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邓力群“解读”“实事求是”

陈蹟 · 2011-09-2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邓力群“解读”“实事求是”  

   

提示:在46年前的1965年12月21日,毛泽东召集五位“秀才”(陈伯达、艾思奇、胡绳、田家英、关锋)开会,毛泽东在讲话中说:“《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一九五九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 第二天上午,艾思奇和关锋把纪要交给田家英。田家英在整理的时候删去了毛泽东关于要害问题是‘罢官’的那段话。到现在为止,这一段的史实并无争议。可是,在田家英的追悼会上致悼词,偏偏要捡田家英“任意删改毛泽东讲话记录”来说事,并冠以“实事求是 、坚持真理”。可见,在 “凡是”下,“实事求是”一词,已被另类“解读”。 今天,我们在读史中,不能没有一点独立的逆向思维能力。  

   

   

   

邓力群“解读”“实事求是”  

   

 《陈伯达传》,叶永烈先生所写。书中有一段描写1980年邓力群在田家英追悼会上致悼词的情节,现从该书P264页起摘抄如下:  

一九六五年十 一月十日 ,上海《文汇报》突然推出洋洋长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署名姚文元。  

 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兼北京市市长彭真的反映是:“批判一个付市长,竟然不和市委打个招呼,他们想干什么?这不是对同志搞突然袭击么?姚文元的文章简直是胡说八道!纯粹是学阀腔调!”------  

   《海瑞罢官》的作者吴唅,又是如何反映呢?他对友人王麦初说:“我写的《海瑞罢官》,经上面(指党中央和北京市委负责同志)看过,有的还修改过,不会有问题的,你放心吧,我怎么会反党?我相信这件事早晚会弄清楚的。”------在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毛泽东召集五位“秀才”(陈伯达、艾思奇、胡绳、田家英、关锋)开会了。----毛泽东提及了姚文元在《文汇报》上发表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陈伯达非常仔细地听着毛泽东的话——虽然毛泽东是在那里趁兴而说:“戚本禹的文章很好,我看了三遍,缺点是没有点名。姚文元的文章也很好,对戏剧界、历史界、哲学界震动很大,缺点是没有击中要害。《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一九五九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    

 第二天上午艾思奇和关锋把纪要交给田家英。田家英看后删去了毛泽东关于戚本禹、姚文元文章的评价的那段话。  

艾思奇知道了,曾好意提醒田家英:“主席的谈话,恐怕不便于删。”  

田家英回答说:“那几句话是谈文艺问题的,与整个谈话关系不大,所以我把它删去了。”  

江青去问毛泽东:“那一段话是你删的,还是田家英删的?”  

陈伯达去问关锋:“那一段话是谁删的?”  

很快的,陈伯达和江青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此后的情况,如同邓力群一九八O年在田家英追悼会上所致的悼词描述的那样:  

几十年的实际行动证明,家英同志确实是一个诚实的人,正派的人,有革命骨气的人。他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他很少随身附和,很少讲违心的话。一九六五年,家英同志参加整理一个谈话记录,他实事求是,坚持真理,反对把《海瑞罢官》一剧说成是为彭德怀同志翻案,事后不久,被一个混进党内坏人告发,从此对他定下一条篡改毛泽东著作的大罪。(以上摘录自《陈伯达传》作者:叶永烈)  

这一段故事,叙述的是:1965年12月,毛泽东主席为发动文化大革命离开北京,住在杭州。21日这天,毛泽东把陈伯达、田家英、胡绳、艾思奇、关峰五大秀才召来杭州谈话。谈话从上午9时持续到12时历时3个小时。田家英在为毛泽东主席的谈话整理“谈话记录”的时候,擅自将毛泽东主席关于“《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的这一段话给删去了。首先揭发这个事的是参加谈话的五秀才之一的关锋。关锋把写好的揭发信交由江青呈给了毛泽东。  

另一位纪实文学作家师东兵先生在他的《选择突破口》中披露了关锋的这封揭发信的内容:“田家英找我和胡绳、艾恩奇整理毛主席的谈话时,我们都写上了‘《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这时,田家英就对我们说:‘主席的这段话是随便讲的,和整个谈话的精神不符合,这段话就不要写进去了。’我当时就说‘我们可是没有资格改变毛主席谈话的内容呀,我们的任务就是毛主席怎么说的,我们就怎么写,怎么传达,如实地把主席的指示公布出来。’当时田家英不吭气了,但是毛主席的讲话正式打印出来后,却没有关于《海瑞罢官》的那段话了。我再次找到田家英,表示‘删去关于要害的话,我们负不了责任。如果让我传达,我必须如实地公布主席的原话。’他对我说:‘删去毛主席的这段话是和彭真同志商量过的,你不要再说了……’  

果然,在人民大会堂开会传达毛主席的指示时,彭真传达完指示,我要站起来补充的时候,就被他们中途打断,不让我讲话。只要涉及到《海瑞罢官》要害的场合,他们都不让我讲毛主席的话。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认为这里有鬼。”  

   

到现在为止,对田家英在为毛主席整理讲话记录的时候,擅自删去了毛主席有关“《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这一段讲话的史实并无争议,问题在于这件事该怎么解释?是什么看法?有什么背景?  

   

一、田家英擅自删除毛主席的讲话记录这个事,本来是一件十分恶劣的、荒唐的“秘书专政”的典型事例。邓力群在田家英追悼会上所致的悼词中,却将其誉为“实事求是 、 坚持真理”,这就奇怪了。如果是田家英个人写文章、发表言论,田家英可以根据个人观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可删可减。但是,现在是奉命为毛主席开会谈话整理“谈话记录”,履行职务职责,只能忠实于毛主席的原话内容,怎么讲的就怎么记,根据记录进行整理,实事求是。怎么能允许田家英利用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条件,根据自己的好恶和需要要删就删要减就减呢?不要说是毛泽东,就是任何一位首长,都不允许身边的秘书这种搞法。本来是冲着毛泽东搞小动作,却要美其名曰“诚实的”,“正派的”;把“篡改毛泽东”的“谈话记录”,说成是“很少随身附和,很少讲违心的话”。如果都照这种指鹿为马的逻辑来说事、说史,在变味了的“实事求是”的包装下面,有多少的“伪历史”在混淆视听?恐怕一时也说不清楚了。  

顺便要指出的是:12月21日毛泽东是对五个党内秀才讲话,第二天又对彭真、康生、杨成武等人再讲了一遍,是公开讲话,要求传达的。田家英他们敢于上下勾结,公开篡改隐满,已经发展到毫无顾忌的程度,可见,毛主席当年曾经批评说的“有人对我搞封锁”的情况,已经是多么的严重了。  

   

二、当叶先生的《陈伯达传》一书写到毛泽东主席说“《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这一段情节的时候 ,用了一句“虽然毛泽东是在那里趁兴而说”这么一句话。  

好一个“趁兴而说”。   

12月21、22日,毛泽东主席分两批召见党内“秀才”和书记处、党的意识形态和军队的相关负责人说“《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为发动文化大革命,费思劳神,一个布署扣着一个布署,反复强调的。叶先生的一个 “趁兴而说”,竭力要通过淡化毛主席谈话的份量和政治意义,来淡化田家英“篡改毛泽东”的“谈话记录”的政治意图。当然,也暴露了作者的倾向性和对历史的不负责任的态度。  

   

三、在邓力群的悼词中,说告发田家英的是“一个混进党内坏人”,而不是说“江青”、“陈伯达”他们,这就印证了师东兵的“关锋揭发情节”是比较可靠的。江青为关锋传递揭发信,也就知道了田家英所为,用不着“去问毛泽东:‘那一段话是你删的,还是田家英删的’?”叶永烈先生说的“江青去问毛泽东”、“陈伯达去问关锋”,均无具体情节勾划,是不足信的。叶用的是现代春秋笔划,凡事只要与“林彪”、“四人帮”挂钩,反面就变成正面、错误变成正确、害人变成被害,历史就是这样被歪曲和丑化了。  

   

四、师东兵在他的《选择突破口》中介绍说:田家英把整理的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毛主席同陈伯达等五大秀才的谈话纪要,送给刘少奇看。刘少奇看得很仔细,已经是晚上十点以后了。他打电话把田家英叫了过来,一块和他研究这篇谈话。刘少奇的目光盯在了有关戚本禹和姚文元这一段上,看了好久,才问:“他对这两个秀才可是评价很高呀!他没有具体地评价《海瑞罢官》吗?”  

田家英一听,脸色一下子通红了,他沉思片刻才说:“评价了,就在毛主席说完姚文元的文章也很好,就是没有打中要害时,还有这样的一段话:‘《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我们也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一个海瑞呀!他自称海瑞,也确实有人说他是海瑞。’这个话我和杨尚昆同志、彭真同志研究了以后,觉得这句话分量太重,也和这次关于哲学的谈话的基调不符合,所以删去了,我们没有写进去。”  

这一段情节,进一步说明,田家英在整理毛泽东主席讲话记录的时候,“有意砍掉了毛泽东关于《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的部份”,不是孤立的事情。关锋的“和彭真同志商量过的”,田家英的“我和杨尚昆同志、彭真同志研究了”,都证明:田家英这个事与彭真他们有关联。一九六六年一月九日,彭真在转发《毛主席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同陈伯达等同志的谈话纪要》时,刻意隐满毛泽东关于《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的内容;在中央批评田家英任意删改毛泽东主席讲话记录的时候,彭真为什么不出来实事求是地说明事由、承担自己应负的责任呢?为什么要把整个事情的责任让田家英一个人独扛呢?  

   

五、戚本禹在他写的文章《 田家英之死——一宗至今未了的历史要案》中说:  

 1966年5月16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五一六通知》后的两三天,经毛泽东同志同意,决定成立由周恩来总理任组长的专门工作组,负责审查彭真、陆定一、杨尚昆三人的各种问题,罗瑞卿的问题则归军委审查,由林彪负责。后来,由于田家英删掉毛泽东批判《海瑞罢官》指示的事和公安部关于田家英一个特殊问题的报告,中央政治局决定,在彭、陆、杨审查组之外,再设一个审查小组,专门审查田家英的问题,组长由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担任,组员有王力和戚本禹,由周总理直接领导。周总理并指定戚本禹接替田家英的原工作。  

 1966年5月21日 下午二时半,安子文带王力和戚本禹,一起去田家英家。谈话时,田家英的妻子董边和秘书逄先知也在坐。在整个谈话中,安子文的态度都是平和的。他只谈田家英有错误,但未谈到《海瑞罢官》的问题,也未谈公安部的报告,更没有当场要田家英搬出中南海的话。   

大概在四点钟左右,中央办公厅机要室机要员王妙琼到场,戚本禹交代她和逄先知一起登记、清点文件,与逄先知办好交接手续。这天深夜十一时许,田家英用红机子给戚本禹打电话,说他又找到一些忘了登记的遗留文件要交给戚本禹。戚本禹带王妙琼到那里。田家英乘戚本禹到永福堂东厢去找逄先知的机会,马上跟过来,在卫生间拐角处紧张地问戚本禹:究竟出了什么事,是谁在害他?这是一种违反纪律的违规操作,戚本禹也不敢说什么话。  

 1966年5月23日 上午八九点,田家英吩咐他的勤务员小陈出去买香烟,自己则走进西厢锁了门,然后把头悬在一根栓在两个书柜之间的带子里,自尽了。约十时许,小陈从西单回来,发现田家英自杀立刻报告。正在参加中央会议的戚本禹和汪东兴立即报告会议主持人,并和安子文、王力等赶到现场观察,谁都没有发现他身上有枪伤,各处也没有发现任何血迹。明显属于自缢。当时所有到场的人都感到田家英不该这样。   

这篇文章介绍了田家英自杀的经过和田家英自杀前后有关的人和看到的情况。说他是他杀,各种版本都是胡编乱凑、子虚乌有的虚构。戚本禹是田家英案的具体办案人,而且是目前唯一在世、当时是田家英案三人小组的成员。他的叙述,是可信的。。  

田家英为什么要自杀?从上面的情节,我们可以看到,田家英的自杀发生在刚刚宣布停职反省、办理交接手续这个时间,真正的审查程序还没有展开,吊死在中南海永福堂西厢房,说他是受迫害至死,缺乏根据。毛泽东主席关于“《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讲话,矛头所指,田家英清楚 ;田家英擅自删除毛泽东的讲话,是在为谁效劳,田家英也清楚 。田家英跟那位“秘书小爬虫”不一样,是一位在毛主席身边工作多年的秘书。当“艾思奇知道了,曾好意提醒田家英:‘主席的谈话,恐怕不便于删’。”但是,田家英没有接受劝告,他的胆子是从哪里来?他又在为谁服务?他为什么产生绝望?  

   

六、当江青把关锋的揭发信摆到毛泽东的桌子上说:“你能相信这是真的吗?田家英把你和陈伯达、艾思奇、关锋这些人的谈话给篡改了。北京传达你在杭州和他们的谈话,偏偏删去了关于《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这一段,这不是活见鬼吗?你看看关锋的揭发吧!”毛泽东一下子怔在那里,摇摇头说:“真是想不到,田家英的胆子也真够大了,别人姑且不知道我对《海瑞罢官》的态度,他田家英应该是知道的呀。他怎么能这样呢?”他心中暗暗地思忖着,展开了关锋给他的揭发信。(见师东兵的《选择突破口》)  

毛泽东看罢大怒:“田家英是个卖主求荣、要给自己留后路的投机分子,这样的人不能再用(摘自师东兵的《秦城冷月(下)》第二十九章P281)。”  

在宣布田家英停止工作后,田家英曾经给江青打过一个电话,要求和她谈一次话。江青拒绝和他见面,但在接听田家英的电话中说:“你现在羽毛丰满了,还能把我放在眼里吗?谈话有何意思?你是狡免三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为自己找了那么多的靠山,难道还不够吗?年轻人,你得意得太早了。我现在帮不了你的什么大忙,就是能帮,我也不想帮你这样的人。你在毛主席身边究竟干了多少帮助他的事情?你是一个最坏的人,一个差点要把我们送上断头台的人!”毛泽东对江青说:“田家英这个人不能再用了,再用下去非出事不可。他总是要在党内最高领导层里搬弄是非、挑拨离间、制造混乱,这还了得,他虽然不是宦官,但比宦官还要坏。最后发展到篡改我的指示了,把我对《海瑞罢官》要害的话一刀砍去,这在封建社会,就是篡改圣旨。不过,我不是皇帝,刘少奇才是皇帝呢。让田家英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他。”(摘自师东兵的《秦城冷月(下)》第三十章P285)  

我们再看看刘少奇的:  

就在中央政治局决定专门审查田家英问题的时候,刘少奇说:“田家英的思想品质极其恶劣,挑拨离间发展到我们的头上来了。对他不仅仅是批判的问题,必须严肃党的纪律,给予必要的惩办。”(师东兵的《选择突破口》)  

 说到这里,我们似乎看到了什么。  

当毛泽东看到关锋的揭发信,批评过田家英,也批准了审查田家英,但没有为他作结论,讲过将田家英从他身边赶走。当刘少奇主持中央政治局决定专门审查田家英问题的时候,田家英打来电话,江青不想见他,也不想帮他。当田家英“任意删改毛泽东讲话记录”之事暴露以后,与之共谋的彭真没有出来共担责任,让田家英独扛。刘少奇在毛泽东主席身边挖了耳目,这个时候,在中央政治局决定专门审查田家英问题的时候,又以“挑拨离间发展到我们的头上来了”为由,下了“惩办”令,置田家英于无地可容的境地。田家英为什么选择了自杀?人死了就不好说。但是,田家英平时也干过不少好事,邓力群在田家英追悼会上致悼词,偏偏要检田家英“任意删改毛泽东讲话记录”来说事,并冠以“实事求是 、坚持真理”,在“凡是”下,这种对历史事实的另类“解读”,是歪曲历史真象的继续。今天,我们在读史中,不能没有一点独立的逆向思维能力。  

   

关键词:田家英  邓力群  彭真   实事求是  要害  罢官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孙小果背后,那个手眼通天的人究竟是谁?
  2. 这些香港人为什么举着星条旗游行?
  3. 产业工人的维护者 ——李鹏同志的企业改革思想在今天的意义
  4. 云南省高院还有再再审“孙小果案”的资格吗!
  5. 钱昌明:“刮骨疗毒”、“自我革命”靠什么? ——从2019年的“反腐”形势说起
  6. 官场如戏,全靠演技——尹大宝《忠魂》不忠,青理东“清官”不清
  7. 一首蕴含“政治潜台词”的“和诗”——重读 《七律 和柳亚子先生》
  8. 毛泽东的经济智慧
  9. 快递员“月入3万”的真相
  10. 郭松民 | 香港的命运会比张国荣更好吗?
  1. 悼念李鹏:任内抵制休克疗法,20年前预警金融自由化陷阱
  2. 过瘾! 港毒暴徒这次遇到了克星
  3.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4. 五莲教师杨守梅事件将摧毁中国教育!
  5. 宋方敏将军:共产党在香港竟然连合法地位都没有!
  6. 吴铭:沉痛悼念李鹏总理
  7. 在香港平暴安民,该动手了!
  8. 不会表演的爱心妈妈不是好乡贤:毛时代没有也不需要这样的怪胎!
  9. 张维为教授,不胡扯不会死的
  10.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1. 周立波在美演出公然侮辱开国领袖、恶搞革命歌曲,比毕福剑还要恶劣!
  2. 岳青山:毛泽东时代经济建设成就彪炳史册 ——兼论“毛泽东不重视经济建设”
  3.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4. 老田:清华黄万里教授“被钓鱼事件”始末
  5. 此地缴获的物资挽救了红军!风景比凤凰还美,就在贵州
  6.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7.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8. 吴冷西: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9. 晚年毛泽东的精神世界
  10. 郝贵生:“狱中八条”给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究竟什么警示?
  1. 毛泽连:一辈子当农民,从来不给三哥添麻烦!
  2. 王树理:从北大荒到北大仓
  3.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4. 《环球时报》:胡锡进:香港乱了,北京该不该强力出手
  5. 五莲教师杨守梅事件将摧毁中国教育!
  6. 五莲教师杨守梅事件将摧毁中国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