的胜利,加上在像萨尔瓦多这样的国家(右派企业家纳伊布·布克莱政府根据特朗普的命令刚赶走委内瑞拉的外交官)右派的总统权力的到来,以这种方式站到华盛顿部署的反对进步主义和所有反对它的帝国主义统治战略的政策一边。

  在政府是明显的新自由主义的和亲美国的国家如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智利和海地,反对由美国强加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谋杀政策的民众的运动和力量出现了重要的和有意义的上升,在此美国与其他的帝国主义国家如法国和德国勾结。在巴西存一个几乎是法西斯主义的右派政府似乎只是表现出社会的不满,劳工党和其他接近它的组织的力量的动员非常集中在卢拉(前总统)的形象上和释放赦免他的诉讼案子上,一年半以前由于右派和司法权力的人员特别是前法官塞尔希奥·莫罗(后被总统波索纳罗任命为司法和公共安全部长)制造的“罪行”,卢拉被关进监狱。

  但是由于没有确定斗争是否是反对新自由主义(如同在厄瓜多尔和智利提出的那样)或是反对资本主义,存在许多混乱:许多人认为在全球的现实中这是两种不同的现实和观念,也就是说经济的、政治的、社会的、劳工的、文化的和环境的现实,两种现实相协调,只有后者决定前者是例外:换句话说新自由主义是历史的资本主义的阶段或现在的阶段,如同在过去发展主义与凯恩斯主义一样,它们的措施是建立在大规模生产的福特主义--泰勒主义基础上的结构性的措施。这个已经耗尽,走入危机,至少在上个世纪的70年代中期。在80年代所谓的新自由主义是美国和英国的帝国主义政府强加于人的,在统治者和国际上右派的力量控制下,所有的一切都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推动。

  在拉丁美洲这项谋杀的政策靠血与火强加于人,在智利依靠武装部队和镇压,通过皮诺切特将军反对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宪法政府的军事政变。在独裁形式上退出以后,由后续的“民主的”政府的保护和推动直到现在,用血与火反对智利人民。新自由主义的总统塞瓦斯蒂安·皮涅罗保持,他已经宣布戒严(温和派和右派称为“紧急状态”)以便扑灭劳动人民反叛和起义的动员,他们要求皮涅拉政权举行一次制宪大会和总统辞职。

  一般说来,分析人士将在选举争夺中出现的轮值的政府看作是进步主义的,在宪法的框架内它们是合法的。这就是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的情况,以及最近阿根廷的情况。厄瓜多尔是一个例外,现在的政府是由“国家联盟”推动的民主选举中产生的,但是一旦在它的总统莱宁·莫雷诺就任总统后,撕下了“进步主义者”的面具,露出右派分子的面目,他忠实履行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指令,决定实施反对人民和劳动者的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将党内他的同事关进监狱,现在被认为是反对派和他最可怕的敌人。从前总统拉法埃尔·科雷亚开始,已经积累了29起刑事案件,科雷亚现在瑞士,被指控犯下莫雷诺政府制造的多种“罪行”;副总统豪尔赫·格拉斯也因制造的犯下所谓的“罪行”被关进监狱;厄瓜多尔的前外长里卡多·帕蒂尼奥以难民的身份现待在墨西哥。

  正是这些相结合的行动特别是实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方案引起民众很大的不满和社会爆炸,以聚集在厄瓜多尔印第安民族联合会的印第安人运动为首,反对883号法令,它也被称为“经济一揽子措施”。从2019年10月3日至13日在全国开展动员和斗争日,导致政府宣布戒严和镇压,直到面对越来越多的民众的动员政府撤消了这个法令。

  因此,在提出对新自由主义的模式以某种方式可选择的政府的计划的选举胜利与接受民众的支持以便将这些计划付诸实施之间有密切的联系。

  从前面的情况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没有民众长期的支持和动员,进步主义就是一个空蛋壳,为右派保存权力提供所有的机会,或者说夺取权力,如同已经发生的情况那样。这部分是2015年委内瑞拉国民大会的情况,或是在阿根廷当企业家毛里西奥·马克里以微弱的多数在选举中获胜的时候。

  但是即使胜利在手和有具体的政治实践,这类政府没有明确或清楚地提出改变资本主义的结构,也就是说改变土地和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权;没有改变资本剥削劳动的法律和劳工的机构。显然保持这些甚至是违反居民的意愿的。代替它的是阶级的合作主义和选择与反对派力量对话放在优先的地位,而这些反对派的罪行一般处于赦免状态。

  我们可以说这类政府与关于新自由主义的政治实践的差别有三个因素。首先是一项更加进步的有效的对外政策—如同墨西哥的情况所表明的那样,在洛佩斯·奥布拉多尔选举获胜之后,重新确定了不干涉其他国家的事务的对外政策,而过去的革命制度党和民主行动党的政府完全站在美国的对外政策和所谓的利马集团一边反对委内瑞拉;其次,向居民和最脆弱的阶层提供帮助,恢复被新自由主义取消的社会权利。加强推动一种更有水平的地区一体化的政治意愿,同时巩固国家之间的交流,面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主要是美国帝国主义重新支持国家的主权。

  但是问题是那些推动宪法改革的国家和政府,比如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的情况,没有做到或不能做到触动资本主义的结构,特别是依附的和欠发的资本主义结构,也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国家的本质,仍保持作为一个新自由主义的单位,重复产生统治阶级和反动的精英们(文人的、军人的和舒适的中产阶级)的利益和特权,在拉丁美洲为支持右派和极端右派反对起义的力量服务,一般来说屈从于帝国主义的利益和地缘政治。

  虽然这些政府在进步的时期具有一种人民的性质,这不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不论是否是新自由主义的),那是一部长期进行战争反对民众和劳动者的利益的机器(比如军队、准军事人员、监狱或司法权力的作用),尽管在例外的时机,面对阶级斗争和不平等承担一定的自主权。政府和国家之间的这些差别在卢拉时期的巴西,在基什内尔时期的阿根廷,在埃沃·莫拉莱斯时期的玻利维亚,甚至在委内瑞拉都看得很清楚,在这里资本主义的国家机器高于进步的政府本身。

  进步主义与新自由主义之间的切换将不会解决资本主义的深层矛盾,尽管 进步主义面对深层的结构性危机会有某种恢复,如在智利、厄瓜多尔、巴西、海地和其他国家如巴拿马社会面对这种情况,在巴拿马已经出现学生反对政府的抗议活动。需要在民众和社会斗争的压力推动下,进步的集团使其政策和它们的社会-经济的构成和它们的生产方式向一种真正的结构性变革前进的政策和进程激进化,不仅是打击失业、贫困和不平等,而是同时向超越资本主义前进以便能够在更好的条件下打击欠发达、落后和依附。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11月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不忘初心是个什么样子?
  2.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3. “演员”刘强东
  4. 老田 | 党国余孽在香江(之二):从领导权视角回顾港独港闹群体的策略选择问题
  5. 望长城内外:评“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
  6. 克扣补助1.74亿,伸向穷苦孩子碗中的黑手何其多!
  7. 对中央政府没有插手香港事务的解读
  8. 李嘉诚2019:道貌岸然地与香港拜拜
  9. 李华亭:如何应对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10. 毛岸英蛋炒饭,列宁是蘑菇,美国颜色革命套路!
  1.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2. “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重要吗?
  3. ​毛岸英,怎一个冤字了得?!
  4. 赴港公知陈秋实信了方舟子的鬼话,把自己烧得皮开肉绽···
  5. 毛主席谈流沙河为何美化抓壮丁
  6. 关于“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一些评论
  7. 流沙河先生走早了,还没拿到诺贝尔奖呢
  8. 这样的“战绩”是否要少宣传点
  9. 叶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10. 不忘初心是个什么样子?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3.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4. 三天了 ,香港果然还是静悄悄
  5.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6. 曹征路:从突破边界到改变颜色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9.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10.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1. 激动!毛岸英巨幅画卷来了,罕见照片曝光,祭奠烈士牺牲69周年~
  2. 赴港公知陈秋实信了方舟子的鬼话,把自己烧得皮开肉绽···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是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5. 那些牺牲在白公馆渣泽洞的孩子烈士
  6. 这样的“战绩”是否要少宣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