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郭松民 | 现在可以谈谈“逃港者”了

郭松民 · 2019-12-03 · 来源:高度一万五千米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当年“逃港者”是一种逃兵行为,当下香港发生的骚乱——本质是拒绝承担对国家的责任——又何尝不是一种逃跑呢?

  01

  —

  毋庸讳言,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历史上,确实出现过多次内地居民“逃港”风潮。

  有人“逃港”这是一个事实,关键是如何解释这样的事实?

  2014年,有一部片名中含有“转折中”字样的电视剧,一开始就对“逃港”做了非常正面的表现,似乎“逃港”是一种了不起的英雄主义行为。

  剧中一位“逃港者”,后来还成了“勇于开拓”的“先锋”人物。

  “逃港”当然不是英雄行为,而主要是一种经济行为。

  在世界范围内,只要存在地区性的生活水平差距,总是会有一些人从生活水平较低的地区流向生活水平较高的地区。

  不要说在物质条件相对匮乏的前三十年,即便是在“富起来”的新世纪,香港还不是出现了4万多来自的内地“双非儿童”吗?

  他们也许可以被称为不由自主的“逃港者”。

  02

  —

  那么,为什么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前三十年,内地的生活水平长期低于香港呢?

  主流的说法是“政策有问题”——这实在是一个过于简单的说法。

  准确地说,这是“政策选择”的结果。

  新中国成立后,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快速实现工业化,避免1840年命运——即被工业化的西方打败——的重演。

  工业化需要高积累,钱从哪里来呢?

  指望外来投资肯定不行。西方国家对新中国的封锁是一个原因,但即便没有封锁,在二十世纪前期的经济技术条件下,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也是极其有限的,直接投资主要发生在西方发达国家内部。

  工业化的资金,只能从自己的牙缝里挤。只能靠高积累、低消费,压低国内民众的生活水平,尤其是要用“统购统销”政策,借助“剪刀差”从农业提取剩余。

  不这么做,就非常容易陷入“发展经济学”所证明的“低水平均衡陷阱”——

  即,国家发展水平低,人均收入低,大部分资金用于消费,积累率低;积累率低,投入工业的资金规模就小,产业就无法快速发展,收入增长就慢,积累率就更低。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包括起点高于中国的印度,都陷入了这种“低水平均衡陷阱”,迟迟无法摆脱贫困,更不用说赶上发达国家了。

  03

  —

  新中国在前三十年,靠“高积累,低消费”的基本政策,一跃跳出了这口陷阱——

  工业生产总值从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增长到了70%,并建立了一个独立完整,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基本实现了工业化,为后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奠定基础。

  

  以1970年为例,当年中国的消费率只有63%,积累率达到37%,印度的消费率为78%,积累率为22%,比中国低了整整15个百分点。

  这才是印度(1948年独立建国)发展的起点略高于中国,但却被中国远远抛下的基础性原因。

  04

  —

  “高积累,低消费”、“工业化”的代价是很高的,整整一代中国人要过着比较艰苦的生活,没有时髦漂亮的衣服穿,长年只能穿工装、军装,肉吃的也不多,要靠票证满足基本生活需要。

  在这样的背景下来看那些“逃港者”,我们能说什么呢?

  只能说,他们是中华民族工业化道路上的逃兵!

  那些留在内地,为了实现工业化而艰苦奋斗,为了“两弹一星”而忘我劳动,为了打赢从抗美援朝到援越抗美的五次战争而流血牺牲的人,他们才是英雄!

  这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上罕见的英雄时代,整整一代人都是英雄!

  05

  —

  历史总是相互联系的!

  2003年,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推动23条立法时,曾经意味深长地说:这是香港对国家的责任。

  拒绝23条立法,就是拒绝对国家承担责任。

  当年“逃港者”是一种逃兵行为,当下香港发生的骚乱——本质是拒绝承担对国家的责任——又何尝不是一种逃跑呢?

  现在,到了重新梳理新中国的历史,对形形色色的逃兵给出他们应有评价的时候了。

  逻辑上说,逃兵失去了正当性,香港的当下的“逃跑”,才没有正当性。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准确界定骚乱的性质,才能够找到正确的政策与策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当今世界的政治奇观:“毛泽东热” ——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6周年
  2. 吴铭:居然有人担心“资本外逃”
  3. 邓世平致人间的公开信
  4. 在中国人民面前,美帝国主义就是个战败国!
  5. 万里长城永不倒
  6. 香港需要一次真正的回归!
  7. 新生儿数量断崖下跌,能拯救人口危机的只有去市场化
  8. 黄卫东 | 万分危险:崇美派正在将动乱引入中国
  9. 香港的“多数人暴政”!
  10. 也说“让特朗普总统胆寒”
  1.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2. 叶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3. 从这几张图,去感受下舆论斗争的精细化
  4. 望长城内外:评“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
  5. 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是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6. 不忘初心是个什么样子?
  7. 老田 | 党国余孽在香江(之二):从领导权视角回顾港独港闹群体的策略选择问题
  8. 郭松民 | 史海钓沉一则:如何理解周总理说“你算老几?”
  9. 香港象一面镜子,映照出执政的风险
  10. 胡澄:科学技术要为阶级斗争服务!——纪念钱学森逝世十周年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3.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4. 三天了 ,香港果然还是静悄悄
  5.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6.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曹征路:从突破边界到改变颜色
  9.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激动!毛岸英巨幅画卷来了,罕见照片曝光,祭奠烈士牺牲69周年~
  2. 西班牙媒体炒作涉疆新闻,我使馆回敬了这首毛主席诗词
  3.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4. 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是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5. 那些牺牲在白公馆渣泽洞的孩子烈士
  6. 阳新纺织厂国企工人的血泪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