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城读│大卫·哈维论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性

大卫·哈维 · 2020-10-24 · 来源:城读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现在的情形是,中国人开始进入领头羊的位置,一旦中国成为领头羊,你会问自己,“这将会是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大卫·哈维论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性

  中国对于全球资本主义发展将具有决定性。

  David Harvey, 2020. The Anti-Capitalist Chronicles, Pluto Press.

  Sources:

  https://www.democracyatwork.info/acc_the_significance_of_china_in_the_global_economy

  https://www.plutobooks.com/9780745342092/the-anti-capitalist-chronicles/

  http://davidharvey.org/2018/11/new-podcast-david-harveys-anti-capitalist-chronicles/

  近日大卫·哈维新书《反资本主义纪事》(The Anti-Capitalist Chronicles)出版,本书为大卫·哈维同名播客的文字稿,哈维讲解理解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和争取更美好世界的新方法,话题涉及新自由主义、金融化、地缘政治、全球化、工作与异化、环境、技术和社会运动,最后两篇谈论疫情之下的反资本主义政治和集体应对,城读曾经翻译过,详情可以参阅文末相关阅读。

  下文编译自第九章《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性》。

  2019年1月2日,股市收盘后,苹果公司宣布无法完成销售目标,特别是中国市场。苹果公司股票立刻暴跌,第二天,已经损失惨重的股市,又下跌了2.5%。

  有趣的是,这是苹果产品在中国的销售,当然,苹果产品是在中国生产的,但中国也是苹果的重要市场。官方的解释是,中国消费市场走向疲软,其经济状况比较糟糕,原因有很多:首先,据说是因为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而另一个因素是,根据后来的报道,出于种种原因中国消费主义有所减弱。

  但是当我们开始更细致审视究竟发生了什么时,发现苹果产品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受欢迎了,苹果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已经减少到只有7%。另外80%的份额被中国公司所占有,例如华为,还有小米、Oppo、Vivo等少有人听说过的公司,实际上,2010年时这些公司大部分还不存在。

  所以中国的iPhone和电脑等电子产品的产量有了巨大增长。而这一巨大增长是以更低成本生产,并且系统更容易使用,因此,中国在大约四年时间里,许多城市(我自己亲身体验过)在三年内从现金经济变成了无现金经济,每个人拿着他们的iPhone,把它放在一个扫码器上,我在那里甚至不能用现金购买一杯咖啡,在不少地方,已经很难再使用现金。

  我之所以谈到这些,是因为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具有重要意义,但在我们对世界新闻的描述中,并没把这个意义放在很核心的位置,然而从开头的事件可以看出,中国发生的事情对于全球资本主义将具有相当大的决定性。而事实上,我想论述一个观点:中国的确具有决定性,特别是自2007/2008年的危机以来。

  总之,我想论述,资本以及资本主义,在2007/2008年危机之后,为中国经济的扩张所拯救。而另一个原因,我认为,你必须理解中国经济的规模,我们已经理解了中国转型的速度。比如我刚才提到,中国主要城市(例如我去过的南京)从现金经济到无现金经济,只用了三年时间。还有其他更快的事情,我稍后会讲到。

  但中国经济的规模是真正需要从一开始就认识到的东西。按照传统GDP衡量标准,你面对的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你用购买力平价来衡量,即基于地方货币价值和购买力的标准衡量,那么实际上,中国经济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如果中国经济繁荣,那么世界其他地方也会繁荣。如果中国经济陷入衰退——有迹象表明它现在正处于温和的衰退之中——如果真如此,那么这对资本的演变有着巨大影响。

  如果我们对社会主义的未来感兴趣的话,我认为我们要认真对待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要带着两个问题去看:资本主义的未来在多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果然如此的话,这将是一个怎样的未来?第二个问题是:社会主义的未来会不会取决于中国可能发生的事情,取决于中国经济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这种纲领性的转变?

  我认为对于任何一个左派来说,我们都应该关注这个问题,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上,马克思所说的“竞争的强制法则”在定义我们是谁的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我们与中国竞争非常激烈,而中国与我们竞争也非常激烈,当然,特朗普政府已经让我们清楚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我们现在必须以一种更连贯的方式来思考中国。

  我不是中国专家。我希望我对中国的了解更多。我希望我懂中国的语言。我去过中国几次,我只是在那里做研究,读了很多书,我试图跟踪有关中国的报道,但我不得不说,我对这些问题还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我对中国发生的事情也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分析,我认为中国非常复杂,但有一些事情,我认为我们应该把它作为背景来看待这些问题。

  第一件事情是,1978年发生了大转型,当时面临的情况是:中国大量人口生活在绝对贫困之下。世界银行1980年做了一项调查,他们估计中国大约有8.5亿人生活在绝对贫困状态之下。与此同时,中国周围的国家都在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日本如此,韩国如此,香港台湾也是如此,还有新加坡。

  所以,可以看到,中国侨民走出国门,蓬勃发展:变得非常富有,而中国大陆自身经济却停滞不前。我认为党的领导层认为这是一种非常不利的情况,撇开可能来自帝国主义列强的攻击或其他事情不谈,他们意识到,借用马克思的一句话,“当必需品的世界被抛在脑后时,自由的世界就开始了”,在他们真正开始说自己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之前,他们在满足人民的必需品方面有着巨大差距。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决定在经济中引入一个因素,这将成为未来的关键。他们将开始让经济实体相互竞争。他们将把市场力量引入经济之中。

  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他们确实咨询了西方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1980年访问了中国。大学教授经济学的方式进行了显著修改,所以如果你现在去中国,你会发现很少有人研究马克思。大部分经济系所精心挑选自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等大学毕业的博士来担任教职。中国充分理解新古典经济学,所以他们分析经济的方法开始转变;政策也开始转变。

  不管你怎么看,中国都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世界银行估计2014年,中国只有大约4000万赤贫人口。中国的目标是确保到2022年中国实现零贫困。所以,毫无疑问,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获得商品和货物的机会已经有了显著提高,因此,在20或30年的时间里使8亿人摆脱贫困是一项极为惊人的成就。我认为,这是中国的成就。

  中国不仅做到了这一点,中国还发展出全新的生活方式,特别是中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1990年代中期的时候,就有超过100个百万人口城市。城市化速度每年15%左右,大量人口从农村迁移到城市。例如,有人估计,在过去10或15年里,实际上大约有3亿人从农村迁入城市。

  如果你看一下从爱尔兰到美国的移民总数,大约只有3千万左右。当我们将中国与全球其他地方进行比较时,中国转型的速度最快,规模最大。在这里我给大家举一个我认为至关重要的例子,对于拯救全球资本主义至关重要。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全球崩盘,全球崩盘使美国消费市场崩溃,这意味着那些依赖这个消费市场的国家里的公司陷入了衰退。据估计,中国在2007/2008年失去了大约3000万个工作岗位。

  然而,200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劳工组织进行了一项调查,试图回答2007/2008年的崩盘造成的净就业损失是多少。美国净损失的工作岗位大约1400万,而中国净损失的工作岗位是300万。所以,某种程度上说,中国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创造了2700万个就业机会。这是一件绝对惊人的事情,当我写到这一点时,我说,“以前从来没人听说过这件事”,直到我开始进一步阅读,我读到:中国在2000年代,每年创造2000万个工作机会。同样,这是一个巨大转型。

  2007/2008年,中国无法在出口产业中创造就业机会,因为出口产业已经死了,很多公司破产。所以,中国所做的是扩大一些在1990年代就已经开始的事情,即扩大基础设施和投资。我有一张中国消耗水泥的图,我经常用它来说明这个问题。中国在2007/2008年之后,水泥的消耗量增加了三倍,大约在2009年到2012年之间,中国在三年的水泥消耗量超过了美国在一百年(1900-1999年)的消耗量。

  美国水泥消耗量很大,但中国水泥消耗速度更惊人,中国正在建设新城市、新道路和高速公路,新的高铁网络。2008年中国高铁里程为零。2014年,高铁已经达到大约15,000 英里。现在,中国大约有20,000英里的高铁历程。所有这些需要消耗大量材料,所以中国在基础设施和投资方面蓬勃发展。

  现在,如果你还记得2007/2008年之后发生了什么,美国曾有人提议,“我们应该恢复所有的东西,我们的桥梁正在倒塌。我们应该投资于基础设施,进行长期投资”。但在政治上,这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共和党人说:“我们需要紧缩。你不能扩大预算,你不能做那些事情”,所以美国实行紧缩政治,欧洲也实行紧缩政治,日本亦是如此。

  既然2007/2008年的危机是债务危机,所以资本主义世界都在实行紧缩政治。我们必须还债,但我们怎么可能通过紧缩政治来还债呢?人们必须受苦才能偿还债务,并使经济回到一个良好的基础之上。看看希腊你就知道这对国家意味着什么,你会看到那种令人震惊的政治。

  中国人的做法正好相反。他们说,“好吧,我们有这个问题:我们有这么多失业人口,可能会造成巨大社会动荡。我们必须让这些人重返工作岗位;我们必须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工作机会,而且必须要快。我们要通过建筑业来做到这一点。我们要建设、建设、建设。至于如何支付?我们可以通过负债来支付。” 中国人借的是人民币,而不是外币,这使中国摆脱了危机。

  随着中国走出危机,如果你当时疯狂建设,你需要原材料来建设,而后果之一就是,所有那些向中国提供原材料的国家和经济体都迅速地走出了2007/2008年的危机。例如,澳大利亚向中国提供大量矿产资源。很多拉美国家也是如此;拉美经历了危机,但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例如智利疯狂地向中国出口铜。拉美的其他国家则向中国出口大豆。这就是2007/2008年中国拯救全球经济的方式。

  中国的扩张不仅在当时至关重要,而且从那时起一直至关重要。中国GDP的增长实际上是2007/2008年以来全球经济复苏中最重要的因素,但正如我所指出的那样,其中很多是债务融资,而且超过了债务限额。第二件事情是,中国不仅仅使用债务融资,而且是在需要消费者的情况下进行建设,所以中国必须非常努力促进中国经济消费能力的提高。

  而这对全球同样非常重要。因为外国资本的兴趣不仅是把中国作为一个生产低成本商品的地方,还在于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

  我在一开始就提到,中国市场对苹果来说极为重要,尽管苹果在这个市场上做得不再那么好。还有其他公司在中国经营巨大生意。例如,星巴克在中国的咖啡馆数量比它在美国的咖啡馆数量还要多。星巴克的中国贸易巨大,如果特朗普对中国人搞得太多,我可以想象他们会对星巴克施加某种限制之类的东西。很快你就会看到美国企业在中国的日子不好过。事实上,某些在中国生产的汽车公司已经与中国当局关系复杂,以至于这是中国可以对特朗普有关关税的提议设置反制运动的另一种方式。

  所以,中国国内市场需要成长,但也需要以某种方式成长。比如说,如果你按照中国人建房的速度来建房,那么,人们就必须能够购买这个住房,或者是必须要有钱来投资这个住房。要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能够借到抵押贷款融资。在2007/2008年之前,中国很少有抵押贷款融资,但当这个巨大建设过程开始时,他们必须创造新的工具,以便人们能够为购买住房融资。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金融部门突然变成了一个领域,资金被用于贷款给人们建造住房和公寓以及其他建筑。同时,资金又被借给消费者用来购买住房和公寓,这意味着你需要非常强大的金融机构来支持整个过程。

  在1978年以前的文革时期,中国基本上没有银行。文革期间普通零售意义上的银行被取消了,所以没有银行。但银行很快又出现了……特别是1995年以后,银行开始在中国社会中扮演更有力的角色。今天世界上最大的银行有哪些?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四家银行都是中国的。

  从1978年之前银行不存在的情况,变成了世界最大四家银行都是中国的银行的情况。第五大银行是日本银行,第六大银行是摩根大通,我们自以为拥有世界上最大最强的银行,但中国拥有四家最大的银行,规模远超其他任何银行。这些银行把钱借给开发商,当然也把钱借给消费者,所以中国的繁荣也在以极快的速度金融化,中国的经济在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与此同时,中国人也认识到,如果只有低工资、劳动密集的工业化生产形式,那么从长远来看,无法建立一个真正有活力的经济。所以开始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 “如何改变中国经济?”所以开始生产高价值商品。于是中国电脑公司和其他科技公司开始涌现。

  请再次注意这一切发生的速度。很多中国企业家、科学家和工程师都在美国接受训练。他们中许多人曾在苹果、谷歌、微软等公司工作过。中国有一个有趣的争论,“我们如何才能创造一个中国硅谷?”,那么“我们要怎么做、做什么?”

  美国对中国的一个巨大误解之一是,每个人都认为中国是一个高度集中的经济体。其实它不是——中国实际上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机器,集权和分权共同发挥作用。从本质上讲,中央提出政策,全国各个地方执行,一切分权,人们试图满足中央的要求。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央政府提议,地方安排执行,因此,权力下放变得非常重要。

  所以,请再次注意中国速度。我们把中国视为一个低工资劳动力的经济体,中国的确是一个重要的低工资工业经济,但是从2010年开始,中国突然进入了这个(高科技)领域,而且在大约8年的时间里,已经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主要的竞争对手。所以,如果拿全球十大高科技公司来说,有四家是中国公司,而2011年情况还不是这样的。所以,这就是开动中的中国模式。中国的速度非常快,有政府的支持,掺杂着政府的强力干预,但中国也是高度分散的,创业精神(创业文化)已经成为绝对的核心,你几乎可以称之为一种角斗士的资本主义,正出现在中国。

  谈论至此,我们必须问一个问题。“这不是中国的未来,而是资本主义的未来?”资本主义在历史上的发展,通常是通过不平衡的地理发展来实现的。一个地方发展起来,就会成为霸权主义。如果我在上世纪80年代做这个演讲,我们会谈到日本,会谈到西德。因为当时这些都是最主要的经济体,每个人都必须做日本人正在做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开始谈论适时生产体系和其他相关的东西。

  到了1990年代的时候,日本已经陷入危机,德国统一,那么1990年代谁是领头羊呢?我们有华盛顿共识,基本上就是美国在克林顿时期出现了互联网增长经济。所以,美国开始成为领头羊, 于是美国告诉每个人历史终结了,“每个人都必须像我们一样,因为我们已经得到了资本主义应该或不应该怎样做的答案。”

  随后,2001年经济崩溃,然后是住房泡沫破裂,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现在谁是领头羊的问题,谁是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的榜样,成为一个异常有趣的全球竞争景象。你可以看到不同区域霸权的出现。有中国圈、北美圈和欧洲圈, 而日本处于其间,难以决断。

  所以,现在的情形是,中国人开始进入领头羊的位置,一旦中国成为领头羊,你会问自己,“这将会是什么样的资本主义?”而中国人已经认定人工智能是未来。人工智能是关于什么的?实际上,人工智能是要找到一种方法来消除生产过程中的劳动力,我认为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劳动力会发生什么?”而这一点,我将在下一个播客中讨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3. “洋垃圾”外教
  4.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5.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6.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7.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8. 张桂梅就是张桂梅,不是什么特雷沙
  9. 陈先义|解读毛洪涛周新城同志遗言
  10. 毛泽东点将彭德怀挂帅抗美援朝的台前幕后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3.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0.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双十节,一个很奇怪、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节日”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