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泽东:“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没有调查研究就无法消灭血吸虫

陶永祥 · 2020-02-14 · 来源:黄城根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真的没办法治好吗?毛泽东不信这个邪。他对此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研究,先后同上海市委和华东地区几个省的省委书记座谈了解情况。

  血吸虫病是一种人畜共患、传染极快的寄生虫病。人们在有钉螺的水中劳动时,寄生其上的病虫就会钻入人体,侵入血液,引起血吸虫病。患者到了晚期,腹大如鼓,丧失劳动力,以致死亡。血吸虫病不仅危害人类,对牲畜也威胁很大,特别是耕牛更易感染。小小的血吸虫像瘟神一样威胁着农村广大劳动人民的生存。“人死无人抬,家家哭声哀,屋倒田地荒,亲戚不往来。”这是20世纪50年代流传在上海宝山县的一首民谣,它道出了血吸虫病流行猖獗地区的凄凉景象。

  1953年,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沈钧儒先生在太湖疗养时,发现这一带血吸虫病流行极为严重,心急如焚。9月16日,沈钧儒给毛泽东修书一封,反映这一情况,并附了有关材料。不久,这封信和材料便放到了毛泽东的办公桌上。

  对血吸虫病,毛泽东并不陌生。他还记得,1949年解放军在渡江作战和水上练兵中,也有一些战士曾感染了血吸虫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已派出大批医务人员到血吸虫病区进行调查和初步防治,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要彻底消灭血吸虫病,任务还是很艰巨的。想到这里,毛泽东立即铺开信纸,给沈钧儒写了一封回信:

沈院长:

  九月十六日给我的信及附件,已收到阅悉。血吸虫病危害甚大,必须着重防治。大函及附件已交习仲勋同志负责处理。此复。

  顺致

  敬意

  毛泽东

  九月二十七日

  信件是转交出去了,但毛泽东的心里对治疗血吸虫病的问题却从此放不下了。

  1955年仲夏,正当农忙时节,毛泽东来到杭州视察。一天,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说,他们在杭州郊区余杭地区了解农民的生活情况时,曾见到一个血吸虫病患者。那人告诉他们:“这种病是治不好的,你们外地人不知道,这是我们这里的地方病,只要得了这种病,就是有钱也没办法治好,本地人祖祖辈辈都受这个害!”

  真的没办法治好吗?毛泽东不信这个邪。他对此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研究,先后同上海市委和华东地区几个省的省委书记座谈了解情况。据初步的调查了解,毛泽东得知:血吸虫病在我国南方各省流行已久,遍及江苏、浙江、湖北、湖南、安徽、江西、四川、云南、广东、广西、福建、上海等12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50个县(市),患病人数近1000万,受到感染威胁的人口达1亿以上。血吸虫病人轻则丧失劳动力,重则死亡,患病的妇女不能生育,患病的儿童影响发育。病区人口减少,生产下降,少数病区甚至田园荒芜,家破人亡。如江西省丰城县的梗头村,百年前有1000多户,到1945年只剩下2人,其中死于血吸虫病的有90%;安徽省贵池县的碾子下村,百余年前有120户,现在只有曹金雨一户4口人,其中3人仍患血吸虫病。血吸虫病已成为我国现在流行病中危害最大的一种病害,严重地影响着农业生产,危及民族的健康和繁荣。

  根据调查到的这些资料,毛泽东即于1955年11月在杭州主持召开中央工作会议。会上,毛泽东提出:“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他指出,对血吸虫病要全面看,全面估计,它是危害人民健康最大的疾病,1000多万人受害,1亿人民受威胁,应该估计到它的严重性,共产党人的任务就是要消灭危害人民健康最大的疾病,防治血吸虫病要当作政治任务,各级党委要挂帅,要组织有关部门协作,动员人人动手,大搞群众运动。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央决定成立血吸虫病防治领导小组,各地的防治工作也很快有条不紊地开展起来。

  毛泽东一直在关注着这项工作的进展,他一面号召、部署和检查这项工作的贯彻执行情况,一面又去向有关专家学者调查研究彻底消灭血吸虫病的意见与科学方法。

  杭州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当即指示卫生部副部长(也是刚成立的党内防治血吸虫病领导小组副组长)徐运北:“你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到上海准备血吸虫病防治工作会议,在路上,先看看浙江重点疫区的情况,一定要调查研究,深入基层亲自掌握情况……”

  1956年3月3日,毛泽东接到中国科学院一位水生动物专家写给他的信,信中建议:在消灭血吸虫病工作中,对捕获的钉螺应采用火焚的办法,才能永绝后患,土埋灭螺容易复出。毛主席对此十分重视,当即指示徐运北照办,并请这位专家参加本年3月准备在上海召开的第二次防治血吸虫病的会议。

  1956年,毛主席接见了广东省从事血防工作的陈心陶教授,听取他对防治血吸虫病的意见。

  1957年7月7日,毛主席在上海各界人士座谈会上,又特意向有关专家询问了防治血吸虫病的情况……

  在多次的调查研究当中,毛泽东特别关注中医中药疗法在血吸虫病防治问题上的应用。1958年4月19日,毛泽东在广州同卫生部副部长朱琏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了一番讨论。

  他们的谈话是从中医针灸技术开始的。当听说针灸还能治疗疟疾和痢疾时,毛泽东对针灸治疗传染病的问题来了兴趣。他问朱琏,除此之外,针灸还能治疗哪几种传染病。

  朱琏举出流行性感冒、流行性乙型脑炎,并说针灸和中药配合,可治小儿麻痹症、黑热病,治血吸虫病时针灸还能解除锑剂中毒等。说到血吸虫病,毛泽东打断了朱琏的话头,问:“锑剂中毒有哪些症状?肝脾肿大、腹水,是大肚子吧?你们怎样开展这个工作的?”

  朱琏介绍道,1956年中医研究院以针灸研究所为主力,组织了血吸虫病防治队,到杭州工作了半年多,发现锑剂对血吸虫病有特效,但不论注射与口服都有毒性反应,病人会发生呕吐、腹痛以及心跳不规律等症状,甚至有晕倒的。用针灸治疗则可以很快控制这些症状。朱琏说:“现在这个方法还没有宣传推广。我们计划再派针灸组去安徽工作。我个人曾提出一个想法,就是单用针灸治疗血吸虫病早期症,如果行的话,不仅可以节省锑剂,而且可以解除锑剂治疗带来的副作用。”

  毛泽东点头说:“你们这个工作做得很好,也应该那样想、那样做。我想,锑剂能治血吸虫病,也是属于破坏了血吸虫自下而上的条件的问题。防治血吸虫病是一项极其重要的任务。你知道吧,它威胁着1亿人口的生命,侵占到江苏、浙江、安徽、湖南、湖北和广东等省,在太湖、洞庭湖、鄱阳湖等周围地区都有,因此这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任务。”

  在毛泽东的关心下,全国上下总动员,消灭血吸虫病的工作进行得热火朝天,血吸虫病的发病率降低了,一些地方的血吸虫病患者逐渐恢复了健康,还有些地方开始逐渐地消灭吸虫病了。

  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报导了江西省余江县首先消灭了血吸虫病的喜讯。看到这个消息,毛泽东也和全国人民一样,心情激动不已。他欣然命笔,一挥而就写成七律二首《送瘟神》的不朽诗篇:

  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其一

  绿水青山枉自多,

  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

  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

  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

  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

  春风杨柳万千条,

  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

  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

  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

  纸船明烛照天烧。

  在这一年的9月17日,毛泽东在安徽视察工作时,又专门到省博物馆查看了防治血吸虫病的规划图,查询进展情况,促其实现。9月21日在上海,毛泽东再一次听取有关专家对这个问题的汇报。他郑重地说:“这种病对人民群众的危害非常大,一定要从根本上消灭它。”

  毛泽东的心愿没有落空。通过几年的奋斗,我们在消灭血吸虫病问题上,终于创造了新中国公共卫生事业的一个奇迹。

  摘自陶永祥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跟毛泽东学调查研究》,中国方正出版社2020年1月版。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