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克功·张灵甫杀人后的不同结局

作者:李家祥 发布时间:2014-12-05 来源:党史博览 字体:   |    |  

  黄克功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张灵甫是蒋介石的得力干将。黄克功杀死了自已的恋爱对象,张灵甫打死了自己的续弦之妻。同犯杀人之罪,毛泽东和蒋介石的处置却截然不同。

  正因为黄克功是多年的共产党员,不得不处他以极刑

  黄克功是抗大第六队队长,参加过井冈山斗争和万里长征,曾为红军旅长,称得上一个老革命了。被杀者刘茜,是个不满20岁的城市女青年“七七”事变后,怀着一腔热血奔向延安,先在抗大黄克功所属的大队学习,后编入陕北公学。

  当时延安女青年找对象,以崇敬老红军为荣,有所谓‘走长征路线”之说。起初,刘茜羡慕黄克功,可谓一见钟情,双方很快坠入爱河,仓促定下了婚姻关系,并且公之于众。但是,在恋爱、婚姻和家庭问题上,黄克功同刘茜不同程度存在着一些不正确的观点,相处久了,便发现彼此的生活情趣、习惯、爱好诸方面存有诸多差别。黄、刘二人却没有从主观上找原因、端正自己的婚姻恋爱观,以致酿成了一起人间悲剧。

  悲剧发生在一个明月皎洁之夜。黄克功独自到陕北公学找刘茜,约她到延河边散步,作最后“谈判”。黄指责刘朝兰暮四不忠贞,另有所爱。刘则认为双方都有自由恋爱权,可以另选意中人。话不投机,双方始而小声争辩,继而大声吵闹。在无法排遣的激怒中,黄克功拔枪威胁,刘茜不为所动。逼婚朱进、黄克功又气又急,挥枪便打,刘茜拼尽全力反抗。在一阵厮打中,黄克功扣动了板机。刘茜应声倒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案发后,延安保卫处发出通报,寻找破案线索。黄克功的警卫员发现他整日心神慌乱,坐卧不宁,形迹可疑,立即、向杭大校部作了汇报。领导马上找黄谈话。这时黄克功早已恢复了理智,毫无保留地坦白了犯罪经过,经抗大副校长罗瑞卿向中央报告并得到批准,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当即将黄克功逮捕收监。

  在延安,这种杀人案是绝无仅有的,人们议论纷纷,对是否判处黄克功死刑,形成了两种尖锐对立的意见。老同志们认为,黄自恃有功,无视法纪,杀人者必须偿命,以警醒他人;青年同志认为,黄是红军的重要干部,时值民族战争紧要关头,正需要这样的人,主张给以戴罪立功机会。

  公审大会场设在陕北公学的大院里,各个机关、部队、学校、工厂,至少有100人参加。党的总书记张闻天也坐在主席台上面:审判长雷经天宣布开庭后,起诉人和证人依次陈诉黄克功事件的全部过程,各单位代表发表了对案件的群众意见。黄克功如实向法庭交待了犯罪的动机和经过。当审判长询间他有什么请求时,他仅表明下述态度:如果是被判死刑,但希望死在与敌人作战的战场上。他请求给他一挺机关枪,由执刑队督阵,死在与敌人的冲杀中。他还说,如果不合刑律就不要求了。

  法庭经过严肃审理,雷经天审判长庄严宣布,对黄克功处以死刑,立即执行。黄没有表示任何反抗、抵触、激动或消沉的情绪,异常平静,仿佛预知事情的结局本应如此。他转过身来,面向群众,举起双手 ,高呼口号:“中华民族解放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随后,跟着刑警队,向刑场走去。

  恰在此时,法庭收到了由通信信员疾速送来的毛泽东亲笔信。在此之前,雷经天和黄克功曾分别分向毛泽东写信,征求处理意见。现在,因为信上建议要当着黄克功的面向公审大会宣读,于是审判长与张闻夭紧急商议后,取得份致意见;命令将行刑队追回,黄克功重新站在犯人的位置上,心灵深处陡然升起一线生的希望之光,然后神情肃然地垂首静听宣读毛泽东的信件。

  雷经天同志:

  你的及黄克功的信均收阅,黄克功过去斗争历史是光荣的,今天处以极刑,我及党中央的同志都是为之惋惜的。但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以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如为赦兔,便无以教育党,无以教育红军,无以教育革命者,并无以教育做一个普通的人。因此中央与军委便不得不根据他的罪恶行为,根据党与红军的纪律,处他以极刑。正因为黄克功不同于一个普通人,正因为他是一个多年的共产党员,是一个多年的红军,所以不能不这样办。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较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当此国家危急革命紧张之时,黄克功卑鄙无耻残忍自私至如此程度,他之处死,是他自己的行为决定的。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红军指战员,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黄克功前车之戒。请你在公审会上,当着黄克功及到会群众,除宣布法庭判决外,并宣布我这封信。对刘茜同志之家属,应给以安慰与抚恤。

  毛泽东一九三七年十月十日

  希望之光消逝了。黄克功自知罪不容赦,只有认罪服法。在刑场上,他再次高呼“共产党万岁”等口号后,悔恨莫及地倒了下去。

  一个参加革命十余年的冲锋陷阵的革命战士,不曾牺牲在国民党反动派的枪炮之下,而受到自己法庭的判决枪毙,不能不令人痛恨而又惋惜。

  远处传来几声清晰的枪声,会场上渐渐从几个方向传出了低声哭泣,哭声由低而高。大会主席宣布张闻天要向大会作重要讲话。讲稿的题目是《民主、法制与共产主义的恋爱观》。张闻天讲道:“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影响很不容易清除。在恋爱、婚姻及家庭阿题上,尤其是这样。男尊女卑、重男轻女、大男子主义、买卖婚姻等,一直是革命与妇女解放的课题。大家应该读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一和国家的起源》及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中的有关论述。在恋爱、婚姻及家庭问题上,要注意重视政治与生活两个方面的协调,不能只卿卿我我,一味追求性爱关系。爱人与夫妻,第一应是同志关系,在政治上互相帮助。新社会的新女性,已不是男人的奴隶、泄欲工具……”张闻天的讲话赢得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

  杀人后的张灵甫变成了“国军”王牌师长

  蒋介石对待枪杀无辜之妻的部下——张灵甫,则同毛泽东对待黄克功的方式迥然不同。张灵甫,原名张宗灵,在国民党将领中也是个有名的人物。读者从电影《红日》、《孟良岗战役》中,都认识了他。作为现代中国人,张灵甫远比黄克功的“知名度”要高的多。但张灵甫无辜杀妻的史实,却鲜为人知。

  1925年7月,出生于陕西西安的张灵甫已21岁。南下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步科,1926年10月毕业。国民党军官的私生活大多数颇为糜烂,张灵甫亦是如此。他先后娶过好几个妻子,已经杀过两个,被杀的第三个是苏州女子。俗话道:苏杭二州出美女。这第三个妻子虽无“沉鱼落雁之容,羞花闭月之貌”,但也不乏苏州女子的千般婀娜与秀气。不仅相貌娇美,且知书识礼,贤惠端庄,绝非轻浮之辈。

  此时,张灵甫在蒋介石的嫡系胡宗南部下任团长,二人既是蒋的学生,又是同学,关系甚好,飞黄腾达之时指日可待,张灵甫自然骄狂得很。一天,也是团长的同事从西安探亲返回部队,张灵甫迫不及待地问:看到我的太太没有?同事见他思妻若渴的神态,禁不住想笑,便故意同他开了个恶作剧玩笑,说:“看见了,你妻子浓装艳抹,花枝招展似的在电影院门口,同一位风流倜傥、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交谈甚密。”张灵甫误认为同事的玩笑是真情实事,蓦然间醋火中烧。心想,凭我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堂堂团长,何愁弄不到十个八个美若天仙的女人,你竟不知天高地厚地胡来,实在气煞人也。想到此,他急慌慌地不辞而别,怒火中烧地回了营房,一连数日,他心不安意不定,只是借酒解闷。他曾有过待把事情来龙去脉搞个一清二楚再同妻子决裂的念头,但又极爱面子,不愿让“家丑”张扬出去,当了同事取笑的活靶子。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私了”为上策,便借故向长官请了假,连护兵也没带,独自回西安了。

  久别胜新婚。妻子见久别的丈夫突然回家,自是乐得眉开眼笑,妩媚动人,侍侯丈夫更比往日热情殷勤。但妻子越亲密,心灵龌龊的张灵甫越发怀疑妻子不贞,反认为她是心中有鬼才故意装出来的。至此,他已完全铁了心,要枪杀妻子了。只可怜那满脸欢笑的俊俏女子还不知已经死到临头了。

  张灵甫假意让妻子到院里小菜园割韭菜给他包饺子吃,可妻子刚弯腰蹲下,丈夫已拔出手枪,砰一声打在妻子的后脑勺上,一声没吭地上了西天。丧失理智、残忍无度的张灵甫居然连尸首也不掩埋,悄悄地归了部队。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张灵甫的丑行很快传遍了古城西安,尤其是妇女界的同胞更是愤愤不平,不仅在报刊上纷纷发文谴责,并且联名给任全国妇女部部长的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写信控告,强烈要求严惩惨无人道的张灵甫。宋美龄得信后也气愤异常,当即把信甩到蒋介石的办公桌上,说:“看,这是你的学生,枪杀无辜妻子,天理何在?”蒋介石飞快看罢控告信,也气得血液上涌、立刻命令侍卫长叫通胡宗南的电话、怒吼道:“娘希匹,不争气!你部下有个团长,叫张宗灵,无辜枪杀自己的妻子。我命你速把他押解来南京,军法从事。”胡宗南不敢怠慢,叫来张灵甫道:“你办的好事,老头子知道了,命你即刻去南京,听候审判。” 胡宗南把张灵甫认做嫡系,没有给他难堪,于不叫人押解,由张灵甫自己去了南京。

  蒋介石在南京,名义上将张灵甫关在监狱,但并不让他受监规的约束,仍然可以自由自在地活动。直到一年后,根本就没有过问审理。

  卢沟桥事变后,王耀武为张灵甫求情,对蒋介石说:“张宗灵很会打仗,且对党国忠心耿耿,现在抗战开始,急需人才,倒不如将他放了,让他杀敌立功。”王耀武的话正合蒋介石的心意,他根本就不想治部下的罪,只是关在监狱,挡挡世人眼目而已。现在既然有人求放,倒乐的做一个顺水人情。对王说:“那就把张宗灵交给你,好生教导他,让他改过自新。” 出狱不久,张灵甫仍任团长,因张宗灵的名字臭名远扬,故尔改为张灵甫。此后,张灵甫对蒋介石更为效忠。蒋介石也更倚重他,让他担任整编七十四师师长。这是蒋介石的王牌军之一。张灵甫心甘情愿地为蒋介石卖命,充当进攻山东解放区的急先锋。1947年5月,在孟良崮战斗中,七十四师被解放军重重围困歼灭,顽抗到底的张灵甫等死硬派,均毙命于师指择所的山洞里,蒋介石闻听张灵甫阵亡的消息后宁痛哭失声。

  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为何由弱到强到胜,蒋介右领导的国民党为何由强到弱到败,从处理部下杀人案中,即可窥见一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