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八十二烈士浴血刘老庄

司马平邦 · 2019-08-12 · 来源:司马平邦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刘老庄连”八十二烈士陵园

  

 

 

 

  今天再给大家讲一个新四军的故事。1943年,抗战进入了局部反击的前夕,那时的新四军苏北抗日根据地已经挺过了最艰苦的岁月,但小鬼子每年春秋季节还是会对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1943年3月17日,淮海敌占区所有城镇据点仅留下伪军看守,所有小鬼子都星夜出动,向我淮海根据地进犯。当时,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二营四、六两个连在淮阴北部的刘老庄、双庄、老张集和梁岔地区活动。3月18日凌晨3点多,二营指导员丁光辉接到侦查报告,说小鬼子已经向刘老庄方向出动,有日军100人,伪军200来人,总共接近300人,丁光辉马上命令四连的82人坚守刘老庄阵地。

  四连连长白思才和指导员李云鹏率领的四连这82人,面对着两个困难:第一,只有82人,没有任何的补给;第二,刘老庄群众当时尚未撤离,不能凭借庄内的建筑构建阵地,而这时日军主力部队之一的十七师团中的一支也来到了刘老庄外,四连面对的敌人数量多达一千多人,且装备非常精良。

  上午9点,敌人发起了第一次冲锋,刚冲出几十米就被四连的战士们打垮了;接下来小鬼子指挥官川岛组织了第二次冲锋,投入了一个中队,集中火炮和机枪掩护步兵进攻,但四连利用枪榴弹集中射击敌人的火力点,最终凭拼刺刀将仅有的20多个爬到阵地前沿的鬼子歼灭了。

  上午10点,党政机关和老百姓已经大部分转移,但此时涟水、老张集地区的日伪军约300余人又分几路向双庄、刘老庄一带包抄,但四连为了让老百姓完全脱险,决定先不撤,在刘老庄再坚持一段时间。上午11点,敌人组织向四连阵地发起了第三次冲击,在我火力阻击和反冲锋的白刃格斗的打击下,日伪军又伤亡三四十人,未能前进一步。

  中午12点左右,敌人又从淮阴城调来一个伪军营和日军的一个小队,还配备了两门山炮、3门迫击炮,企图从南、西、东三面围攻四连阵地。这时,连长白思才利用战斗间隙向各班、排长介绍了严峻敌情,并提出要坚守刘老庄,血战到底,死死拖住敌人。

  下午1点多,南面敌人的第四次进攻开始,先是集中山炮、迫击炮、掷弹筒向四连猛烈轰击,接着,四五百名伪军分数路向四连阵地逼来,后面都有日军督战,但连续几次攻击都被四连打退了。

  太阳快落山时,敌人又从徐溜方向调来了骑兵包抄过来,伪军潘干臣部的一个营也接近刘老庄,新四军四连已完全处于敌人四面包围之中,犹如铁桶中一般。

  在打退敌人数次进攻后,四连最后只剩下了二十四五个人,还有三十多名重伤员,由文书罗桥负责安置在庄内较坚固的房屋内,等待天黑后转移。子弹打完了,余下的二十四五个同志把手榴弹、枪支都收集起来,把枪栓卸下来扔进水沟里,将多余的枪砸碎。太阳落山,敌人在炮火掩护下以密集的队形向刘老庄缩小了包围圈,最后攻到阵地前,蜂涌而上,四连虽已经弹尽援绝然仍毫不畏惧,和敌人在交通沟里展开了肉搏战,最后全部壮烈牺牲。日伪军进了刘老庄后,挨家挨户用机枪扫射,三十几位伤员不幸全被残杀,负责照顾伤员的文书罗桥拉响手榴弹和包围他的几个敌人同归于尽。

  这就是新四军军史上极为荡气回肠的“刘老庄连”的故事。

  抗战时代,中日军队的武器装备水平相差很大,尤其是共产党军队里有过许多如刘老庄战斗这样的英雄事迹,以肉体对抗钢铁,拼光打光宁死不降,我相信许多这样的英雄事迹其实都没有被记录下来,那么“刘老庄连”的故事是怎么流传下来的呢?

  当时有一个叫周文忠的联防的队队长,他负责转移老百姓,他曾试图带着民兵冲进包围圈解救四连,但敌人包围圈太大,根本冲不进去。战斗结束,敌人撤走之后,当天晚上,周文忠和他的哥哥,张集区的区委书记周文科,带着民兵进入战场收殓烈士遗骸,当时四连战士的死状惨烈,在场的老百姓没有不落泪的。在战场上周文忠发现一名小战士还活着,身上有几处枪伤和刀伤,腿被炸断了。这位小战士断断续续讲述了战斗的零星片段,可惜他后来也因为伤势过重牺牲了。解放后,南京市方志办又从日本找到《步兵第五十四联队史》,第五十四联队就是进攻刘老庄的部队,这样日军记录与中方记录互证互照,日方将这次作战称为“六塘河作战”,从日本的材料看,其实当时来袭的日伪军有三千之众。

  

 

 

 

  油画《刘老庄连》

  注:感谢王炎先生对本期内容的大力支持。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