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美国的大选之乱实质上是“颜色革命”的“出口转内销”

千钧棒 · 2020-11-21 · 来源:淮左徐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不管美国两党及其支持者怎么闹,也不管最后是特朗普还是拜登胜出,会不会发生内战不好说,但是美国起码短期内很难走出疫情、经济下滑和社会撕裂的死胡同,在美国佬自己发明的“颜色革命”面前,美国人还是自求多福吧!

  美国大选结束,拜登自称获得胜利,民主党有可能卷土重来,国内的自由派公知从中看到了继续在中国推进“改旗易帜”的希望,就像蚂蟥闻到了血腥味一样,一条条又浮出水面: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2020美国大选成为闹剧,连美国总统自己都承认,美国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的笑柄,而那些啥动物的嘴吐不出那个啥东西的中国公知的把美国的丧事当成喜事办的舔功也真的是没谁了!

  特朗普有一句话非常经典,应该可以流传百世:“在美国,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把那些称美国总统代表美国人民的中国公知的脸都打肿了。

  美国的两党,一个是戴着面具干坏事的伪君子,做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一个是明火执仗干坏事的真小人,信奉“我是流氓我怕谁”。

  作为“资本家的狗”,他们又分别依附于金融资本家和实业资本家。

  美国的民众被割裂成为不同群体,而美国的体制又决定了美国人只能在两个烂苹果里面挑选一个,特朗普和拜登又有各自的一群拥护者,从这次大选的特朗普7100万拥护者和拜登的7400万拥护者看,美国的社会已经严重撕裂。支持特朗普的人和反对特朗普的人势均力敌。

  从11月3日以来美国的情况看,佩洛西津津乐道的“美丽的风景线”正在美国出现。

  无论什么政治立场的人都会发现,美国社会目前发生的事情似曾相识。

  不错。这可算是美国版的“颜色革命”。

  其实,美国的大选之乱,实质上就是“颜色革命”的“出口转内销”。

  众所周知,根据美国的利益格局和地缘政治需要在世界各国策动“颜色革命”颠覆不听命于美国的国家政府是美国的拿手好戏,美国两党都会用,只不过民主党特别喜欢使用而已。利用各国的所谓的“民主制度”以及美国的影响力,美国政府常常利用各国的大选之机收买和扶植反对派,颠覆某些美国不喜欢的国家的政府,或者是制造动乱和内战,或者是建立亲美政府。

  很显然,在2020年的美国大选中,美国两党都把这一招用于自己的对手身上了。

  今年美国大选的一个热门词就是“选举作弊”:里面也包括两种情况,一是实际上有作弊情况,二是称对方作弊,进而不承认选举结果。

  记得平时某些不跟美国走的国家的大选结果出来以后,美国和西方国家就以所谓的“不公正”、“不透明”作为借口不予承认,甚至是扶植和操纵反对派制造社会动乱,每次大选,他们要对各国的大选派出所谓的“观察员”,我就奇了怪了,既然美国是那么“看重公正”,为什么美国大选的时候,不让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世界各国最起码是大国派出观察员去监督美国的大选以表示公正呢?

  关键在于,让谁当美国总统,与所谓的“公正“无关,而在于垄断资本集团之间的角力或者说妥协的结果。如果说实在是阻挡不了某个人成为总统,而某个人又危害到或者是可能危害到资本家的利益的时候,干脆找人干掉他,在这方面,林肯和肯尼迪就是前车之鉴。

  对于国内自由派公知的把美国的丧事当成喜事办,大吹特吹美国制度所谓的“纠错功能”的陈词滥调,本人已经不屑反驳,唯一值得肯定的是他们居然破天荒能够承认连“灯塔国”也有错,在公知的语言环境中,“灯塔国”从来都是百分之百正确,什么时候居然犯错误了?犯了哪些错误?不知道公知敢不敢讲清楚?

  不过。在本文中,我关注的重点在于,拿美国的大选之乱与美国平时在世界各国策动的“颜色革命”进行对比。

  美国和西方策动、支持和操纵的颜色革命有三种结果,一是成功的,二是失败的,造成这些国家的内战、内乱和社会动荡,三是双方相持不下,最后由军方接管政府的。下面通过回顾历史举例子分析:

  一、“颜色革命成功的例子有格鲁吉亚和乌克兰

  (一)玫瑰革命是2003年11月22日在格鲁吉亚发生的反对当时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及其所领导政府的一系列示威活动,其领导人由于反对党领袖萨卡什维利每次公开露面都拿一枝玫瑰花,因此被称为玫瑰革命。最终,萨卡什维利领导的反对党获得了胜利,建立了“民主选举”的政府,其本人当选格鲁吉亚总统,而原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辞职。格鲁吉亚玫瑰革命成为后来的“颜色革命”的第一波。

  1995年,在美国国会奖学金资助下完成学业的萨卡什维利,刚刚归国不过一年,就得到了犹太富商帕塔尔的政治金援。

  那一年,年仅28岁的萨卡什维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选为“议员”!仅仅5年,他就做到了格鲁吉亚的司法部长。

  在媒体前频繁作秀抬杠一年后,他就撂挑子不干,扛起了“反政府”的大旗——宣布成立统一民族运动党。

  美国国务卿当即宣称:“老萨”是民主世界的朋友。

  美国之音在时讯板块对着格鲁吉亚民众高呼:“为了正义,请将选票投给‘老萨’”。

  为了帮助以萨卡什维利为首的反对党占据竞选的舆论优势,美国掌控下的各社交网站,在整个总统竞选周期内对总统谢瓦尔德泽及当局官员的“受贿丑闻”进行了用户定点优先推送,在国内反对派的策动下,数以万计的愤怒民众走上街头引发抗议骚乱!

  如今有确凿证据表明:

  就在格鲁吉亚大选的前3个月,索罗斯量子基金1.3亿美元,所谓用于慈善基金捐赠的跨境账户划拨经受人,正是萨卡什维利的亲信达维德!

  在西方的支持下,萨卡什维利最终以96%的超高支持率,成功夺取了格鲁吉亚的总统宝座,而这场“和平演变”,又被称为“玫瑰花革命”。

  (二)2015年2月12日,经过17个小时的“马拉松式”谈判,乌、俄、德、法四国领导人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就乌克兰危机达成停火协议,同意从2月15日开始停火。这是2014年9月以来的第二个停火协议,但协议上没有美国的签字,乌克兰危机依然被阴霾笼罩。

  历史是如此的相似。就在一年前,为了结束持续近三个月颜色革命造成的乌克兰危机,在波兰和德国外长的见证下,2014年2月21日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和3名主要反对派领导在基辅签署和解协议,当协议传至基辅独立广场,示威者报以震耳欲聋的嘘声,抗议民众依然坚持要亚努科维奇立即下台。两天之后,这份没有美国见证的协议成为废纸一张,亚努科维奇被国会罢免,宪法被修改,总统大选也被提前。乌克兰危机自此走上升级之路。

  中新网2015年2月2日电 据俄媒1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接受CNN采访时承认,美国曾积极参加了发生在2014年2月的乌克兰政变。

  乌克兰闹颜色革命,最根本的动机就是部分民众想参照西方民主制度,投入西方怀抱,过上与西方一样的富裕生活。现实的结果是什么呢?

  首先是人员的惨重伤亡和流离失所。根据联合国报告显示,乌克兰东部武装冲突造成包括马航298名遇难乘客在内的5187人死亡,逾1.15万人受伤;冲突地区超过500万平民面临日益严峻的生存环境,约100万人沦为难民。乌克兰由原来比较富裕的国家变成了欧洲的穷国,乌克兰的女性要通过到其他国家卖淫维持生活。

  二、“颜色革命”失败的例子有叙利亚委内瑞拉

  (一)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操纵下,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叙利亚反对派要求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下台,巴沙尔·阿萨德同意通过和谈解决叙利亚国内的矛盾,但遭到叙利亚反对派的拒绝。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对叙利亚武装部队及亲政府的民兵组织的恐怖袭击。特别是在德拉、霍姆斯、伊德利卜和哈马等抗议的中心地区。

  叙利亚的反政府示威活动于2011年1月26日开始并于3月15日升级,随后反政府示威活动演变成了武装冲突。于是,由社会动乱演变成为叙利亚内战,叙利亚内战指从2011年年初持续至今的叙利亚政府与叙利亚反对派组织、IS之间的冲突。

  颜色革命无法达到目的,于是奥巴马政府曾经企图在“第二好莱坞”“白头盔”的配合下,以叙利亚拥有化学武器作为借口对叙利亚发动战争,最终由于俄罗斯的针锋相对和巧妙斡旋而作罢。

  (二)自查韦斯就任委内瑞拉总统以来,委内瑞拉与美国的关系不断恶化,两国的矛盾主要集中在意识形态、能源和外交三个领域。

  首先,查韦斯执政后提出反对“新自由主义”的主张,并与美国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的倡议唱对台戏。这与美国的政策格格不入。

  其次,美国认为,查韦斯政府同与古巴、伊朗和利比亚等保持“过于密切”的联系,从而可能“威胁”美国的安全。美国对此不能容忍。查韦斯政府则认为美国无权过问委内瑞拉的外交事务。

  其三,委内瑞拉认为美国策划了推翻查韦斯的“4·11政变”。2002年4月11日,委内瑞拉发生未遂政变,查韦斯险些被赶下台。两天后,查韦斯重新执政。查韦斯指责说,他有充分证据证明美国政府参与了这场政变的策划。他认为,美国一直在支持委国内的反对派,想方设法搞垮他的政府。

  2012年10月10日,查韦斯任命马杜罗为副总统,三日后就任。12月9日,查韦斯宣布其副总统马杜罗为他的接班人。

  2013年3月5日,查韦斯因癌症去世,马杜罗出任临时总统。 按照安排,马杜罗在丧礼之后就宣誓成为代总统。 2013年3月8日,委内瑞拉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在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特别会议上正式宣誓就任代总统。

  2013年4月14日,代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以50.66%的得票率在总统大选中胜出,当选委内瑞拉总统。

  2018年1月28日,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博尔顿接受了美国福克斯新闻的采访,谈到了美国与委内瑞拉最近紧张的关系,他说“如果我们能让美国石油公司在委内瑞拉投资并生产石油,这将对美国的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博尔顿还表示,把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赶下台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只有马杜罗下台,美国的商业利益才能进入到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较低,但是其已探明的石油储量约为3020亿桶,是美国的10倍之多,位列全世界第一。

  虽然美国和委内瑞拉的关系一直不好,但因为地理相近,美国一直都是委内瑞拉石油的最大买家。不过,美国却始终没有拿到委内瑞拉的石油开采权。对于委内瑞拉的左派政权而言,将石油开采权交给美国是出卖国家主权的行为。

  在美国的支持下,自封为委内瑞拉总统的委内瑞拉议长瓜伊多可以说是2019年上半年最热门的国际人物之一了。因为他的兴风作浪,不仅让委内瑞拉搞得鸡犬不宁,就连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大国也曾经在南美地区开辟了新的博弈场。

  瓜伊多以所谓的马杜罗选举作弊为借口,在委内瑞拉国内组织大规模的抗议游行示威,并且宣布成立由他担任总统的新政府并且得到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承认,一时间委内瑞拉黑云压城城欲摧。而马杜罗始终不错走一步棋。委内瑞拉军民也给予了马杜罗最大的支持,最终没能被瓜伊多这个美国人扶植下的卖国贼的淫威所吓倒。随着俄罗斯进入,马杜罗开始反守为攻,逐步掌握了主动权。人心丧尽的瓜伊多逐渐走上穷途末路,美国人原先大力支持瓜伊多的态度也随着这家伙的不成器而变得微妙起来。原先把航母战斗群开进委内瑞拉外海并且一度叫嚣要对委内瑞拉动武,也随着国务卿蓬佩奥“对委内瑞拉动武风险太大,动武不是美国的选择”这一句说辞而雪藏。

  这又是一个美国策动“颜色革命”失败以后曾经企图动武最后作罢的例子。

  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颜色革命”撕裂社会,最后由军人干政。在这方面的例子有埃及和泰国。

  (一)埃及是世界文明古国,也是阿拉伯世界的“领头羊”。西方大国千方百计诱导埃及走上有利于西方的发展道路,想方设法使埃及保持弱势和依附状态,积极推动埃及“民主化”。这一策略在2011年埃及“1·25革命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2010年6月,埃及青年萨依德涉嫌在酒吧内吸毒,被数名警员误打致死。埃及民众认为警方滥权,加上对当局长期积压的强烈不满,在年底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的助燃下,群情激奋的埃及青年人决定为“变革”而战。

  1月25日是埃及“国家警察日”,本用于纪念1952年在抗英斗争中,50名拒绝向英军缴械而牺牲的警官。而2011年的1月25日,埃及首都开罗的解放广场上人头攒动,4.5万人手举标语、高喊口号,要求总统穆巴拉克下台。

  经过短短18天的非暴力抗议,执政长达42年的穆巴拉克政府最终被推翻。这场运动后来被命名为“1·25革命”。

  2011年1月27日,穆兄会宣布支持针对穆巴拉克的大规模示威。次日,穆尔西遭到逮捕。2月,穆巴拉克下台,埃及公共秩序陷入混乱,穆尔西由此脱狱。

  在2012年埃及总统大选中,穆兄会推举穆尔西作为该组织的候选人。6月30日,穆尔西击败前总理艾哈迈德·沙菲克当选总统,他是现代埃及史上第一位没有军方背景的总统。

  就这样,曾因反对穆巴拉克统治被捕入狱的穆尔西登上埃及权力顶峰,当选为埃及总统,民众在开罗解放广场聚集,将其捧为“英雄”般的人物;但一年后,埃及再次发生大规模社会动乱,民众在同一个广场要求他下台。

  2013年7月3日,埃及军方宣布罢免穆尔西总统职位并将其软禁。为了进一步“围剿”穆尔西的支持者,埃及当局随后逮捕了其所在的穆兄会高层领导人。10月初,埃及政府正式解散穆兄会注册的非政府组织。

  在穆尔西遭到软禁期间,欧盟、美国等西方大国也曾试图斡旋,希望埃及当局释放穆尔西,却遭到拒绝。

  2013年7月3日,埃及军方以穆尔西未能解决国家当前面临的危机为由解除其总统职务。7月3日晚,塞西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提前举行总统选举、由最高宪法法院院长暂行总统职权。

  2014年5月28日晚9时,为期三天的埃及总统选举投票结束 。这是自2013年7月穆尔西被解除总统职务后埃及举行的首次总统选举 。在全部有效票中,塞西赢得总统选举。

  2018年4月2日,埃及全国选举委员会宣布,现任总统塞西在总统选举中赢得97.08%的选票,成功获得连任。

  在这里,一人一票不灵了,“民主国家”最后的结果是军人组织政府。

  (二)军队可以说是泰国宪政的噩梦。从1932年君主立宪以来,泰国军事政变多达近四十起,宪政一再被政变打断。

  从20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泰国历史始终围绕着军人展开。其中,1932年到1957年,是军人力量的上升期。1957年之后,其地位不断受到挑战。期间,銮披汶·颂堪元帅、沙立·他那叻元帅都曾试图按照自己的理解和意愿来重塑泰国的“民主”,前者希望打造一个新的民族国家,后者则在泰国的旧传统里寻找出路。

  60、70年代泰国政治生活最显著的变化是国王影响力的归来。从70年代到90年代,国王的影响力一直都在上升。相反,军方势力则开始走下坡路。当国王在90年代拥有足够的影响力来左右政治走向时,军方则已经丧失了直接干政的权力。

  他信曾经试图渗透、瓦解泰国军队,但未能成功

  2001年出任总理后,他信开始致力于推动泰国军队的职业化,试图将军队纳入政府行政的管理框架。具体手段徒有两条:一是通过安插亲信逐步渗透军方权力,比如安插自己的堂兄差西特·西那瓦出任陆军司令;其次是利用警方逐步取代军方的安全职能。

  但是,由于泰国南部地区马来穆斯林分离主义运动死灰复燃,缺乏经验的警察部队难以应对,导致他信未能顺利实现自己的政治意图,泰国军队仍然能够维持住自己强大的影响力。

  表面上看,他信做了诸多的政治调整,但并没有任何政策直接针王室。他信和泰爱泰党凭借“草根政策”,获得农村地区的广泛支持后迅速崛起并一党独大,不但消解了国王在制衡各派势力中的作用和地位,而且其农村路线还严重动摇了国王的群众基础。曾为泰王普密蓬撰写传记《从不微笑的国王》的汉德利曾如此表述:“他信对泰王和王室的期望已缺乏一定的尊重。他表现出很大的独立性,这是王室无法认同的。”

  泰王感觉声望受到他信威胁,选择与军队站到了一起

  常常看国际新闻的人都知道,前些年看到关于泰国的新闻的时候,常常会看到两个概念:“红衫军”和“黄衫军”。

  泰国主要有两大政党:人民力量党和民主党。人民力量党的前身是泰国前总理他信所组织的泰爱泰党,也就是支持他信的。红衫军基本就是他们在领导的。黄衫军,美其名曰是民盟的人,其实背后也是民主党在撑腰。而民主党的党魁,就是曾任总理的阿披实,是属于反他信的一派。

  红衫军是支持他信反对阿披实的,黄衫军是反对他信的,支持阿披实政府的国王和军队基本都站在黄衫军这边(从构成上讲,黄衫军是代表有钱人利益的,红衫军主要都是农民和无产者)。

  由于泰国的红衫军和黄衫军交替上街游行抗议,你方唱罢我登场,2014年5月22日,泰国陆军总司令巴育发动军事政变,宣布成立军政府,并终止《泰王国2007年宪法》,解散众议院。8月,巴育在泰国王任命下,提任泰国总理。

  在这里,一人一票仍然不灵,“民主国家”最后的结果还是军人组织政府。

  自由派公知在我们国内的网络上呼风唤雨指鹿为马的时期,曾经忽悠国人称,在所谓的“民主国家”里面不会出现“军人干政”。并且他们极力推崇的所谓的“普世价值”里面就包括所谓的“人权高于主权”。

  面对埃及和泰国的现实情况,人们不禁要问,埃及曾经对立的两派民众,以及泰国的红衫军和黄衫军,谁的人权高于主权了?

  另外,在所谓的“民主国家”埃及和泰国,不但出现“军人干政”,而且还直接组成军政府,不知道公知们如何用“普世价值”自圆其说?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同样是发生“颜色革命”,美国对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直接操纵权力更迭,对叙利亚和委内瑞拉,颜色革命无效以后甚至是企图进行军事干涉,而对埃及和泰国的政局变化不干预或者说干预力度不大呢?关键在于这一切是由美国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需要决定的,跟所谓的“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没有半毛钱关系。

  埃及的穆巴拉克政府亲美,塞西的军政府不反美,而泰国对美国的态度不是很鲜明,只不过代表红衫军的他信政府比较亲华,所以说是不是“军人干政”问题不大,如果产生的军政府是坚决反对美国的,你看美国会不会袖手旁观?至于说社会制度,沙特等海湾六国倒是货真价实的“君主制国家”,而且沙特还有活体肢解沙特裔美国记者的恶行,美国为何不对这些国家策动“颜色革命”呢?

  四、美国的大选之乱与美国平时在其他国家策动的“颜色革命”的共同点。

  当地时间11月14日,大批特朗普支持者涌入了美国首都华盛顿,这些支持特朗普的人群在华盛顿特区举行“MAGA百万人游行”,而反对特朗普的人群也走上华盛顿街头,举行针锋相对的游行示威活动。据环球网报道,在游行示威现场,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多次爆发语言冲突,甚至出现肢体冲突,有人被示威者推倒在地,一些特朗普支持者手中的美国国旗被夺走,甚至还有人在现场焚烧了美国国旗。不同阵营的团体在华盛顿街头爆发了“混战”,由于担心暴力升级,美国警方已经戒备,周边商户也再次封门锁窗。局势混乱之际,特朗普却继续煽风点火,他咆哮着要求华盛顿警方采取行动,抓捕那些围攻特朗普支持者的反对者。特朗普还分享了“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者殴打别人的视频,并大骂“这是人类激进分子垃圾做的!现在就逮捕他们!”

  疯狂造势的同时,特朗普也没忘记继续为翻盘寻找机会。目前特朗普已经在社交媒体上指责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违宪”,他指责有人改变了大选结果,他将诉诸法律。特朗普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则对媒体表示,特朗普团队已经掌握数百万张原本投给特朗普的选票被删除或者改选的“证据”,并坚称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将会被“推翻”。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街头动乱、僵持不下……这些火苗的出现,似乎意味着在特朗普的煽动下,一场美国版的颜色革命已经呼之欲出。今年8月27日俄罗斯《观点报》网站在评述此次美国总统大选的时候,就曾经指出美国面临着颜色革命的威胁,当时民主党人希拉里呼吁拜登在大选之后宣布自己是获胜者,专家认为,不同意选举委员会的决定是所有颜色革命策略的第一步。过去多年,美国都在向其他国家输出颜色革命,但是现在美国式“广场革命”却即将上演。

  当然美国面临的不是单纯的“颜色革命”而已,特朗普在其任内已经深刻改变了美国,现在的美国社会深度分裂,以至于出现了特朗普和拜登两派支持者对峙的局面。如果特朗普团队执意推翻大选结果,则意味着更大程度上的对抗将难以避免。出现在华盛顿的混乱一幕,可能只是开始而已。正如一些人所担心的,美国真正面临的可能是“内战威胁”。

  共同点一:跟格鲁吉亚一样,民主党利用自己控制的媒体大造舆论,利用特朗普的一些重大失误,把美国制度的深层次问题甩锅特朗普,一方面掩盖美国社会制度的弊端,一方面是出于选战考虑。其实,在针对中国方面,美国两党没有差别,在对付疫情方面,民主党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共同点二、把突发性事件往党派政治需要方面引导。美国黑人弗洛伊德被跪杀,这本身不仅仅是种族歧视问题,更重要的是美国的社会制度的弊端的体现,只不过点燃了美国人由于疫情而形成的强烈不满的火药桶而已,而民主党的拜登和佩洛西猫哭老鼠假慈悲,在大庭广众作秀,假装下跪,骗取民众对民主党的支持并且造成对特朗普不利的选情。而人们不会忘记,在民主党奥巴马执政时期,像弗洛伊德这样的悲剧不仅常常发生,而且奥巴马政府还残酷镇压“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运动。

  共同点三、为了党派利益和个人利益,什么制度约束国家利益都是幌子,民主党方面的的确确存在选举作弊的现象,在这方面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没有讲错,但是特朗普方面却以此为借口,不承认选举结果。最可笑的是两个人都宣布自己赢得了选举,从民主党方面,由支持拜登的媒体宣布拜登赢。而共和党方面为了打击民主党的选情,有人爆料称新冠肺炎病毒是民主党人故意传播散布的,这个说法耐人寻味。要么是事实,跟蔡英文公布蒋介石抗战中的档案材料一样,共和党为了赢得胜利,已经顾不上那么多,自爆内幕,美国佬是造成这次全球性大灾难罪魁祸首,而这种话如果是中国人讲,会被公知狂咬的;要么不是事实,说明共和党人为了打击对手,已经不择手段。

  共同点四、自由派公知鼓吹所谓的“军队国家化”,并且标榜美国不会“军人干政”,而这次美国两党尤其是共和党就打算让“军人干政”。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日在白宫发表了强硬讲话,称和平抗议者的声音不能被“暴徒”淹没,他自称是“法律和秩序”的总统,指责一些州和地方政府没能采取行动保护居民。

  特朗普说,市长和州长必须动用“压倒性的执法力量,直到暴力被平息为止”。特朗普说,如果哪个城市或州拒绝采取行动,他将部署美军。

  对于竞选对手拜登,特朗普在公开场合称拜登“背叛美国”,要把拜登抓起来。

  也许是因为美国的防长在这个问题上不听命于特朗普,最后被特朗普炒了鱿鱼。

  另外,民主党方面也曾经有过类似言论,甚至是连具体的人事比如说由哪位军人主持政府工作都早有安排。

  共同点五、跟发生“颜色革命”的各国尤其是委内瑞拉的瓜伊多一样,美国两党都想通过支持者上街的办法把对方轰下台。

  在这里,什么的制度安排、按照程序的权力更迭都是笑话。

  共同点六、面对抗议者的示威游行引起的社会动乱,美国的警察坚决镇压。而评价的标准却截然不同,同样的情况如果发生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示威游行甚至是打砸抢烧在美国的口中就是民众的“自由民主”权利,发生在香港,就是“美丽的风景线”,美国警察的执法再野蛮,也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必要行动”;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警察执法哪怕再文明,也是“践踏民主权利”。

  细心对比就会发现,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之乱中,很多细节都有美国策动和操纵各国颜色革命的影子,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美国颠覆其他国家的政府的拿手好戏“颜色革命”的“出口转内销”,这块石头搬得多了,终于砸到美国佬自己的脚上。

  其实,不管美国两党及其支持者怎么闹,也不管最后是特朗普还是拜登胜出,会不会发生内战不好说,但是美国起码短期内很难走出疫情、经济下滑和社会撕裂的死胡同,在美国佬自己发明的“颜色革命”面前,美国人还是自求多福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志坤: 中国应重点感谢的几个反面教员
  2. 中宣部副部长罕见表态: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国家警觉了!
  3. 两首抗美援朝歌曲在“网络白色恐怖时期”的遭遇有感
  4. 中宣部副部长徐麟: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
  5. 《亮剑》,才是抗日神剧中的神剧
  6. 中美关系骤变的根本缘由
  7. 这是“八路军”?
  8. 钱昌明:“特朗普疯狂”说明了什么? ——亦评本次美国大选闹剧
  9. 英国领事救人,中国人背锅吃“药”
  10. 石冀平:聊聊美国对中国和中国人民干的坏事
  1. 看到这些乱象,还不理解毛主席的担忧吗?
  2. 迎春:特朗普下台说明了什么?
  3. 林彪没有领兵入朝的真实原因,曾推荐粟裕挂帅出征
  4. 毛洪涛书记走了一个月,成都大学校长露面——看,他笑靥如花!
  5. 张志坤: 中国应重点感谢的几个反面教员
  6. 毛洪涛溺亡事件,调查情况也沉入河底了?
  7. “稀巴烂” “开黄腔” “大尺度”,物化女性实在是忍无可忍!
  8. 中宣部副部长罕见表态: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国家警觉了!
  9. 郭松民 |“李伪军”为何变成了“我军”?
  10. 我从来没在互联网上感到如此恶心!
  1. 郭建波: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发动——从“五一六通知”到“十六条”
  2. 看到这些乱象,还不理解毛主席的担忧吗?
  3.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暨《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魏巍百年诞辰纪念大会在京举行
  4. 吴铭:让人不寒而栗的四十人论坛
  5. 外滩金融峰会,不寒而栗
  6. 谁能明白马云的野心?!
  7. 美国大选严重腐蚀了胡锡进的灵魂
  8. 云中马湖畔大学,一个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
  9. 决战:马云与袁世凯
  10. 孙瑞林:重温黄克诚“讲话” 高举毛泽东旗帜
  1. 志愿军队伍中的当代花木兰——女特等战斗英雄郭俊卿
  2. 毛主席的著作影响了多少人?
  3. 看到这些乱象,还不理解毛主席的担忧吗?
  4. 中美关系骤变的根本缘由
  5. 偷肉吃会不会演变成抢肉吃?
  6. 从“张灵甫是烈士”到纪念韩国“李伪军” ,是乌龙还是精心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