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疯狂的舌头--自由派的“语言肌癫痫症”已经发展到晚期

pioneer · 2009-02-10 · 来源:乌有之乡
胡星斗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疯狂的舌头  

——自由派的“语言肌癫痫症”已经发展到晚期  

pioneer  

封建科举制度的误国之深,就在于一群范进、孔乙已之类的“废物”们,虽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可一旦用八股文这块“砖”敲开了“官家”的大门,就不得了了:施政、修史、治水、练兵、造军舰、……样样全“行”。就像现在的干部专业化,只要求XX学历以上,不管什么专业,水平如何。哪怕学的兽医、采矿,一旦提级,管他什么政府、医院、学校、企业、公检法,都能到任指手画脚,“屁股决定脑袋“。可治绩如何呢?大家都知道,大辽、西夏、蒙古、满族、八国联军、日本倭寇、……,都来了,“杨州十日”、“嘉定三屠”、“南京大屠杀”……,杀的快要亡国灭种。最后还是靠毛泽东带着一群“泥腿子”拯救了中国。  

然而,新中国成立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尤其是“海归”,看着共产党的干部和群众学历低,尾巴又翘上了天,什么“外行领导内行”咧,什么“无产阶级小知识分子领导不了资产阶级大知识分子”咧,什么“共产党能打天下不能治天下”咧,…。按他们的标准,毛泽东还得进修三次,袁隆平需先“专升本”再考研。他们果真是不会打江山却会坐江山么?钱钟书的《围城》揭露的如果还不够,就再听听 鲁迅 先生的评价吧:  

——有些人也往往如此,以为教授清高,官僚是卑下的。…现在的骂官僚的人里面,到外国去“炸大”过一回而且做教授的就很多。(炸大:吴稚晖说,留学生好比是面筋,到西洋那大油锅里去一泡,马上就蓬蓬勃勃涨得其大无外。)  

——古之秀才,自以为无所不晓,于是有“秀才不出门,而知天下事”这自负的漫天大谎,…其实是“秀才虽出门,不知天下事”的。…清末,因为想“维新”,常派些“人才”出洋去考察,我们现在看看他们的笔记罢,他们最以为奇的是什么馆里的蜡人能够和活人对面下棋。南海圣人康有为,佼佼者也,他周游十一国,一直到得巴尔干,这才悟出外国之所以常有“弑君”之故来了,曰:因为宫墙太矮的缘故。  

北大孔庆东教授也说过,中国的赴日留学生,为了“通关”,很多人都选修中文课,然而即使是中文考试也还考不过日本学生。 

再有,2007年“大牛市“时,海外深造归来的金融学家、基金经理们简直如神明一般,被小百姓顶礼膜拜,把一辈子的积蓄都交给他们“专家理财”。比交给亲儿子还放心。“理绩”怎么样?就不必多说了吧。而且不顾众多学者的警告,还成立QDII去投资港股。结果却是为国际资本高位接盘。俗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要不是经过去年的一“遛”,金融专家、“海归”的神话怕一辈子都不会破。这真是“试玉要烧三日满,辩材须待七年期”,“倘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2007年频频加息,提高准备金率,说是“经济过热”、“流动过剩”、“消除存款负利率”。2008年又翻着跟头降息,“扩大投资”、“拉动内需”;股市损失20万亿,万亿美元外汇陷入华尔街;各大航空公司在原油价格140美元每桶时和外国石油公司签属套期保值合约,各大钢厂在铁矿石价格炒到顶峰时和外国铁矿石巨头签订采购合同。……“主流”经济学家们该为此付点责任吧?不行!茅于轼说:“改革30年的成就主要归功于自由派”。至于改革的过失嘛,全赖毛泽东。  

自由派呀自由派,叫我怎么形容你们好啊!用“禽兽”二字都是对你们的赞美。翻经查典、搜肠刮肚之后,笔者认输。看来只有靠发明“待富”、“媚穷”的自由派学者们,再为自己造一个比“禽兽”更下作一千二百五十倍的新词了。  

不幸的是,一位年轻朋友看了“乌有之乡”等左派网站以后,竟然还向自由派学者、导师请求解答心中的疑惑。全然不 顾鲁迅 先生几十年前的告诫——  

“要前进的青年们大抵想寻求一个导师。然而我敢说:他们将永远寻不到。寻不到倒是运气;自知的谢不敏,自许的果真识路么?凡自以为识路者,总过了“而立”之年,灰色可掬了,老态可掬了,圆稳而已,自己却误以为识路。假如真识路,自己就早进向他的目标,何至于还在做导师。说佛法的和尚,卖仙药的道士,将来都与白骨是“一丘之貉”,人们现在却向他听生西的大法,求上升的真传,岂不可笑!”  

可是,知名哲学与法学教授、美国“海归”、自由派学者顾肃大哲,却不这样认为。他不仅认为自己是一匹“识途老马”,而且还一本正经、循循善诱,为青年朋友指点迷津哩:“我奉劝年轻朋友们认真读一些历史,不是标准教科书的历史,而是各种真实的历史”,既然标准教科书的历史不“真实”,那么到哪儿去读“真实”的历史呢?这还用问,右派精英们讲的就是“真实”的历史,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家家都钉着“绝对正宗”的金漆牌子。顾肃大哲拉出“孔子著春秋,乱臣贼子惧”的架势——“以下先将转载的一篇网文摘要刊出,以便让年轻朋友们先了解一段历史”。  

眼前一道金光,“真实”的历史就出现在我们面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掐手,疼。——不是做梦。啥也别说了,先拜读“历史”吧——  

《难道能回到极左时代吗?》作者:岩石    

……    

(附二)    

顾肃大哲隆重推出的所谓“真实”的“历史”,原来就是这个东西呀!看来,金光闪闪的未必就是金子,而往往是另外一种恶心的排泄物。  

这不是被胡星斗贡在他网站上的“宝贝”吗?胡大学者那篇谣言大全被揭的体无完肤后,他就把这篇谣言大全拉过来陪绑。一是助威,二是表示“一人是假,二人为真”。——胡学者深谙“众口铄金”的道理。不想传到顾肃大哲这一辈,竟成了“真实”的“中国现代史”。本人孤陋寡闻,竟不知这位大历史学 家岩石 先生是何许人也。做学问能做到被自由派大师们一致推崇的地步,确实独步当今“史坛”了。   

跟谣言家们辩论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他们瞎说一气,洋洋万言,挥毫而就。我们却要翻书,上网,举证据,列资料。累的要命。结果被他们一句“正史”“教科书”就否了。可咱们再堕落也不能学这些东西像泼妇骂街一样信口胡呲呀。那就“以子之矛,戳子之盾”,看看这篇“真实”的“历史”到底是个什么玩艺儿。  

1、真实的“史书”上段刚指摘完左派“尽情地攻击甚至辱骂改革事业开拓者邓小平,还有当年被MZD迫害惨死的刘少奇,甚至还有新一代主政的胡锦涛、温家宝”。下段就抛出了——“任何从政者都必须具备博大的襟怀,具有超凡的容人之量,都必须准备面对讥讽、嘲笑、恶搞、反对、驳斥,甚至于激烈的抨击。”——的观点。自由派的话竟然没有一个屁臭的时间长。   

2、真实的“史书”上文刚骂完计划经济是“绝对平均主义”,下文就向左派叫板:“在社会不断进步的今日,竟企图复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极端不平等的旧时代,只怕太不自量力了吧?”“绝对平均主义”竟能和“极端不平等”一道来形容同一个时代,可见该史是多么的“真实”。   

3、真实的“史书”指责文革时代,“我们要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拯救全世界2/3受苦受难、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们!”——世界真是这个样子吗?究竟哪个国家的人民最受苦受难、真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们知道,全世界绝大部分人口都是穷人。《共产主义宣言》呼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无产阶级不靠自己来解放自己,还能指望你们这些“肉食者”?马克思生前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却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奔走呼号;少年毛泽东初出韶山冲,身无分文,心忧天下;伟大诗人杜甫“吾庐独破受冻”,想的却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加拿大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伟人的高尚情操、远大报负,焉是尔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管“朱门酒肉臭”、不顾“路有冻死骨”的宵小所能领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反剥削、反压迫的强大思想武器,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也是自由派们拼命诋毁、疯狂诬蔑的原因。  

4、真实的“史书”记载:“日本1952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只不过是中国的67.8%,可是,到1976年(毛泽东病死之年)GDP竟然变成了是中国的6.47倍!”“伟大的中华民族史无前例地坠入了最低谷,真真切切变成了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由建国之初国内生产总值(GDP)占全球5.7 %变成了0.8 %!那就是: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曾经长期领跑的一头雄狮终于变成了一只蜗牛!”    

好一头威猛的“雄狮”!好一个“史无前例”!  

二战以前,日本就已经是工业强国,汽车、飞机、航母全都能造。敢与德意联手包打全世界。战后其国内工业设施完整保存,而中国这头“雄狮”只有洋钉、洋柴、洋蜡、洋车、洋油、洋灰、洋针(缝纫机)——都姓“洋”。这两个国家能算站在同一起跑线?让史玉柱和一个农民工各拿4000元创业,看谁先富?再说,日本、韩国都是在美国的援助下进行建设的,而新中国又经历了三年“抗美援朝”战争,西方国家的重重封锁,与苏联交恶被迫“还债”,三年自然灾害,……而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中国人民在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下,走完了西方国家上百年的工业化道路。请问,没有“二弹一星”,哪来的后30年“和平建设”环境?没有门类齐全的国企厂矿,“改革”家们又改谁的革?私企们挖谁的墙角?贪腐们瓜分谁的盛宴?  

为了贬低毛时代的成就,兼表示他们的公正和“辩证唯物主义”,真实的“史书”不惜还了斯大林的清白:“他有两大历史功勋绝不可抹杀。其一,1927~1939年短短13年间,落后的农业工业国苏联,在斯大林领导下令人惊叹地迅速变成了世界第二大工业强国。其二,第二次世界大战,伟大的苏联人民在斯大林领导下,成功地抗击了希特勒的疯狂侵略,扭转了整个战争的局势。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挽救了人类的命运。”并质问“毛泽东建树了什么经济上的‘丰功伟绩’?”  

众所周知,斯大林苏联是个幸运儿,正赶上了西方发生了重大的经济危机,无暇遏制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才迅速崛起。毛主席就没这么幸运,而且建国不久,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也“修”了,成了敌人。我曾在新加坡的一张华人日报上,看到过这样一条评论,大意是“毛泽东当年能顶住苏联的压力,没有成为苏联的附庸。这一点连海外的毛泽东的敌人都表示敬佩。”我相信,如果毛主席能活到今天,在西方国家遭受金融危机重创的情况下,社会主义中国一定能重新迎回大唐盛世的那轮太阳。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真实的“史书”也间接还了公有制的清白:社会主义公有制具有资本主义私有制无法比拟的优越性。仅仅13年,苏联从一个落后的“扶木犁”农业国,“令人惊叹地迅速变成了世界第二大工业强国。”,而且是自力更生。对比靠掠夺杀戮、殖民他国几百年才进步到今天水平的美英资本主义制度,谁优谁劣,一目了然。  

真实的“史书”给资改派的这记耳光扇的太好了!  

5、 真实的“史书”上说:“几亿中国人竟要时时处处背诵毛主席语录——无论办公行事,还是待人接物,甚至上课提问、甚至兄弟谈心、甚至购物买菜、甚至发生争执、甚至开骂开打、甚至抢救病人、甚至入厕对话,无一不得首先背诵语录”。  

不必评论了。顾肃大哲指导我们,多听听“包括亲人们的回忆”,大家不妨回家问问长辈,看看有几家人干过这样的事?  

6、 真实的“史书”说,1954年10月下旬,毛泽东对来访的印度总理尼赫鲁表示:“原子弹无非是‘纸老虎’,为战胜帝国主义,值得牺牲几千万中国人民的生命。”还义正辞严地质问:“如此一个毫不珍惜人民生命之人,难道,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原子弹无非是‘纸老虎’”的话,毛说过。但后一句,我在百度上只查到一处,还是岩石这部真实的“史书”。倒是找到了斯诺与毛主席的一段谈话回忆(附一)。由此知道,所谓的“值得牺牲几千万中国人民的生命”纯属捏造。  

不料, 真实的“史书”又说:关于中国150万平方公里的北方失地、唐奴乌梁海和外蒙古问题,毛泽东敢理直气壮地跟苏联人争执吗?敢公开索要吗?…在国家主权这个头等大事上,莫说大国强国,即使弱国小国——印度、缅甸、朝鲜、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毛泽东挺直腰杆了吗?站起来了吗?  

一边说毛泽东“黩武好战”、一边又说毛泽东“熊包软蛋”,您不仅抽了自己的脸,您还用 “矛”戳了那些把毛泽东比作秦始皇、希特勒的精英们的“盾”。我本人就多次苦口婆心地提醒过你们:造谣之前先统一下口径。唉!孺子不可教也!  

真实的“史书”接着说:“再说我们平民百姓,当年满脸菜色、衣衫褴褛,在西装革履、气宇轩昂的外国人面前,我们能气宇轩昂、高视阔步吗?我们的腰板挺得直吗?”  

一副崇洋媚外、“笑贫不笑娼”的奴才嘴脸,跃然纸上。请问你们今天在美国老爷、日本爹面前奴颜婢膝,点头哈腰。才算“站起来了”么?请看 鲁迅 先生笔下的旧上海:  

——我们在上海路上走,时常会遇见两种横冲直撞,一种是不用两手,却只将直直的长脚,如入无人之境似的踏过来,倘不让开,他就会踏在你的肚子或肩膀上。这是洋大人,都是“高等”的,没有华人那样上下的区别。一种就是弯上他两条臂膊,手掌向外,像蝎子的两个钳一样,一路推过去,不管被推的人是跌在泥塘或火坑里。这就是我们的同胞,然而“上等”的。  

——“推”还要抬一抬手,对付下等人是犯不着如此费事的,于是乎有“踢”。而上海也真有“踢”的专家,有印度巡捕,有安南巡捕,现在还添了白俄巡捕,我们也真是善于“忍辱负重”的人民,只要不“落浦”,就大抵用一句滑稽化的话道:“吃了一只外国火腿”,一笑了之。  

1949年渡江战役期间,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紫石英号军舰无视警告擅自闯入长江下游水域前线地区,遭到三野部队的炮击,紫石英号舰桥被直接命中,紫石英号17人阵亡,20人重伤,正、副舰长均负重伤,最后英舰挂起白旗,狼狈的逃出长江。这是英国舰炮政策自1840年以来在中国的终结。西方国家军舰从此结束了随意进入中国内河的历史。  

当天,上海各大报纸头版刊登,上海市民无不欢欣鼓舞。只认“吃穿”二字奴才,怎能理解生活在到处都是“华人与狗不得进入”的租界的旧上海人民的感受?怎能理解“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含义?  

7、真实的“史书”还说:毛泽东大革“教育”的命,鼓动反对“师道尊严”,表彰白卷英雄,致使“读书无用论”、“学习有害论”风行全社会,导致中华民族人才断代、知识断层,全民族90%多都沦为文盲、半文盲的人。  

只要是中国人,就能从中领略到什么叫“厚颜无耻”,什么叫“颠倒黑白”; 只要是中国人,就应该知道是谁推行的简化字,是谁把中小学普及到祖国各个角落,是谁摘掉了全民族90%多人文盲、半文盲的“帽子”;只要是中国人,就都知道“读书无用论”产生在什么年代,也都知道什么时候学生们的理想是当“解放军”、“科学家”,什么时候学生们的理想是当“大款”、“嫁个有钱人”。  

8、真实的“史书”总结改革后的变化:所谓的“阶级敌人”的帽子摘掉了,“政治罪”废除了,在人间地狱里苟且偷生30年的现代奴隶见到阳光了,人们受了委屈敢发牢骚了,正直的精英们敢替贫弱群体说话了,知识受到尊重了,知识分子扬眉吐气了!  

建国后,鲁迅文中那些 “横冲直撞”,“一路推过去,不管被推的人是跌在泥塘或火坑里”,“而且这推与踏也还要廓大开去。要推倒一切下等华人中的幼弱者,要踏倒一切下等华人”的 “上等”同胞,被专政了。毛主席说:“这种好事,也是几千年没有过,仅在共产党领导人民作了长期艰苦斗争之后,才使得这些坏蛋感觉这么难受。一句话,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反革命分子难受之时。”  

改开后,“上等”人又见到阳光了,帝国主义、胡汉三、黄世仁又“夹着皮包回来了”,敢贪、敢卖、敢黑、敢黄、敢赌、敢砸工人饭碗、敢强拆民房、敢霸占农民耕地、敢说人民“你们算个屁”了;右派精英敢拿外国“赞助”、敢造谣、敢骂“爱国贼”、敢“替富人说话”、敢“对待刁民要狠”、敢骂替弱势群体说话的人“媚穷”了。大学毕业生都去按摩、搓澡、卖猪肉、摆地摊“走鬼”,“知识受到尊重了”。  

9、真实的“史书”总结改革后的变化:税外剥削农民的“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制度”取消了,四千年不变的皇粮(农业税)免征了,残害农民的“流浪人口收容审查制度”废除了,新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制度”建立了!昔日农民想跳出“农门”难于上青天,如今可以进城打工经商了,可以开工厂办企业了,可以当城里人了,可以和城里人平起平坐了!    

这段话请农民工朋友来评价。    

10、真实的“史书”总结改革后的变化:  

“以前城里人独享的福利制度,现在开始面向全社会了,农民也开始享受上最低生活保障了,开始享受上医疗保障了,开始享受上养老保障了!以前许多农村孩子上不了学,现在,领先于城市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了!”“如今,亿万中国人民都进入了‘天堂’!”  

“破天荒!破天荒!破天荒!——几千年来,中国的劳苦大众一直过着忍饥挨饿的生活,特别是MZD时代,广大农民连清一色的红薯片、土豆蛋都不能果腹。如今,十几亿中国人的绝大多数天天顿顿都吃上了细米白面。千千万万平民百姓异口同声地说:过去,做梦都梦不着能过上这样好的日子!请问:这是胡说八道吗?”  

回答:这纯属胡说八道!   

谁不知道:“房改”买不起房,“医改”看不起病,“教改”上不起学。  

别一提毛泽东时代,就提那三年。以我本人为例,父亲是普通城镇工人,一人上班养活全家五口。70年代中期家里有电灯、收音机、唱片机、自行车、缝纫机,生活和现在比不了,但比起建国初进步了多少?什么“几千年来,中国的劳苦大众一直过着忍饥挨饿的生活,特别是MZD时代…”简直不敢相信这竟是从口腔里发出的声音。  

用今天和五六十年代比,不觉得无耻吗?我大爷家住在山东农村,有十多个孩子。我记事时,他家的生活条件确实很困难。我父亲常邮钱邮物接济他家。但所有的孩子都上学了,也都看得起病。你让现在的人养五个孩子试试?现在大多数都是三口之家,两人上班,还有父母接济。如果70年代两人上班养一个孩子,生活会怎样?  

况且,毛泽东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石油、煤炭、青山绿水、无内外债、上有卫星导弹下有核潜艇保卫的国家。我们在和平环境下搞了30年发展,耗空了资源,毁坏了环境、透支了后代子孙的生存空间,吃点细米白面、注水猪肉,有了电话、电视,就了不起了?一场大病立马倾家荡产。毛泽东早在1957年批评前苏联时说——    

“无非是五千万吨钢,四亿吨煤,八千万吨石油。这算什么?这叫不算数。看见这么一点东西,就居然胀满了一脑壳,这叫什么共产党员,什么马克思主义者!我说再加十倍,加一百倍,也不算数。你无非是在地球上挖了那么一点东西,变成钢材,做成汽车飞机之类,这有什么了不起!”     

而几十年后的我们,离了外资,连手机都造不出来。整天受着洋奴们的揶揄:“有本事抵制Windows呀,有本事抵制英特尔呀?”    

11、真实的“史书”总结腐败的原因: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说:“过去认为是由于人的素质不行,或用人不当,以及社会风气不好造成的。其实不然,腐败的产生乃是制度的产物。由于是公有制,没有产权约束;由于是集权,权力不受制约;由于没有公开监督,形成了体制性的腐败……”——难道,这种制度发韧于邓小平时期吗?不!它确立于MZD时代。  

援引此例:汪精卫卖国、蒋介石屠杀共产党、工农群众、民主人士,责任须由孙中山来负,慈禧卖国、溥仪投敌,就得追溯到努尔哈赤的头上;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克林顿的拉链门事件,全都记在华盛顿的帐上。  

公有制是产生腐败的根源。那私有制下的蒋介石政府,连抗战捐款都贪了;私有制下菲律宾总统马克斯,干脆带着“国库“跑了;私有制下的民进党领袖陈水扁,改“公”为“私”的俄罗斯,…腐败的还轻吗?  

12、没带“嚼子”的岩 石 先生满嘴跑舌头,胡嘞的兴起,一不小心竟扯到了唐山大地震,对比当前,未免也要把“脏水”波及到改革开放上。而且还使这本“真实”的史书、自由派的“圣经”露出一屁股屎,机智老练的顾肃大哲不动声色地掏出手纸,把它轻轻地揩掉了。为保证“真史”的完整,我现在把它补上——  

“为什么说这场特大震灾也是人祸所致呢?其一,这次地震,事先曾多次被多位防震科技工作者测出,并多次上报中央。可是竟然被人压下!…谁有如此天大之胆?其二,…死伤人数却是史无前例。原因何在?主要是建筑物质量太差。”    

我算明白了,30年前的灾害都是人祸;只要是人祸,就是毛泽东干的。我们现在只要在网上呆两天,就知道荒唐事多如牛毛,这些责任要都记在现国家领导人的帐上,说他“罪恶滔天”都是轻的。当然,精英们有办法,再都推到毛泽东身上。    

和汶川大地震相比,唐山大地震死伤人数多出许多,但两处的人口密集程度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2008年南方大雪灾、汶川大地震,没人承认提前预测到了,还有人说全世界都没有这个预测能力。难道,30年前的预测水平竟比现在还高吗?如果是,那么,这个重大的技术,又是怎么失传的?又该追究谁的责任?    

我不了解毛时代城市的房屋质量如何。那时,我们家的房屋还不是砖瓦结构,都是自己盖的,总不会自己糊弄自己吧?但今天的“豆腐渣”工程可就海了,河堤不用钢筋,水泥路面下灌稀泥,这都要归功于“解放思想”。30年前的“僵化思维”断想不出这么好的主意来。而且,汶川大地震又震出了一大堆“豆腐渣”校舍。这要是毛时代建的,早就在网上铺天盖地的声讨了。可惜赖不上,只好集体失语。更不给面子的是——    

建于1968年服务了40年的四川简阳城区的“沱江一桥”。在地震中竟然丝毫无损,与在建中倒塌的凤凰县沱江大桥、被运沙船撞倒的广东九江大桥、突然倒塌的江苏常州运村路大桥、江西上饶傍罗大桥……成了鲜明对比。不把它搞掉,任由它立在那儿起标杆、参照的作用,以后的工程就没法干了。于是,先鉴定为“危桥”,再“毁尸灭迹”。不料,最终用了380公斤炸药都没将这座“危桥”炸“趴下”。——现在的新桥质量竟不如30年前的“危桥”。前后对比,果然是翻天覆地的巨变。    

再来看看岩石先生的人品吧,据他本人说“曾经是一个非常虔诚的毛泽东的崇拜者”。然而,现在却变成一个疯狂的反毛派,原因是“事实教育了愚者”。咱们老百姓就是笨呀!毛主席在世的时候,我还不懂事。可俺的父母亲属竟也没一个“崇毛”。等毛主席逝世30多年后,人家都“反毛”了,俺才“崇毛”。就像小品里说的“等俺们吃上糖了,你们都尿糖了”。看来,俺还够不上“俊杰”啊。鲁迅说过:    

——“真的知识阶级是不顾利害的,如想到种种利害,就是假的,冒充的知识阶级;只是假知识阶级的寿命倒比较长一点。像今天发表这个主张,明天发表那个意见的人,思想似乎天天在进步;只是真的知识阶级的进步,决不能如此快的。”    

——“秦始皇实在冤枉得很,他的吃亏是在二世早亡,一班帮闲们都替新主子去讲他的坏话了。”    

顾肃大哲说:“关于卖国问题,今天的世界相互依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说中国制造大量商品供应世界是卖国,那么美国人购买大量中国造也可以说是丧权辱国,所以大家也半斤八两,彼此彼此。”  

果然是“哲学家”、“导师”,见解就是与常人不同。既然是“相互依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么请您动员一下美国,让我们印刷人民币进口他们的石油、波音飞机、通用汽车,看美国人有什么反应?  

顾肃大哲一听“卖国”,就反诘:“中国制造大量商品供应世界就是卖国?”胡星斗大师一听有人主张“惩治汉奸”,就激动:“主张向外国学习难道就是汉奸?”——顾左右而言他,难道就是你们自由派的哲学思维方法?恕我孤陋寡闻,至今还没听到过这样的说法。汪精卫当年咋就没这么聪明呢?    

自由派学者为什么要神话美国?这很容易理解,这就像一个大学生,出了校门很少骂自己的大学差劲。留美“海归”不把美国神话了,怎么显出自己学的都是“精粹”,取的都是“真经”?让他去赞美自己专业的对立面——“马克思经济学”,那他们上哪呆着去呀?这也是在美国人搞出金融危机后,中国的自由派经济学家,无一谴责美国财阀,而是集体失语的原因。他们不是毛主席,毛主席考虑的是整个祖国大家庭,有错就改,自我批评。精英们“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只关心自己的地位、名望和利益。国家事,去他娘。房子、票子、老婆、孩子早就转移到发达国家了——“狡兔三窟”。青年朋友,想从他们嘴里请教出“真相”,有可能吗?  

看来,2009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随着2008年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神话的的破灭,自由派学者胡星斗、顾肃等人纷纷脱掉伪装,由他们的前辈们“形左实右”、温吞虚伪的“狼外婆”战法全面转向不顾逻辑、不需证据的“悍妇”战法。舌肌痉挛,信口雌黄,歇斯底里,胡搅蛮缠,彻底显现病入膏肓的晚期症状。不难看出,他们的“言论自由”就是造谣诬陷的自由,他们的“法制宪政”精神就是不重事实、不要证据的“莫须有”精神。    

最后,用鲁迅先生的话与青年朋友们共勉,“青年又何须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似乎可以生存的方向走。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  

  

附一:斯诺与毛泽东的谈话(片断)  

   

我说:“说到老虎,过去我们谈过,你现在还认为原子弹是纸老虎吗?”  

他说,那只是一种说话的方式,一种形象化的说法。当然,原子弹能够杀人。但最终人将消灭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它就真的变成了纸老虎。  

“有人引用过你的话,说是因为中国人口众多,所以不像别的国家那样害怕原子弹。别的国家的人民可能全部被消灭,但中国还会有几亿人留下来,重新再干。这种报道有根据吗?”  

他问我,照他们所说,他是在什么时候和怎样说这番话的。我回答说,一个来源是来自一个南斯拉夫的外交官,他宣称毛说过,即使欧洲人全部被消灭,中国还会有3亿人留下来。  

毛答道,他不记得说过那样的话,但是他可能说过。他只记得尼赫鲁(在1954年10月)访华时同他的一次谈话。根据他的记忆,他说过中国不要战争。他们没有原子弹,但是如果其他国家要打仗,全世界会遭难,意思是要死许多人。究竟死多少,谁也不知道。他不是单讲中国。他不相信一颗原子弹会毁灭全人类,以致找不到一个政府来谈判和平。他同尼赫鲁谈话时谈到过这一点。尼赫鲁说,他是印度原子能委员会的主席,他知道原子能的破坏力量。他确信没有一个人能生存下来。毛回答说,大概不至于像尼赫鲁所说的那样吧。原有的政府也许消灭了,但别的政府会起来代替他们的。  

毛说,不久前赫鲁晓夫宣称他有一种可以杀死所有生物的致命武器。后来他马上收回了他这个声明——不止—次,而是好多次。毛不会否认他讲过的话,他也不希望我为他去辟这个所谓的谣(关于经过核战争中国还能有几亿人生存下来)。美国人也谈了很多原子弹的破坏性,赫鲁晓夫对此更是大做文章。在这方面(在夸耀自己的破坏能力方面),他们都超过了他,所以他比他们落后,不是吗?【毛在含蓄地嘲笑那些人,他们以为他是个不懂得核恐怖的全部意义的无知农民。——原注。】  

  

附二:难道能回到极左时代吗?  

  岩石  

   

   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319245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5.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6. 人民怀念毛泽东!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10. 真实的回忆还是谎言?——简评《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