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伊朗核专家遭暗杀,以色列为何敢无法无天?

后沙月光 · 2020-11-30 · 来源:后沙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以色列主要动机并不是阻止美国重返《伊朗核协议》,而是想刺激伊朗重启核武器项目,一举摧毁核协议,伊朗也不可能不清楚。

  前两天,伊朗本来还有点小喜悦,11月26日伊朗国家电视台播放了一则新闻:

  2018年因间谍罪被判十年徒刑的英国军情六局女特工凯莉.吉尔伯特(英国、澳大利亚双重国籍,墨尔本大学教师)被释放,而澳大利亚方面释放三名在押伊朗人作为交换。

  伊朗外交部副部长阿拉格希等官员在德黑兰机场迎接这3名获释伊朗人,他们戴着棒球帽和口罩,披着伊朗国旗,接受了欢迎民众送上的花环和鲜花,并热烈庆祝。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称:“澳大利亚政府不承认存在任何交换囚犯行为。”其实一切都是英国在与伊朗进行秘密谈判,谈成后,叫澳大利亚放人就是了。

  一换三,伊朗还没高兴完,11月27日下午就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核专家遭暗杀事件,而且是在德黑兰的公路上进行,让伊朗人觉得又耻辱又愤怒。

  被杀害的是伊朗首席核专家、国防部“研究和创新机构”负责人、传闻中的伊朗核武计划负责人莫森·法赫里扎德。

  他是坐着国防部的汽车,在德黑兰附近小镇一条公路上行驶,一辆被伪装过的运送木材的黑色日产皮卡在其前方爆炸,然后多名武装分子从另一辆车过来用冲锋枪扫射,他的保镖进行了还击,虽然打死了3名刺客,但法赫里扎德重伤不治,在医院身亡。

  目前不清楚这场暗杀策划了多长时间?有媒体称可能长达3年。一击而中,无论杀手团队死了多少人?或者多少人被逮捕?但这项任务已经完成。

  而暗杀行动策划者、组织者、指挥者,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以色列。伊朗外长扎里夫称掌握了以色列参与暗杀的证据。

  以色列外交部今天拒绝回应此事,内阁高级官员哈内格比称“不知道”谁是暗杀法赫里扎德的幕后黑手。

  以色列向来如此,不承认也不否认。就像问它有没有核武器一样,从来不做肯定回答,但又要千方百计地明示、暗示,让人们相信它已经拥有核武器,甚至有网文说以色列拥有200多件核武器。  

640.webp.jpg

  法赫里扎德(右一)并不是第一位被暗杀的伊朗科学家,之前已有多名科学家遭到暗杀。每一次,伊朗都会抓到一些为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效力的伊朗人,但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伊朗内奸很多,像这次执行任务的刺客,显然连命都不要了,说明金钱并不是第一位的。他们很可能是NCRI成员,全名是National Council of Resistance of Iran(伊朗反抗力量全国议会),脱胎于伊朗“人民圣战者组织”。从1981年起就是一支主要的反政府力量,被美国和欧洲列为恐怖组织。

  2001年911事件后,他们与CIA搭上,逐渐变成了街头运动者。然后在美国协调下,与摩萨德建立了联系。

  2002年8月中旬,NCRI跑到华盛顿举行新闻发布会告洋状,指责自己国家在秘密研发核武器,与美国、以色列制造的“伊朗核问题”紧密配合。

  2009年1月26日,欧盟理事会将“NCRI”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

  2012年9月28日,美国将其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这正是“阿拉伯之春”爆发的第二年。

  该组织成员本来就相当极端,跟德黑兰有亲属血仇,不是很在乎金钱。

  另外一股力量是伊朗库尔德人,法国《费加罗报》曾披露,以色列摩萨德在美国帮助下于2007-2008年在两伊交界处建立了伊朗库尔德人军事训练营,然后再让他们回国执行任务。库尔德人在伊拉克、叙利亚内战中都曾“大展身手”,在伊朗他们也想干一番事业。

  摩萨德骨干成员有没有直接参与这次暗杀行动?目前还没有任何信息。CIA前局长布伦南今天在推特上说,“这是犯罪行为,非常愚蠢的鲁莽行为,我不知道杀害法赫里扎德是否为外国政府实施的,但这种国家恐怖主义公然违反了国际法,会促使报复行为发生……”布伦南最后还是绕到了“有责任心”的拜登政府重回国际舞台上面。

  2012年1月,伊朗科学家罗尚在德黑兰被汽车炸弹炸死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就马上断然否认美国参与了伊朗境内的任何暴力行为。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表示,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但美国绝对没有参与。

  美国与以色列在入境暗杀问题上的矛盾是比较微妙的,像年初苏莱曼尼将军被暗杀,美国是在伊拉克执行,而以色列总是喜欢入境暗杀。

  法赫里扎德被杀,美国想切割的意图非常明显,但对于伊朗人来说,这又是美国的一笔血债,因为以色列背后站着的就是美国。

  暗杀科学家这种国家恐怖主义行径,以色列为什么敢干得如此无法无天?

  一、以色列有舆论护身符--犹太人是受害者。任何对以色列过于激烈的指责,都很容易被视“反犹言论”,对于一些西方政客来说,一旦被扣上这顶帽子,政治生命很可能结束。所以,别说制裁,就算批评也得小心翼翼;

  二、美国与以色列是什么关系?1982年8月5日美国《基督教箴言报》曾说得非常客观,“没有美国武器,以色列将失去质与量的优势;没有美国的经济,以色列金融将会消失,经济破产。换句话说,以色列只能做华盛顿允许之事,没有美国默许,它不敢发动一次军事行动,而一旦它发动军事行动,全世界都相信它已得到华盛顿许可。”

  舆论护身符至今有效,但从里根时代到今天,以色列还只能做华盛顿允许之事吗?不一样了,特朗普这一届政府非常明显,不是美国在控制以色列行事尺度,而是犹太人在牵着美国鼻子走。

  以色列充分利用了“一旦它发动军事行动,全世界都相信它已得到华盛顿的许可”这一逻辑,也就说,无论美国是否同意某项计划?只要以色列干了,美国就只能默认。

  美国不对以色列采取措施,西方国家都会保持沉默,哪怕是暗杀科学家这种行为,最多也就是不指名的谴责恐怖主义。

  以色列暗杀行动,是为了阻止拜登政府重返《伊朗核协议》吗?这或许是动机之一。

  但2010年-2012年以色列频频暗杀伊朗科学家,也无法阻止2015年美中英法俄与伊朗达成协议。

  以色列与伊朗关系搞到这种地步,是因为以色列吃定了阿拉伯人。

  很多人并不知道,70年代鼓动伊朗共同研发核武器的恰恰是以色列。

  当时由于伊朗巴列维国王对核武器项目不积极,所以,以色列与伊朗只签署了《鲜花工程》合作协议--两国联合研制可以携带核弹头的导弹。

  1979年霍梅尼领导伊斯兰革命成功后,伊朗变天,《鲜花工程》才被中断。

  以色列1948年建国,伊朗1953年由巴列维国王掌权,这两个政权都是由美国在背后支持。

  以色列周边全是仇视它的阿拉伯国家,这意味以色列将得不到足够的石油,它必须向伊朗示好。

  伊朗则需要以色列的军事、科技、经济资源推动“白色革命”,犹太人在美国国会的巨大影响力,又可以帮助伊朗得到美国更多的援助。

  两国非常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在萨达姆垮台前,以色列最主要敌人就是阿拉伯人,它必须与伊朗搞好关系。在面临阿拉伯人封锁时,以色列90%石油是由伊朗提供,到了1976年比重还高达76%。

  在几次中东战争中,如果没有伊朗的石油,以色列连战机起飞都成问题。

  当阿拉伯人指责伊朗时,德黑兰说: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不是阿拉伯人。

  伊朗在阿以战争中一直保持中立,一方面,它需要得到经济得益;另一方面,伊朗对泛阿拉伯主义非常警惕。在宗教上,逊尼派跟什叶派向来不睦,以色列有机会拉一派打一派。

  以色列与伊朗合作是必然结果,更重要的是,两国合作符合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

  然而,以色列战略方向是先瓦解阿拉伯阵营,再击垮伊朗,最后搞死沙特,形成它在中东的绝对优势地位,而其它国家都是一盘散沙,四分五裂,不存在中央集权。

  1979年霍梅尼在伊朗变天后,由于与美国关系急剧恶化,伊朗对以色列的态度也出现重大转变。霍梅尼称以色列是“中东毒瘤”,必须铲除,否则后患无穷,但生活在伊朗的10万犹太人并没有受到任何压迫,他们可以自由离开,也可以在议会中占有议席。

  以色列头号威胁仍然是伊拉克,两伊战争爆发后,美国、沙特、埃及、约旦都支持萨达姆,而以色列则向伊朗提供武器,帮它尽可能长时间地消耗伊拉克力量。

  所以,就算伊朗和以色列蜜月期结束,两国在私底下仍然有共同利益。

  以色列对伊拉克的目标:肢解,以巴格达、巴士拉、摩苏尔为三个中心建立三个政权,包括北方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也成立独立政权。现在伊拉克基本就是这个样子,只剩下一个国家名义。

  以色列对叙利亚的目标:肢解,跟黎巴嫩一样,在沿海建立一个什叶派政权,在阿勒颇建立一个逊尼派政权,在大马士革建立另一个逊尼派政权,还有库尔德人政权,而戈兰高地将永远为以色列所有。

  以色列虽然无力去占领阿拉伯国家大面积领土(国际会干预),但通过挑起内乱,摧毁阿拉伯国家中央集权,这样就可以实现它的绝对“安全”。

  1991年海湾战争,萨达姆政权被打掉了“牙齿和利爪”,1993年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签署了《奥斯陆协议》,开启了巴以和平进程。

  《奥斯陆协议》让伊朗更加相信以色列的阴谋,接受不了,它认为阿拉伯人在巴勒斯坦诸多问题没有解决前就启动和平进程,是极其荒谬的行为。

  事实证明,伊朗判断是对的,现在连耶路撒冷都被美国承认为以色列首都。

  伊朗对《奥斯陆协议》的反对,令以色列加速了对伊朗的打击计划,在搞定阿拉伯人后,伊朗就成了“最大的敌人”,说白了就是伊朗不好忽悠。

  90年代中后期,“伊朗核问题”这个议题出现了,前面说过,是以色列建议伊朗合作研发核武器,所以,以色列有足够“材料”制造这个议题。

  这时,美国将伊朗列入“流氓国家”,单方面对它进行制裁,舆论场上不断传出伊朗研发核武的各种“惊天消息”。同时,也让暗中研发核武器的以色列离开了聚光灯。

  2002起,伊朗核问题变成了核危机。2007后开始,参与纳坦兹核项目(燃料生产所在地)的科学家都成了以色列暗杀目标。

  本来,伊朗科学家信息是严格保密的,但为什么以色列能够如此准确而广泛地掌握?

  外部谁能接触到这些科学家?只有联合国核查小组,伊朗要证明自己没有核武计划,必须接受核查人员对民用核设施的检查,并询问有关参与建设的核专家。

  伊朗在专家被暗杀后,就一直怀疑是联合国泄露了信息,直到2012年罗尚(德黑兰理工大学教授,纳坦兹浓缩铀项目小组成员,32岁)被暗杀后,伊朗才对联合国提出了质疑。

  伊朗驻联合国代表哈比卜称:联合国核查小组在约谈伊朗核专家后,恐怖分子(以色列摩萨德)得到了关于专家的大量个人信息,并确定了下手目标。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否认了这些质疑,并谴责了恐怖主义行为。

  联合国泄密,可能性不能排除,毕竟是美国的地盘,但伊朗科学家身边的内鬼更是重要泄密渠道。

  总之,伊朗对核专家的保护措施存在着严重纰漏,像这次法赫里扎德被杀,还是以前的简单粗暴手段,也没有什么高科技,伊朗情报部门是睡着了吗?

  当年,中国研制核武器时,保卫工作可以说是做到了滴水不漏,被称为中国“氢弹之父”的于敏同志,隐姓埋名28年,美国是否知道他的存在都是问题,联合国也别想知道。除了于敏,还有许多位默默奉献,不图名利的中国科学家,应当向他们致敬。如果没有核武器,怎么算得上大国呢?

  至于法赫里扎德被杀事件有什么影响?伊朗仍然会继续忍下去,因为它的外部大环境变得对它有利,但会大力整顿情报系统。美国会不会重返核协议?这件事对此不会有什么影响,那是几个大国在中东利益的博弈问题。

  只是犹太人如此极端,想以恐怖手段阻止伊朗科学家为国效力,非但不能吓倒他们,反而会激发他们的爱国热情。

  关键在于伊朗核项目的方向(和平还是军事)?以色列主要动机并不是阻止美国重返《伊朗核协议》,而是想刺激伊朗重启核武器项目,一举摧毁核协议,伊朗也不可能不清楚。

  如果伊朗以恐怖对恐怖,以暗杀对暗杀,放手让“圣城旅”去干,那么中东将乱成一团,对伊朗来说则是前功尽弃。

  最后说个笑话: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只在乎小民尊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死了,死了,一死全了
  2. 最不讲武德的,原来是你人民日报?
  3. 戴建业的“真面目”
  4. 这调查太有才:啊这啊这啊这​。。。
  5. 流氓被揭发,竟用政治大帽抵赖?
  6. 毛尖|张艺谋的条形码
  7. 基辛格意外“被炒”: 无力回天的中美“关键十年”
  8. 逝去的烈士们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嗡嗡叫的苍蝇终究只是苍蝇
  9. 中国反贫困的经验与反思——靠资本不如靠集体
  10. 哈工大学子抵制感恩节,为什么会被狂喷?
  1. 吴铭评贾康发言:反扑开始了
  2. 钱昌明:“资本”代言人为何咆哮?——驳贾康赤裸裸的违宪言论
  3. 死了,死了,一死全了
  4. 驳远方青木和韩毓海的谬论
  5. 震撼,一封123页的举报信!终于明白为什么现在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6. 恶毒侮辱毛岸英烈士,“东尼科技股份”微博账号已触犯法律,不能只是销号了之
  7. 夏小林 | 国资委:谨防“国有经济研究智库”出偏——析智库主任黄群慧否定“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8. 中国人民怀念毛主席
  9. 马云之后,我们又见证历史了!
  10. 是谁二次“杀害”了毛岸英?追问制造蛋炒饭谣言的元凶
  1. 看到这些乱象,还不理解毛主席的担忧吗?
  2. 谁能明白马云的野心?!
  3. 美国大选严重腐蚀了胡锡进的灵魂
  4. 云中马湖畔大学,一个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
  5. 张志坤: 中国应重点感谢的几个反面教员
  6. 决战:马云与袁世凯
  7. 孙瑞林:重温黄克诚“讲话” 高举毛泽东旗帜
  8. 公知文人为什么那么恨毛主席恨新中国?看一看它们的家世背景吧
  9. 迎春:不懂什么是经济——经济学界的最大悲哀
  10. 他们为什么要背叛毛主席
  1. 毛岸英烈士牺牲七十周年,把颠倒的历史正过来
  2. 马老板把蚂蚁金服玩成神棍,真没白拜王林大师,得到了大师真传!
  3. 中国人民怀念毛主席
  4. 李毅答《新京报》熊志
  5. 新童话:被蛋壳公寓赶出家门的打工人
  6. 恶毒侮辱毛岸英烈士,“东尼科技股份”微博账号已触犯法律,不能只是销号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