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国际友人与中国经验”工作坊04| 国际友人、中国革命与阳早、寒春的故事

马遥 · 2019-11-12 · 来源:新青年非虚构写作集市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webp.jpg

  国际友人与中国经验工作坊第四期

  

  国际友人、中国革命与阳早、寒春的故事

  

  2019年10月17日上午,“国际友人与中国经验”工作坊第四期邀请到对外经贸大学教授阳和平老师作为第四期的主讲嘉宾,与大家分享其父母阳早、寒春与中国革命的故事。沙龙由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员张慧瑜主持,参与者有石峤、张芳瑜、费德、杨仪、树佳丽、石含笑、杨佳艺、蒋乐来、马遥、温宏志、王子萌、黄雪等。

  张慧瑜首先对主讲嘉宾做了简要介绍,着重提到了阳和平老师作为国际友人阳早、寒春的大儿子这一身份。他还补充了“国际友人与20世纪中国经验”这一研究项目的大致构想,即以国际友人为历史线索,以非虚构写作的形式,通过研究他们眼中的中国以及他们和中国社会历史的具体关联,呈现20世纪中国历史当中的社会革命经验。另一方面,在学术研究之外,让更多的普通民众了解国际友人的故事,以不同的视角进入20世纪的中国历史,也是十分有益的工作。通过与中信出版社合作,工作坊还计划出版一本中文版的阳早、寒春的传记,把他们的故事讲给更多的中国读者。

  

2.webp.jpg

  阳和平老师首先提到了对他父母来华有重要影响的一个人,也就是他的舅舅韩丁。韩丁也是上世纪中国革命历史中一位重要的国际友人,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1937年,18岁的韩丁乘船从旧金山去往日本,在东京做了一段时间的记者后继续向西,游历了诸多亚欧国家。其间,他曾进入过中国东北,那是他与这个东方古国的初次接触。8年后,韩丁以美国战争情报处分析员的身份再次来到中国,亲身经历了重庆谈判,并与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有过深入的交流。1947年,韩丁应联合国救济善后总署的征召,作为一名拖拉机技师被派到中国东北,后来为培养新中国第一代农业技术人员作出重要贡献。1953年,韩丁回到美国,受到麦卡锡主义势力的迫害,被冠以“叛国者”的污名。1966年,韩丁的代表作品《翻身》出版,向外国人呈现了中国共产党组织领导土地改革的真实情况。这部作品广为流传,韩丁因此受邀到各地演讲。两年后,他不顾当局阻挠执意要再次前往中国,特地带着家人前往中国驻巴黎大使馆,经使馆帮助绕道来到中国。

  阳老师认为有必要对韩丁的资料做进一步的挖掘。世人大多熟知的是他已经发表的作品《翻身》、以及后来的《深翻》,但是韩丁后期还写作了80年代“包产到户”的《分山》,应该把这份资料整理翻译出来。另外,韩丁晚年还出版了一本“Through a Glass Darkly: American Views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这本书系统地批判了部分西方学者在改革开放之后对毛泽东时代的污蔑,具有很高的历史和学术价值。这本书目前只有英文版,阳老师希望能翻译成中文在国内出版,他还提供了其他相关国际友人的资料线索,对项目研究有很大帮助。

  接下来,阳老师从韩丁说回自己父母的故事。韩丁并没有把中国当做自己最后的归宿,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积极推进了中美之间的交流。他终究还是一个客人,没有定居在中国。不同于韩丁,阳早、寒春则选择了扎根中国,在这个革命之火星星燎原的国家,将自己对于人生的追求和建设一个全新的国家结合在一起,在平凡的生活中做了一辈子的革命战士。阳早出生在一个美国的农场,从记事起就打着灯笼在牛棚里边,帮着大人挤奶。他的父亲,也就是阳和平老师的爷爷是被农场主收养的孤儿,年轻时当过煤矿矿工,参与过工会,接受了很多社会主义的思想。但阳早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由于家里经济困难,阳早靠勤工俭学读到了大学。上个世纪30年代,欧美国家深陷经济危机的泥潭,而苏联却是高歌猛进、蓬勃发展,这种鲜明的反差对美国民众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当时在阳早家族中,既有左派,也有右派,还有中间派,兄弟姐妹们经常就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计划经济、市场经济展开激烈讨论、争执不休。在这种环境中,阳早对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有了大概的了解。一开始,他主要被苏联社会中的官民平等所吸引。后来,在大学期间,他阅读了《红星照耀下的中国》,又受到参加美国共产党的姐姐的影响,阳早产生了到中国看看的愿望。

  

3.webp.jpg

  1946年,正值联合国救济总署招募一批畜牧专家前往中国,提供路费和工资,阳早借这个机会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他亲眼看到了当时贫困、落后、饱受战乱疾病侵蚀的旧中国。来到中国不久,阳早就离开了联合国救济总署,从北平飞到了延安。那是内战爆发前飞往延安的最后几趟航班。很快,国民党开始进攻延安,大兵压境,共产党部队准备撤离转战陕北。毛泽东等人邀请了当时在延安的几位外国人,阳早就是其中之一,询问他们的去留。阳和平老师笑称自己的父亲初生牛犊不怕虎,选择留下来跟着共产党进行战略转移。

  内战期间,阳早和光华农场的20几个人赶着一群牛从延安转移到内蒙和陕北交界。这是一段改变他一生的难忘经历。他们每到一处,就派出侦探,与当地党组织联系,获取国民党的信息并制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为了避开飞机大炮、电台测位移,他们白天躲在窑洞、山沟里,晚上才能出动。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突破了国民党的封锁线。阳和平老师感叹这是难以想象的人间奇迹。阳早在这次经历中亲身感受到共产党的兵民一心、团结一致,他也亲眼看到陕北的老百姓如何死心塌地地跟着共产党走,从此阳早对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产生了由衷的敬佩之情。阳和平老师说,没有这次经历,他的父亲不会一直在中国待下去的。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感情之后,阳早写信力劝寒春来中国。当时,二人还只是普通朋友,虽然双方的家庭有着很密切的关系,但寒春是一名核物理学家,早期一直潜心科学研究,与阳早的生活交集并不太多。阳和平老师半开玩笑地说,是中国革命最终让他的父母走在一起的。

  寒春与阳早的成长经历有很大差别,她出身知识阶层,家族中不乏历史上的名人,包括布尔代数的提出者乔治·布尔和著名小说《牛虻》的作者艾捷尔·丽莲·伏尼契。寒春的父亲是一名律师,母亲从事教育工作。她的母亲深受杜威教育思想影响,强调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发掘学生的好奇心和创造力。寒春一直在母亲的教育下成长,在她高中时,母亲创办了自己的学校,聘请了很多优秀的知识分子担任教师。这所学校格外地与众不同,它的必修课不是数学、历史、地理,而是音乐、舞蹈、美术、体育,甚至开始课程教授养殖、挤奶、修理。寒春的母亲非常反感作业和考试,她格外注重锻炼动手能力和独立思考、解决问题的能力。

  

4.webp.jpg

  受这种独特的教育方式影响,寒春自信、乐观、独立,而且勇于探索、勤于思考、善于动手。中国媒体往往形容寒春初来中国时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之感,阳和平老师打趣道,那是媒体的感受,不是他母亲的想法。寒春最喜欢的就是从无到有经历一件事情的全部过程,她对这种挑战带来的新鲜感和成就感充满了热情。寒春在美国时,经常连续几星期在森林公园野营,要自己搭帐篷、寻找食物和水源。所以当她来到一无所有的新中国时,并没有受到艰苦条件的影响,反而是找到了能激发自己兴趣与激情的事业。阳和平老师说,对于寒春来说,在中国从事农机具的工作和在美国研究核物理没有太大差别,两者都是要白手起家,在空白的领域创造新的东西。

  1945年8月在广岛、长崎爆炸的两枚原子弹为二战画上了休止符,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的浩劫将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卷入其中,太多人的命运因它而发生难以预料的转变,寒春就是其中之一。她原本是芝加哥大学核子物理研究所研究生,和杨振宁、李政道是同学,并参与了曼哈顿计划,在科研事业上前途无量。但在核武器首次用于军事活动并造成了毁灭性的灾难时,寒春清晰地意识到在纯粹的科学研究之外,必须考虑科学为谁服务的问题。一开始她试图撇清科研与军事、政治的关系,二战结束后她返回学校继续深造,潜心学术。后来她发现自己的奖学金以及实验所必须的某些试剂都来自军方的支持,自己所做的实验物理的成果,最终都不可避免地会被进一步改进成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阳和平老师引用中国的俗语来形容,就是孙悟空怎么跳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5.webp.jpg

  寒春受到深深的打击,感到十分痛苦。她被迫放弃了物理,又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这个时候阳早的来信吸引了她,“小米加步枪”的中国革命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刚好哥哥韩丁也鼓励她来中国,寒春以学生的身份避开美国政府的审查来到了大洋彼岸的中国。那是1948年,解放战争的局势已经基本明朗,中国即将正式开启新的历史篇章,刚刚落脚中国的美国人寒春也开始了一条新的人生道路。

  初到中国时,寒春通过宋庆龄基金会与中共地下党取得联系,多次尝试之后终于从北京来到了延安。解放后,寒春和阳早继续留在延安,从事农牧业技术工作,并于1949年结为夫妻。1952年,怀孕七个月的寒春辗转到北京准备生产。宋庆龄得知之后,邀请她参加世界和平会议,作为美国代表团成员在大会上发言。寒春讲述了自己放弃核武器研究的心路历程,呼吁科学家关注科学为谁服务的问题。由于这次演讲是临时安排的,寒春甚至都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就穿着在陕北时共产党发给她的干部制服上了演讲台,肥大宽松的衣服甚至让人看不出她是一个孕妇。寒春的演讲获得了与会人员的高度赞同,她的真诚和坚定打动了在场的听众,这件事也很快被媒体广泛报道。结果美国方面得到消息后,由于寒春的特殊身份,当局怀疑她叛国,甚至传出了她是中共间谍的谣言。这给寒春在美国的家人一度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他们的一举一动曾被严格监视。这也导致1953年韩丁绕道加拿大回国时,受到美国情报人员的刁难,把他在中国搜集的土改资料没收了,后来长期找不到工作,经过六、七年与美国国会的法律诉讼,才最终要回研究资料,完成《翻身》那本书。

  大会期间,寒春与阳早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名字在孩子出生前就起好了,是大会结束后宋庆龄与寒春散步时帮忙取的,名为“和平”,这就是阳和平老师名字的由来。阳老师从小跟随父母在西安的一个国营农场长大,他们一家和普通农民一同生活、一同劳动,和最基层的中国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那时候,中国的农业机械化程度极低,大部分都要依靠人工,耗时耗力。阳早和寒春就和农民一起想办法搞技术创新。寒春的动手能力极强,她改进了从苏联运来的铡草机,使生产效率提高了一倍,还推广到全国多家农场。寒春还利用美军留下的冷冻机解决了牛奶从农场运输到城市过程中的低温保鲜问题。在技术革新的过程中,寒春深深感受到中国农民的智慧和创造性,她曾和一位铁匠合作制造出了牛奶高温消毒杀菌的装置。阳和平老师认为,虽然很多农民的文化程度不高,但他们有丰富的智慧,明白事理而且善于动手。学历高、实践能力又强的寒春在和中国农民的接触中,体会到了知识与智慧相结合并涌现出无穷创造力的快乐,这正是她理想的生活状态。

  

6.webp.jpg

  不过,农村的文化环境也带给寒春一定的困扰,主要是妇女地位的问题。性别平等问题是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欧美国家的妇女解放运动从近代开始萌芽,到二战时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中国历来有男尊女卑的传统,虽然社会主义支持男女平等、提倡妇女解放,但这种传统在广大基层依然根深蒂固。女性被认为是从属于男性的,女性的贡献不应该超过男性。尽管寒春为改良以及研制农机具做出了突出贡献,但组织上还是同等地给予寒春和阳早以奖励,甚至常常以“阳早夫妇”、“阳早等专家”的称呼忽略寒春的工作。这和寒春独立的个性产生非常大的冲突。阳和平老师补充了寒春的一个小故事。寒春还在美国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和同学杨振宁开车到远郊,路过农场的时候,寒春说了一句话,大意是,她不嫌弃务农,但绝不会做一个农场主的妻子。阳老师的理解是,务农是一个职业,寒春并不轻视这个职业,但农场主的妻子是一个身份,象征着一种从属的地位、一种附庸的关系,而这是寒春所拒绝的。命运总是这般出人意料,寒春最终还是在中国当了一个“农民”,在这个国家充满革命热情、改天换地的时代,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创造与实践的机会,也不得不始终面对着如何保持女性独立的艰难课题。

  1966年,阳早、寒春受命调到北京,负责译校稿件。当时十几岁的小阳和平听到消息后立刻就哭了,他之前曾在北京上过一年小学,与自由自在的农村相比,城市的生活单调乏味,他已经把农场当做自己的家乡,对那里充满了依恋。阳早、寒春夫妇其实也不想离开农场,但最后还是决定服从组织分配,提出了不住在友谊宾馆的要求,希望和老百姓生活在一起。结果他们一家被安排到比友谊宾馆更高档的新桥饭店,那里都是来华的外国专家。阳和平和弟弟妹妹们进入了北京的重点小学,学习负担很大,没有游戏的时间,也不能经常见到父母。这种状况让一家人都备受煎熬。

  

7.webp.jpg

  正在这个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各种大字报铺天盖地而来,阳早和寒春也积极加入进来,他们想通过大字报来表达自己目前的困扰。夫妇二人和另外两个朋友先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后来被一位外国专家抄下来,以大字报的形式贴在友谊宾馆门外。当时,全国都在抄大字报、贴大字报、看大字报,大字报成了消息传播的一个重要渠道。当几个外国人写的大字报传出来后,人们觉得很意外,都愿意抄。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阳早、寒春等人的大字报很快传遍全中国。当时还在西安的阳和平就从一个送奶工口中得知了父母的大字报。这份大字报也传到了毛主席那里,毛主席对其中的内容表示赞同,认为外国专家及其子女应该和中国人一样,不搞特殊待遇。这样一来,阳早、寒春就从特殊待遇中“解放”出来了。

  改革开放后,阳早、寒春基本定居在北京市昌平区的沙河。他们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模范农场,阳早利用了他在识别优良牛种方面的经验,寒春则专门从美国公司学习了胚胎移植技术,将品质较差的牛群很快转变为北京地区产量最高的牛群。他们的农场实行了全盘机械化管理,从饮牛到喂养到挤奶全部机械化。阳早、寒春想一直按照这种思路推广农业机械化,但进入90年代,随着市场化改革的深入,他们的构想已经难以实现了。两位老人的晚年也因此染上了落寞的色彩。

  

8.webp.jpg

  由于时间有限,阳和平老师的分享基本就到此为止了。他在沙龙的最后又提到了一些搜集资料的线索,比如曾与阳早、寒春一同工作的北京南郊、北郊的工人,从他们那里能获知两位老人后期的一些经历。另外,寒春还有大量的笔记没有整理,其中应该有不少有价值的内容,这些都有待研究人员深入挖掘。

  经过阳老师的分享,大家对阳早、寒春的故事有了更加直观和感性的认识。从这些支援中国建设的国际友人身上,可以看出20世纪轰轰烈烈的中国革命历史,是一场吸引千千万万追求自由和平等的人们共同奋斗的事业,充满了艰辛、幸福与曲折。我们今天需要把国际友人的个人故事放在更大的历史和社会场景中来理解,呈现他们的每一次生命选择与时代、政治的复杂关系。

  (纪要撰写:马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3.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4.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5. 孙锡良:老孙微评(尊重)
  6.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7. 光刻机被卡,当中国芯片突围战遭遇了瓦森纳协议
  8.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9. 军统杀中统,军统搞军统,民国办公室政治是这般玩法
  10.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6.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6.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