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干部,女儿却遗憾自杀

秦明 · 2019-04-06 · 来源:红色江山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清明节想起这两位自杀者,笔者的眼眶湿润了……

  【这不仅是我和我家庭的悲剧,也是当今社会和国家的悲剧。整整一代人都被资本的浪潮所淹没。晓丹害的是抑郁症,不是生理上的病,而是社会压抑的病。她已经在物质上、精神上都处于绝望和崩溃的境地。对我当然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我们流血牺牲,创立了一个新社会,这个社会慢慢地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又向我们反扑过来。有些共产党人,当了俘虏,成了牺牲品,我们的子女像晓丹,也成了牺牲品。我决不会倒下来,而且要予以更大的反击……】

  这是原河北省委书记李尔重同志在爱女晓丹之后写下的一段文字。

  李尔重同志生前曾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务书记,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兼省长,中共湖北省顾委会副主任,他被毛泽东主席誉为“我们的作家和才子”。

  李晓丹,李尔重的爱女,职务是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老干处副处长。她没在办公室坐班,主要是作为李老的生活秘书,照料她的父亲。不少媒体报道老省长们的家事时,说李尔重当了好几个省的一把手,子女都是平民,唯一沾他光的是女儿李晓丹,下岗之后,当了他的生活秘书,给了个副处级待遇。但谁也不报道,老省长家就这么一个芝麻小官,却于2005年7月2日跳楼身亡。

  晓丹自杀前,曾算过一笔帐:

  【在这个省级干部住宅大院内,可能要数我爸爸的官职最高,也可能算是最穷的了。我管这个家,真难。李老每月四千元左右,我妈长期住院,请两个人轮流陪护,一个人800元。这一笔是一千六百元,家里总得请一个做饭的人,每月最少也得六百元,二千二百元,还有一千八百元,七口人吃饭,最低也得平均每人二百元,这得一千四百元,剩下四百元每月水电和其他杂用,够吗?逢到开学,李老的侄孙要上学,得要寄一些钱去,他亲弟弟七老八十了,还要种田顾一家人生活,没有钱让孙子上学……

  我妈拿二千多元钱,是局级干部,退得早,她每月工资扣她不能报销的医药费也不够啊!我一月拿一千六七百元,副处级,却有一个宝贝儿子,他是干新闻媒体的,同事中有不少是高干家庭的成员,都知道他也是“大官人家”,相互攀比,名牌服装,名牌烟酒,时尚消费,我把整个工资贴给了他还不够。他要钱时,不是一百两百,而是讲千。我能责备他?整个院子里哪家子弟都比他潇洒啊。

  我爸从解放以来,在武汉、广州、海南、陕西、河北等盛市都是领导干部,有些地方还是“一把手”,在最后任职的河北省,还是“一肩挑”(省长、省委书记),可我们家兄弟姐妹没有安排一人当个官。我算是沾了他的光,按组织上的规定,他应有一个生活秘书,我是他女儿,就成了子女中唯一的“副处级”。我曾问我爸说,“人家省长的秘书起码是正处,你向组织部门打个招呼吧”!我爸说:“我李尔重一生没向人低过头,打这样的招呼!”本来我想顶撞他一下:“这院内谁谁谁,不都是正处,副厅的么?”

  可是,我不敢讲出口,怕惹他生气。】

  按照一般的社会评价标准,李晓丹也绝对算是一个“好人”,然而,李尔重同志对自己子女要求却很严格,他是以一个革命者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女儿。对于女儿的自杀,李老自责“她吃‘糖水’长大成人”,“她在父母舍生忘死创造了的‘新社会’中,被恶风邪气抢走了”……

  回首李尔重同志的晚年岁月,跟随毛主席创建共和国的李老,作为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革命的先行者,作为在黑暗中勇敢前行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以他的耄耋、期颐之年,不避斧钺,为天下苍生披荆斩棘。

  一念及此,我们的敬仰之思,油然而生!我们的缅怀之情,沛然而至!

  1929年,16岁的李尔重同志,在丰润车轴山中学开始投身中国革命。在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年轻的李老在枪林弹雨、炮火硝烟中,出生入死,英勇奋斗。不过那时,跟着毛主席干革命的是千千万万,李老只是其中一员。

  80年代初到2009年李老离世的那段岁月,李老与魏巍、郑天翔、邓力群等同志,以“五不怕”的反潮流精神,把个人荣辱沉浮以及身家性命,一切置之度外,面对滔天恶浪,无所畏惧,拍案而起,义无反顾,疾呼呐喊,不屈不挠,勇敢战斗。

  这场战斗很惨烈,敌我力量的对比关系却是异常的悬殊!李老的女儿就是间接死于战斗的,尽管不是他杀,但两个年老、多病的真正的共产党人要固守清贫,不肯同流合污,与亿万底层同样去承受市场化与通货膨胀之压力,付出的代价必然也是同样惨重的——重庆下岗女工饿死家中的景象至今仍浮现在笔者眼前;二十年前,沈阳的铁西区,贫病交加甚至自杀的老工人又岂是少数?

  忽然又想起1992年10月13日凌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资料室主任、硕士研究生指导教师、党支部书记解万英北大“教四楼”跳楼自杀。在他五楼办公室的书桌上放着一本《求是》杂志,封面空白处,死者用圆珠笔写下“共产主义必定胜利”八个字。

  当年,老百姓说他“死得象人样”,仇恨他的右派说“这样的‘老左’多死几个”才好……今天这样的“老左”在北大经济学院的确是死绝了,不是解万英没有斗争就缴械投降了,而是斗争实在太惨烈了……

  清明节想起这两位自杀者,笔者的眼眶湿润了……多的话不忍写,写出了恐怕也发不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