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泽民外孙讲述:毛泽东三兄弟的革命情谊

刘畅 袁晶晶 · 2014-12-01 · 来源:环球人物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919年, 毛泽东( 右一) 三兄弟与母亲文七妹在长沙合影。左二为毛泽民,左一为毛泽覃。

  1919年, 毛泽东( 右一) 三兄弟与母亲文七妹在长沙合影。左二为毛泽民,左一为毛泽覃。

  见到毛泽民的外孙曹耘山时,他刚从韶山回到北京。今年,曹耘山的行程中有两件重要的事: 9月27日,是他的外公毛泽民逝世70周年;12月又将迎来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日。

  回忆外公毛泽民,64岁的曹耘山感慨万千:“外公的纪念日估计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而我的叔外公毛泽覃,恐怕很多人连名字都记不起来,他们作为毛泽东仅有的两个弟弟,都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祖国的解放事业,可歌可泣!特别是毛泽覃,想起来心中有些酸楚,现在连块像样的墓地都没有……”

  在曹耘山看来,“毛家三兄弟在中国历史上难得一见,为了中国革命,他们做了太多的事情,现在社会上很多传闻并不真实,他们既是手足兄弟,也是亲密的革命战友”。

  曹耘山是革命先烈毛泽民的外孙,他的母亲是毛泽民的女儿毛远志。毛远志生前一向为人低调,隐姓埋名,对外交往时,自称“阮志”。在儿女面前,她很少谈论毛家的事情。“但母亲一直忘不了外公,我们历时20多年,行程几万公里,两代人一直在努力寻找先辈们的红色足迹。”毛泽民1939年至1940年间,曾在苏联学习治病8个月,留下多达10万字的档案资料。自共产国际档案解密后,曹耘山数次远赴俄罗斯寻找当年的档案,毛泽东与兄弟间鲜为人知的故事也随之被揭开。

  14岁辍学供毛泽东读书

  1959年8月29日,是曹耘山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

  那天下午,母亲毛远志带着他和妹妹来到中南海春藕斋。她让两个孩子穿上最漂亮的衣服,从头到脚精心地收拾了一番。“直到进入丰泽园颐年堂,我才知道,原来我们要参加李敏姨妈的婚礼,主持婚礼的正是伟大领袖毛主席。”

  那天,毛主席很高兴,谈笑风生,用家乡话与毛远志聊天。婚礼结束前,主席招呼大家一起合影,曹耘山和妹妹紧靠在他的身前。“我站得笔直,就像是主席身边的一名小卫兵。后来听李敏姨妈说,那天参加婚礼的客人是由她和姨父孔令华提名,毛主席定下来的。主席特别关照她"泽民二叔的女儿、你们的远志姐姐,是一定要请的。"那时,我还是一个顽皮的小男孩,懵懵懂懂的,只知道母亲姓毛,是湖南韶山人,可能是毛主席的什么亲戚。”

  在这之后,那张珍贵的家庭合影被毛远志锁在了柜子里,很少拿出来,她怕孩子们因为家庭背景而产生优越感。1949年出生的曹耘山,直到初中毕业报考空军飞行员时,才得知自己的外公是毛泽东的亲弟弟毛泽民。“当时,父亲曹全夫郑重地为我填写政审表,表上清晰地写着—外祖父,毛泽民,中共党员,1943年9月27日在新疆牺牲;外祖母,王淑兰,中共党员,1964年7月6日在湖南病逝。”得知了自己的详细家庭情况,曹耘山心中有了莫名的压力和使命感,“觉得自己要更加发愤图强,不能给家庭抹黑。同时我对于外公的经历也越发好奇。”

  毛远志出生前,毛泽民已经跟随毛泽东参加革命,到处奔波,她只在1925年和1927年与回到韶山做革命工作的父亲匆匆见过两面。而在父亲牺牲两年后,她才从大伯毛泽东口中得知噩耗。在曹耘山看来,母亲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的父亲。所以离休后,毛远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搜集和整理与父亲有关的文献资料。“当年没有复印机,母亲就一页一页地抄,去韶山、长沙、安源、赣州、瑞金、龙岩、长汀等地,总共整理了近30个卷宗。”1990年,毛远志因病去世,曹耘山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经过多年探寻,毛家三兄弟的形象终于在他心中日渐丰满。

  “毛家三兄弟都出生在湖南湘潭县韶山冲,其中毛泽民1896年出生,比毛泽东小3岁,最小的弟弟毛泽覃比毛泽东小12岁。他们家境并不富裕,父亲对孩子管教很严,认为读书无用,能记账就行。所以,毛泽东从小在家里都要干农活。”曹耘山说:“毛家的孩子能有出息,多是靠他们的母亲文七妹的娘家。毛泽东从小多在外婆家生活,文家是书香世家,毛泽东10岁时,聪明过人,文家多次劝说,他的父亲才同意把他送进当时湘乡著名的东山学堂,那是留学人员创办的,全住宿,可以学习数理化、英文、美术、音乐等私塾里学不到的知识,陈赓、谭政都是从这所学校出来的。校长因为看到毛泽东才华出众,免了他的学费,毛泽东这才顺利入学。”

  为了供养大哥上学,弟弟毛泽民14岁辍学,开始在家中劳动。后来,小弟毛泽覃也在这所学校读书。毛泽东考到长沙读书后,弟弟毛泽覃也跟着大哥去了长沙,一个农民家庭,两个孩子在省城里读书,毛泽民留下来和父亲一起种田、做生意、卖稻谷,供哥哥和弟弟读书生活。

  曹耘山曾听家人讲过一个故事:毛泽东在长沙读书时,毛泽民大概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去给他送一次米面等食物、生活用品。他总是农民打扮,挑着担子,很多富家子弟都认为他是毛泽东家的长工,而不知道这就是他的亲弟弟。有一次,毛泽民送东西晚了几天,毛泽东很不高兴,埋怨他怎么搞的,晚了这么多天。“毛泽民不吭气,忙着帮他收拾屋子,临走时才说,今年的收成不好,为了把米卖一个好价钱,要跑好几个地方,所以晚来了。毛泽东一听,非常惭愧,他每每想起这个情景,时常说"我这个弟弟在家里那么劳动,来供养我们上学,晚两天我还把他说了一顿,悔恨啊,如果不是他,我根本就读不了书,根本没有今天。"三兄弟之间的情谊就是这样一点点积累起来的。

   毛泽东家族部分亲属简表

  毛泽东家族部分亲属简表

  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次重聚

  1921年,毛泽民也走上了革命道路,他先是在毛泽东创办的湖南自修大学搞庶务工作。工作之余,他开始学习马列主义,思想进步很快,不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5年2月,毛泽民跟随毛泽东来到湘潭、湘乡开展农民运动,同年9月进入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随后,辗转上海、武汉、天津等地,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同年秋,毛泽覃也来到广州,先后在黄埔军校政治部、中共广东区委、广东省农民协会和省港罢工委员会工作。

  就在这一时期,三兄弟有一次难得的重聚。曹耘山正在准备为毛家三兄弟制作一个雕像,3人的服装分别是长衫、西装和军装,时间就定格在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毛泽民到了汉口,担任《汉口民国日报》总经理,当时的报社社长是董必武,总主笔是沈雁冰。毛泽民表面上是印厂老板,实际印的是我们党的秘密文件,他的行头换成了西服。毛泽覃那时在武汉国民革命军第4军政治部任书记。

  曹耘山说,1927年的那次聚会,是三兄弟全家人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毛泽覃带着怀孕的第二任夫人周文楠,怀的孩子叫毛楚雄。而从当时革命形势来讲,情况非常危急,蒋介石已经叛变革命,武汉汪精卫也准备叛变,中国革命究竟去向何处,三兄弟在这里一起讨论过。大哥毛泽东说,我们这样安宁的日子没有多久了,汪精卫也靠不住,往下怎么走?弟弟毛泽覃反应最快,他说我是北伐军出来的,我愿意回到25军(叶挺的部队),去参加南昌起义!毛泽东又问毛泽民,他说一切听大哥安排。大哥说,"那好,我准备搞秋收起义,你就给我去做后勤保障,给我筹集粮草和资金。"三兄弟在这里商讨后,毛泽覃跟怀孕的夫人告别,去25军做了宣传科长,参加了南昌起义。这些家眷后来由毛泽民护送回湖南,安顿好之后,毛泽民变卖了家产,又四处去为秋收起义筹集资金。

  毛泽民筹集到资金后,当时毛泽东正在安源、浏阳一带组织秋收起义,毛泽民赶去那里,路上遭到当地地主武装民团的拦截。“看他骑着马,带着钱,还有枪,最终没能过关。毛泽民只好回到湖南,之后从湖南去了上海,继续经营印刷厂,做出版发行。他们兄弟俩,一个脱下了学生的长衫到山里去打游击,成为农村革命根据地领导人;一个脱掉草鞋,穿上西服在大上海做老板。两兄弟阴差阳错换了位置,却一直心心相印。”曹耘山说,毛泽民在上海随时关注着井冈山的情况,另一方面,整个毛家的大后方都由他来照顾。毛主席的妻子杨开慧,每个月也是毛泽民定时派人给她送生活费。

  1931年夏,毛泽民辗转来到瑞金,协助毛泽东筹备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932年3月,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成立,毛泽民任第一任行长。

   2009年,张桂清(左一)带领曹耘山(中)去毛泽覃烈士墓地祭拜。

  2009年,张桂清(左一)带领曹耘山(中)去毛泽覃烈士墓地祭拜。

  革命先烈魂归何处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毛泽民担任十五大队队长,负责部队的供给。在长征途中,他从电台得知了弟弟毛泽覃牺牲的噩耗。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毛泽覃留下来坚持游击战争,率部转战于闽赣边界的崇山峻岭。1935年4月25日,他所带领的部队在瑞金红林山区被国民党军包围。为掩护游击队员脱险,毛泽覃英勇牺牲,时年29岁。

  “得知弟弟牺牲的消息,主席痛心地说,母亲临终前,一直交代要照顾好这个小弟,是我没有把他照顾好。”毛泽民后来回忆说。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2月,受党中央派遣,毛泽民化名周彬到新疆做统一战线工作,先后出任新疆省财政厅、民政厅厅长等职。1943年9月27日,毛泽民与陈潭秋等共产党员被反动军阀盛世才秘密杀害,时年47岁。毛家兄弟已有两人为革命付出了生命,除了他们,毛泽东失去的亲人还包括爱妻杨开慧、爱子毛岸英、堂妹毛泽建、侄子毛楚雄等。

  毛泽民的女儿毛远志也同样历经磨难。“国共合作后,外公曾给八路军办事处的负责人写信,说我还有一个女儿在湖南,还在讨饭,在地主家里做丫头、童养媳,非常苦,希望能想办法找到她,送到延安来。这就是我的母亲。”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毛远志都不知道父亲牺牲的消息。当年全家人准备去东北,跟毛主席辞行。主席请大家吃饭,毛远志突然问她的父亲在哪里?情况怎么样?主席开始还谈笑风生,一下就不吭气了,放下筷子,说不出话来。他站起来背着手,来回地踱步,许久说出一句:“被国民党杀害了。”“主席当时该是何种心情!两个弟弟都相继牺牲。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家庭,他们为了中国革命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直到现在也非常低调,都是老老实实在岗位上,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成长在这样的家庭,曹耘山深知自己的使命。1968年,他应征入伍,主动要求到野战军的步兵连队锻炼,经历了从战士到班、排、连、营各个军阶,还经历了枪林弹雨的生死考验。1979年,曹耘山指挥一个步兵营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当看到一个个年轻的生命在自己身边倒下,他不由地想到了自己的前辈,立志一旦活着回家,一定要去寻访前辈的足迹。

  2006年,曹耘山开始寻找毛泽覃的牺牲地。“我去了瑞金,想看看毛泽覃埋葬的地方。当地人告诉我,地点在一座大山里,梅雨季节经常塌方,很危险。我说我的家人在那里牺牲都不怕,我去看看怕什么。”曹耘山最终走进了大山,村干部领来一位已经95岁的老太太,名叫张桂清,当年就是她亲手埋葬了毛泽覃。“老人颤巍巍地带我来到山边,在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小土包前停下来,这里原来是空地,现在已经成了农民的后院。”张桂清说这就是毛泽覃的坟,她描述了当年的情况:国民党很多部队在搜山,一个叛徒把他们带上山,杀害了毛泽覃等人。因为国民党的团长并没有上山,就命人抬下这个共军师长、毛泽东弟弟的尸首,并找到张桂清指认。曹耘山说:“因为张桂清当年在红军医院里当护士,给项英的老婆接过生,所以在项英家见过毛泽覃。张桂清回忆,尸体抬下来时,全是血和泥……现在有两种说法,一是说敌人把毛泽覃的脑袋割下来,吊在瑞金的城头上示众,后来我在国民党当时的报纸上看到了报道;也有的称是整个尸体示众。”

  让曹耘山感到心酸的是,这位毛泽东疼爱的小弟弟,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坟包。既然来了,他一定要去看看毛泽覃的牺牲地。他的要求遭到了拒绝,因为那里根本没有路,很难进入。“我记得是7、8月份,天非常热,深山里都是一人多高的草,村里找来一位山民边砍草边开路。终于,远远看到一个土房子,房子早已经塌了,只剩下半堵墙,房顶也没有了,我在地上找到一个牌子,已经被雨水沤烂了,隐约可以看到上面写着—毛泽覃烈士的牺牲地。没有人保护,不成样子,我很伤心。”曹耘山说,瑞金市有关部门,曾在市区烈士纪念馆为毛泽覃建了一座雕像,邓小平亲笔题词。但不知何因,几乎无人问津。

   2013 年9 月13 日, 曹耘山在北京接受本刊记者采访。

  2013 年9 月13 日, 曹耘山在北京接受本刊记者采访。

  查询俄罗斯解密档案

  曹耘山如今大部分的精力,全部投入到研究革命先烈的史料中,从湖南韶山、安源路矿、中央苏区,到陕北、新疆,直至俄罗斯,搜集、整理了大量历史文献和档案资料。在俄罗斯,他找到了毛泽民1939年在莫斯科治病期间留下的档案,并撰写了《寻踪毛泽民》、《革命与爱:毛泽东毛泽民兄弟关系》两部书,并拍摄了4集文献纪录片《毛泽民》。“我发现了一份毛泽民为毛泽东代填的《个人履历表》。过去只听说毛泽东的母亲叫"文七妹",毛泽民却清清楚楚地填写着"文素勤"。”为考证这个名字,曹耘山专门回到老家核实情况,又咨询了王海容,王的祖父王季范是毛泽东的表兄。王海容说,王季范的母亲叫文六妹,“文七妹”很可能是按顺序排列的小名。

  曹耘山还查到当年到过苏联的中共人员的档案,包括贺子珍。贺子珍化名文云,她的档案从上世纪30年代起,一直没有人看过。档案记载,她原来是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妻子,现已离婚。档案里还有她写给共产国际的两封信,信中记载,1942年苏德战争爆发后,贺子珍被调到一家儿童院,当时身上还有长征时受的伤,天气寒冷,没有食物,语言又不通,非常苦。她写这封信就是请求共产国际的帮助。贺子珍晚年曾回忆,她在苏联的那几年比在长征中还要苦,还被关进了疯人院。

  通过大量史料,曹耘山了解到毛泽民去莫斯科治病背后的神秘使命,毛泽民在毛泽东与王明斗争中所起的作用。“别人到了我这个年龄都在养老,我反而更忙了,大概一个月在北京的时间不超过10天,我觉得要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我们的革命历史,特别是那些默默牺牲、被人们遗忘的烈士,要记住我们中华民族可贵的精神,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为他们多做些事情。”(感谢黄埔军校同学会对本采访的帮助)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