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干部,女儿却遗憾自杀

秦明 · 2019-04-06 · 来源:红色江山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清明节想起这两位自杀者,笔者的眼眶湿润了……

  【这不仅是我和我家庭的悲剧,也是当今社会和国家的悲剧。整整一代人都被资本的浪潮所淹没。晓丹害的是抑郁症,不是生理上的病,而是社会压抑的病。她已经在物质上、精神上都处于绝望和崩溃的境地。对我当然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我们流血牺牲,创立了一个新社会,这个社会慢慢地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又向我们反扑过来。有些共产党人,当了俘虏,成了牺牲品,我们的子女像晓丹,也成了牺牲品。我决不会倒下来,而且要予以更大的反击……】

  这是原河北省委书记李尔重同志在爱女晓丹之后写下的一段文字。

  李尔重同志生前曾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务书记,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兼省长,中共湖北省顾委会副主任,他被毛泽东主席誉为“我们的作家和才子”。

  李晓丹,李尔重的爱女,职务是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老干处副处长。她没在办公室坐班,主要是作为李老的生活秘书,照料她的父亲。不少媒体报道老省长们的家事时,说李尔重当了好几个省的一把手,子女都是平民,唯一沾他光的是女儿李晓丹,下岗之后,当了他的生活秘书,给了个副处级待遇。但谁也不报道,老省长家就这么一个芝麻小官,却于2005年7月2日跳楼身亡。

  晓丹自杀前,曾算过一笔帐:

  【在这个省级干部住宅大院内,可能要数我爸爸的官职最高,也可能算是最穷的了。我管这个家,真难。李老每月四千元左右,我妈长期住院,请两个人轮流陪护,一个人800元。这一笔是一千六百元,家里总得请一个做饭的人,每月最少也得六百元,二千二百元,还有一千八百元,七口人吃饭,最低也得平均每人二百元,这得一千四百元,剩下四百元每月水电和其他杂用,够吗?逢到开学,李老的侄孙要上学,得要寄一些钱去,他亲弟弟七老八十了,还要种田顾一家人生活,没有钱让孙子上学……

  我妈拿二千多元钱,是局级干部,退得早,她每月工资扣她不能报销的医药费也不够啊!我一月拿一千六七百元,副处级,却有一个宝贝儿子,他是干新闻媒体的,同事中有不少是高干家庭的成员,都知道他也是“大官人家”,相互攀比,名牌服装,名牌烟酒,时尚消费,我把整个工资贴给了他还不够。他要钱时,不是一百两百,而是讲千。我能责备他?整个院子里哪家子弟都比他潇洒啊。

  我爸从解放以来,在武汉、广州、海南、陕西、河北等盛市都是领导干部,有些地方还是“一把手”,在最后任职的河北省,还是“一肩挑”(省长、省委书记),可我们家兄弟姐妹没有安排一人当个官。我算是沾了他的光,按组织上的规定,他应有一个生活秘书,我是他女儿,就成了子女中唯一的“副处级”。我曾问我爸说,“人家省长的秘书起码是正处,你向组织部门打个招呼吧”!我爸说:“我李尔重一生没向人低过头,打这样的招呼!”本来我想顶撞他一下:“这院内谁谁谁,不都是正处,副厅的么?”

  可是,我不敢讲出口,怕惹他生气。】

  按照一般的社会评价标准,李晓丹也绝对算是一个“好人”,然而,李尔重同志对自己子女要求却很严格,他是以一个革命者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女儿。对于女儿的自杀,李老自责“她吃‘糖水’长大成人”,“她在父母舍生忘死创造了的‘新社会’中,被恶风邪气抢走了”……

  回首李尔重同志的晚年岁月,跟随毛主席创建共和国的李老,作为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革命的先行者,作为在黑暗中勇敢前行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以他的耄耋、期颐之年,不避斧钺,为天下苍生披荆斩棘。

  一念及此,我们的敬仰之思,油然而生!我们的缅怀之情,沛然而至!

  1929年,16岁的李尔重同志,在丰润车轴山中学开始投身中国革命。在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年轻的李老在枪林弹雨、炮火硝烟中,出生入死,英勇奋斗。不过那时,跟着毛主席干革命的是千千万万,李老只是其中一员。

  80年代初到2009年李老离世的那段岁月,李老与魏巍、郑天翔、邓力群等同志,以“五不怕”的反潮流精神,把个人荣辱沉浮以及身家性命,一切置之度外,面对滔天恶浪,无所畏惧,拍案而起,义无反顾,疾呼呐喊,不屈不挠,勇敢战斗。

  这场战斗很惨烈,敌我力量的对比关系却是异常的悬殊!李老的女儿就是间接死于战斗的,尽管不是他杀,但两个年老、多病的真正的共产党人要固守清贫,不肯同流合污,与亿万底层同样去承受市场化与通货膨胀之压力,付出的代价必然也是同样惨重的——重庆下岗女工饿死家中的景象至今仍浮现在笔者眼前;二十年前,沈阳的铁西区,贫病交加甚至自杀的老工人又岂是少数?

  忽然又想起1992年10月13日凌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资料室主任、硕士研究生指导教师、党支部书记解万英北大“教四楼”跳楼自杀。在他五楼办公室的书桌上放着一本《求是》杂志,封面空白处,死者用圆珠笔写下“共产主义必定胜利”八个字。

  当年,老百姓说他“死得象人样”,仇恨他的右派说“这样的‘老左’多死几个”才好……今天这样的“老左”在北大经济学院的确是死绝了,不是解万英没有斗争就缴械投降了,而是斗争实在太惨烈了……

  清明节想起这两位自杀者,笔者的眼眶湿润了……多的话不忍写,写出了恐怕也发不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李讷祭拜姑姑!国人心酸落泪!
  2. 老孙微评:该捍卫点什么?
  3. 一对七旬老夫妻丨“清明祭”:人民最念毛泽东
  4. 西方在等待他们的“戈尔巴乔夫”?
  5. 清明节感悟:那些嘲笑“爹亲娘亲没有毛主席亲”这句话的人多么无知!
  6. 刘伯行:认真学习邓力群同志反腐败的思想理论
  7. 美军驻台?中国急需掌握解决台湾问题的主动权和主导权!
  8. 江姐为什么不说!
  9. 市场经济不是战略 ——而仅仅是资产阶级的自私霸道和鼠目寸光
  10. 资本的当代罪恶
  1. 双石:《“西路军”疑》评析
  2. 师伟:欠抽的梁宏达
  3. 吴冷西谈庐山上的李锐
  4. 评《都挺好》:挺好个屁!
  5. 孙锡良:世界正在发生怎样的巨变?
  6. 这下连“市场换技术”都没得搞了?
  7. 张志坤:炒作告密问题背后的逻辑值得关注
  8. 李讷祭拜姑姑!国人心酸落泪!
  9. 陈果读错“耄耋”没什么,但大学课堂盛不下那么多鸡汤
  10. 鸡汤教主陈果:等待她的,迟早会是一只飞来的臭鞋
  1. 消逝在历史记忆中的毛泽东伟大构想:从响水爆炸案回看苏南模式
  2. “淡化”毛泽东的“错误”已大势所趋
  3. 钱昌明:“否毛”、“污毛”,算不算“违宪”? ——读现行《宪法》“序言”后产生的疑惑
  4. 韩丁:毛泽东的反攻
  5. 兰斌强:这位委员的呼声让洋奴们跳脚!
  6.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凯丰
  7. 座山雕重回威虎山?
  8. 双石:《“西路军”疑》评析
  9. 鹤龄: 对华为总裁任正非“忆毛时代苦”的评说
  10. 逄先知:毛泽东向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借阅过《二十四史》吗?
  1. 李讷祭拜姑姑!国人心酸落泪!
  2. 《中国纪检监察报》:毛泽东诗词与大众文化
  3. 李讷祭拜姑姑!国人心酸落泪!
  4. 师伟:欠抽的梁宏达
  5. 从银行财报看东北经济到底有多差
  6. “中国陆军”引汪精卫诗词风波续:道歉后编辑欲人肉举报者遭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