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张文木:“魏晋大降温”与中原乱局——三国两晋南北朝(连载)

张文木 · 2019-12-02 · 来源:宏国智库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这样的冷暖转折的时间节点往往成了压垮许多王朝,比如商末纣王帝辛、西汉末王莽等的“最后一根稻草”,同时也造成了一些王朝,比如商王盘庚、北魏孝文帝元宏等的新生。

  我国冬季温度主要受西伯利亚冷空气控制,升降比较统一,可以用冬季温度作为气候变动的指标。约在公元150年(东汉桓帝和平元年)后,中原气温,按葛全胜划分,即将进入秦汉以后的“第一个冷期(冷期I,公元181~540年)(参阅附图22a),冰、雨雹、冻寒等气象记录的频率越来越高。

  1.“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遇上了“时不利兮骓不逝”的难堪

  “东汉晚期(公元180~220年)气候又趋寒冷,这可能是魏晋气候大降温的前奏。”此间“不仅是中国,朝鲜的气候也明显恶化。据《三国史记》所载,从公元150年到200年朝鲜寒冷多雪,和高句丽抗争也越发激化”。中国北方农牧交错带地区的降水量和湿润指数都大幅下降(附图22),逼使北方游牧民族南下并对中原政治形成较大的冲击。中原地区发生了董卓之乱、黄巾起义及随后的群雄割据。大约在公元220年气候又降至一个新的低温时期。

  183年冬,大寒,北海、东莱、琅邪井中冰厚尺余。

  193年六月,寒风如冬时;右扶风雹如斗,雹杀人,前后雨雹,此为最大,时天下溃乱。

  197年袁术兵败渡淮,士民冻馁,江淮间相食殆尽。

  208年月,周瑜遇曹军于赤壁,曰“(曹军)舍鞍马,杖舟楫,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今又盛寒,马无蒿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

  225年(魏)正月、雨木冰。十月,魏文帝行幸广陵故城,临江观兵,戎卒十余万,旌旗数百里,是岁大寒,水道冰,舟不得入江,乃引还。

  241年正月,大雪,平地三尺,鸟兽死者大半。(《三国志·吴书·吴主传》)

  252年月,(魏)桃李华。

  262年月,(魏)桃李华。

  葛全胜认为,在这个“魏晋大降温”的总趋势中,“三国后期气候转暖,并出现了长约30年的较今暖湿气候”。它略微改善了中国北方的生存条件,缓和了由北方各民族生存空间的挤压和由此带来的对中原汉民族的压力,这为曹魏统一中原及随后的西晋统一王朝(公元265~316年)的出现提供了有利的自然条件。西晋期间,特别是西晋初期和末期,中国东部气象冰雪记录渐让位于雨雹、陨霜等。寒冻天气让位于寒冷天气。葛全胜等学者认为:

  在进一步发掘文史资料和自然证据的基础上,目前作者倾向于认为,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东中部地区气候较冷,有“稍冷—稍暖—较冷—稍暖”四个阶段的变化。其中,第一个阶段从三国、西晋到东晋(220s~350s),气候比今略冷;第二阶段从东晋中期至北魏统一北方(360s~440s),气候与今相当。部分时段可能比今略暖;第三阶段相当于南朝宋—梁时(440s~530s),气温明显比今寒冷。最冷的30年(公元481~510)冬半年平均气温较今低1.2℃左右,降温速度最快是公元361~510年,降温率约为1.0℃/100a;第四阶段是梁末至陈覆亡(540s~580s)气候可能较今略暖。

  西晋(公元265~316年)恰恰就诞生于第一“稍冷”阶段中的“长约30年的较今暖湿气候”间隔期,此间中原气温及北方农牧带地区湿润指数回暖(参阅附图22b)。这使北方游牧带的生存条件得以改善并由此造成曹魏政权的北方战略压力减轻。至公元250年回升气温及相应的中国政治稳定达到最高峰值,中国进入新一轮——尽管只有51年——的以西晋(265~316年)名义实现的国家统一及由此产生的为期十年的“太康盛世”(280~289年)。此间气候从寒冻向寒冷转变。

  然而,好景不长,西晋一班“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豪杰很快就遇上了“时不利兮骓不逝”的难堪。“西晋后气候再次变冷。”中原气候在半个世纪间又迅速向下冲刺,此后的气温记录又从此前的“雨雹”“陨霜”降至“河冰”。

  287年十二月,大雪。(《晋书·五行志》)

  295年十二月,丹阳、建邺大雪。

  304年十一月,行次新安,寒甚,帝坠马伤足。(《晋书·惠帝纪》)

  306年闰八月霰雪。(《晋书·五行志》)

  307年十二月,雪,平地三尺。(《晋书·五行志》)

  313年会稽庚午大雪。

  320年月辛未,雨木冰,三月海盐雨雹。

  323年十二月幽、冀、并三州大雪。

  324年月庚子,京都雨雹,燕雀死。(《晋书·五行志》)

  325年月丁丑,雨雪。癸巳,陨霜。(《晋书·五行志》)

  332年月,雹起西河介山。大如鸡子,平地三尺,洿下丈余,行人禽兽死者万数,历太原、乐平、武乡、赵郡、广平、钜鹿千余里,树木摧折,禾稼皆荡然。(《晋书·石勒载记》)

  334年月,成都大雪。

  335年月,冀州八郡雨雹,大伤秋稼。

  343年七月庚申,晋陵、吴郡灾风。八月,大雪。

  346年月,冀方大雪,人马多冻死。

  352年正月乙巳,雨木冰。(《晋书·五行志》)五月不雨至于十二月,俊遣使者祀之,谥曰武悼天王,其日大雪。是岁永和八年也。(《晋书·石季龙载记·冉闵》)

  353年十二月,桃李华。(《晋书·五行志》)

  354年月,凉州雪。

  355年月壬申,陨雪(《晋书·穆帝纪》)。十二月己未,雪。(《晋书·五行志》)

  366年渤海湾从昌黎到营口连续三年全部冰冻,冰上可以来往车马及三四千的军队。。

  367年月,晋废帝司马奕渡黄河征卫辰,“时河冰未成,帝乃以苇絙约澌,俄然冰合,犹未能坚,乃散苇于上,冰草相结,如浮桥焉。众军利涉,出其不意,俘获生口及马牛羊数十万头”。

  377年十二月,大雪。(《晋书·五行志》)

  389年十二月,雨木冰。(《晋书·孝武帝纪》)

  395年十一月己卯,暴风冰合,魏王珪引兵济河。(《资治通鉴·晋纪》)

  396年月大雪(《晋书·安帝纪》)。十二月,雨雪二十三日。(《晋书·五行志》)

  397年月,(慕容宝引还中山)时大风雪,冻死者相枕。(《资治通鉴·晋纪》)

  398年 (幕容德)乃率户四万、车二万攻千乘,自邺将徙于滑台。遇风,船没,魏军垂至,众惧,议欲退保黎阳。其夕流澌冻合,是夜济师。旦,魏师至而冰泮,若有神焉。(《晋书•幕容德载记》)

  5月和8月下大雪,这在北方已是罕事,而河结冻能过几千人的大部队和几万人的迁徙大军,则说明气温已降至极点。需要说明的是,在上述寒冷气象中也出现公元353年“十二月,桃李华”的记录,但这样的暖温物候征兆很快被第二年的“五月,凉州雪”所抵消,并在以后的几十年中不曾出现,这种局部短时暖温并不表明气温总体下降趋势的中断,更不能由此得出气温转暖的推断。由上引“气候变化与游牧民族政权南界的关系”图(参阅附图19)所显示,这时气温已至魏晋南北朝期间两个寒冷低谷中第一个低谷的谷底。此后气温又出现短期陡升。从354年至365年间,气象记录中没有大寒的记录。满志敏认为: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寒冷气候中出现了两个大的冷峰:第一个冷峰的中心时间在310年代,跨度大约在290~350年代间;第二个冷峰的中心时间在500年代,跨度大约在450~540年代间。从时间延续来看,第二个冷峰比第一个长,寒冷事件的频数也要比第一个冷峰大。

  第一个冷峰的出现对中原政治产生的直接后果就是将晋王朝的统治范围大幅向南方挤压,从公元300年以后的近50年时间里,中国中东部气候急降。公元317年,镇守江东的琅琊王司马睿即晋王位于建康,次年称帝。建康在洛阳之东南,史称东晋(公元317~420年)。与此同时,中国北方也基本为因天气降温而被迫南下的众多游牧民族犬牙割据。公元301年,巴氐族领袖李特在蜀地领导西北流民起事;公元304年,其子李雄在益州自称成都王,从此拉开中国北方群雄割据的序幕。此后匈奴、鲜卑、羯胡、氐、羌五个北方内迁民族在中原和巴蜀先后建立了二十多个割据政权,其中有前、后二赵;前、后、西三秦,前、后、南、北四燕,前、后、南、北、西五凉,以及成、夏,史家统称“十六国”。

  第一个冷峰谷底结束的时间大约在公元340年,当年八月晋陵、吴郡大雪。此后气候开始反转升温;至公元353年“十二月,桃李华”记录后气温陡然飙升至公元360年时较今高0.5℃左右。在这十多年间,前秦苻坚应天时而起,西归关中,于公元351年在长安建立前秦;公元370年和公元376年分别灭前燕和前凉和代国;不久夺得巴蜀,进入西域。实现了中国北方的短期统一。但好景并不长,随后中原气温很快下降,北方生存空间南逼又促使苻坚向南扩张。公元383年苻坚发兵90万,试图消灭东晋。然在淝水为东晋所击败。南进无望,北退更难,前秦随气温陡降而迅速衰落并于394年为西秦所取代。淝水之战后,北方在日益寒冷的气温逼压和南方东晋的竭力顶抗下,陷入大战乱和更为破碎的割据局面。

  公元360年后的150年间中原气温又跌入第二个冷峰谷底。与第一个即290~350年间的冷峰低谷相比,延续的时间要长(公元450~540年)约30年、温度较第一个冷峰期约低0.5℃,其对中国社会稳定的破坏性也更大。满志敏估计“第二个冷峰的前后期冬季平均温度比现代偏低1.6~2.0℃。折合冷峰的顶端冬季平均温度偏低2.0~2.5℃。”葛全胜等认为此段“气温明显比今寒冷,最冷的30年(公元481~510年)冬半年平均气温较今低1.2℃左右,降温速度最快的公元361~510年,降温率约为1.0℃/100a”;“西北地区的许多冰川在这一时期均有一定程度的前进,青藏高原地区年均气温较今低0.8℃。在这个寒冷期中,北方农区大幅度向南退缩,牧业甚至到华北平原”。急速大幅度降温必然加剧农业社会的剧烈动荡,这种气候的变化恰恰是造成当时所谓“八王之乱”( 公元291~306年)和“五胡乱华”(公元 304~439年)形势出现的最直接的自然外因。

  气温下降和北方气候湿润指数下降导致北方农牧交错带大幅南移至比唐安史之乱年间更南的居庸关至延津(今河南郑州北)一线,这使中国分裂局面在东晋十六国后相当长的时期内没有好转。公元420年刘裕受晋禅称帝,开始持续长达169年的南朝(宋、齐、梁、陈;公元420~589年)和持续时间长达195年的北朝(北魏、东魏、北齐、西魏、北周;公元386~581年)并立的时代。

  北魏于公元439年继前秦苻坚后再度统一中国北方。“5世纪后半叶,中国气候显著干冷。公元450~480年,中国东中部地区冬半年温度比今低0.7℃”,到公元5世纪下半叶,气温已急速下降至秦以来的最低点,公元480~510年则低1.2℃。

  408年十一月,南燕汝水竭,河冻皆合,而渑水不冰。(《资治通鉴·晋纪》)

  409年月己亥,大雪,平地数尺。(《晋书·安帝纪》)

  414年十二月丙戌朔,柔然可汗大檀侵魏。丙申,魏主嗣北击之,大檀走,遣奚斤等追之,遇大雪,士卒冻死及堕指者什二三。(《资治通鉴·晋纪》)

  425年月,(北魏)大雪数尺。

  426年月丁巳,(北魏武帝)车驾西伐,幸云中,临君子津。会天暴寒,数日结冰。

  429年正月丙寅,雷且雪。(《宋书·五行志》)

  430年月壬戌,雪且雷(《南史·宋文帝纪》)。(宋)诸军进屯灵昌津。九月,河冰可涉。

  432年十一月甲戌,雷且雪。(《宋书·五行志》)

  444年月,(北魏)华林园诸果尽花。

  447年月,北镇寒雪,人畜冻死。(《魏书·灵征志》)

  448年正月,积雪冰寒。(《宋书·五行志》)

  452年月(宋)雷且雪。五月,盱眙雨雹,大如鸡卵。自十一月霖雨连雪,(宋)阳光罕曜。

  453年正月,大风拔木,雨冻杀牛马,雷电晦冥。(《宋书·五行志》)

  456年(北魏)高宗北巡狩,以寒雪方降议还。

  457年十二月庚寅,(宋)大雪,平地二尺余。

  458年月,魏主北巡,欲伐柔然,至阴山,会雨雪。

  466年正月,(张永退还延陵)其日,大寒,风雪甚猛,塘埭决坏。(《资治通鉴·宋纪》)宗遣张永进军彭城)复值寒雪,士卒离散,永脚指断落,仅以身免。(《宋书·张永传》)冬(张)永战大败,又值寒雪,死者十八九。(《宋书·蔡典宗传》)

  467年正月,天大寒雪,泗水冰合……冻死甚众。(《魏书•也伯恭传》)闰正月庚午,京师大雨雪。(《宋书·明帝纪》)

  476年,月辛酉,青、齐、徐、兖大风、雹。八月庚申,并州乡郡大雹,平地尺,草木禾稼皆尽。癸未,定州大雹杀人,大者方圆二尺。元徽末,大雪,商旅断行。

  477年,十月,於潜桃、李、柰结实。

  480年,月甲午朔,(北魏)京师大风,雨雪三尺。闰九月己丑,雨雪。(《南齐·五行志》)

  481年十一月,雨雪或阴或晦,八十余日,至次年(482年)二月乃止。(《南齐·五行志》)

  490年月,桃李再花。([唐]李嵩《建康实录·齐太祖高皇帝》)(魏)六月雨雪,议迁都洛京。

  493年月,魏主以平城地寒,六月雨雪,风沙常起,将迁都洛阳。

  496年月,(南安王桢)至邺上,日暴雨大风,冻死者数十人。

  500年月丙子,夏州陨霜杀草。六月,雍、青二州大雨雹,杀獐鹿。丁亥,建兴郡陨霜杀草。八月乙亥,雍、青、并、朔、夏、汾五州,司州之正平、平阳频暴风陨霜。

  503年月,汾州大雨雹;十一月,齐州东清河郡桃李花。

  504年月壬戌,武川镇大雨雪。壬戌,武川镇陨霜;六月辛卯,怀朔镇陨霜;七月戊辰,东秦州陨霜,暴风,拔树发屋;八月庚子,河州陨霜杀稼。

  505年五月壬申,恒、汾二州陨霜杀稼;七月辛已,豳、岐二州陨霜,乙未,敦煌陨霜。戊戌,恒州陨霜。

  506年月丙申,安州陨霜。

  507年月乙卯,司、相二州暴风,大雨雪。(《魏书·灵征志》)

  515年是冬又寒甚,淮、泗尽冻,士卒死者十七八;闰十月辛亥,(北魏)京师柰树花。

  521年月庚寅,大雪,平地三尺。(《梁书•武帝纪》)四月,柔玄镇大雪。(《魏书·灵征志》 )

  536年月,并、肆、汾、建四州陨霜、大饥。

  537年月,青州朐山境陨霜。

  540年月,(东魏)大雪。

  542年十一月癸未,(高欢围西魏玉壁城)以大雪,士卒多死,乃班师。

  546年月,(东魏)大雪,人畜冻死,道路相望。冬,(东魏)天雨木冰。

  548年十一月,纶进军玄武湖侧,明日会战,(纶大败),士卒践冰雪,往往坠足。(《资治通鉴•梁纪》)

  551年(北齐)雨木冰三日。

  554年 (十一月,西魏破江陵)于时甚寒,冰雪交下,老弱冻死者填满沟堑。十二月,淮南有野象数百,坏人室庐。

  以上是5世纪下半叶和6世纪上半叶具有典型意义即春末和秋初的雪霜及其他时段的极端寒冷事件或转暖物候征兆。其中公元5世纪40至70年代,是气温下冲最急的时期,此间寒冷物候表征明显,如江淮正月出现“雨冻杀牛马”(公元453年),“泗水冰合……冻死甚众”(公元467年),“(东魏)大雪,人畜冻死”(公元546年),“士卒践冰雪,往往坠足”(公元548年)的记录,北方五月出现“北镇寒雪,人畜冻死”(公元447年)的现象。葛全胜等认为:

  三国时中国气候开始转冷,其中3世纪和5~6世纪气候显著寒冷,最冷的30年(公元480~510年)中国东中部地区冬季温度比今低1.2℃。在转冷过程中,温度波动剧烈,中国东中部地区降温速度最快的公元361~510年,降温速率为1.0℃/100a,其中,公元421~450年至公元451~480年的降温幅度达0.6℃。

  这次降温也是世界性的。大寒冷在西方世界造成的最严重的后果就是罗马帝国于395年分裂和西罗马在“蛮族”的反复劫掠中于公元476年灭亡。

  2.“火山之冬”与全球性王朝更迭

  “火山灰进入平流层滞留后随环流扩散成为太阳辐射的屏障层从而导致地表降温,因而火山被认为是气候变冷的原因之一。”研究表明,全新世气候降温与火山爆发有密切的关系。格陵兰冰芯提示了距今9300~8700年,7700~6600年,5200~4200年,3000~7000年四个时期的降温期,深海钻孔、记录的八次寒冷期集中在距今10 300年、9400年、8000年、5400年、3000年和1400年;学者根据冰芯、冰川雪线、黄土湖泊花粉、考古史料等大量的综合分析表明,我国在距今11 000~1000年出现过多次气候冷期,主要集中在距今10 900年、10 500年、9700~9000年、7000~8500年、5800~5000年、4000~3500年、3000~2400年和2000~1400年。“五次火山集中时期与这些地质记录的寒冷期/降温期/新冰期能够部分对应;这暗示着火山爆发集中期与东亚降温具有某种因果联系”。

  日本学者田家康认为,由于公元535年到公元536年所发生的巨大火山喷发的“火山灰所产生的硫酸盐气溶胶散布在大气中,到达平流层后会破坏温室效果非常优良的臭氧层,从而导致寒冷化”。田家康解释道:

  由于气溶胶所形成的厚达20到50米的云层。这一云层反射太阳射线,像阳伞一样阻断了地球整体的日照。由于地面上的日照量减少,气候开始变得寒冷,这一过程被称为阳伞效应,即火山之冬。然而,就现状来说,还无法确定公元535年到公元536年之间所发生的巨大火山喷发的具体地点是在哪里。

  但史书提供的气象记录与之相吻合:

  490年月丙申,大雷雨,有黄光竟天,照地状如金。

  493年月甲午,西方有白虹,南头指申,北头指戌上,久久消灭。

  505年十一月丙子,(北魏)月晕珥,东有白虹长二丈许,西有白虹长一丈余,外赤内青黄。

  506年月丙申,(北魏)黑雾四塞。

  511年月丙申,天西北隆隆有声,赤气下至地。

  512年二月甲戌至于辛巳,日初出及将没,赤白无光明。三月丙申,(北魏)有赤气见于天,自卯至戌。

  514年月庚辰朔,(雷)震于西南,天如裂。

  517年月,昨风霾暴光,红尘四塞,白日昼昏。

  520年月乙亥,夜有日见于东方,光景如火。十一月辛未,(北魏)西北赤气竟天畔,似火气。

  522年正月甲寅,日交晕,有白虹贯晕。

  524年月癸酉申时,北有赤气,东西竟天,如火焰。

  530年六月甲子申时,辰地有青气,广四尺,东头缘山,西北引,至天半止。西北戌地有黑赤黄云,如山峰,头有青气,广四尺许,东南引。至天半,二气相接。东南气前散,西北气后灭。

  531年月丁亥,日月并赤赭色,天地溷浊。

  536年正月己亥,戌时,(东魏)东方有赤气,可三丈余,三食顷而灭。十一月,雨黄尘如雪,揽之盈掬。

  537年正月壬寅,天无云,雨灰,黄色。

  538年(东魏)元象元年十一月己巳,辰时日晕,南面不合,东西有珥,背有白虹,至珥不彻。

  547年月己卯,白虹贯日。

  548年月,(梁)天裂于西北,长十丈,光出如电,其声若雷。

  从上面公元536年和公元537年的记录让人联想起1991年菲律宾皮纳图博(Pinatupo)火山喷发后的经验:“在火山爆发后几个月内,这种平流层灰尘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壮丽的日落景象,并使到达低层大气的太阳辐射量下降约2%。”每次火山喷发后,“火山把大量的灰尘和气体喷发到上层大气中,其中有大量的二氧化硫,它们在太阳的辐射下通过光化学反应转化为硫酸和硫酸盐颗粒物。一般这些颗粒物停留在10 000米以上的平流层大气中达几年之久,之后会沉降到低层大气,并很快被雨水冲刷清除。在这期间,它们在全球扩散,并阻挡一部分太阳辐射,使低层大气温度降低”。围绕这几年的记录,则是这次火山发生和消失后的物候表现。

  这次火山活动造成气候急速下降,它对历史造成的影响是世界性的。“公元504、公元516、公元537年是最冷的三年,冬半年温度低于现今2℃。”而这三年都是火山活动最剧烈的年份。葛全胜等也认为:

  火山大爆发可能也是导致3世纪至6世纪末全球(包括中国在内)气候寒冷的重要因素。这一时期,全球共有9次大的火山爆发,其中达到四级以上的就有6次。公元235年,意大利维苏威火山的爆发规模为4级,当年8月2日至31日南京一带又陨霜,初霜的日期至少比现代的平均日期提前了70~80天;公元540年,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腊包尔火山爆发规模为6级,当年5月河南大雪。火山爆发次数与温度状况也有一定的对应关系,只不过在变化的位相上有些差异。

  由于巨大火山喷发所引起的气候变化,东非地区鼠类数量剧增。腺鼠疫沿也门、红海北上传播到埃及,然后进一步扩散到地中海诸国。从公元541年到602年间发生了10次以上的腺鼠疫,其中4次是大规模的流行。君士坦丁堡的情况尤其惨烈,以至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自己也感染过轻微的腺鼠疫,人称“查士丁尼的黑死病”。在公元541年第一次腺鼠疫流行之后的100年间,其人口从40万锐减至10万。东罗马还延续了九百多年,“然而自查士丁尼的黑死病之后,国力再也没有恢复过。”腺鼠疫扩散到欧洲西部,在法国公元543年的阿尔勒、公元571年的里昂,都出现了大规模死亡的现象,并且还进一步登陆到不列颠岛。公元549年腺鼠疫大规模扩散到不列颠岛南部。灾难还导致古罗马的衰落和西方新国家群落的形成,在西欧,“今天的法国和英国雏形也是在6世纪下半叶形成的”;而在西亚则是伊斯兰教出现、阿拉伯人在哈里发的领导下迅速崛起及向北非和中亚的扩张。

  在中国,从公元5世纪70年代至6世纪前30年,寒冷依旧,但江淮在公元444年已有“八月,(北魏)华林园诸果尽花”和公元490年10月“桃李再花”,而北方则在公元503年11月现“齐州东清河郡桃李花”和公元515年10月“京师柰树花”的记录。特别是在公元554年12月“淮南有野象数百”的记录,说明气温迅速回暖。

  上引记录所反映的规律与前引过去2000年农牧交错带地区的降水与干湿变化和中国历史上中原王朝兴衰与气候变化两图(参阅附图22)所标示的线索完全吻合,即农牧交错带地区湿润指数最低或说干燥指数最高的时段发生在公元5世纪前后,而中国中东部气温在公元5世纪之初跌至最冷。这样的冷暖转折的时间节点往往成了压垮许多王朝,比如商末纣王帝辛、西汉末王莽等的“最后一根稻草”,同时也造成了一些王朝,比如商王盘庚、北魏孝文帝元宏等的新生。

  “公元450~480年,中国东中部地区冬半年温度比今低0.7℃,公元480~510年则低1.2℃”,气温急骤下降使中国北方生存空间大幅压缩——此间新疆古楼兰国在凛冽的寒风中消失。生存环境的恶化激化了各地的社会矛盾,起义年年爆发,特别是公元445年(太平真君六年)在陕西杏城的卢水胡人盖吴领导的起义,发动了十余万群众参加起义,北魏政府派出6万骑兵前来镇压,统治者拓跋焘亲临指挥,对起义实行残酷的镇压。

  公元471年(皇兴五年),拓跋宏即位,是为孝文帝。面对日益恶化的生存环境,北魏孝文帝元宏于公元493年以“平城地寒,六月雨雪,风沙常起”为由做出“迁都洛阳”的决定,由此带领全部族摆脱了因天寒而造成的生存困境。北魏孝文帝力排众议迁都洛阳后便遇到大好天时,这使自北魏公元386年建国后又获得了近半个世纪年(公元493~534年)的发展。

  公元530年后,天气开始转暖;与此相应,6世纪初,北方社会经济有了明显的发展。粮食产量和人口均比过去增多了,6世纪初北魏全国人口比西晋太康年间南北合计还要多出一倍。农业、手工业均有长足发展。史家将这些归因为“在阶级斗争的推动下,经过孝文帝的改革”,但这只是内因,人的能动性只能在环境许可的条件下才能有效,而公元530年后中国东中部天气持续转暖应是北魏得以中兴的决定性外因。

  此后国家出现短期分裂,总的趋势是走向统一:公元532年,代表六镇鲜卑贵族利益的实力派人物高欢立北魏孝武帝;公元534年,高欢逼孝武帝西奔长安,立孝静帝并迁都于邺,行僭主权力,北魏由此分裂为西魏(公元535~556年)和东魏(公元534~550年),公元550年,高欢之子高洋废东魏,建立北齐(公元550~577年);在西魏方面,公元535年宇文泰酖杀孝武帝,另立文帝,行僭主权力。公元553年,西魏取蜀地,次年取江陵,控制了萧詧的后梁。公元557年,宇文泰之子宇文觉废魏自立,建立北周;公元577年,周武帝宇文邕灭北齐,统一了中国北部。

  北魏至北周期间的气候也只是中国隋唐大暖期触底反弹的转折而非高峰期。在这一时期中国北方出现短期裂变也是正常的,这似乎是中国大统一前的最后磨难。气候总体向暖的条件有利于实现被几百年战乱消耗得精疲力竭的人民渴望统一的要求。天时、地利、人和诸要素在公元6世纪下半叶不期而遇,为随之而来的隋朝统一、大运河工程的完成以及在此基础上继续出现近三百年的大唐王朝做好了准备。

  公元581年,北周将军杨坚接受禅让登基,隋朝诞生。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郭松民 | 史海钓沉一则:如何理解周总理说“你算老几?”
  2. 香港象一面镜子,映照出执政的风险
  3. 望长城内外:香港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4. 香港暴乱的本质
  5. “张献忠屠川”真相
  6. 华为13年老员工离职被诉敲诈勒索,遭羁押251天!网友:比网易狠
  7. 爱国主义,根系何处?
  8. 2019年的“精神殖民地人”
  9. 演员高以翔猝死,“加速社会”中人人皆社畜?
  10. 钱昌明:“欺软怕硬”是霸权主义的本性 ——兼论毛主席的“敢于斗争”精神
  1. “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重要吗?
  2. ​毛岸英,怎一个冤字了得?!
  3.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4. 毛主席谈流沙河为何美化抓壮丁
  5. 叶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6. 关于“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一些评论
  7. 从这几张图,去感受下舆论斗争的精细化
  8. 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是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9. 望长城内外:评“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
  10. 不忘初心是个什么样子?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3.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4. 三天了 ,香港果然还是静悄悄
  5.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6.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7. 曹征路:从突破边界到改变颜色
  8.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9.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激动!毛岸英巨幅画卷来了,罕见照片曝光,祭奠烈士牺牲69周年~
  2. 海外网:金正恩视察西部前线部队 现场下达海岸炮射击指示
  3. ​毛岸英,怎一个冤字了得?!
  4. 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是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5. 那些牺牲在白公馆渣泽洞的孩子烈士
  6. 阳新纺织厂国企工人的血泪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