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1949: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进京赶考”纪实

史进平 康彦新 · 2020-03-25 · 来源:党史博采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949年1月31日,有着数千年历史文化底蕴的古都北平和平解放,一个崭新的新中国蓬勃欲出。在这关键历史时刻,一代伟人毛泽东高瞻远瞩,把新中国建都的目光逐渐锁定在北平城。3月23日,春意盎然,满怀胜利喜悦的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机关离开工作生活近两年的西柏坡迁往北平,拉开了建设新中国的帷幕。

  几番商议,六朝古都北平被定为共和国首都

  北平,3 0 0 0 多年的历史文化古城,最初见于记载的名字为“蓟”。公元前 1045 年北京成为蓟、燕诸侯国的都城;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一直是中国北方重镇和经济文化中心。9 3 8年,辽代把这里定为陪都。之后,金、元、明、清国也都把这里确立为国都。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到了1949年初,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即将在全国取得胜利,在哪里建立新中国都城的问题被中共领导人提上日程。

  其实,定都北平这座历史上有着深厚都城优势的古城,毛泽东已经过深思熟虑。

  早在1948年9月党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在和负责山西作战的徐向前谈话时,就透露出要和平解放北平与定都北平的心愿。当听到阎锡山顽固不和平解放太原的事情后,若有所思地讲:“看来太原不打是不行了,最好北平不要打。”“北平不要打”,目的是完整保存北平,以做未来人民共和国的国都。平津战役期间,毛泽东的这一谋略得以实现。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这座世界历史文化古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1.jpg

  ◆1949年3月25日, 毛泽东同北平市长、北平市军管会主任叶剑英在西苑机场。

  关于定都北平,毛泽东广泛征询了大家的意见。1949年3月,到西柏坡参加七届二中全会的王稼祥受到毛泽东邀请,专门对定都问题进行了探讨。毛泽东直接问王稼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们的政府定都何处?历朝皇帝把京城不是定在西安就是开封,还有石头城南京或北平。我们的首都定在哪里最为合适呢?”王稼祥作了片刻的思考,然后回答说:“能否定在北平?”毛泽东要他谈一下理由。王稼祥分析说:“北平,我认为,离社会主义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近些,国界长但无战争之忧;而南京虽虎踞龙盘,地理险要,但离港、澳、台近些;西安又似乎偏西了一点。所以,我认为北平是最合适的地方。”“有道理有道理”。毛泽东一边笑着,一边不住地点头。王稼祥这种建立在当时国际政治格局和国家安全战略上的看法与毛泽东以及其他中共领导人完全一致。

  同时,毛泽东还广泛征求了到达解放区各民主人士的意见。据陈叔通回忆,为筹备召开新政协事宜,毛泽东多次亲自征询他的意见,并说:“你是清朝的翰林,经历了几个时代,见多识广,你的经验是很宝贵的。”陈叔通秉性耿直,直率地向毛泽东陈述自己的意见,他表示新政协召开,应待北平解放,确定首都后,在北平召开为好。

  1949 年 3 月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提出定都北平。“我们希望四月或五月占领南京,然后在北平召集政治协商会议,成立联合政府,并定都北平。”

  精心考察,香山成为中共中央入驻北平第一站

  到北平驻地究竟先设在哪里?其实,中共中央机关迁入北平的大搬迁一事,在 1948 年与 1949 年之交就有所议论,但究竟什么时候动,具体日子一直没有定下来。到了 1949 年 1月中旬,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感到“形势发展迅速,移动有提早之可能,需积极作这种准备”。他随即于 1 9 日派中共中央直属供给部副部长范离前往北平,勘察进入北平后的驻地。

  1月27日晚,杨尚昆到周恩来处,将准备大搬迁的部署情况作了汇报。周恩来告诉他: “中央已有大致意向,时间大约是下月中旬。中央意见是让克农先去北平,各部门究竟先走若干人,还有待商定。”杨尚昆随即以周恩来的名义,给在北平的彭真、叶剑英和中央军委作战部副部长兼第三局局长王诤发去密电,通知他们开始启动迎接中共中央机关的大搬迁事宜。

  就在那段日子里,中央成立了“转移委员会”,由周恩来亲自主管。杨尚昆遂让在前两次“搬家”时组织档案转移的中直党委副书记曾三和自己一起负责具体事务。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领导的驻北平打前站先遣组先期到达北平,负责安排打前站的全部工作。同时,“搬家”期间运输所需的车马粮秣、后勤保障、通信联络、安全警戒、住宿和接应等问题,杨尚昆也同有关负责人都事先作了商议筹划。

  不久,赴北平作了一番勘察的范离返回西柏坡,将他在北平勘察驻地的情况作了汇报。他总的感觉是,北平城里的情况比较复杂,中央机关如果一进北平就驻扎城内,安全警戒条件不够成熟。他还带回了叶剑英的亲笔信。信中说“范、刘(刘达)二位同志侦察和研究结果,我们认为选在香山较为合适。只需迁动一家慈幼院即可。”

  长期主管特情工作的李克农,通过自己的系统对北平的复杂情况已经有所掌握。他告诉杨尚昆,北平是国民党华北“剿总”的所在地,原来就特务机构林立,另外,随着我军的不断胜利,从东北、华北和西北有大量特务流窜到北平潜伏、暗藏下来,很难在短时间里查清楚。特别是北平是和平解放的,国民党在北平的党政军机关虽然被我方军管或宣布解散,但社会政治环境一时还来不及清理。

  杨尚昆和李克农都感觉到,清理出一个局部比较安全的环境,是中央机关进驻北平前的一项重要工作。因此两人很快达成共识,中央机关到北平后,起码在一段时间里不宜驻扎在城里。

  2月1日晚,杨尚昆和李克农将他们的讨论和已经形成的共识向周恩来作了汇报,一致认为中央机关的此次大搬迁和安置,是一项不同以往的重大政治任务,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周恩来对中央机关进北平后“驻地暂放在城郊为好”的设想表示同意。

  为了慎重起见,2 月 3 日,中央又派李克农一行由西柏坡动身, 7 日与程子华(时任北平市警备司令员)一起到香山勘察,经过详细调查,即确定香山为中共中央、解放军总部所在地。他们共同认为:其一、安全有保障。北平和平解放后,众多特务潜伏于此,暗杀、绑架、打冷枪时有发生。并且,青岛尚未解放,敌机很有可能随时来北平轰炸,选址香山无疑是上策;其二、有利于逐步过渡。由于我党长期处于农村环境,对城市环境不习惯,缺乏管理城市的经验。因此,无论从生活还是思想都需要有一个逐渐熟悉情况、学习新经验的过渡过程。其三、房屋众多。北平解放不久,傅作义的军事机关尚未完全撤出,房屋极感困难,环境极为复杂,房屋不集中,而香山有 3000 多间房子,且仅迁出一家慈幼院即可。其四、香山环境安静优雅,适合中共中央机关办公。

  2月8日,李克农给在西柏坡的杨尚昆写来一个《来平后各项情况报告》中说:“昨日与平警备司令程子华去香山一带看住址,已决定驻该地。”另“林总(林彪)已允调给吴烈师为警卫部队,最近即可调至香山一带驻守,另调工兵二连帮助修理工作。”当时,为了保密又能顺利进行迁移工作,明确中共中央驻平机关代号依然为劳动大学,下设三个临时处,一个是劳动大学筹备处,设在北平市内弓弦胡同,专门办理交涉和备置办公生活用品等,由中央书记处办公处副处长赖祖烈负责主持;一个是劳动大学收发处,设在颐和园北边的青龙桥,专门负责调查社会情况和布置警卫保卫机构,也办理中央机关来京人员的住宿介绍等具体事宜,由东北社会部部长王范负责主持;还有一个是劳动大学招待处,设在香山,主要负责香山地区的房屋修理、布置、租借等,由边纪忠、田畴主持;中央直属供给部副部长范离负责筹备“劳大”全体人员的供给事宜。

  未雨绸缪,做好从农村到城市大搬家的思想教育工作

  为了做好从农村搬到大城市这样一件非同寻常的大事,中央决定由周恩来主管中共中央进驻北平的行动,任弼时协助周恩来进行统筹安排,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具体负责。

  七届二中全会过后,搬家进京事宜马上提上日程。3月17日晚,周恩来通知杨尚昆中央书记处已经作出 2 3日启程向北平进发的决定。1 9 日,周恩来又亲自召集各中央机关单位负责人开会,布置“大搬家”的事宜。刚从北平回来的赖祖烈,详细介绍了香山中央机关临时驻地的情况。接着,杨尚昆根据中央机关的组织系统、工作性质,就哪些部门应该先随书记处一起走,征求了与会者的意见。最后,周恩来告诉大家,中央已经确定了到北平的时间,书记处将于2 5 日抵达北平。随后强调,中央迁入北平,是去工作的,是去克服困难的,不是去享受、去安乐的,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他还要求,在“大搬家”之前,要分头把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的决议传达下去。

  要进大城市了,为了使久在农村工作生活的干部战士们对形势和政策有正确的认识,中央对机关的干部战士进行了充分的思想教育。根据过去转移的经验和这次进入城市新的情况,专门制订了《机关部队转移前后应该遵守和注意的事项》,对转移前应该注意和要做的事做了安排,并对转移过程中必须遵守的纪律做了明确规定,还对机关和部队进入北平后所应遵照的守则作了十分细致的要求。长期在主席身边工作的阎长林清晰地记得,有一次,毛泽东走进警卫班屋里,亲切地问大家:“还有几天时间我们就要出发了,你们进城准备工作做好没有?你们有没有进城享福的思想?”

  大家表示:进城后一定提高警惕,要做好保密和保卫工作,防止坏人的破坏和捣乱,决不中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

  毛泽东听了以后高兴地说:“你们准备工作不错,有物质准备,也有精神准备。”接着又说:“我们进城后还要建立新中国政府,很多人要在政府里当官,不管当多大的官,做什么样的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都是为革命工作,都要努力奋斗。可不要以为进城了,当官了,就不求上进了,不愿再过艰苦生活了。那样,就和李自成差不多了。我们共产党人一定要艰苦奋斗,把我们伟大的祖国建设得繁荣富强。”

  同时,为了在进京前对机关工作人员做好妥善安排,3月20日,中共中央还作出了《转移委员会关于人员退职的规定》,对转移中有些人员的处理问题,作出了一般不退职的规定,提出“老弱或有些疾病不能继续工作,但也不愿意退职或回地方工作者,不得劝其退职,也不得嫌弃,仍随原机关转移,妥为照顾。”“老弱不能继续工作而确实自愿退职者(回家后确实能生活者)可准予退职……除必须给以足够路费外,并应按其军龄及家庭情况对其以后生活分别给予适当的关照。”字里行间体现出党中央对干部关心照顾的优良传统和作风。

  关于驻地西柏坡的善后工作,杨尚昆决定由曾三、邓典桃、邓洁、廖志高、方志纯 5 人组成新的“转移委员会”,负责中央动身时及动身后的组织和善后,尤其是要有留守人员把房屋家具全部登记造册,交给建屏县政府统一处理,做好与当地政府的物品移交工作,并最后彻底检查保密情况。

  从成立组织机构、安全保卫以及人员安排,转移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做到了周密部署,有力保证了党中央从西柏坡向北平转移的万无一失。

  周密部署,确保交通安全万无一失

  中共中央由西柏坡向北平搬家,头等重要的事是安全工作,必须保证党中央和毛主席迁移的绝对安全。为保证党中央机关安全抵达北平,从西柏坡到北京的沿途每一段都做了具体分工:从西柏坡到涿县,由华北军区负责;从涿县到长辛店,由第四野战军第 42 军负责;从长辛店到西直门,由 41 军负责;从西直门到香山,由李克农负责;对空警戒问题,包括西苑机场、香山等警戒,统由刘亚楼负责等等。

  北平市政府和北平驻军成立了以叶剑英、聂荣臻、李克农、程子华、刘亚楼为领导的迎接中央迁平组织委员会,多次专门开会研究,对中共中央移驻北平的沿途警卫、对空警卫、阅兵,以及庆祝会规模、地点等都做了极其严密的部署。

  

2.jpg

  ◆毛泽东同民主党派负责人和其他民主人士在西苑机场。

  为了迎接中共中央、人民解放军总部进北平,军委铁道部已在 2 月 20日由石家庄迁移至北平办公。铁道部部长滕代远召集平津铁路局长郭洪涛等有关干部也开会研究,明确提出一定要保证铁路畅通无阻,不发生任何问题。对暗地里的反动分子伺机破坏决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采取妥善的万无一失的措施,保证中央领导同志的绝对安全。会后他们又去西直门、清华园两车站实地察看,认为西直门车站很复杂,汽车过多,而清华园车站最小,适合于警戒,比较安全,为此确定中央首长乘列车直达清华园车站下车。随后,平津铁路局详细研究了进北平特别快车的安全、指挥、调度及各站值班等具体问题和实施方案。3 月 22 日,叶剑英和李克农就铁路布置情况致电转移委员会周恩来、任弼时、杨尚昆并报中央:“关于铁路布置如下:(一)从涿州到清华园,共有十二个站,约六十余公里,两个小时即可到达。现每站派负责人员两名,一守电话,一盯道岔,并监督车辆通过。(二)编三个列车,每列车八个车皮,三十辆摩托车巡道。第一列车八个票车,载警卫部队和少数干部及保卫人员为压道车,第二列车挂八个卧车、一辆餐车(准备六十客简单晚餐),此车即区委主车。第三列车挂五个票车,三个行李车,专载高级干部。(三)第一列车开西直门车站下车,然后用卡车将他们直送香山。第二列车直开清华园车站。(极少数欢迎人员即在该站迎接)。然后换乘汽车开西郊飞机场阅兵,并与工、农、青、妇及民主人士、学生见面。第三列车则开前门外东车站,然后乘汽车巡城一周,一面可以转移目标,一面让初到北平的高级干部观光一番。”

  周恩来接电并请示毛泽东后,于第二天傍晚即给北平市委复电:“同意业电所提的各项布置,我们预定 24日晚宿涿县,请派一负责干部到涿县等候我们。由涿县到北平的专车可作准备。是坐汽车还是坐火车,等我们到涿县后再决定,请你们仍作两种的准备。”

  在交通安排上,除对乘火车进北平问题提前进行了布置外,还对搬家的运输工具——汽车也做了安排。杨尚昆在西柏坡给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打电话,要四野派汽车负责运送任务。于是,罗荣桓就派刚刚参加完平津战役的四野汽车团去西柏坡,迎接党中央迁入北平。

  3 月 22 日,四野派来的 100 辆美国制造的十轮大卡车、十几辆中型和小型吉普车,分别从北平和天津驶进了西柏坡。据当时担任第四野战军汽车三团团长、后曾任总后勤部车船部部长的蒋泽民回忆:“3 月 20 日,四野总部来了命令,让我们团派车去河北省西柏坡接毛主席和中央直属机关进北京,而且要选派政治可靠、有管理才能的干部带队。我找来组织干事,让他把全团司机的档案拿来,从中选出 200 名政治思想好、技术熟练的司机,作为去西柏坡的驾驶员,又挑出1 0 0 台好车。我把这项任务交给曾给李富春开过车的团运输参谋严谒带队。”“3 月 22 日晚,车队到了西柏坡,严谒即找叶子龙联系装车之事。此时,司机全然不知,当第二天早上装车时,司机才知道接中央首长去北京。大家心花怒放,一边往车上装东西,一边高兴地说‘用我的车接毛主席和中央首长去北京太幸福了!我终生难忘这一天。’”

  告别红都,毛泽东踏上进京赶考之路

  1949年3月23日早晨,所有车辆都在离西柏坡不远的平山县郭苏河滩待命。

  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就要离开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西柏坡赴京建国了,闻讯的乡亲们都出来送别,村口到处都是依依不舍的告别情景。此时,毛泽东也彻夜难眠,想想中国革命的艰苦历程,怎么能不思绪万千!据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在头一天晚上,毛泽东批阅完最后一批文件后,站在窗前眺望着夜空,一支一支地抽起烟来,一直在思考问题。直到凌晨三四点钟,才上床睡觉。

  周恩来知道毛泽东睡得晚,便对战士们说:“你们不要九点钟叫主席起床,让他多睡一会儿没关系。”快十点钟了,值班战士才把毛泽东叫醒。毛泽东显得精神焕发,异常高兴。他说: “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周恩来风趣地说:“我们都应当考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满怀信心地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做李自成。”

  中共中央机关决定分三批离开西柏坡。第一批是先遣队,他们已经在北平一解放就进了城,接管北平,并为党中央进驻北平打前站;第二批是中共中央机关和毛泽东等领导人,乘坐汽车从西柏坡,经灵寿、正定北上向北平进发;第三批是后勤部门和后卫,坐车押运物资,经洪子店、温塘、平山、石家庄乘汽车北上到北平。上午 11 时,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出发了。第一辆是吉普车,是带路的前导车。第二辆是中吉普,司机周西林,毛泽东主席乘坐在这辆车上。由于沿途是马车走的土路,前面警卫车一路扬起的灰尘全落在后面的车上。因此,毛泽东戴上眼镜口罩,穿着雨衣,全副武装以抵挡灰尘。第三辆中吉普也是警卫车,坐着几名警卫员,跟在毛泽东的车后。第四辆是一辆小卧车,坐着刘少奇一家。第五辆是江青和李讷坐的中吉普。第六辆是周恩来和邓颖超乘坐的,也是一辆中吉普。往后第七辆、第八辆是朱德一家、任弼时一家乘坐的中吉普。再往后是陆定一一家和胡乔木一家乘坐的第九辆车、第十辆小吉普车。最后一辆是叶子龙一家乘坐的小吉普车殿后。中央警卫团的手枪连和一个步兵排分别坐在大卡车上担任沿途护卫任务。车队浩浩荡荡一路北上,经灵寿、正定、行唐、曲阳,当晚住在唐县城东淑闾村。毛泽东住在村民李大明家,晚上睡在用门板搭建的床铺上。这一夜,毛泽东前半夜先同村里的干部谈话,后半夜就坐在小凳上,以门板当桌子,在一盏昏暗的煤灯下写文章,直到东方发白。李大明老大爷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他回忆说:“那一天,先来人看了房子,群众把街道和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还泼了很多水。屋子里铺上了谷草。当时还不知道在我家住的是毛主席,是后来才知道的,江青和李讷住在北屋的耳房里。”

  24 日上午 9 时,车队离开淑闾村继续向北行驶,越过平汉铁路,来到了古城保定。这时正好是中午时分,当汽车到达城西门外广场时,打前站的同志和中共冀中区党委的领导,早已在这里迎候了。区党委书记林铁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说:“主席路上辛苦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我不累,我的精神很好。你们现在都很忙,许多问题亟等解决,你们是怎样安排的呀?”毛泽东很想了解一下情况。这时周恩来抢先开口道:“主席先休息一会儿,吃饭后再听他们汇报吧。”又对林铁说:“休息、吃饭和汇报的时间加在一起,不能超过三个小时,因为下午 3 点半还要出发。”饭后,中央首长听取了林铁的工作汇报,都表示非常满意。这时,公安局负责同志进来请示,中央首长进城时,街上有的人认出了毛泽东,现在满街都是人,要等着看毛主席一眼,问是否要净街。毛泽东当即表示不赞成净街驱赶群众的做法。周恩来说:“不要净街,不要限制群众的自由,更不能影响商店开门营业。主要是把街上的交通秩序维持好。”

  下午3点半,从保定继续往北,经徐水、定兴、新城等县,于傍晚到达了涿县县城,分别住在县委大院和第四野战军第 42 军军部院内。

  当晚,叶剑英与滕代远等率三部列车前往涿县迎接,汇报了进驻北平的具体安排。毛泽东说:“党中央进入北平,这是一桩大事,政治意义十分重大,是党和军队胜利的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事情。要计划好,安排好。”同时,他指出在七届二中全会上刚刚提出“两个务必”,因此入城仪式要搞,但不要兴师动众,规模要缩小,要减少浪费。中共中央书记处到北平的消息要公开,检阅驻北平部队,会见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无党派爱国人士,就在西苑机场的小范围内进行。

  25 日,毛泽东和中央其他领导改乘专列从涿县出发,于凌晨4时到达清华园,随后乘汽车来到颐和园。他们进入颐和园后,下车步行,边谈笑边欣赏沿途的优美风景。在半山腰的益寿堂,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叶剑英、彭真、聂荣臻、陆定一和李克农等人共进了进城后的第一顿早餐。餐后,毛泽东在静谧的颐和园景福阁休息。

  万众云集,满怀热情迎领袖

  中共中央、解放军总部进驻北平古都,是一个惊天动地的重大事件。3月 25 日下午,北平工人、农民、青年、妇女、教授、艺术家等各界人民代表和机关干部代表、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早就乘汽车打着红旗,从不同的地方,向西苑机场驶来,满怀热情和希望迎接自己的领袖。

  下午 4 时许,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到达西苑机场,顿时军乐大作,欢呼声震天。5 点整,机场上空升起了四颗白色的照明弹,阅兵开始。乐队高奏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50 门六零炮陆续发出 500 发照明弹,犹如千万颗亮晶晶的星星高挂在空中。

  

3.jpg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到达北平。图为毛泽东在西苑机场检阅人民解放军部队。

  中共中央领导们检阅部队后,下车走进一万多名各界群众代表中,机场上顿时沸腾起来。人们用劲鼓掌,高呼口号,尽情地欢笑着。毛泽东和工人代表、妇女代表握手,又走进一百多名前来迎接的民主人士代表中间,热情地与沈钧儒、郭沫若、黄炎培、马叙伦、李济深等一一握手,互致问候,并合影留念。

  在返回颐和园的路上,毛泽东兴奋地说:“今天总算完成了一件大事啊!从现在起,我们就可以向全世界、全中国宣布: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已经进驻北平,这标志着中国革命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这还不是完全的胜利,今天还不能开大的庆祝会,等全国都解放了,再开大的庆祝会,意义就更大了。”

  当晚,中共中央五位书记宴请了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等二十多位爱国民主人士代表,表达了中共中央愿与各民主党派和爱国民主人士合作共事的诚意。

  夜宴结束后,中共中央五位书记乘车前往香山。毛泽东入住幽静别致的双清别墅。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住在距双清别墅不远的“来清轩”。至此,从西柏坡向北平城的大搬迁顺利完成。

  1949年3月26日,《人民日报》(北平版)在头版新闻中向中外公告:“中共中央、人民解放军总部于昨日迁来北平”。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2. 对群众,还是不要用外交辞令的好
  3.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4.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
  5. 奉劝公知:收手吧!
  6. 能否变废为宝?——也谈方方武汉封城日记的影响
  7. “别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们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8. 元先生M国演讲实录:谁才是抗疫主力
  9. 美国加关税,完全是个障眼法
  10. 抓住机会,果断出击
  1.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2. 武汉零号病人终于找到了!果然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军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贱
  4. 范景刚:打赢一场战胜美帝霸权主义的人民战争
  5. 诸多信号表明,我国粮食价格即将全面上涨
  6. 美国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开信 真相让人吃惊!
  7. 范景刚:学习毛泽东还是学习萨达姆?
  8. 张志坤:中美已到结束斗争而求团结的时候了吗?
  9.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10. 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1. 郝贵生:从北大李玲教授的“两个凡是”谈起
  2. 女汉学家见证毛邓的时代差异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对决
  4. 郝贵生:从“递哨人”艾芬医生抗“疫”经历谈“权力”的本质
  5. 吴铭:关于前三十年若干问题对某网友的回复
  6.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7. 范景刚:这是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卫健委专家组全部来自北京,说明什么?
  9. 一个被放弃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经济总体设计构想
  10. 武汉疫情趋好,有关部门却做出荒唐事!
  1. 滠水农夫:纸船明烛送瘟神,人民情怀耀今古——学习毛主席《送瘟神》诗二首
  2. 美国确诊数超过中国全球第一!一线医疗人士爆实际死亡远高于统计
  3.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一场突如其来的裁员潮
  6. 如此引进美资究竟是为什么?