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刘少奇能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

一息尚存 · 2018-08-2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刘少奇协助毛主席或是经毛主席的授权做一些像发表个主席声明等具体的工作,这是他的分内之事。可是如果说刘少奇就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这也太离奇了吧,刘源是不是在开国际玩笑。

  刘少奇能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

  蛰伏了将近一年之久,刘少奇的儿子,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上将刘源,又出来公然吹爹了。

  这几天,互联网的许多网站上都出现了一篇《刘源:越南战争指挥者是刘少奇,比朝战打得还痛快》的这样一篇文章。

  据最早以《刘源:徐才厚找我谈过你告谷俊山,没准谷俊山把你整倒了呢》为题进行独家报道的《新京报》文字记者王姝、何强和摄影记者吴江报道:

  “今年是刘少奇诞辰一百二十周年。

  刘少奇之子刘源做了一件事情,著书回顾父亲刘少奇的军事生涯。近日,这本题为《梦回万里 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的书,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八月十八日,刘源在上海出席了新书发行活动。

  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书?对于刘少奇的军事贡献,身为上将的刘源有何评价?他怎么看待刘少奇与毛泽东、彭德怀等人的关系?以及他如何评价十八大后的军队反腐?对此,刘源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

  刘源谈了两个多小时。他对新京报记者说,写书的主要目的是反思历史,吸取教训,通过回顾刘少奇的军事经历,解读一个问题,我们是‘怎么来的’?回顾历史我们该怎么走向未来?我们应当如何传承‘实事求是,经实践检验的真理才是真理’这一我们党思想路线的精髓?”

  据刘源在访谈中介绍:“写书大概用了一年多。几年前,有单位要拍电影《刘少奇军事生涯》,我接受采访谈了大致脉络,根据这次采访,后来形成了近四万字的文章,去年八月在《党史博览》上发表了。这一年来我又补充完善,该丰富的丰富,添加了内容和背景材料,出了这本书。这本书大概十三万字,‘干货’有十一万字。

  梳理刘少奇走过的军事历程,我发现,工人运动、工农武装和人民军队是分不开的,这种分不开是怎么来的?是血脉传承下来的,比如五十年代的越南战争。越南是怎么打下来的?国际上一九五四年就解密了,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以后,也全部都解密了,但是并没有进行很系统的、简简单单看下来就明白的历史梳理。我就做了梳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都是有明确记载的,越南战争就是中国帮助打下来的,而指挥者就是刘少奇。越南战争甚至比朝鲜战争打得还巧妙,打得还痛快。

  当时毛泽东、周恩来在苏联,胡志明徒步十七天,找到中国,中国答应援助他们,刘少奇负责,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刘少奇还在天安门广场的十万人集会上,发表《刘少奇主席声明》:‘我代表七亿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庄严声明……中国七亿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中国辽阔的国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

  几十年抗法抗美,‘越共’凭的就是绕行老挝,先打下北越;特别是开辟‘胡志明小道’绕行老挝、柬埔寨,后渗透南越。越南靠的就是人民战争,中国军队的打法,‘纠缠扭打战法’、先持久拖垮敌人,特别是运用‘游击战与运动战的适当结合转换’、后击溃歼灭敌军,运用这两种方式作战。过去党史界、军事界没有人这样分析越南战争,我从这个角度分析,我想大家看完之后应该也会认同。”

  刘源所写的《梦回万里 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这本书尽管我还没有看,但是我对刘源说他爹是越南战争指挥者的这个观点不仅不会认同,反而还要嗤之以鼻。

  搞清谁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首先就要搞清什么是越南战争。

  越南战争,是指一九六五年至一九七三年间发生在印度支那半岛上的一场战争。越南战争是美国和国际上的通常叫法,越南自己称之为是抗美救国战争。尽管这场战争的主要交战双方是美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北越),但是由于这场战争同时也涉及到了老挝、柬埔寨、越南共和国(南越)以及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因此这场战争也被称为是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而要厘清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的由来,首先要了解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

  日本投降后的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胡志明领导的越南独立同盟会(由印度支那共产党改名而成)在河内宣告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国。不久,法军在英军和美军的支持下,卷土重来,占领了柬埔寨、老挝和越南的大部分地区并扶持前越南皇帝保大在西贡建立了越南临时政府这一傀儡政权。胡志明领导的印共(一九五一年,印度支那共产党改称越南共产党)武装力量,只好退到与我国接壤的北部山区坚持抗战。一九五○年一月,越南最高领导人胡志明亲自到我国来请求军事援助。然而当时毛主席正在苏联访问,于是胡志明马上追到了莫斯科,向毛主席当面介绍了越南抗法救国的斗争形势并请求我国对越南提供军事援助并派军事干部协助越军的军事指挥,毛主席当即便答应了胡志明的请求。在我国给越南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并帮助越军进行了整编和训练之后,从一九五○年九月十六日进攻东溪开始,在我党派驻越共中央的代表陈赓及我国军事顾问团的协助指挥下,越军发起了边界战役。到十月中旬,边界战役以越军大获全胜而结束。越军在边界战役期间,共歼灭法军八千多人,打通了一千多公里长的中越边界,解放了越南北部的五个市和十三个县,为后来越军的战略反攻奠定了基础。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的一九五○年的十二月二十三日,美国为了从南方牵制我国,于是和法国签订了《美法相互防卫协定》。美国因此不仅向法国在越南的占领军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而且还更是派出了军事顾问团。

  从一九五一年春季开始,在我国军事顾问团的协助下,越军开始了战略反攻。一九五四年五月七日,越军发起的奠边府战役胜利结束,越南的抗法战争取得了最后胜利。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一日,参加日内瓦会议的我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越南民主共和国、越南临时政府(当时法军还占领着的南越)老挝和柬埔寨达成了法军撤出印度支那半岛,恢复印度支那半岛各国独立的协议,参会的各国除美国外,全都在会议达成的《关于在越南停止敌对行动的协议》、《关于在老挝停止敌对行动的协议》、《关于在柬埔寨停止敌对行动的协议》和《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上签了字。一九五六年四月,法国占领军从越南南方全部撤走。根据日内瓦会议的规定,南北越以北纬十七度线为界。

  越南的反法抗战,在国际上被称作是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因为当时法国不仅占领了越南,而且也占领了老挝和柬埔寨。而当时的老挝,也成立了以苏发努冯亲王为总理的寮国抗战政府,进行了反击法国占领的抵抗。

  自法军还没有完全从南越撤走的一九五五年二月开始,美国就接手了以前由法国进行的对南越伪军的训练。一九五五年十月二十六日,保大的越南临时政府的首相吴庭艳组织了一场全民公投,废除了保大的王位,成立了越南共和国,吴庭艳当选为第一届总统。

  吴庭艳在掌握政权之后,随即就开始了镇压共产党人和其他反对派的行动。一九五九年,北方的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决定武装推翻南方越南共和国,于是派遣了大量的军事人员潜入南方,组织发展武装力量,发起了武装推翻越南共和国伪政权的斗争。

  一九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在越南共和国西宁省朱城县的反抗武装控制区,召开了越南共和国国民大会,大会决定成立有二十多个派别组成的,由受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领导的阮友寿为中央委员会主席的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

  尽管有美国提供的大量军事援助,然而由于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有北越的全力支持,因此越南共和国在军事上越来越被动。为了扶持越南共和国这一伪政府,一九六一年五月,美国向南越派遣了特种作战部队并增派了军事顾问,在南越开始了特种作战并出动空军直接支援南越军队的作战。

  到一九六四年,由于北越的全力支持,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领导下的解放军已经发展到二十余万人,解放了越南南方五分之四的国土和三分之二的人口,美国在越南南方进行的特种作战濒临失败。于是,美国精心策划了“北部湾事件”,开始出动空军对越南北方进行‘饱和轰炸’并派出陆海空的大量作战部队进入越南南方,直接参与作战,从而导致越南战争、也就是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全面爆发并逐步升级。而自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之后,北越也开始派遣成建制的部队进入南方,直接与南越的军队和美军进行作战。

  一九六五年四月初,受胡志明主席的委派,越南劳动党(原越南共产党)第一书记黎笋和国防部长武元甲带领越南党政军代表团来我国求援,要求我国向越南派出一些支援部队。四月八日,身居中共中央副主席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要职的刘少奇奉毛主席之命,代表我国的党和政府,与越南代表团进行会谈。由于毛主席已经决定我国要全力援助越南,因而在会谈中,刘少奇慷慨地向越南方面这样表示到:“这是我们中国应尽的义务,中国党应尽的义务。我们的方针就是,凡是你们需要的,我们这里有的,我们要尽力援助你们。你们不请,我们不去。你们请我们哪一部分,我们哪一部分去。”在这次会谈中,中越签订了向越南派出我国支援部队的有关协议。

  为了统一组织支援越南和统一处理有关援越的涉外事宜,根据毛主席的指示,以周恩来总理为首,由中央、国务院和军队有关部门组成“中央国务院支持越南小组”。这个小组由外交部、铁道部、交通部、邮电部、物资部、外贸部、经委、计委、对外经委、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海军、空军、铁道兵、工程兵、总参作战部、军务部、装备部、军交部、通信部、情报部等二十一个单位的有关负责同志组成。据此,中国人民解放军赴越南北方执行援越抗美任务的准备工作全面展开。中国人民解放军各总部机关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定,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援越部队的组建、开动和任务等工作。四月十八日,总参谋部下达了援越工程、铁道部队预先号令,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工程队”,赴北越执行抢修、改建铁路,构筑国防工程和修筑机场的任务。

  从一九六五年六月至一九七三年八月,我国先后派出了高炮、工程、铁道、扫雷、通讯、后勤等部队,总计三十二万余人,最高年份达十七万余人,轮番在越南北方执行防空、筑路、保护交通线、构筑国防工程、扫雷及后勤保障等任务,为越南取得抗美救国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派出大批支援部队开赴越南北方进行抗美援越的同时,为了坚定和鼓舞越南人民抗击美国侵略者的决心与斗志,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在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于七月十七日发布了要坚决抗击美军侵略的《告全国同胞书》之后,奉毛主席和中共中央之命,刘少奇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主席声明。在声明中,刘少奇豪迈地宣告:“我代表七亿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庄严声明……中国七亿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中国辽阔的国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在中越以及老挝和柬埔寨等各国军民的坚决抗击之下,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七日,参加解决越南战争问题的美国、越南、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和越南共和国的代表在法国首都巴黎签订了《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随后两个月内,在南越的美军作战部队全部撤出。至此,越南战争、也就是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宣告结束。

  越南原是我国的属国,一八八五年结束的中法战争之后,越南被法国占领并沦为了法国的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越南又被日本占领。日本投降前后,胡志明领导的越南独立同盟会在越南开展了“八月革命”并建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一九五○年一月十五日,印度支那共产党(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布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决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三天后,正在苏联进行访问的毛主席得知了这一消息,于是马上指示此时也在苏联进行谈判的我国政府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理回电,宣布我国与越南民主共和国正式建交。此后,不管是在抗法战争期间,还是在抗美救国战争时期,越南都得到了我国的大力支持,从此中越两国结成了“同志加兄弟”的血盟关系。然而尽管同是信仰共产主义,尽管是忠实地履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义务,尽管我国的最高统帅毛主席和越南的最高领导人胡志明还有着深厚的个人友谊,但无论是在抗法战争期间,还是在抗美救国时期,毛主席也从来没有越俎代庖,直接指挥过越南的军事行动。即使是有了一些好的建议,毛主席也总是通过我国派往越南的军事顾问团或是中越两党之间的联络部门,向越南方面转告。特别是一九五○年七月至十月,在越军筹备和发起边界战役期间,毛主席关于如何进行作战指挥的十份电报,就都是以建议这样的方式发给越方或是我国军事顾问团的。

  衡量一个人能否够得上是一场战争的指挥者,那就要看这个人在这场战争中居于什么样的地位了。

  战争不同于一次战役或是一场战斗,战争是敌对的国家、民族或是军事集团之间相互使用暴力而进行攻击、杀戮的行为。因此不管是主动挑起战争的行为,还是被迫应战,都只能是由最高统治者或是统治集团来决定的。“七•七事变”之前,尽管我国的政治形势那么复杂,尽管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那么鲜明,尽管中国工农红军的抗日决心那么坚定,尽管全国人民要求抗日的呼声那么高涨,尽管全国各界要求抗日的愿望那么强烈,尽管国民党内部也不乏主战派,但是由于蒋介石这个最高统帅不允许,所以全国的抗战,就是开展不起来。

  当年,不管是抗法援越,还是抗美援越,都与抗美援朝不同。抗美援朝,尽管我军只是以志愿军的名义入朝参战的,但是我军却不仅是公开参战,而且参战的部队更是整建制地改称志愿军入朝作战,因此我国是朝鲜战争名副其实的交战国。特别是抗美援朝战争,我国既有毛主席这样坐镇后方的最高统帅,也有彭德怀这样亲冒矢石的前敌总司令。而抗法援越,我国只是向越南提供了大量的枪支、火炮、弹药、粮食、药品和通讯器材并派遣军事顾问团协助越军的指挥,因此我国不能算是交战国或是交战的一方;抗美援越期间,尽管我国向越南派出的部队有三十二万人之多,但是我军却没有组建诸军兵种合成的能够独自遂行作战任务的部队与美军或是南越伪军直接交战。我军的援越部队只是在越南的后方,执行了后方的防空、扫雷、战勤保障等任务。所以抗美援越,我国也算不上是参战国。即便在越南战争中我国算得上的参战国,那么指挥者,也应该是最高统帅毛主席才对。不具备上述的两个必要条件,刘源是怎么梳理出的越南战争的指挥者,就是刘少奇呢?刘少奇像毛主席在越南边界战役期间发给越共中央或是陈赓的就如何进行作战指挥提出建议那样的十份电报,刘源梳理出了几份?也许刘源梳理出的刘少奇不是越南战争中我国或者越南一方的指挥者,那么刘源能否梳理一下,刘少奇有没有可能是美国或是南越傀儡政权一方的指挥者呢?

  不用说指挥一场战争,就是指挥一场战役,也是一个庞大而繁杂的工程。仅是在越南边界战役期间,就军事指挥的问题,毛主席就给越共中央或陈赓发去了十份建议性的电报。然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的访谈中,刘源就他爹是如何指挥越南战争的这个问题,却只含含糊糊地“梳理”出了这两个依据。第一:“当时毛泽东、周恩来在苏联,胡志明徒步十七天,找到中国,中国答应援助他们,刘少奇负责,”第二:“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刘少奇还在天安门广场的十万人集会上,发表《刘少奇主席声明》:‘我代表七亿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庄严声明……中国七亿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中国辽阔的国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

  刘源用“当时毛泽东、周恩来在苏联,胡志明徒步十七天,找到中国,中国答应援助他们,刘少奇负责”这样含混不清的表述方式来说明他爹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

  刘源在访谈中说胡志明“找到中国”时,“毛泽东、周恩来在苏联”,“中国答应援助他们,刘少奇负责。”

  一九五○年一月胡志明秘密来我国请求军事援助时,毛主席和周总理的确是在苏联访问并进行缔结《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的谈判而不在国内。于是胡志明马上就追到了莫斯科向毛主席当面介绍了越南抗法救国的斗争形势并请求我国对越南提供军事援助并派军事干部协助越军的军事指挥,而毛主席也当即答应了胡志明的请求。然而刘源为了把他爹打扮成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于是就只能采用这种虚虚实实、真真假假、遮遮掩掩、含糊不清的手法,来混淆历史的真相了。

  胡志明到我国来请求军事援助,只能是向我国的当家人请求。而那时我国的当家人,是毛主席。尽管当时毛主席在苏联访问,而党的第二号领导人刘少奇临时负责国内的工作,但那不过就是“奶妈抱孩子”。而像对外进行军事援助这样的军国大事,刘少奇是做不了主的,而只能随时向毛主席汇报。对此,胡志明也是知道的,于是这才马上就追到了莫斯科。对这段史实,刘源知道的比别人清楚得多,但是为了为了把他爹打扮成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于是刘源就只能采取“中国答应援助他们”这样含混不清的手法了。因为从逻辑上讲,刘源的这种手法也还说得过去。不管是谁做主,毕竟是我们中国向越南提供的军事援助,而刘源他爹刘少奇不仅也是中国人,而且还是当时中国共产党的二把手。只是为了突出他爹,随后刘源就又采用“刘少奇负责”这样确切的说法了。

  中国答应了他们什么?刘少奇又负责什么,刘源没敢说,一说就露馅了,于是就一扯扯到了一九六六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声明》上。只是作为中国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可以代表中国人民公开表示要援助越南,但却不能表明他就可以指挥越南。偷换概念,掺杂使假,沾边就赖,含糊其辞,大言不惭,移花接木,掐头去尾,狗尾续貂,是刘源在吹爹时的一贯手法。

  从刘源对他爹刘少奇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这段描述来看,刘源是把两次印度支那战争合为了一体。而刘源之所以要把两次印度支那战争混为一谈并还东拉西扯地“做了梳理”,就是因为他爹在胡志明来我国求援的时候,由于毛主席和周总理正在苏联进行访问与谈判不在国内,而以国内职务最高的领导人的身份,接待过胡志明。

  一九五○年一月,胡志明秘密到北京来求援。两国之间的交往,只有最高领导人才能定夺。胡志明来中国求援时,毛主席和周总理正在苏联进行访问与进行缔结《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的谈判。而国内的事务,因为五大书记之一的任弼时身体不好,而由刘少奇和朱德负责。然而军事援助越南的问题,不只是中越两国之间的问题,而且还更牵涉到侵略越南的法国,所以刘少奇不敢做主,而且他也做不了主,因而只得去电报向毛主席请示。特别是当胡志明得知毛主席正在莫斯科访问,而刘少奇和朱德也不是能够决定是否向越南提供军事援助这样国际间大事的人,于是便在北京稍事停留并和刘少奇进行了简单的商谈,然后马上就到莫斯科去面见毛主席与斯大林了。

  在莫斯科期间,当毛主席听了胡志明对越南抗法战争的形势介绍并希望我国对越南进行军事援助并向越军派遣军事干部以协助越军进行军事指挥的请求后,当即就答应了胡志明。毛主席访问苏联结束后,胡志明也搭乘毛主席的专列与毛主席一同回到北京。而在以后毛主席与胡志明的会见中,不管是刘少奇也好,还是朱德也罢,也就只剩下陪同的份了。一九五○年四月,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以韦国清为团长的派赴越南的军事顾问团。同年七月,中共中央又应胡志明的请求,派陈赓以中共中央驻越共中央代表的身份到越南,协助越军最高层指挥作战。

  在抗法援越和抗美援越战争期间,中共中央副主席和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协助毛主席或是经毛主席的授权做一些像发表个主席声明等具体的工作,这是他的分内之事。可是如果说刘少奇就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这也太离奇了吧,刘源是不是在开国际玩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抗美援朝,意想不到的真相(2018.8新版)
  2. 何新:炒家折断了亚当斯密那只看不见的手
  3. 杨斌:美国突然翻脸制裁俄罗斯背后的腐败黑幕
  4. 去工业化真可怕:这个国家曾有世界射程最远榴弹炮,如今辉煌不再
  5. 3年,一个中国农村家庭的分崩离析
  6. 不管红芯、汉芯,都是一颗黑心!
  7. 如果这不是战争,那还有什么是战争?
  8. 国企医院改革,2000家医院即将私有化,未来看病更难更贵
  9. 坚持不懈地努力工作,掀起更加广泛深入的“毛泽东热”
  10. 国家利益or个人利益?孙杨的口水战在这个国家成了内战
  1. 郭松民 | 乘坐“修正集团号”高铁偶感
  2. 房价、房租涨完了,下面涨什么?
  3. 张志坤:究竟谁会向美国举手投降
  4. 当前中国社会结构发生的急剧变化
  5. 毛泽东心中的一件痛事
  6. 绝不做一个看人民受难的旁观者——魏巍之女回忆父亲生前事
  7. 抗美援朝,意想不到的真相(2018.8新版)
  8. 国民党隆重纪念“823金门炮战”意欲何为?
  9. 张志坤:由中情局每周汇报中国情况说起
  10. 杜聿明为什么会在淮海战役中被俘?听话比打胜仗更重要
  1. 卖油条的大爷与县长的对话,让人震惊!(深度)
  2. 老田 | 邓朱积累体制的有机组成部分:简要回顾四十年来“地方政府公司化”的塑造过程及其后果
  3. 张玉凤谈毛泽东临终,一点都不糊涂
  4. 张志坤:伊朗朝鲜联袂演小品,精彩好看
  5. 乌有之乡拟于近期在深圳举办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活动
  6. 中产阶级,你为什么不满?
  7. 辽宁王忠新:坦赞铁路兴衰带给人们的思考
  8. 王立华: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
  9. 郭松民:胡鞍钢“罪”在何处?——评《解聘(除)胡鞍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和教授职务呼吁书》
  10. 周新城:不要把违反宪法的言行当作成绩来夸耀
  1. 绝不做一个看人民受难的旁观者——魏巍之女回忆父亲生前事
  2. 爸,快来看上帝!
  3. 郭松民 | 乘坐“修正集团号”高铁偶感
  4. 爸,快来看上帝!
  5. 3年,一个中国农村家庭的分崩离析
  6. 国企医院改革,2000家医院即将私有化,未来看病更难更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