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说说赤字

吴铭 · 2022-11-23 · 来源:江淮论弊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所谓财政赤字,其实是金融寡头从经济的角度,对政权的一种控制。如果政权直接控制货币发行权,废除央行制度,再建立强大的公有制工业、农业、商业体系,打击私有和外资资本,采用中国传统的货币理论,则根本不存在什么赤字问题。

  财政赤字,是个舶来品,是西方以黄金白银为本位的货币体系下的特别产物,并不是世界历史上的普遍产物。

  我们回顾一下我们自己的老祖宗的历史。

  汉朝,汉武帝,当了50多年皇帝,打了一辈子仗!主要是征匈奴,间或征高丽,征南越,征西域,同时,国内则大兴土木,而且,汉武帝极其奢侈。汉武帝有财政赤字吗?从来没有。中国主流历史学家的观点说,汉武帝打仗是靠其父其祖的积累,靠的是“文景之治”的基础。我认为完全不是。因为无论是战争、建设,都需要动员人力,都需要衣食住行、武器装备特别是粮食保障。武器装备、马匹、粮食,必须有足够强大的生产能力,是其父其祖无法为其积累的。动员人力、生产物资,都必须靠汉武帝自己,无法指望其父其祖。再说,其祖文帝刚到长安时,人生地不熟,认识不了几个人,没有几个大臣听他的,既管不了军、也管不了民,更管不了钱粮,甚至一不小心,还会丢了性命,他能为其孙子积累什么?其父,受制于权臣,甚至抓不住军权,也没有财权,凭什么为其儿子积累物资?即使是为子孙积累了物资,但是,战争最需要的粮草等战略物资,是无法积累的!把汉武帝南征北战的物力归功于其父其祖的积累,有些经不起考证,有些缺乏常识。

  汉武帝还好说,好歹还有个“文景之治”拿来说事。唐太宗呢?当了二十三年皇帝,打了二十三年仗,没有一天休息!要么在打仗,要么是准备打仗。征突厥、征高丽、征西突厥,兼国内同样大兴土木,一件事也没有担误。唐高宗时,同样如此。连续五十年征战,加上国内大兴土木,唐朝有财政赤字吗?没有。唐高祖武德七年,也是天天打仗,能为其积累什么?

  明朝,明太祖白手起家,当了三十一年皇帝,加上靖难之役四年,再加上再加上明成祖继续打仗,郑和下西洋,国内大兴土木,最著名的是修建北京城,修水利,修筑全国各地城池,修海堤,修运河,大办教育,大兴农业,总之近七十不消停。谁见过明朝的财政赤字?

  毛爷爷打仗的事,大家比较清楚。从1927年9月提兵上井冈山,到1976年9月去世,建国前打了22年,建国之后打了2 7年,几乎没有一天休息。结果,到了70年代,中国居然既没有内债也没有外债。

  对比一下国内外的财政情况,大家不觉得奇怪吗?不觉得这应该是个问题吗?为什么中国的动员能力那么强而且能够没有赤字,但是,西方国家动不动赤字严重。

  中国的学者都知道两次世界大战,我觉得,如果对比一下,中国历史上动辄好几十年、上百年的战争,地理范围从西域到朝鲜半岛,从沙漠之北到越南,涉及人口、参战兵力,恐怕要比所谓两次世界大战的规模还要大得多。而且,中原王朝还经常出现两三个方向同时打仗的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

  显然,中西方的动员能力,相比悬殊。中国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推动大一统,而西方,一直没有这样的动员能力。这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我个人认为,之所以中国传统的动员能力强大,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有思想文化方面的原因,也有政治制度的原因,更有货币财政方面的原因。从货币领域看,支撑中国动员能力的因素,我认为有三个非常重要。一是国有制,“官山海”,全部土地、矿山、森林、河湖,其所有权归中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从生产资料所有制角度看,中国古代应该是“国有制”社会,而不是简单的、类似西方的那种私有制社会。二是货币发行垄断于中央。货币发行的垄断性,对国家动员能力发挥了重大作用。由于西方的经济理论垄断了中国学者的头脑,致使中国学界对中国古代经济理论过于陌生,所以,对这一点的认识,我认为是总体上是肤浅的。三是政权打击财阀势力,打击土地兼并行为。

  西方资本主义货币,由于土地、工厂等生产资料私有制,工业、农业、商业为私有资本控制,货币发行和流通也掌握在私有金融资本手中,政权也在私有资本控制之下,政权根本无法也无力为货币提供信用保证。为了让普通劳动者接受货币,西方资本主义私有资本发明了“货币信用”即货币“锚”这岁的旨在欺骗劳动者和其他交流对象的概念。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前,西方资本主义货币,均直接或间接和黄金、白银挂钩,承诺可以一定比价兑换黄金、白银,用这种挂钩来确保货币的信用,即所谓“锚”。实际上,这种所谓的挂钩,也是假的。因为,一旦出现大规模兑换黄金和白银的现象,西方货币发行者(表现形式是银行,背后实质是金融资本)必然拒绝这种兑换。因为,这就是“挤兑”,就意味着货币体系的崩溃。但是,现实中,这种挤兑情况很少出现。一方面,是因持有巨额货币的力量,并不多;更主要的是,一理出现这种挤兑现象,西方金融体系马上全力干预,防止货币体系崩溃。

  中国传统货币,产生和发展历史比西方货币要早得多。也可以认为,西方货币是对中国传统货币的模仿。可惜,西方强盗只知道模仿,并不知道货币背后的逻辑,也不打算遵守这个逻辑。

  管子说,“先王为其途之远,其至之难,故托用于其重,以珠玉为上币,以黄金为中币,以刀布为下币。三币(指珠玉、金银铜、刀币即相当于今天的纸币)握之则非有补于暖也,食之则非有补于饱也,先王以守财物,以御民事,而平天下也。”翻译这段话,不是语文老师的事,而是货币理论家的事。管子教导得非常清楚,只是中国人只看西方货币理论,不深思老祖宗的教训。这段话是说,货币就是先王用来动员全国人力物力、分配各行业劳动力、平衡各行业利益、支撑国家动员能力的一个工具。臣民接受皇上发行的货币,一方面是一种义务,有强制性。另一方面,政权通过建立强大的国有工业、农业、商业体系,并在土地国有、打击土地兼并等政策的基础上,以合理的价格向全社会提供粮食等最关键的大宗商品,并用其发行的货币结算支付,以回收货币,履行货币信用责任,确保货币顺畅流通。货币,一发一收,其流通过程中便完成了对人力和物力资源的动员和分配,使人力和物力合理分配到工业、农业、商业、教育、卫生、科研、军事、战争、工程等不同的行业领域,使得社会能够综合平衡稳定地发展。币,如同缰绳,而货物如同马匹,只要控制缰绳,也就可以控制商品的生产,决定商品的种类、数量、流通方向。所以,是币决定了货,而不是货决定币。那种所谓“锚”的观念,其实是货决定币观念的体现,是完全错误的,是对币的误解。

  黄金,是不是一种货币?既是,也不是。

  黄金是不是货币,并不取决于黄金本身。而取决于黄金持有在谁中。如果持有在政权手中,这样的黄金,就是货币,就可以使来动员人力物力。如果持有在私有资本手中,也是可以用来动员人力物力的。那么,这些掌握在私有资本手中的黄金,就构成了对政权动员能力的直接损害和威胁。这个私有资本,就是政权的敌人,就是财阀。如何解决财阀问题?两种思路:其一,不允许黄金在市面上流通,废除黄金的货币功能,明太祖时期采取过这种办法,另外,中国古代有一种奢靡经济学,让生活奢侈化,让财阀把钱大量消耗在生活中,用于购买奢侈品。其二,政权发行铜钱、纸币并垄断发行权,以区别于私有资本的黄金白银,并在政权商业体系中,只接受铜钱、纸币结算支付,拒绝用黄金白银支付。

  中国古代有一种事死如生、厚葬习俗,也是一种奢侈习俗。皇帝、贵族亲自示范这种习俗。我认为其目的在于把财阀的钱,消费在丧葬上,避免其冲击政权的动员能力。但是,宋朝起,中国发明了交子、会子,明朝使用宝钞,此后,中国的厚葬习俗开始降温。我认为,这是因为政权垄断的工农商业体系即国有经济较为发达,不需要靠厚葬来作废货币(也是回收货币使其丧失货币功能的一种办法)了。

  发行权,才是货币的灵魂、根本。

  按照中国传统货币的理论和实践,货币发行并不存在数量上的限制!货币发行数量,是根据工农业生产、军事、战争、文化、外交等方面的需要来确定,需要发行多少,就发行多少,并不是以什么黄金、白银储备为依据。

  会不会导致通货膨胀?基本上不会。因为,垄断性商业体系掌握在政权手中,则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也掌握在政权手中。只要政权确保其出售的大宗商品价格基本稳定,即可保证不发生通货膨胀,维持货币信用稳定。

  中国的,与黄金白银不挂钩的,由政权按照政治、军事、工农商业和社会需要而发行,并由政权建立的垄断性的商业体系以稳定价格出售大宗商品进行回收的货币,才是真正的货币;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银行发行的、声称和黄金白银挂钩的货币,才是假币。

  咪元,自1970年代初因为遇到了挤兑,所以被迫宣布和黄金脱钩。推测起来,这既是被迫的,可能也是向当时中国人民币学习的结果。美元和黄金脱钩的欺骗之处在于,美国金融资本并未建立一个相应的商业体系,以稳定的价格出售商品以保证咪元信用、回收咪元钞票。但是,咪国人的奸诈之处在于,成功使中国人相信咪元是“硬通货”,中国巨量商品出口放弃用人民币结算支付反而用咪元结算支付,名曰“出口创汇”,但是,咪国不但没有一个商业体系提供价格稳定的、中国需要的大宗商品,而且,还对中国制裁、禁运、贸易战,实际上是其现在的商业体系,也不对中国出售商品、资源、企业。即,对于中国来说,咪元完全是没有什么信用的,咪国政府、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尽管软硬兼施、连蒙带骗,让中国人相信咪元的信用,但是,实际上,咪国政府、华尔街金融寡头却故意针对中国,拒绝履行咪元信用。但是,中国主流金融官僚、专家学者,对此则不择手段是遮掩、伪饰,蒙蔽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生怕这些骗术被拆穿。

  中国的工业,主要是为出口而生产,为了外汇而搞出了出口导向型经济,中国居然成了“世界工厂”其实是美国的免费工厂。为此,中国还几乎完全放弃了人民币发行权,并将其奉送给了华尔街金融寡头。中国发行人民币,居然以咪元外汇储备为依据,而且,发行的基础货币也只交给外国投资者使用,不给中国政府、企业、人民使用,进一步打击了公有制、国有制经济,打击了经济自主性。这样,咪元的信用,就建立在了中国的工农业生产和出口、中国企业出售、中国资源开放、甚至是中国银行等金融机构开放的基础之上。人民币发行、流通、回收权,完全掌握在华尔街金融寡头手中,人民币成了美元在中国市场上的代用券,五大国有银行成了伪军组织,各金融机构相关官僚、相关专家学者教授成了伪军大小头目,成了荼毒是中国人民的祸根。这就使美元霸权牢牢寄生在中国经济之上。中国越是生产能力强大,给自己套的枷锁就越沉重、越难以承受。

  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实质上是华尔街金融寡头动员中国人力物力、控制中国行业结构、掠夺中国资源、压榨中国劳动的工具,相应地,中国方面反而丢失了运用货币手段动员人力物这个关键工具。中国政府在主导社会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等方面,能力非常之弱。

  所谓财政赤字,其实是金融寡头从经济的角度,对政权的一种控制。如果政权直接控制货币发行权,废除央行制度,再建立强大的公有制工业、农业、商业体系,打击私有和外资资本,采用中国传统的货币理论,则根本不存在什么赤字问题。

  美国人天天叫嚷财政赤字,似乎美国很困难。但是,美国人是懂货币的,他们知道,所谓财政赤字,完全是错误货币发行理论导致的,是一种假像,实际上对其国家并没有什么坏的影响。中国人,不要因为美国财政赤字巨大,就以为美元霸权要崩溃。所谓财政赤字并不会使美元霸权崩溃,只有中国这些的大国联合其他国家,拒绝美元,才会导致美元信用和美元霸权崩溃!那种认为美元霸权会因财政赤字而崩溃的说法,是缺乏货币常识。

  ……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中国明朝后期和清朝,怎么老是打败仗呢?动员能力似乎并不那么强。我的回答是,明朝后期和清朝,恰恰是中国货币由宝钞向白银过渡的时代,在私有资本操纵下,白银取代了中央发行的宝钞,成为流通货币,其实是废除了中央的货币发行权。所以,在私有资本势力不断强大的历史条件下,中央政权对人力物力的动员能力大大削弱。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冀鸣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38人不幸遇难,受苦受难的都是底层人民!
  2. 王稼祥的转身
  3. 世界舆论热议甘肃泾川文汇队击败国安队
  4. 伊朗男足拒唱国歌?廉价的布尔乔亚感动
  5. 胡懋仁|对中美合作关系的分析
  6. 何新读史杂记: 佛教起源地与印度无关
  7. 国际资本大鳄与国内公知,为什么都嗜好恶意诋毁抹黑毛主席?
  8. 谁炮击核电站谁就是人类公敌!
  9. 还真是高贵的营养师啊!
  10. 这才是真实的历史!梁漱溟、老舍和傅雷对毛主席的认知片段
  1. 新增死亡病例躺平派却变脸了:私人医疗资本早就磨刀霍霍了!
  2. 注意!新华社公布新增57个禁用词
  3. 请对号入座:明知有疫情风险,却盲目解封,妄称执行“新20条”
  4. 国外网友讨论毛泽东,非常值得一看!
  5. 迎春| 试论我国经济发展的几个主要问题
  6. 石家庄“试验”失败,又一次突然转向!说明什么?
  7. 张勤德在张全景同志追思会上的发言
  8. 资本家为何喜欢外逃?
  9. 为了富士康,河南拼了,赞!
  10. 驳张文宏“走出疫情靠科技论”
  1. 近期两大离谱传言,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相信? 一个典型案例的启示
  2. 吴铭:山雨欲来风满楼
  3. 他走了,你们满意了吧?
  4. 供销社重出江湖,预示着一场巨大的
  5. 这下真拔出萝卜带出泥了……
  6. 迎春:毛主席一生最艰难的抉择
  7. 高级干部梁衡,为何如此热衷于谈毛主席的“错误”?
  8. 张捷和温铁军到底谁有理
  9. 只要花35块钱,就能让初中生陪睡?
  10. 历史课讲不透中国革命史?直接原因找到了!
  1. 孙健:从国务院副总理到机械厂总经理
  2. 世界舆论热议甘肃泾川文汇队击败国安队
  3. 明朝灭亡的教训:失去货币主权、国企被肢解、内需不振、外向型经济、带路党......
  4. 为了富士康,河南拼了,赞!
  5. 孤身对抗黑暴的记者已离世一年多:付国豪,你永远是我们的英雄!
  6. 你知道吗?我们曾向美日出口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