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革”理论商讨

向真 · 2016-12-23 · 来源:乌有之乡
只要按毛泽东这个理论去做,不论遇到千难万险,不论要经历百年千年,最终一定会实现共产主义。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第三个里程碑,是社会主义江山的镇山之宝。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革”理论商讨

  ——献给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23周年

  作者:向真

  前言

  今年是中国人民最敬爱的领袖毛泽东主席诞辰123周年、逝世40周年和“文化大革命”结束40周年及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35周年。所以,具有特殊的意义。从毛泽东起,历届党的领袖教导我们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看待一切问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至今,“文革”发动整五十年,半个世纪国内外的事实对“文革”的理论和行动是最好的检验。

  一、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革”

  至今,绝大部分理论家认为毛泽东晚年犯的“文革”错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骄傲、脱离群众、主观主义和个人专断,没有坚持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造成的。事实果真如此吗?

  毛泽东为使党和夺取的政权永不褪色,“文革”前观察、思虑了国内外众多情况达廿多年,最后才下决心发动的。这期间可分二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44-1956年,第二阶段是1956-1966年。

  历史反复证明一个真理:打江山易,坐江山难。在抗日战争即将胜利的1944年,毛泽东从郭沫若发表的《甲申三百年祭》李自成进京后,因骄傲、腐败导致最终失败的教训就开始考虑革命胜利取得政权后,如何不学李自成。在1945年与黄炎培交谈中,就跳出“历史的周期律”的问题,提出“民主”的破律方法。在1949年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他告诫全党“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1949年3月23日毛泽东率中共中央机关离开西柏坡进北平。临行前,毛泽东说“我们进北平,可不是李自成进北平,他们进北平就变了,我们共产党人进北平,是要继续革命,建设社会主义。”

  尽管如此,毛泽东的担心很快被现实证明。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党和国家机关中部分工作人员的腐败现象便频频出现。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在给中央的报告中疾呼:贪污行为已毁坏了一批干部,并染坏了很多干部。贪污行为已成为主要危险。1952年枪毙刘青山、张子善等42人的三反、五反;1956年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基本完成后,他告诫全党“在建设时期,管理权的相对集中,也为一些官僚主义分子甚至腐败分子提供了脱离群众、违法乱纪、追求特权享受的便利条件。”并在当年11月的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宣布1957年在全党开展一次新的整风运动。整风的目的,是要防止党脱离群众,保障党不变质。可以说在这段时间里,毛泽东主要忧虑是党内官僚主义及腐败分子等特权阶层。

  1956年赫鲁晓夫领导集体在苏共全盘否定斯大林,立即引发了“波匈事件”,国际上出现了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大气候;1957年,国内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认为这中国也将很快出现“波匈风波”,他们利用帮助党整风之机,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猖狂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此时,1950-1953年终朝鲜战场被中国打败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有了一个重大发现。1957年6月他在记者招待会上宣称要有一个“基本信念”,就是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共产党第三、四代人身上的重大战略计划。毛泽东指出“和平转变谁呢?就是转变我们这些国家,搞颠覆活动,内部转到合乎他的那个思想。”“就是说,他的那个秩序要维持,不要动,要动我们,用和平转变,腐蚀我们。”国内外连续发生这三大事件,引起毛泽东的高度重视和思虑。毛泽东把防止党和政权变质与苏联的变修及反对帝国主义的“和平演变”战略结合起来思考,逐渐推动着毛泽东关于保持党和政权不变质战略思想的最终形成。

  随后,1959年的庐山会议斗争,1959年至1962年国家的三年困难时期,还有六十年代初险恶的国际环境:东面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V-2飞机多次侵入领空;西面印度在美、英、苏的支持下发动了1964年侵西芷战争;北面苏修撕毁协议,妄想策动政变;南面美国发动了侵越战争。还有,在美国的把持下,联合国从新中国成立起一直不予承认,让台湾占据席位,并对中国一直进行全面的经济封锁、制裁。此时,虽然1957年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基本完成,我国建立了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打下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但是,1962年下半年对农村包产到户和分田到户问题,毛泽东与绝大部分中央领导发生了严重分歧,毛泽东感到两条道路和阶级斗争形势的严峻。1月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讲话中,强调建立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的经济基础。他指出“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的专政。这是一个十分值得警惕的问题,希望同志们好好想想。”1962年9月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重提阶级斗争,并在会议《公报》中写道“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这个事情需要几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存在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的道路的斗争。被推翻的反动统计阶级不甘心灭亡,他们总是企图复辟。同时,社会上还存在着资产阶级的影响和旧社会的习惯势力,存在着一部分小生产者的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因此,在人民中,还有一些没有受到社会主义改造的人,他们人数不多,只占百分之几,但一有机会,就企图离开社会主义道路,走资本主义道路,在这些情况下,阶级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早就阐明的一条历史规律,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这种阶级斗争,不可避免地要反映到党内来。国外帝国主义的压力和国内资产阶级影响的存在,是党内产生修正主义思想的机会根源。在对国内外阶级敌人进行斗争的同时,我们必须及时警惕和坚决反对党内各种机会主义的思想倾向。”从此,他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反修防修”作为一个基本战略,成为全党的一个重要的指导思想,即党在社会主义整个历史时期的总路线。

  1964年2月29日,毛泽东与来访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会谈。他说:如果让像赫鲁晓夫一类人掌握了党、军队和政权,那么我们就可能和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苏共元老)他们的处境一样;也可能被杀掉了。有些人不作声,但是等待时机,所以要提高警惕。他甚至明确表示“我死后,中国会出现资本主义复辟。”1965年1月15日毛泽东在一份社教蹲点报告上批注“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这些人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这为他晚年提出“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和“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进一步奠定了基础。通过1963年至1965年间的农村和城市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揭露出严酷的阶级斗争事实。1965年初,毛泽东进一步提出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在此,特别要提到的是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1965年元月“二十三条”的颁发,是建国以来我党将没有解决的高层政治分歧以中央文件形式公开化。在武汉梅岭,毛泽东重审国际局势,北面是莫斯科三月会议的“文攻”,南面是美国轰炸北越的“武攻”,苏美渐行联合之势。4月28日罗瑞卿等梅岭汇报,罗瑞卿疾呼“有少数同志舒舒服服地蜕变了!有一家人烂掉了……”在如此严峻的政治环境下,自1927年第一次上井冈山后,时隔38年毛泽东决定重上井冈山,寻找党和国家政权永不变质的思路和方法。在专列上,毛泽东带着一种苍凉,一种深情。他思考着井冈山斗争接受了大革命失败的教训,他提出“从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理论,经过22年300万党员和上千万人民流血牺牲才取得了人民政权。而且,阶级斗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搞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也是一种阶级斗争。他阐发井冈山精神说:“在井冈山时,我们摸索了一套好制度,好作风,现在比较提倡的是艰苦奋斗,得到重视的是支部建在连上。忽视的是士兵委员会。……井冈山时期士兵委员会是有很大作用的。……可以监督连长、营长、团长的,它有很大的权力。现在工厂的工会真的可以监督厂长、书记吗?谁又来监督我们的市委书记、省委书记?谁来监督中央的领导,中央出修正主义怎么办?”“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和井冈山的追求。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四分五裂,危险得很。”“我们要摸索出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防止修正主义,要继续和发扬井冈山的一些好制度,好作风。”他还说:“在防止特权阶层方面要有一整套好制度,要继承井冈山的好制度,好作风。”毛泽东当时认为苏联党已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其根源是实行对少数人的高薪制度,结果在苏联逐渐出现了一个特权阶层。

  从井冈山下来,毛泽东在韶山滴水洞闭门九天,进行深思熟虑的思考如何避免党和政权改变颜色。1965年9月18日至10月12日,毛泽东在北京中国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如果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应该造反”的问题。他明确指出:“许多事情都是这样,领导一变就都变了”,“就会变颜色”。经过长期并艰难的思考,他认为自己找到了这种形式,它就是发动亿万人民关心国家大事,开展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1966年8月1-12日,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毛泽东以古稀的七十三岁高龄和不惜身败名裂的大无畏决心,领导了这场猛烈地冲击一切可能导致资本主义复辟的全国风暴。他曾对身边工作人员说:“我考虑发动群众。我把批评的武器交给群众,让群众在运动中受到教育,锻炼他们的本领,让他们知道什么道路可以走,什么道路是不能走的。”

  以上廿多年的历史证明,发动“文革”决不是毛泽东晚年骄傲、主观、专断,没有深入细致调查研究做出的错误行动,而是为了党和国家永不变色的重大实践。

  二、文化大革命的功过

  有学者说得好: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则,若仅凭以十或数十(年)为单位的短暂时间来评判其正确性与否和功过是非,就必然是没有弄懂历史唯物主义和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真谛。因此,“文革”结束才五年,对“文革”如此重大深远的事件就作出全面否定的结论,也必须经受至今35年实践的检验。至今,大部分学者仍持绝对否定的意见,部分学者开始持肯定的意见,持肯定意见的民众愈来愈多,笔者就是其中之一。

  笔者认为“文革”之功是:

  1、虽然毛泽东选错了野心家林彪当接班人。是他亲自发现,清除了林彪反党集团的政变阴谋,保住了党和国家。

  2、是他,看清了四人帮的篡权目的,把政权交给经过长期考验、厚道的华国锋,保住国家政权平稳过渡。

  3、是他,保护了叶剑英、陈云、李先念、王震等一批老革命干部。这才有了他去世后华国锋打倒四人帮的政治基础和力量。

  4、是他,高度评价邓小平,将邓小平与其他人相区别。尽管两人对“文革”认识有分歧,“文革”后期曾大胆启用邓小平。在“文革”中,虽然邓小平及子女受到委屈。但毛泽东始终精心保护邓小平,一直保留他的党籍。否则,就不会有“文革”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

  5、“文革”十年中全国人民“抓革命,促生产”。工业生产率虽然比1953年至1957年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平均每年18%的低,但仍继续在以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长。

  6、科技取得巨大成就:两弹一星,洲际导弹的发射,人工合成胰岛素,破解世纪难题哥德巴赫猜想,研制成功复方蒿甲醚,杂交水稻,汉字激光照排等等,确立核大国地位。

  7、“文革”虽然动乱,但人民生活稳定,没有贪污腐败,没有买官卖官包二奶,没有黄赌毒,没有偷、盗、抢和妓女、嫖娼,没有假冒伪劣,没有邪教和黑社会,是世界上唯一的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国家。

  8、人民坚定信仰,拥护共产党领导,向英雄模范学习,互助友爱,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安定幸福,团结一心搞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

  9、与美国、西欧、日本等众多国家建交,进入联合国,为“文革”之后改革开放打开国际交往的大门。

  “文革”之过是:

  1、“打倒一切”。

  2、“全面内战”。

  3、“造成很多冤假错案”。

  4、“文革”时间由预计2年延长至10年。

  三、国内外实践的检验

  至今,大部分学者认定毛泽东晚年犯严重错误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某些设想和论点发生了教条主义的理解,从57年“反右”,到62年提“阶级斗争为纲”直至发展到“文革”严重“左倾”思想的结果。最后提出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革命的目标就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文革理论。对这个理论予以绝对否定。

  虽然,这认定含糊其辞,没有明确指出马列主义的某些设想和论点是什么。笔者以为,应该是马列主义的如下两个重要论点。如此,就与“文革”理论作一对比。

  马克思说“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间断革命,就是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把这种专政作为必经的过渡阶段,以求达到根本消灭阶级差别,消灭一切产生这些差别的生产关系,消灭一切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社会关系,改变一切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观念。”

  列宁说“建立这个党(无产阶级政党)就是为了同资产阶级‘思想’作斗争,为了捍卫和实现一种明确的世界观,即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

  这一对比,可以明显地看出:在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下,毛泽东的“继续革命”与马克思的“不间断革命”是完全一样的。如果共产党不承认社会主义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不“继续革命”,社会主义就会中途夭折,就会复辟资本主义,更不会实现共产党的崇高理想——马克思提出的实现共产主义社会。这样的共产党就不是无产阶级的政党了。

  先来看看苏共怎样背叛马列主义的以上论点,最终丢失政权的,亡党亡国的。毛泽东在赫鲁晓夫反斯大林时就预言苏联会“卫星上天红旗落地”。1973年10月至1976年1月毛泽东重要谈话中就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有没有阶级斗争?……斯大林在这个问题上就犯了大错误。”事实上就是如此。虽然,斯大林继承了列宁的遗志,建成了社会主义,取得了战胜德、日、意法西斯的伟大胜利,保住了政权。遗憾的是,他在1937年就宣布建成了社会主义,认为阶级斗争消灭了,在理论上犯了严重的错误。由于他没有选好接班人,他去世后,野心家、阴谋家赫鲁晓夫篡党夺权。1956年赫鲁晓夫作了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丢了斯大林这把刀子,提出全民党、全民国家的阶级斗争消灭论,为苏联的掘墓人戈尔巴乔夫打下了理论和政治基础。戈尔巴乔夫在1985-1991年的短短几年执政期间,以改革者的身份上台,从“求教于列宁主义”到“重新认识列宁主义”再到“完全抛弃列宁主义”,道路越走越远,竟然鼓吹抽象、超阶级的、全人类的共同价值,奉行人道主义、一般民主、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等等,最终成为导致苏共垮台和苏联剧变的罪魁祸首。资本主义复辟至今25年后前苏联人民的生活现状是:2015年,俄罗斯人均月工资为3.3万卢布(约合2800元人民币),史上首次低于中国。俄罗斯总统国民经济和公共管理预计,2016年,将有50%俄罗斯公民,也就是大约7000万人成为穷人,俄罗斯的贫困标准是月收入低于9662卢布(约合840元人民币)。苏联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曾是与美国经济等他的世界二霸,现在都落到人民如此愁惨的地步,而且俄罗斯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该国有1.43亿人口,但110位富豪却持有全国35%的财富。93.7%的成年人的全部家当不足1万美元。这就是毛泽东“文革”时所担心的党和国家变质走资本主义道路,两极分化,人民受二遍苦、遭二茬罪的活生生的证例。

  再看我国1981年“改革开放”至今30多年的情况。不可否认国民经济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但这是从西方经济学的观点得出的评价。用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的观点来看,虽然生产力的发展取得了很大的经济成绩,但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和生产关系等方面都出现了极其严重的资本主义复辟现象:

  1、政治上,党的领导集体政治局从1989年两个总书记犯政治错误下台,1998年抓出陈希同,2007年抓出陈良宇,2012年十八大习近平上台至今3年多的“打虎拍蝇”重拳反腐,打掉一大批“大老虎”,十名中央委员和13名中央候补委员“中老虎”和无数的小“老虎”及众多的“苍蝇”,被处理的党员干部达101万人。出现了老百姓认为的“无官不贪”的怪现象。而且贪污的财产是空前巨大:甘肃一个贫困县财政局股长贪污1个亿,秦皇岛一个管水科长贪污1个亿,淮北一个农村支书贪污1.5个亿。更有天津的公安局长武长顺贪污高达57亿,包养了四个情人和多个私生子。还有挖出党政机关集团式腐败,如山西帮、中石油帮贪污集团和刚挖出的四大直辖市之一的天津市政府黄兴国贪腐集团,领导班子一个不剩的全烂掉,真是触目惊心!如此等等,引起全国人民的公愤,失去对共产党的信任。如果说苏联的变质原因之一是出现特权阶层,那么中国出现的不仅是一个官僚主义者阶级,还有一个严重的贪腐阶层。他们统统属于毛泽东圈定的、吸工人血的新生资产阶级,是党和国家变质的政治基础。

  2、政权上:曾经披露的衡阳破坏选举案,南充拉票贿选案到近期的辽宁人大代表贿选案,资产阶级不法分子大批混进国家权力机构,打造资本主义复辟的政权基础。

  3、经济及生产关系上:由于倡导个人致富,发展私有经济,改革前已全部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经济,1957年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基本消灭的资产阶级得以重生和壮大。经过30多年的改革,不但出现一大批资产阶级,而且出现了一个人数可观的暴富大资产阶级(据西方统计,中国的亿万富翁人数仅次于美国)。民资已占了中国资产阶级的半壁江山,形成了雄厚的资本主义经济基础。同时,在毛泽东时代被消灭的资本主义社会两极分化现象,又死灰复燃,阶级对立愈来愈严重。

  3、思想道德上,党员和民众的共产主义信仰普遍丧失。金钱至上,唯钱是命,自私自利的资产阶级思想严重泛滥。因此,道德沦丧,社会乱象丛生。什么黄、赌、毒,卖淫嫖娼包二奶,欺诈,偷盗抢劫,邪教,拐卖妇女儿童,假冒伪劣,偷渡走私,嫌贫爱富,崇洋媚外等等。封建、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切丑恶现象,成渣泛起,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具危险的是,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公知”“大佬”和某些媒体公然要搞“宪政”,要共产党下台,要搞“土地私有化”,“国退民进”全面私有制,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其中不乏是拿共产党和人民血汗钱的专家、教授、共产党的干部、学者,这又是一大怪现象。还有像“天则”为代表的一批拿外国经费的汉奸、带路党,妄图在中国搞颜色革命,配合外国势力企图颠覆中国的红色政权。日本《朝日新闻》2016年5月18日曾披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迄今为止至少向103个反华团体提供了约9652万美元的资金援助,其中包括一些被中方明确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团体。这些就是资本主义复辟的思想道德基础。

  2012年,“天则”等公知极力邀请世行长佐利克来华作“国退民进”的演讲,鼓吹国企改革,革掉公有制,全面私有化。被广大爱国学者发文严辞揭露和制止。同年十八大前夕,中国政治变幻莫测,许多谣言风行,闹得民众人心惶惶,人民为国家的前途深感忧虑。假如十八大不是习近平,而是其它腐败的党内资产阶级分子上台,在以上资本主义复辟的政治、经济等基础上,中国肯定会和前苏联一样发生彻底的完全的资本主义复辟。毛泽东晚年多么英明,不但准确地预见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垮台,也预见中国将发生资本主义复辟的危机。发生这些情况,其根本原因是共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所为。两大国内外现实证明“文革”理论是正确的。

  四、里程碑亦镇山之宝

  20世纪80年代来,薄一波的秘书娄宏说“周恩来总理曾对薄老说‘一波呀,毛主席下决心要做的事,你可以表示反对,但不要轻易表示反对。在历史上,有几次我曾认为主席的决策不对,表示反对,但过一段时间都证明他的决策是对的’。”总理曾在50年代写的“学习毛泽东”文章中也是这么说的。

  彭真说“扪心自问,我不是一个盲目迷信的人,但是我就是崇拜毛主席。”“为什么有这样的心态?这是因为,在党的历史上,几次重大关头,毛主席的意见多数人不赞成,他是孤立的,但最终的事实证明,还是他正确、他高明、他站得高、看得远。这样一来,对他的个人崇拜就逐渐形成了,我也不例外。”

  实际上,“文革”后一批中央领导和老革命干部对毛泽东担忧党和国家、担忧人民而发动“文革”,提出的“文革”理论,有了逐步的认识和赞同。

  1988年王震的很多谈话中都非常直率地表达了他对毛主席的怀念,对毛主席晚年作为的重新理解与更深刻的认识。1988年10月27日,王震在中南海办公室对几位理论工作者谈话时说:“现在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这么厉害,将来我去见毛泽东时,我要对他讲,你讲搞不好要改变颜色,过去我不懂,现在懂了!”他终于懂得,在经济和意识形态领域不断丢城失地的残酷现实面前,理解了毛泽东当年的一片苦心。1989年的政治风波两个总书记下台,1991年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剧变,国内改革出现了腐败、自由化、崇洋媚外等种种现象,王震深感忧虑。1993年他临终前,曾感慨地说“毛主席比我们远看了五十年!”邓小平1979年就语重心长地告诫全党“要忧国、忧民、忧党啊!”1982年他强调改革开放才一、两年时间,相当多的干部被腐蚀了。1985年3月7日他强调“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真的是走了邪路了。”1985年,他指出社会上和共产党内出现崇拜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民主’‘自由’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1989年,他强调两个总书记在根本问题上,就是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问题上犯了错误,栽了跟头。1990年他指出“中国问题关键在于共产党要有一个好的政治局,特别是好的政治及常委会。” ……

  以上说明他们理解和认同了毛泽东“文革”理论中指出的党和国家变质关键是党的核心领导阶层,即党内出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遗憾的是实际行动中一直没勇气改变否定“文革”理论的结果。口头上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实际上做是另一回事。如“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核心是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马克思主义认为,政党是阶级斗争的产物,阶级属性是其根本性质,政党的根本职能是政治斗争,也就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政党执政后,虽然其中心任务发生了变化,但其阶级属性没有改变,其根本职能必须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可是改革开放了30多年来,只知抓经济发展生产力,没有突出政治,从来不敢提“阶级斗争”四个字,唯恐被扣上“文革”遗风。结果是国内外资产阶级趁机里应外合,疯狂地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对无产阶级猖狂进攻。加上90年代的医改、教改、房改、企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出现巨大变动,产生了新生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妖风越刮越猛,党内贪腐愈演愈烈,直到十八大前出现了党和国家政权的重大危机。

  人类五千年历史上,封建社会经历了近三千年,资本主义社会至今已有五、六百年,而社会主义社会,从1917年苏联革命成功算起,刚一百年。现在普遍认为要实现共产主义社会要经历数百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只有确保党和国家政权永不变色才是党和人民的命根子,是最最重要的大事。1847年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提出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构想,1917年列宁领导十月革命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随后,1945年之后相继出现东欧、朝鲜、中国、云南、古巴等一大批社会主义国家。可惜的是列宁去世得早,虽然他意识到社会主义会存在资产阶级法权、旧社会的影响及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但他没有预见党会变质、国家会变色并提出防范的措施和理论。是毛泽东忧民、忧党、忧国,深思熟虑、高瞻远瞩,在他年届73岁的古稀之年,怀着为人民谋幸福、实现共产主义的凌云壮志和不惜身败名裂的决心,毅然发动“文革”,寻找一条确保党和国家不变色的理论和方法。这个理论就是“文革”理论。“文革”理论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包括号召全党、全国人民关心国家大事,民主监督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就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无产阶级事业接班人的五个条件”和“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建设社会主义的三大法宝。只要按毛泽东这个理论去做,不论遇到千难万险,不论要经历百年千年,最终一定会实现共产主义。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第三个里程碑,是社会主义江山的镇山之宝。否定它、丢掉它就会地动山摇、山崩地裂,党和国家就会变色,社会主义就会夭折,人民就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毛泽东思想万岁、万万岁!

  向真2016年11月8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长征胜利8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曹德旺从致富到“跑路”:福耀原来不交税
  2. 曹德旺们竟然有脸抱怨税负高!? --08年前从来不交税
  3. 顽石:纪念毛主席,说点良心话——为人民领袖毛主席诞辰123周年而作
  4. 圣诞节?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中国人应该过好自己的节日
  5. 李甲才:把单纯歌颂转到议论实践上来——纪念毛主席诞辰123周年
  6. 郭松民 | 老三篇:中国文化的希望!——纪念毛主席诞辰123周年
  7. 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丧钟——为计划经济正名
  8. 后沙月光:被偷走的一块拼图--还原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
  9. 后沙月光:圣诞节,从谎言到文化。毛泽东却守护着中国人的平安
  10. 汪晖:重影
  1. 乌有之乡纪念人民领袖和革命导师毛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不忘初心,继续革命,纯洁共产党,走上共富路
  2. 老田:意识形态战场上的反共救国军宣传干部龙应台
  3. 贵州安顺塘约村重回集体化道路两年时间跃入小康村,在人大会议中心引发激烈讨论 中国农村的大变革或许正在来临!
  4.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革”理论商讨
  5. 决战:反腐解决不了无产者日益贫困的问题
  6. 望长城内外:曹德旺为什么跑了?
  7. 老田|雾霾作证:我们怎样失去了毛氏工业化道路
  8. 文言:毛泽东的事业最辉煌——愿以此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23周年
  9. 视频:艾辛导演大型文献纪录电影《战友》
  10. 俄罗斯民众纪念斯大林诞辰137周年 为斯大林扫墓 红场前献花
  1. 文革史专家徐海亮对戚本禹回忆录的一些看法
  2. 原化工部长秦仲达联名1700爱国人士上书中央 要求制止并购先正达
  3. 老田:看逄先知如何反驳戚本禹——比较特权逻辑和草根逻辑之间的歧异
  4. 刘毅然导演发微博纪念毛主席被污蔑搞个人崇拜 网友纷纷力挺刘毅然
  5. 武汉文革亲历者座谈《戚本禹回忆录》——戚本禹动了逄先知的奶酪?
  6. 乌有之乡纪念人民领袖和革命导师毛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不忘初心,继续革命,纯洁共产党,走上共富路
  7. 要不要重走集体化的光明老路——塘约道路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引发激烈讨论
  8. 夏小林|东北混改:“放开国有股权比例限制”违反党中央决策---兼评刘鹤混改观与党中央《指导意见》矛盾
  9. 赵磊:马云,我从此对你刮目相看
  10. 习近平:绝不做亵渎祖先、亵渎经典、亵渎英雄的事情
  1. 特稿:纪念毛主席诞辰123周年系列活动暨《永远怀念毛泽东》珍藏画册出版首发仪式在北京隆重举行
  2. 一个95后毛派:我为什么崇敬毛主席--在乌有之乡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上的发言
  3. 乌有之乡纪念人民领袖和革命导师毛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不忘初心,继续革命,纯洁共产党,走上共富路
  4.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革”理论商讨
  5. 北京皮村工友之家被逼迁
  6. 曹德旺从致富到“跑路”:福耀原来不交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