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货币大决战之——运筹

阿蒙 · 2019-08-24 · 来源:中国历史研究院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想在货币战场上打败背后有世界头号强国支持的国民党,必须废除旧有的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和加强生产才能拥有更多的物质基础。

  毛泽东说:“战争不但是军事的和政治的竞赛,还是经济的竞赛”二战之后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债权人,美国外交决策者认为:“假手于蒋介石们不仅能开辟巨大的中国市场,还可以开辟其它亚洲国家的市场,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商人梦寐以求的市场终于要成为现实了,10亿亚洲主顾会大有助于避免另一个经济危机。从1945年到1949年,美国援蒋总额达60亿美元之多。⑴艾奇逊承认:在国民党政府发动内战以后,美国对国民党政府的物资帮助占国民党政府的“货币支出的50%以上”,“美国供给了中国军队(指国民党军队)的军需品。”背靠着美国的国民党政权所能控制的资源远超过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解放区的货币能打败拥有美国支持的国民党发行的法币和金圆券?

  想在货币战场上打败背后有世界头号强国支持的国民党,必须废除旧有的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和加强生产才能拥有更多的物质基础。

  1946年5月4日党中央发出《关于清算减租及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要求各解放区领导农民通过各种方式普遍地、大量地从地主手中夺取土地,实现“耕者有其田”。由抗日战争时期的“减租减息”改变为以没收等三种方式取得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的政策,由削弱封建土地剥削制度的政策转变为消灭封建土地剥削制度的政策,将广大的农民从封建土地私有制枷锁解放出来。

  晋冀鲁豫解放区全区到1946年10年间已有二千万农民获得土地,每人所有土地可达三至六亩的标准。以太行为例,全区四十四个县,从46年6月到47年4月,农民取得了三百七十六万二千六百二十六亩土地。贫农以下,每人约得地二亩,中农每人约得地三分至五分。⑵山东解放区1946年底或1947年上半年土改基本完成。滨海区到10月底,据6280个村庄统计,除318个村庄尚未清算外,土改广度已达94%,广大农民共计获得土地419604亩(5个县统计),山荒场9721亩(4个县统计)。土改贫农的经济地位普遍上升了,地主、旧式富农的经济地位则下降了,中农成为农村人口的大多数,一般由过去占人口的20-30%上升为70-80%。

  土地的农民的命根子。有的农民分到了土地后,每天都要到地里看几遍。有的农民跑到刚分到的地里,跪下来抓起一把土放在心窝上,抬头望着天空半晌说不出话来,两行热泪顺着眼角往下流。招远县一位老农手捧着新发的土地证老泪纵横,他说:“地契呀地契,我想你一辈子了,你在地主手里打一斗,到我手里得打两斗,要不我死给你看。”毛泽东说:“土地制度的彻底改革,是现阶段中国革命的一项基本任务。如果我们能够普遍的彻底的解决土地问题,我们就获得了足以战胜一切敌人的最基本的条件。”解决了农民对土地的渴望,就激发了农民为了保卫胜利果实的勇气,解放区的农民踊跃参军、支前。

  从1945年9月到1949年10月,山东解放区掀起4次大的参军热潮,有95万青壮年(包括冀鲁豫解放区山东部分参军人数30万)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战争期间,仅淮海战役山东就出动225万民工支前,向前方运送粮食、弹药,向后方转运伤员。陈毅说:“淮海战役是小推车推出来的。”出现一个问题,这么多青壮年参与支前必然导致劳动力减少,中国共产党人如何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

  天灾、“蒋祸”

  中国是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1946年山东、淮北均遭受水灾,山东水灾面积近200万亩。1947年秋,苏北阴雨连绵,河堤决口,胶东、鲁南亦有水灾。天灾之后还有“蒋灾”,山东河南都是如此,以山东解放区为例。48年华东局对农业的总结说:“47年山东成为‘蒋匪’军重点进攻的主要战场,人民所受匪军残杀掳掠和毁灭性的破坏极为惨重。山东全境除黄河以北的渤海地区和胶东的荣成、文登二县外,没有一县没有到过敌人,人力物力的损失比较日寇侵占时期还要厉害。”“鲁中区四七年冬统计,10个县内遭‘蒋匪’无辜残杀抓去、拉走的共达14万人。抢劫耕畜仅14个县的统计,达83900余头,使120万亩以上土地因无力耕种而荒芜,百余万沦为灾民。鲁南区山区遭受“蒋灾”时间较短,边沿区受灾时间很长,而以沿交通要道地区受灾为重。白彦县几成无人区,郅县有些地区群众已逃亡百分之五十。全区从一九四七年六月到八月霪雨为灾,而以祁县三个区,赵哿两个区受灾最重。苍山南部、郅县及兰陵等县十室九空,大批灾民到处可以看见,老弱妇女、青壮年、大姑娘等到处行乞。

  滨海区南部的临沭、郑城、东海、竹庭等县遭受“蒋灾”最重,其他县份亦经“蒋匪”摧残,外来难民很多。郯城桃林区荒地10010亩,有的花生、地瓜仍在地里没有收割,全县共有灾民35000人(外来难民在内),荒地三万余亩,耕牛大部被“蒋匪”抢走。竹庭县估计荒地有三万亩,东海荒地有两万余亩,该县青口王家庄一百户,已有七、八十户要饭的。据专署估计全区有荒地21万亩,灾情仍继续上升,估计麦收前灾民达30万人。

  胶东以西海、南海、滨北分区灾情为重,灾民约有数十万人,四七年秋种麦仅及往年二分之一。南润分区遭受水灾的有十四个半区,遭受“蒋灾”的有三十个区,全区被“蒋匪”杀害的群众约6700人,灾民约有55万人。滨北分区的胶高县水灾严重,全县六、七个区大部遭受水灾,被“蒋匪”杀害的群众近两千人。

  渤海胶济沿线以北黄河以南地区,全遭“蒋匪”蹂躏,该区三分区的寿光、广饶、博兴等县遭受水灾,秋粮很少收成,种麦很少,春荒严重,要饭的很多。”⑶山东及华中灾民约有三百万之多。不仅山东如此,冀鲁豫解放区人民也拿日寇与国民党军队对比。国民党军队是一支屡创“奇迹”的队伍,投降日军的比战斗中杀死的日军还多;在全世界反法西斯全面反攻之际能一溃千里;对待本国人民比侵略者还要凶狠,这一切堪为世界军事史的“奇迹”。

  山东地区土改时先是犯下了右的错误,对“三三制”党外人士采取片面团结与敷衍政策,没有进行必要教育与适当改造的工作。土改初期一部分地主迫于形势主动将土地分给农民,有一种对于农民恩赐的心理,农民也对地主“感恩戴德”。总结了右的错误,又犯下了“左”的错误。在土改复查时“左倾”错误盛行,不少地方乱打乱杀,单纯按照阶级成分评价干部,很多抗战时期加入共产党的地主、富农出身的干部受到打击,很长时间不能工作。不仅山东如此,晋绥、华北解放区都犯过这种“左”的错误。土改严重侵犯中农利益,引起地权动荡,农民恐慌,压抑了人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群众普遍怕负担,怕斗争,怕平分,怕变天,怕变成分,不敢生产致富。党政机关忽视领导生产,使农业生产大大降低,失去农时,造成空前的歉收,全省产量由平均亩产180斤减为85斤,平均只有5成年景。农民进城去将地主在城市经营的工商业平分,而农民由于缺少经营管理能力,破坏的工商企业生产难以继续,这一切对解放区的经济发展极为不利。

  1947年10月战争形势好转,毛泽东带领党中央来到杨家沟,毛泽东把中共中央扩大会议的筹备工作主要委托给周恩来,又要任弼时多收集、了解、研究各解放区执行《土地法大纲》的情况和土地改革中的具体政策问题,他自己10月17日到30用了两周时间,先后对佳县城、谭家坪、南河塘村、白云山等地进行调查研究。经过实际调查发现土改中“左”的错误,并对错误进行纠正。毛泽东在修改中共中央关于重发《怎样分析阶级》等两个文件的指示稿时,在第四条“此两项文件原是一九三三年为纠正在阶级分析问题上的过‘左’观点而制定者”一句后面,加写一段话:“那时,凡在土地斗争尚未深入的地方,发生右倾观点,不敢放手发动群众深入土地斗争;凡在土地斗争已经深入的地方,则发生‘左’倾观点,给许多中农甚至贫农胡乱戴上地主富农等项帽子,损害群众利益。以上两类错误均须纠正……”。⑷并发了数个文件纠“左”。“地主阶级当作一个阶级要消灭,当作个人要保护。”——毛泽东。12月,中共中央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集了一次重要的会议(通常称之为“十二月会议”)毛泽东在其报告的第四部分全面地、深刻地阐明了党的士地改革政策,特别强调了团结中农的重要性。共产党人革命是为了消除封建土地所有制!

  在党中央指示下,华东局针对前期土改错误规定:“谁杀人谁偿命。”乱打乱杀之风被遏止。48年饶漱石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山东工作,“自大鲁南会议后,全省停止乱打乱杀现象。特别自毛主席十二月二十五日文告发出后,解放区内外舆论为之一变,地主、富农及部分中农与知识分子逃亡现象已经停止,青岛、济南及其他国民党区群众纷纷返回。许多从国民党区返回地富说:‘只要不打人杀人而平分土地,解放区还是比国民党区好’。”⑸面对严重的天灾、“蒋祸”。1848年山东省政府做出:今春一般暂停土改,而以生产救灾为中心任务,“不饿死一个人,不荒掉一亩地”。

  自47年冬山东省政府发出布告,要求人民保存余粮余资,准备渡荒生产,并公布八项禁令,从省府、军区起到区村一律减缩开支,实行三大方案,清理物资,降低生活水准(每人每天发市秤十三两粮食),减轻人民负但,禁止酿酒等。

  共产党人的救灾最主要的是唤起人民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反对单纯的救济。以生产为主结合救灾,以群众自救、社会互济为主,辅以公家协助,强调恢复和发展生产来克服灾荒。政府发放的生产救济粮与资金叫做生产粮与生产资金。

  山东党政军普遍动员起来,降低生活标准,将大批人力、畜力无代价帮助人民生产、运粮,对灾区停收一切税收、田赋。平原地区着重以工代赈挖河修堤,1948年共计挖河筑堤80余公里,挖填土方515万立方米,动用民工300余万人,发放工赈粮147万余斤,保护耕地262万余亩,增产粮食1.3亿斤。⑹1949年春至夏末未下透雨,秋粮无法播种。政府组织群众抗旱抢种,男女老少齐动员,抢种、补种、扒沟、挖坎、打井及增修水库,推广鸳鸯罐取水浇苗,很快形成群众性的生产热潮。鲁中南新泰县6个区打井752眼,长清、宁阳两县浇苗近2.9万亩;渤海区挖修水井近6.6万眼,胶东北海区点种玉米占总播种数的80%。

  山区则以组织群众开展运输业生产自救,仅鲁中市工商局一、二、三月份统计收购群众副业成品及开支运输工资110亿元,可买粮食1800万斤。大灾之后就是大疫,当时流行回归热、天花等病,到处死人,仅鲁南3地委就有l.2万病人。华东局派出医疗队救出8700人,预防接种5.4万余人。对还乡团成员的家属,人民政府也一视同仁地施行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这对瓦解敌人营垒也起了很好的作用。一些还乡团员说:“现在还要反对八路军真没有天良了。

  1948年山东省政府共发放以工代赈粮4970535斤,水利工赈粮3311995斤。晋冀鲁豫、晋察冀解放区与山东解放区一样遭受了严重的天灾和“蒋祸”限于篇幅不详述。

  由于党政军民干部全力抢救灾民、帮助生产,群众与干部关系大大改善。如五莲县群众(山东解放区)说:“如果没有共产党这样努力生产救灾,象这样灾情在十年前国民党统治时,我们一个区就饿死了七千多人。”盘踞在济南、青岛的国民党说:“共军百万易抵挡,就怕整党和救灾。”各解放区党政军民一致努力战胜了天灾人祸。

  发展工农业生产

  天大、地大,吃饱肚子的事最大。1948年1月7日中共华东局出台《华东财委会关于讨论施行“大鲁南财经会议对银行工作的决议”的通知》,决定:“所有农贷基金,在不刺激粮价的条件下逐渐变为黄豆、豆饼、小麦等粮食。今后贷放种子及肥料均以实物往来,农具耕牛等则可现款往来。农贷以借粮还粮,借钞还钞为原则。”1948年2月北海银行规定:“农贷归还,一般是借粮还粮,借钱还钱,借钱的利率月利百分之一点五,借粮的不出利息,只还本金。”⑺月利1.5%到底高不高?农民最有发言权。

  冀鲁豫解放区与山东解放区一样有实物和货币贷款两种,濮阳六区坡头集官玉信说,:“银行贷款真得保本,去年贷款二万元,买麦子一石三斗三升,现在加上利钱,买麦子三斗四升六,银行就赔九斗八升四,这样是吃五斤,还一斤,要是这样,银行有两个也赔光了。”滑县九区辛庄集李玉田说:“贷粮比贷款强,贷款五万元,六分利,到明年麦收十个月,计应出利三万元,现在五万元合七斗麦,月息一分,十个月应出七升利,粮食究竟能长多少呢(意思是涨不多)再不然买牲口,一年最少能积十车粪,能多打粮食一石五斗,牛顶牛,也能保本,不要说一分利,就是三分利,也没啥。”濮阳六区油辛庄任同生说:“俺村都会打油,现在贷款定油,秋后还油,都不吃亏。”⑻抗战时期到访延安的美国人在考察边区银行后,对边区金融工作者说:“你们办银行不是为了赚钱。”边区的银行最主要的职能是促进工农业发展而不是盈利,真正的“藏富于民”。为了繁荣工商业发展解放区政府对私人之间的借贷不限制,农贷削弱了高利贷盘剥。冀鲁豫解放区在信用社低息贷款的影响下,群众间的借贷利息也降了。每集(5天)每万元1500-2000元利息,跌为500-1000元,而且也很少出现。

  山东解放区改变以往农业贷款中“左”的做法,“干部、军工烈属、荣军,在农贷中视同一般农民,无特殊权利。”将贷款集中在最贫困的农民手中,北海银行特意指出,对于特别贫困的农民贷款可以不用归还,但要绝对保密以免人民产生依赖的心理。山东北海银行1948年银行贷放1134043万余元(内农贷及副业贷款9077283432元),贷粮1355514斤。

  除了给农民低息贷款,还积极推广良种,山东解放区农业技术部门培育的良种金皇后玉米平均亩产五百斤(土地、水利、肥料都是最好的条件下),而同等条件下当地玉米亩产才二三百斤。渤海、莒县农场共推广斯字棉种27000斤,约种3000亩,估计群众比种当地棉种多收棉花70000斤。⑼

  政府农业技术部门还主动为农民提供农药(非常原始的信石之类)消除病虫害对农业生产的不利影响。1948年渤海区匡五、平兆、商河、齐河、禹城等5县统计,共有223028户养猪8410头,平均2.6户养一头猪。又据该区15个县31个村3507户的调查,养猪数量已超过战前。据全省49个村的典型调査,除饼肥(豆饼、花生饼)、肥田粉外,其他有机肥料施用量1949年已接近战前水平。⑽

  冀鲁豫解放区1947年下半年冀南银行对太行区14个县太岳区两个县的统计,信用社526个,资金1748万元,较上半年太行区增加66%,太岳区增加23%。又据邢台、黎城、沁源、沙河四县80个信用社统计共放出贷款10725万元,帮助群众买牲口620头,农具19232件,肥料249斤、纺车989辆、布机546架、羊989只、打井32眼、运输获利7025万元,工业获利480万元。

  世间武功皆可破,唯快不破。解放区遭受严重的天灾、“蒋祸”,翻身的农民又掀起参军、支前的热潮。这样一来必然要面对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毛泽东说中国,“几千年来都是个体经济,一家一户就是一个生产单位,这种分散的个体生产,就是封建统治的经济基础,而使农民自己陷于永远的穷苦。克服这种状况的唯一办法,就是逐步地集体化;而达到集体化的唯一道路,依据列宁所说,就是经过合作社。”“是人民群众得到解放的必由之路,是由穷苦变富裕的必由之路”。

  抗战时期山东解放区就已开始组建合作社,期间也发生了很多错误,经过整改,截止1946年6月底的统计全省已经有8394个合作社,社员270万人,资金2亿元。⑾自从国民党重点进攻开始,各地区合作社受很大影响,特别是鲁中山区,前年冬季共有合作社1683处,至去年10月仅剩下400处,莱芜县原有100多处,垮台的80处,泰安40多处已全部垮台,蒙山县70多处已全部垮台,博山县20处垮台的12处,沂东县107处垮台的104处,临胞县垮台47处,临沂县120处全部垮台,东海县49处全部垮台。47年底鲁南有1274处合作社都全部垮台、停业。⑿其他战场附近的合作社都受到很大损失。

  土改中“左”的错误也影响到合作社的发展。1947年7至10月这4个月的土改复查中,有些地区的合作社亦成为斗争对象。胶东区有些合作社干部被打死或致残;有些合作社因撤换社干,新社干选不出而停业、垮台。滨海从复查反特入手,到处逼供承认特务,大店社11人,除4人外都成了特务。邢家水磨8个合作社,除社长当时外出,其他7人都被打死。⒀单纯的按照出身选拔合作社干部,原有的地主、富农出身的合作社干部被替换下去,新上台的合作社干部都是贫雇农出身,业务不精通,贪污、吃拿卡要极为普遍。以致社员参加合作社思想混乱,情绪低落,合作社停业、垮台、分掉较多。不仅山东解放区,冀中一位非常优秀的合作社干部,被说成“地主阶级发财思想”害怕受到打击逃亡。后开始纠正“左”的错误时回到冀中。周恩来在48年针对党内路线错误说:“我党历史上右倾错误时间短易纠正,‘左倾’错误的时间长不易纠正。”

  1947年冬,山东省府在《关于春耕工作的指示》中,强调生产、战争与土改结合,应组织变工互助以解决春耕中缺乏劳力、缺乏耕牛的困难。提出:“前方打仗支前立功,后方生产立功”,动员一切整半劳力参加春耕生产。政府发放耕牛贷款,奖励养牛,保护畜主利益,人工换牛工时,一般是照顾牛主利益,同时采用各种办法鼓励养牛,因此养牛的渐增。某些地区农民自发的组织饲养耕牛合作社,政府给予贷款税收和技术方面支持。据渤海、鲁中南各十个县,胶东的酉海、南海、滨北等分区的不完整统计,增加耕畜145628头(估计全省增加耕畜在30万头以上)。老区农民耕牛数恢复到战前的50%,新区恢复到30%。

  山东解放区纠正土改中“左”的错误的同时,也开始整社,对合作社秉承民办公助为宗旨;对不合格的合作社干部进行撤换;学校中招收学员培养合作社干部,合作社又重新走上正轨。新的合作社按照自愿与等价交换的各种劳动互助先后建立起来。为了克服劳力、耕畜和农具缺乏的困难,青壮年绝大部分或全部参战或服战勤,一些地方则实行全村大拨工。共产党人在民间换工习惯的基础上,动员和组织群众实行劳力换工和耕牛农具互助,对烈军属的土地则组织劳力实行包耕和代耕。莒南小坊前合作社,47年在全庄除15个男劳力外,其余男劳力都出工支援战争的情况下,没有荒掉一亩地。

  华北农村有妇女参加劳动生产为“耻辱”的旧习俗。政府宣传“妇女参加劳动光荣”,并制定妇女参加田间劳动同工同酬的条规。其做法通常是全村编为一个大队,几个分队,以下又分设几个小组,青壮年、老人、妇女、儿童,根据生产需要分编或合编。由村生产委员会每天统一计划全村营生,统一分配劳动力去做,打破户界不分你我依次突击。这种大拨工,除了少数计工算账外,大部分往往并不计工算账(事实上也很难算清),但一般也能得到群众的理解:“人家上前线是任务,咱们在家也有去帮助人家生产的任务。

  在发展农业生产的同时,合作社还积极组织农民在农闲的时候搞运输、榨油副业,组织妇女搞纺织。莒南朱家洼子合作社,该社44年成立,由群众自动入股及政府贷款集资22020元。在合作社干部带领下经过全体社员的共同努力,先后成立了榨油组、纺织组等等。

  从成立开始先后经历了日寇大扫荡、不亚于日寇的国军扫荡,其中以47年国军“扫荡”损失最为惨重。国军第一次“扫荡”合作社损失20余万,10月底“蒋匪”军又“扫荡”。房屋、家具、书、织布机、中药、木器、黄烟、棉花、钱、粮食等大部分资财化为灰烬,损失总值860万元。该社干部是从苦水中泡大的,以剩下的物资继续营业。经农会讨论,组织贩卖白菜、生米、粮食等小生意。年底结帐,每100元股金仍能分红280元。社员纷纷说“合作社给‘蒋贼’烧光了,没想到还分到这么多钱!”群众更加踊跃入股,股金扩大至300万元,社员350名。有重点的赊草给贫户结蓑衣,收成品1100余身。

  他们不仅带领本村的农民勤劳致富,在天灾、“蒋祸”之下,还积极帮助其他村庄灾民生产自救。帮助小梁、陈后庄19户难民结蓑衣、纺线,组织4个男劳力拉锯、运盐,帮他们运送22车肥料,种了5亩地。春荒最严重的4月里,社里贷款47.5万元,组织31户贫民运盐,做小生意,又供给菜种9.5斤、铲25个、锅22口,杈60把、扫帚103把。铁匠炉制造镰刀240余把,䦆头、锄、勺子、铡刀等若干。⒁帮助该庄完成了救灾任务,完成了春耕夏种。社内6个职员自己组织劳动互助,也解决了44亩地的耕种困难。

  莒南小坊前合作社不仅组织农民劳动致富,为了改善医疗条件又成立了医药合作社。医药合作社资金100多万元。有一中医医生,本庄人,善针灸,自44年入社4年以来,又学会用西医治几种常见的传染病,如疟疾、痢疾、黑热病等,因此威信很高。48年春崔家一带有40多小孩害痧症,听信巫婆的话,死了30多人。医生听到这个消息,一面宣传一面前去治疗,结果都治好了。

  合作社以低价供给农民农具、种子。据胶东牟平9个合作社统计,供应菜种337斤,地顺种670斤,马铃薯种2000斤,豆种300斤,将阳24处合作社贷款1020万元,解决农具421件,种子370斤,荣城24处合作社贷款1728万元,解决种子10045斤,福山27处合作社贷款600万元,解决种子23671斤。滨海日照县碑廓区合作社,出产锅15000口,鏊子2400个,犁子1500个,铲头10000把;莒南板泉出产铁掀1160把,镰刀800把,菜刀143把;沂水县部分区、村合作社供应铲头3665把,撅头280把,菜种1974斤;安邱三个村社供给菜种1310斤,铲头546把,牲口107头。⒂

  到1949年胶东区北海、滨北两地组织起来的农户占总户数的32%至97%,一般已经达到50%-70%。全省互助组达478135个,参加农户207万,占总户数的21.3%。⒃

  丰收

  在山东党政军民共同努力下,49年山东省政府对农业生产总结到:(1948年)秋季收成超过了前年(1946年)水平,一般地区前年只有五、六成年景,而去除部分灾区外,一般均在七成至八成,个别地区达九成、八成年景。胶东除部分灾区只有五至六成年景,一般地区去秋收成较前年增产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将近一九四六年的生产水平。渤海一般均在七、八成年景。鲁中南约六成至七成,少数县份达年景较前年增产二成至三成不等。1948年,山东解放区各地小麦种植面积都大大过了1947年,基本上达到了华东局提出的山区种麦面积占耕地的1/3,平原地区占1/2的要求。1948年山东粮食产量较47年增产1亿余斤。1949年收麦粮33亿余斤,平均每亩83.5斤;收秋粮80亿斤(经济作物除外),平均亩产88.2斤;全年共收粮食约1206492万余斤。⒄马克思说:“超过劳动者个人需要的农业劳动生产率,是一切社会的基础。”农业是工业原料的来源地也是销售地,手中有粮食、棉花等物资就可以与国民党逐鹿中原,决一胜负。

  文章来源:公众号“中国历史研究院”

  本文资料选自

  ⑴《美国外交政策史1775-1989》杨生茂主编,副主编王讳、张宏毅、任东来、张红路、徐国琦、人民出版社,1991年出版,第473页。

  ⑵《中国土地改革史》张永泉、赵泉钧著,武汉大学1985年出版,第230页。

  ⑶《山东革命根据地财政史料选编 第3辑》山东财政科学研究所、山东省档案馆合编,1985年出版,第325-326页。

  ⑷《毛泽东年谱一八九三-一九四九 下》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逄先知主编,副主编冯蕙、姚旭、赵福亭、吴正裕,人民出版社、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出版,第256页。

  ⑸⑼《山东革命历史档案资料选编 第20辑》山东省档案馆、山东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合编,山东人民出版社1986年出版,第174-175页,第333页。

  ⑹⒃《山东革命根据地财政史稿》第372页、第367页。

  ⑺《中国革命根据地北海银行史料 卷2》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中国人民银行山东省分行研究所合编,山东人民出版社,1986年出版,第413页。

  ⑻《冀鲁豫边区金融史料选编(下)》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中国人民银行山东省分行研究所合编,中国金融出版社,1989年出版,第220页。

  ⑽⒄《山东革命根据地财政史稿》朱玉湘主编,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出版,第373页,第370-371页。

  ⑾⑿⒀⒁⒂《山东省供销合作社史料汇编(1924-1949)》山东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史志办公室编,1990年出版,第282页、第317页、318页、349-350页、323页。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新闻联播的信号:汲取香港教训,让穷人能住得起房子
  2. 英驻港领馆雇员内地被抓,干了什么不光彩的事?
  3. 车企产能严重过剩,统筹破产不能拖延
  4. 没有解构,没有歪论,更没有试图颠覆
  5. 《特赦1959》的遗憾,辽沈战役战俘去哪儿了,廖耀湘几乎没戏
  6. 钟声的徒弟:国企改革与国家性质!“不退”!
  7. 好人难做,中国好人更难做……根子在哪里?
  8. 毛主席爱护干部:第一个在制度上打破“官国”传统
  9. 讲道理,我真的不“仇富”
  10. 再说“八·二三”炮战
  1. 李嘉诚们才是中国最强大的敌人
  2. 我就是想让某些人知道,你敢诽谤他老人家,就有人敢揍你!
  3. 罗援将军评《古田军号》,最后重锤砸向——“但是”!
  4. 香港终于唱响正能量,法官却突然开始表演!
  5. 黄维为什么顽固拒绝改造?《特赦1959》隐瞒了一个重要的事实
  6. 深圳要成为香港的社会主义示范区,还有多少路要走?
  7. “香港市民”李嘉诚
  8. 郑彪:对李嘉诚先生关于香港声明的初步判断
  9. 北大“鸿浩之志”,清华“热列欢迎”——文盲自信!
  10. 这个香港人终于发声,引发争议的背后是……
  1.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2. 宪之:港乱收局的几个可能与得失评估
  3. 一篇34年前批评刘亚洲的文章
  4. 外媒:个别中国女孩见到老外就变得骚浪贱?
  5. 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集体沉默
  6. 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认识和处理香港问题
  7. 胡澄:香港,是中国共产党的---!
  8.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9. 宋鸿兵香港问题深度解析
  10. 李嘉诚去哪了?
  1. “小题”大作:毛主席为山区盐价高几分专门作批示
  2. 车企产能严重过剩,统筹破产不能拖延
  3. 我就是想让某些人知道,你敢诽谤他老人家,就有人敢揍你!
  4. 罗援将军评《古田军号》,最后重锤砸向——“但是”!
  5. 好人难做,中国好人更难做……根子在哪里?
  6. 人傻钱多,速来北大——外国留学渣可领取47万全额奖学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