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中央档案馆三位老专家对西路军渡河问题的材料的校评

田逢禄等 · 2019-04-01 · 来源:双石茶社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们的头脑尚清楚之际,整理出这份材料,以备查阅,略偿我们做为档案工者的应尽的职责。

关于西路军渡河问题的材料校评

  田逢禄  耿仲琳  齐得平

  【田逢禄】,1923年5月13日生于河北省平山县郭村,1939年1月参加革命,1946年2月入党,毕生从事档案工作。参加中央会议速记工作12年,参加《毛泽东选集》注释校订4年;主编《中央文件汇集》(馆存本)50余册;参加主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参加《毛泽东年谱》撰稿,离休前任中央档案馆办公室主任。著有《兰台稿存》汇编。

耿仲琳(已故)

  【耿仲琳】,原名朱广恒,辽宁辽阳半山村人,1926年出生。1944年参加革命,1945年任辽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省中苏友协执委,1946年入党。解放战争期间为《辽南日报》随军记者;1949~1951年为《新农村》编辑;195~1953年在中宣部干部培训班学习;1954年任东北局直属机关党办副主任;1955~1958年任曾三秘书。1959~1961年任《档案工作》编辑;1961~1965年在高级党校学习。文革期间,在江西“五七”干校劳动十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回中央档案馆任党史资料研究室副主任,主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90年离休。2015年1月12日凌晨在北京逝世,享年89岁。

齐得平

  【齐得平】, 1933年生,河北平山人。1950年到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处做档案工作。1961年起专做泽东、刘少奇手稿的保管和研究。中央档案馆研馆员,曾任手稿科科长,中共中央档案资料保管副处长,利用部副主任。参加了《毛泽东书信手选》、《毛泽东题词墨迹选》、《毛泽东手书古诗选》的编辑。发表有《亲切的回忆深情的嘉勉》、《诚挚的友谊》、《谈毛泽东书信的收集》等章。

  我们不同意关于西路军渡河问题对《毛选·注释》和《中共党史》的修改。我们的头脑尚清楚之际,整理出这份材料,以备查阅,略偿我们做为档案工者的应尽的职责。

㈠这份电报需鉴定

  这份电报需要鉴定和诠释。请看电文:

  中央军委及贺、任、关、刘、徐、陈:

  甲、控制西兰大路十月份在我手中之任务已大体完成,三十军渡河成功,开辟了执行新任务的第一步胜利。

  乙、我们的意见:

  一、一方面军将来主[尔后]要在金积、灵武、中宁、中卫段渡河,以从五堆子渡河为次要,必要时可从五佛寺渡河。

  二、从五佛寺出中卫,或经蒙古包去取定远营,一则地[形]较窄,一则[须]四天露宿[路程]似不便,以由宁夏附近去取定远营为好。

  三、我军若以一部在海、固线以南活动可,[应]可维持较宽[少]活动区。若让海、固线给东北军,可缩小胡敌进攻正面,发生阻挡胡敌前进作用。究以何者为宜,上述三点[须]请中央军委指示。

  丙、纲领:

  根据中央军委大[前]次关于战略方针指示,我三个方面军在这一时期以占领宁夏地区,扩大甘北活动地区和尽量巩固陕甘宁赤区以及维持[和]扩大活动[西兰大道的北广大]地区,吸引胡、毛、王、关诸敌于西兰大路一带,接通远方,争取抗日统一战线的公开形成为战斗(略)目的。

  丁、布置:

  一、、四方面军布置[部署]我们原则上同意徐、陈二十四日电所提意见,四方面军主力应速渡河抢占一条山、五佛寺、永登、红城堡、古浪一带地区[]在控制五佛寺渡河点在我手中,和对由兰州北进敌为有力之拒[扼]止。留出一部机动部队,于一条山、五佛寺之线,以便将来[必要]时协助一方面军在中卫、灵武段渡河。[在][]岸郭城驿前线部队,尽量迟滞[]吸引会宁方向之敌,该掩护部队将来[均]必须渡河,其[]一部可于掩护任务完成后,在靖远下游至五佛寺段渡河。

  二、二方面军除四师向七营开进接替一方面军任务,另外主力应以海原东二十里之马营和其之靖西、安州为重点,组成若干支[牵制]队,在硝河城、将台堡、王家河、新营、赵化川、孙家原一带为有力之活动,目前应尽量保持单家集、平峰镇在我手中。该军目前部署,当面敌情,地区情况应否经常电告。该军应设法吸引敌人于自己阵地前方,如敌不进,应在海、固直到西兰大路这一地区开展工作,情形适应以运动防御迟滞之。

  三、一方面军主力应速集结同心城、关桥堡地区,准备渡河技术,其在海原附近之七十五师应候二方面军接防后开始归还建制。

  戊、上述任务约于十一月十七号前完成,执行方法,另以个[分]别命令指示之。

  关于政治军事[纲领],对内对外各项工作,仍按照中央关于十月[份]作战纲领电所指示继续执行。诸同志有何意见,请即电告。

  朱、张、彭

  廿五日十六时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长征时期》之839~840页。错字漏字很多,“口”内为错漏,“[]”内文字为我们所校对订正。而一方面军渡河时间,把原电之“尔后”二字改为“将来主”三字;把表示四方面军渡河部队范围的“均”字,改“如”字,大大弱化了“全军西渡”的原意,似乎是蓄意篡改。)

  经考查,这个电报的作者只是张国焘本人,其内容与中央的战略决策相反(中央要打他要走),张国焘是盗用了朱德和彭德怀的名义。

  当时(10月22日)蒋介石已到西安督战,敌毛炳文、王均、胡宗南等部,正由南向北大举进攻。张国焘上述电文表明,在他看来,“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此外别无出路。他打着“宁夏战役”的幌子,来兜售其逃跑主义的路线,引诱红军走入歧途。可是,张国焘的算盘和伎俩,如何能逃过毛泽东的慧眼,毛泽东看过张国焘的电文,立即(10月26日21时)打电报给彭德怀,指出:“国焘有出凉州不愿出宁夏之意,望注意。”这也就是说张国焘以“宁夏战役”为名,实际上是避战逃跑。彭德怀随后(10月27日)给毛泽东、左权、聂荣臻电,把问题说得十分清楚了:

  毛左聂:

  甲、犬帅以各种方法使我不能与徐陈见面并破坏打击蒋敌停止追击的计划,更企图将总部移乾盐池抬堡使育英不能与其他干部会谈。

  乙、西北局有剧烈斗争,朱德、傅忠,陈昌浩三同志拥护中央,张全无进步代表了一条明显的取消主义道路。

  丙、本日决去找徐陈面谈。

  丁、前二十五日前以朱张彭三人发电给徐陈贺任,发后才给我看,一种阴谋的强奸式的,以后联名电报作为无效。

  彭德怀

  彭德怀上述电文中的“朱德同志拥护中央”、“发后才给我看”等文字,明确无误地澄清了10月25日16时朱、张、彭联名电乃是张国焘盗用朱、彭名义的“一种阴谋式的”行为,只能代表张国焘个人不能代表“红军总部”。所以,我们在使用这个电报时必须知道这些情况,否则便会上当。

  中央的正确决策同张国焘的避敌退却是泾渭分明的。事情该多么之凑巧,恰是同一天,中央发出了击破南敌的如下电报:

  击破南面之敌的部署

  (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

  朱张,彭并致贺任,徐陈:

  甲、根据敌向打拉池追击及三十军已渡黄河的情况,我们以为今后作战,第一步重点应集注意力于击破南敌,停止追击之敌。我处南北两敌之间,北面作战带阵地战性质,需要准备两个月时间。不停止南敌,将使尔后处于不利地位。第二步重点集注意力于向北。

  乙、因此,部署应如下:

  ㈠以九军以外之一个军接三十军渡河后,两军迅速占领黄河弯曲处西岸头卢塘、三眼井堡、大营盘、大塘驿地区之枢纽地带及向中卫方向延伸,侦察定远营与中卫情形,准备第二步以一个军攻取战略要地之定远营。

  ㈡四方面军除渡河之两个军外,尚余以九军为中心三个军。二方面军除派赴七营部队外,尚余其主力。对南敌不须多加抵抗,如在若干天内逐渐集结于打拉池南北地区,对敌则坚壁清野,谤其深入,对我则构筑阵地,鼓励士气,待敌前进时消灭其三、四个团,即足以停止南敌矣。

  ㈢一方面军之主力于四方面军两个军控制河西枢纽地带后开始行动,以突然手段占领金积、灵武地带。徐陈拨造船技术队二分之一或更多些附属之,迅速造船准备渡河。

  ㈣在南敌确实受严重打击后,第九军从中宁渡河。此时整个战局进入以北面为重点之第二步,而以四方面军之两个军与二方面军全部防御南敌。

  如何盼复。

  毛  周

  十月二十五日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抄件刊印。

  “我们以为今后作战第一步重点应集注意力于击破南敌。”这才是中央正确的决策。前引彭德怀电文中的“朱德同志拥护中央”,说的就是拥护中央“击破南敌”的英明决策;说“大帅(张国焘)以各种方法……破坏打击蒋敌停止进击的计划。”“代表了一条明显的取消主义道路”,指的也就是张国焘对抗中央“击破南敌”的英明决策。

  张国焘在电文中说:“我们原则上同意徐、陈二十四日电所提意见,四方面军主力应速渡河……”。这里需要摘引徐、陈二十四电文:[]

  “渡河成功时,九军三十一军尾三十军后渡河,以一个军向兰州方向活动,以两个军向一条山、五佛寺、宁夏方向发展。四军在马家堡、干沟驿抗敌,节节后退。五军位郭城驿并封锁靖远。而后五、四军续渡北岸。”“建议一、二方面军另由靖远以北抢渡。”

  这是全军西渡的意见,已与《十月份作战纲领》完全脱离。在三十、九、五军已经西渡黄河后,1936年10月30日,张国焘又挟四、三十一军渡河,在离渡河点四华里的地方受胡宗南部阻击,渡河未成。后来敌人封锁日甚,张国焘才被隔在东岸,他的全军西渡的图谋才未能实现。

  事实告诉我们,部队渡河,完全是根据徐、陈24日电报和张国焘25日电报行事,和《十月份作战纲领》相悖,更无中央军委、红军总部的命令,这是清清楚楚的。

  由此可知,竹郁所说“事实告诉我们,部队渡河,完全是根据党的《十月份作战纲领》的要求和中央军委、红军总部的命令行事的”,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诡辩!

㈡竹郁的要害是把张国焘(25日电)这根“鸡毛”充作了“令箭”

  《西渡原委与“西路军”由来》是竹郁的奇文,胡编滥造,任意扯谎。谨将其要害部份全文引来。我们的校评,用红色楷体字注于其文内,供读者审阅。

西渡原委与“西路军”由来

  作者:竹郁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党中央和军委鉴于陕甘苏区粮食和经费“困难已极”,难以支撑下去,同时蒋介石又调集兵力,准备组织“通渭会战”,妄图将红军消灭在河东的西兰通道地区,故决定将冬季夺取宁夏、打通苏联的战略计划,提前执行。【校注者注:着重点为校评者所加,下同。“决定”“提前执行”者是谁?中央决无此决定!!!胡编滥造,住意扯谎,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时,东北军之何柱国骑兵军位于海原、李旺堡地区,王以哲六十七军位于固原、平凉、隆德地区,于学忠五十一军位于兰州、定西地区。蒋介石之嫡系胡宗南第一军进至秦安、清水地区,王均第三军及关麟征两个师向天水、甘谷集结,毛炳文三十七军向陇西、武山、榆盘集结。东北军虽与我党有统战关系,但在蒋介石严令出战的情况下,不得不摆出向红军进逼的姿态;而蒋之嫡系精锐则忠实执行其灭共旨意,疯狂向我进攻,其中,尤以胡宗南部为最。

  十月份的作战纲领

  党中央和军委根据夺取宁夏的战略方针和敌我情势,于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一日,发布了《十月份作战纲领》。主要内容如下:

  甲、根据目前敌我情况,为着集中一切力量克服困难条件完成基本作战任务起见,十月份作战纲领拟定如次。

  乙、四方面军以一个军率造船技术部迅速进至靖远、中卫地段,选择利于攻击中卫与定远营(按:在今宁夏阿拉善左旗地区,当时苏联拟向这里运送支援红军的军用物资)之渡河点,以加速度的努力造船,十一月十号前完成一切渡河准备;四方面军主力在通(渭)马(营)静(宁)会(宁)地区就粮休整,派多数支队组成扇形运动防御,直逼定西、陇西、武山、甘谷、秦安、庄浪、静宁各地敌军附近,与之保持接触,敌不进我不退,敌进节节抵抗,迟滞其前进时间,以期可能在十月份保持西兰大道于我手中。

  丙、二方面军进至通渭、马营以北界石铺以南地区,休息数日,转进至静、隆德线以北地区休整,派支队伸出静隆线以南,威胁胡敌侧翼,滞其西进,准备尔后以主力或一部接替一方面军在固原北部之防御任务。

  丁、一方面军之西方野战军主力保持同心城间之枢纽地段豫旺城于手中,其第二师相机袭占庄浪,待二方面军到达静隆线后北上归还建制;第一师及陈支队暂在黄河海原间威胁与抑留于学忠部使不敢东进,尔后逐渐西移归还主力;二十八、二十九两军集中定盐地域,一部逼近灵武,准备居民条件,完成侦察任务;独四师确保环曲苏区,其余东方部队任务不变。

  戊、攻宁部队准备以一方面军西方野战军全部及定盐一部、四方面军之三个军组成之,四方面军之其余二个军及二方面军全部、一方面军之独四师组成向南防御部队,可能与必要时,抽一部参加攻宁。【校注者注:张国焘不要向南防御了,要跑,要“全军西渡”和《纲领》有何共同之点?

  己、攻宁开始时机依造船情况决定,但至迟十一月十号前须完成一切攻宁准备。

  庚、十一月十号前各部队注重休息校注者注:为何10月24日就要“全军西渡”了?】,补充、扩大,尤其特别注意训练,以便有力地执行新任务。

  在此同时,中央为统一军事指挥,团结张国焘,完成夺取宁夏的任务起见,确定由毛泽东、彭德怀、王稼祥、朱德、张国焘、陈昌浩六人组成军委主席团(周恩来因准备与蒋谈判,暂不参加),并规定三个方面军的行动,统由朱德和张国焘以总司令、总政委名义,依照中央与军委之决定组织指挥。《十月份作战纲领》的全部任务,亦由“朱张两总及各方面军首长以个别命令行之。”张国焘自北进以来,虽没有向党承认其路线错误,但因已与党中央取得了召开六中全会解决已往分歧的一致意见,中央和军委又如此信用,故亦持团结姿态,一再表示与党没有政治上、军事上的分歧,同意中央的方针和部署。朱德则根据上述决定,名正言顺地行使总司令的职权,这与南下期间的情况相比。自是迥然不同,霄壤之别。

  既然部队渡河的时机以造船情况为断,造船问题,就是关键的一环。红军总部认为,需造五十只木船方有渡河把握,但根据四方面军现有技术力量及材料,仅能造船十余只,显然不敷应用。毛泽东当即通知彭德怀,着一方面军火速从前后方,大力搜集木板、铁钉、桐油、石灰、棉花、破布等材料,寻集木匠、铁匠等技术人员,支援四方面军,以保证提前完成造船任务。

  红四方面军根据《十月份作战纲领》的要求和红军总部的指示,将部队集结于会宁、界石铺、华家岭、马营、通渭、静宁一线,形成扇形防御阵地,顽强抗击胡(宗南)毛(炳文)王(均)关(麟征)各敌的进攻,控制西兰通道,屏障陕甘苏区。同时,确定以三十军为渡河先头部队,开赴靖远附近,在一方面军大力支援下积极造船,并勘察地形,选择渡河点,加速进行渡河攻宁的准备工作。

  十月十三日,中央电令前线总指挥彭德怀提出宁夏战役计划的纲要。十六日,告二方面军和朱、张:二方面军进至常家集、硝河城地区后,即可开始休息整理,该地比较丰富。待一方面军执行新任务时,接替对南防御任务。“我三个方面军目前应以休息整理,蓄积锐气,准备进行新的战略任务为基本方针,对敌采取迟滞其前进方针,判断在敌情地形等条件下可能达此目的,即使船渡不成,我亦应坚持此方针,方于尔后行动有更大利益。”(一九三六年十月十六日电)。但四方面军的主要兵力正顶住敌人约五个军的疯狂进攻,打得很苦,伤亡颇大,事实上根本无法养精蓄锐,休息整理。现有阵地,亦有被敌突破的危险。四方面军和红军总部提出部队早日渡河的问题,中央复示:“三十军渡河以至少备足十个船开始渡为宜,恐船过少,载兵不多,不能一举成功。二十号渡河问题,是否推迟数日,请依具体情况斟酌。”(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九日电)。

  二十四日,朱德和张国焘抵打拉池与彭德怀会见后,他们根据中央的指示,着重商谈了宁夏战役的部署问题,朱、张对彭德怀提出的宁夏战役计划要旨,表示“完全同意”。【校注者注:10月24日10时,毛泽东、周恩来给彭德怀的电报是:‘朱、张己见面否”?“请与朱,张详商下列几点:⑴西兰大道及北线坚壁清野问题;⑵大道以北海靖以南地区构筑防御阵地问题;⑶准备在该地区与北进之敌进行决战,消灭其一部,停止或遏阻其追击问题;⑷三十军迅速渡河控制西岸,九军拟以暂不渡河为宜,尔后北进到海靖线防御。’竹郁腌割了电报的真实内容,纂改为“着重商谈了宁夏战役的布署问题”,这显然是在扯谎。

  这时,因毛泽东电告日寇进攻日急,蒋介石亟欲迫使红军就范,拟亲赴前线督战;敌已占领华家岭、会宁、通渭、静宁、界石铺等地,正拟全力向郭城驿、打拉池和海原方向突击;四方面军已造船十六只,有争取渡河的可能,朱、张遂令三十军当晚渡河。但因渡河点选择不当,未能成功。次日,复令三十军继续偷渡,【校注者注:这里所说的“这时”,应该是指10月24日。上引10月24日毛泽东、周恩来给彭德怀的电报中,确有:“因日寇进攻日快,蒋介石除欲给我打击外,便迫使就范。因前线将领胡、毛、王、关等与蒋介石存在着若干矛盾,故蒋拟亲赴前线督战”。这段电文是让张国焘备战,而不是让他逃跑。是说蒋介石内部不是铁板一块,我们可以利用矛盾,寻机歼敌,争取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竹郁断章取义,竟把它编织成为张国焘命令红军渡河的根据。真是熊费苦心了!”】并着九军一部及五军速反占会宁阻敌,以确保三十军渡河成功。同时,对敌我情况和三个方面军的行动,作了如下的判断和部署:“估计胡毛王关占领西兰大路后,略加布置,即将继续向我进攻,如三十军今晚渡河成功,敌主力或即向兰州移动的企图在兰州、北通、永登线实行拦头政策;如渡河未成,将以会宁、定西、兰州为后方,主力向郭城驿、打拉池进逼,企图压迫我军向海原、同心城转移。”因此,四方面军为完成渡河任务,必须对北进敌为有力之迟滞,而后河西、河东所需兵力,视情况再行区分,目前以四、五两军作海靖线防御及维持与同心城的交通,至为必要;一方面军主力最好于结冰前在宁夏地区渡河,抢占定远营;二方面军须担任海原、固原一带的防御任务。(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致徐、陈并军委电)。

  十月二十五日晚,三十军先头部队从靖远城西之虎豹(河包)口渡河成功。捷报传来,全军振奋,欢呼声响彻云霄。朱、张、彭当即于打拉池致电军委及二、四方面军领导人:“控制西兰大路十月份在我手中之任务已大体完成。三十军渡河成功,开辟了执行新任务的第一步胜利。”向军委建议:一方面军将来主【校注者注:原电为“尔后”,竹郁篡改为“将来主”】要在金积、灵武、中宁、中卫段渡河,必要时亦可以从五佛寺渡河;四方面军渡河部队从五佛寺出中卫或经蒙古包取定远营,地形较窄,须四天露宿,似以从宁夏渡河之部队(即一方面军)直取定远营为好;我军若以一部在海(原)固(原)线以南活动,可维持较宽阔地区,若让海固线给东北军,则可缩小胡敌进攻正面,发生阴挡胡敌前进的作用。上述意见,请军委定夺。朱、张、彭对于三个方面军的行动,作了如下部署:第一,原则上同意徐、除所提意见,四方面军主力应速渡河,抢占一条山、五佛寺、永登、红城堡、古浪一带地区,重点在控制五佛寺渡河点,和阻止兰州北进之敌。留出一部机动部队,于一条山、五佛寺之线,以便适时协助一方面军在中卫、灵武段渡河。其河右岸郭城驿前线部队,尽量吸引和迟滞会宁方向之敌,如将来必须渡河时,【校注者注:“如将来必须渡河时,”八字,原电为“将来均必须渡河”七字,真乃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其一部可于掩护任务完成在靖远下游到五佛寺渡河。第二,二方面军除四师,向七营开进,接替一方面军任务,另外主力应以海原东二十里之马营和其西之古西安州为重点,在硝河城、将台堡、王家河、新营、赵化川、孙家原一带为有力活动,目前应尽量保持单家集、平岭镇在我手中。第三,一方面军主力应速集结同心城、关桥堡地区,准备渡河技术,其在海原之七十五师,应俟二方面军接防后开始归还建制。上述部署,要求各方面军须于十一月十七日前完成之。(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电)。据此,徐、陈拟以三十、九、三十一三个军全部渡河,尔后以一个军压迫兰州敌,两个军控制一条山、五佛寺地带;另以四军于河东扼阻会宁、定西之敌,以五军担任守船及监视渡口两岸敌人的任务。徐向前当即跟三十军过河指挥。

  这时,中央复【校注者注:用个“复”宇,就是企图混淆】提出先击破南敌、后全力北向的计划。【校注者注:这是中央在同一天下达的“击破南敌”的决策,与张国焘的“全军西渡”截然相反,不容混淆。】指出:“根据敌向打拉池追击及三十军已渡黄河的情况,我们以为今后作战第一步重点应集注意力于击破南敌,停止追击之敌。我处南北两敌之间,北面作战带阵地战性质,需要准备至二个月时间,不停止南敌将使尔后处于不利地位。第二步重点集注意力于北向。”因而部署如下:第一,以九军以外之一个军接三十军渡河后,两军迅速占领黄河湾曲处西岸大卢塘、眼井堡、大营盘、大塘驿地区之枢纽地带及向中卫方向延伸,侦察定远营与中卫情形,准备第二步以一个军袭取战略要地定远营。第二,四方面军除渡河之两个军外,尚余以九军为中心的三个军,二方面军除派赴七营地区的部队牵制南敌外,主力对南敌不须多加抵抗。如在若干天内逐渐集结于打拉池南北地区,对敌则坚壁清野,诱其深入;对我则构筑工事,鼓励士气,待敌前进时消灭其三、四个团,即足以停止南敌。第三,一方面军之主力于四方面军之两个军控制河西枢纽地带后开始行动,以突然手段占领金积、灵武地带,由徐、陈拨造船技术队二分之一或更多些附属之,迅速造船渡河。第四,在南敌因受严重打击而迟滞前进后,九军从中宁渡河。此时,整个战局进入以北面为重点的第二步,而以四方面军之两个军与二方面军全部防御南知。(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电),二十六日,中央又电示彭德怀:目前以打胡敌、取定远营两着为最重要。“三十军占领永登是对的,九军必须占定远营,这是接物攻宁的战略枢纽,不应以一方面军去,不便利不失时机。”并指出,四、五、三十一军及二方面军应以打胡为中心,仅抗击不够,应采取诱敌深人的打法;一方面军则速集结同心城休息。(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六日电)。据此,九军才开始渡河。

  【校注者注:请看电文:

  绝密  彭

  一、国寿有出凉州不愿出宁夏之意要注意。二、目前以打胡敌取定远营两着为重要。三、三十军占领永登是对的,九军必须占定远营,这是接物攻宁的战略枢纽,不应以一方面军去占,不便利,不失时机。四、四、五、三十一军、二方面军应以打胡为中心,仅抗击不够,打法可采诱敌深入。五、一方面军速集结同心城休息。

  毛  廿六日廿一时

  这里露出一个重要情况:竹郁掌握毛致彭的绝密电,但他腌割掉至关重要的第一条(张国焘要跑),又进一步歪曲为“据此”九军才开始渡河,成了九军渡河的命令了!多么可笑?

  这里特别要注意到,竹郁给李先念筛选的那一大堆电报,其中恰恰没有毛泽东的这份电报和彭德怀揭穿张国焘“阴谋”的那一份电报,暴露出竹郁蓄意腌割!多么可怕!

  关于拨造船技术力量二分之一给一方面军造船渡河的问题,徐、陈认为,困难很大。因为原来的造船材料,是一方面军费了极大力量才搜集来的,现船钉已用完,无法再造;而现有船仅十六只,敌每日轰炸,也有遭到破坏的危险。故提议趁我军控制渡口之便。利用现有船只,载四方面军部队全部渡河,以四个军速出中卫、宁南,并放船到大庙、中卫迎接一、二、方面军一起渡河,迅速完成宁夏战役计划。对此,朱、张复电指出:军委电令目前作战重点,系注意击破南敌,停止其追击,各部均应照此指示执行。四方面军三十军、九军及总指挥部已过河外,其余各部应停止过河。已过河部队,速占大卢塘、眼井堡、大营盘、三塘驿、五佛寺地区,以一个军向中卫延伸,一个军准备争取战略要地定远营。四军、三十一军即以一部逐渐迟滞敌人,准备于郭城驿附近与敌决战,消灭敌之突击部队。(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七日电)。二十八日,中央军委复电“完全同意”这一部署,认为“朱、张二十七号五时电正合(三个方面军)紧靠作战争取胜利之目的,望各部坚决执行之。”“九及三十军速复(赴)河岸西,向中卫、定远营扫荡前进。”徐、陈根据上述指示,指挥河西部队向敌展开凌厉攻势,主力向一条山、景泰地区进击。五军继续担任警戒船只、渡口及牵制靖远东北方向胡敌的任务。四军、三十一军则与河东的尾追之敌,激战于郭城驿城南一线。红四方面军自北进以来,连续行军、作战;从未得到休整。但是,广大指战员为完成中央和军委的战略计划,发扬不怕牺牲、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英勇战斗在黄河两岸,狠狠地打击敌人。

  十月二十八日,为执行三个方面军在海原、打拉池一线集中主力消灭南敌的部署,朱、张电令四军、三十一军脱离四方面军建制,直接归红军总部和前线总指挥彭德怀指挥。旋又根据徐、陈提议,向军委建议派三十一军渡河,加强河西的力量。指出:“若谓目前重心在击破南敌,停止敌之追击,事实上,四、三十一两军,亦难有保证的完成任务,恐反多消耗,不如利用天然障碍坚壁清野,以四军牵制敌人,也可得到争取时间之利。”“估计九、三十、三十一三个军,可于三十日到十一月一日陆续到达一条山、大卢塘,先头师可于三日到达中卫。如此在十一月十日前,四方面军主力能达到占领定远营和宁夏地区之目的。四军牵制敌人于打拉池以南,直到十一月十日尚可做到,必要时还可用二方面军一部去协助四军。一取得物资后,再以主力回击深入之敌,那就更有把握了。”(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八日电)。二十九日,军委电令:“根据朱张徐陈意见,为迅取宁夏起见,三十一军可以立即渡河,在九军、三十军后跟进。”

  这时敌已逼近靖远,我在虎豹口的船只随即顺流而下,驶至三角城渡口。三十军奉令向这里火速开进,准备立即渡河。但因彭德怀部署三十一军应继续在河东作战,阻击和牵制敌人,以实现击破南敌的计划,三十日,军委又电令三十一军仍照德怀的部署执行任务,待胜利后再由中卫地区渡河。朱、张遂令三十一军停止西渡,校注者注如前所述张国焘挟三十一、四军渡河,在距渡河点四华里处遭胡宗南部阻击,未能渡成。】返向麻春堡阻敌,并电告徐、陈:“关敌今可能逼近打拉池,决以一二方面军主力及三十一军集结麻城(春)堡附近,消灭突进之敌。”“三十一军、四军均甚疲劳,现已令三十一军令由打拉池经干盐池向麻城(春)堡进。”“五军在靖远警戒,已令渡到三角城,同时将所有船只下开三角城左岸。”(一九三六年十月三十日电)。当日,五军(原四千余人,因在会宁损失近千人,只剩三千人左右)大部随船过河;为完成警戒靖远东北方向之敌,掩护打拉池翼侧的任务,留两个营在河东。次日,敌推进至郭城驿,大卢子地区,并进而控制靖远附近的河岸,这两个营即撤往河西;徐、陈将五军布置于三角城地带,仍担任守船及控制渡口的任务。我河东、河西部队,至此即被敌切断。河东红军根据中央军委和总部的命令,诱敌深入,逐步向东转移,以求在有利地区寻机歼敌。

  红四方面军两万多人西渡黄河的主要原因和经过,就是这样。事实告诉我们,部队渡河,完全是根据党的《十月份作战纲领》的要求和中央军委、红军总部的命令行事的。目的是策应红一方面军从金积、灵武地区渡河,共取宁夏,打通苏联。所谓“张国焘擅自命令部队渡河”之说,压根儿站不住脚。【校注者注:非经过查证,张国焘擅自命令部队渡河!这个史实是竹郁翻不掉的!

  (摘自中国革命博物馆1983年9月20日出版之《党史研究资料》第9期)

  注释:

  ①引自朱德、张国焘、彭德怀1936年10月25日16时致中央、军委、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刘伯承、徐向前、陈昌浩电。10月27日,彭德怀曾致电毛泽东、左权、聂荣臻,揭露张国焘把自己意见强加于人的恶劣手段,申明:此电是“发后才给我看”,“以后联名电报作为无效”。并指出,朱德等同志是拥护中央的。【校注者注:这个注太好了,好像专门为驳竹郁而注,使其用张国焘25日作伪电冒充中央军委命令的美梦难圆。《战史》还客观如实地说出“全军抢渡”是“24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提出”的“部署意见’。不言自明地拆穿了竹郁的“中央和军委……决定将冬季夺取宁夏,打通苏联的战略计划,提前执行。”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中央和军委”不独没有“决定”“提前执行”,而是恰恰在10月25日指出:要集注意力于击破南敌。扯谎者还有何说?田耿齐评。

  ②指部,指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

  竹郁发表此文时,邓小平同志尚健在,杨尚昆同志管党史,可能是中央有所干预,致使这期刊物停止发行,已发者收回。请看有关的《通知》:

  通知

  请各订户将《党史研究资料》第九期立即退回我组,缺期另补,特致歉意。

  中国革命博物馆

  《党史研究资料》编辑组

  一九八三年十月四日

  此前李先念把竹郁意在要求中央给翻案而写作的说明和筛选的一批电文送邓小平和陈云,邓、陈批示“存档”了事,中央并未予以翻案处理。这一切都说明中央和小平都是反对竹郁的翻案活动的。

  后来,胡乔木竟然本照竹郁的说法,篡改了党史,形成了重大错误。我们估计,胡乔木因不知有毛泽东“国焘有出凉州不愿出宁夏之意”和彭德怀“以联名电报作为无效”的两电,不知张国焘1936年10月25日电是盗用朱德彭德怀名义,是搞鬼,受了竹郁的蒙蔽。这点我们是有责任的。我们本应及时把毛、彭的上述电文及张国焘搞鬼事实告知胡乔木,但因王明哲阻挠未能送出,遭致难以挽回的后果,令人痛心!胡绳主编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也明晃晃地落下一笔,“红四方面军一部奉中央军委指示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篡改了史实。多么可悲!

㈢《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一书的相关记述,可以作为我们研究本问题的参考材料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㈠》有关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黄河和河东主力山城堡大捷部分

海打战役计划未能实现。夺取宁夏的战略计划被迫中止

  1936年10月11日,党中央和军委为了贯彻已定的夺肛宁夏的战略计划,根据当时敌我双方情况,向全军下达了《十月份作战纲领》,对夺取宁夏的各项准备和各部任务作了具体部署。其要点如下:⑴11月10日以前,全军主要是休息补充,抓紧训练,做好进攻宁夏的各项准备工作,对南线敌人尽量迟滞其前进。在此期间,红一方面军主力应逐次转移到同心城及其周围地区休整,红二十八军以及新从东线西调的红二十九军集中于定边、盐池,以一部逼近灵武,侦察宁夏情况;红二方面军逐次转移到静宁、隆德线以北地区休整,派支队伸出静、隆线以南威胁胡敌侧翼,迟滞其西进,尔后准备以主力或一部接替固原以北地区红一方面军防务;红四方面军以1个军进至靖远、中卫地段,选择取得攻击中卫与定远营(即阿拉善左旗)之渡河点并加紧造船,11月10日前完成一切渡河准备,主力在通渭、马营、静宁、会宁地区筹粮和休整,派出几个支队同南线敌人保持接触,尽可能在10月份保持西兰大道于我手中。从11月中旬起,以红一方面军的西方野战军全都和红四方面军的3个军,进攻宁夏;以红四方面军的另两个军、红二方面军全部和陕甘宁军区独立师,组成向南防御部队,必要时抽一部参加进攻宁夏。16日22时,中央军委电示红二方面军并致朱、张:“我三个方面军目前应以休息、整理、蓄积锐气,准备执行新的战略任务为基本方针。对敌采[取)迟滞其前进方针”。

  10月20日,敌人十几个师,乘我军从会宁及其东西地区北移时,由南向北大举进攻,企图歼灭我军于黄河以东的甘肃、宁夏边境地区。22日,蒋介石亲自赶到西安督战。其部署:以毛炳文第三十七军两个师为一路,王均第三军两个师和关麟征第二十五师为一路,均经会宁向靖远攻击前进;胡宗南第一军4个师为一路,经静宁向打拉池、古西安州担任主要突击;王以哲、何柱国指挥东北军步兵5个师、骑兵3个师以及马鸿宾第三十五师残部为一路,由隆德、固原地区北进,保障胡宗南军右翼安全。同时在西线和北线,以东北军第一一四师由兰州附近进抵一条城,以邓宝珊新编第一军一部固守靖远城,以马鸿逵新编第七师担任中卫、中宁及其以东地段河防,马步青骑兵第五师担任中卫、靖远段河防,均防堵我军渡黄河北进或西进。

  10月22日,敌第三十七军攻占华家岭,23日进占会宁,继续向靖远方向进攻。敌第三军和第二十五师攻占通渭,经会宁向郭城驿、靖远方向,进攻;截第一军进占静宁、界石铺,向打拉池、海原方向推进。

  10月23日,朱德、张国焘到打拉池与彭德怀会合。当日晚,红四方面军之第三十军在红嘴子地区西渡黄河未成,准备另选渡口再渡。24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对今后行动提出如下部署意见:“渡河成功时,九军、三十一军尾三十军后渡河,以一个军向兰州方向活动,以两个军向一条山、五佛寺、宁夏方面发展”,尔后“五、四军续渡北岸,最后以两[个)军向兰州、平番[即永登)方面活动,全部主力至少三个军向中卫、宁夏发展”;并建议一、二方面军另由靖远以北抢渡。【校注者注:全军抢渡方案出笼了!】

  10月25日凌晨,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由靖远城西南之虎豹口(今河包口)渡河成功。同时,朱、张、彭关于我军行动部署致电中央、军委及二、四方面军,提出:“控制西兰大路十月份在我手中之任务已大体完成,三十军渡河成功,开辟了执行新任务的第一步胜利。”“四方面军布署,我们原则上同意徐、陈二十四日的电所提意见。四方面军主力应速渡河,抢占一条山、五佛寺、永登、红城堡、古浪一带地区,重点在控制五佛寺渡河点在我手中,和对由兰州北进敌为有力之拒止,留出一部机动部队于一条山、五佛寺之线,以便将来适时协助一方[面]军在中卫、灵武段渡河。其河右岸郭城驿前线部队,尽量迟滞和吸引会宁方向之敌,该掩护部队将来如必须渡河时,其一部可于掩护任务完成后,在靖远下游到五佛寺段渡河。”①

  10月25日,中央军委致电红军总部和一、二、四方面军,指出:“根据敌向打拉池追击及三十军已渡黄河的情况,我们以为今后作战,第一步重点应集注意力于击破南敌,停止追击之敌。我处南北两敌之间,北面作战带阵地战性质,需要准备至二个月时间,不停止南敌,将使尔后处于不利地位。第二步重点集注意力于向北。”因此部署应如下:⑴以九军以外之1个军接三十军渡河后,两军迅速占领黄河弯曲处西岸头卢塘、眼井堡、大营盘、大塘驿地区之枢纽地带及向中卫方向延伸,侦察定远营与中卫情形,准备第二步以1个军攻取战略要地之定远营。⑵四方面军除渡河之两个军外,尚余以九军为中心3个军及二方面军主力对付南敌,坚壁清野,透其深入,待敌前进时消灭其三四个团,即可停止南敌。⑶一方面军之主力,于四方面军两个军控制河西枢纽地带后开始行动,以突然手段占领金积、灵武地带,徐、陈拨造船技术队二分之一或更多些附属之,迅速造船准备渡河。⑷在南敌因受严重打击而停止前进后,第九军从中宁渡河。此时整个战局进入以北面为重点之第二步,而以四方面军之两个军与二方面军全部防御南敌。

  10月26日1时半,中央军委电示朱、张、彭:“三十军、九军过河后,可以三十军占领永登,九军必须强占红水以北之枢纽地带,并准备袭取定远营,此是极重要一着。”同日21时,毛泽东致电彭德怀又指出:目前以打去胡敌、夺取定远营两着最为重要。三十军占领永登是对的,九军必须夺占定远营,这是攻取宁夏的战略枢纽。四、五、三十一军及二方面军应以打击胡敌为中心,仅抗击不够,打法可采取诱敌深入。

  10月26日,徐、陈电告朱、张、彭:今17时我们即出动过河指挥,井遵“电示决以三十、三十一、九三个军迅速渡河,以一个军向兰州大力压迫,两个军速控五佛寺、一条山、红水一带战略地区,而留五军在河两岸监视靖远、一条城之敌及守船任务,四军位现阵地扼阻会、定敌人。”27日又“提议四方面军全部迅速渡河,以一个军对付兰州之敌,四个军迅出中卫、宁夏,并放船到大庙及中卫,迎接一、二方面军。”

  10月27日5时,朱、张电示徐、陈:毛、周电令,目前作战重点,系注重击破南敌。四方面军除三十、九两军及指挥部已过河外,其余各部应停止过河;三十、九两军,即由你们中去一人指挥,迅速战领头卢塘、眼进堡、大营盘、三塘驿、五佛寺地区,以1个军向中卫延伸,1个军准备争取战略要地定远营;四、三十一两军即以一部逐渐迟滞敌人,准备于郭城驿附近与敌决战,消灭敌之突进部队,而停止其前进。

  10月28日12时,中共中央及中央军委电示红军总部及一、二、四方面军:“甲、完全同意朱、张二十七号七[五]时部署。乙、目前我们正处在转变关头,三个方面军紧靠作战则有利,分散作战[则]削弱,有受敌人隔断并各个击破之虞,更不能达到扩大苏区、扩大红军、把红军提到新阶段、争取抗日统一战线胜利之目的。朱、张二十七号五时电,正合紧靠作战争取胜利之目的,望各部坚决执行。丙、除九军、三十军已过河,照张电位置于眼井堡、三塘驿地区,准备以一军向中卫,一军向定远营,其余以坚决击破南敌目的,务必消灭其进攻部队之一部或大部,根本停止其追击。”

  这时,敌人胡宗南部先头已进至硝河城地区,正向海原、打拉池之间急进;其左翼毛炳文、王均两路,先头进至马家堡、蒋家大路之线,均向靖远前进,蒋介石判断红军经其“痛击”,正向西北撤退,于是命令各部乘势猛追。我中央军委为阻止南敌追击井加强对各部红军的统一指挥,于28日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治委员,刘伯承为参谋长,准备组织海(原)打(拉池)战役,重点打敌胡宗南部。28日19时15分,朱、张致电中央军委,提出;“三十一军即跟三十、九两军后面迅速渡河,该三个军,至少以三个团扼守一条山、大卢塘阵地对两马,指部②即率两个军以上兵力迅出中卫,先头精干一个师袭击中卫附近要点,以便接引主力进入中卫以东地区消灭马鸿逵部,迅以一个军出定远营。五军暂位三角城一带休整,将来可移到五佛寺、中卫间休整。四军即在郭城驿、打拉池线迟滞敌人。”

  10月29日12时,中央军委同意“三十一军可以立即渡河”。同日,前敌总指挥部下达三个方面军主力协同消灭胡宗南部的预先命令,要求第三十一军在打拉池以东集中,准备协同一方面军一起打击北进之敌。

  10月30日7时,彭德怀下达海打战役计划,规定:红一方面军主力6个师集结于古西安州、麻春堡、陈家湾地域,红四方面军之第三十一军集结于打拉池以东干盐池地域,以上两部为突击集团,准备从东西两面求歼胡宗南部先头一至两个师;第四军和第五军主力在郭城驿、靖远、打拉池之间占领阵地,钳制敌人毛炳文、王均两军,保障我突击集团的右翼安全,红二方面军主力转移到海原以北和西北地城,保障我突击集团左翼安全。中央军委立即批准了海打战役计划,通令全军坚决贯彻执行。同日,中央军委致电朱、张指出:“为战胜胡敌,三十一军即照彭德怀二十九日二十时电命令布署执行任务,胜利后直由中卫渡河。”

  30日,张国焘却命令第四军撤至贺家集、兴仁堡,第三十一军撤至同心城、王家团庄;【校注者注:这就是前立反覆指出的张国焘挟三十一军和四军渡河被胡宗南部阻回的驻地。田耿齐校评】第五军已经西渡黄河,因而海打战役的部署未能落实。31日,敌第二十五师已进抵靖远,向东湾子追击;第三、第三十七军正向打拉池方向进攻;第一军已进到古西安州南之张家塘;马鸿宾部也由海原西南之米家塘向我军进攻。这样,在海打地区求歼敌人的计划未能实现,红军主力由打拉池地区向东转移。途中,红一方面军一部31日在海原西北地区击溃堵截之敌第三十五师和骑六师各一部,俘获人、抢各1000余。

  在这种情况下,前敌总指挥部为贯彻中央军委继续争取实现夺取宁夏的计划,又在11月初作了如下部署:集中一、二方面军和四方面军之第四、第三十一两军,统归彭德怀指挥,在海原以北、同心城以西地区消灭胡宗南部一两个师;同时由红军总部电令河西方面徐向前、陈昌浩指挥之第五、第九、第三十军即在一条山、五佛寺、眼井堡、红水一带,乘胜向中卫、宁夏(令银川)方向相机进取,在不攻坚的条件下,消灭马敌。河东我军主力在麻春堡、关桥堡地区多次设伏诱歼胡宗南部,未达到目的,而敌人则已进至靖远,打拉池,中卫等地,打通了增援宁夏的通路,并隔断了我军主力同河西部队的联系。这样,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夺取宁夏的战略计划被迫中止。

红军主力向东转移,取得山城堡战役的胜利

  11月8日,党中央根据情况的变化,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计划设想,其主要内容是:三个方面军主力:1月份继续在现地区作战,并以一部兵力佯示我军欲渡黄河,引敌北进宁夏。:2月上旬以启,红一方面军主力、红二方面军组成南路军,逐次南下,第一步占领镇原、宁县、正宁、合水地域,第二步向东占领淳化、耀县、宜君、洛川、鄜县地域,第三步继续向东占领韩城、宜川、延长地域,以扩大苏区,扩大部队,解决给养;四方面军之两个军组成北路军,在灵武,盐池地区待机,待绥东抗战爆发后,逐次向东发展,沿安边、横山、榆林到达神木、府谷与南路军同时到达黄河沿岸地区;于适当时机,南北两路分剐在延长、延川地区,清涧、绥德地区,神木、府谷地区造船,准备再渡黄河进入山西,寻求直接对日作战,或在晋、冀、鲁、豫、皖、鄂、陕、甘等省进行机动作战。其目的在扩大我党政治影响,扩大红军,争取同南京政府订立共同抗日的协定。计划还提议;“徐、陈所部组成西路军,以在河西创立根据地,直接打通远方为任务,准备以一年完成之。”中央指出:“上述新计划暂时还不作为最后决定”,请朱、    20日,敌人左路第一旅进占红井子,第九十七师跟进到大水坑;中路第二旅撤回豫旺县城整理,第四十三师接任中路,向保牛堡前进;右路第七十八师进占山城堡、小台予,风台堡等地,井派出两个连沿山城堡至洪德城大道向南侦察,在八里铺以南遭红一军团一部突然打击,大部被歼,少数逃回山城堡。

  我前敌总指挥部决定迅速发起歼灭敌右路第七十八师的战斗,尔后向北横扫敌之中珞第四十三师等部,部署是:以红一军团第二师协同红十五军团向山城堡西北的哨马营方向进攻,截断敌之退路;红一军团之第一师和第四师由山城堡以南向北进攻,第三十一军一部由山城堡以北向南进攻;第四军由山城堡东南向西北进攻。

  21日,我军对山城堡之敌发起攻击。当日黄昏,敌人开始向山城堡以北之曹家阳台一带山地撤退。我军乘机一举攻入山城堡,接着转入追击,将溃乱之敌大部压迫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至22日9时,将敌大部歼灭。

  这一仗,我军歼敌1个多旅,给了蒋介石嫡系主力胡宗南部以沉重的打击,迫使该敌全线退至大水坑、萌城、甜水堡及其以西地区,从而停止了敌之进攻。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是中央军委正确决策和三大主力红军团结战斗的成果。它大振了我军的声威,对促进逼蒋抗日方针的实现起了积板的作用。校注者注:着重点是我们所加。20天后即发生了“西安事变”。试想,如果红军都按张国焘10月25日电“全军西渡”了,张学良还敢于发动”西安事变”吗?田耿齐评

  山城堡战役胜利后,我军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以战备姿态,在环县、定边、盐池之间地区休整,为执行新的战略任务作准备。

  为了适应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的新情况,从组织上保障红军的统一指挥,开展更大的局面,中央军委主席团于:2月7日转发了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关于扩大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组织的命令。命令决定: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张国焘、彭德怀、任弼时、贺龙、项英、林彪、王稼详、徐向前、陈昌浩、刘伯承、关向应、叶剑英、陈毅、萧克、董振堂、徐海东、聂荣臻、郭洪涛、张云选、王雏舟等23人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张国焘、彭德怀、任弼时、贺龙等七人组成军委主席团;以毛泽东为军委主席,周恩来、张国焘为副主席;朱德为中国红军总司令,张国焘为总政治委员。同时任命刘伯承为军委总参谋长,叶剑英为副总参谋长;王稼详为总政治部主任,杨尚昆为总政治部副主任。在此以前,中央军委还任命了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任弼时为前敌总政治委员。

  (摘自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1987年3月编撰、军事科学出版杜出版之《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第一卷第348~357页)2001年12月2日完稿)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