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远新和“白卷英雄”张铁生

冷山看客 · 2017-12-24 · 来源:冷山看客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知识有两种,一种是书本知识,一种是实践知识,旧的教育制度,就是不重视实践知识。

  看到一个视频,是陈谭秋烈士之子陈楚三回忆张铁生事件的,他是根据毛远新在保外就医期间亲口对他讲的内容所做的回忆。今特别整理出来供大家参考。陈楚三说,他著有回忆录(人间重晚情——一个所谓红二代的人生轨迹),其中对这个事件有准确记载,记载文字经过了毛远新本人的修改和最后确认。

  冷山看客2017-12-21

  72年恢复高考(这个高考是指当时的工农兵学员招生,别于77年的恢复高考——冷山看客注),73年开始正式招生。毛远新73年见主席,主席问他一个问题:

  下乡2到3年的知识青年该怎么参加考试上大学?

  带着主席提出的问题,毛远新回到辽宁,在盘锦地区调查了六七个地方,发现大量的干部子弟已经在恢复高考后回城了,有的是请了家庭教师辅导,参加考试上大学的,这使农业生产受到严重影响,生产队长们直骂娘。而留下来的知青任务则更加繁重,每天要劳动十几个小时,休息都不好。毛远新把当时的农业生产归纳为“三个一不过十”:5.1整田,6.1插秧,7.1要插完,最晚不过7月10号,必须全部插完。这些留下来的知青,生产任务很重,可单凭一张高考卷来决定谁上大学谁留下来继续搞生产,那就对他们很不公平。

  一次在省革命委员会的会议上,毛远新问省教育局局长该出什么样的考题比较合适。教育局以沈阳医学院为试点,将出的考题给医学院副教授以上职称的医生考试,考试结果出人意料,大部分都不及格。医学院本该是化学比较好的,可是除了有一个搞药理分析的教授化学得了满分之外,其他大部分教授副教授化学都交了白卷。一共考的是三门课,数学、物理、化学。

  毛远新作为主持教育工作的革委会副主任,不太相信这样的结果。他让教育局长把给沈阳医学院出的考试题和标准答案都找来,自己关在屋里,按正式考试的时间要求答题,然后按标准答案对答案。他数学几何部分得40多分,代数刚刚及格,平均不及格。物理,他自己是学导弹控制的,得了80分。化学几乎交白卷,那些分子式、化学反应,还有那个乌龟壳,就是苯环结构图,根本早就忘光了。然后他在省委会上把这个情况讲了:我这还是哈军工学了四年的所谓的高材生,考的是这么的惨不忍睹,那些知青怎么可能考好呢。

  正式的锦州考区考场有个张铁生,他交了个白卷,背面写了一封信。教育局长就把这个汇报给了毛远新,毛远新在会上当场念了张铁生的信,并要求组织调查组调查一下张铁生到底如何?

  一个礼拜后调查组回来了,说张铁生很负责任的,在生产队当副队长,积极劳动,是个好知青。那是个穷队,唯一的财产是一匹马,马生病了,张铁生牵着马走遍全县却找不到治好马病的办法,最后马死掉了,他大哭一场。由此张铁生想学医,他想学好了回来给牲畜治病,所以他报的是沈阳医科大学的兽医专业。

  后来进入辽宁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学习的张铁生(前左)和同学一起复习功课。

  听了这个情况汇报后,毛远新就很同情张铁生。就怎么考试的问题,省委开会提了多种多样的方案,他倾向于334方案,就是中学毕业统计成绩占比30%,劳动表现、群众评议占比30%,高考成绩占比40%。这么个方案他也没把握,就建议把张铁生的考卷在报纸上公布出来,征求广大知青的意见,看怎么高考才比较合理,对一直参加劳动没有时间复习的知青比较公平。省委常委会同意了,就在辽宁日报把张铁生的考卷和信公布了。可是没想到人民日报等各大报纸都转载了。

  后来,10月份十大开过了,他到北京治病,见到了主席。主席问他,你们辽宁出了个张铁生,你知不知道!他当时不知道主席什么意思,就只是顺着答了“我知道”,他也不知道到底主席会怎么评价。主席说,这封信很好啊,是向旧的教育制度挑战,十大的党章不是规定提倡反潮流吗?张铁生的信是在反潮流啊。这样毛远新就放心了,知道不会挨剋了。主席又问,编者按也写得好啊,你看过了吗?毛远新说看过了。这时,主席说,你回去要好好组织学习编者按。毛远新就说:那是我写的。主席还不信。毛远新就把调研的过程,张铁生的信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主席问,那张铁生参加十大了吗?毛远新说没有。那为什么不让他参加?主席追问。毛远新说,他党员都不是怎么参加?主席又说,那你们怎么不吸收他入党。这毛远新就没有办法回答了,他只是在搞一个考试的方案,没有想到反潮流、上新闻这些事情。

  主席又给他讲,你们沈阳医学院教授考试,不是他们交了白卷,是旧的教育制度交了白卷。过去那些考上状元的,有几个有真本事的,反而是那些举人都没考取的,有的还有些本事,蒲松龄50多岁考到70多岁,也没有中状元,他成了古典小说的大师。吴承恩、曹雪芹他们好像秀才也没考上,这个还可以考证一下。你们医学院教授是现代的蒲松龄。知识有两种,一种是书本知识,一种是实践知识,旧的教育制度,就是不重视实践知识。然后主席又提出一些建议,如农业院校毕业生合格不合格,要在生产队当一个技术员看看,工科院校毕业生合不合格,可不可以考虑在一个技术工种里干三级工看看。医学院学生第一个学期应该到医院去伺候病人,端屎端尿,喂水喂饭,医学院学生首先就是要培养对病人的态度,对病人的感情。

  毛远新说,我们去试试,回去后就在沈阳医学院,沈阳农学院搞试点,但是试点还没搞完,文革结束了。

  毛远新(左五)和江青华国锋等人挽手向毛主席遗体默哀

  这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毛远新被判了十几年。

  他的一个罪名是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反对社会主义制度。这罪名跟他其实根本挨不上,他从小在主席家长大啊,接受的是什么教育啊,他怎么可能反社会主义呢。另一个罪名是说他鼓吹反潮流,鼓吹读书无用论,树白卷英雄,那么从整个过程看,这也是不成立的,他并没有鼓吹读书无用论,只不过是想给那些一直在做农业劳动的知青有一个公平的待遇,有个适当的考试的办法。所以这个罪名也安不上。

  (以上文字如与陈楚三回忆有出入,以陈楚三的书面回忆为准)

  冷山看客据视频整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是美国改变了对华战略,不是中国主动封闭起来 ——三评《郑永年:中国会再次封闭起来吗?》
  2. 郑永年先生对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缺乏客观公允的认识 ——二评《郑永年:中国会再次封闭起来吗?》
  3. 中国必须救美国?金刻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4. 《方方日记》的文本、逻辑与问题
  5. 说好的八小时工作制呢?
  6. 孙锡良:对自由空间的浅层思考
  7. 余涅|方方女士的特权观
  8. 赵磊:官宣不尽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9. 宪之:反霸就要理直气壮,应对必须针锋相对 ——为央视怒怼蓬佩奥点赞
  10. 秋石:文学不是荒谬——评《人鸟低飞》兼致王小妮女士
  1.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2. 积极信号,奔走相告:方方队友梁艳萍被调查,希望这仅仅是开始
  3. 大学教授们的“言论自由”
  4. 黄智贤回应方方: 不屑无良 ——写给所有中国人
  5. 急需用实际行动向美国证明中国不是好惹的
  6. 谈谈湖北大学调查梁艳萍教授
  7. 左大培:让外企撤出成为好事
  8. ​孙锡良:老孙微评(教育会否香港化?)
  9.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
  10. 清除亲美内奸是当前中国政治的首要任务
  1. “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
  2. 怎样的社会主义才是未来?——张维为理论批判
  3. 论“方方”的倒掉
  4.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5. 张志坤:中国公知集团遭遇一场政治滑铁卢
  6. 老田| 后文革新贵自我塑造过程考察:以方方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儿来的
  7. 德国为什么拒绝中国的援助?
  8. 方方日记风波似乎掩护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孙锡良:谁能说清方方们的别墅陈案?
  1. 从韶山冲走出来的一代女杰
  2. 甩锅中国:一个文火慢炖华裔美国人的大阴谋
  3.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4.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5. “热度”极低的云南大旱
  6.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