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他们为什么说道县大屠杀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宣扬出去的?

郑敬东 · 2010-07-08 · 来源:乌有之乡
知青运动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他们为什么说道县大屠杀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宣扬出去的?  

——解读凤凰网《1967年六千长沙知青大逃亡始末》

  

凤凰网知青频道文章《1967年六千长沙知青大逃亡始末》遮遮掩掩讲的事情,就是1967年发生在湖南的“道县大屠杀”事件。  

该文为什么遮遮掩掩?因为它妄图颠倒黑白,用这样的事情诽谤文革,诽谤毛主席(不这样,文章在凤凰网发表不了)。但是,只要您认真解读,就发现,文章实际上披露了文革中,“走资派”屠杀“造反派”的罪恶真相。  

1986年7月,章成到湖南道县调查后,写的调查报告《公元一九六七年夏末秋初湖南道县农村大屠杀纪实》,可以说是代表官方态度的资料。报告表明,“道县大屠杀”非常血腥,惨无人道。   

但是,该文章有这么一段话耐人寻味:  

【零陵地委的朋友说了这么一段故事: 1980年12月22日 ,胡耀邦在其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前夕,视察中南五省,专程来到湖南零陵地区,听取零陵地委关于道县杀人事件的汇报。听着听着,胡耀邦坐不住了,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似乎要怒吼几声,但他不知道冲着谁去。他坐了下来,指示道:“没有处理完的要处理完,主要是要对受害者要安置好。”但这样的事是不能宣扬出去的。】
    看口气,引号后面的“但这样的事是不能宣扬出去的”这句话,应该也是胡耀邦“指示”的;之所以没有在引号里面,可能是因为两句不是连接的。  

在诽谤文革的极右派“逻辑”里,只要是文革期间发生的罪恶,就是文革的罪恶,就是毛主席的罪恶。那么,“道县大屠杀”这样骇人听闻的罪恶事情,为什么“是不能宣扬出去的”?难道是,胡耀邦这位诽谤文革、诽谤毛主席的急先锋、“蜀中廖化”,对文革“理解”了?“良心”发现了?不,因为他知道,罪恶的责任实在太明显——责任是那些仇视文革、仇视造反派、仇视“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官僚们。哪怕你能够利用权力,一手遮天,颠倒黑白,欺骗天下,但是, 牵涉的人和事太多,总有一天,纸包不住火,会真相大白的。哪能像“张志新案”,牵涉面小,你可以信口开河。  

所以,我认为,胡耀邦这位急先锋,还是有点水平的。但是,极右派不领情,所以,它们不听招呼,还是要遮遮掩掩地炒作,因为它们要否定、要推翻的,包括胡耀邦们在内。  

一、道县大屠杀的背景  

1.  1967年1月,党中央支持、号召造反派夺权,掀起“一月风暴”,这实质上仅仅是“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尝试,必然存在问题。紧接着,就是全国性的“二月镇反”,湖南著名造反派“湘江风雷”被打成“反革命组织”。2至5月,是造反派在监狱内外唱“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的时间段,也是中央两派博弈的时间。  

2. 章成的调查报告《公元一九六七年夏末秋初湖南道县农村大屠杀纪实》告诉读者:    

   【 1967年…… 道县出现了两派对立的组织。一派叫毛泽东思想红战士联合司令部,简称“红联”;另一派叫无产阶级革命派斗批改联合指挥部,简称“革联”。…… 红联叫革联为“革匪”,革联则把红联叫作“红老保”。  

‍像湖南许多县城一样,革联主要由青年学生、市民、手工业者、下层知识分子及少数干部组成,成份较复杂,知识层面较高,以往遭际不平的也较多,对官僚阶层和现实社会的不公更具反抗精神。这一派,在县城的势力较大,而且以道县二中为据点,用高音喇叭日夜不停地播送中央两报一刊纪念八届十一中全会召开一周年的社论∶《宜将剩勇追穷寇》。红联则与当地新旧政权有不可分割的联系,他们之中大多是既得利益者或名义上的统治者的依靠对象,因此更倾向于维护既往的政权和秩序,对那些斗胆犯上作乱且自称造反派的人极为反感。红联拥有现实当权者和几乎整个乡村政权及组织的支持。】  

3. 有个叫【山间晨雾】网友 于 2010-5-10 10:26:04 评论说:  

一九六七年(一月),整个中国都处在文化大革命的夺权高潮中。道县是湖南西南部都庞岭下一个荒僻落后的小县。这个小县的夺权斗争是在两个人中间进行的。一个是道县原县委书记石秀华,一个是原县委副书记熊丙恩。一月夺权风暴后不久,石就被(应该是“支左”的军队)打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靠边站了。熊丙恩表态支持(保守派)“红联”,被捧为革命领导干部,成为道县党政大权的第一把手。熊丙恩打倒了石秀华之后,就在道县的党政机关中来了一个大换血。他自己亲自担任道县文革小组组长,县生产指挥领导小组组长,县贫协会主席这三个职务,其余部门大小头目,全部安插自己的亲信和“红联”的头目担任。于是,熊成了这座山区小县的太上皇,他一跺脚,道县就会地动山摇。可是就在熊丙恩的眼皮底下,有一颗拔不掉除不去的钉子:道县第二中学红卫兵造反兵团。这是省造反派“湘江风雷”的一个分支组织,是“红联”的死对头。装在道县二中教学大楼屋顶的四个高音喇叭对着过往行人叫个不停:“熊丙恩是道县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坚决与熊丙恩血战到底!”熊丙恩的罪行材料一批一批从二中红卫兵的油印机里印出来,散发到道县各区各县,揭得熊丙恩心急火燎,如坐针毡。   

4.  到当年5月,党中央给【省造反派“湘江风雷”】平反。  

5.  于是,【两派在县城里相互攻击指责,也时有小规模的武力冲突。8月 3月5日 ,县抓革命促生产领导小组召开全县各区的紧急会议……发出了一个“红色恐怖”的信号】,“熊丙恩们”与保守派“红联”开始道县大屠杀。  

二、道县大屠杀基本情况  

1.【道县杀人事件……从 1967年8月13日 到 10月17日 ,历时66天,涉及10个区,36个公社,468个大队,1590个生产队,2778户,共死亡4519人,其中被杀4193人,逼迫自杀326人……  

‍受道县杀人事件影响,全地区其余10个县市也在不同程度上杀了人。全地区(含道县)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9093人,其中被杀7696人,逼迫自杀1397人;另外,致伤致残2146人。死亡人员按当时的阶级成份划分∶四类分子3576人,四类分子子女4057人,贫下中农1049人(大多数有不同程度的历史问题),其他成份411人。其中未成年人826人。被杀人中,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才10天。  

‍与杀人事件有直接牵连的有14,000多人。】  

‍2.【一位工作组的朋友告诉我们这样一件事,1985年春,他在询问一个杀人凶手的杀人动机时,这个凶手理直气壮地回答∶“他们是剥削过我们的阶级敌人。” ……另一个凶手回答得更简单∶“上头要我杀我就杀,要是现在上头又要我杀,我也会杀!”】——其实,他们是以杀五类分子为名义屠杀造反派,与1966年8月北京郊县杀害“五类分子”不同,那次是以杀害五类分子来转移斗争大方向。  

三、《1967年六千长沙知青大逃亡始末》披露的信息  

1.【1966年后,随着知青的年龄增长,不满情绪悄然滋生。而这时,有人别有用心地在知青中挑起了一场自觉革命,写大字报,互相批判,互相伤害。】——这里泄露的是,年轻人“造反”的原因。      

【这场自觉革命的结果实质上成了日后大逃亡的前奏。知青出身之“黑”被一一披露,令当地农民十分惊愕。】——让人联想起那副血统论对联的发布、传播,和中央文革对血统论的批判,还有“遇罗克们”的声音。  

2. 【王伯明在1965年9月的一篇日记中写道:“要加强文学、艺术修养,在这方面为人民做出贡献来。要快,你的时间不多了!一年之后,将有大的变动发生。”】——看来,民间已经有人意识到社会矛盾已经很尖锐了,印证了文革的必然性。  

【他敏锐地感到,中国大地即将有一场重大的革命到来。  

文革一开始,偏僻小县江永沸腾了。红卫兵旗帜到处飘扬,派性组织针锋相对。   

自觉革命之后,同一批下乡的知青被划分了等级,有人评为劳模,有人已经内定要抓进看守所,有人已经关进了看守所。胆大的直接向省委写信申诉,并提出了江永知青安置工作中的一系列问题。  

1966年秋,以零陵(今永州)地委书记宁生为团长的调查团来到江永,对知青的安置工作进行考查。持正反观点的人有过几场大的辩论会,在辩论会上,王伯明就知青问题发表了个人观点。他以事实为依据深入阐述,令持反观点的人瞠目结舌。他的锐利的目光,标准宏亮的普通话,给到会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1967年春节零点,江永县保守派以逮捕造反派头头为名,王伯明和十几名知青被捕入狱。】——注意,1967年“春节”是 2月9日 ,“逮捕造反派头头”,就是“二月镇反”开始。  

3. 【 1967年8月13日 ,与江永毗邻的道县,由派性武斗疯狂演变为对“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的集体屠杀。“贫下中农最高法院”成立,他们的宣言是:“斩尽杀绝黑五类,永保江山万代红”,画大红勾的杀人布告赫然在目。杀人手段之残酷,不忍再述。】  

4. 【可以说,王伯明是带有“原罪”下乡的知青中最早觉悟的人之一,他成了第一个被枪杀的目标,不是偶然、不是意外,而是有策划的必然。  

 8月17日 ,王伯明惨死的当天,消息传遍了各大农场、各公社知青点,长沙知青极为震惊,他们悄悄地聚拢商议,不能坐以待毙,在当时已经荷枪实弹的民兵到来之前,只能逃跑。当晚,六千长沙知青的大逃亡拉开了序幕。】  

5.【“暴乱”影响到周边十个地区,与道县相邻的江永县首当其冲,一个夜晚的速度,整个江永县就已经笼罩在血腥之中,“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未能幸免,一条白水河成了污血河。  

知青中的“黑五类子弟”不少人上了黑名单。】  

6. 【 8月29日 ,湖南省驻军解放军陆军47军奉中央军委命令“坚决制止湖南道县的反革命暴乱”,9月初的几天里还只能动用军用飞机在道县的上空往下投“禁止杀人、杀人犯法”的宣传单。 9月27日 ,47军和湖南省革委会筹备小组联合发出紧急通告,直到 10月17日 ,历时66天的杀人事件才彻底平息。】  

7.【 1967年11月17日 ,在王伯明被枪杀整整三个月的那一天,回到江永的知青找到了王伯明的尸体,有人将他和当天枪杀的地主富农份子一起葬在了乱草坡上。尸体已经腐烂,大家将他的白骨重新装棺,为他举行了一个迟到的葬礼。】  

对于否定文革的人来说,文革中许多真相都是“不能宣扬出去的”。这样,“右派媒体”和茅于轼之流可以信口开河。其实,文革是毛主席“继续革命”的实践,愿望或者说“愿景”,是反修防修,防止共产党变质为修正主义的党,必然遭到那些拒绝“继续革命”的人们反对。  

那些响应号召,起来“继续革命”的造反派,遭到武斗、甚至屠杀,后来完全被妖魔化,在所难免。“道县大屠杀”与内蒙屠杀“内人党”,“性质”基本上是一样的,大同小异;是那些反对“继续革命”、反对文革的右派官僚们犯下的滔天罪行。

我相信读者,不用我多说,您仔细看了全文,肯定有自己更深刻的见解。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3. “洋垃圾”外教
  4.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5.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6.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人民怀念毛泽东!
  10. 张桂梅就是张桂梅,不是什么特雷沙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0.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双十节,一个很奇怪、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节日”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