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老田:河北著名劳模叶颖芬1982年写的两份遗书

老田 · 2008-12-29 · 来源:乌有之乡
分田到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河北著名劳模叶颖芬1982年写的两份遗书

老田按:由于党内高层的“分田帮”是少数(据万里等人回忆,省委书记中间只有辽宁任仲夷、内蒙周惠、贵州池必卿三人赞成,上面农林水利口官员从机械化和水利化要求着眼都反对分田),虽然1982-1986年胡耀邦杜润生等人连续搞了五个一号文件,但还是没有说服大多数。由于分田帮在党内始终是少数,始终没有能够说服多数人跟随他们推行的政策,因此,广泛采用组织手段来保障政策实施就成为一个关键措施。在中央层次,万里担任书记处书记并主管农业之后,就撤销了国家农委并成立以杜润生为主任的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省一级按照邓小平“不换思想就换人”的原则,改组了数个省委。组织措施最残酷的部分,则是迫害广大的农村基层干部,特别是那些集体农业时期做出过卓越贡献的基层干部。如果没有网络,人们至今仍然无法了解党内分田帮采取了多么大的政策力度,他们为分田改革下了多么大的决心并排除了多么大的“阻力”。

据杜润生回忆,河北省曾经被胡耀邦和他认为是“死堵”党内高层“分田帮”政策的省份,为此,胡耀邦指派杜润生去河北省省委催促分田,这一次杜润生在省委召开的县委书记会议上有个讲话,还向省委推荐了河北唯一的分田积极分子邢台地委书记邢崇智的所谓“五统一”经验,但是,这个没有能够说服人。结果,第二次胡耀邦亲临河北,在大会上当场批判河北省委,说他们“耽搁了三年时间,要捡回来。”然后,调高扬去河北任省委书记,原书记调离。(参见《杜润生自述——中国农村体制变革重大决策纪实》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30-131页)由于胡耀邦、杜润生等人多次催促河北省委,并以撤职相要挟,才勉强在河北推广了这个不得人心的政策。

杜润生在主持分田时,非常担心“三五牌干部”(五十年代参加工作、年龄五十多岁、工资五十多元的干部)反对,因此,在对基层干部采取组织处理手段方面,更为极端。分田帮中省委书记内部仅有的三个积极分子之一的任仲夷,在辽宁采取极端手段,基本上把基层干部一扫而光,大连郊县某公社书记告诉我,任仲夷连公社里头的宣传干事和组织干事都一个不放过,全部调离,更不用说公社书记、社长这个级别了;他们实际上借着“深揭狠批四人帮”的茬子,把所有的基层干部都撤职,这个书记还告诉我说,胡耀邦他们很聪明,说是“不打棍子、不戴帽子、不抓辫子”,这样,他们既没有说你是“反党集团”又没有说你是“帮派体系”,连案子都不给你定,你喊冤都没有依据。而河南省省委某些官员在分田帮的支持下,把实现焦裕禄遗志,领导兰考人民成功治理“沙、涝、碱”“三害”的整个县委班子和公社干部群体,统统打成“反革命集团”,治理“三害”时期的县委书记张钦礼被这一伙人判刑十三年,副书记杨捍东被判刑五年,据杨捍东回忆,继任的县委书记刁文竟然在一次县常委会上,就草率地免去十八个公社书记的职务。

由于在华北平原各省区,电力机井已经在文革期间完成配套,机械化耕作也有很大的成就,农民和基层干部普遍反对分田。基层的阻力越大,胡耀邦杜润生等人就越是采取极端的法西斯手段针对基层干部,其中一些毛泽东时代农业先进集体的领头人则被他们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进行骇人听闻的残酷迫害。河北省著名劳模吕玉兰,被分田帮在河北的跟风干部安上莫须有的“八大罪名”审查三年,得益于分田帮制造的良好政治氛围,这个收到周总理高度重视的著名劳模在53岁的时候就早早地离开了人世间;而沧州地区劳模叶颖芬受到各种残酷迫害,曾经一度准备自杀。如果说毛主席和周总理等老一代共产党人是坚定站在劳动模范和先进分子一边的话,那么,分田帮则是党内那些坚定地与农民中间的落后分子站在一起的人,他们对于老劳模持有特别的不信任的感受,每一个劳模的现实成就都是对那种倒行逆施的有力控诉,这正如吕玉兰所言“月亮那么明,做贼的还反对呢!”

这里所推荐的是叶颖芬在自杀前写给丈夫和孩子们的两份遗书(摘自叶颖芬的自传《一路阳光》,其自传全文载“中红网”)。

洪波——我的同志,我的战友,我的伴侣,我的爱人:

我要走了!不是去开会,也不是去出差,更不是下去做什么中心工作,而是我要离开这个充满阳光、充满欢笑、充满希望和一切都很美好的人世了!我要去一个令人恐惧而又向往的世界。有人说,那里是天堂;有人说,那里是地狱。不管那里是天堂还是地狱,我是决意要去的!洪波,你知道我喜欢阳光,喜欢欢笑,对一切都充满希望。可是,我不能不离开拥有这一切的人世了,因为我越来越感觉到,人世间的阳光不再属于我,欢笑不再属于我,希望也不再属于我。对于我来说,没有了阳光,没有了欢笑,没有了希望,还怎么会活下去呢?所以,我决意要走了,到那个人们所说的天堂去,到那个人们所说的地狱去!


洪波:你可能会说,颖芬,我知道你的处境,知道你的难处,知道阳光、欢笑、希望已不再属于你,可我属于你,我们的三个孩子属于你,你周围亲朋好友属于你呀,你难道就忍心离我们而去吗?洪波,这些,我想过。但那些强加在我头上的罪名,那些随波逐流的责骂声,已让我再没有顾及你们的勇气了,摆在我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只有这样我才能得到解脱,只有这样我才能得到安静!你知道,我的性格是很坚强的,从没向生活中和工作中的困难低过头,更没在身处危险境地时失去自信心和勇于拼搏的精神。记得我曾和你讲过,在我成为学习毛主席著作、学习雷锋积极分子以后,一些人想陷害我,他们一边给我制造带有污辱性的流言蜚语,一边想乘机暗害我。那时,我怕了吗?没有!我仍然坚强地活着,拼命的工作着。为什么?因为那时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我,那就是相信党,相信党是会为我主持公道的。可是,我现在却是已经没有了这种坚持信念的勇气和力量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1981年12月19日,沧州地委召开的那个全区三级干部大会。大会不但允许了一个曾受过处分想报复我的一个干部,把一份早已被上级调查组做了“查无事实”结论的诬告我的所谓30条罪状,在大会上又进行了揭发,而且就依照这个所谓的30条罪状对我做出了处理:免去一切职务,要注销户口,限20天内离沧,回原籍当社员。并向全区印发了简报。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我向地委组织部长申述我的冤屈时,他却不等我把话说完就打断了我的话,郑重其事地向我宣读了在那30条诬告材料的基础上总结出的十大罪状。当时我异常激动,大声说:“部长,如果你们不相信上级调查组对诬告我的那30条罪状所下的结论的话,就应重新进行调查,不能以那份已被上级组织调查后否定了的诬告材料给我定罪!”我万没想到,那位部长却说:“你什么也别说了,说也没用,你只有好好交待问题!”


时间不长,有人给我透露了消息,说我是三条人命的罪魁祸首,要枪毙我给人家偿命!洪波,这不是天大的不实之辞吗?就是在这时,我仍没有失去心中的那个信念:党是会为我主持公道的!所以,我决计走出沧州,去省会石家庄向省里有关部门,有关领导反映我的情况。
可是情况又是怎样呢?关于这个前后一年时间的上访情况,在我遗留下的其他材料中你是可以看到的。这里,我就不再重复了。


洪波:我的死,会给你带来极大的痛苦,而且你的这些痛苦是难以向人表白的。我们相依为命了这些年,你我共支撑了这个家。我突然的离去,你会怎么样?这个家会怎么样?孩子们会怎么样?老人们会怎么样?我们的至亲好友们又会怎么样?你能想象得出吗?我能想象得出吗?这一切,我不能去想了,因为我一想这些,便会失去死的勇气。这时,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儿,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了一切了。世界上已经没有了我的一切,我还有什么理由再留恋这个世界呢?只有这样想,我才会永远不会失去死的勇气。洪波,我这样做,你可能会说我太自私了,你甚至可以哭嚎着责骂我。骂我只顾自己心静,只顾自己解脱,骂我没有胆量面对现实。我承认,人一旦选择了死来解脱自己,这是最无能的表现,但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让我这个要强了半生的人,最后采取这个“最无能的表现”来结束自己!


这些年来,在你和我组成并极力支撑的这个家庭里,你幸福了吗?安稳了吗?我想,你是没有的。我顺利的时候,是一个不顾家的忙人,家庭的一切事情,老人能做的,老人做了;老人不能做的,你做了。我身处逆境的时候,你不仅承担着全部的家务负担,不仅每天为我提心吊胆,还为我背着那么多不明不白的“黑锅”。因为我,你和全家跟着受罪!在一些人的眼里,我是罪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罪人,在家庭里,我是一个把祸端引进家来的罪人。我成了双重的罪人!我承认,我在逆境的时候,你不但没有抱怨我,还格外的体贴我,劝解我,表面上看来,我似乎得到了安慰,实际上我在心里为此所产生的痛苦有谁能体味呢?我叶颖芬错在哪里?为什么会给自己,给家庭带来这样的不幸呢?我的这个疑问,在人世间能得到回答吗?看来我只好到那个世界去求得答案了。


洪波:我怎么会忍心抛弃你们,独自先去那个世界呢?我们是说好了的要相敬相爱,相伴到白发的。我现在走了,才是我人生的一半旅程呀!我下这个决心的时候,你可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的思想斗争呀!你知道这个斗争是多么痛苦吗?可是我已经过来了,我现在似乎变得轻松了,因为我就要解脱了,就要平静了!我走了以后,你一定要挺住,继续支撑这个家,领着孩子们往前走。千万记住,我已经成了这个家庭的罪人了,你可不要再“犯”我这样的罪了!你的辛苦我知道,你的委屈我知道,你今后的艰难我更知道,可不管怎么着,你得支撑下去!洪波,你要挺得住,要领着孩子们走好人生的路,我这个当妻子的,做母亲的实是对不住你们啦!你要相信我,我会在那个世界里天天为你们祈祷,为你们祝福,祈祷上帝保佑你们,祝福你们活得幸福美好!


洪波:不知为什么,我的思路异常的混乱,想把要说的一口气说完,总是做不到。本来写到该结束的时候了,可又想起要说的话来了,没办法儿,我只好想起什么来就说什么吧,直到把我要说的话说完为止。我想,我走了以后,你应该再找一个伴侣,你年龄还不算大,今后的日子还很长,你需要一个人和你做伴儿,你需要有一个帮手和你共同支撑这个家,你更需要一个女人体贴你,安慰你。选择这个女人,你可把握好尺度,她一定是善良的,朴实的,通情达理的,真心疼你爱你的。即将离你而去的妻子在那个世界里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不能陪伴你一生的妻子相信,你一定会找到这样的一个伴侣,我相信,这个伴侣,我的未来的好姐妹一定会代替我补偿做为一个妻子我所欠你的一切!我真切地期盼着我的这个未来的好姐妹早一天走到你的身边,让你早一天体会一个妻子的体贴,一个妻子的温情,一个妻子所应给予你的一切!我的未来的好姐妹,你替我补偿我所欠洪波的一切吧!


我又想到我们的三个孩子。对他们来说,我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但是,我是从心里爱他们的。一个母亲对他亲生骨肉的爱,是任何人所不可体味不可取代的!自从我怀上他们那天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他们。当他们离开我的身体,真正的见到天日的时候,我觉得他们就象一只得到解放的小鸟儿,唧唧喳喳地飞到了我的身边,当他们那粉红色的小嘴含住我的奶头的时候,当他们那还不十分灵便的小手摸到我的乳房的时候,我的心里就象似有一股异常美丽的清泉在我周身慢慢地流淌。特别是在我第一次当母亲的时候,我的这种体验异样的突出。我觉得,一个母亲最伟大的时刻,就是当她的孩子第一次把她的乳头含到嘴里的时候。可是,我这个已渡过了“最伟大”时刻的母亲却不能眼瞅着他们长大成人了,我要离他们而去了!洪波,在我拼命忙工作的时候,是由你和老人照顾他们;在我背上“黑锅”四处奔波的时候,又是你和老人照顾他们。那时我想,等我的冤案得到平反后,一定在孩子们身上加倍地倾注心血,一定让你走出当爹又当娘的窘迫处境,爽爽快快地过男人生活。可是,我做不到了,因为我要离他们而去了!洪波,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儿上,看在孩子们走进咱家门口儿的不容易的份儿上,你就继续当爹又当娘吧!直到找到适合的妻子,直到他们长大成人!洪波,你的没有了生存勇气的颖芬谢谢你啦!


洪波:我了解自己,你也应该了解我,对于他们强加我的种种罪名,对于他们给我制造的流言蜚语,都是莫须有的!我觉得,在对我的良心进行评判时,我应该是唯一的仲裁!因为我最了解我自己,我最相信我自己!可是,我自己对我自己的评判又有什么用呢?我已失去了申诉的权力,这种权力的失去,让我毁掉了我的坚强,毁掉了我的勇气!洪波,我死以后,你能继续为我申诉吗?


在我的人生旅程中,我已走过了四十二个春秋,这四十二个春秋,是短暂的,又是漫长的。天真烂漫的童年,热火朝天的青少年,我头顶着灿灿的太阳,手举着猎猎的红旗,唱着国际歌、国歌和战天斗地的战歌,一步一个脚印儿地踏着党指引的金光大道,在奔向人类最美好的共产主义的时候,我不惜一切地奉献着,拼搏着,奋斗着。大自然回报我的,是一块块平整如镜的农田,一洼洼丰收的庄稼,一条条获得这一切的宝贵经验。党给予我的是鲜花,是荣誉,是信任,是重用。可我不知为什么,几年以后,我仍是头顶着灿灿的太阳,手举着猎猎的红旗,唱着国际歌、国歌和战天斗地的战歌,一步一个脚印儿地踏着党指引的金光大道,在奔向人类最美好的共产主义的时候,我却成了党和人民的罪人?洪波,你替我想过这个问题吗?如果你没有想过,你就替我想想。有了答案了,你就到我的坟前告诉我一声;如果想不出答案,也要到坟前告诉我一声。如果我在那个世界上想出了答案,我会通过我力所能及的方法告诉你。


洪波:这些年来的磨难,你也随着我受到不少的打击和委屈,让你常常处在不良的情绪中。我知道,人一旦经常处在这种情绪中时,对身心是大有害处的,而且还会让孩子们受到你的不良影响,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他们身心的正常发育。所以,我劝你,要在逆境中锻炼自己的意志,要竭力清除一切不良情绪。我在这些年的逆境中,对消除一些不良情绪,有了一些体会。这些体会我今天写在纸上,相信对你是会有些启迪的。1自我控制:培养自制力,锻炼坚强意志,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能自我控制,这种不良情绪就不会产生或是产生的少一些。2自我转化:当已经产生了不良情绪而且又不好控制的时候,可采取迂回的办法,把思想转到其他事情上去,使不良情绪得到消除和缓解。当然,这种转化也不是轻而易举的,这需要一个过程和一定的自制力。3自我发泄:自我发泄是消除不良情绪的最简单易行的办法,也可以说是没有办法儿的办法儿。这个发泄,可以大哭大闹大喊大叫,也可以找说得来的亲朋好友进行倾诉,得到他们的安慰和同情。这样,你的心情会变得好些,不良情绪自然会得到消除的缓解。4自我安慰:遇事要想得开,不要耿耿于怀。为了这个想得开,你可以换一下环境,暂时离开那个让你产生不良情绪的环境,这虽表现出了一定的软弱性和妥协性,也是一个没有办法儿的办法儿,但,这样做,毕竟能让你的心情暂时平静下来,能使你得到松弛。


洪波:我们相伴的时候,好象没有一口气跟你说这么多话。说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那些日子里我只顾举着红旗向前冲杀,为党的崇高事业忘我的拼搏,这样的日子过去之后,我由“旗手”就变成了罪人,受处分,做检查,被弄得心神不安,整天处于惶惶之中,没有时间和精力向你诉说。第二,是那时我还没有产生就要离你而去的想法。你知道,人不到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候,有些话是不愿意讲出来的。现在我就要离你而去,再不向你倾诉就没有机会了。可是,想向你倾诉的心里话一旦开了头儿,就会难以收住的。可我现在不收住已经不行了。你知道,我在外边东跑西奔的日子太艰难了。这段日子的经历不仅让我下定了离你而去的决心,而且还让身心到了衰竭的地步;你知道,我这是鼓着最大的力气,支撑着我虚弱到一定程度的身体向你倾诉的。你知道吗,在向你倾诉的过程中,那个世界在几次地向我招手,向我呼喊。我没有办法儿,只得一边答应着,一边匆匆地向你倾诉。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向你倾诉的,难免有你接受不了的地方,有社会接受不了的地方,也有一些人接受不了的地方,甚至有一些是错误的。可我已说出来了,就再也无法收回了,就请你谅解我吧,请社会谅解我吧,请某些人谅解我吧!一个即将离世的人,他(她)还会有什么过错呢?


洪波:阳光是美好的,空气是美好的,生命是美好的。一个人在决定结束生命的时候,在就要离开阳光和空气的时候,他(她)的心情,谁又会理解呢?想到即将永别了你,永别了美好的世界,我的心慌跳得不行,如果我不是竭力支撑着,我的心脏就会因过度紧张而立刻停止跳动。


洪波:我就要离你而去了,你可知道,我是带着满腹的委屈离去的,带着对你的依恋离去的!你万万不可因我的离去而难过,你要怨恨我,你要咒骂我,恨我这个为了自己的安然清静而狠心抛弃丈夫的妻子!只有这样,你才会从极度的悲哀中解脱出来,才会重新振作起生活的勇气。洪波,我会在那个世界里耐心地等待着你,等待你百年以后我们在那个世界里见面,到那时,我将会尽全力弥补我一个做妻子在阳世欠你的一切;到那时,我将以一个真正的女人、妻子出现在你的面前;到那时,你将不再会因为我而不能挺着胸膛做人!我深信,在那个世界里再次相聚的你我,定会活得体体面面堂堂正正!


洪波:我走了,带着我心中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依恋,所有的悲伤走了!你不要难过,不要哭泣!只有这样,我才走得安稳些,顺畅些!


洪波:我,走了!


你的妻子叶颖芬
1982年8月于石家庄

孩子们——我可怜的宝贝:


妈妈就要离你们而去了!到那个妈妈认为可以得到平静的世界去了!这是妈妈自己下的决心,做的决定,你们不要怨恨任何人。你们要问妈妈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妈妈不会说给你们,我想,就是想说给你们也说不清楚。


作为一个母亲,在正常情况下,恐怕她最爱的就是她的孩子了。作为一个母亲,她可以为孩子贡献出一切,包括她的最宝贵的生命!可是,今天,作为母亲的我,就要狠心地离你们而去了,我对不起你们!作为一个母亲,妈妈我没有尽到责任,妈妈不仅没有给你们多少母爱,就连普通的正常生活,妈妈也很少关心过你们。想起这些来,妈妈好伤心!


妈妈高举红旗,奋力奔跑在金光大道上的时候,没有时间和精力关爱你们;妈妈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时候,又不能关爱你们。妈妈心里明白,做为孩子,得不到母亲的呵护和关爱是会多么痛苦的,孩子们,你们体会到了吗?妈妈知道,当你们在外边受了委屈,回家要述说苦衷的时候,面对的却是你们的父亲、爷爷、奶奶或是老爷、姥姥。当然,他们也都是你们的亲人,是关爱你们,可以让你们依靠的亲人,可是,你们的母亲却不在这中间。想到这些,妈妈好伤心呀!孩子们,我可怜的宝贝,妈妈心里记得,在炎热的夏天,妈妈没有给你们擦过脸上的汗水;北风怒吼的冬日里,妈妈没有用手温暖过你们冻得红红的脸蛋儿。人们都说,母亲对于孩子来说,夏天是他们的凉扇,冬天是他们的火炉儿。可妈妈我呢?做过你们的凉扇吗?当过你们的火炉吗?没有!孩子们,你们怪罪妈妈吗?在那时,妈妈暗暗在心里告诫自己,等自己不忙了,一定要好好的补偿孩子们,把欠你们的母爱,妈妈加倍地还给你们。可你们没有想到,妈妈我也没有想到,妈妈还正勇往直前地奔跑着的时候,却横空被一盆污水泼到头上,使妈妈陷入了冤案。接着,一连串的灾难降临到我的头上。这时,妈妈想,还得让孩子们委屈一段时间,等妈妈的事情弄出眉目来,再补偿孩子们。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妈妈想弄出眉目来的想法儿,看来是不能实现了。孩子们,你们知道吗?这是对妈妈的最大的打击。孩子们,请你们原谅你们的妈妈吧,妈妈已经无力承受这个打击了,一向自认为坚强的妈妈再也不能坚强下去了,她已经失去了继续奔波的勇气和力量了!


孩子们,我的宝贝:妈妈不仅没给你们多少母爱,还让你们受了不少的苦,妈妈对不起你们,妈妈在你们身上有罪!妈妈离开你们以后,希望你们尽快地把妈妈忘掉,和你们的父亲相依为命。在我的心目中,你们的父亲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父亲,值得你们可敬可爱的父亲。为了我,为了你们和我们这个家,你们的父亲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诸多压力,坚强地,无怨无悔地支撑着。可以说,没有你们的父亲,就没有我们的这个家!这些年来,你们的父亲又当爹又当妈,为你们操尽了心血。你们还记得吗,1982年(老田注:原文为1985年,应为1982年),他不慎摔断了腿,他拄着双拐为你们做饭、洗衣,经管家务,但是,他从未叫过苦喊过累。俗话说,养儿方知父母恩,没有亲身经历过和体验过的,很难体会到当父母的对儿女们所付出的辛苦,更何况你们这个当爹又当妈的父亲!说到这些,我这个做母亲的非常愧疚,我这个做妻子又做母亲的,欠你们父亲的,也欠你们的。但是,妈妈我没有时间偿还了,因为妈妈已决计离你们而去了。在这里,妈妈拜托你们了——我的宝贝,你们要好好地孝敬你们的父亲。这些年来,由于妈妈的特殊经历,让他吃了很多的苦,受了很多的罪,落下了很多的病。乌鸦反哺,羊羔跪乳。孝敬老人,这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为了咱们家的特殊情况,你们更应该加倍孝敬你们的父亲。妈妈深信,我不说这些,你们也会做得很好的。但是,妈妈还是要说,因为这样,我才会更放心,我才会减少一些内心的愧疚!


孩子们,我的宝贝:由于妈妈的原因,你们不仅在生活上、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委屈,而且在学习上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妈妈走后,你们万万不可消沉,要振作起来,不但要疼爱孝敬父亲,把力所能及的家务为父亲分担一些,还要把学习搞好。知识是财富,知识是力量,只有掌握一定知识的人,才能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为人类创造财富。你们不仅是长身体的时候,更是长知识的时候。要掌握更多的知识,就要很好的读书。一日读书一日功,一日不读十日空,书是人类最好的营养,就如同生活中的阳光,就如同鸟儿的翅膀。妈妈认为,生活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不懈地去探索、学习未知的东西。孩子们,展开你们还稚嫩的翅膀,在知识的广阔天地里翱翔吧!


孩子们,我的宝贝:人,一生的道路,不会是一路平坦的,坎坎坷坷有,艰难险阻有,大风大浪有,甚至还会遇到难以抵御的惊涛骇浪。天,也并不是象人们常说的蓝天白云,风和日丽,大自然的万千变化,人类难以预测,有时灾难突然来临了,人类根本不可抗拒,只得听天由命。但是,在这方面你们可以多一份儿小心,多一些预防。这样,在惊涛骇浪向你们扑来时,你们可以多一些应付的办法。但是,人为的灾难,倒是难以预测和抵御的。孩子们,妈妈眼下的灾难,可是妈妈所没料到的,而且,再坚强的妈妈现在也已无法抵御了!妈妈只得采取逃避,逃避到一个安静的世界里去。在这方面,你们应该有思想准备。虽然一向自我表白坚强的妈妈现在坚强不下去了,但是,你们还必须学会坚强。不要在困难面前低头,不要在艰险面前畏缩。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直挺着腰杆,坚强地做人。妈妈今世做不到的事,你们去继续吧!


孩子们,我的宝贝:妈妈还有一个不放心的事情,那就是你们兄弟姐妹的团结。在过来的这些日子里,妈妈亲身体会到,你们是非常团结的。大的看小的,让小的,照顾小的;小的敬重大的。在妈妈的记忆里,你们没有因为相互争执什么而打闹,没有因为谁多干了活儿而抱怨。但是,随着你们年龄的增长,学习、生活环境的变化,你们之间是不是会出现矛盾呢?当今的社会,物欲横流,为了“权”,为了“钱”,一些人什么手段都使,为了权,为了钱,没有了友情,没有了亲情,没有了王法,没有了道德,甚至没有了良心!孩子们,你们千千万万不要成为那些人呀。你们要象现在似的相互体贴,相互关心,让手足之情在你们之中万古常青!


卫卫:你是当大姐的,妈妈不在了,你要替妈妈尽到责任,好好照顾、关心你的弟弟妹妹。在这里,妈妈谢谢你了!


静静、牛牛:你二人要听姐姐的话,妈妈走了,大姐姐就似你们的妈妈,她会以一个大姐的身份,把妈妈欠你们的母爱补偿给你们。在学习方面,静静要帮助牛牛。牛牛要培养自制力,听姐姐的话,把学习搞好。


孩子们,我的宝贝:妈妈想和你们说的话,再写三天三夜也写不完,就到这里吧!妈妈走了,到一个妈妈认为安静的世界去了!孩子们,妈妈为了自己安静,狠心抛下你们独自走了!妈妈无能,妈妈自私!妈妈活着的时候,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而今又永远离你们而去了,妈妈对不起你们!妈妈向你们谢罪了!


孩子们,我的宝贝:原谅妈妈吧!


你们的妈妈叶颖芬
1982年8月于石家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yewn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2. 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动了谁的利益
  3. 辱华被扒!华裔女导演获美国奖项,中国人有啥好“高潮”的?
  4. 历史周期律批判
  5. 餐桌上的危机:鸡肉还能不能吃?
  6. 没有中医的春晚,是对“救命恩人”的集体冷淡
  7. 可怜!19岁缅甸少女被推上了祭坛!但疑点多多
  8. 老田:关于遇罗克事件及其再包装问题——兼谈四十年来自由派造神努力的“反智特征”
  9. 从流氓到大师——揭秘文怀沙的幕后推手
  10. 赵磊:我支持“取消英语主科地位”的建议
  1.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2.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3.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4.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毛主席为什么要搞阶级斗争?
  7.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8.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9. 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动了谁的利益
  10. 陈先义:再批戈尔巴乔夫(深度警世)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他们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6.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潘家干净吗?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垮了的两代谁之过?——略论肮脏文学及其它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3. 没有毛主席的45年里,中国人懂得了什么?
  4.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5. 沉痛悼念毛主席女婿王景清:永远革命的老革命,永垂不朽!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