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第三小提琴 · 2020-10-18 · 来源:马列游侠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将于今年11月3日举行。按照美国宪法,总统选举每隔四年进行一次,选举日为选举年11月第一个星期天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二(也就是说,如果11月1日恰逢星期二,选举日应为一周之后的星期二)。同日,还将对参议院席位中的三分之一和众议院的全部席位进行改选。所以习惯上也将这一天的选举称为“大选”。

  2020年的美国大选是在美国国内阶级矛盾和世界资本主义的矛盾都十分尖锐的条件下发生的,选举结果可能影响未来相当一个时期的世界历史进程。如笔者以前几篇关于美国政治的评论所说明的,由于新自由主义矛盾的发展(所谓新自由主义,即过去几十年世界资产阶级推行的私有化、自由化、全球化的反动政策),美国的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都处于严重分裂的状态。

  在这次大选中,代表民主党参加选举的拜登集团代表的是作为美国资产阶级主要部分的华尔街金融资本和硅谷高科技资本的利益。这两个资本集团也是新自由主义的主要受益者,是全世界反动势力的主要堡垒之一(另外一个主要堡垒不在美国)。在竞选过程中,拜登集团得到了美国几乎全部资产阶级传统媒体、社交媒体的吹捧和支持,其厚颜无耻的程度大大超过以往。华尔街和硅谷将绝大部分的政治捐款给了拜登集团。拜登集团还得到了美国资产阶级国家机器中情报系统(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的暗中帮助。

  此外,拜登集团得到了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中受益的美国小资产阶级上层的支持,并裹挟了相当一部分黑人、西语裔的底层劳动群众(在美国,所谓“西语裔”指的是来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移民及其后裔)。

  代表共和党参加选举的是特朗普集团。传统上,共和党代表的是美国资产阶级中军事工业复合体、传统制造业、传统能源工业的利益。自从特朗普集团兴起以来,共和党逐步演变为一个资产阶级少数派政党,其群众基础则包括了美国工人阶级的绝大部分。这是因为,在美国资本主义的“新政”社会妥协瓦解以后,美国工人阶级被民主党抛弃。出于阶级本能以及美国工人阶级的短期实际利益,美国工人逐渐与反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几个资本家集团形成了新的政治联盟。这个新的政治联盟,主张限制移民、加强贸易保护、用产业政策引导一部分制造业回归美国。这些政策客观上有利于瓦解新自由主义的全球秩序。

  在新自由主义时代,全球资本主义经济秩序的主要基石就是所谓美国与亚洲“共赢”的国际分工体系。在这个分工体系下,全世界的跨国资本对亚洲规模巨大的廉价劳动力队伍残酷剥削,亚洲工厂的产品为美国提供廉价消费品,以华尔街和硅谷为主的跨国资本从中获取超额利润,亚洲资产阶级也得到“发展红利”。

  对于亚洲和全世界的无产阶级来说,一切有利于瓦解上述体系的国际政治发展都对世界人民有利;而一切有利于恢复和巩固上述体系的国际政治发展都是对世界人民事业的反动。亚洲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在于亚洲资本主义的削弱而不是亚洲资本主义的强大。

  这次大选,如果拜登集团获胜,将按照硅谷和华尔街资本家的意志,恢复自由贸易的政策,缓和与亚洲资产阶级的矛盾,全球资本主义秩序可能出现一个暂时稳定的局面。此外,拜登集团将进一步开放移民,这将使得美国本土的工人阶级面对更多的廉价劳动力的竞争,从而陷入更加绝望的境地。

  虽然拜登集团为了笼络小资产阶级中下层和底层劳动群众,开了一些“进步”经济政策的空头支票,比如提高最低工资、扩大公共医疗保险范围、为中下层家庭提供免费公共高等教育等。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些“进步”政策绝大部分都将是口惠而实不至。从政治经济学原理上讲,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不可能一方面实行自由贸易,另一方面又在国内实行缩小贫富差距的改良政策,因为资本家一旦面临利润率下降的威胁,势必要将资本转移到那些他们可以任意剥削廉价劳动力的地区。另一方面,改良主义经济政策与扩大移民也是不兼容的。因为扩大移民就意味着本国的工人阶级要面对更多的廉价劳动力的竞争。如果将改良主义的福利普及到所有的移民,势必加重原有工人阶级的税收负担;如果不普及,又势必引起原有工人阶级与移民工人之间的所谓“族群矛盾”。

  另一方面,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则可能加大贸易保护力度,给亚洲资本主义以更加沉重的打击。在美国国内,美国工人阶级在经历了新自由主义时代的长期沉沦以后则可能得到一个暂时的喘息。

  需要指出的是,在这次大选中,整个的美国小资产阶级“左派”队伍采取了不光彩的、机会主义的立场,心甘情愿地充当了金融资产阶级和高科技资产阶级的拉拉队员。这里说的小资产阶级“左派”包括了公开采取改良主义立场的所谓民主党“进步派”(主要是桑德斯集团)、主张“社会主义”的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这是目前美国最大的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各个伪托派小团体、各个伪毛派小团体以及各大学的学院派“马克思主义者”。

  美国的小资产阶级“左派”由于长期脱离工人阶级,在政治上依附于民主党之内(或者游走于民主党群众的边缘)。从小资产阶级的狭隘目光出发,他们将事实上得到美国大多数工人阶级拥护的特朗普集团说成是“工人阶级最危险的敌人”、潜在的“法西斯主义”政权,虽然事实上特朗普甚至不能控制美国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绝大部分。

  特别可笑和可耻的是桑德斯集团。桑德斯在2016年和2020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初选中(所谓“总统初选”,即党内进行的推出该党总统提名人的选举)两次被民主党上层官僚玩弄。2016年,民主党官僚公然作弊,将初选辩论的问题提前透露给代表金融资产阶级利益的希拉里·克林顿。2020年,民主党初选进行得十分激烈,有多个政客参加,桑德斯眼看就要脱颖而出赢得初选胜利。在关键时刻,奥巴马代表民主党上层官僚(实际上是奉了美国大资产阶级的命令),采取紧急布置,“说服”几个“温和派”民主党政客退出竞选,将选票集中给拜登;又安排“进步派”的叛徒沃伦分去桑德斯一部分选票;同时将民主党可以操纵的黑人政客都发动起来,欺骗黑人选民支持拜登。桑德斯两次在民主党初选中被“做掉”,但这并不妨碍他无耻地吹捧拜登是民主党历史上“最进步”的候选人,利用他在政治上的“剩余价值”继续欺骗普通群众。

  在这次总统竞选中,美国资产阶级的主流媒体采取了几乎是一边倒的吹捧拜登、抹黑特朗普的立场。美国主流媒体控制的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目前的选情大幅度落后,全国平均的民意调查落后拜登约9个百分点。如果这些民意调查属实,那么11月3日的总统选举应当毫无悬念。

  但是,2016年的经验表明,主流民意调查很可能大大低估了特朗普实际获得的支持度。目前,美国各个民意调查的接受调查率常常不到5%,有时只有1%,而历史上的接受调查率曾经在20%以上。因此,民意调查的可靠性相当差。由于特朗普的选民对主流媒体和民调不信任,常常拒绝调查或者拒绝表达真实态度,导致在被调查选民中特朗普的支持度被低估。此外,主流民意调查常常忽略特朗普选民占优势的广大农村地区。

  按照美国的选举制度,决定总统选举胜负的并不是各个候选人得到的选民票的总数,而是要看根据一个复杂的选举人团制度计算的“选举人票”数量。这个选举人团制度,是在美国建国初期当时的北方工业资产阶级和南方奴隶主阶级为了防止普通劳动群众利用民主制度取得政治优势而专门设计出来的。大致说来,美国的每个州可以派出若干名“选举人”参加选举人团,由选举人团选举总统。每个州的选举人数等于这个州的参议员数和众议院数之和。如果哪个候选人得到了一个州内最多数量的选民票(不需要是过半数,只需要是相对于其他候选人的最多数),那么这名候选人就可以得到这个州的全部“选举人票”。这就是所谓的“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

  全国各个州的选举人票加起来一共是538张。如果哪个候选人首先得到270张选举人票,这名候选人即为总统当选人,并在来年的1月20日就任新总统。如果出现了没有任何一个候选人得到270张选举人票的情况,则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复杂政治局面,这里暂不赘述。

  虽然美国一共有50个州和首都华盛顿所在的哥伦比亚特区,但绝大部分州的竞选形势泾渭分明,属于民主党或共和党优势比较大的所谓“安全州”。也就是说,如果选举形势不出现大的意外,这些州的选举人票的归属不会发生变化。

  这样,目前美国的总统竞选集中在8个“摇摆州”,这8个摇摆州的选情将基本上决定整个总统选举的结果。

  这8个摇摆州又可以分成南北两个“主战场”。南方的主战场是所谓“阳光带“的北卡罗莱纳、佐治亚、佛罗里达、亚利桑那四个州。在这四个州中,特朗普得到大多数白人选民的支持,拜登则得到北卡罗莱纳、佐治亚的黑人选民和佛罗里达、亚利桑那大多数西语裔选民的支持。需要说明的是,由于美国阶级矛盾的激化并逐步压倒所谓族群矛盾,在这次大选中,特朗普得到黑人、西语裔选民支持的比例可能超过以往。

  北方的主战场是所谓“铁锈带”(即老工业区)的明尼苏达、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四个州。在这四个州中,特朗普得到了绝大多数工人阶级选民的支持。拜登集团则主要依靠生活在各大学城以及半郊区(相当于“城乡结合部”,在美国属于所谓“中产阶级”聚居区)的小资产阶级,并试图操纵各大城市的城市贫民。

  目前的竞选形势,主流民调显示拜登在上述各州都处于“领先”地位。但是有经验的分析家对于主流民调都采取不信任态度。历史经验表明,在竞选阶段登记选民的党籍归属往往可以较为准确地预测当年的选举结果。今年以来,登记为共和党的选民的新增数量在上述各州都超过了登记为民主党的选民的新增数量。综合选民登记情况、各州提前投票的党籍归属以及几个在2016年较为准确的民意调查公司的调查结果,可以初步估计,特朗普目前在南部“阳光带”四个州实际上处于优势地位。

  如果特朗普能够保住南部“阳光带”的四个州,并且属于特朗普的各个“安全州”不出问题,那么特朗普就可以至少得到260张选举人票。这样,特朗普只要拿下北方“铁锈带”四个州中的任何一个,就可以得到超过270张选举人票、成功连任。

  综合以上情况,在距离美国大选两周之际,笔者大胆冒险预测:此次总统选举,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就在美国大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的时候,拜登家族爆出巨大腐败丑闻。早在2014年,拜登之子亨特·拜登被乌克兰一家天然气公司聘为“法律顾问”、月薪5万美元。亨特本人既无背景更无能源工业方面的经验,而是一个吸食毒品上瘾的花花公子。当时,乌克兰的总检察长正在调查该公司的腐败问题。一年之后,时任美国副总统并被奥巴马政府授权处理乌克兰事务的拜登,以撤销美国援助相威胁迫使乌克兰政府解除了上述总检察长的职务。

  最近,共和党方面掌握了真凭实据。亨特·拜登的电子邮件记录显示,那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聘用亨特是为了让他在政治方面发挥“影响力”。邮件记录还显示,亨特安排乌克兰天然气公司的代表与副总统拜登见了面。

  除此以外,拜登家族与亚洲资产阶级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家有军工背景的亚洲资本家企业许诺支付给亨特每年1000万美元的酬劳,还许诺要建立一家可以由拜登家族控制的私募基金,其中亨特和拜登本人都将持有股份。

  拜登丑闻爆发后,美国政治舞台上出现了前所未有、令人叹为观止的奇特景象。不仅所有的主流媒体拒绝报道拜登丑闻,而且美国大资本家控制的脸书和推特两大社交媒体,彻底撕下资产阶级民主的假面,以东方式独裁国家的手段大面积删帖封号。凡是转载拜登丑闻的账号都被冻结。被冻结的账号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白宫新闻秘书、众议院共和党的新闻发布账号以及一大批普通的特朗普支持者的账号。

  可笑的是,美国的“左派”长期以来自欺欺人,自己吓唬自己,渲染所谓特朗普的“法西斯主义”危险。特朗普没有成为法西斯主义者,美国新自由主义资产阶级的高科技言论审查制度已经成为现实了!

  如果拜登集团在此次大选中获胜,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美国资产阶级民主制度将面临逐步瓦解的危险。美国与世界,都到了一个转折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悼念洪涛同志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8.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北京日报》:任志强被判刑18年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毛泽东的神预言:四方面军南下是错误的,早晚还是要到西北来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