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黄卫东:英美精英的凶残与宽容及其内在根源

黄卫东 · 2020-01-1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美英在文化侵略中国方面投入很大,培养了大批崇美精英,长期占据了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平台,宣传英美文化,迷信西方的普世意识形态宣传;很有可能造成香港那样,部分民众宁愿做英国没有居住权的等外公民,要求独立并占据中国香港这样的内乱。英美精英在中国培养信徒的唯一目的是在思想上分裂中国,从而给中国布下内部矛盾和动乱的种子。

一、英美精英凶残与宽容的矛盾性格,与近年来美国精英在国际方面的残暴行为

  说到矛盾性格,人们就会想起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中刻画的日本人天生“精神分裂”的性格。日本人极度好战又极度温和,极度黩武又极度爱美,极度粗鲁傲慢又极度彬彬有礼,极度死板又极度灵活等等。据说要了解日本,这本书不可不读。所谓一手持菊,一手握剑的形象也被中国很多作者所热切认同。不管怎么说,日本人在中国搞南京大屠杀,让中国人彻底记住了日本人极度残忍野蛮的一面。

  至于美国人和英国人,多年来,我们提倡与国际接轨,有些人也就把它理解为倡导美国为首的西方观点,以西方观点为标准或真理,自然就将美国和西方宣传的意识形态当千真万确的真理了。美国老布什总统在1991年的《国情咨文》中声称“美国作为自由的灯塔,应该照耀世界。” 中国的网民们戏称美国是灯塔国。当时苏联刚刚解体,美国正处于其建国历史上从未达到的巅峰。此后美国作为人类近代史上第一次出现的一家独大的霸主,公开声称,不做美国的朋友,就是美国的敌人,要在全世界推行美国的普世价值。美国不再顾忌其他国家和民众的想法,而是单方面行动。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不久,就被西方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但奥巴马在其八年任期中,七次出兵,攻击其他国家。然而,仍有很多国家,包括中国精英迷信美国的宣传,甚至高价请奥巴马到中国演讲,握个手都让奥巴马收费数十万。

  中国有句话:“听其言、观其行”,当今灯塔国的言论,依旧充斥着各种高大上、伟光正,依旧是一派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德行,依旧将自己打扮成地球的灯塔、人间的天堂。也依然在全世界包括中国有无数信徒。可他们的所作所为呢?远的不说,就看看最近几年搞了哪些事情:

  1、策划乌克兰颜色革命,试图遏制俄国,引发俄方强烈反制,导致乌克兰事实分裂,曾经的欧洲粮仓和前苏联重工业基地沦为欧洲最贫穷国家;

  2、扶持伊斯兰国作为自己的鹰犬,祸乱中东,导致大规模难民潮;

  3、伊斯兰国做大后不听话了,又扶持库尔德人,攻打伊斯兰国;

  4、叙利亚局势被俄国翻盘,库尔德人失去利用价值,被顺手送给土耳其,换了一个人情,直接导致土耳其开战;

  5、策划土耳其政变,试图搞掉埃尔多安,最后在俄罗斯的帮助下,埃尔多安翻盘,土耳其直接反水;

  6、策划颠覆叙利亚政府并武装反对派进攻,叙利亚成为一片焦土,再次引发数百万难民潮涌向欧洲;

  7、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强力剿毒,触犯了美国某些人利益,美国策划搞掉杜特尔特,迫使杜特尔特领导菲律宾直接反对美国;

  8、撕毁伊朗核协议且严厉制裁伊朗,导致伊朗经济陷入困境;

  9、制裁中兴公司;

  10、拘捕孟晚舟并制裁华为公司;

  11、制裁数十家其他中国各行业领军企业,妄图遏制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崛起;

  12、策动和支持香港暴乱,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灯塔国近年来在国际上,没干过一件富于建设性的事情,干的都是一件一件让别人家破人亡的缺德事。古人云:人神共愤、天必亡之!

二、美国历史上针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

  在美国短暂的240余年历史中,虽然美国精英们到处宣传,美国国父们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自由民主国家,但实际上则实行了188年的不平等制度,在建国后的前88年,实行的是最野蛮落后的奴隶制;其后则实行种族隔离制,持续整整100年,直到1964年,才在官方的法律文件中第一次明令取消不平等制度。而在现实中的种族歧视却始终存在,不同种族之间的矛盾,则一直存在,还经常性大爆发,如2001年9月11日穆斯林教徒劫持四架飞机,撞毁美国纽约世贸中心等摩天大楼,美国国防部办公大楼等设施,造成数千人死亡,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当然,这些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政策,还不是美国精英干的最凶残的事情。美国精英干的最凶残事情是屠杀灭绝了绝大多数北美印第安人种族。美国精英宣传,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四位总统是华盛顿、杰斐逊、林肯和老罗斯福,还专门给他们在山上制造了巨大的塑像。但他们实际上都是屠杀印第安人最得力的刽子手。与希特勒相比较,相对而言,希特勒都堪称是谦谦君子。当然,政治家应该比较政治罪行,而不应该只看个人品行。但是即便是从政治罪行方面来看,那四位美国总统也远比希特勒罪恶更加深重。希特勒被指责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约占犹太人三分之一,而那四位美国总统则下令灭绝了美国境内绝大多数印第安种族,导致印第安人死亡高达数千万。

  1779年,后来担任美国第一任总统,时任美军司令的乔治华盛顿指示John Sullivan少将攻打易洛魁人民时说:假如将“垃圾”(指印第安人)放到所有定居点附近,……那么整个国家将不仅仅是泛滥成灾,而是被摧毁了。在屠杀灭绝印第安人过程中,华盛顿还指示他的将军说:在所有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毁前不要听取任何和平的建议[1]。

  1783年,华盛顿将印第安人和狼相互比较,充分暴露其反印第安人观念:“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在形状上不同”,他说。在他的部队又一次击败了印第安人以后,华盛顿开始实施灭绝印第安人政策。军士们从易洛魁人的死尸上剥皮,华盛顿指教说“从臀部往下剥皮,这样可以制作出高的或可以并腿而长的长统靴来。” 30个Senca人城镇中有28个在5年时间内被华盛顿彻底摧毁,幸存的少数印第安人将美国第一任总统改名为“小城摧毁者”[1]。

  美国精英宣传其第三任总统,大奴隶主托马斯•杰斐逊是一位提倡“天赋人权”——人人生而平等的民主领袖,但实际上,托马斯•杰斐逊主张灭绝印第安人。在其担任总统的1807年,托马斯杰斐逊指示他的战争部门,说道,如果印第安人反抗美国人去窃取他们的土地,那么,印第安人肯定会用“短柄斧头”来反抗,“如果我们约束自己去举斧迎向这些部落,那么在这些部落灭绝之前我们将不会安静地躺下,或者被驱赶出密西西比河以外”,杰斐逊继续说:

  “在战争中,他们会杀死我们中的某些人,但我们会杀死他们全部!” 。

  1812年,杰斐逊说美国人被迫赶退印第安人,“(就如)将森林野兽赶入乱石山”。一年后,杰斐逊继续他的反印第安人言论,声称美国人必须“追求灭绝印第安人或者将他们驱赶到我们不去的地方” [1]。

  美国人对印第安人采取种族灭绝而且偷走了印第安人的土地。美国精英宣传的美国英雄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西奥多•罗斯福则辩护说[1]:

  “这是不可避免而且最终有利的,我不想走得太远去说只有死掉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但是我相信10个好印第安人有9个是死了的,而且我也不愿意去仔细查询第10个死亡的案情。”

  被美国精英誉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林肯,则是大部分印第安种族被灭绝的罪魁祸首。1862年,在剿灭印第安人的战争中,林肯总统对即将出征剿杀印第安人的美国陆军中将John Pope交待他的作战目标说,

  “此战的目标是彻底灭绝苏部落。他们将被象野兽一样对待。”

  林肯总统下令绞死了38个明尼苏达曼卡托地区的达可它人苏语部落的38个酋长。这些被绞死的人大部分都是各自部落的政治领袖。他们之中没有人犯过他们所被控告的罪行,从而铸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死刑冤案。被林肯下令屠杀的38名印第安人领袖,没有一个经过法庭辩论程序,每十分钟判一个,比希特勒更利索。尤其令人发指的是,这些部落的所有成人都被定了死罪,所声称的唯一证据是他们反对政府,而且美军进行军事进攻时,他们在场[2]。(Brown,Dee. BURY MY HEART AT WOUNDED KNEE. New York: Holt,Rinehart, Winston,1970. pp. 59-61)

  19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特别是1864年美国内战结束后,美国人根据林肯总统颁布的《宅地法》,使屠杀印第安人的活动达到高潮,许多印第安人村庄在一夜之间变成鬼域。在当地民兵的配合下,美国联邦正规军采取分进合击等战术,集中发起了1000次不同规模的军事行动,到1890年代基本上完成了灭绝印第安人的作战任务。美国有很多历史专著介绍了这方面情况。

  美国精英辩护说,美洲印第安人灭绝,是因为他们没有抵抗天花等传染病能力。而从现实来看,美国南部的墨西哥天气炎热,更容易滋生各种传染病,然而,墨西哥反而是印第安人血统为主的国家,不但没有灭绝,反而占人口90%以上,印第安人口超亿人。西方白人反而是少数。从气候土地等环境条件来看,美国远比墨西哥优越。然而,今天来看,反而是墨西哥印第安人增长到上亿人,而美国则很少有印第安人了。仅存的百万印第安人,绝大部分都有白人血统,都是白人后裔,纯种的印第安人十分罕见了。

三、美国对南方普通白人的三光政策

  美国精英不仅对印第安人十分残忍,对普通白人也同样残忍。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北军总司令格兰特下达了一道命令:

  “create havoc and destruction of all resources that would be beneficial to the enemy.”(发动一场浩劫,毁灭所有对敌人有用的资源)。

  该命令的忠实执行者是西部方面军最高司令官谢尔曼将军。此人堪称内战魔王,占领南方重镇亚特兰大后,谢尔曼将该市烧为平地。随后又发动了一次“向大海进军”,提出了“MAKE GEORGIA HOWL”(“让乔治亚州惨叫”)的口号,摧毁了沿途所有车站、铁路,扫荡了所有的种植场和农场,抢劫平民的粮食和财产,杀死反抗者,焚毁农田,炸毁村庄,用石灰封堵水井,烧毁多座城镇。搬不走的物资和粮食就分给当地黑奴。

  谢尔曼给林肯写信说:

  “南部必须由我们来统治,不然南部就要统治我们。我们必须征服他们,不然我们就要被他们所征服……我们一定要清除和摧毁一切障碍,有必要的话,就杀死每一个人,夺走每一寸土地,没收每一件财物,一句话,破坏我们认为应该破坏的一切东西。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他的名言有:

  “我就是要让整个乔治亚州都惨烈嚎叫!我要让乔治亚变成地狱!我的军团将毁灭乔治亚州而后快!”“如果人们觉得我残酷和残忍的话,我就会告诉他们:战争就是地狱!”“战争和个人的家破人亡是同义词!”

  1864年12月23日,谢尔曼占领了南方著名的港口城市萨瓦纳,将城市付之一炬。1865年,谢尔曼攻入南卡罗来纳州首府哥仑比亚,纵火烧毁了整个城市的全部民居和公共设施。破坏最严重的是南方邦联总统杰斐逊·戴维斯家乡所在的密西西比州。内战之前,该州在全美富裕榜上名列第五。内战期间,该州60%的白人青壮年被杀, 90%的城镇和种植园化为灰烬,平民的私有财产损失殆尽。战后,密西西比州在全美最贫困的州中名列第一,而且贫困一直持续了一个世纪。

  可以说,威廉·特库赛·谢尔曼就是三光政策、焦土战术、无限战争的创造发明者。

  他进行的战争,实质上是反对南方的人民,也就是象对付南方的武装部队一样对付人民……所以,杰斐逊·戴维斯称谢尔曼为“美洲大陆的阿提拉” (《联盟政府的兴衰》,1881年版,第2卷第279页)是有一定道理的。

  在谢尔曼的政策中,恐惧是基本因素。他公开地这样说过:

  “我们不只是与敌方的军队作战,而且也是与敌方的人民作战。我们必须使老、少、贫、富都感到战争的恐惧……事实的真相是,全军都燃烧着一种不知足的欲望,想对南卡罗来纳报仇。我几乎要为她的命运担忧。” (注:《反抗战争》,第111卷第799页)

  谢尔曼的另一位副官希契科克所作的评论还写道:

  “谢尔曼是完全正确的,要想结束这场不幸的、可怕的战争,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使战争的恐怖超过能忍耐的限度。” (《随谢尔曼远征——亨利·希契科克的信件及日记》,1927年版,第35页)

  虽然发过禁令,不准士兵们进入民宅,不准发生任何侵犯的行为。但是士兵们又获得命令,要“自由地”搜集粮草,因此,他们也就不去理会什么禁令。这种“自由”立即导致了抢劫和掠夺。希契科克写道:

  “士兵们‘自由地’征收粮草,并把其中的一部分晒在房屋顶上。可是,当我们离开、并走过一定路程以后回头看时,只见那些陈旧而东倒西斜的谷仓全在火海之中……” (《随谢尔曼远征——亨利·希契科克的信件及日记》,1927年版,第82页)

  “昨天,我们路过斯塔布斯先生的种植园。房屋、轧棉机、压榨机、稻草垛和马厩等等,凡是可以燃烧的东西,都闪出了火焰……而且,我们的部队所到之处,一切犬科动物都被杀光了。” (《随谢尔曼远征——亨利·希契科克的信件及日记》,1927年版,第51-52页)

  谢尔曼与杰斐逊持有同样的观点。他认为,摧毁联邦的有生力量以及破坏南方军声称要捍卫的东西是必要的。(1864年)11月5日谢尔曼的军队用大火将亚特兰大烧成了白底。然而,他又率领联邦军向佐治亚州的萨凡纳开拔。严萨凡纳到亚特兰大大约40英里(64公里)宽的地带上,谢尔曼的士兵沿途烧掉了任何他们无法使用的东西,并使奴隶们获得了自由。(保罗布鲁尔著,美国内战,青岛出版社,2002, 第71页)

  《火的考验:美国南北战争及重建南方,下册》(詹姆斯 麦克弗森著,商务印书馆,1994)除介绍上述内容外,还介绍了多个类似行动,如谢里登率35000人占领谢南多厄河谷,实行焦土政策,远远超出了谢里登最初下达的只摧毁具有军事价值的访问的明令。河谷中数以千计的居民,通通都变成了身无分文、衣衫褴褛的难民(第173页)。1865年2月,谢尔曼离开萨凡纳向北进军弗吉尼亚,谢尔曼的6万复仇大军在以此战役中给南卡罗来纳带来的战争灾祸,比他们从亚特兰大向海岸(萨凡纳)进军所造成的破坏还要大得多,留下了425英里长的废墟。于此同时,还有两支军队也同样袭击了南方,摧毁了南方500英里长地带。到战争结束时,联邦军队摧毁了南部资产总值之三分之二,牲畜的五分之二;20到40岁白人男子的四分之一。一半以上的农业机械被毁,被破坏的铁路和工业设施价值则难以统计,无法计算(第205到206页)。

  美国内战战死62万人,约占美国人口1.6%。美国南方曾有88万人从军,占南方自由民人口的16%[3],之所以承认失败,是因为当时美国南方仅战死的军人就占南方550万白人人口的5% [4],几乎美国家庭都在哀悼伤亡人员,伤亡如此惨重,以至于无法再召集一支军队上战场了。对比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当时中国约有5亿人口,虽然号称消灭800万蒋匪军,但大部分蒋匪军都是被俘虏投降和逃跑,实际国共双方战死军人仅有81万,包括解放军26万和国民党军55万[5],仅占总人口0.16%,战死比例仅有美国内战十分之一。

四、美国精英的宽容

  美国内战如此惨烈,伤亡总数甚至比一战和二战美国军队总和还要高,还要惨烈得多,造成的伤亡比例更是史无前例,然而,战后美国联邦政府并没有处置发动叛乱的叛国分子,甚至都没有什么惩罚。

  1865年4月9日,北军总司令格兰特将军和南军总司令罗伯特·李将军与随从们先后骑马来到弗吉尼亚州的阿波马托克斯镇。他们在一个叫迈克林斯家的二层红砖楼里签署了有关投降的协议。李将军提出,败军不受辱,必须充分保证南军将士的人格和尊严不受侵犯。格兰特的助手奥特将军还特地提醒他的上司,应该在停战协议里写上,所有接受投降的南军军官可以随身携带他们的手枪和佩剑。格兰特将军接受了它。在谈判中,李将军希望他的骑兵和炮兵能够保留那些属于他们自己的马匹。而格兰特则回答:

  “如果这些士兵没有现在所乘马匹的帮助,就很难收获下一季的庄稼,养活家中老小过冬,我会这样安排的。”

  一俟签字仪式结束,败军之将罗伯特·李即起身告辞。格兰特将军亲率随从降级相送。当李将军一身戎装,如一尊雕像含泪离开时,在场的北军将士全体肃立,举帽致敬,目送了一个悲剧英雄的最后谢幕。

  格兰特胜利了,但他能给昔日兵戎相见的敌人以体面。李的军官们依然还可以保留自己的随身武器。没有绞刑,也没有押着俘虏举行胜利游行。硝烟在散去。但仇恨并没有随着战争一起结束。在有些人眼里,叛乱者应该受到严惩。要知道,在这场战争中,共有62万人丧生。大约每60个美国人里,就有一个死于战火。照常理来说,总得有人为这场残酷的战争负责。当总统约翰逊问格兰特什么时候能审判李和杰斐逊·戴维斯这些人时,格兰特认为决不能审判,除非他们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他说他宁可辞去司令之职,也不愿去执行要他逮捕李的命令。从此,一个联邦政府以叛国罪对李提出起诉的事,也就没有了下文。

  美国内战没有产生战犯,也没有一兵一卒在未来的岁月里因为“历史问题”而遭到清算,胜利者更没有将反叛者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南部邦联总统杰斐逊·戴维斯1889年去世,活了81岁。副总统斯蒂芬斯则战后不久就被佐治亚选为联邦参议员,死后墓碑上居然还刻着“一心为公”,他生前没有被人改造,死后也没有谁去鞭尸扬灰,尽管他至死都坚信奴隶制比雇佣工人制更有人性。即使是1865年4月14日林肯被同情南方的布思刺杀,美国也没有因此疯狂,来一次彻底干净肃清南部残余的斩草除根运动。美国始终是一个“不彻底”的国家。

  战争结束了,李从此远离尘嚣,也远离仇恨。他拒绝了一家保险公司年薪一万美元的聘请,在1865年9月就任了华盛顿学院的院长,工资一年只有1500美元。这所规模很小,名气也很小的,破了产的学院,地处偏僻的列克星敦山区。在南北战争结束后的三十余年里,昔日南部邦联的一些大人物们,用回忆录和文章继续着往日的战斗,而这位善于辞令的院长,却什么也没有写。

  李致力于学院的教育事业,他说自己非常喜欢这美好的平民生活。在1870年——李生命的最后一年,他带着女儿安妮到南方休了两个月假。所到之处,迎接他的是鲜花、欢呼和敬意。在哥伦比亚,南部邦联老战士冒着倾盆大雨,列队走到车站欢迎;在奥古斯塔,数千人向他致敬;在朴次茅斯,人们为他鸣放礼炮……南方的人民用凯旋者才可能获得的仪式迎接这位过去的败将。1870年,李将军则长眠在了华盛顿学院的小教堂之下。在那里,他的塑像依然身穿南部邦联军装。

五、为什么美国精英宽恕发动叛乱的南方精英,却毁灭南方普通白人

  美国本是英国盎格鲁萨克斯贵族与其后代,驱使英国农奴殖民北美,后来发动叛乱,建立的国家。1776年美国宣布独立时,英国事实上还处于农奴制社会,例如,来自英国的白人殖民者大都是契约奴。美国当时的社会,基本是英国的翻版,包括由国王和贵族派遣总督统治的邦国,后来独立时,各自宣布独立,成为相互平等的邻邦,后来才联合起来,建立联邦制国家。美国宣布独立时70%白人居民是契约奴出身[6],大都来自英国;此外,占人口20%的黑人基本都是奴隶。美国精英建立的亚美利加联邦国本是实行奴隶制,建立在黑人奴隶种植园基础上的国家。当时美国90%以上人口从事农业,独立前,主要以黑人奴隶和白人契约奴为劳动者,生产棉花、粮食出口,换取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工业产品。建国后,因为美国是从英国叛变建立的国家,无法再与英国政府合作获得契约奴,农奴和农奴制逐渐消失,主要引进黑人奴隶。直到南北战争前夕,美国的经济基础仍是南方奴隶种植园,他们生产农产品出口欧洲,而北方则逐步发展工业,为南方生产工业产品,包括农业机械产品和工业消费品如纺织品等。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家贝克特教授指出[7],

  “十九世纪上半叶,奴隶制度是美国经济的核心。南方产品不仅确立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而且为新英格兰和大西洋中部各邦种植和制造的农业和工业产品创造了市场。1860年以前,美国一半以上的输出品是原棉,几乎都是奴隶种植”。

  近年来欧美流行测试个人基因,追溯祖先来源,约三分之一人口进行了基因测试,根据他们的统计结果可以了解美国人种来源。英国牛津大学人类学家史蒂芬•奥本海默教授根据近年来的基因研究,出版专著指出[8],英国主体民族是最早来自西班牙的白人,约占人口80%;而来自北欧的盎格鲁萨克森人仅占人口5%。当初英国是北欧几个日耳曼部落,主要是盎格鲁和萨克森部落入侵征服英国,殖民不列颠群岛,建立的国家,盎格鲁萨克森人是征服者,成为不同等级的贵族和骑士,获封大小不等的土地,作为各级封建领主统治英国。直到现在,盎格鲁萨克森人虽然仅占英国人口5%,仍是英国统治阶层的主要来源。盎格鲁萨克森人实行的是长子继承制,以便维持家族优势地位实现持续传承。其他子女则成为平民,也是英国封建贵族领导下对外军事扩张的主要兵源。由于盎格鲁萨克森人很少与英国土著通婚,加上频繁对外侵略战争上损失严重,人口扩张十分缓慢,至今仍只占英国5%人口。

  英美种族结构是类似的,美国和英国都是来自北方的盎格鲁萨克森,作为征服者,成为统治原居民的贵族。美国精英取消了封建贵族制度,但一样掌握了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权力。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斐欧娜·戴维恩(Fiona Devine),在其著作《美国和英国的社会阶级》中综述了大量社会学文献,通过实证数据和理论分析指出[9],美英两国的社会阶级状况虽有不同特点,但社会阶级在塑造人们的生活方式、社会认同、政治态度和行为等方面却存在许多共同之处。对那种关于“美国是一个无阶级社会”与“英国是一个阶级划分明显的社会”的习惯性看法提出了质疑。美国本是英国贵族及其后代带领农奴建立的移民国家,继承英国制度和文化,显然是十分正常的。

  尽管通过宣传,美国社会给外界的印象是流动性很快,但加州大学克拉克教授发现[10],美国阶层的变动速度与英国基本持平。他考察了美国的常春藤联盟学校、律师协会、医学协会,虽然贫富差距在一段时间曾经缩小,但像医生、律师、大学教授这样的体面职业长期以来依然由某些家族把持。弗吉尼亚是美国早期的政治中心,在前5位总统中,有4位来自弗吉尼亚,每位都做了2任总统。以弗吉尼亚为例,最初贵族们很少自己移民殖民地,主要派亲属亲信主持移民,但到17世纪中期,英国本土陷入内战,而弗吉尼亚殖民地通过发展烟草和棉花种植业,进入良性发展阶段,大量英国内战失败方的贵族移民弗吉尼亚。例如,声名显赫的弗吉尼亚李家族就是当时最早移民北美殖民地的英国贵族[11]。随着这些权势移民的到来及其家族的建立和人口的繁衍,以及家族间的联姻,到 17 世纪末期中下层人民向上攀升的难度陡然增大,贵族及其后代等本土精英逐渐垄断了弗吉尼亚从参事会、议会下院成员到各县、教区的地方法官、教区委员职务,社会差距逐渐扩大,两极化的社会结构逐渐形成,并趋于固定化[12]。19世纪中叶,托克维尔在其著名著作中虽然承认[13],美国没有封建社会的过去来根除,却揭露了美国有一个封建式的现在,那就是贵族式类似物存在于美国,暗示它们有类似的继承性。

  欧洲包括英美上层精英本都来源于北欧日耳曼不同部落,虽因利益而长期纵横捭阖,征战不休,同时又一直通过相互联姻来加强彼此关系,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利益共同体,共同对付被征服的本地居民。就英国来看,英国国王多次来自今天的其他国家,包括敌对国家。例如,1603年伊丽莎白一世死后,都铎王朝绝后,继任的国王是与英格兰持续为敌八百年的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是英王亨利八世妹妹的曾孙,而苏格兰与英格兰和解成立联邦是一百年后。一战时的英国国王乔治五世则是现在德国境内的萨克森-科堡-哥达公爵恩斯特一世和萨克森-哥达-阿尔滕堡的路易丝公主幼子和维多利亚女王夫妇的孙子。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乔治五世为了安抚民心,舍弃了自己的德国姓氏,将王室姓氏改称“温莎”。维多利亚女王在位60多年,共育有五男四女。到晚年时,她已是四世同堂的老祖母,共有37个孙子、近80个重孙。儿孙们的婚姻都是在女王安排下,与外国王室联姻。于是女王的子子孙孙就成了德意志、挪威、瑞典、西班牙、希腊、罗马尼亚、南斯拉夫等国的国王或王后。一张惊人的皇家亲属国际网就这样被织成。维多利亚女王不仅是柯堡家的祖母,也是欧洲各国王室的祖母。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女嫁到德国皇室,后来成为德国皇后。她的儿子即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是德皇威廉二世,竟然统辖德军与英国开战,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也被称为“亲戚间的战争”。英国王室尽管经历了许多王朝,但实际上前后王朝之间都有直系的血缘关系,王室成员之间的血亲关系从没有中断过。

  历史上,英国虽有红白玫瑰等盎格鲁萨克森贵族内部的残酷斗争,但近代以来,英美上层贵族很少进行这种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其根源就是贵族们是占人口很少的日耳曼人组成,他们需要联合起来,对付当地白人土著,掌控社会。这是美国南北战争后南方精英们很少被追究战争罪行的主要原因,如南方军总司令李将军在战后仍然终身担任华盛顿学院校长,地位很高,并一直被美国人推崇,从没因战争收到美国法院审判。尽管李带领南方军队,曾大量杀伤美国联邦军队,只因他们不过是普通白人,而没有被追究。直到20世纪末,英国政府曾经帮助间谍杀死包括底层官员在内的四十多个英国民众,从而帮助该间谍成为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北爱尔兰共和军总司令[14],显示英国贵族根本不在于英国普通白人的人权,其原因就在于英国的贵族和平民本就不是一个种族,英国本就是一个殖民地化的国家。美国精英的宽容,仅仅是针对同族的北欧日耳曼人,而不是其他民族,包括西方普通白人。

六、总结

  虽然大部分英国封建制度被消灭了,但等级社会历经千年,并未改变,而且延伸到北美,英美社会权力一直掌握在少数精英手里,其根本原因是英美都是北欧日耳曼人南下建立的殖民统治国家,贵族们严禁与土著通婚,保持贵族血统,无意于不同种族融合。他们通过意识形态控制民心,维持上层统治,形成千年不变的阶级固化现象,实则是种族殖民统治。然而,英美却通过意识形态宣传,让被统治民众和他国迷信英美是民主自由国家。就历史来看,美国精英不仅搞种族灭绝,消灭了绝大部分印第安人。而且一直实现不平等政策对待黑人,包括野蛮落后的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制。甚至残忍对待普通白人,如在美国内战期间,对南方实行三光政策,烧光了地面上一切财富,让南方平民在战后大批饿死。然而,却十分宽容那些发动内战的南方精英,甚至让他们继续担任官员,统治平民。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本和普通白人平民不是一个种族,他们本就是外来的殖民者和征服者。

  美英在文化侵略中国方面投入很大,培养了大批崇美精英,长期占据了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平台,宣传英美文化,迷信西方的普世意识形态宣传;很有可能造成香港那样,部分民众宁愿做英国没有居住权的等外公民,要求独立并占据中国香港这样的内乱。英美精英在中国培养信徒的唯一目的是在思想上分裂中国,从而给中国布下内部矛盾和动乱的种子。香港乱象,就是他们的真实目的清理中国思想界的英美意识形态和殖民地文化,已经刻不容缓。

  参考文献

  1.Stannard, D.E., American Holocaust: Columbus and the Conquest of the New World. 1992,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118-121.

  2.Brown, D., Bury My Heart at Wounded Knee. Anthropology, 1970(2): p. 58-74.

  3.(美)福斯特著, 这受难的国度 死亡与美国内战. 2015: 南京:译林出版社. p. 25.

  4.McPherson, J.M., 火的考验 美国南北战争及重建南部 下. 1993, 北京: 商务印书馆.

  5.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 第5卷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 全国解放战争时期. 2000: 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 p. 403,618.

  6.(美)阿普特克(H.Aptheker)著;全地,淑嘉译, 美国人民史 第1卷 殖民地时期. 1962: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 28.

  7.斯文, 贝克特, and 张作成, 奴隶制度和资本主义. 北方论丛, 2015(5): p. 1-5.

  8. Oppenheimer, S., The Origins of the British. 2006, London: Constable & Robinson Ltd.

  9.姜辉编译, 美国和英国的社会阶级. 2010: 重庆:重庆出版社.

  10.廖勤. 透视英国社会:历经十代人才能换个“阶层”?--上观 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14361. 2016 2016-04-17 05:51 [cited 2019.11.5.

  11.Nagel, P.C., The Lees of Virginia, Seven Generations of an American Family. 1990: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2.王彬, 英属北美殖民地时代弗吉尼亚本土精英探微:1700—1750. 2007, 东北师范大学. p. 8.

  13.(美)谢尔顿·S.沃林著;段德敏,毛立云,熊道宏译, 两个世界间的托克维尔 一种政治和理论生活的形成. 2016: 南京:译林出版社. p. 219-230.

  14.徐冰川, 英国超级“007”亡命伦敦. 知识文库, 2003(第11期): p. 24-26.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