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研究连花清瘟某一成分是否有用,简单粗暴!

壬岷 · 2020-05-21 · 来源:人民健康论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某些国家拒绝连花清瘟,怎么回事?

  在新冠病毒施虐全球之际,中国人民率先走出至暗时刻,并积极的将自己的经验分享给有需要的国家。面对受新冠病毒威胁的广大的海外留学生和华人华侨,发放“健康包”,其中包括口罩、消毒液,还有连花清瘟胶囊。

  可就这个海外留学生几乎人手一份的连花清瘟,在瑞典、新加坡和加拿大遇到麻烦了。

  5月6日,瑞典媒体称,海关总署已缉获了非法从中国进口药物,三批含有连花清瘟的药物。中国卫生部门声称连花清瘟能够有效对抗新冠肺炎,但在常规药物研究中尚未显示出这种效果。海关总署实验室检测显示,缉获的制剂中活性最高的成分是薄荷醇。

  紧接着,传来新加坡卫生科学局表示,连花清瘟胶囊在本地获批,但是这种中成药为受当局管制的辅助保健品,而不能用来诊断或治疗传染病等病症,至今也没有科学证据证明任何中药材有助治疗冠病。

  这又有媒体报道,加拿大拒绝连花清瘟胶囊入境是由于“该药富含马兜铃酸成分”。

  与国外负面报道相反的是,在国内连花清瘟胶囊被称为中国抗疫良药的“三药三方”之一,被临床证实有效。

  连花清瘟是是在非典的时候,由吴以岭院士开发的一个方子,主要的功效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由全国9个省市23家医院共同参加的一个RCT的研究,一共收入新冠肺炎患者284例。研究结果显示,肺部影像学的好转率,治疗组达到83.8%,而对照组是64.1%;临床治愈率,治疗组达到78.9%,对照组是66.2%;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在轻症转重方面,治疗组较对照组降低50%。在最近完成的体外实验中,也证明了莲花清瘟对体外的新冠病毒具有抑制作用。

  临床上,发热比较轻、头疼重,就用金花清感颗粒;发热比较重、大便秘,就用连花清瘟胶囊。

  钟南山也表示,“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连花清瘟真的有效。”

  同一个药为什么会出现截然不同的判断?笔者认为首先可能是政治原因,这次疫情中瑞典追随美国多次指责中国。疫情之初,政客尽宣称“全体免疫”,这种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令人汗颜。他们不认可中药就不难理解了。其次是文化原因,欧美医学界将西医视为正规医学,其他医学则是作为正规医学的补充,西方对中医的认可度并不高,他们有自我优越性,认为他们的才是最好的。再次,还有认识问题。在西医的眼里,总是希望找到“特效药”的有效成分杀死新冠病毒,所以,他们惯性的研究连花清瘟中某一成分发挥作用,这是简单的粗暴的认识。它暴露了西医原子化思维的局限性,以及用局部代替整体。对于没有中国传统文化背景,没有中医思维的西方学者,理解中医不是用单味的药而是中药方来治疗疾病,中药之间是形成合力救治病人而绝非简简单单的1+1=2,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将连花清瘟胶囊的成分中强调薄荷醇或马兜铃酸,无非是给人形成连花清瘟胶囊是有“毒”的药,而不是能抗击新冠肺炎治病救人的良药。

  加拿大称连花清瘟胶囊“富含马兜铃酸成分”,这完全是张冠李戴。大家且看完这段的资料能明白。连花清瘟13位中药中有一位叫鱼腥草,民间叫折耳根,是一种在西南地区很流行的野菜,当地人当成菜来吃。《本草纲目》中记载“味辛,性微温,有小毒”,指出它的食用禁忌性作用:“小儿食之,三岁不行”。现代研究,鱼腥草含有马兜铃内酰胺Ⅱ,是马兜铃酸类物质,与马兜铃酸不能直接画等号,世界卫生组织把马兜铃酸列为一类致癌物。与马兜铃内酰胺Ⅰ也不是同一种物质,研究发现,马兜铃内酰胺Ⅰ对肾脏也有损伤。而对马兜铃内酰胺Ⅱ目前还没有研究显示肾毒性。浙江省肿瘤医院,丁超团队研究中国各地区人群鱼腥草使用习惯对肾脏疾病的影响,通过对3561人进行调查研究,得到结果:不同的鱼腥草使用习惯与肾病的患病率并无差异,简单说就是并没有因为食用鱼腥草而导致肾病发病增加。并发表论文《鱼腥草实用习惯与慢性肾脏疾病的横断面研究》。

  笔者认为中医药出海无需着急,中医药应该首先救治炎黄子孙,保护人民利益,让老百姓用的上中药,用的起中药。我们也无需削足适履,无需委曲求全,要有文化自信。面向世界,我们可以多宣传中医文化,用事实教育,这次新冠肺炎就是最好的教育,西医中医谁优谁劣,大家自有评价。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世卫舞台中国被116个国家孤立?让事实抽脸!
  2. 方方日记即将在美国上市 外国网友的评论亮了
  3. 方方日记,是新中国与旧中国斗争的延续
  4. 吴铭:澄清一个糊涂认识
  5. 向刘道玉先生请教几个关于“反思”的问题
  6. 不要把责任推卸给“小姑娘”和临时工!
  7. 毛时代的这几本书,有一天也许也会成为“禁书”
  8. 网评:当前为什么这么害怕毛泽东?
  9. 钱昌明:这个世界究竟谁怕谁? ——纪念毛主席“五二0声明”发表50周年
  10. 钱昌明:“去毛化”这是要自绝于人民! ——致“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1.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
  2. 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3.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4. 清除内奸,悄悄进行中……
  5. 中国青年正在加速觉醒
  6. 红歌会网评:刻意抹掉毛主席像,这种现象须杜绝
  7. 宝鸡超40处宣传画涉侮辱毛主席像,请撤换!
  8. 曹征路:树欲静而风不止
  9. 中纪委力挺张伯礼院士,扭曲的灵魂们一片哀号!
  10. 毛主席画像,是天安门城楼的灵魂
  1. B站青年先怼方方后批马云,是中国社会思潮发生重大转折的一声惊雷
  2. 绝对想不到!知乎7成年轻人说最伟大的中国人是毛主席!
  3. 左大培:封杀左大培微博的前兆
  4.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5.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
  6. 郝贵生:为什么列宁主义这把刀子丢不得?——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7. 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8. ​郭松民 | 从《软埋》到“日记”——评方方的“关于极左”
  9. FF的“朋友圈”
  10.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1.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2. 中国青年正在加速觉醒
  3. 清除内奸,悄悄进行中……
  4.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
  5.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6.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