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拉媒:美洲国家组织已沦为美国帝国干涉拉美国家的“殖民部”

魏文编译 · 2019-11-29 · 来源:环球视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作者: 希梅纳·龙卡尔·瓦托内 魏文编译

  美国帝国的政策特点是掠夺和殖民的侵略,制造国家和分裂它们,从帝国最高级别的决定领导它们的政策和行动,依靠它不同的机构—它的目标的附属品—通过实施制造不稳定的计划和项目用整个逻辑反对这些国家的地缘战略的利益。

  由于波哥大(哥伦比亚首都)协议的签署,1948年美洲国家组织诞生,目的是保卫本地区的利益和团结,但是在这个机构的历程中正在逐渐成为美国新殖民主义政策的担保者。冷战以后美国企图,通过设定规则和单极的行动恢复一个唯一的世界秩序。支持独裁和反动的运动,以便打败与它和意识形态相反的政府,这是从经济问题、使用武力直到血腥的军事行动设计的—说服的行动或预防的行动—这是帝国主义控制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组成部分,是由“专门技术”的世界和“美国式的生活”的愿望“播种”的。

  美洲国家组织作为一个政治工具加强了美国的单极时代,为五角大楼干涉、强加、打败、侵略和制裁那些与“美国的自由观念”不相容的国家,使它对世界的视角均匀化。虽然“美洲国家组织的宪章正式将不干涉、法律的公正和和平解决国家间的争端的原则神化……以便为对话和和平解决国内冲突保障机制的框架,发展西半球安全的机制以便保持地区的稳定与和平”。

  这些骗人的论据被用来确定美国政策和依附的国家的经济的优先事项,巩固在西半球权力的战略的非法性,淹没所有社会的事务,在这里美洲国家组织将赌注下在获胜者身上,不仅具备经济援助的条件,而且制约任何类型的协议和谈判,它支配的法律不是为了地区的共同利益,而是为了适合于资本主义再生产的地缘政治和军事的力量。

  重要的是强调虽然华盛顿制定美洲国家组织做事和行动的图表以便汇集必要的支持和投票以确保它的大陆政策,由于与每个国家国内权力的集团—寡头或本地隶属的资产阶级--的联盟的巩固,这是可能做到的,对一个屈从的国家确定政策。

  在这个美洲国家组织的丛林中,1962年决定开除要求主权和政治独立的古巴。泛美体系“指控”古巴是“共产主义的”,认为它是本大陆的一个“威胁”。从那时起将最残暴的经济封锁强加给古巴。此外,美洲国家组织的理事会要求成员国与古巴断交,明显地公然违反不干涉的原则,这是“双重道德”,缺乏确定建立该组织一致性的原则。“美国在本地区的霸权确定用反共的语言在美洲国家组织保卫民主”。

  美洲国家组织在它的发展中明显的作用是服务于美国,成为它的同谋。1964年通过反对约翰·古拉特总统的军事政变,单极势力使巴西脱离拉丁美洲,目的是使巴西的资源与工业与美国的军事工业复合体相连接。1965年在多米尼加共和国做同样的事情,决定让这个国家“远离共产主义的危险”,打断当时民主选举的胡安·博什总统的任职,美洲国家组织派去由美国海军陆战队组成的“泛美和平部队”。在这种违反国际法的过程中1973年破坏了智利的进程,推翻了萨尔瓦多·阿连德总统,那次政变也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

  1982年美洲国家组织对阿根廷和英国之间(马尔维纳斯群岛)的战争保持沉默。对1983年美国入侵格林纳达同样保持沉默。1989年美国实施“正义事业行动”,为入侵巴拿马进行辩解,在这个中美洲国家造成死亡和破坏。2002年美洲国家组织支持在委内瑞拉可耻的失败的政变,政变是由美国政府实施的,美国企图对这个国家制造不稳定,威胁和封锁它。

  不能忘记2004年美洲国家组织的“犹豫不决”(从那时起海地被军事占领),当时美国策划反对当选总统阿里斯蒂德的政变,美国大使詹姆斯·B.弗雷的理由是总统已经“自愿辞职”。2006年美洲国家组织强调所谓“稳定代表团”的干涉,在这个国家该代表团被揭露违反人权。在这个新殖民主义的部署中,2010年海地地震时的理由是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创造条件以便重新占领加勒比的“钥匙”海地,在那里建立南方司令部的总部。美洲国家组织以同样的方式没有谴责美国在哥伦比亚建立军事基地。2008年美国恢复第四舰队和保持它在加勒比流域的军事基地的体系。

  美国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建立了自己的军事网络:巴拿马、波多黎各、哥伦比亚、秘鲁、海地和洪都拉斯,这只是某些国家,它在中美洲和加勒比的战略地区建立大量军事基地,设计一种帝国违反常情的地缘政治,美洲国家组织对此没有谴责。

  在最近十年,2009年在洪都拉斯发生反对曼努埃尔·塞拉亚宪法总统的政变,那是由美国使馆在帕尔梅罗拉基地策动的,对民主造成可怕的后果。今天仍使这个国家保持暴力和社会解体,由于私有化和和失去最基本的权利如尊重生命本身的权利,近60%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状态 。

  帝国的权力依靠一种新的战略,得到美洲国家组织的赞许,在拉美国家的议会强制做出立法的决定:在巴拉圭对费尔南多·卢戈总统实施议会--司法的政变,罢免他和对他进行政治审判。2016年巴西众议院通过反对迪尔玛·罗塞夫总统的政治审判,此外迫害前总统卢拉·达席尔瓦,将他关进监狱。

  据揭露美洲国家组织一方面在政治强制和镇压不符合单边主义的经济政策的空间推动和实施美国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价值和意识形态,另一方面成为美国在本地区干涉内部事务的合法的论坛。

  美洲国家组织已经集中它的行动,从一个政治领域在两个特别区域的行动:保卫民主和主权,作为泛美关系体系基本的方面,根据不干涉和自决的原则。在这两个区域根据资本主义扩张的战略从北方提出阴谋诡计破坏拉美国家取得的进展。

  从美国国务院的视角强加的民主符合于对这个国家的利益起作用的思维,因为保卫民主和主权是站在保卫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它的“对外 援助的政策”一边的,这个国家的利益包括世界的领土,在大陆政策的制定中符合它的攻势,殖民国家的政策符合它的政策,在那里民主被理解为一个选择统治者的工具,这些统治者应当根据华盛顿制定的准则管理政治制度。

  于是很清楚,美洲国家组织从来没有代表本地区,在美国政府的走狗路易斯·阿尔马格罗(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的领导下,这个组织表明它对美国在地区的利益的屈从和不公正,符合它的新殖民主义的才能,符合帝国对民主、自由、主权和人权的解释。

  美洲国家组织面对莱宁·莫雷诺(厄瓜多尔总统)对民众阶层和以厄瓜多尔印第安民族联合会为首的印第安人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新自由主义措施,要求厄瓜多尔政府取消提高燃料价格的883号法令的示威进行暴力镇压保持一种“中立”的立场。

  智利的马普切人、学生和妇女正在要求对智利的经济模式进行深刻的变革 ,他们厌倦严重的不平等、缺乏就业和机会,在智利养老金、医疗和教育被私有化,社会的大多数没有机会得到。右派分子塞瓦斯蒂安·皮涅罗(智利总统)甚至没有受到美洲国家组织的质疑,秘书长阿尔马格罗保持在警察仇恨所犯的恐怖行动的范围之外,警察已经让200多名30岁以下青少年失明,揭露拷打和对妇女的性滥用被无视。在这个国家1%的居民拥有30%的财富,50%最贫穷的居民只占财富的2.1%。

  美洲国家组织的使命是遵从在华盛顿轮值的政府的干涉政策的利益,针对 埃沃·莫拉莱斯总统的政变再一次证实强迫他辞去总统职务的人是谁(莫拉莱斯本人在政变发生15天以前就揭露了政变的阴谋),甚至在10月20日进行选举很久以前就部署了一场媒体关于选举舞弊的运动。美洲国家组织与极端右派的法西斯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寡头、教会、军人相勾结提出它的“建议”,无疑美国搞阴谋反对一个人民投票选举的政府,莫拉莱斯总统的任期2020年1月结束,美国以这种方式不承认选举和民主的价值。

  布恩罗斯特罗说,“尽管没有选举舞弊的证据,埃沃·莫拉莱斯根据自己的意愿接受召集新的选举,回应某些合法的质疑和许多人策划的抗议。美洲国家组织没有任何承认的行动,尽管这项措施在一开始就是他们试图要做的事情”。

  在莫拉莱斯总统辞职三天以后,美洲国家组织虚伪和厚颜无耻地支持在一个不到法定人数的国会自我宣布的“总统”(参议院第二副议长阿涅斯)篡夺权力,当然她立即得到唐纳德·特朗普的承认,特朗普“祝贺武装部队的行动和保持民主”,这在玻利维亚和本地区显然是民主建设一个巨大的倒退。美洲国家组织阴沉的沉默受到墨西哥政府的质疑,面对这个事实阿尔马格罗要求一个“宪法的”出路将政变的非法制化合法化。

  自我宣布就任总统的雅尼娜·阿涅斯是反对派民主团结联盟的成员,她建立了一个事实上的政府,充满政治仇恨,目标是破坏与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联系的一切,好像这样做能够将它取得的重要成果和莫拉莱斯政府的进展从人民的记忆中抹去一样,而这些是国际社会承认的。阿涅斯将致命的子弹和近距离的射击合法化,以便保持“秩序”,通过4078呈法令免除武装部队的刑事责任,无情地瞄准和镇压印第安人民,他们是玻利维亚多民族国家社会和文化的大多数 。泛美人权委员会已经指出,在篡夺总统权力以后在事实上的政府的六天里已经造成23人死亡,715人被打伤,此外开始抓捕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所有领导人,本国的和国际的媒体正在揭露现在的政府违反人权。法西斯主义的政府不需要它残暴的独裁的证词,美洲国家组织保持一种阴沉的沉默。

  另一方面尊重分歧不是她所代表的法西斯主义的极端右派的“民主的”原则,相反种族主义和蔑视、歧视印第安人盛行,为镇压辩护,理由是“抓捕坚持仇恨和暴力的犯罪分子”,但是最严重的事情是通过剪辑证据以便“算账”。这是一场布什风格的“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我们不要忘记玻利维亚是一个有丰富锂矿、石油和天然气的国家,在拉丁美洲具有一种地缘战略的位置。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是在谈“一场大男子的斗争”,也不是谈重建民主,我们说的是一场已经建立残暴的独裁的政变。直到现在美洲国家组织和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都没有能够表明玻利维亚10月20日的选举“所谓不正常”的有力证据,相反这种恶意的评估正在受到机构的质疑,比如受到经济和政治研究中心的质疑。直到现在美洲国家组织和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都没有表态反对这个安第斯国家经历的镇压和屠杀。我很清楚,独裁不用年限来测定,而是用事实来测定。已到了美洲国家组织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消失的时候。(作者希梅纳·龙卡尔·瓦托内是墨西哥发展政治经济学博士)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11月20日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

  链接:西报:美洲国家组织关于玻利维亚选举和政变的谎言

  马克·维斯布洛特  魏文编译

  在埃沃·莫拉莱斯总统的连选中事实没有表明任何可疑的东西

  在一种无耻的谎言(说的某个事情是确实的而知道它是虚假的)和一种事先考虑好达到同样目的物质代表之间有什么差别呢?让我们看看抹去两者之间的界限的整合,直到实际上的区别彩色渐淡。

  后果是相当严肃的,这种歪曲(或谎言)在玻利维亚上周发生的军事政变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次军事政变推翻了埃沃·莫拉莱斯总统的政府,在他的任期还没有结束之前,对这个任期没有任何争议。他在2014年民主地赢得选举。更加暴力的镇压下一步甚至可能是是一场内战。

  美洲国家组织的代表团

  美洲国家组织派遣一个选举观察代表团到玻利维亚,其任务是监督这个国家10月20日举行的选举。选举之后的日子甚至在选票全部登记之前,这个代表团发表一份新闻公报,宣布它“对在初步结果的趋势中剧烈的和难以辩解的变化深刻地关注和吃惊”。

  在这占地面积美洲国家组织所指的事情是:对投票的结果存在一种半官方的“快速计票”,这是由一个企业进行的,将选举结果放到网页上,与此同时统计选票的表格仍可支配。选举日晚上7点40分,已经检验了83.8%的选票,在23个小时期间没有发生新的更新。

  当重新公布更新的统计时,已经详细登记了95%的选票,莫拉莱斯的优势已经从中断计票以前的7.9%上升到10%多一点。

  这个差额是重要的,因为为了赢得选举没有必要进行第二轮投票,一名候选人必须获得绝对的多数,或至少得到40%的选票,与第二名候选人相差10个百分点。当完成官方的计票时,这个差额增加到10.6%,意味着莫拉莱斯的连选,不需要进行第二轮投票。

  莫拉莱斯的优势继续增加

  我们看看,如果你有选举经验的话,或甚至有算术能力的话,你首先喜欢知道关于这些中断之后到来的选票的事情是什么?你可能会问,这些地区的人们不同于生活在第一批84%的县中层的人吗?在将莫拉莱斯赶下台的时机中变化是突然的,或是一个逐步的趋势,随着更多的检票文件的公布而继续。

  甚至你可能在对发生的事情表示“深刻的关注和吃惊”之前想提出这些问题,特别是在一种非常分化的政治形势中正在使用暴力。

  观察数据表明莫拉莱斯的优势的变化是逐步和连续的,这开始发生在停止更新初步的计票很多个小时以前。

  这就是地理

  为什么发生这种情况?答案是简单的,不是那么异常:生活在更晚统计的地区的人们比起先前计票的地区的人们更多地支持争取社会主义运动(莫拉莱斯总统领导的党)。在这里莫拉莱斯的优势逐步继续增加,在中断计票以后他的得票已经在门槛(差额10个百分点)之上。

  美洲国家组织公布了两份新闻公报,一份初步报告和一份关于选举的初步审计。这些公报对选举的结果有多么蔑视,这从前面所说的“深刻的关注和吃惊”清楚表明。在计票更晚的地区投票给莫拉莱斯的选票与之前的结果之间的差别没有任何变化。最后“快速计票”的中断的结果也不是任何肮脏博弈的信号。

  “快速计票”没有法律的价值

  “快速计票”在官方计票之外进行,对于决定选举的结果没有法律的价值。它的意图不是许诺,也不是一种完整的计票;在过去的选举中甚至不到84%的地区。这只是由一家聘用的公司进行的一系列瞬间计票之一,以便在官方的计票结束之前提供初步的选举结果。在选举当局不想同时公布两类结果才可能有意义,在一个分化的和暴力的政治形势下它们从内在就是不同的。

  对于那些偏爱图表的数字之前的人们:在结束84%的选票的统计时,莫拉莱斯与第二名候选人的差额是7.9%。如果我们观察其他16个县的投票,我们的问题是,在这些县所在的地区(计票更晚)中断计票之前莫拉莱斯与第二旬候选人的差额是22%。对此一个简单的解释是由于后来统计的结果增加了他的差额。

  为了得到一种更有说服力的数字分析,我们可以做一个对其余计票的设计(即全部选票),以已经公布的电子最初84%的地区的选票为基础。吃惊的是,根据这84%的选票统计的结果莫拉莱斯最后的差额在10%以上。

  很难(不说几乎不可能)相信美洲国家组织代表团或它的上级“选举合作与观察处”感到一种“深刻的关注和吃惊”,即使是对于确定这些数据它是过分无能的。

  三个谎言

  由于这个原因,我认为至少在三个场合该组织撒谎:在第一份新闻公报、初步的报告和初步的审计中。因此,面对它提出的指控必须表明深刻的怀疑和它后来的公布,除非是能够由独立的研究人员根据可以支配的公共的数据进行证实。

  无论如何在这个时候美洲国家组织不是独立的,因为特朗普政府已经积极支持军事政变,华盛顿从几年前在美洲国家组织就有更多的右派盟国。

  不用说美国提供美洲国家组织预算的60%。但是很清楚,在过去非常显眼地派出它监督选举的代表团,根据美国和它的盟国的偏爱扭转选举的结果:“破坏2000年海地的选举,2011年再次破坏这个国家的选举。

  更多的证据:最近三周,美洲国家组织不想以官方的方式回答记者关于从进行选举以来发表的声明或报告的提问。

  也许它害怕一名好奇的记者提出这样的问题:对居住在与第一批计票比较之后公布计票的地区的人们的政治偏爱之间存在差别吗?难道这没有说明当支持莫拉莱斯的地区投票统计完整时,为什么莫拉莱斯的优势结果超过10%吗?在考虑这个因素时感到麻烦吗?

  我作为经济学家,认为作为刺激提供500美元给第一个对这些问题搞到美洲国家组织的一个代表一份重要的官方回答的记者。甚至最后回答的结果是一个谎言。(作者马克·维斯布洛特是华盛顿的政治和经济研究中心负责人之一)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11月27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不忘初心是个什么样子?
  2.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3. “演员”刘强东
  4. 老田 | 党国余孽在香江(之二):从领导权视角回顾港独港闹群体的策略选择问题
  5. 望长城内外:评“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
  6. 克扣补助1.74亿,伸向穷苦孩子碗中的黑手何其多!
  7. 对中央政府没有插手香港事务的解读
  8. 李嘉诚2019:道貌岸然地与香港拜拜
  9. 李华亭:如何应对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10. 毛岸英蛋炒饭,列宁是蘑菇,美国颜色革命套路!
  1.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2. “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重要吗?
  3. ​毛岸英,怎一个冤字了得?!
  4. 赴港公知陈秋实信了方舟子的鬼话,把自己烧得皮开肉绽···
  5. 毛主席谈流沙河为何美化抓壮丁
  6. 关于“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一些评论
  7. 流沙河先生走早了,还没拿到诺贝尔奖呢
  8. 这样的“战绩”是否要少宣传点
  9. 叶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10. 不忘初心是个什么样子?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3.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4. 三天了 ,香港果然还是静悄悄
  5.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6. 曹征路:从突破边界到改变颜色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9.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10.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1. 激动!毛岸英巨幅画卷来了,罕见照片曝光,祭奠烈士牺牲69周年~
  2. 赴港公知陈秋实信了方舟子的鬼话,把自己烧得皮开肉绽···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是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5. 那些牺牲在白公馆渣泽洞的孩子烈士
  6. 这样的“战绩”是否要少宣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