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他们杀我们的时候绝不会手软---重温四一二大屠杀纪实

《党史资料》1953年第7期 · 2009-08-17 · 来源:乌有之乡
蒋介石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 上海工人纠察队成立的经过及蒋在事变前的阴谋
我上海工人自前年五卅以来,完全统一在上海总工会领导之下,与帝国主义、北洋军
阀、买办阶级、流氓、侦探艰苦奋斗,不仅为自身谋解放,兼以为市民争自由,为全国求
独立解放。自北伐军兴长驱入赣浙,本会更率领全上海八十万工友急谋响应。远在去年十
月,即曾起义一次,不幸失败,工友死者十余人;被拘者百余人;失业者五百余人。今年
二月二次起义又不成,工友死者四十余人被拘者三百余人,失业者千余人。直至三月二十
一日三次起义,全上海八十万工友一致奋起,徒手与奉鲁军肉搏,缴除奉鲁军枪械,接应
北伐军入沪,才使上海很迅速的归入国民革命军旗下。当时奉鲁军因处处受工人群众包围,
逃避不遑,故南京焚劫之惨祸,得免现于上海,是役工友死者二百余人,伤者在千人以上。
本会工友,赴义之勇,与维护地方治安之功绩,早为社会各界所称赞。本会之武装纠察队,
即系勇敢工友将夺自奉鲁军手中之枪组成,所以不即解除,盖一则奉鲁军阀未灭,前线战
事犹急,北伐党军开上前敌,后方仍须保障,而北洋长警肆虐多年,早在此次战役中溃散,
故留此工人武装与商人之保卫团共负治安之责。再者,上海为帝国主义之大本营,为一切
买办阶级、军阀官僚、流氓、侦探所汇集地,对于一切革命势力,革命组织必多方肆其破
坏,过去帝国主义者、买办阶级收买流氓,资给金钱枪械,使捣毁工会,残杀工人领袖之
事,已数见不鲜,今以八十万工友之组织保持不满三千人之武装,以为自卫,实有必要。
国民政府亦既嘉奖本会工友之起义,并允许保留此工人纠察队为民众自卫之武装,视同正
式军队,一律待遇,则凡革命军队领袖,应如何遵照斯旨,爱惜拥护,乃自蒋介石到沪以
后,对此有革命历史之总工会和工人纠察队不闻有爱护之意,反只有不慊之言,积极进行
其破坏压迫之毒计。呜呼我上海八十万工友,牺牲无数性命,所欢迎来的人即是预备屠杀
我们的人,是诚我上海工友不及料,而亦一切革命人士所同声悲痛者也。兹将蒋在四月十
二日前向工人进攻之阴谋列举如下:
一、当蒋介石初抵上海时,帝国主义者即问蒋能否镇压上海工人之行动,蒋不惟无一
言反对,反以外人说话为口实,要上海总工会解除纠察队武装,以除去外人之误会。后又
要求纠察队归其指挥调度,均经总工会说明纠察队不同于军队,性质完全是工人自卫组织,
蒋虽然无词,但仍表示对工人武装持怀疑态度。
二、蒋介石本来是上海青红〔洪〕帮的一个,一到上海,即与上海流氓首领黄金荣、
张啸林等连结,出款六十万,组织长江一带流氓,由帝国主义者及中外反动资本家,共同
资助金钱枪械,专门捣毁工会,及一切革命机关,暗杀革命分子。
三、上海工人自前年五卅以来,即完全统一在上海总工会之下,做革命奋斗。蒋到上
海,便另指派一些流氓在其政治委员会办公之沪海道署内,另设立工界联合会,到处向工
人宣传,反对上海总工会。
四、当第二师刘峙未开离上海时,即四处散饰谣言,说工人纠察队自由捕人,扰乱社
会治安;说工人纠察队要冲入租界,引起国际交涉。借此问题,密派军队将纠察队及上海
总工会四周包围,预备缴械。上海总工会一面派代表向军事当局说明,勿信谣言,一面又
登报声明,本会工人,决无单独冲入租界之事,本会工人纠察队,非有事故决不携械外出,
决不自由捕人。此声明继续登载至一星期以上,后因刘师开拔,形势方较缓和。
五、当缴械的前数天,本会已迭接工人报告:蒋与帝国主义共同组织之流氓已集中五
百人,每人发给盒子炮一支,定期由租界冲出,由军队接应帮助袭攻上海总工会及工人纠
察队,假名工人互相冲突,军队即借此解除工人武装。
蒋介石为何如此仇视上海革命的工人,客观上我们可以看得到的原因,第一,因为他
的思想行动,完全仍是封建独裁的习惯,他处处是要民众服从他的统治,不是他自己去服
从民众而行动。第二,他的左右几乎皆为右派反革命分子所包围。尤其在革命势力伸张之
今日,一般从前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买办阶级知道:徒然在国民党外反对革命,已经
无用,皆立刻摇身一变而为三民主义信徒的国民党员,去阿附蒋介石,于是帝国主义者及
北洋军阀,皆一致赞成蒋介石为国民党中之稳健派领袖。并向蒋提议,如南方能除去急进
分子,限制工农运动,驱逐俄国人则南北无不可以合作之点;帝国主义对国民政府,亦无
不可以承认之处。我们看蒋介石在国民党中已成为一切反动分子的领袖,在行动上已完全
接受帝国主义北洋军阀的提议,他怎得不仇视上海革命的工人,以及一切革命民众的组织
呢。

二 四月十二日晨收缴工人纠察队枪械的经过
总工会之纠察队总数共有二千七百人,分驻闸北、吴淞、浦东、南市四地。当第一军
第二师刘峙未开走时,其军队对闸北总工会会所,及纠察队总指挥处,纯取包围形势,十
分严重,大有一触即发之势。自二师开走,二十六军周凤歧部队开来后,即对工人表示绝
无恶意,于是闸北戒严情形,已较前松懈。延至十一日下午四时后,忽有二十六军第二师
大批军队,散布街市,形势十分紧张,纠察队总指挥处亦迭接各方密报谓今夜将有流氓,
由外人保护从租界冲出,联合军队袭攻工人纠察队。纠察队总指挥处当即送函二十六军司
令部,请求万一发生不幸事件,望予援助;但未得答复。纠察总队指挥处遂通知各地纠察
队,加紧戒严,延至次晨(十二日)四时左右各地流氓军队,同时动作,向纠察队进攻,
兹将各地经过分志如后:
一、闸北总工会会所。
十二日晨四时许,总指挥处方面据闻湖州会馆总工会会所,发生枪声,工人纠察总队指挥
顾顺章,即偕卫队二人,军医及书记等往该会馆总工会会所视察情形。入内略事休息,约
过二十分钟,枪声复作,顾氏出外探视,即见有六十余便衣军,臂缠白布黑“工”字徽章,
正向会所内放枪,门前纠察队二十余人,亦向之抵御。未及十分钟,又有大批二十六军部
队开到,当有五团团长邢霆如,向纠察队谓:“请你们不要还击,我们来,为你们缴他们
便衣军的械”。说毕,即将所有便衣军枪械,未经抵抗,即完全缴下,并用绳索捆绑。纠
察队见状,即请党军入内吃茶及香烟,邢团长简营长即对顾谓:“既有今夜这件事实发生,
请你同我们到二师司令部,见我们师长,商议解决办法。”顾即不疑,偕六纠察队员同往,
拒行至半途,邢团长忽变色谓:“他们(指便衣队)枪械已被缴了,可是你们的枪械,也
应该缴下才好。”
顾答:“不可,他们流氓是捣乱的,我们工人纠察队是革命的,如何能够缴械呢?”
章营长即指挥卫队,将顾及纠察队之械缴下,又令顾回会,下令全部纠察队自动缴械,顾
坚持不可,谓:“本会委员长外出,未得总工会命令,不能擅专”。于是邢团长张营长即
说:“是的,缴械这事,是不好看,不要缴吧。我们另外想想法子,请你们把枪通通靠起
来。”该会纠察队见总指挥被捉,只得依言三叉式将枪靠好,党军又逼令纠察队,向后退
三步,并将机关枪等对准湖南会馆纠察队,至此遂无能为力,党军即入内占据该会,办事
员亦全部退出。随后邢即要顾同赴第二师师长处谈话,顾无法反抗,遂同到宝山路天主堂
二师司令部,时在上午七时,拘至下午三时许始行释出。
二、闸北商务总厂。宝山路商务印书馆印刷所(在俱乐部对面)楼上,本有纠察队六
十余人,耳门有六人通夜守卫,十二日晨五时许,忽有六人自租界出臂缠白布上书黑色
“工”字,手执盒子炮,向耳门守卫轰击,守卫与之抗拒,但楼上纠察队已有被弹击伤者,
俄而二十六军大批从宝兴路方面开来,大呼:“不要打,我们都是自己人,不要误会,我
们是来调解的。”及抵门首,即令守卫开门谈话,守卫见党军至,不疑有他,即依言开门,
门启,大队即一哄而入,上楼将纠察队完全缴械,并将簿子间及商务工人办事室,完全抄
过,计抄去步枪六十余枝,纠察队员出门后尚公学校逃遁,并被拘捕一人解至二师司令部。
三、闸北商务俱乐部(即纠察队总指挥处)。商务总厂纠察队被缴械之同时,约在五
时二十分左右,俱乐部总指挥处,忽来着党军服式,手缠白布“工”字符号者,二三百余
人,在该号铁门前,高喊一声散开,即有数十人,向前门冲锋,并大呼“缴枪。缴枪。”
时铁门前纠察队副队长杨凤山,与之理论,该项人等,即将杨所携之盒子炮一枝夺下,并
当场将其击毙,转向内面冲锋。惟该门岗甚多,难于冲进,乃从俱乐部嘉庆里后面夹击,
登时枪声大作,初仅长枪盒子炮声,继以手机关枪,开至十数排之多,均射于俱乐部图书
馆三层楼墙壁上,泥瓦纷飞。在内之纠察队,亦据图书馆俱乐部各窗口,以米袋堆起,作
防御战。至八时许,第二十六军第二师派出第五团前来,并携一函,略谓“贵处与某方发
生误会,此种不幸之事件,应即双方停战(吹号为记),敝部特派第五团邢团长前往调停,
如有某一方面不服从调停者,即解决某一方面,调停时间以十一时为限”云。该部队一至,
即向俱乐部取包围形势,并拟进内交涉缴械,纠察队方面不允,第五团团长邢某,要求派
代表同往上海总工会交涉,纠察队以总指挥不在,允派大队长二人同往,该团长仍以无正
式代表为词。适此时有职员周某,从某医院得悉此讯,急奔至俱乐部内,力谓可负全责,
该团长又谓须先向司令部呈明经过情形,周君即偕往,当被禁于司令部。该团长即回俱乐
部,要纠察队全体集合谈话,当时纠察队,见该团长态度十分和善,又以为真正攻击工人
之敌,已被击退,遂不疑惑,遵令集合。邢团长向纠察队全体队员讲话,略谓:工友们,
二十六军系人民之武力,民众之军队,愿意保护你们纠察队。昨日晚上敝部接到报告,谓
有人将于今晚冲突,同时总指挥部,亦接到同样报告,要我们军队将双方缴械,我们已拿
到反动派三十余人,将予严办。现在我只得奉长官命令执行,你们可将枪械尽量藏起来不
动,关起门不要开枪,你们周代表刚才同赴我们师部,也说枪无论如何不能缴去,放在里
面是可以的,现在他去军部去了,一切事件,总由我们军部负责,不会缴你们的枪。现在
我本人还有一点意见,就是:外间对于今早这件事情发生误会,最好由我派一连徒手士兵,
与纠察队徒手游行一次,表示切实联络。纠察队员是时鼓掌赞成,后纠察队出发,所有该
团队部,在宝山路一带者乘机纷拥入内,将俱乐部完全占据,并将楼上下严密搜查,枪械
全部搜去,并将各着便衣办事人,一律搜查一遍驱逐出外,举凡纠察队之一切衣服银钱用
品,乃至一衣一袜之微,亦被捆卷以去,东方图书馆中重要之图书仪器,均被捣毁。
四、闸北天通庵路。天通庵路栖流所,驻有总工会纠察队四五百名,十二日晨七时半,
亦由司令部派遣第四团前往缴械,双方开枪约半小时左右,纠察队不敌,终屈服,并被捕
去五六人。
五、南市华商电车公司。十一日晨三时许南车站一带军队步哨直放至西门大小南门一
带陆家浜一带;有形似工人臂缠白布黑“工”字徽章者,约二百五十名,自法租界南阳桥
乘汽车冲入华界。持手枪盒子炮炸弹等,分三路包围两车站前面之华商电车公司,一由南
站火车轨道越过;一由兵工厂望道桥而过;一由沪军营地方前进,迨越轨而过之一队甫至
南站前门地方,为纠察队放哨之士兵所见,向诘口号不合,急向电车公司报告(该公司内
亦有纠察队百余人驻防),乃由纠察队发令拒敌,时已四时三十分。二十六军一团三营,
及机关枪一连亦到,先放空枪两响,继以步枪,至五时许未能攻破,乃用机枪扫射,两面
墙壁上之枪洞,密如蜂窝,附近电车线亦完全倒下,垂地如网,至六时遂将大门打开,各
兵一拥而入,于大门内抄得旧式机关枪四架,盒子炮两杆,手枪三枝,步枪三百余枝,又
入内至各办公室搜查,所有门窗及写字台,尽行击毁,公文信件,凌乱满地,钱箱亦被翻
倒。军队方面伤三名,一弹穿掌心,一伤臂,一伤手。厂内一某姓茶房,面部着弹,夜班
匠两人,一伤肩部,一伤胸部,卧地不起,势极沉重,旋由红十字会,用车载去医治,纠
察队亦全释放。至下午三时许,所有围攻军队,完全退去,厂门亦闭,其办公室前,由白
崇禧贴有布告云:“查电气事业系关公用,不容一日间断,现华商电气公司工人,如故纷
散,应即立时复工,以免阻碍地方安宁秩序。本总指挥,本保障工人利益之旨,对于捣乱
分子,自应严予取缔。对于纯良工友则力予保护,为此布告周知,望毋轻信谣传,其各安
心任事,切切此布。”但电车是日终未开驶。
六、南市三山会馆。围缴南车站后面三山会馆纠察队枪械之军士,系二十六军二团一
营杨其藻部。该部于十二日晨三时半开抵该处,即将会馆四周包围,先由连长翁国华,排
长傅国俊叩门入内,限十分钟内将枪悉数缴出,当即拒绝。该部遂开始用机关枪步枪迫击
炮等分两面射击,因馆墙高厚,弹不得入,遂用仰射法,弹子纷纷由高下坠在内;纠察队
则分藏大殿及后屋等处。至五时顷,枪声稍息,越五分钟,兵士又高吹冲锋号枪声又作,
伤纠察队五名,死一人。至六时许,在内之纠察队一百余人,知困守无益,遂开门缴械,
军队一拥而入,缴步枪三百四十五枝,重机关枪五架,新式机关枪二架,手提机关枪三架,
各队兵士制服亦均卸去,并将大队长何杰等多人,连同枪械,一并解至新普育堂团本部,
经团长赵观涛一一讯明,即行开释;队长何杰,于下午解往龙华总指挥部。
七、浦东各处。原驻浦东三区警署纠察第八队,春江码头第九队,暨各分队约六七百
人,每晚与该地驻防军队,轮流守卫。前晚得总工会命令,特别戒备,多未解衣而卧。至
清晨四时许,军队来换班纠察队多回队休息,军队遂乘机攻入,纠察队不加防御;纷纷弃
械由后门出走,间有持枪作描准式者,致遭击毙,受伤者轻重不一,死伤者姓名:第八小
队长彭海清,队士冷汉魁,又小队长汤斌权,队士杨森云四名,当场击毙;其余黄子卿,
袁林,陈康林,沈长山,王安堂,姜洪桃,王安桂,吴喜欢等八名,各受枪弹刺刀等伤。
八、吴淞。吴淞纠察队向分驻三处:一在大街西市圣公会;一在旗站六营公所,为国
立政治大学学生宿舍;一在大街,十二日晨三时由军队前往,分令将所有军械缴出,纠察
队尚无抵抗,只开放空枪两响而已。
从以上的纪载,很明显的看出,此次缴工人纠察队枪械举动,完全是军事当局与帝国
主义及流氓共同预备好的圈套。
由租界放出流氓,先行发动,流氓不胜,而后由军队假维持援助之名,骗缴工人纠察
队枪械,工人不察,竟堕若辈术中,真堪悲痛。
上海总工会委员长,亦恰于是夜,赴杜月笙上海青红〔洪〕帮领袖之约,不见归来,
后来始知,已为帝国主义者及流氓擒送军队杀害。

三 蒋、白等事后的表示
自工人纠察队枪械完全被缴后,即由白崇禧、周凤歧以戒严司令名义,发布布告,诿
为工人互斗,所以缴械。又恐工人罢工援助,同时颁布严禁罢工令。但二十六军一师师长
伍文渊对新闻报记者之谈话,又谓,“此次缴工人纠察队枪械,系因白总指挥奉蒋总司令
密令,谓工人欲冲入租界,捣乱后方,故速令缴械。”浦东周营长之布告则又谓:“系奉
白指挥令,有反动分子,受敌贿买,着将民间枪枝,一律收缴”。观于彼等发表言论之相
异,很明显的可以见到彼等故意诬陷工人之毒计,兹将戒严司令部布告原文,及伍师长谈
话,浦东周营长布告,抄录如下:戒严司令部严禁罢工之布告为布告事,现值戒严期间,
地方治安,亟应维持,闻此有不肖奸徒,受敌贿买,煽惑罢工,希图扰乱,殊堪痛恨,深
望各工友明白大义,勿中奸谋,如敢故违,即系甘心破坏国民革命,自弃于中国国民党之
外。本司令有维持地方治安之责,在此戒严期间,如有上项情事发生,不问首从,定即按
照戒严条例严惩不贷,特此布告。戒严司令官白崇禧戒严副司令官周凤歧。
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十二日布告
为布告事:本早闸北武装工友,大肆械斗,值此戒严时期,并前方用兵之际,武装工
友,任意冲突,殊属妨碍地方安宁秩序,本总指挥职责所在,不得不严行制止,以保公安。
除派队将双方肇事工友武装,一律解除,并派员与上海总工会妥商善后办法,以免再
起斗争,而维地方秩序。所有本埠各厂工友,务各照常工作,毋得轻信谣传自贻伊戚。为
此布告,仰各界人等一律知悉,此布。
第二十六军军长周凤歧十二日布告
照得本日拂晓,本埠各处,忽闻枪声四起,即经派人调查,据报系有工人及莠民暨类
似军人持械互斗,势甚危急等语。当以本埠地处冲要,偶有不靖,势将影响大局;况当戒
严之际,尤不容有此等越轨行动,危及安宁。本部职责所在,不得不力予维持,妥为消弭,
当即分饬所部,赶赴各地弹压,不论何方面有不遵约束者,即依照戒严条例,勒令解散缴
械,以靖地方。兹据报所有各地枪械,已暂为收缴等情。是此突如其来之事变,业已平定,
深恐地方人民,未明真相,转滋误会,合亟布告,凡尔军民人等一体知悉,务宜各安生业,
勿得惊扰致碍治安。倘有不逞之徒,仍敢造谣生事,一经查觉,定当严办不贷,切切此布。
前敌政治部命令
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陈群,昨派董福开等办理此事,并有命令云,今晨上海总工
会各工友,自起冲突殊属不幸,现奉白总指挥面谕,双方均不得以武力相见,静候调处。
兹特派董福开、袁逸、费公侠、唐尧卿、程致、蔡公时、李于峰、刘公畏、王次宾诸同志
为专员,速组委员会,以董同志为主席,调查此次起衅原因,并设法秉公处理。务使风潮
早息,各工友均得安居乐业幸福为宗旨。如何情形,盼速具报核办。此令。
浦东特务营营长周济民布告
案奉总指挥白令开:淞沪一带,查有反动分子,受敌贿买,煽惑捣乱,着将民间所有
枪枝,一律收缴,以遏乱萌等因。奉此:遵即将浦东纠察队枪枝,暂行收缴。尔等须知此
举,纯属防止反动分子之破坏国民革命军,原非得已,切勿妄听谣言,自相惊扰。地方治
安及工友利益,本营长自当切实负维持及保障之责。倘有不肖奸徒,造谣滋事,或私藏枪
火,不即报缴,一经察觉当即严办不贷,切切此布。
伍师长之谈话
十三日下午五时许《新闻报》记者赴海潮寺往谒第二十六军第一师师长伍文渊君,询
以办理缴械经过情形。据云:敝部前晚接奉白总指挥密令,以蒋总司令迭据密报,有假借
工会名义,欲冲入租界,扰乱秩序,殊与地方治安有关,嘱令激烈分子,从速缴械,以免
骚扰。敝部奉令后,即于昨晨派第一团长赵观涛,第二团长徐雄,前往电车公司及三山会
馆缴械,当时电车公司有工人一百余人,曾先开枪抗拒,争持一小时始解决。一团兵士受
伤三人,当场缴到机关枪二架,枪四枝。三山会馆有工人四百余人,工人紧闭大门,兵士
曾开排枪二次,未伤人,至七时许工人表示愿缴械,当场缴得机关枪七架,枪三百余枝,
并拘获抗拒首领何大队长一人,已解往总指挥部。工人即解散。至上午九时许,秩序即恢
复。伍师长云:值此前线军事吃紧之际,后方断不容人捣乱,即使收回租界,亦应用正当
方法交涉。设令无知者,一味胡闹,则不特租界不能收回,反可令外人有所借口,殊非吾
国民所应出。此次解除工人纠察队武装,无非为谋地方之安宁而已云云。

四 二十六军党代表赵舒愤懑辞职
自军队缴纠察队枪械事发生,且由二十六军执行,该军党代表赵舒,十分愤懑,反对
无效,因留书出走。二十六军政治部工作人员,亦同时自行宣告解散。二十六军中有很多
革命兵士,闻长官以机关枪打工人,有数十人裹械潜逃。

五 工人群众之悲愤与总同盟罢工
各厂工友自十二日清晨闻纠察队被军队包围枪击,即纷纷停工出厂,哀求兵士停枪,
声泪俱下。各地纷开群众大会,要求:一、交还工人纠察队枪械;二、保护上海总工会;
三、惩办流氓肃清反动分子。上海总工会以此次变起仓卒,经工友群众之悲愤要求,遂发
布以下之总同盟罢工令:“昨日(十二日)晨四时,突有由租界冲出之武装流氓,身着制
服,袖佩工字符号,在闸北、南市、浦东、吴淞各处向本会纠察队攻击,驻本埠军队各师
团营部预奉有命令,亦同时动作,以种种欺骗手段,缴去本会纠察队全体枪械,并抢去工
会及纠察队驻所一切物品,虽一衣一履,囊括无遗,缴械而后,呼啸入租界而去。本会纠
察队因抵抗而死者百余人,工友群众,死者数百人。自晨六时起各处工友陆续罢工出厂援
救,对兵士哀号泣恳,竟遭射击。前后情形惨不忍言。军事当局与租界中敌人默契,昭然
若揭,事实具在,证据确实。本会至此,惟有宣告全上海总同盟罢工,以为抵抗。本会所
领导八十余万工友,誓死奋斗,宁愿死于以国民革命为旗帜者之手,虽死亦有荣。谨此宣
言,惟各界同胞鉴察。上海总工会。”
上海总工会又将此次事变真象通电全国,原文如下:“全国各界同胞均鉴:东路军前
敌总指挥白崇禧,突于本月十二日上午四时,下令沪上各军与租界当局所收买之流氓便衣
队,包围上海闸北、南市、浦东之纠察队,用机关枪扫射八时以上,死伤多人,全体缴械。
窃我上海工人,素为反帝国主义及军阀之先锋,历次响应北伐军,推倒孙张军阀,牺牲极
大,卒能骗除顽强抵抗之奉鲁军阀,在上海工作上不无微劳,而所得者仅此夺自奉鲁军手
中之枪械,而编成纠察队用以自卫。
此纠察队并非如军阀之欲发展各人之野心割地盘争权利,实系根据历年来受帝国主义
军阀流氓及一切反动分子压迫的经验,为自卫计,不得不成立此一种武装联盟,与商人之
商团、市民之保卫团同属民众武力,正合革命需要,反令勾结帝国主义,扑灭民众之武力,
得称为革命军正当之行动耶?我上海工人自五卅以来,均在本会指导之下,经过长期之训
练,组织严密,向少无意识之举动,当鲁军败退时,帝国主义及鲁军阀之枪炮所引起之宝
山路大火,工人纠察队一面与鲁军纠察队搏战,一面救息火灾,于鲁军被缴械后,立即恢
复秩序,于此可见工人纠察队是市民秩序之维护者。党军抵沪,即再三宣告,对于一切外
交问题,悉与国民军同一步骤,决无单独行动,以致行动步骤不一致。白总指挥抵沪后,
曾正式宣告工人纠察队与别动队不同,蒋总司令亦曾声明此言,谓“工人武装为自卫计,
乃属必要”,并谓“决不缴械”,今言犹在耳。是工人纠察队毫无违法可言,且国民政府
出有通令保护。兹姑退一步言,即令根据如何理由有缴械之必要,同属革命组织,兄弟骨
肉,有何不好商量,尽可预先通告,事前商量,乃必出此残酷高压之手段,演成市街之流
血,危害市民生活之安全,破坏军民之联合,使帝国主义者乘我兄弟阋墙之际,更可乘机
进攻,岂但于法律手续有所不合,并于革命前途影响实大。此等举动在帝国主义军阀为之,
吾人亦视若寻常,今乃竟由革命之北伐军对于革命之工人纠察队为之,实为国民革命之污
点,吾工人甚为耻之。吾工人自始即信任北伐军,虽帝国主义者日日造谣,谓党军如何敌
视工人,将缴工人纠察队之械,工人卒不之信,此于党军用欺人手段来缴械时更可证明,
不竟堂堂皇皇之党军,竟听帝国主义之谗言,并协同之以缴中国工人之械,若全国党军皆
如此,吾人不能不为国民革命前途痛哭。现在上海全体工人愤懑自卫武装之被掠夺,总工
会之被蹂躏,为革命前途计,为打倒新军阀及帝国主义计,已宣布一致罢工,不达目的不
止。吾人要求立还纠察队武装,肃清反革命派,及一切流氓工贼,向帝国主义提出严重抗
议,保护工会,惩办负责之军事长官。除电请国民政府负责办理外,将此布闻,深望全国
同志一致援助”云。

六 上海总工会宣言
“本会领导全上海八十万工人,自前次五卅以来,不断与帝国主义军队奋斗,一面为
自身求生存,一面为全市民谋解放。自三次徒手奋起与孙傅芳、张宗昌军队肉搏,牺牲了
许多勇敢的工友,流了无数次的血,最后始于三月二十一日由本会纠察队缴除奉鲁军枪械,
响应北伐军顺利来沪,使上海市民避免很大的损失。所有功绩,早为社会人士所称赞。本
会纠察队即以夺获军阀的枪械,组成常备纠察队,一面自卫,一面帮助军队保卫团维持地
方治安。以八十万工友之组织,保留此少数武装自卫,以防制流氓之捣乱,实属必要。国
民政府亦来电嘉奖此民众之武力,允许其同正式军队一律待遇。然而帝国主义及国内一切
反动势力震惊工人革命势力的力量,非常恐惧不安,遂造作诽诬,厚诬上海总工会将指挥
工人纠察队冲入租界;厚诬上海工人将乘北伐军前线紧张时,在后方捣乱。关于前者,本
会早经登报声明,事实俱在,可以调查;关于后者,更不待辨白自明,焉有过去牺牲奋斗,
以响应北伐军而今复在后方捣乱之理。当总司令在沪时,亦曾详细为总司令解释一切。不
幸昨日(十二日)竟发生军队预设网罗;围缴纠察队枪械之毒计,事变以前,军事长官预
有密令证据确实,先由租界冲出流氓身着党军制服臂袖工字符号,流氓在前,军队在后,
齐来袭击,杀死本会纠察队与工友多人,并将纠察队住所一切物品全数抢去,虽各处工友
陆续罢工,出厂援救,对兵哀号泣恳,亦遭射击,前后情形,惨不忍言,本会委员长亦于
前晚被人暗害,军事当局与租界中敌人默契,昭然若揭。全上海八十万工友艰苦奋斗所欢
迎而来之北伐军,竟给工人以超过孙传芳张宗昌压迫之报酬。今日工人群众赴司令部请愿,
途中又受军士包围枪击,死伤无算。
本会此次唯有宣告全上海总同盟罢工,以为抵抗,本会为此深对各界不安,然为本会
八十万工友之生存计,势难避免,唯望各界团体加以谅察,并能积极加予援助,本会所领
导之八十万工友誓死奋斗,提出以下要求:(1)交还纠察队枪械;(2)发还工友被劫
衣物并赔偿一切破坏损失;(3)抚恤死伤工友及其家属;(4)惩办下令开枪攻打工友
的军事长官;(5)严缉暗杀本会委员长凶手,为汪寿华报仇;(6)交还工会各机关保
护总工会;(7)制止流氓捣乱,肃清一切反动派。
上海总工会
(四月十三日)
七 工人群众徒手夺回上海总工会会所
十二日正午十二时工人群众在闸北青云路大会后,遂齐往湖州会馆总工会所,要求军
队撤退,交还上海总工会会所,而军队初犹拒绝,工人悲愤填膺,不顾性命,号哭冲进,
军队见数万人如此惨痛情形亦稍心动,乃撤退去。是夜总工会内有徒手工人万人,露宿庭
院中,忍受冷风苦雨不肯退去,以保护工会。次日群众反自动启封纠察队总指挥处,入内
办公。
八 南北市的市民大会
自纠察队缴械消息传出后,全沪市民均惊骇万分,十二日上午十二时闸北青云路广场
即开数万人之市民大会,议决发表以下之通电:全国同胞们:上海工人自五卅以来,在帝
国主义与军阀严重压迫之下,即继续奋斗与各界人民一致做解放运动,并组织一八十余万
人之上海总工会;及北伐军出师以来,上海工人各奋不顾身与孙张军阀对抗,屡仆屡起以
响应北伐军,卒能使孙张军阀迅速倒台,并驱逐盘据淞站之鲁军,使北伐军顺利达到上海
并阻溃兵之抢劫,所以这次上海革命之胜利,上海工人实著有殊功。工人将鲁军驱逐后即
夺其枪械编成纠察队用以自卫并维持市面治安。此项纠察队之组织因沪上流氓工贼之多及
反动派之猖獗,实有必要。白总指挥抵沪后即正式申明工人纠察队与别动队不同,当可保
存。蒋总司令来沪后,亦申明此旨,并赠工人纠察队“共同奋斗”大旗一面。不料昨晚闸
北、南市、浦东、吴淞工人纠察队即被大批党军监视,今晨四时半即协同租界当局所收买
之流氓一致动作,至十时后即将所有纠察队一律缴械。纠察队及人民受死伤者数百人,凄
惨万分,当党军正向纠察队缴械时,帝国主义的飞机复翱翔空中示威。群情愤激,特召集
市民大会,一致表决要求下列诸条件:(一)交还纠察队之枪械不达目的不止;(二)肃
清工贼流氓及一切反动派;(三)保护工会;(四)对租界当局直接残杀中国工人纠察队
应提严重抗议;(五)请国民政府负责并严办下令缴工人纠察队械之长官。谨此布闻,望
全国同胞一致援助。 上海闸北市民大会叩

南市体育场十二日开欢迎汪主席复职大会,到会群众三十万人,会后齐到龙华总指挥
部请愿,虽大雨如注,路途泞泥,群众仍鼓勇前进,不稍畏避。群众至龙华后,经过总指
挥部直达大操场开市民大会,即推举学联会为大会主席,宣布开会宗旨,迎汪大会改为请
愿,请愿条件如下:(一)请白总指挥尊重民意;(二)立即恢复工人武装;(三)保护
上海总工会;(四)保护各级党部,因一区党部已被反动派捣毁;(五)取缔反动团体。
主席报告请愿团体,即由全体民众欢呼通过。并推举市党部、总工会、学联会、南市
区民代表会、各界妇女联合会、九亩地商联会等九团体为总代表。代表推定后,即向总指
挥部进发,代表前行,群众追随,悲壮激愤,从来未有。至总指挥门前,代表入谒见,群
众在外排队立候。代表入内后,白崇禧推公忙,由潘宜之(主任)接见,代表等即提出群
众决定之请愿条件,开始讨论。
首由潘说明武汉国民政府与蒋关系甚为不好,徐邓等主持之,此间对你们民众亦无办
法。次即谈及联俄联共问题云排斥苏俄个人与放弃联俄政策无关,联共是要共产党做国民
党工作。再次又谈及工农政策,潘云国民党有国民党的工农政策,是不分阶级的。最后即
说及条件,潘依各代表提出条件逐一答复。
(一)革命军当然要尊重民意;
(二)工人武装是可以恢复的,但因纠察队有自相械斗,故解除其武装以后可由总指
挥部指挥;
(三)可以保护上海总工会,但须交党部指挥;
(四)各级党部当然保护;
(五)所有反动派组织团体可由市党部会同政治部调查取缔。
潘答复后,即由各代表发表意见,对潘答复,详加解释:
(一)关于上海总工会受党的指导是不成问题,总工会早已在党的指导下,早已做
了党的工作,历次国民革命运动,无不率领上海数十万工人热烈参加,并有伟大光荣之
牺牲,且受市党部的津贴。
(二)学联会提出潘主任所答全系理论,要有确实办法,要有确实保护,并眼前即有
数十万群众,其意志即应尊重。
(三)总工会提出工人自相械斗绝无其事,在同一组织之下断无自相冲突之理,只有
外人或反动派向纠察队或工会捣乱而引起冲突,但当局,如何对纠察队对方之武装未有解
除?
(四)工人武装是中心问题,无论如何尊重眼前数十万民众意见,承认恢复。经此解
释,即开始决定条件,恢复武装甚为重要,故讨论甚久。
潘云:要恢复武装最好待十六号中央执委之解决。
各代表云:群情激愤,务须立即答复,以顺民意。
潘云:须向总指挥请示。
各代表即提出条件办法,恢复武装后可受白总指挥指导。
潘云:纠察队须指定地点驻防,并受政治部训练。
总工会提出实际办法,此后可由总工会、市党部、总指挥部共同组织“工人纠察队指
导委员会”。讨论至此,即由双方同意解决。
其他问题,如保护总工会、各级党部,尊重民意及取缔反动团体等条件,亦由潘接受
各代表“确实执行不重理论”之意见。
此为条件决定之大概情形也,各代表于下午五时入内,双方谈判历三时之久,其时数
十万群众鹄立门外,静候代表回复,虽天雨淋漓衣服尽湿,然并无退让及骚动之现象,为
从来所未有之群众大会。后代表出外报告——谈判结果,群众对“纠察队受白总指挥指挥”
一条颇为不满——意欲纯属工会指挥,后经工会代表详加解释始平息散去。
实际今日潘宜之所许之条件,完全是驱散群众,并非真心所允许也。

九 各群众团体的声援
市党部特派代表往谒白崇禧询问收缴工人纠察队枪械原故,由传达队队长黄遂代白接
见,其谈话如下:(问)今晨南北市总工会纠察队被人缴械,是因何故?总工会在本党部
领导之下,自有裁制,此事恐系反动派所为,白总指挥是否加以惩治?
(答)此事全属工人双方械斗,白总指挥为维持地方治安起见,已将双方械斗之工人
全体缴械,至善后事宜,白总指挥将与总工会妥善协商,已印就布告一纸,请阅读便知
(当以一布告出见)。
(问)白总指挥将与总工会妥商善后事宜甚善,然则工人武装应得保存。
(答)已详布告不必再答。
(问)既经如此,白总指挥究关于此事有何意见?
(答)现在还只办了一半,还有一半未曾办理,一时殊难具体作答,候白总指挥回来
后当以书函答复贵市党部。
(问)上海全市党员市民对于此种缴械事项甚为怀疑,且多觉恐慌,白总指挥为本党
上海最高军事领袖,甚望能加以保障。
(答)大家都是三民主义信徒,有何恐慌之可言。
(问)正因为大家都是三民主义的信徒,正因为大家都是中国国民党的忠实党员,所
以有请我们的武装同志,制止反动派的阴谋,严加保障的必要。
谈至此,代表遂与辞而出。
市党部又发表以下之宣言:
“年来国民革命之长足发展,为本党总理所手订联俄、联共、工农三大政策之实效具
体表现。而工农政策之真精神,不只在为工农群众谋利益,尤其使工农阶级自己觉悟,助
长其政治斗争力量,为国民革命主力军。在国际帝国主义宰割下之次殖民地,中华民族工
农群众之参加革命,事实已表现在国民革命之领导地位。上海为帝国主义者侵略我国大本
营,绾毂全国经济输纳,过去的革命斗争,我奋勇无前之工人群众无一次不流血牺牲,最
近攻击鲁军之役,竟发动两次,鏖战三日之久。总工会领导上海百五十万工人,在本市党
部领导之下,为沪上唯一健全机关,此次中反动派阴谋,乘隙俟罅,突被缴械,本党部认
为此种事情影响所关,不只沪上民众运动突受挫折,即对于革命的战线上,灭掉大部份之
实力。工人群众,必须有政治斗争力量,方能在军阀政治推翻后,表示民主政权之切实开
始。我工人群众应即不稍退让,整顿队伍,领导国民革命;军事当局,亦当将枪械交还工
会,切实保护工人组织。特此宣言。”
市民代表会亦致电蒋介石,其文如下:
“蒋总司令勋鉴:本月十二日晨四时,本埠闸北、南市、浦东、吴淞各处工人纠察队
枪械,同时被白总指挥命令二十六军派遣大队悉数迫缴,各处均死伤多人。查上海总工会
领导全上海工人,数年来与帝国主义者暨军阀不绝的奋斗,最近又不惜重大牺牲,数次武
装暴动,响应北伐军,消灭直鲁军,其功绩灼然可见,其有今日之地位,实以无量数之热
血头颅换来,是以钧座奖赐旌旗,题曰‘共同奋斗’。上海收复以后,协同军警维持秩序,
毫无轨外行动,彼帝国主义者及反动派,虽百计挑拨,造谣中伤,卒无间隙可乘入。万不
料同隶青天白日旗下者,乃有横肆摧残之举。先总理出生入死,从事革命者,全在解放被
压迫民族,而临终遗嘱,尤念念不忘于唤起民众,钧座为总理忠实之信徒,对此有组织有
纪律富有牺牲革命精神,著有伟大功绩之工人群众,方保护奖励之不暇,决无横施摧残之
意,伏祈迅赐严命,彻底查究,将所缴枪械悉数发还,并予确实保障,此后不再发生此类
事端,庶不致愧对先总理在天之灵,并有以自解于普天下之民众,且免革命军民之联合战
线破裂,而为帝国主义所乘。党国前途,实利赖之。临电不胜迫切待命之至。”
临时市政府致白崇禧函如下:
“白总指挥钧鉴:国民革命第二十六军所部,突于今晨(十二日)黎明时,将南市及
闸北工人纠察队军械悉数迫缴。查工人纠察队在过去不惜重大牺牲,响应北伐军,消灭直
鲁匪军,其功绩昭然在人耳目。上海克复后协同军警维持秩序,对于地方亦不无微劳足述,
是以蒋总司令对之极为赞许,赠以旌旗,题曰‘共同奋斗’。
夫解放民众为吾党之职志,扶助工农为总理手定之政策,工人纠察队为民众武装自卫
之表现,方提倡奖励之不暇,今反横肆摧残,何以自解于革命民众。何以对总理在天之灵。
此举谅必别有误会,应请钧座将二十六军所缴该队枪械,迅予令饬悉数发还,并予以确实
保障,以巩固革命的军民之联合战线,免为反革命派之奸计所中伤,庶几无背于国民革命
之初旨,并完成总理之遗命,不啻上海市民之幸,党国前途,实利赖之。”
上海市学生联合会派代表携函见白崇禧经过如后:上海学联会代表杨卓初、宋至门二
君前往龙华,持函请见白崇禧,请其保护工人纠察队,并迅速派员彻查真相,停止战争,
恢复秩序,以免闸北市民重受战争之苦。抵龙华司令部后,由副官处接见云,“白总指挥
公务甚忙,不能接见面答,对于工人纠察队事,本部尚未接得各方报告,无从答复,可将
此函留下,以后再作书复。”该代表等复请见参谋长,以便面陈一切,不意参谋长公出,
该代表等即将原函留下而返,其函文如下:“敬启者,顷得闻〔闸〕北方面同学报告,驻
扎东方图书馆之工人纠察队,于昨晚突遭便衣兵士袭击,战事甚烈,枪弹横飞,房屋为墟。
窃上海自齐鲁战事以还,民生凋敝,已达极点。此次北伐军抵沪,毕庶澄部顽强抵抗,闸
北一带,焚毁掳掠,所受损失,更非言语所可比拟。幸得钧座来驻沪滨,社会秩序,日见
恢复,方期奠定基础,急图建设,振军继武,直捣幽燕,完成国民革命之大业,讵意此种
足以影响革命工作,破坏社会治安之不幸事情,忽又发现于风声鹤唳之闸北。工人武装自
卫,原为先总理之遗政,我党所定之策略,沪上之工人纠察队,于此次光复淞沪战斗中,
与直鲁反动军阀,苦战二日之久,幸获最后之成功,对革命运动不无多少帮助;事变以后,
亦未见有所殒越;钧座与蒋总司令,亦曾明令保护维持现状。昨晚一部分便衣兵士对工人
纠察队之举动,想系反动分子企图抢械冀谋扰乱破坏大局,恳乞钧座迅予派员调查,停止
战争,严惩反动分子,保持工人武装,以免蹂躏市民而维持社会治安。特派杨卓初、宋至
门二君代表前来,陈述一切,希赐接见为荷。”
十 十三日的群众请愿大流血
因十二日工人纠察队被缴械事,总工会特于十三日在闸北青云路广场召集工人群众大
会,虽因交通阻碍,及所谓党军沿途堵截,沪东、沪西、南市工人群众多不能通过前来,
仅闸北到会工人仍然不下八万,学生市民加入者亦甚多,合计约十万人。阴雨蒙蒙,陡呈
现一种悲惨之景像。兹将大会情形,记录于下:开会后,首由主席王炎报告开会的意义,
约分二点:
(一)新军阀和帝国主义者缴我们工人枪械,杀我们工人。
(二)我们的委员长汪寿华,也被新军阀杀死,现在奉鲁军阀还未打倒,英国帝国主
义更加紧向我们进攻,驻在上海之所谓革命军反而不帮助工人奋斗,又演成空前未有的屠
杀,实令人痛心。
工人群众闻言,均悲愤万分,多有痛哭失声者。最后通过:
(一)收回工人的武装。
(二)惩办破坏工会的长官。
(三)抚恤死难工人的家属。
(四)向租界帝国主义者提极严重的抗议。
(五)通电中央政府并通电全世界起来援助。
(六)保护上海总工会。
呼口号:打倒新军阀。为一切死难工友复仇。为委员长复仇。收回工人武装。严办肇
事军事长官。拥护总工会。拥护武汉国民政府。
青云路大会散会后,即整队赴宝山路二十六军二师司令部请愿,要求立即解放被拘工
友,交还纠察队枪械。当大队行至宝兴路口时,青云路之队伍尚未发动,其长度约二里许,
群众沿途高呼口号,行及宝山路三德里附近,即有二十六军二师兵士由各里弄内奔出,向
群众开枪,将群众冲散,旋复用机关枪扫射,死者流血街道,伤者纷纷倒地,一时秩序纷
乱,呼喊啼哭之声惨不忍闻,但见兵士在街上横冲直撞,如发疯狂,逢人即打,党旗国旗
工会旗均被撕毁。当场受击毙者在百人以上,伤者更不可数计,所谓革命军演此大惨祸后,
即实行清街,禁绝行人,用大车将死者拖至荒郊埋藏,每车堆装十余人;尚有重伤不及死
者,亦被兵士横拖倒曳放置车上,送入土窟,呜呼。惨矣。直待尸首移尽后,始渐恢复交
通。
南市方面,同日亦有工人群众游行,至南车站附近,被车站附近之军队放枪射击,当
时立毙十余人。
十一 蒋介石之辈对于此次屠杀的 文饰与闸北市民的公愤
白崇禧、周凤岐受蒋介石之密令施行此空前恐怖之屠杀后,自知难容于民众之公议,
因将上次俘获之直鲁联军俘虏数十名押解游街,前导大旗,上书“上海总工会通敌确实证
据”,“总工会是直鲁联军的机关”,并谓十三日之屠杀实由工人及直鲁军图攻司令部,
兵士乃不得不出于“自卫”之行动。
抑知此种诬陷,决不能欺骗明眼的群众?上海总工会枪械已被缴,更何从有枪械再袭
司令部?上海总工会迭次与奉鲁军苦斗,事实具在,更何能诬以通敌?
附录闸北市民之公函,可以看出此次惨杀之真象,闸北居民郑振铎、冯次行、章锡琚
胡愈之、周予同、吴觉农、李石岑等因十三日宝山路工兵冲突惨剧致上海临时政治分会委
员蔡元培、李石曾、吴稚晖书,原文如下:“孑民、石曾、稚晖先生:自北伐军攻克江浙,
上海市民方自庆幸得从奉鲁土匪军队压迫下解放,昨日闸北,竟演空前之屠杀惨剧,受三
民主义洗礼之军队,竟向徒手群众开枪轰击,伤毙至百余人,三一八案段祺瑞之卫队无此
横暴,五卅案之英国刽子手无此凶残,而我神圣之革命军人乃竟忍心出之。此次事变,报
纸记载,语焉不详,先生等或未能明白真象,弟等寓居闸北,目击其事,敢为先生等述之,
四月十三日午后一时半闸北青云路市民大会散会后,群众排队游行经由宝山路,当时群众
秩序极佳,且杂有妇女童工。工会纠察队于先一日已被解除武装,足证是日并未携有枪械。
群众行至鸿宾路口,正欲前进至虬江路,即被鸿宾路口二十六军司令部门口守兵拦住去路,
正在此时,司令部守兵即开放步枪,嗣又用机关枪向密集宝山路之群众扫射,开枪达十五
六分钟,至少当有五六百发,群众因大队拥挤不及退避,伤毙甚众,宝山路一带百余丈之
马路,立时变为血海。群众所持青天白日旗,遍染鲜血,弃于满地,据兵士自述,群众当
场死者五六十人,而士兵则一无伤亡者。事后兵士又闯入对面义品里居户,捕得青布短衣
之工人,即在路上枪毙。此为昨日午后宝山路所目睹之实况,弟等愿以人格保证,无一字
之虚妄。国民革命军为人民之军队,为民族解放自由而奋斗,在吾国革命史上,已有光荣
之地位,今乃演此绝灭人道之暴行,实为吾人初料所不及。革命可以不讲,主义可以不问,
若并正义人道而不顾,如此次闸北之屠杀惨剧,则凡一切三民主义、共产主义、无政府主
义,甚或帝国主义之信徒,皆当为之痛心。先生等以主持正义和平,负一时义望,且身任
上海政治委员,负上海治安之最高责任,一切敢为先生等道之。弟等以为对于此次闸北四
一三惨案,至少应有以下之处置:第一,国民革命军最高当局应即严惩此次暴行中直接负
责之官长兵士;第二,当局应保障军队不向徒手民众开枪射击,军队不干涉集会游行。党
国大计非弟等所愿过问,惟目睹率兽食人之行为,则万不能苟安缄默;弟等诚不忍见闸北
数十万之居民,于遭李宝章、毕庶澄残杀之余,复在青天白日旗下,遭革命军队之屠戮。
望先生等有以谅之。涕泣陈词,颂祝革命成功。”
十二 总工会会所与纠察队总指挥处重被军队流氓占领
反动派的所谓党军抵沪后,即挂起一个所谓“工界联合总会”,我们即知道这是为捣
乱上海总工会的工具。十三日下午二时闸北党军将工人群众屠杀击散后,即有第二十六军
一营到上海总工会会所(闸北湖州会馆),声称“奉白总指挥命令,前来接收会所”,并
驻扎于该处。约二十分钟后,即到有大批流氓侦探地痞之徒,或着长衣短褂,或着西装,
将会所内职员或驱逐或殴打,所有图章印信一切文件用具悉被霸占。
斯时二十六军各团营连部均散放步哨于闸北各街心巷口,见有工人即开枪射击,以致
赴总工会之群众皆四散奔逃,不得入内。纠察队总指挥处亦于四时左右重被军队流氓占领。
上海“工联总会”一般流氓,既借军队之庇护,占领总工会会所后,即发出以下之通告云:
“本月十二日,奉国民革命军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陈主任令开:今晨上海总工会各
工友自起冲突,殊属不幸。现奉白总指挥面谕,双方均不得以武力相见,静候调解。兹特
派董福开、袁逸波、费公侠、唐尧钦、程政、蔡公时、李子峰、刘公毕、王次滨、汪啸涯、
张伯歧、江华、尹鹏、彭伯威诸同志为专员,迅速组织委员会,以董同志为主席,调查此
次起衅原因,并设法秉公处理,务使风潮早息,各工友均得安居乐业幸福为宗旨,如何情
形,迅速具报核办此令,等因,奉此,遂于本月十三日下午三时,在湖北会馆前上海总工
会宣誓就职,当经开会表决,将旧上海总工会与工界联合总会一律取消,统改为上海工联
总会,着手改组内部以期相安,取一致行动,除一面呈请政治部立案外,特此通告。”又
在各报登载如下启事:“迳启者,上海总工会系少数共产党徒所操纵,纯以压迫恐吓欺骗
之手段劫制工友,而使工友供其牺牲。现在工友之因罢工失业者日益增多,至于卖妻鬻子
以求一饱,该总工会不惟不为工友设法救济,反更加压迫,以陷工友于死亡,造成彼辈国
家社会之捣乱机会。近月以来,此种事实尤为昭著,稍有人心者莫不愤恨。本总会由上海
一般觉悟工友联合组织而成,其用意全在实行中国国民党三民主义,一以谋工人本身最正
当最确实之利益,一以谋中国建设使得国际上之平等自由。本总会成立以来,工友及工界
团体加入者甚众,对于现在尚被压迫于共产党之工会工友,无不力求拔而出之。现在该总
会之纠察队业经一律缴械,已不能再施压迫于我工友,是我工友可以完全自由,希即推派
代表前来本总会接洽,静候解决;倘不逞之徒,仍复暗中威吓阻挠,着立拘交该地军警长
官,或拘交本总会追交主使,从严惩办此布。上海工界联合总会启”该会嗣又改名为上海
工会组织统一委员会,在各报刊登启事如下:“启者,本会奉国民革命军东路军前敌总指
挥部政治部令组织成立,办理此次上海工友纠察事宜,业由政治部布告在案。此后凡关于
上海工会之组织,统由本会完全指导整理,务使工友组织得以统一,工友生活得以安全,
与农工学兵各界民众共同服从中国国民党,努力国民革命,实现三民主义之工作。如再有
敌人间谍流氓匪类或违反三民主义破坏国民党之分子,愚弄工友妨害国民党之工人运动,
及扰乱地方治安各情,即以反革命论罪,决不宽贷。尚望我上海全市工友一致团结在中国
国民党指导之下,谋工友本身永久之福利,至为至要。本委员会办公处暂设湖州会馆,凡
有关于工会事件,希径向本处接洽可也。”
十三 革命机关概遭封闭解散
自工人纠察队枪械被缴,总工会被流氓占领后,一切革命的团体、机关,皆继续着为
军队流氓所占领与解散,兹分述如下: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于十四日午后三时许,由戒
严司令部饬派军队乘坐汽车至该政府搜查时,适各委员在内开会,当将市政府在场开会之
执行委员十余人,连同办事员茶役等二十余人,押乘汽车,一并解往龙华司令部。
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于十四日下午一时,由总政治部主任陈群、东路军总政治部
主任潘宜之及吴某等三人,率领武装军士五十余人前往接收,是时在党部有办事职员二十
余人,陈氏即召集全体人员在三楼开会,登台演说。略谓“自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
共产党即包办国民党各级党部,彼等卑鄙龌龊毫无人格,为所欲为,现我们已下决心,杀
死一切跨党分子,而使阴谋捣乱者绝迹”云。演讲既毕,即令市党部常委及可以负责人员
答复,发表意见,当时无人起立,后由执行委员汤济沧及工农部声称不能负责,于是陈潘
等遂称“党部既无负责人员,则吾等应负其责,此后党部即归吾四人负责”云。
上海学生联合会,有所谓“上海学生革命同志会”者四处煽动,诬毁现时学联负责人,
企图改组学联。
平民日报社,于十四日下午,即被武装兵士封闭。
中国济难会,该会会所于十二日即为军队占领。
十四 军警流氓继续搜捕工会职员封闭工会压迫罢工
南市方面,由警厅侦探引导军队及所谓工界联合会之流氓,分赴各工会监察搜查,分
别封闭占领。
浦东方面,由工界联合会所雇之流氓百余人,在军队保护之下,将浦东各工会完全捣
毁。
闸北方面,自宝通路至宝兴路一段,因有商务俱乐部,前为纠察队总指挥处,故此一
带各街户店,均被搜索,行人不能通过。中兴路宝源路口被枪杀之尸六具,至十四日尚未
收殓。
为经济要求正在罢工中之丝厂药业茶食业等工人,概被军警威迫上工,工会亦遭封闭。
警察厅且发布以下之命令:“上海总工会举动不轨,曾奉令缴械,一面查办在案,兹
恐境内仍有假工会名义,集众开会等情,特令侦缉长周瑞,传集各侦探面谕,分头调查有
无工人集会不轨举动,着即查禁。”自此以后,凡工人佩有上海总工会符号者,随时可以
拘捕判罪,工人集会,工人罢工,概以所谓“反革命”论罪。于是上海工人之一切自由遂
完全剥夺干净,完全在枪弹威胁之下过生活。
十五 帝国主义者对于蒋介石屠杀群众的赞扬与反动流氓的庆贺工会职员
封闭工会压迫罢工
自此次事变发生以后,帝国主义的报纸一致赞颂蒋介石、白崇禧处置适当,日本《朝
日新闻》论蒋介石此次举动“可造成更稳之空气而中止上海仇外骚扰”,《日日新闻》更
明显的说:“上海方面之行使非常手段,一面表示蒋介石一派与武汉派决裂固不待言,同
时亦表示驱逐在武汉派后面之鲍罗廷以下之俄国势力,此点与北方军阀之主张实属一致,
孙传芳与蒋介石一派,除此问题以外殆无相争之理由。由此观之,则此际孙军之进攻,似
非可赏赞之行动。”很聪明的帝国主义者,他们已知道蒋介石是他们现时最好的走狗,用
来压迫中国革命,比孙传芳还更有用,所以他们宁弃孙而用蒋了。
蒋介石本青帮出身,故能指挥上海流氓为其使用,当其此次来沪,即往上海流氓首领
黄金荣家(绰号麻皮金荣),命黄金荣等团结流氓,组织“中华共进会”,专门与一切革
命的组织为敌,移其鼠窃狗偷之技,用于捣毁暗杀工作。帝国主义者对于此种组织,亦尽
力给以援助,该会机关设于法租界,法捕房特派身佩盒子炮之华捕六人在内保护。此次帮
助军队袭缴纠察队枪械的流氓,即为黄金荣等“共进会”所组织之一,拥有队员五百人,
由帝国主义者资给枪械,接应他们,安全由租界进出,不受一点阻难。蒋介石、白崇禧等
尤强称此次事变为工人自相冲突,观于下面各报纸所载南北市商联会对于黄等攻打总工会
成功之贺电,可以见其真象。原文如下:“南京蒋总司令、上海白总指挥、各军师旅团营
长、中华共进会、各团体、各报馆、全国父老均鉴:共产主义乃是共同劳动生产,共同平
均享用,共同办理事件的共生共享共治的世界主义。不是团结土匪流氓,破坏秩序纪纲,
抢夺他人现有财产,供给少数党人挥霍,垄断一切党权政权军权,破人财产,并人国家,
毁人名誉,害人生命的共死主义。请看苏俄一九一九连年破坏摧残惨死千余万人生命的空
前大祸乱,世界人类,无不悼恤。该党在俄已抛弃毫无准备之制度,而退回新经济政策,
偏又来华孕育国民党内,实行其共死政策,推翻民生而为民死,打倒智识,利用劳动,为
彼牺牲,侵夺利权,商人破产,工人失业,颠沛流离,毫不顾恤,是而可容,人道将绝。
兹幸救国义士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等密率敢死同志,于四月十二日午前四时,包围自
由捕杀商工男女、胁迫罢工、不事生产恶贯满盈之总工会,搜剿枪械,解散不法之武装纠
察工贼,并痛惩不明共产主义之共产党员,全埠二百万中外士女,聆此除暴佳音,一致踊
跃庆贺,希望全国各省县商埠父老所组各团体一致仿效上海,起而诛戮共产党,民国幸甚,
国民幸甚。江苏省青年励志协会、北伐国民军后援协会、江苏农民联合会、中国工界总联
合协进会、南北市商联会等六十三大公团同启。”
十六 上海工人的忍痛复工
我们委员长被杀了,我们的纠察队枪械被缴了,我们纠察队总指挥及数百勇敢革命的
工友均在挂革命旗帜的党军枪弹之下牺牲了,我们上海总工会会所被军队流氓占领了,我
们各工会也多被流氓军占领或封闭,我们的集会与经济要求,概认为是“反革命”可以戒
严法办了,我们舍死奋斗逐走直鲁军所欢迎来的革命军竟是要屠杀我们的人。且反诬我们
以通敌之罪名。全上海的工人兴念及此,无不悲愤痛哭,誓扫除此假革命的叛徒。但是,
现时此反动之新军阀拥有帝国主义及反动资产阶级之绝大援助,又有大群的流氓走狗供其
骗使,我上海工人,全处于四面刀枪威胁之下,集会枪毙,罢工枪毙,稍一动作便被摧残。
本会执行委员会痛念我全沪工友今日境遇之艰难,以为现时孤军奋斗,徒多牺牲,不如保
持实力以图将来再为伸讨叛逆之响应。因于十五日各地追悼委员长及死难工友大会后,即
忍痛颁布以下之复工令:“全上海的工友们:此次各业各厂工友,因纠察队被迫缴械事件,
义勇奋发,一致罢工援助,忠勇奋斗,已有三日。现在本会纠察武装虽失,但广大群众之
伟力尚在,兹经本会全体执行委员会议决,着即命令已罢工各业各厂工友,自十五
日起,
于开追悼会后,一律忍痛复工,听候各产业总工会及各区域工会指挥。本会暂时命令,概
由各产总各工联转达。此后本会仍本初衷领导全上海工友,作政治与经济的奋斗。各工友
仍当继续团结,勿为反动权势所惑,勿因暂时挫折而气馁。死难烈士之精神不死,全上海
工友团结本会旗帜之下,继续死难烈士之精神以奋斗,是所切盼。此令。”

十七 上海总工会致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国民政府呈文
敬呈者:呜呼,我上海工人流无量数的血,牺牲无量数生命,与北洋军阀艰苦奋斗所
欢迎来的革命军蒋总司令,不料即是屠杀我上海工人的郐子手,其居心阴毒,手段之残酷,
竟较北洋军阀犹过十倍,是诚我上海工人痛定思痛所意料不到者也。四月十二日搜缴纠察
队枪械之惨变;四月十三日包围请愿群众之屠杀;四月十四日以后,军队流氓,仍在到处
捕人杀人。帝国主义从而给以若辈种种的便利,上海现时已完全陷入较张宗昌、孙传芳统
治时更恐怖的局面当中。工人被杀者三百余人,被捕者五百余人,逃亡失踪者五千余人,
失业者更不可数计,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惨遭杀害,上海总工会所完全为蒋介石所任
命之流氓占领,各区工会联合会,不出于捣乱封闭占领三途。工人拥护总工会之行动与经
济要求,不问其正当与否,概照戒严法认为扰乱后方,认为“反革命”,以军法从事。压
迫上工,甚至工人集会之权亦被剥夺。
帝国主义者尽量助成蒋之反动政策,容许蒋之军队及所组织之流氓自由携带武装,到
租界各处搜捕工人及革命分子。外国厂家大批开除历次参加革命运动的活动工人分子。上
海的新闻舆论完全被蒋的权势封锁了;一切有革命历史的革命机关和民众组织,如上海特
别市党部、上海学生联合会、上海市政府等,皆随着工人纠察队缴械之后,由军事当局自
由封闭或派人改组了;一切革命分子不问其平日言论工作如何,概指为共产党,凡共产党
皆以为在可杀之列。一切反革命分子如李宝章、周凤岐(孙军部下)、黄金荣(流氓首)、
北洋长警等,皆成总司令所认为国民党之忠实同志而畀以重任。对于帝国主义则日颁保护
外人之明令,对于工人经济要求,则日以“罢工即反革命”相诏语。自此次惨变发生后,
我全上海八十万工友即宣布总同盟罢工,以为援助,但残酷阴狠的蒋介石,早有准备,一
面依据戒严法,认罢工即是捣乱后方,私通敌人,命令白崇禧、周凤岐任意屠杀;一面又
有蒋与帝国主义合同组织之流氓团体为蒋鹰犬,到处搜捕工人领袖,同时示意中外厂家尽
量开除工人革命分子,同情工人之团体概受军事机关摧残。新闻舆论,亦为蒋所封锁,拍
寄各处之邮电,亦不能发出。本会痛念我上海工友在此一切反动势力围攻之下,孤军奋斗,
一时又不能将新军阀打倒,徒然增多牺牲,因劝告各工友于十五日追悼委员长大会后暂时
忍痛复工,以听候国民政府及国民党中央党部之处置。蒋介石现时已完全变为较奉鲁军阀
更反动的反革命者,彼口虽日言革命,而所行完全是反革命。约举其在上海最大罪状约有
十端:
(1)勾结帝国主义压迫罢工,出卖上海工人阶级。
(2)勾结帝国主义雇用流氓,骗缴工人纠察队武装,惨杀响应革命军有功的工人。
(3)屠杀徒手请愿的群众数百人。
(4)暗杀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
(5)收买流氓捣毁各工会并占据上海总工会。
(6)封锁舆论邮电,禁止民意表现。
(7)军事机关擅自封闭孙中山先生所号召国民政府所批准之上海市民政府。
(8)军事机关擅自改组上海特别市党部。
(9)尽量容纳一切反革命分子,如屠杀上海工人的李宝章,武汉被驱逐的反动派,
孙传芳过去所用的走狗侦探等,畀以重任。
(10)勾结帝国主义利用流氓四处搜捕一切革命分子。
蒋之反动不独对于上海如是,即在杭州、宁波、南京、无锡、苏州等处,同样发现军
队帮同流氓反动派捣毁并占据工会、农会、省市党部,及惨杀革命领袖屠戮徒手游行群众
之事。呜呼。中山先生之三民主义,只是蒋借以欺骗民众之招牌;中山先生之联俄联共拥
护工农利益三大革命政策,早为蒋之实际行动破坏无余;国民党国民政府与国民革命军在
民众中之信仰亦因蒋之反动而使民众怀疑愤怒。想我中央党部在群众中之声望,伏祈迅将
蒋介石免职查办,明正典刑,以平民众之愤怒,恢复党部与政府之革命声誉;一切附和蒋
逆之反动分子亦祈彻底肃清,勿稍宽纵。本会工友一息尚存,当竭力拥护中央党部及国民
政府,以和此叛党叛国之奸贼斗争。
兹特派代表王恩鲁前来呈报此次惨变经过,恳求中央党部及政府,对此上海八十万忠
实革命被压迫的工友和东南数省陷于水深火热的民众,迅速予以援助。不胜迫切待命之至。
为此谨呈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国民政府上海总工会 谨呈
四月十五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3.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4. 辽宁舰最大规模演练之后,某些人不自在了
  5.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
  6. ​越是困难,越要保持战略定力——从南海吹填说起
  7. 建议北京在送检样本中,混入一定数量阳性样本!
  8. 大国战争离你我有多远?美军最高将领说“大雨即将落下!”
  9. 地道2439名亚速营全部投降,马里乌波尔紧急造门窗,泽连斯基要投降?
  10. 比克格勃更神秘!普京为何此时派“它”出场?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3.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4.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5.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6.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9. Chairman MAO为什么要废除高考?
  10.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5.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9.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10.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俄军最强进攻后亚速钢厂乌军大投降,“大鱼”是美陆军司令?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子午:捍卫国家粮食安全的英雄被跨省抓捕,这算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