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主席和江青都是“月光族”——开国领袖工资揭秘

秦明 · 2019-03-18 · 来源:红色江山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从这些小事,我们可以看到新中国第一家庭的本色:率真而不随意,节俭而不刻意表现,“捉襟见肘”却绝不利用身份搞特殊化、以权谋私,这是真正的有血有肉的共产党人的本色。

  前些年,历史虚无主义盛行。各类媒体竞相传播毛主席亿元稿费的谣言,而某些老人的回忆录也想当然地认为那时毛主席的工资是全国最高的,真相是怎么样的呢?

  毛主席的工资是什么水平?

  1955年,国家公务人员结束供给制和工资制并存的双轨制,开始执行等级工资制。以周总理为首的领导小组开始编制工资方案,按照国务院第一次拟定的工资方案,行政级从1级到24级,一级是军委主席毛泽东(大元帅)600元;二级是副主席、总理,550元,包括朱、刘、周等;三级是元帅,500元,包括陈、邓和各位元帅……方案呈报到毛主席那里,他在看后说:“我看不妥,这样不利于团结,贫富差距要缩小嘛!”其后,在一次会议上,毛主席又说:“你们让我当大元帅,是把我放在火炉子上烤我呀!一级干部就我毛泽东一个人(实际上还有宋庆龄),你们都是二级、三级,我毛泽东太不够意思、太不够朋友!我把一级让给马克思、恩格斯,把二级让给列宁、斯大林,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三级干部。”

  于是,周恩来等又想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原划分的24个行政级别未变,工资稍有改动。最终的方案是:一级594元,二至五级依次为536、478、425、387元。级与级之间最多相差50多元,最少只相差5元。

  这套等级工资制是从老大哥苏联那里学来的,毛主席虽不满意;但也很无奈。1956年苏共二十大后,苏联模式的弊端日益暴露,毛泽东在八届二中全会上又对等级工资制提出了批评:“现在高级干部拿的薪金和人民生活水平相比,悬殊是太大了,将来可以考虑减少一些薪金。”国务院据此迅速拟订了降薪方案:党政高级干部,即行政十级以上干部全面降薪。降薪后,行政一级降为504元;二级降为454元;三级降为405元。

  三年经济困难时期,陈云带头提出给自己降级、降薪,毛主席拍手称好,说:“要降,我们一起降嘛!与全国人民共渡难关!”1960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出通知:三级降12%,四级降10%,五级降8%,六级降6%,七级降4%,八级降2%,九至十七级降1%。毛泽东、周恩来主动把工资降到三级,统一调整为404.8元,自此直到毛泽东、周恩来等去世,这个标准就一直未动。

  而实际上,开国领袖们的工资在当时也并不是最高的。

  对于统战对象——担任重要职务的非党人士,更是有所照顾,待遇甚至略高。最突出的事例是宋庆龄,被评为行政一级;著名侨领陈嘉庚和民主人士章伯钧均为行政三级。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后来在《往事并不如烟》一书中,回忆她家在新中国的苦难生活:一位朋友“在章家做客时,看见卫生间里的毛巾已经形如带鱼,遂送来新的,敦促更换——‘一条毛巾顶多只能用两周,不能用到发硬’。”

  北大教授孔庆东曾对章诒和所忆叙的生活方式大加抨击:“……我们家毛巾是工厂发的,是社会主义给的福利品,一年发两条毛巾,我爸发两条,我妈发两条。而他说毛巾要天天换,不然过的不是人的生活,床单是每天一换,洗的很白。书里边赞美很多东西,都是不自觉流露出来,在我看来都是有问题的。”

  20世纪60年代的一份《对于“高薪阶层”的调查报告》展现的事实更是令人乍舌:当时京剧演员周信芳月工资1760元,马连良月工资1700元,而“国家队”的文艺一级月工资为360元左右……

  公私合营以后,资本家出身的管理人员工资也是很高的,江苏省副省长刘国钧(原是常州市私营大成纺织品公司总经理)月工资1000元,每月还有车马费200元。上海建华毛纺织厂厂长王介元,月工资1676元……

  真要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毛主席和周总理付出的辛劳比这些人不知多多少倍;工作的重要性及贡献那真是一个如皓月、一个如萤火虫。只能说,共产党待这些民国遗民真的不薄。遗憾的是,毛主席逝世以后,这些人及他们的后人却大喊“迫害”。

  毛主席的工资为何会“月光”

  当时城市居民每人每月的平均生活费仅为八九元,三四十元的月工资能养活一个五口之家。按这个标准,领袖们的工资也不算低;但由于各种原因,他们的生活并不宽裕。读过毛主席遗物故事的朋友都知道,毛主席的生活是非常节俭的,一件睡衣打满了补丁——这倒不是毛主席为了形象刻意为之。而是领袖人物的社会关系,决定了他很多开支是必要支出,如此便捉襟见肘了。

  吴连登,1964年至1976年在毛主席家任管理员。据他回忆,毛主席每月的固定开销包括党费10元;他的房屋包括家具全是租用的,一月费用84元;两个孩子的学费,原来每人15元,随着物价上涨,提高到每人30元;江青还有一个姐姐住在这里,每月生活费30元,也由主席支付;冬天还要付取暖费30多元。大约固定花销为200元。

  毛主席家里的几大开支,吃饭大约每月100元左右,吴连登说:“哪怕是从中南海供应科拿回一棵菜,也要付钱。主席还有很多民主党派的朋友,请黄炎培、章士钊他们,也是主席自己掏钱。”

  毛主席唯一在生活上有要求的,就是烟和茶。抽烟要花去100元,还有几十元的茶叶。吴连登说:“茶叶,主席一直喝龙井;但抽烟,却让我们费尽了心思。”“主席战争年代抽过旱烟,抽过从国民党缴获的纸烟和其他杂牌烟。解放后,还抽了几年的三五牌香烟,也抽过中华、熊猫。1969年,主席对雪茄产生了兴趣。”“有一次,主席在游泳池召集领导开会,旁边坐着的李先念抽着雪茄烟。主席总是看他,眼巴巴地看着。一般开会没人给主席递烟,李先念那天给了主席一根。主席接了过来说,‘先念啊,你抽这么好的烟,也不告诉我。’”

  毛主席的这个微妙举动引起汪东兴的注意,考虑到抽烟对毛主席身体没有好处。汪东兴就悄悄安排四川卷烟厂把生产的柳烟和中药材结合,制成雪茄供毛主席抽。这个烟有两个最大的特点,第一个就是烟里面虽然加了中药,但味道与熊猫牌差不多,这样不会引起主席的反感,从而不抽这种烟,第二个就是这种烟有润肺的功能。

  1972年3月,特制的第一盒雪茄送到毛主席桌前,毛主席看着雪茄道:“给我抽雪茄干什么?我听说一根雪茄好几块钱,我不搞资本家那一套,你拿走!”毛主席十分严肃的对汪东兴道。汪东兴才把事情的原委解释清楚,毛主席得知这个并不是真正的进口昂贵雪茄才接受了这种烟。这个烟也是毛主席按照实际价格用自己工资购买的。这种烟的戒烟效果确实很好,本来毛主席一天抽两盒,后来变成一天一盒、三天一盒,最后完全戒烟。这个事后来却成为污蔑毛主席搞特殊化的证据。

  类似的事情还有湖南生产的“毛瓷”。对中国传统文化十分精通的毛主席,偶尔也会流露出对瓷器的品评。这个小举动被湖南地方官员看到,便安排专门烧制了一批很高档的瓷器要送给毛主席,毛主席得知此事以后十分愤怒,后来此事才作罢。

  “上有所好、下必趋之”,对于下级官员阿谀奉承的行为毛主席是十分反感、强烈反对的,搞特殊化更是毛主席所不能容忍的。但毛主席逝世以后,出于非毛化的需要,毛主席“御用”的什么什么的故事却被频繁地捏造出来。

  江青最大的支出是摄影

  据1968年1月毛主席的一份家庭生活收支账目,他的日常支出一栏列有:“月房租费125.02元;12月、1月党费40元;日用消费品92.96元;液化气9.6元;伙食659.13元。”从收支上看,毛主席加上江青的工资,“第一家庭”算是“月光族”。当然,除了工资,毛泽东还有一项大收入,就是稿费,他本来是有权支配的;但这个稿费是存在中办特会室的名下,多用于公家的事务,毛泽东的日常开支,还是自己的工资。毛主席逝世后,这些稿费分文没有留给自己的子女,而是上交给了国家。

  据吴连登回忆,毛主席与江青花钱上实行AA制,各花各的钱,各记各的账。吴连登说江青最大的支出是购买摄影器材和冲洗胶卷。“江青经常让我去给她改一些衣服。没钱的时候,她也会把白色的衣服染成灰色,过段时间又染成黑色来穿。有人说江青拿牛奶洗澡,我负责采购,没有买过那么多牛奶。江青当年用过的比较奢侈的东西就是发胶,只有友谊商店可以买到。”

  至于江青的摄影纯属个人爱好,实际上也算是有所成就了。但她这个爱好却并没有侵占国家一分钱物资,而是消耗了自己大部分的工资。

  提到江青摄影,人们自然而然会想到她拍摄的《庐山仙人洞》,毛主席专为这幅作品配了一首七绝诗:“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这首诗在文革时期,还被谱上曲,广为传唱耳熟能详。由此,《庐山仙人洞》这幅作品也深深地印在人们的记忆里,成为一幅传世之作。还有一幅作品,江青给毛主席在庐山拍的半身像,毛主席坐在藤椅上,自然放松随意,拍出来的照片,就像从真实生活中随意提出来的影像,摄影者与被摄者之间的那一份默契,是所有的专职摄影师是无法办到的。这幅作品取名为《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主席》,并在杂志和报纸上频繁刊发,人们对这幅作品的印象极深,这幅作品就成了江青的代表作。

  1961年夏季,江青在庐山拍了很多照片,回到北京之后,她急着想找一位摄影老师,给自己拍的片子提提意见,指点指点,后来中国摄影学会主席、《中国摄影》杂志编委石少华充当了江青学摄影的老师。石老师针对江青的习作,既有肯定又指出了不足,并对下一步如何改进和提高,提了一些建议和要求。在众多的习作之中,石老师发现一张花卉照片,这张照片是夏季太阳西斜时拍摄的,黑白灰影调处理非常得当,画面从低调过渡到高调舒缓自然,除了画面下方有一片叶子上的光,容易分散观者的注意力外,整个画面布局合理干干净净。石老师马上调集底片,再由暗房的高级技师精放,在石老师的大力提携下,这张取名为《温馨玉洁》的花卉照片,刊发在《中国摄影》1961年第六期上。

  《温馨玉洁》是江青迈入摄影界的发轫,这幅作品的发表,让江青看到了自己的作品除了自娱自乐之外,还能服务于大众,由此,她的创作热情一发而不可收。

  由于江青的特殊身份,不便公开姓名,所以她发表的摄影作品均由曾用名和笔名代替,以李云鹤的名字发表作品,在《中国摄影》杂志上,前后仅出现过三次。从1963年开始,江青又改用“李进”的笔名发表作品。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江青又换成“大海”和“峻岭”的笔名发表作品。江青从影以来,拍摄的题材非常广泛,花卉、人物、风光、工业、农业、军事等等,她为了拍摄农业题材,在山西大寨一蹲就是十几天,由于她是名人中的名人,不便以平民身份出没于大街小巷,否则,她肯定会拍摄一些纪实题材的作品。

  结语

  毛主席抽烟、大方款待朋友,江青酷爱摄影,这花去了第一家庭不少工资。但从这些小事,我们可以看到新中国第一家庭的本色:率真而不随意,节俭而不刻意表现,“捉襟见肘”却绝不利用身份搞特殊化、以权谋私,这是真正的有血有肉的共产党人的本色。毛主席逝世以后,他的子女也继承了良好的传统,在纸醉金迷的市场大潮中,并没有利用毛主席的威望去下海经商、发家致富,而是真正做到了安守清贫,做一个普通人,与人民群众始终保持在一起。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