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人类要共克时艰,唯有消灭资本主义——从美欧国家应对疫情的表现引发的若干思考

李樊 · 2020-04-07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人类的未来,只有走出资本主义的丛林法则,走向共产主义,才能实现同舟共济,共克时艰。

  作者:李樊(2020年4月6日星期一)

  今年这次疫情大考,刷新着我们以往对世界的认识,也让我们重新思考中国走过的道路。

  一、谁是友善国家?

  疫情在中国初起之时,虽然中国最早就向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各国做了通报,然而除了朝鲜等国重视外,没有多少国家特别是欧美国家给以重视。随着中国疫情的爆发,他们幸灾乐祸,对中国的抗疫举措冷嘲热讽,甚至说中国采取“封城”措施侵犯人权。等到疫情在欧美国家爆发,他们慌了,丑陋不堪,窘态百出。美国不是积极防控疫情,救治患者,而是热衷于率先向中国甩锅,将他们自己不负责任的应对归罪于中国,荒唐地发动向中国追责索赔,威胁要强制使用中国政府持有的美国国债进行偿付。美国及其欧洲仆从盟友国家的这种丑恶嘴脸撕破了他们伪善的面目。

  俄罗斯给与中国巨大的物资救助,放下就走了,一点也不声张,被中国网友誉为憨厚的大哥。而美国国务卿宣称的给中国支持一亿美元的援助直到中国抗疫已经取得胜利也未见落实。至今,倒是要求中国给他们援助了。

  二、中国政治体制不好吗?

  欧盟重要成员国意大利疫情爆发较早,也较严重,向欧盟和世界喊话求助,一段时间欧盟各国忙于自救,无暇顾及,稍后才给一些象征性的援助,美国甚至连个安慰都没有。西班牙、塞尔维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等国家也都深感欧盟在应对疫情方面没有发挥到什么作用,塞尔维亚总统直言欧盟团结是童话,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在欧洲数国发文呼吁检讨欧盟何去何从,曾经追随美国大力反共的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三国也暂时放下身段寻求与中国合作了,被俄罗斯媒体讽刺为“为了中国的人道主义援助,波罗的海国家与共产主义和解。”看着碎片化的欧洲各国和松散式联盟的欧盟,我们认为欧洲一体化的进程将是十分遥远。加上英国脱欧,对欧洲一体化的打击可谓不小。这对欧洲的命运影响重大,这次疫情爆发就是直接的显现。

  回过来思考,对比一下中国,我们与欧盟区域有差不多的地域规模,有更多人口规模。看到中国政府在疫情爆发后能够迅速集中力量展开防控救治,能够调动全国各地的力量集中救治疫情“震中”武汉,我们真的会感到我们国家确立的中央集权制的大一统的文明传统是多么地值得珍惜,“百代都行秦政法”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有着多么深远的政治文明意义。

  即使与美国相比,美国已经完成了统一,但是它实行联邦制,联邦政权是中央政府,它的权力对各州的影响力比欧盟对各成员国的影响力要大得多,但是在应对疫情方面整个国家的表现也依然无法与中国相比。各州各自为政,缺乏相互协调,更少相互支持。

  因此,我们从中国自身的历史文明传统和中国人民的根本福祉出发,必须要坚持共产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必须要坚持中央集权制的大一统体制,绝不可改变这个体制,实行什么宪政,推行什么普世价值。一旦我们的国家遭遇解体,分裂成类似欧洲各国那样的相互独立的碎片化小国林立的状态,我们的人民就必将遭受绝大的灾难。

  三、珍爱生命的文明国家在哪里?

  欧洲疫情爆发后,英国和瑞典竟然有人提出“群体免疫”策略,国家“不检测,不确诊,不救治”,就当不存在这种烈性传染病一样,让大家普遍感染一遍,身体好的产生抗体,扛过去就是了,身体不好的不幸中招,顺其自然,任其自生自灭,政府无需积极作为。这在中国人的观念里是感到不可思议的,几千年来中国就形成了政府救灾的传统,面对大型灾害,政府有着天然的职责组织民众救灾。这次疫情在中国发生后,中国政府将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到第一位,调动组织起来强大的力量救治患者,这在中国人看来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是政府必须要担当的基本职责,如果不承担或承担不好是要遭到人民群众强烈反对的。中国自古就有民本思想,就有进取精神,不会在大型灾害面前选择消极态度,毫不作为,任其自生自灭,而是必然要组织起来,团结一心,救亡图存。

  美国在国内疫情前期也是毫不在乎,毫无作为。等到疫情爆发以后,国家被迫要采取应对了,却是救市重于救命,总统忙于先要出台措施拯救股市,拯救资本集团,而对民众的生命救治则是十分缓慢。

  看着美国、英国、瑞典这样欧美发达先进国家的政府在疫情面前对待民众生命的态度,着实刷新了我们的认识。曾经的人权灯塔,优越的先进文明,对生命的高度珍视,这些美好的描绘,好像用在我们大中国的表现更符合现实。而四十年来,我们却总想着告别旧我,变成他们。

  四、“小政府,大社会”还应是我们的改革目标吗?

  欧美国家被迫要采取措施应对汹涌的疫情了,然而,自由主义的文化传统和“小政府,大社会”的治理体系,令防控效果大打折扣。意大利、西班牙、美国、法国、德国、英国等国家疫情都严重失控,造成了非常严峻的形势,才使得国家和公众采取积极措施。然而,一段时间,很多人并不配合政府举措,政府采取的封城、隔离措施等效果也不理想。甚至至今还就是否要戴口罩争论不清。政府所能调动的资源十分有限,医疗资源、物资生活保障等方面都明显无力。面对这种情况,法国右翼总统马克龙反思,“看来政府需要夺回对医疗系统的控制权”;西班牙已经启动了对全国私立医院实行国有化;美国疫情“震中”纽约州州长科莫也说应对疫情需要把纽约的私立医院和公立医院两个系统合并使用。

  看着这种景象,联想中国这次抗疫中的白衣天使们大多来自公立医院,中国更是靠着央企国企的实力保障了物资供应。我们应该反思,以前媒体热衷鼓吹的将“小政府,大社会”作为改革目标是存在严重问题的。不断地削减政府掌握的公共资源,不断地将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通过市场化、私有化甩给资本,脱离政府支配领导,将会极大地削弱政府应对公共安全的能力。

  五、政府管制和计划手段并不都是恶

  多少年来,随着对计划经济的妖魔化宣传,在我国理论界和社会上,政府管制和计划手段似乎已经成了绝对的恶。这种建立在性恶论前提下看待权力的存在和使用,严重影响着我们对改革理论和目标的思考。

  然而,这次疫情应对中,各国均有采用政府管制和计划手段的,都普遍地扩张了政府的权力范围。伴随着公众舆论的监督,这种扩大的权力整体上还是可以为公众提供安全服务的。比如,中国在疫情爆发后由国家统一调配防疫物资,就是采用政府管制和计划手段控制市场自发行为,规避资本私利极大可能的损公肥私行为。美国纽约州长科莫抱怨美国各州竞购防疫物资抬升了价格,呼吁联邦政府统一采购分发各州。他所呼吁的做法也是过去被中国改革派舆论猛烈抨击的国家管制和计划手段,认为不符合自由经济原则,不符合市场经济行为模式。

  但是,从现实的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出发,政府管治和计划手段不仅是可行的,而且是必须的,还是有效的,具有优越性的。由此,我们反思,过去妖魔化计划经济的宣传是错误的,对待政府权力的态度是极端过分的,对计划手段的厌恶和抵触都是十分过分的。

  实际上,过去,我们的公有制经济体系和国家政府职能作用在运行中所存在的官僚主义弊病、分配不公平等令人不满的问题并不是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本身的制度性缺陷,而是彼时干部群众民主精神意识不足和民主手段及民主机制不完善所导致的,改革方向应该是在坚持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前提下提升民主精神意识水平,探索发展民主手段和民主机制,增加对权力运行的民主监督,确保更加高效和公平地使用权力,造福国家和人民。权力并不意味着只是恶。

  相反,如果不是这样地看待问题,而是采用权力绝对恶的认识态度,推行了私有化,导致了严重的社会不公,损害了政府能力和人民福祉。这个教训十分深刻。

  六、世界上的无政府主义与霸权主义

  在这次史无前例的空前严峻的疫情面前,世界各国如何协调合作,共同防控救治,这对世界治理构成严重挑战。目前,联合国权威受到削弱,基本上很难发挥应有作用。而世界头号强国美国彰显了无尽的傲慢与霸道,几年来公开地声称“美国优先”,在多个领域大搞退群,损人利己。特朗普公然要求禁止3M公司的口罩出口,已经出口在路上的都被立即叫回,他忠实的盟友加拿大国家安达略省和纽芬兰省省长因被禁止从美国进口口罩气得大骂特朗普。美国还曾经劫走了中国捐赠日本的口罩和德国从亚洲采购的口罩。在欧洲,还曾发生德国、意大利等国截下瑞士的防疫物资。意大利的防疫物资也曾被其它欧洲国家截下。这些景象的确让世人看到了大难来临,各国自保,相互坑害,国际上没有统一的政府管理,难免会发生类似海盗的行为。这种无政府主义的状态,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形成冲突火并,最终导致世界更大灾难。特别是,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毫不顾惜自己脸面,也不再承担世界责任,就是一副强盗嘴脸,搞赤裸裸的霸权主义。这样的世界秩序,实在令人堪忧。

  人类的未来,只有走出资本主义的丛林法则,走向共产主义,才能实现同舟共济,共克时艰。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