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醉说胡星斗们的“史尸”和“熊便”(之一)

七袋律师 · 2009-02-02 · 来源:乌有之乡
胡星斗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前言:历史不会说话,于是有人便把它视做了尸体,随意加以蹂躏。而实际上它凝重如山岳,任你嘴唇再肥厚,舌头再灵巧,也舔不烂一块石头。对于历史的背叛者,任你口活在好,自以为吐出的是莲花,而人民看到的却是粪便。

        

读胡星斗及其朋类的文章是一种惨痛的折磨,其文字水平淹没了了汉语的边界,逻辑能力更是逾越了人类进化所能达到的极限。掩卷之余,不得不感叹盛名之下无虚士,如今神州有精英。我本是一个市井酒徒,整日穿梭于陋巷土屋之间为稻梁而谋,与胡星斗们的距离不啻于蓬蒿之于乌云,因为划拳输了耍赖,酒友就罚我来读胡星斗们的文章。遥想古人借汉书下酒,那是何等的惬意,而我却命蹇时乖以至于此,呜呼哀哉!  

   

困酣斜眼,欲开还闭,狐臭袭梦千万里,闪目一看,却是胡教授网络走红的招牌作品,名曰《反思左祸教训,支持政府改革》。酒徒我的人头,也颇能反思什么“左祸”“右祸”等事情或行为,却偏偏不能反思“教训”,可见这个人头和胡星斗们的头颅颇有些不同之处。喝口小酒,麻木一下疼痛的神经,高呼一声同情万万岁。再看,原来胡教授是在指桑骂槐,明着斥责“乌有之乡”倡议怀念毛泽东日常化是搞邪教,暗里却挥着倭刀砍向了几乎整个中国革命史。为此,本酒徒不避浅陋,直抒胸臆,以飨友人,略赎前非。  

一、究竟什么是邪教,胡星斗迳行做了判决,说你是邪教你就是邪教,又何须论证与审理?可谓一言九鼎、深得“一句顶一万句”的真传,与某人的名言“我一眼看你就是个叛徒”有异曲同工之妙。其战友安宜生似乎略觉不妥,有悖于程序正义,遂在胡星斗的脊背上刺下了《乌有之乡倡议的要害是鼓吹邪教 》的妙文,做出了“活人教主崇拜是邪教的最本质的特征”的独门论断。望望天,瞅瞅地,苍蝇正在酿蜂蜜。以此推理,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应该都是死人创建的,如果是会喘气的人创建的岂不也就具备了邪教“最本质”的特征?但安宜生又说不是,理由是这些教主已经死了有上千年。人类进化到今天,终于出现了这样的逻辑:教主活着并且受到崇拜,那么就是邪教;如果教主死去,邪教也就自然转了正。至此,本酒徒终于明白张义苏秦都是浪得虚名,他们的“雄辩”和胡星斗们的“熊便”相比有云泥之别,本酒徒佩服的吐痰满地。“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而毛泽东一定没有死也不会死,否则你们怎么说崇拜他就是搞邪教呢!再喝一口我的小酒,抚慰一下惨遭折腾的神经。人类都知道,邪教之所以是邪教,“本质特征”在于:它的“教义”是反人类、反生命、反科学、反文明的,比如奥理姆真理教,它的教主就是死去一万年、尸体烂成渣,也改变不了邪教的本质!而乌有之乡的倡议呢,它只是把怀念毛泽东的形式格式化了,造成了一些人感觉的不适,可它的本意还是宣传毛泽东思想,既没反科学,也没反政府。本酒徒虽然也不喜欢那个形式,但绝对没有骂人家是邪教的那份胆气。  

   

至于个人崇拜,本酒徒认为那是人类的思想情感,是灵魂深处的一种悸动,属于思想自由的范畴。你可以反对刻意而为的造神运动,但是你永远禁止不了自发的崇拜。胡星斗的又一位战友叫岩石的,挥笔写下了《支持胡星斗:难道能回到毛时代吗?》的妙文,赞同搞一个决议“禁止个人崇拜”。这可就奇怪了,你可以限制人身自由,把上访的关进精神病院,把小商小贩扔到郊外,但是你有能力把思想感情送进禁闭室吗?写诗的多崇拜李白杜甫,酒徒们多崇拜杜康刘伶,目下的新人类们多是李宇春张靓颖的粉丝,胡哥温哥也有个什锦八宝粉丝团。喊毛主席万岁固然是一种崇拜,但喊小平你好、胡哥加油不也是人们发自内心的一种崇拜吗?一个不崇拜民族英雄的民族是注定要玩完的。不难看出,胡星斗们挂着自由斗士的招牌,做的却是剥夺别人思想自由的买卖,你稍加反抗就给你戴个“愚民”的大高帽,就差搞喷气式了,本酒徒怎么看都觉得他们就是穿上西装的白卫兵。  

二、对于中国革命史,从第一次反围剿时的富田事件到遵义会议;从延安整风到建国后的内政外交;被胡星斗们描绘的漆黑一团,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仿佛他们对政治、历史、军事、外交、经济以至于诸子百家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简直就是土憋了五千年才出世的天才,那种任意臧否、挥斥方遒的气概着实摄人心魄。然而历史既没有被吓得瘫痪或被撩拨的发情,也没有接受贿赂或美国护照,反而冷酷的勾画出了他们无知无畏的灵魂和苍白的小脸。  

(1)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蒋汪合流,抱定“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宗旨,对内发起了残酷的清党运动,对共产党人更是抄家灭门,连祖坟也不放过,恨不得把祖宗八代都挖出来鞭尸。流传甚广的贺龙和蒋介石的对话反映的就是那个现实。可惜,那会儿胡星斗们还没有横空出世,否则穿上洋装宣讲一番“人权”,军阀们就会放下屠刀去美国深造;启动朱唇念几遍普世价值,羔羊们就会与狼共舞;戴上眼镜传达大清王朝的《钦定宪法大纲》,就会“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既省却了你们喋喋不休的谩骂之苦,本酒徒也能落个耳根子清净。但你们为啥不早点出世呢?都是你们的错,害的共产党只能绝地反击,以红色恐怖对抗白色恐怖,除了内部肃奸之外,也曾对罪大恶极的敌人搞了抄家灭门。读史至此,方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真正含义,方知为什么说五星红旗是先烈的血染就的。这就是1930年苏区搞肃反运动的时代大背景。因此,胡星斗们关于毛泽东在瑞金苏区搞肃反打“AB”团,是为了清除异己“安安稳稳做皇帝”的说辞,实在是小人之见。  

本酒徒也认为,瑞金苏区的肃反的确是扩大化了,毛泽东是有责任的。但富田事变发生后,中央派去的三人团肯定了肃反运动,大部分人也是此后被杀的,这笔帐实在是不好全算在毛泽东头上的。胡星斗们抛开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咬定富田事件不放松,把毛泽东描绘成一个杀人的魔王,还由此演绎出毛泽东要为鄂豫皖、洪湖等所有苏区的肃反扩大化负责的高论,这实在是不厚道。请问,毛泽东当时仅仅是红一方面军的负责人,如何指挥张国涛等人肃反?那个叫岩石的,更是伸出发黑的口条,大嘴白沫飞扬着讲“毛泽东开创了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恐怖肃反的先河。他教会了斯大林、教会了贝利亚、教会了阿尔巴尼亚的霍查、教会了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教会了匈牙利的拉科西、教会了波兰的贝鲁特、教会了捷克的胡萨克、教会了朝鲜的金日成……教会了红色柬埔寨的波尔布特——这个反人类的大刽子手,是毛泽东特别青睐的真传弟子。”读罢,本酒徒毛骨悚然,莫非你就是传说里的飞贼,兼职采花和听壁角,否则怎么知道这么多不见于人类史册的宫廷密事?  

本酒徒嗜酒如命,颇有些不爱妇人爱醇酒的风范。但掺上猫尿的绝对不喝、弃之如敝履,并且极度鄙视那个造假者,这也是酒徒读“现代史”的态度。胡星斗们打着公告真相的大旗,提供的是什么样的史料呢?在描述富田事变时,岩石说“红20军打出了“打倒毛泽东,拥护朱(德)彭(德怀)黄(公略)的口号,离开了井冈山。但是,他们并没有投靠国民党,而是重新开辟了一块永新根据地继续闹共产革命。”以这样的笔力写历史,真是胡星斗们的悲哀。真相是:富田事变后,20军是首先西渡赣江去了吉安县的“永阳”而非“永新”,“永新”本来就是井冈山根据地的六县之一,何来20军离开“井冈山”去“永新”开辟“新根据地”之说呢?这些事百度一下就知道了,然而岩石是不屑于做的,大嘴巴里出真理才是他们的信条。胡星斗更是酷毙了,竟用《表扬张宏良、刘永佶,炮打官僚党》一文作为论据,这篇奇文的作者赫然是“中国共产党人党主席毛新宇”,使用谣言搞学术,胡星斗功不可没,估计会有机构给他们授勋的。无知不是犯罪,脑残全怪前辈,骑个蚂蚁就上山,抱住大象就要睡。写到这里,突然想到了阿Q的名言: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其实他又何曾见到和尚摸了,大概在他的脑袋里是没有神圣的;又想到了康有为的名言“天生此膝,不跪何用?”这个老康也真是酷毙了。酒意盎然,这些都是与本文八杆子打不着的东西,率意而为之,酒徒不是学者。  

(2) 对于遵义会议,胡星斗们也发出惊人之谈。“1935年,遵义会议决定张闻天接替博古在党内负总责,成立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团(军事指挥小组),周恩来任团长,毛泽东协助周恩来指挥军事。但是毛泽东反客为主、反臣为君,篡党夺权长达十年,直到1945年才名正言顺地成为“中央政治局主席”。 读文至此,本酒徒被一举雷倒在地,对于胡教授的的思辨能力佩服到吐血。以周公为最终军事决策者(德国人李德是最终决策者的说法存疑)的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命悬一线。遵义会议组成新的军事指挥三人团后,毛泽东并未立即获得最终的决策权。在其后的打鼓新场风波中,包括张、周、林、聂、彭等人在内的集体智慧并没有大放光芒,正确的还是毛泽东独一家,以此为开端,才逐渐确定了毛泽东最终军事决策者的地位。这就是胡教授所谓的篡党夺权。依照胡教授的逻辑,让根本不懂军事的洛浦去指挥才叫组织正确,逢战开会集体决策才叫程序正义,让战败者继续失败的指挥才叫君臣和谐。简直满屁股都是智慧。请问胡大教授,你也出生在新中国,自诩为宪政主义者,怎么还满脑子君臣思想,你心里这样阴暗,莫非是去势的新一代大太监!(引用朋友我来不太平之文 )待续

                                           

后记:本酒徒对达尔文的进化论半信半疑,不能够断定人类是不是真的在进化,但某类人的无耻不断升级倒是确凿无疑。秦朝的大太监赵高指路为马很无耻,这种无耻透露出的是霸气;到了唐朝,六品官员候祥,眼红张易之兄弟受武则天宠幸,竟然毛遂自荐说:“臣阳物修伟,可入奉宸府供奉。”这样的无耻就算是“舍鸟为人”了;到了明朝英宗皇帝的时候,一个文化人叫王振,想做人上人,可英宗皇帝是个男的,对阳具是否修伟没兴趣,但王振还是有办法,这厮竟然挥刀自宫,以太监的身份混到了皇帝身边,一手导演了个土木堡之变,落了个一命呜呼的下场,这样的无耻可算做是“舍鸟丢命”吧;到了清朝,那个老太婆,面对着洋人的坚船利炮,惊悸中把自己的照片送给了洋人的主子,但人老珠黄,女色外交没成效,这个老太婆一不做二不休,索性“量中华之物力,讨洋人之欢心”,无耻发展到了卖国的程度。到了当代,这类人的水平又见提高,他们诋毁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切英雄人物,诋毁我们五千年的辉煌文明,岳飞、董存瑞、狼牙山五壮士都成了他们折腾的对象,抛出了“300年殖民”论,还创造了“爱国贼”这样一个古怪的名词,企图彻底摧毁我们这个民族赖以生存的优秀文化和民族精神,说他们是“贱人”吧,人家竟然嗲嗲的说“不要脸,趁年轻”“幸福就是贱贱的样子”,为了几乘车,很甜蜜的允痈舐痔,可谓是无耻之尤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5.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6. 人民怀念毛泽东!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10. 真实的回忆还是谎言?——简评《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