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华野已经包围了杜聿明集团,毛主席突然来电:粟裕你先等一等

萧武 · 2019-04-09 · 来源:熏烟字篓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如果华野马上发动总攻,杜聿明集团迅速被全歼,傅作义集团很有可能就在委员长的反复劝说之下向天津集结,船运南逃,这样就会让南方增加四五十万国军,会延缓解放战争的进程。

  辽沈战役期间,毛主席力排众议,强令林彪先打锦州,不要先打长春。从军事上看,这个操作有一定的危险性,如果华北傅作义部队和沈阳廖耀湘兵团东西对进,救援锦州,形势就会很危险。

  但从后来的局势看,当时傅作义并没有全力东援的打算,而是试图等待东北国军入关,一起固守华北。所以,打锦州反而成了辽沈战役能够速战速决的关键一招。正是因为切断了关内关外国军之间的联系,才迫使廖耀湘兵团不得不从沈阳出动,向西进攻,以恢复锦州,重新大同关内关外的联系,为四野在机动中歼灭廖耀湘兵团创造了条件。否则廖耀湘兵团在沈阳死守,四野要打起来也是很费劲的。

  辽沈战役结束后,侯镜如兵团退守塘沽,和天津的陈长捷兵团、北平的傅作义集团形成犄角之势,兵力总计约有50万人,如果一起行动,也会是非常难打的。而当时包括委员长在内的国军高层也认为,在四野席卷入关之后,华北战局已经无可挽回,唯一的出路在于尽快动员傅作义率华北国军迅速南下,以解杜聿明集团之围,同时可以在江淮之间打一个胜仗,为划江而治做好准备。

  实际上,化运动野战军早早1948年12月6日就已经对杜聿明集团完成了包围,并很快歼灭了试图突围的孙元良兵团,杜聿明集团已经只剩下了邱清泉和李弥两个兵团。而且,正在国军为杜聿明集团突围还是固守待援争论不休的时候,刚好碰上了持续十天的大雪,这十天里解放军并未加强进攻,只在阵地上固守,对杜聿明集团长围久困。重围之中的杜聿明集团的物资和粮弹则在这十天里基本上消耗殆尽。

  到雪晴之后,华东野战军已经有能力发动强攻,全歼杜聿明集团,但这时候毛主席指示,先不要歼灭杜聿明集团,再等一等。

  等什么呢?等着已经入关的四野对华北的傅作义集团完成分割包围。因为,只要杜聿明集团被歼灭,傅作义从陆上南逃的希望就破灭了,只能向天津集中,从海上船运南逃。哪怕是傅作义集团放弃北平,集中到天津,依托天津的坚固城防工事,四野打起来也很不容易。而且,在天津固守有一个更有利的条件是,国军可以通过海上向天津输送物资,不必像其它地方那样,完全依赖空运。

  但在杜聿明集团尚未被歼灭的情况下,国军解救杜聿明集团的主要希望实际上就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华中白崇禧,一个是华北傅作义,胡宗南当时兵力虽然也还比较多,但是要从西北赶来,铁路已经不在国军控制之中,缓不济急。白崇禧不肯全力东援,坐等黄埔系全军覆没,委员长和白崇禧多次争吵之后确定白崇禧指望不上,只能寄希望于傅作义集团放弃华北,全军南下,来救援杜聿明。

  傅作义集团当时的选择是三个,一个是从天津海运南逃,一个是向绥远一带逃跑,但前提都是全军集中行动。当时华北国军虽然傅作义名义上全面负责,但天津的陈长捷是委员长嫡系,所以傅作义有些举棋不定,并没有在四野入关之后马上集中兵力,而是分片防御,塘沽由侯镜如负责,天津陈长捷负责,北平则在傅作义直接控制之下。所以,只要杜聿明集团还在,傅作义就还有转圜空间,不会迅速下决心。

  就是华野暂停进攻的这段时间,为四野分割包围天津和北平争取了时间。在此之前,四野迅速确定了先解放天津,孤立北平的总方针。确定之后,四野迅速利用傅作义犹豫不决的这段时间,切断了北平与天津之间的联系,让国军在华北的两个主要集团无法相互支援,只能被动挨打。一直到完成分割包围,并且四野部队已经开始进攻天津,华野才开始进攻早已在重重包围之中快要饿死了的杜聿明集团。

  和强令四野先打锦州一样,在华野已经包围杜聿明集团的情况下,却让华野暂缓对杜聿明集团发动总攻,这是对整个全国战局都是有很重大的影响的,可以说也是为分别消灭华北傅作义集团和杜聿明集团的关键操作。如果华野马上发动总攻,杜聿明集团迅速被全歼,傅作义集团很有可能就在委员长的反复劝说之下向天津集结,船运南逃,这样就会让南方增加四五十万国军,会延缓解放战争的进程。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