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意大利法西斯运动及其性质的演变

陈祥超 · 2020-01-13 · 来源:激流1921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意大利的法西斯运动从兴起到夺取政权其性质有个演变过程,即从小资产阶级运动发展成为统治阶级借以稳定政权、强化统治、镇压革命运动的马前卒,直到取代自由党而执政。研究这个演变过程,对于揭示法西斯主义的产生、渊源及其夺取政权的规律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激流按:意大利的法西斯运动,在一战结束后经历了高速发展到夺取政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其性质也发生了快速的演变:墨索里尼于1919年3月23日在米兰建立“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无论其纲领还是行动,并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是一个反动的运动,相反,在某些方面具有进步倾向,其主要活动是扩大其在退伍军人、工人和小资产阶级中的影响,并且支持工人的罢工和占领工厂的斗争。1920年5月24日“战斗的法西斯”在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后即开始演变成统治阶级借以稳定政权、强化统治、镇压革命运动的马前卒, 无论是政治、社会、财政以及军事等方面的主张都明显右转。1921年11月7日在罗马举行的第三次代表大会,标志着意大利的法西斯运动走向夺取政权、建立法西斯帝国的新阶段。在全球右翼迅速崛起的今天,我们研究这个演变过程,了解法西斯主义的产生与发展的规律都,有着特别的意义。

  意大利的法西斯运动从兴起到夺取政权其性质有个演变过程,即从小资产阶级运动发展成为统治阶级借以稳定政权、强化统治、镇压革命运动的马前卒,直到取代自由党而执政。研究这个演变过程,对于揭示法西斯主义的产生、渊源及其夺取政权的规律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意大利的法西斯运动就其思想、行动和成员的社会成分而论,在初期阶段是小资产阶级运动。要对它准确地作出判断,从根本上说,应当研究它提出的纲领,分析它采取的行动,考察它所处的客观历史条件以及当时意大利的社会矛盾。

  第一、纲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意大利的一批工团主义者和民族主义分子为促使政府参战,于1914年10月5日在米兰建立了第一个法西斯组织——国际行动革命法西斯,发表了表明其性质的宣言。1同年10月24日墨索里尼离开社会党后,也参加了这个组织,并于1915年1月将其更名为“革命干涉行动法西斯”,以《告意大利劳动者宣言》的形式在《意大利人民报》上重新发表了上述宣言。

  宣言在全面谴责德国与奥地利政府疯狂的侵略行径、指责意大利社会党采取“严格的中立”立场“等于背叛革命事业”和“社会主义原则”后,宣布法西斯的“事业”是“反对德国的野蛮行径、专制主义、军阀主义和封建主义”是“迫使政府停止忍辱和退让”。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它希望人们“做好参战的准备”,号召广大工农群众,为了“防止意大利明天被奴役”“坚决地走上战场”。

  法西斯宣言所包含的内容表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是促使法西斯组织建立的重要原因之一。它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旨在鼓动深受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毒害的意大利小资产阶级分子采取行动,向政府施加压力,推动它参战。实际上,宣言反映了当时小资产阶级中,特别是知识分子中普遍存在的通过战争使意大利跻身于强国之列的愿望。因此,革命干涉行动法西斯建立仅两个月,成员就发展到9000人。但随着墨索里尼于1915年8月应征入伍,它已名存实亡。

  第一次世界大结束后,墨索里尼于1919年3月23日在米兰建立“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会议通过三个政治声明,2宣布“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时刻准备对各军事组织所提出的精神与物质要求给予强有力的支持”,指出“它既反对其他国家推行的损害意大利利益的帝国主义政策,也反对意大利推行损害别国人民的帝国义政策”,要求“收复和归并位于阿尔卑斯山和亚得里亚海一带的阜姆与达尔马提亚”。

  在会上散发的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的纲领3从四个方面阐述了该组织的主张与宗旨。

  在政治方面,它主张“实行普选”“给妇女以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要求“取消参议院”,“三年内召开国民会议”,以便“确定国家的宪法形式”。提出“设立劳动、工业、运输、社会卫生和通讯等全国技术委员会”,各委员会均“由职业或技术团体选举产生”,“拥有立法权”。

  关于社会问题,纲领要求“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从法律上“确定最低工资标准”,“修改有关残废者和老年人的劳动保险法法案,把享受劳保的年龄从现在的65岁降到55岁”。主张“把工厂或公共事业机构的管理权交给无产阶级的组织”,“工人代表参加企业的技术管理”。纲领还明确地说,无产阶级的组织承担上述任务“在道德上和技术上都是当之无愧的”。

  关于军事问题,纲领提出了两点要求,一是“建立国家民兵”,经过短期训练后担负专门的防御任务,二是“把所有的军火工厂都收归国有”。

  在财政方面,纲领提出若干反对大资本和反对教会的措施。主张“对资本课以累进性特别重税”,实质上“就是没收其部分财富”;要求审查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所有战争供货合同,“没收战争利润的85%”。还要求“没收宗教团体的全部财产,取消一切主教薪俸”,理由是“它给国家造成沉重负担,而且是一种少数人的特权”。

  1919年6月6日,纲领在《意大利人民报》上正式公布时又加入另外一些内容,主要有以下两点:(1)主张“强迫地主耕种土地,违者予以制裁,把未耕种的土地全部交给农民合作社,对自前线归来者予特殊照顾,在建造佃农房舍方面,国家有义务给予必要的资助”。(2)提出“国家有义务使学校首先具有并保持坚定的培养民族意识的性质”和“严格的非宗教性质”,以便“陶冶学生保卫祖国的精神”。为了提高无产者的道德与文化水平,纲领还要求“通过在预算中拨出必要的基金,切实而全面地实施义务教育法”。

  上述政治声明和纲领的主要内容表明,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所追求的是实行比较彻底的社会改革,是希望有一个能维护小资产阶级利益的政权,这个政权不只是反对教权而且限制大资本的发展。因此,从其纲领看,初期法西斯运动不仅没有显示出是一个反动的运动,相反,在某些方面具有进步倾向。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建立后不久即开始研究法西斯现象的匈牙利共产党员朱利奥·厘奎拉认为,纲领中的“许诺和主张捍卫了‘国家的安全’、‘全’民的利益,特别是中产阶级和具有民族思想与感情的正直劳动者的利益”。4虽然我们不能完全赞同阿奎拉的意见,但其中的部分看法也不无道理。但是,无论如何,它并不是一个工人阶级政党的纲领。墨索里尼本人在1919年3月23日的讲话中明确指出,“这个纲领反对列宁主义”。5

  第二,行动。初期阶段,法西斯运动采取行动的主要目的在于赢得退伍军人、工农群众以及其他小资产阶级分子的依赖与支持,使其成为它的社会基础,进而把战前建立的“革命干涉行动法西斯”发展成一个能与社会党相抗衡的政治运动。他自1918年底开始,利用其控制的《意大利人民报》为退伍军人歌功颂德,提出“要给自战壕里归来者以工作”,“给特等残废军人以特等抚恤金”和“大大改善自前线归来的士兵的经济条件”,6积极支持旨在建立退伍军人组织的各项倡议,以此取悦于退伍军人,提高自己的声望。经过几个月的工作,他终于把退伍军人和敢死队员协会的主要领导人韦基、梅拉维利亚、德西等人拉入法西斯组织,共同建立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他还联合主张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未来主义政治党、意大利社会主义联盟和共和党等左翼党派,筹备召开“干涉主义立宪会议”,讨论国家体制问题和实行深刻的社会改革的问题。

  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于1919年3月23日建立后,主要活动是扩大其在退伍军人、工人和小资产阶级中的影响。它积极支持意大利劳动同盟和未来主义政治党所采取的行动,把它们纲领的主要内容吸收到1919年6月6日正式公布的法西斯的第一个纲领中去,使得战斗的法西斯的纲领与上述几党的纲领无多大区别。

  为了争取知识分子和民族主义者,战斗的法西斯站在“领土收复主义的立场”,联合反动文人邓南遮和民族主义协会(旧译“国家主义党”)多次举行声势浩大的集会与游行,反对“放弃主义”,要求巴黎和会兑现伦敦条约对意大利的领土许诺,把达尔马提亚等划归意大利,把阜姆并入意大利。为向意大利政府和意大利出席巴黎和会代表团施加压力,战斗的法西斯联合民族主义协会等组织在罗马、米兰等地频繁举行群众大会,谴责巴黎和会,反对放弃主义。《意大利人民报》自7月底至9月初,刊登了大量全国各地举行群众集会要求收复阜姆与达尔马提亚的新闻报导以及指责政府无能和主张向外扩张的文章,这对扩大法西斯在全国的影响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在初期阶段,还在一些活动中支持或同情工人的罢工和占领工厂的斗争。1919年1月底,米兰的铸造工人为要求8小时工作制和确定最低工资标准而举行大罢工。法西斯组织通过《意大利人民报》刊登文章予以支持。2月下旬,达尔米内的佛朗奇—格莱格里尼工厂的工人,在意大利劳动同盟的领导下,要求实行8小时劳动日,确定最低工资标准,实行支付工资的英国式星期六和承认工会的代表资格等。在遭到厂方拒绝后,工人占领了工厂,政府遂派军队把工人赶出工厂。对于这一事件,唯一用了大量版面连续几天刊登上述消息的报纸是法西斯的《意大利人民报》,它着重宣传这次事件的特殊性质。在这次运动被镇压下去后,墨索里尼于3月20日跑到达尔米内向工人发表演说,称赞他们几天前举行的罢工“开拓了新的前景”。7

  1919年5月1日,战斗的法西斯中央委员会为纪念“5·1”劳动节专门散发传单,向工人表示祝贺,高度评价工人为战争胜利所做出的贡献,并称赞“你们工人阶级的胜利是你们勤劳的和战斗的双臂的胜利”。8

  同年6、7月份,意大利的工人阶级在全国掀起一次规模空前的反对生活费用上涨的斗争。6月9日《意大利人民报》刊出《法西斯为反对食品涨价而斗争的措施》,对工人阶级反对物价上涨的斗争无疑是个支持。

  1920年3月24日,都灵冶金工人举行大罢工,反对政府公布的“法定时”,即夏令时工作制,要求厂主承认工人建立的工厂委员会,墨索里尼称赞这次运动是“意大利人民反对其统治者的第一次大革命”,他表示给以无条件的支持,9而且为此于4月6日在《意大利人民报》上发表署名文章。

  在其萌芽和建立初期,战斗的法西斯虽然公开宣布反对意大利社会党,但并没有把反社会党作为它的主要行动目标。1919年4月15日发生的暴徒袭击社会党米兰《前进报》社事件,根据历史档案资料看,不能说是法西斯运动所谋划。准确地说,是有法西斯党人参加而由敢死队员协会主席、法西斯领导人之一的费鲁齐奥·韦基策划与领导。据意大利前总统、社会党领导人佩尔蒂尼回忆,参加者是“敢死队员、国家主义者和一个月前由墨索里尼在圣塞波尔克洛广场建立的法西斯党党徒”。10由此可见这次暴行不纯属法西斯分子所为。既然如此,也就不能以此来说明墨索里尼的态度和否定整个法西斯运动初期的小资产阶级性质,只能说它是个偶发性事件。

  第三,初期法西斯运动的性质与当时的客观历史条件一定的关系。战后,意大利金融混乱,财政崩溃,物价飞腾,人民生活进一步贫困化,1919年初,工人的实际工资水平比1913年降低了50%,11食品供应得不到保证,全国所拥有的小麦还达不到最低需要的25%。12

  意大利的工人阶级在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鼓舞下,展开了声势浩大的罢工斗争,反对通货膨胀,要求提高工资和实行8小时工作制。1919年,全国各地举行罢工1871次,参加者达55.4万人。13在米兰、都灵等城市,人们自发地组织起来,决定降价50%。14许多店主因为慑于群众运动的压力而把商店的钥匙交给罢工者。为了把罢工从经济斗争引向政治斗争,社会党最高纲领派领导人博尔迪加、葛兰西和塞拉蒂等人自1918年12月到1919年10月,先后在那不勒斯、都灵等地创办了《苏维埃》、《新秩序》和《共产主义》等刊物,向工人阶级介绍俄国革命和布尔什维克的经验。最高纲领派在广大工人群众的心目中成为意大利的布尔什维主义的代表和革命运动的领导者。

  在工人运动的影响下,农民运动也从自发的抗租、抗税斗争发展成有组织、有领导的占地运动,由与罗马毗连的村镇扩展到全国各地,尤其是艾米利亚、帕达纳地区以及南方和岛屿地区。到1920年4月15日,全国有上百万农民和退伍军人参加占地斗争,并已占领191户贵族和大地主的2.7万公顷的土地。15有的地区在占领土地的同时,赶走了地主,夺取了村镇政权,使得统治阶级十分恐慌。

  在阶级矛盾激化的同时,由巴黎和会而引起的民族矛盾也异常尖锐。在1919年1月18日开始的巴黎和会上,英法等国背弃为争取意大利参战而签订的伦敦条约,拒绝履行原已同意的满足意大利领土要求的许诺。这一情况传到意大利,引起各阶层特别是知识分子的强烈不满。他们对和会感到失望,对政府未能获得意大利参战所付代价的应得补偿十分气愤。有的人甚至公开主张向外扩张,以武力去夺取伦敦条约所许诺的领土。

  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正是在这样一种混乱的和充满矛盾的气氛中诞生的,而且是以“左”的面目出现的。它再次使用“‘法西斯’这个早期形式的真正劳工运动的名称”。16墨索里尼之所这样做,是因为他看出工人阶级已是“意大利的新的声音”。17他企图借助工人阶级的支持,在1919年11月举行的大选中获胜。

  

  法西斯运动在这次大选中无一人当选,这使法西斯分子失去信心,绝大多数人相继抛弃这个运动。到1919年12月31日,战斗的法西斯只剩下870人。因此,墨索里尼欲求东山再起,也就必须另起炉灶。

  1920年5月24日战斗的法西斯在米兰举行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重新选出党的领导机构,确定了新的行动宗旨,步入法西斯运动的第二阶段。代表大会所通过的新的“法西斯纲领的基本要点”,18它所涉及的政治、社会、财政以及军事等方面的主张都表现出法西斯运动向右转的趋向。

  在政治方面,1919年纲领的有关条文,在新纲领的基本要点中只保留要求建立全国技术委员会一条,其余各项均弃如敝屣。写入两条标志法西斯运动性质变化的新内容:一条是说,法西斯运动不再反对现政权,它“对目前的(国家)制度不抱任何成见”,理由是,“在战斗的法西斯看来,政权问题应当服从于民族当前的现实及民族历史的形成”另一条指明,法西斯运动的行动总方针是,“保卫最近的这次民族战争(指第一次世界大战——笔者),突出宣传获得的胜利;抵制和反对政客式社会主义在理论与实践方面的堕落”。

  关于社会问题,1919年纲领要求“工人代表参加企业的技术管理”,而新纲领的基本要点改为“工人代表仅限于在人事方面参加工厂的管理”。放弃工人参加企业管理的主张而提参加人事管理,是要工人代表从监督厂方变为协同厂主监督工人,为资本家卖命。1919年纲领中所提出的“确定最低工资标准”、修改劳动保险法法案和把地主“未耕种的土地全部交给农民合作社”等项要求,新纲领基本要点只字未提,却增加了美化资产阶级,为其歌功颂德的条文,称其为“劳动的资产阶级”。“在人类活动的各个领域(从工业到农业,从科学到自由职业),劳动的资产阶级已成为发展进步和实现关系到民族命运伟大胜利的宝贵的和不可缺少的因素”。它还公开表明,“在……工人斗争面前,它(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有义务持坚决反对态度”。

  在财政方面,新纲领基本要点把1919年纲领提出的审查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所有战争供货合同,“没收战争利润的85%”,改为“没收非生产性的战争利润”,还表示“支持那些能确保最高生产率……的形成”。新纲领没有再提“把所有的军火工厂都收归国有”的问题。应当说,这一切都是法西斯运动有意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靠生产军火等工业发展起来的意大利垄断资产阶级表明其新的政治态度。

  从1920年纲领的基本要点中可以窥见,此时意大利法西斯运动的性质已开始发生变化,正在转变成一个以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和反对工人运动为己任的反动运动。

  法西斯运动的反动性自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在行动方面也逐渐表现出来。它在统治阶级政府绝望时刻投靠了它,与地主阶级结合建立了以反对社会党为首要目标的法西斯行动队。它采用残酷的暴力手段,疯狂地破坏工农革命组织,殴打、杀害社会党和工会领导人,公开参与军警镇压群众运动,被统治阶级奉为制止革命运动的复仇天使。

  1919年大选后,意大利的工农革命运动取得进一步成功。在全国的地方选举中社会党在25个省和2162个市中获得绝对多数,19控制了这些地方的行政领导权。社会党最高纲领派于1920年1月提出,“存在着建立苏维埃的必要性。”20 3月份,一些城乡先后发生了工农自发占领工厂和耕地的事件。都灵和佛罗伦萨等城市当时已有“共产主义城市”之称,乌迪内被称为“布尔什维克的堡垒”。21

  面对革命运动大有夺取政权的趋势,统治阶级十分恐慌。为了阻止占领工厂和土地运动的发展,维护反动统治,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分别于1920年3月7日和8月18日先后在米兰建立意大利工业家联合会和农业总联合会,要求组成一个“能够确保社会秩序的强有力的政府”。22

  工农革命运动缺乏统一领导的状况和统治阶级的惶恐不安,被墨索里尼等人视为重起炉灶的天赐良机。他们效法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地主阶级组建反动武装的做法,在革命运动高涨的托斯卡纳和艾米利亚等地网罗那些有前科或将被判刑者、自前线退伍归来的地主子弟和穷困潦倒、走投无路的无业游民,组成武装行动队。这伙亡命徒采用蓖麻油加大棒的手段,反对社会党及其领导的革命运动。

  农村法西斯运动兴起后,各地的地主分子积极与其勾结,向它提供资助、供应武器与卡车。作为交换条件,法西斯组织同意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军队担任军官、战后退役回乡的地主子弟充当法西斯行动队队长。此后,法西斯运动采取最残酷又是最狡猾的手段进行反革命活动。说它最残酷,是因为法西斯暴徒在当地地主带领下闯入社会党领导人家中,逼迫他们辞去省长、市长、镇长或村长的职务,然后或是把室内东西砸烂,将房屋烧毁,甚至把全家人当场打死,或是将人捆起来装上卡车拉到一个地方,把衣服扒光绑在树上施行令人发指的酷刑。说它最狡猾,是因为法西斯领导人一方面劝说地主拿出几千公顷贫瘠的土地分配给农民耕种,一方面发表演说和文章称赞地主把薄田交由法西斯组织分给农民是革命行动。23攻击社会党不仅没有为农民谋得任何福利,“甚至还阻止你们(农民)成为自耕农,拥有自己的土地”。宣扬“法西斯使数以百计的家庭得以全年在自己的土地上劳动”,24以此来提高法西斯运动在农村的政治地位,缓和农民与地主阶级的矛盾。法西斯运动此举的目的,还在于挑拨农民与社会党的关系,破坏社会党在农村的群众基础。这一点从当时担任法西斯运动的农村负责人加埃塔诺·波尔韦雷利1921年1月27日刊登在《意大利人民报》上的文章中可以得到证实。他说,法西斯“注重为种田人获取土地的目的在于打击它的政治对手”,“是对抗社会—共产主义的宣传”。25可以这样说,法西斯分子在农村采取的上述策略与行动,对法西斯运动迅速发展成为一种群众性的运动确实产生了重要影响。

  正当农村法西斯运动大发展的时候,以垄断资产阶级和封建王室为主体的统治阶级开始转而支持法西斯运动。统治阶级为了稳定政权、强化统治和镇压革命运动,必须借助一支新的反动势力。法西斯运动极端仇视社会党,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就成为统治阶级镇压革命运动理想的工具。统治阶级对法西斯运动原来一直持有某些怀疑,善于审时度势的墨索里尼懂得,要取得统治阶级的信任采取主动的重要性。他采取一系列行动讨好统治阶级。1920年6月15日,乔里蒂接替尼蒂担任王国首相,发表了一个以镇压革命运动为根本宗旨的施政声明。6月25日,墨索里尼即在《意大利人民报》上发表署名文章,声称乔里蒂的声明“与法西斯(新)纲领的基本要点完全一致,几乎一字不差”。26这番话反映了5月24日新选出的法西斯领导集团的新的政治态度。

  战斗的法西斯在这之后采取一系列反对革命运动的行动。7月20日,一伙法西斯暴徒袭击了社会党众议员莫迪利亚尼和德拉·塞塔。同一天捣毁了《前进报》罗马总部。8月1日,法西斯分子在米莱西莫攻击了社会党的一个团体,打死两人,打伤4人。9月1日,60万工人占领工厂时,法西斯中央执行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对策。会议发表了一个把战后意大利经济危机的责任嫁祸于工人阶级的声明,声称“意大利经济危机的原因有二:一是统治者无能……二是工人的罢工狂”。27所谓“统治者无能”,实际上是迎合垄断资产阶级指责政府镇压工人运动不力。在法西斯领导人看来,正是这个原因才出现“工人的罢工狂”。为了投垄断资产阶级之所好,墨索里尼于1920年10月17日跑到米兰行政长官鲁西尼奥利的办公室,向他“保证”,“法西斯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下定决心,将使用包括更加猛烈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去反对将使意大利毁灭的各极端党派的暴行”和反对工会组织的骚动。28

  法西斯运动及其领导人的上述姿态使得统治阶级确信他已改变政治态度。乔里蒂政府随即采取的两项措施就是佐证:一是葛兰西揭露,乔里蒂内阁的战争大臣博诺米于1920年10月20日签署了一个文件,命令把“正在办理退役的军官(大约6万人)派往较为重要的城市去,其任务是参加将由他们领导和为其配备干部的‘战斗的法西斯’,国家保留他们(这些退役军官)五分之四的薪水,29二是乔里蒂于同年11月份让法西斯运动加入以他为首、由各保守党派组成的“国家集团”,参加地方政府的竞选活动。当时统治阶级之所以对战斗的法西斯采取如此重要的两项措施,出于下述两点考虑:其一是,1919年9月邓南遮率领义勇军占领阜姆并建立临时政府后,墨索里尼曾前往阜姆向邓南遮表示祝贺,二人商定共同“向罗马进军”。1920年10月初,邓南遮制订了向罗马进军的计划。乔里蒂担心法西斯分子与阜姆采取联合行动,极力想收买墨索里尼,让他背弃向邓南遮做出的共同采取行动的保证,以挫败邓南遮的“进军”计划。其二是,社会党在占领工厂运动失败后受到一些挫折,但它在广大人民群众中仍有很大影响,它在1920年秋后举行的地方选举中,继续赢得广大群众的拥护与支持。统治阶级对此感到不安,制订了一个以捣毁社会党支部、人民之家、工会、农会和社会党执政的地方政府为目标的“惩罚性讨伐”计划。为了掩人耳目,它向法西斯行动队暗中提供武器装备,让它参加“讨伐”行动,以实现上述目标。

  1920年11月波洛尼亚举行地方选举,社会党以18170票对国家集团的7985票获胜。11月21日新当选的社会党政府举行就职仪式。数百名法西斯分子冲入会场,造成10人死亡,48人受伤。随后,这伙暴徒袭击了波洛尼亚市工会和社会党市党部。很显然,这次行动是法西斯分子与当局合谋的,而且蓄谋已久。在波洛尼亚选举结果揭晓后,法西斯分子就曾宣扬将采取行动“阻止社会党政府行使职权。”30在社会党人组成的市政委员会宣誓就职前夕,法西斯分子张贴传单,要求“妇女和所有热爱和平与安定的人星期日(即11月21日)都要呆在家里”,声言届时要“使波洛尼亚的大街上只有法西斯主义者和布尔什维主义者”,双方将进行“战斗”。31当局对法西斯分子将采取行动早有所闻,并未予以制止。

  波洛尼亚事件后,法西斯行动队作为统治阶级镇压革命运动的工具,首先在靠近阜姆的威尼斯朱利亚区,社会主义势力最强大的艾米利亚和托斯卡纳地区,借口“整顿秩序”明目张胆地进行反革命活动,其残酷和疯狂程度难以形容。法西斯行动队队员每当冲进市镇政府、工会、农会、合作社和人民之家后,把室内的家具、书籍和其他陈设统统扔到街上,倒上汽油烧毁,然后对屋子里的人轻则毒打,重则当场杀害。32法西斯对革命运动高涨城镇的平民百姓的烧杀抢掠尤为残酷。1921年5月1日法西斯暴徒袭击欧奇奥贝洛城,将该城工人阶级的机构全部破坏,打死平民数十人,被非刑拷打致伤者多达4000至5000人,有1000多户民宅被抢掠一空,300多所住房被烧毁。33

  法西斯运动如此猖獗的主要原因,乃是它受到王国政府的青睐与庇护,得到军警与宪兵的纵容和支持。佛罗伦萨法西斯行动队的主要负责人翁贝托·班凯里于1922年所写的备忘录中写道,“坦白地说,法西斯主义之所以能发展和拥有部分的活动自由,是因为它在意大利宪兵和其他武装部队的官员及军官中找到了意大利进行革命的精神与理想”。34 1921年初,一名法西斯行动队队长在致共产党一家报纸的信中就说,法西斯分子之所以敢于采取行动,是因为“陆军的军官与我们站在一起,他们向我们提供武器和弹药……我们在与你们发生冲突前,先让警察缴你们的械”。35

  大量事实说明,1920年底至1921年初,统治阶级己经公开把法西斯行动队作为军警与宪兵的辅助力量来使用。它们朋比为奸,镇压工农革命运动。1921年3月1日法西斯行动队参与镇压穆吉亚市的工人大罢工,就是先从空军航空学校借来一架飞机进行侦察后,才采取行动的。3月4日法西斯暴徒攻击锡耶纳市的人民之家,遭到工人群众的沉重打击。该市宪兵司令部得知消息,即派人将罢工区包围。随后军方又派去200人,用机枪与大炮屠杀罢工者。36此后,法西斯行动队于3月31日、4月12和17日、5月2日和6月28日捣毁卢卡、阿雷佐、普拉托、比萨和格罗塞托的市工会,也都是在军队与宪兵的支援下进行的。不言而喻,统治阶级的公开支持,势必使法西斯分子有恃无恐,暴力行动日益增多。据不完全统计,仅1921年的1至6月份,法西斯行动队在意大利全国采取的规模较大的暴力行动就有726起,共破坏、捣毁社会党和共产党的支部与俱乐部141个,文化团体100个,劳工联合会119个,各类合作社107个,农民联合会83个,其他的工人阶级组织176个。37到1921年的下半年,法西斯行动队基本上已把威尼斯朱利亚区、威尼托区以及除克雷莫纳、帕尔马和罗马尼阿以外的整个波河流域地区、托斯卡纳区、翁布里亚和普里亚区的社会党市、镇、村政府和群众组织全部捣毁,这些地区大部分控制在法西斯手中,法西斯的势力大大增强。

  到1921年年中,战斗的法西斯在意大利已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墨索里尼也成为煊赫一时的人物。他对自己的成功欣喜若狂,认为他从1914年以来一直盼望的粉墨登台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他不再安于充当原有统治集团打手的角色,决心把法西斯运动推向第三阶段,即对原有统治集团取而代之。

  

  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于1921年11月7日在罗马举行的第三次代表大会,是意大利法西斯运动性质演变的一个新的里程碑。它标志着法西斯运动转而走向夺取政权,建立法西斯帝国的新阶段。

  法西斯运动性质的改变,从这次大会决定使“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更名“国家法西斯党”和对墨索里尼称为“领袖”亦可看出一二。法西斯领导集团成员的成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据《墨索里尼传》作者伦佐·德·费利切所掌握的材料,到这次代表大会结束,90%以上发起建立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的老的领导人被排挤出领导集团。法西斯领导人不再是工人、手工业者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分子,而是那些两三年前曾把法西斯运动视为颠覆组织、现在急于要在意大利建立恐怖、独裁统治的地主、资本家和封建贵族分子。38当然,要判断法西斯运动的性质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主要还是考查它的纲领及其行动。

  罗马会议通过的国家法西斯党新纲领的内容表明,国家法西斯党要摒弃传统的资产阶级伦理国家,恢复罗马帝国的霸业,建立一个对内独裁、对外侵略的法西斯政权。

  第一,纲领宣扬“国家至上”论,声称“国家是至高无上的”。39这就意味着,国家法西斯党反对资产阶级民主制,它将要建立的是一个极权主义国家,是一个“就连教会也不能并且不应损害或削弱这种至高无上性”40的国家。为了让人们相信法西斯的“国家至上”是以“民族至上”为基础,即“国家是民族的法律形式”41,是民族自我意识的象征,法西斯党在其纲领的总纲中大谈民族的概念,宣称“民族不是活着的个人的简单集合……民族是包括无数代人、而个人则不可能永存其中的有机体,它是一定种族全部物质和精神价值的最集中的体现”,因此,“个人的独自的价值和与其他个人所共有的价值(体现于家庭、公社、社团等有組织的集体中),应在其所隶属的民族范围之内得到鼓励、发展和保护”。42墨索里尼无非是想假借“国家至上”之名,以行其专制独裁之实。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不复存在,个性也应消灭,执行国家这个至高无上的实体的决定,为它而牺牲,成为每个人的天职,这也就没有民主与自由可言。

  第二,纲领鼓吹“职团”制,声称职团“可以作为发展生产的工具”和“作为民族团结的体现”。用法西斯理论家罗科的话说,“职团是生产中各种力量的统一组织”。43不难看出,法西斯推崇职团,目的在于搞阶级调和,在于要人们相信,法西斯要建立的职团国家是超阶级的,代表劳资双方利益的;工人与资本家可以通过职团实行阶级互助,以代替阶级斗争。其实,国家法西斯党当时要建立职团的更为重要的目的,是把它作为取代资产阶级议会制的手段。为此,纲领提出,“国家应赋予专业与经济职团进入国家各技术性委员会的权利,把权力和责任交给职团。因此,目前赋予议会的权力和职能应予减少”。44

  第三,纲领的内容说明,法西斯党要重新取得罗马帝国在地中海的霸主地位。纲领提出要“恢复民族国家的声誉”“要热情捍卫和宣传民族的传统、民族的情感和民族的意志”。45具体地说,就是意大利“要实现自己历史上的和地理上的完全统一”“行使着地中海拉丁文明之堡垒的职能”和“重视地中海和海外的意大利殖民地”。46简言之,就是建立一个对外侵略的政权。

  罗马会议后,墨索里尼越来越致力于把“法西斯”一词的由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他张口“古罗马精神”,闭口“古罗马光辉”。1922年10月27日,他在向罗马进军的宣言中,要法西斯分子“象古罗马一样枕戈待旦”。47 10月30日,他乘车前往罗马受命组阁途中,在契维塔维基亚车站向法西斯分子发表讲话时,高喊,“意大利已在我们手中,我们发誓一定要恢复她古代的光辉业绩。”48墨索里尼这种怀古,目的主要是想激发起那些深受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毒害者怀念古罗马的情绪,希望他们支持他在意大利重建独裁政权。

  在法西斯的纲领中,主张把国民经济纳入有利于垄断资本发展的轨道。提出国家“要绝对摈弃国有化、社会化、市政化”,应“放弃对电报邮政业务的垄断,以便以私人事业补充,甚至代替国营服务”,把“电话和铁路”“交私人企业”经营等等。为了维护这些行业的垄断资本家的利益,纲领还提出,“禁止服务业罢工”。49国家法西斯党在取代旧政权的过程中,主要采取下述行动:

  首先,它继续以武力夺取地方政权,尤其是夺取社会党控制的地方政权。为了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夺权活动,法西斯党于1921年12月15日建立一个由巴尔博、德·博诺和德·韦基组成的法西斯军事总指挥部,统一指挥全国的法西斯行动队。

  经过几个月的酝酿与准备,法西斯党于1922年3月3日在阜姆举行暴动,推翻阜姆地方政权。嗣后,墨索里尼下令占领其他具有战略地位的城市罗维戈、波洛尼亚、安科纳、福利尼奥、托伦蒂诺、克雷莫纳、拉文纳、米兰的市府大楼。法西斯行动队在10月初占领上阿迪杰地区所属的城市后,即秣马厉兵把矛头指向罗马。

  难道原来的统治集团对法西斯接连夺取地方政权的真实意图真的毫无察觉吗?事实并非如此。据英国著名史学家丹尼斯·麦克·史密斯说,“意大利王国首相法克塔早就获悉墨索里尼在准备发动政变,但是内阁始终没能就制止这一事件的发生而应采取的措施取得一致意见”。50这说明资产阶级的议会制在意大利已难以为继,它无力维护法律与秩序。墨索里尼对此洞若观火。罗马会议后,他直言要取消民主制,代之以独裁统治。他认为,“在意大利使资本主义繁荣兴旺的最好办法,是抛弃民主制,实行独裁统治,因为这是战胜社会主义和使政府恢复有效的行使权力所不可缺少的”。51

  自1922年年中开始,法西斯运动公开与王国政府相抗衡,宣布要夺取国家大权。6月25日,墨索里尼在一篇文章中宣称,“法西斯起义是不可避免的”。他喋喋不休地叫嚷,“马上要夺取政权”,很快即“向罗马进军”。7月底,劳动同盟决定于8月1日举行总罢工,以抗议法西斯的暴行。法西斯党中央书记处得知这一消息,于7月31日向政府发出最后通牒,限其在48小时之内把罢工镇压下去,否则法西斯将采取行动,“制止罢工”。通牒还威胁说,“当国家有能力维护其尊严时,我们就支持国家,但是当它没有这个能力时,按照事物的法则,我们就要替它行事”。法西斯党在给各省法西斯领导机构的通知中,杀气腾腾地说,“在上述48小时过后,如果罢工还不停止,法西斯分子就要向各自所在地的省府发动进攻,并予以占领。”由于法西斯的破坏,总罢工于8月5日遭到失败。在表面上看来,这是法西斯政党在向政府施加压力,强迫其镇压工人运动。实际上,它是在直接向王国中央政府挑战。作为投石问路,这次事件使西斯领导集团感到,继续向政府施加压力不会冒有危险。它决定把代替政府镇压上阿迪杰出现的亲奥地利的分裂主义倾向,作为向罗马进军的序曲。法西斯行动队分别于10月1和5日占领博尔扎诺和特伦托,赶跑省长与市长,宣布了保证上阿迪杰意大利化的措施。罗马政府因力不从心,对法西斯上述行动无可奈何,只得予以同意和批准。这无形中助长了法西斯的野心,加速了法西斯夺权的步伐。10月27日,设在佩鲁贾的法西斯四人领导小组正式下达了向罗马进军的命令。这使意大利统一后一直控制国家大权的自由党领导集团不知所措。绝望中,他们寄希望于墨索里尼,幻想以邀请法西斯入阁的办法保住资产阶级民主政体。10月28日,一群议员和米兰的政客前往《意大利人民报》办公室,要求法西斯党参加政府,停止“进军”。墨索里尼断然拒绝。他说,“亲爱的先生们,这一次的问题并不是个部分的或全面的危机问题,也不是用另一个内阁代替这个内阁问题。我们所进行的这次较量具有更广泛、更严重的性质……现在已经是不仅要改变政府的方向,而且也要改变整个意大利的生活方向的时候了”。54无庸赘述,墨索里尼的这段话已经十分清楚地说明了此时法西斯运动决心要改变意大利的政体,要用专制独裁代替议会民主制。

  注释:

  1 宣言全文见伦佐·德·费利切《墨索里尼传》(Renzo De Felice. Mussolini),都灵1965年版,第1卷,第679—681页。

  2 三个声明的全文见维尼乔·阿拉尔迪的《黑衫队走进特齐托里奥》(Vinicio Araldi,Camicie here a Montecitorio),米兰1974年版,第45页。

  3 纲领的原文见伦佐·德·费利切的《墨索里尼传》,都灵1965年版,第1卷,第744—745页。

  4 转引自伦佐•德•费利切:《墨索里尼传》第2卷》第4—5页。

  5 意大利警察总监1919年6月4日就墨索里尼与战斗的法西斯向内阁首相办公室的报告,载伦佐•德•费利切的《墨索里尼传》第1卷,第725—737页。

  6 伦佐•德•费利切:《墨索里尼传》第1卷,第467和473页。

  7-8 引自伦佐•德•费利切:《墨索里尼传》第1卷,第504和728页。

  9 转引自安杰洛•塔斯卡:《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与夺取政权》(Angelo Tasca,Nascita e avvento del Fas cismo),佛罗伦萨1976年版,第116—117页。

  10 拉法埃洛·乌博尔迪,《佩尔蒂尼公民—全体意大利人的总统》,新华出版社1985年版,第33页。

  11 焦尔焦·阿门多拉,《法西斯主义与工人运动》(Giorgio Amendola, Fascismo e Movimento Operaio), 罗马1975年版,第8页。

  12-13 拉法埃洛·乌博尔迪:《佩尔蒂尼公民—全体意大利人的总统》,第30页。

  14 安杰洛·塔斯卡:《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与夺取政权》,第131页。

  15 伦佐·德·费利切:《墨索里尼传》第1卷,第611页。

  16 威廉·福斯特,《世界工会运动史纲》,三联书店1961年版,第193页。

  17 转引自伦佐·德·费利切:《墨索里尼传》第1卷,第728—729页。

  18 《法西斯纲领的基本要点》(全文)伦佐·德·费利切的《墨索里尼传》,第1卷,第742—743页。

  19 当时意大科全国共有69个省,8059个市。

  20-21 转引自安杰洛·塔斯卡:《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与夺取政权》,第122、145、176页。

  22 维尼乔·阿拉尔埤,《黑衫队走特齐托里奥》,第307页。

  23 1921年4月4日墨索里尼在费拉拉讲话,称赞当地地主拿出3000公顷土地分给农民是革命行动。

  24 贝尼托·墨索里尼:《法西斯主义与土地》(Benito Mussolini, Fascismo e Ferra),载1921年2月19日的《意大利人民报》(Popolo d'Italia)。

  25 转引自安杰洛·塔斯卡,《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与夺取政权》第1卷,第212页。

  26 见1960年6月25日《意大利人民报》(Popolo d'Italia)。

  27 《法西斯关于工人占领工厂的声明》,全文载《黑衫队走进蒙特齐托里奥》,前引书,第192—193页。

  28 转引自伦佐·德·费利切:《墨索里尼传》第1卷,第634页。

  29-30 转引自安杰洛·塔《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与夺取政权》第1卷,第161、163页。

  31 转引自维尼乔·阿拉尔迪《黑衫队走进蒙特齐托里奥》,第82页。

  32 加科莫·马泰奥蒂1921年3月10日的讲话,该文载意大利《社会批判》 (Critica Sociale),

  1921年第7期。

  33 加科莫·马泰奥蒂:《波莱西内的白色恐怖》(Giacomo Matteotti, Il Terrore Bianco nel Polesine),载意大利《社会批判》,1921年第11期。

  34 翁贝托·雍凯里:《一位法西斯分子的备忘录》 (Umberto Banchelli,Memorie di un Fascista),佛罗伦萨1922年版,第14页。

  35 阿尔图罗·拉布里奥拉:《两种政治—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Arturo Labriola,Le due Politiche Fascismo e Comunismo),那不勒斯1924年版,第181-182页。

  36 焦尔焦·阿尔贝托·基乌尔科:《法西斯革命史》(Giorgio Albeto Chiurco, Storia della Rivoluzione Fascista),第3卷,第110-113页。

  37 资料来自安杰洛·塔斯卡,前引书,第180-181页。

  38 伦佐·德·费利切,《墨索里尼传》第1卷,第505-506页。

  39-42 1921年11月7日《国家法西斯党纲领》(Il Programma del Partlo Nazionale Fascismo),全文载《黑衫队走进蒙特齐托里奥》,第131-137页。

  43 阿尔弗雷多·罗科:《劳动宪章》,(Alfredo Rocco,carta del layoro)全文载《墨索里尼传》第3卷,第542-547页。

  44-46 见《国家法西斯党纲领》。

  47 《法西斯四人领导小组宣言》(Proclama del quadrumvirato Fascista),全文载维《黑衫队走进蒙特齐托里奥》,第173-174页。

  48 墨索里尼1922年10月30日在契塔维基亚的讲话,全文载《黑衫队走进蒙特齐托里》,第176页。

  49 《国家法西斯党纲领》。

  50-51 丹尼斯·麦克·史密斯,《墨索里尼》(Denis Mack Smith,Mussolini),米兰1983年版,第85和82页。

  52-53 转引自《黑衫队走进蒙特齐托里奥》, 第167页。

  54 贝尼托·里索里尼:《我的生平》(Benito Mussolini, Ia mia Vita),米兰1983年版,第135页。

  来源:《世界历史》1989年第3期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学习强国、新华书店下架李开复,发出了什么信号?
  2. 郭松民|评蔡英文当选:政治才是祖国统一的决定因素
  3. 司马南:比烂——评台湾地区选举
  4. 辽宁王忠新:毛泽东真是无端迫害潘汉年吗?——“潘汪会”的几点疑窦值得澄清
  5. 参考:为张国焘翻案始末
  6. 蔡英文的精神底色
  7. ​李际均:为什么说毛泽东是世界上最高明的战略家?
  8. ​郭松民 | 评伊朗承认误击乌克兰客机:谁为为之,孰令致之?
  9. 何干强:为维护我国宪法第六条而辩
  10. 驳殷罡关于伊朗核协议的谬论
  1. 邋遢道人:换一个角度看台湾问题
  2. 韩东屏: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再讨论
  3. 竟有公知公然为美国的“斩首行动”叫好 细思恐极!
  4. 刘国震:抹不黑的“东方”依旧“红”
  5. 美伊"交火",中国的恨国党果然又出洞了!
  6. 黄卫东:美军强大是神话,连塔利班民兵都对付不了
  7. 宪之 | “功夫在诗外”:选举迷信的盲区 ——以香港的“制度优势”为例
  8. 黄卫东 | 评中美贸易谈判:荒诞透顶的骗局
  9. 共同富裕应升级为路线的中心
  10. 朱局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1. 王震将军密级谈话:坚定维护毛主席!
  2. 浙江广厦侮辱开国领袖,把毛主席头像P成豹子头,100万罚款就完了吗?
  3. 陈洪涛:从毛主席像的三种不同遭遇看今天的群众
  4. 邋遢道人:换一个角度看台湾问题
  5. 老田:为什么“毛主席晚年错误”总是被揪住不放——谨以此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6. 毕福剑要诈尸?问问雷公可答应!
  7. 那些年我们被骗的稀里哗啦的事
  8. 就毛主席的“晚年错误”与胡总编谈谈心
  9. 张志坤:伊朗名将被狙杀的教训
  10. 丑牛:“12·26”遐想(之二)
  1.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道出人民衷肠
  2. 学习强国、新华书店下架李开复,发出了什么信号?
  3. 刘国震:抹不黑的“东方”依旧“红”
  4. 司马南:比烂——评台湾地区选举
  5. 【艺述工人】打工回家版《酒醉的蝴蝶》说出你的心声了吗?
  6. 9个骗子卖假药,赚了1000万,600万送给了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